313.我选娘亲/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半时分的寒月寺很静谧,秋月如霜,两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上了寒月山。

“应该没事吧……”姬无双的声音。他和墨青在临近寒月寺的那个城池收到了魏琰一行遇袭的消息,然后就加快速度过来了。不过根据他们收到的消息,魏琰一行人虽然被偷袭了,但损失并不大,魏琰一家也都没事。寒月寺的和尚帮了他们,他们今晚就住在寒月寺。姬无双感觉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墨青自从收到消息之后脸色就很冷。

“闭嘴!”墨青冷声说。他感觉不对劲,很不对劲。魏琰一行人遇袭,虽然说是个意外,但显然是有人处心积虑盯着他们的行踪,有备而来。以魏琰如今的身份,这样的事情其实是难免的,不然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当了皇帝之后再也不敢出皇城的人了,因为遇刺这种事对每个皇帝来说都不陌生。

只是这次不同寻常。首先是魏琰一行人遇刺的时间在刚过正午,而不是夜黑风高的时候。其次是遇刺的地点,虽然说是在野外,但刺客偏偏选了一个寒月城外人最多的地方,寒月山山脚下。寒月寺的香客一年到头都络绎不绝,刺客选在寒月山下行刺,固然可以很好地伪装成百姓混在人群里,但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因为寒月城的官兵一旦收到消息很快就会过来,而寒月寺的出家人收到消息也不会袖手旁观。

刺客没有选择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月黑风高的时间动手,就注定这场刺杀绝对不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而寒月寺武僧的出现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他们也成功地保护了魏琰一行人,并且在有伤员的情况下让魏琰一行人都住进了寒月寺里面,一切都顺理成章,但就是因为太顺利了,墨青才更觉得不对劲。

魏琰一行人作为当局者,事发突然,很多事情都不会细想,也想不到那么多。而姬无双当时收到消息的时候嘀咕了一句:“刺客很蠢,不过魏琰的运气还不错。”

作为旁观者,姬无双其实已经看到了事情的关键,但他并没有把刺客的愚蠢和魏琰的运气好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刺客真蠢吗?墨青并不觉得,而魏琰如果真的运气好,就不会遇刺了。

墨青隐隐觉得,这整件事,从遇刺到被救,不是一次真正的刺杀,却像是一个精心谋划的圈套,目的,毫无疑问就是魏琰。

墨青和姬无双进了寒月寺,夜半时分的寒月寺很安静,还能听到僧人敲击木鱼的声音。

寒月寺有不少客院,都在后山,曾经靳辰就在寒月寺后山的一个客院里面住过,墨青也来过这里,并不是很陌生。

而今日寒月寺的客院里面没有香客,住的全部都是魏国皇室来的人,墨青和姬无双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他们最先见到的是宋老国公,宋老国公还没有睡,正守着已经解毒但是还没醒过来的关无涯。看到两个人突然出现,宋老国公神色一惊。

下一刻,墨青拿掉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那头欺霜赛雪的银发,宋老国公心中一松,看着墨青问:“墨王爷是来接魏琰的?”

“魏琰在哪里?”墨青问宋老国公。宋老国公这个客院是他们进的第一个院子,他们并不知道魏琰住在哪里。

“就在隔壁。”宋老国公指了一下左侧。

墨青不见了人影,姬无双也跟着他跑了。宋老国公面色微凝,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看关无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宋老国公叫人过来守着关无涯,他脚步匆匆地朝着魏琰和宋舒住的院子而去了。

房间里面并没有点灯,墨青推了一下,房门就开了,里面没有上锁。姬无双拿出一颗夜明珠,温润的光芒照亮了并不大的房间,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唯一的那张床,床幔垂了下来,没有声音。

“魏琰。”墨青叫了一声,没有人应答。

下一刻,墨青已经到了床前,在他掀开床幔的时候,姬无双也把夜明珠举了过来,看了一眼就愣在了那里。

床上有人,是两个小人儿,抱在一起睡得正沉。这是魏琰的一双儿女,虽然墨青是第一次见到魏晔,但是魏晔小包子那张酷似魏琰的脸已经表明了他的身份。

魏琰和宋舒本应该和孩子们在一起,他们却不在这里,毫无疑问,他们出事了,而且对他们下手的人手段很高明,就住在隔壁的宋老国公都没有任何察觉,而他们的暗卫,恐怕已经被无声无息地解决掉了。

“怎么回事?”宋老国公脚步匆匆地进了房间,看到墨青和姬无双在,却不见魏琰和宋舒,他神色大变。

等看到床上熟睡的两个孩子,宋老国公不可置信地问:“魏琰和舒儿呢?”孩子没事,宋老国公却不可能高兴得起来,因为现在是半夜时分,魏琰和宋舒不可能撇了孩子出去乱跑,唯一的可能性是,他们出事了!

“你在这里看着。”墨青对姬无双说,话落就出了房间,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姬无双皱眉站在那里,来的时候墨青速度太快,他一门心思在追墨青,其实也没多想,如今想来,他们之前收到的消息确实有不少疑点,恐怕墨青一早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只是他们还是来晚了。

姬无双并不觉得魏琰和宋舒遇害了,因为以他们的身份,活着才有最大的价值。而让姬无双不解的是,对魏琰和宋舒下手的人没有动其他的人,包括魏琰和宋舒的两个孩子,只是把魏琰和宋舒给抓走了。姬无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幕后之人还存了恻隐之心,放了孩子们一马。客观来说,如果把两个孩子一起抓了,利用价值才是最大的。

“拜托这位公子看好孩子。”宋老国公到现在还不知道姬无双是谁,他留下一句话,猛然转头出去了。他要召集所有人,立刻搜查寒月山!

姬无双在床边坐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两个孩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三国的平静只是表面,身处高位的人其实都已经处在了漩涡的中心,能不能全身而退,能不能笑到最后,就要各凭本事了。

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姬无双,这些日子也很清楚地认识到,三国不管从面积人口整体实力还是国家制度方面,都比曾经的八大家族强很多。曾经的八大家族在三国面前,就像是三国这边的江湖,江湖中有八个门派,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偶尔聚在一起比个武排个名,以为天下就是一个城池那么大,说起来有些可笑。

如果非要说曾经的八大家族有优势的话,那就是武力水平了。八大家族的高手数量未必有三国的多,但曾经八大家族的一个长老在三国这边,实力都要比一个大门派的掌门强。固然单个人的力量有限,但单个绝顶高手如果想要在背地里使坏的话,还是大有可为的。

姬无双知道迷雾森林那边有一群敌人来到了这边,只是他并不确定这次的事情是不是跟元禛那群人有关。魏琰和宋舒在齐国被擒,恐怕三国皇室的平静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这边姬无双听墨青的吩咐守着两个孩子,那边墨青已经找到了寒月寺住持的居所。

慧悟大师的禅房里面没有点灯,墨青直接推门进去了,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墨青神色微冷,躲在了门后。

不多时,一个灰头土脸的老和尚进了房间,墨青闪身出现,把老和尚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老和尚像是刚从泥地里面爬出来一样,头发胡子上面都是泥土,身上的衣服也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慧悟大师应该知道在下是谁。”墨青看着眼前的老和尚说。

“墨王?”老和尚这才注意到墨青的头发,他微微皱眉说,“不知墨王爷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慧悟大师刚刚去了哪里?”墨青看着老和尚问。

“老衲上月闭关,本来前几日就要出关了,谁知老衲闭关的洞窟机关竟然失灵了,出口也被封了。”老和尚脸色不太好看地说,“老衲挖了另外一条路,今晚才出来。”

墨青神色一冷,如果他眼前这个是真正的慧悟大师,那么今日带着寒月寺的武僧下山去营救魏琰一行人的那个慧悟大师,又是什么人?

“慧悟大师,当初你为何承认你是靳辰的师父?”墨青看着面前的老和尚问。

老和尚愣了一下:“老衲差点忘了,那顽皮丫头嫁给了你。当初那丫头撞见老衲喝酒吃肉,威胁老衲要当老衲的徒弟。”

听到老和尚的话,墨青确认这个老和尚是真的慧悟大师,因为靳辰当初威胁慧悟大师的手段,就只有靳辰和风扬两个人知道,其他人不会知道。

墨青把事情简单地跟慧悟大师说了,慧悟大师神色一凝:“岂有此理?!竟然有人假冒老衲劫持魏皇魏后?此事非同小可,恐怕老衲那些弟子都被蒙在鼓里!墨王如果要调查的话,寒月寺会全力配合。”慧悟大师是真无辜,他在闭关,想出来的时候却出不来,耽误了几天才脱身,而假扮他的人显然算计好了一切,如今已经得手了。

在墨青从慧悟大师那里出来的时候,宋老国公已经带着魏国所有的士兵在寒月寺和寒月山上搜查了。慧悟大师也顾不得换身干净衣服,吩咐寒月寺的武僧协助搜查。

墨青去了慧悟大师闭关的地方,发现洞窟的机关被人毁了,慧悟大师无法从里面打开机关。其他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而那个假扮慧悟大师的人,在前几日从后山进了寒月寺,没有任何人怀疑他的身份,因为慧悟大师闭关的时候说过大致的出关时间,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今日跟随那个冒牌货下山去帮魏琰的武僧,也没有察觉任何异样,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出家人该做的。

墨青猜得没错,这整件事情,不是刺杀,而是一个处心积虑设计的圈套。最开始的刺杀,只是为了把魏琰一行人送进寒月寺,好方便那个冒牌的慧悟大师动手。

墨青知道,搜寒月寺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搜遍整个寒月山,也不可能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因为幕后之人算计好了一切,这会儿恐怕已经带着魏琰和宋舒到了很远的地方。

墨青并没有懊恼也没有慌乱,因为他最清楚魏琰和宋舒不会有事,而抓了他们的人不久之后一定会现身的。

墨青回到了魏琰和宋舒之前住的房间,姬无双还在那里守着两个孩子。看到墨青回来,姬无双轻声问:“怎么样了?”

墨青微微摇头,姬无双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魏琰和宋舒应该没有找到。

“你觉得这件事是谁做的?”姬无双问墨青。

墨青沉默不语,看着床上的两个孩子,他只想到了一个人,南宫离。幕后之人设计了一个圈套,最终魏琰身边的人没有多大损失,魏琰的两个孩子也安然无恙,只有魏琰和宋舒被悄无声息地掳走了。这样的事情,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事实上有其他方式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幕后之人却通过精心谋划,选择了伤亡最小的一种方式。

如果不是南宫离,墨青无法理解为何两个孩子没有被一起带走,因为带着孩子的话价值毫无疑问会更大。而如果是南宫离的话,很多事情都能说得通了,他在跟靳辰和墨青作对,他在帮东方云祁和元禛那些人,他出手了,却放过了魏琰的孩子。

是因为南宫离善良吗?当然不是。对墨青来说,南宫离的行为无耻又可笑。他一方面在跟墨青和靳辰作对,另外一方面却在用自以为是的方式对靳辰示好,表示他并没有真的想要伤害靳辰身边的人,表示他没有丧心病狂,他只是有苦衷,不得已而为之……

“我觉得对魏琰下手的人可能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姬无双不太确定地说。他也想不通为何两个孩子没事。

“我去个地方。”墨青话落再次不见人影,姬无双微微摇头,他跟墨青真的很难沟通,一路上都没说上几句话,他知道自己的智商不如墨青,不过墨青对他也实在是太冷淡了些。当然了,这些都无所谓,姬无双可以理解,毕竟魏琰是墨青的兄弟,墨青紧张魏琰的心情是正常的。

墨青很快出了寒月寺,在夜色之中朝着寒月山附近的另外一座山而去了。

靳辰六岁的时候被送到寒月寺,之后很快被南宫离收为徒弟,离开了寒月寺,却没有离寒月寺很远,因为她和南宫离就住在寒月山旁边的另外一座山上。靳辰当初奉南宫离之命,下山去魏国保护墨青,之后就再没有回去过。

墨青没有去过靳辰从小长大住过的那个地方,但他听靳辰提起过不少她和南宫离师徒俩相处的事情,靳辰每次提起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因为那是对她来说很重要也很难忘的童年和少年记忆,而南宫离这个师父,对靳辰来说也很重要。只是如今靳辰还是从前那个一心想要变强,时时刻刻都在努力的姑娘,南宫离却再也不是那个天天想让靳辰给他烤鸡吃的坑货老头了。

不久之后,墨青站在了一个茅草屋前面。这个简陋的茅草屋在靳辰离开之后本应该无人居住,也根本扛不住风吹雨打,可如今已经过去了四五年光景,茅草屋却屹立不倒。

一共只有两个房间,墨青拿出一颗夜明珠,进了左侧的那个。房间里面只有一桌一椅一床,都很粗糙,没有其他的家具。而奇怪的是,房间里面竟然很干净,桌椅似乎都被打扫过,看不到一丝灰尘。

墙上挂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墨青伸手取了下来。他听靳辰提起过这把匕首,这是当年南宫离为了训练靳辰,第一次把靳辰扔进狼群的时候,靳辰用过的匕首。因为那会儿没有钱,用的武器都是从山下集市上面花几个铜板买的,这把匕首染了血之后就生锈了,靳辰又买了新的,就把它挂在了墙上,当初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带走。

这里是靳辰生活过的地方,墨青能够想到年幼的靳辰日复一日在这里看书习武的情景,他的小丫头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都不服输,努力又乐观。如今世人只知墨王妃武功高强,却不知道靳辰那傲人的武功和心智是如何得来的。

墨青拿着那把匕首,去了另外一个房间。一进门,看到桌上放着一个茶杯,墨青神色一冷。这个地方是属于南宫离和靳辰师徒的,靳辰离开之后再没有回来过,她的房间却像是最近才被打扫过,而南宫离房间里的茶杯已经表明了一切,南宫离不久之前回来过,修葺了这座茅草屋,打扫了房间,还坐在这里喝了茶……

墨青不知道南宫离打扫靳辰房间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是在谋划如何抓住魏琰和宋舒,还是在想他放了魏琰和宋舒的孩子,靳辰是不是就不会怪他。对墨青来说,南宫离现在只是一个敌人,而不再是他妻子的师父,而这是南宫离自己选的。

墨青再次站在茅草屋外面的时候,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他握着靳辰留在这里的那把匕首离开了,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一夜无眠的宋老国公眼睛都是红的,神色十分疲惫。他当初去魏国,就是想要看看宋舒过得好不好,他知道魏琰不会欺负宋舒,但难免会想魏琰的母亲会不会不喜欢宋舒这个儿媳妇,他要去给他的宝贝孙女撑腰。再加上当时宋舒又怀上了孩子,宋老国公就和他的老兄弟关无涯一起去了。

到了魏国之后,宋老国公住进了魏国皇宫,见到宋舒面色红润的样子,幸福都写在了脸上,他也放心了。而魏琰的母亲对宋舒像是亲女儿一样,宋老国公这把年纪了,当然能够看出宋舒的婆婆对宋舒的好是真情还是假意。他看着魏晔出生,本想回来,宋舒说舍不得他,他就留下了,这一留又是一年多。

这次跟着魏琰和宋舒一起回来,宋老国公知道夏国已经变成了齐国,对于夏国先皇的决定他没有任何意见,固然在过去的某段时间,宋老国公看出齐皓诚对靳晚秋的不同,所以对齐皓诚很是不喜。但靳晚秋已经嫁给了齐皓诚,而宋老国公心里清楚齐皓诚很出色,如今齐皓诚对宋老国公来说也像是孙女婿一般。

所以宋老国公一路上心情都是很不错的,在遇袭之前,行程也很顺利,孩子们都很乖。只是如今一朝生变,魏琰和宋舒下落不明,宋老国公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两个孩子没有事,但他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你是谁?”姬无双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坐在床边守了一夜,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魏娴小姑娘醒了,看着姬无双的眼神有些戒备。魏娴比墨小贝还要大一岁,小姑娘醒来发现爹娘都不在,床边还坐着一位陌生的叔叔,心中有些紧张。

姬无双瞬间清醒,摆出一个最温柔的笑容,看着魏娴说:“我叫姬无双,你可以叫我姬叔叔,我是你爹的朋友。”

“父皇没有提起过你。”魏娴小姑娘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那你父皇有没有提起过你的墨青表叔?”姬无双笑着说。

魏娴小姑娘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你认识墨青表叔吗?”

“当然了,我是跟他一起来接你们的,他刚刚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姬无双看着魏娴说。

“这样啊……”魏娴看着姬无双小脸认真地说,“我知道墨青表叔长什么样子的,你休想骗我。”

姬无双摇头笑笑:“我不会骗你的。”他长了一张小孩子都无法相信的脸吗?还是魏琰家这小姑娘警惕性太高了?他明明已经很温柔了。

墨青出现在门口,魏娴看到那头银发,眼睛一亮叫了一声:“墨青表叔!”

“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你的墨青表叔?”姬无双问魏娴。魏娴去魏国的时候应该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不可能记得墨青。

“父皇说,墨青表叔的头发是银色的,墨青表叔是天下最好看的人。”魏娴小姑娘一脸认真地说。

姬无双默……所以这个小姑娘看墨青一眼就认定墨青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了?

墨青走过来,把魏娴抱了起来,魏娴搂着墨青的脖子问:“墨青表叔,父皇和母后去哪里了?他们怎么不在?”

姬无双再次认定,这个小姑娘真的很聪明,警惕性很高,刚刚因为不相信他,所以都没跟他多说话,也没问她的爹娘去了哪里,到现在却迫不及待地问墨青,因为她相信墨青。

“他们有事要做,让我来接你们。”墨青声音温和地说。

“哦。”魏娴点了点头,她年纪还小,觉得墨青表叔是值得信任的人,既然墨青表叔说父皇和母后没事,他们应该就没事。

床上的魏晔醒了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就哭了起来。魏娴赶紧说:“墨青表叔,弟弟醒了就要母后抱的,不然会哭。”

墨青微微皱眉,然后看了姬无双一眼,姬无双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看到墨青点头,他神色怪怪地走过去,小心地把床上的魏晔抱了起来。

魏晔有很大的起床气,这会儿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搂着姬无双的脖子叫了一声:“母后……”然后头一歪,又睡着了……

姬无双无语望天,这孩子把他当娘了?这种感觉真的怪怪的啊!

宋老国公出现在门口,看着墨青欲言又止。

“太公,墨青表叔说父皇和母后有事要做所以不在这里。”魏娴小姑娘对宋老国公说。

宋老国公心中一沉,面上却是不显,对着魏娴微微点头说:“嗯,太公知道了。”宋老国公本来还想问墨青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如今看来显然没有,不然墨青不会对孩子说那样的话。

“宋老,让大家都收拾一下,今日就启程离开这里前往千叶城。”墨青神色平静地对宋老国公说。

宋老国公微微皱眉,墨青把魏娴放回了床上,示意姬无双看好两个孩子,他走了出去。

墨青和宋老国公站在院中的时候,宋老国公皱眉问墨青:“墨王爷,我们就这样走了吗?”宋老国公知道墨青不会不管魏琰和宋舒的,不然墨青也不会大老远跑过来接他们。正因为知道,所以宋老国公有些不解墨青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如果就这样走的话,怎么救魏琰和宋舒?

“在这里等着无济于事,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宋老和孩子还是尽早到千叶城去比较安全。”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想到两个孩子,宋老国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如此也好。”

当天晚些时候,魏国皇室的队伍离开了寒月寺,下了寒月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朝着千叶城的方向而去了。队伍里面的马车里,坐着的是魏琰和宋舒的两个孩子,还有宋老国公。昨日受伤的关无涯已经醒了,他的毒被那个冒牌的慧悟大师给解了,已经没有大碍了。

姬无双骑马走在队伍里面,墨青却不见了人影。姬无双知道墨青去了哪里,对于墨青的用意,他大概能够猜到一些。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护送魏琰和宋舒的孩子到千叶城,交到靳辰手中去。

另外一边,魏琰和宋舒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他们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全身无力,手脚还被绳子绑了起来。

“孩子呢?!”宋舒睁开眼睛看到魏琰,担心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他们昏迷之前跟他们待在一起的两个孩子。

魏琰脸色难看地说:“不知道。”

宋舒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他们会不会伤害娴儿和晔儿?还有爷爷……”

魏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着宋舒说:“舒儿别慌,事情未必有那么糟糕。”

宋舒却听不进去魏琰在说什么,因为她现在满心都是孩子,怕孩子出了什么事。

“吱呀”一声,老旧的房门打开了,阳光透了进来。魏琰眼睛微眯,就看到一个蒙面老者出现在门口,朝着他们看了过来。

魏琰和宋舒都没有开口说话,那个老者走到桌边,倒了两杯茶拿了过来,要给魏琰和宋舒喝。

“滚开!”魏琰眼神一冷,把老者手中的茶杯撞到了地上。

老者一甩手,另外一个茶杯稳稳地回到了桌上,他看着魏琰和宋舒开口,声音苍老而低沉:“你们安分一点就不会死。”

“我们的孩子呢?”宋舒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老者看了宋舒一眼:“老夫只抓了你们两个。”

宋舒心中微松,魏琰却没有放松警惕:“你到底是谁?”

“你们不需要知道。”老者话落,就又转身出去了。房门关上,隔绝了阳光。

宋舒神色不安地问魏琰:“我们能相信他吗?”

魏琰神色莫名:“暂且相信,如果孩子也被抓了的话,他刚刚没有必要否认。”

“他要对我们做什么?”宋舒靠着魏琰说。

魏琰摇头:“舒儿,对不起,这次的事情应该跟我们的身份有关。”魏琰还算冷静,他和宋舒一起被抓,抓他们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想要对付魏国皇室,目的并不难猜。

魏琰之前已经收到了墨青的传信,算算时间,墨青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寒月寺,并且知道他们出事了。魏琰希望孩子们真的没有事,只要墨青接到他们就万事大吉了。至于魏琰和宋舒两个人,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抓他们的是什么人,魏琰接下来不会冲动,他知道他和宋舒暂时没有性命之危,只要他们安分一点,就可以活下去,而墨青和靳辰一定会想办法救他们的。

当天魏琰和宋舒就被带走了,而他们一路上都被蒙了眼睛,并没有坐马车,而是抓他们的那个老者亲自带着他们用轻功在赶路,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至于他们要去哪里,魏琰和宋舒并不知道。

千叶城。

靳辰再次见到风清的时候,风清带来了魏琰和宋舒被擒的消息。

听风清讲了魏琰和宋舒从遇刺到进了寒月寺然后被擒的事情,靳辰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跟墨青一样,她也想到了南宫离,因为她并不认为其他人会处心积虑地设计这样的一个圈套,最终只是抓了魏琰和宋舒,却放过了包括魏琰和宋舒的两个孩子在内的其他人。

靳辰想过,也问过南宫离,她问南宫离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南宫离却始终不肯说。事到如今,南宫离动了魏琰和宋舒,已经真正触到了靳辰的底线。至于南宫离放过了魏琰和宋舒的孩子,也没有伤害宋老国公那些人,或许他以为这样是在对靳辰示好,但是对靳辰来说,她不会领情,即便魏琰和宋舒最终都没事,靳辰也不会原谅南宫离的所作所为。

“夫人,主子去了魏国。”风清对靳辰说,“主子没有其他吩咐,不知夫人可有什么吩咐?”

“在魏国境内查魏琰和宋舒的行踪。”靳辰对风清说,“其他的,暂时不要做。”墨青去了魏国,就代表他认为南宫离会带着魏琰和宋舒去魏国,靳辰的想法也差不多。

“娘亲。”离夜跑了进来,依偎到了靳辰身旁,看着靳辰笑嘻嘻地说,“娘亲,我跟琏叔叔学了一首曲子,吹给娘亲听好不好?”

离夜手中拿着一根墨绿色的短笛,是司徒琏亲手给他做的。看到他一脸期待想要表现一下的眼神,靳辰微微一笑说:“好。”

离夜端端正正地站在靳辰面前,小脸认真地吹了起来。

这是一首很欢快悠扬的曲子,对离夜这个年纪来说有些复杂,而这首曲子靳辰曾经听司徒琏吹过一次,当时随口说了一句很好听,没想到离夜竟然记住了,还跟司徒琏学会了。

一曲终了,离夜笑着问靳辰:“娘亲喜不喜欢?”

靳辰微笑点头,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很喜欢,小夜真聪明。”

离夜笑得很开心,靳辰看着他的小脸,想到南宫离,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拉着离夜坐在她身边,看着离夜问:“小夜,如果你爷爷做了坏事,你会原谅他吗?”

离夜愣了一下,然后神情有些落寞地说:“我不知道,爷爷都好久没有来看我了。昨天琏叔叔问我,如果在爷爷和娘亲之间只能选一个的话,我要选谁。”

靳辰看着离夜问:“小夜是怎么说的?”

离夜低着头说:“我选娘亲。”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