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论风流,谁能比得过你姬无双?/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收到魏琰和宋舒出事的消息就脚步匆匆地过来找靳辰了。

“靳小五,现在怎么办?你说句话。”齐皓诚看着靳辰说。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你什么意思?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啊是啊!”齐皓诚点头,“也不知道是哪个贱人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动魏琰!好在两个孩子都没事,不过为什么两个孩子都没事呢?”

齐皓诚和魏琰年少时期就成了朋友,那会儿靳辰还没出山,而齐皓诚是夏国的安平王府世子,魏琰是魏国的逍遥王,两人纯粹是因为趣味相投才玩到一起的。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最神奇的一件事是当年一起吃肉喝酒一起赌钱一起做生意一起当纨绔的两个人,如今竟然成为了两个国家的皇帝。不过他们如今的身份并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齐皓诚本来还期待着魏琰来了一起玩儿呢,结果竟然在齐国境内出了事,齐皓诚可忍不了。

齐皓诚觉得两个孩子没事也算是好事,不过他觉得不对劲,因为两个孩子肯定是一直跟魏琰和宋舒在一起的,抓走魏琰和宋舒的人却没有抓两个毫无抵抗之力的孩子,这并不正常。客观来说,只要抓住了魏琰和宋舒的孩子,魏琰和宋舒绝对会妥协,魏国皇室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交换。而如今只有魏琰和宋舒被抓,魏琰和宋舒现在想的更多的应该是他们自己如何安全脱身,因为不需要顾忌孩子。

看到靳辰沉默不语,齐皓诚微微皱眉:“靳小五,你该不会知道是谁抓了魏琰和宋舒吧?”

靳辰微微点头:“对,我知道。”

齐皓诚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是谁?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那群贱人吗?”

靳辰微微摇头:“是南宫离。”她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南宫离做的,不需要更多的证据。这次也不会是元禛那些人刻意大费周章去设计,好让她误会是南宫离的手笔,因为元禛那些人没有必要这样做。

齐皓诚神色微变:“你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齐皓诚当然知道南宫离是谁,他和靳辰墨青曾经身上都有正阳门弟子的标签,齐皓诚的师父是北堂黎,而靳辰的师父是南宫离,齐皓诚见过,不过并没有打过交道。在齐皓诚的印象中,南宫离对靳辰这个徒弟极好,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离夜可是南宫离的孙子,离夜这会儿还在靳辰身边,南宫离是脑子进水了吗?竟然对靳辰身边的人下手!

“其实我也不清楚南宫离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是第一次跟我们作对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有些事情可以推论,有些事情却是凭空想象不到的,而南宫离的行为,很可能是因为一些陈年旧事,靳辰根本无从得知。

“他不要离夜这个孙子了吗?”齐皓诚皱眉说。

“我说要让小夜改姓墨,他跟我说这样也好。”靳辰神色平静地说。

齐皓诚神色一冷:“看来他是算好了你不会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迁怒小夜!他的算盘打得倒是很好,让你帮他养着孙子,他自己为所欲为地跟我们作对!”在东方木西门擎南宫离和北堂黎这四个人之中,不提齐皓诚自己的师父北堂黎,他对南宫离的印象一直都很好,他觉得南宫离如今这样的行为,不仅莫名其妙,而且真的很贱!

“我不会拿小夜去做什么,因为小夜跟南宫离没有关系了,南宫离也不配当他的爷爷。”靳辰神色冷漠地说。小夜是个很敏感的孩子,昨日靳辰问了他一个问题,问他如果南宫离做了坏事,他会不会原谅南宫离。小夜说起了司徒琏问他的问题,他说在南宫离和靳辰之间,他选择靳辰。靳辰没有再说什么,问小夜要不要改个名字,小夜说要,他说他要改姓墨,至于名字,是他自己取的,叫做墨尘,跟靳辰的名字谐音,而他的小名就叫了墨小夜。

靳辰知道,她一旦对小夜开口,即便没有肯定地说南宫离做了什么,但她的那个问题已经让小夜知道,南宫离不要他了。

在魏琰和宋舒出事之前,靳辰并没有想过要告诉小夜南宫离的事情,因为她希望小夜记忆中的爷爷还是那个宠他爱他的老头,即便只是在记忆中。但是当南宫离对魏琰和宋舒出手的时候,靳辰决定不再维护南宫离在小夜心中的形象,因为南宫离不配。

靳辰知道这件事对小夜来说并不是那么好接受,即便他表现得很乖很懂事。只是因为小夜太聪明,所以很多事情靳辰不用说他都明白,但南宫离毕竟是他的爷爷,是他曾经那么喜欢,天天盼望着见到的爷爷,他心里不可避免会难过。

靳辰昨夜陪小夜一起睡,小夜睡梦中还皱着小眉头,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是那个乖巧爱笑的孩子。靳辰心中只觉得心疼,她希望小夜可以忘记南宫离,即便忘不了,也不要那么在意,因为南宫离已经放弃了小夜,靳辰不想给南宫离任何伤害到小夜的机会。

听到靳辰的话,齐皓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夜是多好的孩子,南宫离迟早会后悔的。”

“他后悔与否不重要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对了,墨青和小姬不是去接魏琰了吗?怎么我收到的消息是小姬带着人回来了,墨青去哪儿了?”齐皓诚问靳辰。

“他去魏国了。”靳辰说。

齐皓诚神色一正:“魏琰和宋舒被带回魏国了?”

“很有可能。”靳辰微微点头。

“我现在也不能去魏国,你有什么吩咐就开口。”齐皓诚问靳辰说。

“暂时没有。”靳辰微微摇头,“接下来让边城的守军都提高警惕。”

齐皓诚点头:“自从知道秦岩当上狼王,我就吩咐过了,如今看来,魏国那边也要小心一些。”

齐皓诚又跟靳辰聊了几句,然后就起身告辞了。

靳辰准备去看看向谦的时候,琴韵过来了。

“小姐,姚府三公子来了。”琴韵对靳辰说。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姚丞相府的三公子?他来做什么?算起来靳夫人是姚丞相的亲妹妹,是靳辰的舅舅,而姚府的公子就是靳辰的表哥了。靳辰跟姚家人没有多少来往,唯一比较熟悉的是嫁给靳扬的姚芊芊,至于姚府其他的公子小姐,靳辰都只是见过,知道他们的名字而已,没有打过交道。

不知道姚家三公子前来所为何事,不过人已经来了,靳辰也没有拒之门外,让琴韵把人请过来了。

不多时,琴韵带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公子过来了。只见这位公子穿着一身天青色的劲装,容貌俊逸器宇轩昂的样子倒不像是出自书香门第姚家。这位姚家三公子名叫姚昶,是姚家公子里面唯一一个参军的,如今是靳放麾下的一个小将军。

“五表妹,打扰了。”姚昶一见到靳辰,就拱手客气地说。

“坐。”靳辰神色淡淡地说。靳家的姻亲里面,靳辰来往最少的就是姚家,她并不知道姚昶突然造访的来意。

“五表妹,我今日上门,是有个冒昧的问题想要问五表妹。”姚昶说话倒是很直接,也没有跟靳辰客套。

“既然你自己都觉得冒昧,那就不用问了。”靳辰的态度并不热络。

姚昶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直接了,但是没想到靳辰更直接。他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看着靳辰说:“五表妹,我还是问吧。”

靳辰轻笑了一声,这人倒还有点意思。靳辰的态度算得上很冷淡了,姚昶却一点儿都不在意,说话还带着几分幽默,靳辰决定听他说说,他到底要问什么冒昧的问题。

“五表妹,是这样的。”姚昶看着靳辰说,“那日箭术比试,我对一个姑娘一见钟情。”

靳辰眉梢微挑,隐隐猜到了姚昶的来意,她似笑非笑地说:“与我何干?”

姚昶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听大表哥说那位姑娘名叫南宫暖,是五表妹的朋友,如今住在墨王府,所以……”

“所以如何?”靳辰神色玩味地问。

“所以我想知道那位姑娘可曾婚配?是否有婚约?”姚昶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问。

靳辰摇头:“她不曾婚配,也没有婚约,不过未必喜欢你。”

“五表妹怎么知道南宫姑娘不会喜欢我呢?”姚昶倒是很自信,“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既然南宫姑娘没有婚配也没有婚约,我就有机会。”

“你说得没错,你确实有机会。”靳辰微微点头,“你如果想见她的话可以让下人通报,她愿意见你的话我不会拦着,她不愿意见你的话你就离开。”

姚昶神色一喜:“多谢五表妹成全!”

“不要自作多情,我成全你什么了?”靳辰白了姚昶一眼,“记着,她是我姐妹,你最好小心一点,敢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后果很严重。”

“我明白。”姚昶点头,话落就起身告辞了,出了门见到琴韵在外面,姚昶就客气地说:“劳烦这位姑娘帮忙通报一下,我想求见南宫小姐。”

琴韵微微点头:“姚三公子稍等。”

琴韵找到南宫暖的时候,南宫暖正在专注地做一种甜点。这种甜点工序很复杂,不过味道是极好的,关妍之做得特别好,孩子们都喜欢吃,也是墨衣的最爱。之前司徒琏提了一句,南宫暖前日就专门去拜访关妍之跟她学了,今天正在试着自己做。

南宫暖如今跟靳家的两位少夫人和几位小姐都成了好朋友,她的性格很讨人喜欢,她也喜欢靳家的人,所以如今也不会天天待在墨王府里不出去,偶尔会去隔壁邱府坐坐,有时候跟关妍之和靳宛如约好一起去逛街,还可以跟关妍之学厨艺,过得很开心。尤其是因为姬无双这段时间不在,没有人找南宫暖的麻烦,她觉得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琴韵来的时候,南宫暖的甜点正好试验成功了,她很热情地让琴韵尝了一点,琴韵说很好吃,南宫暖笑了起来:“太好了!我先拿去给衣衣尝尝吧!”

“南宫小姐,姚家三公子求见。”琴韵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谁?”

“姚丞相府的三公子,是王妃的表哥。”琴韵说。

“他要见我做什么?”南宫暖不解,她知道姚家跟靳家的关系,不过她才来到千叶城没多久,也就认识一个姚芊芊而已,对姚家其他人没有任何印象。

琴韵摇头:“不知道,南宫小姐如果不愿见他的话,我会转告他的。”

南宫暖微微蹙眉:“你还是请他过来吧。”南宫暖想着毕竟是靳辰的表哥,她这样拒之门外似乎不太好。

没过多久,琴韵带着姚昶过来了,南宫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在院中坐着。

“南宫小姐。”姚昶拱手,看了南宫暖一眼,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南宫暖客气地说:“姚三公子请坐。”

两人落座之后,下人上了茶就退下了,南宫暖看着姚昶问:“不知姚三公子找我有何事?”

“那个……”姚昶神色有些紧张地说,“不知南宫小姐后日可有时间,姚府新做了一艘游船,我想请南宫小姐去游湖。”

南宫暖神色怪怪的:“我为什么要跟你去游湖?”

姚昶鼓起勇气看着南宫暖说:“我对南宫小姐一见钟情,还望南宫小姐给我一个机会!”

南宫暖愣了一下,微微转头就看到司徒琏和北堂豪站在门口。司徒琏很淡定,北堂豪脸上都是玩味的笑意。

南宫暖站了起来:“琏哥哥,北堂哥哥。”

姚昶这才注意到司徒琏和北堂豪来了,他赶紧站起来拱手客气地叫了一声:“司徒王爷,北堂王爷。”

“姚三公子是吧,幸会。”北堂豪唇角微勾,“后日游湖的事情,小暖妹妹还要再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给你答复,你看如何?”

“应该的,是在下太冒昧了。”姚昶连连点头,话落就开口告辞了。

司徒琏看了一眼姚昶的背影,然后转头问南宫暖:“你喜欢这个人?”

南宫暖摇头:“他突然出现,说对我一见钟情,我只知道他是姚家公子而已。”南宫暖觉得很突然,而且有些莫名其妙,并没有被人喜欢的喜悦。

“小暖啊,不讨厌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我看那小子是真喜欢你,姚家的家风应该还不错。”北堂豪笑着对南宫暖说。南宫暖虽然是一个人来这边的,但是司徒琏和北堂豪都把南宫暖当小妹妹看,当然不能让南宫暖被人欺负了。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北堂豪觉得如果有好的姻缘也不要排斥。至于那个一见到南宫暖就各种抽风的姬无双,爱哪哪儿去吧!

“我……再想想吧。”南宫暖对姚昶没有多大印象,也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不过南宫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对她表白,还说对她一见钟情,惊远远大于喜。

“哦对了,琏哥哥你来的正好,我做了衣衣最喜欢的甜点,正要给你们送过去。”南宫暖看着司徒琏微笑着说。

司徒琏唇角微勾:“辛苦暖暖了。”司徒琏已经做好了墨衣无法恢复只能慢慢长大的准备,所以他最近在教导墨衣学习一些东西,包括看书识字,只是墨衣被司徒琏宠得越发淘气,天天就只想玩儿,一会儿都坐不住,司徒琏对此有些头疼。

这会儿墨衣玩累了在睡觉,司徒琏和北堂豪是听说有个公子过来找南宫暖,所以专程过来看看什么情况。姚昶和南宫暖总共没有说几句话,司徒琏和北堂豪在门口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说有好几家都在打听小暖妹妹呢。”北堂豪笑着说,“可怜我这么帅,竟然没有哪家小姐对我表白,说对我一见钟情,好伤心啊!”

“北堂哥哥你取笑我!”南宫暖脸色微红,“昨天我还看到有个小姐送香囊给你呢,你却视而不见地走过去了。”

北堂豪嘿嘿一笑:“有这事儿?哪个小姐?我现在找她去,让她再给我做一个香囊。”

南宫暖嗔了北堂豪一眼:“北堂哥哥分明是不喜欢人家,所以才那样的,不要开玩笑了。”

北堂豪似笑非笑地说:“本王年少有为,不愁找不到媳妇儿,宁缺毋滥。”

对于北堂豪十分嘚瑟的话,司徒琏假装没听到,南宫暖笑了起来:“北堂哥哥说得有道理,我也一样。”

突然冒出来一个追求者,并没有影响到南宫暖的生活,或许是身边优秀的男人太多了,本来在千叶城也算很优秀的姚家三公子初次见面并没有给南宫暖留下多深的印象,南宫暖更在意的是她做的甜点合不合墨衣的胃口。

只是又隔了一天之后,没有等到南宫暖答复的姚昶直接请了他的姐姐姚芊芊出马了,姚芊芊看自家弟弟紧张又期待的样子,怕是真的喜欢上了南宫暖,想着如果能成倒也不失为一桩极好的姻缘,这天就带着孩子过来墨王府拜访了。

姚芊芊见到南宫暖的时候,南宫暖正在花园里面散步,墨小贝在前面欢快地跑,南宫暖推着一个很精致的小车,里面躺着昏昏欲睡的墨小宝。

“暖暖。”姚芊芊叫了一声。

“靳大嫂来了。”南宫暖回头看到姚芊芊牵着靳昭站在不远处,微微一笑说。

“大舅母!”墨小贝转身朝着姚芊芊跑了过来。

姚芊芊笑着对墨小贝说:“小贝,你可以和昭儿表哥一起玩儿吗?”

靳昭一脸期待地看着墨小贝,墨小贝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好吧,表哥你跟我来。”

“好!”靳昭点头,颠颠儿地跟着墨小贝朝着不远处的一个亭子跑去。

南宫暖这会儿还没有把姚芊芊和前日对她表白的姚昶联系起来,直到寒暄过后姚芊芊开口邀请南宫暖后日去游湖,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姚芊芊的来意。

“暖暖,我那愣头青弟弟已经来找过你了吧?”姚芊芊笑着摇头,“他整日在军中,什么都不懂,你不要介意。”

南宫暖摇头:“没什么,姚三公子是个直爽的人。”

姚芊芊微微一笑:“如果暖暖不讨厌我弟弟的话,后日就一起去游湖吧,到时候我和孩子也在,我叫上妍之和宛如,就当去玩玩儿。”

南宫暖并没有多少犹豫,笑着点头说:“好。”南宫暖虽然是个很懂事很知礼的姑娘,但她也是从小被宠到大的,本身八大家族那边也没有三国这么多繁文缛节,南宫暖并不觉得这样不好,对她来说,小姐妹都在,就只是去玩玩儿而已。至于那位姚家三公子,顺其自然吧。

姚芊芊又和南宫暖聊了几句姚昶的事情,也没有多说,要起身告辞的时候,发现墨小贝和靳昭不见了。

没过多久,姚芊芊和南宫暖在湖边找到了墨小贝和靳昭。墨小贝晃着小腿坐在湖边的一把椅子上面,一身精致的粉纱裙上面干干净净的,而靳昭手上和身上都是泥巴,皱着秀气的小眉头,坐在地上正在跟一坨泥巴较劲。

看到姚芊芊过来了,墨小贝马上从椅子上面跳了起来,对着姚芊芊笑得一脸乖巧:“大舅母,表哥非要亲手给我做一个泥偶,我说不要,但是他不听。”

靳昭愣愣地抬头,鼻尖上的一点泥巴都已经干了。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明明是小贝表妹说要跟他一起玩儿,带他来了这里,然后说她好想要一个好看的泥偶,问他会不会做,他当然说会了,然后他就不顾形象玩起了泥巴,而小贝表妹就在旁边悠哉悠哉地坐着……

姚芊芊看着平日里最爱干净的儿子这会儿变成了一个泥猴子,笑容有些无奈地把靳昭拉了起来,拿帕子擦了擦靳昭的小脸说:“你还小,如果想要送小贝泥偶的话,可以到街上去买。”

靳昭有些委屈地看了一眼已经不理他跑到南宫暖身边的墨小贝,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什么。小贝表妹其实不想跟他一起玩儿吧,可这是为什么呢……

“靳大嫂,让昭儿换身衣服再走吧。”南宫暖对姚芊芊说。

“不用那么麻烦,回去再换吧。”姚芊芊微笑摇头,然后就牵着靳昭一起走了。

南宫暖低头去看墨小贝,墨小贝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表哥不爱干净,不是好孩子。”

南宫暖失笑。她很清楚墨小贝的性子,靳昭可不喜欢玩泥巴,肯定是墨小贝怂恿的,结果墨小贝这个小魔女还“恶人先告状”,真真就是个鬼灵精啊!

临近中秋节,天气凉爽,这天南宫暖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裙子,牵着墨小贝一起去赴约了。刚出了墨王府的门,就看到姚昶站在外面,笑得一脸阳光:“南宫小姐,我来接你们。”

南宫暖微微点头:“劳烦姚三公子了。”话落抱着墨小贝一起飞身上了她自己的马,姚昶看着南宫暖飒爽美丽的身姿眼睛都直了,在南宫暖叫他第三声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神色尴尬地说:“出发吧。”

靳辰知道南宫暖应姚家姐弟相邀游湖去了,她觉得这是好事,南宫暖未必会喜欢姚昶,但这毕竟是个选择。有靳辰在,只要南宫暖说她不喜欢,谁都不能勉强她。

而快到晌午的时候,靳辰收到消息,宋老国公一行已经过了望月山,很快就可以到千叶城了。

靳辰决定去迎接他们,就一个人骑马出门了。到城门口停下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到城外有支队伍由远及近过来了。

靳辰策马刚出千叶城,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姬无双就使劲儿冲她挥手,宋老国公和关无涯也都看到了靳辰。

“是谁呀?”魏娴小姑娘这会儿坐在姬无双身前,好奇地问姬无双,因为她还没看清楚来迎接他们的人是谁。

“是你靳辰姑姑。”姬无双微微一笑说。这几天他跟魏琰的两个孩子已经很熟了,魏晔小包子还天天要姬无双抱着睡,姬无双也体验了一把带孩子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真的吗?”魏娴小姑娘眼睛一亮,“太好了!”魏琰和宋舒对魏娴提起过靳辰无数次,所以魏娴虽然已经不记得靳辰的样子了,但是对靳辰可一点儿都不陌生,因为靳辰姑姑对她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最聪明最厉害的人,和墨青表叔一样。

“小姐姐,我回来了!”姬无双笑着对靳辰说。这一趟出去,姬无双感觉还不错,当然了,魏琰和宋舒被抓这件事不是好事,不过有墨青在,姬无双相信他们会平安归来的。

“靳辰姑姑!”魏娴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靳辰叫了一声。

靳辰伸手,把魏娴抱了过来,魏娴笑嘻嘻地说:“我最喜欢靳辰姑姑了!”

靳辰微微一笑,宋老国公掀开车帘看了过来:“小五丫头回来了。”脸上的笑容有些疲惫。

“宋爷爷,好久不见。”靳辰微微点头,“回去再说吧。”

宋老国公点头,又把车帘放下了。一脸懵懂的魏晔小包子正在旁边玩儿,宋老国公微微叹了一口气。原本是高高兴兴回家的,半路却把魏琰和宋舒弄丢了,如今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啊!

一行人进了千叶城,齐皓诚和靳晚秋也带着孩子们过来迎接了。齐皓诚安排魏国过来的那些人都住进了驿馆里面,宋老国公和关无涯去了宋国公府,靳辰把魏琰和宋舒的两个孩子带回了墨王府。

“靳辰姑姑,父皇和母后什么时候回来?”魏娴小脸认真地看着靳辰问。

“过些天吧。”靳辰微笑着说。

“哦。”魏娴点头,正好去学堂的小夜回来了,靳辰就把照顾弟弟妹妹的任务交给了小夜,很快魏娴就一口一个小夜哥哥叫了起来,魏晔像个小尾巴一样,拉着小夜的衣服跑来跑去,欢声笑语不断。

却说出了远门回来的姬无双,先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再出门,脚步不由自主地走到了南宫暖的院子门口。

姬无双本以为能够看到南宫暖坐在院中看书或者忙着做点心的样子,却发现院中空无一人。姬无双微微皱眉,叫了一声:“南宫小暖?”没有人回应他。

一阵风吹过,北堂豪翘着二郎腿坐在了院墙上面,看着姬无双说:“小姬回来了?一起喝酒去呗!”

“不想喝。”姬无双兴致缺缺地说。

“小姬是来找小暖妹妹的?”北堂豪看着姬无双似笑非笑地说,“你一回来就又想欺负她?如今你可是欺负不到了,因为有护花使者出现了。”

姬无双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小姬你走了之后,小暖妹妹参加了箭术比试,在比试上面大放异彩,让很多公子都很倾慕,这些天明里暗里打听小暖妹妹的公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今天小暖妹妹不在,因为她跟着姚家三公子游湖去了……”

“什么姚家三公子?”姬无双的脸色不太好看,“你给我说清楚!”

“我说得很清楚啊,就是姚丞相府的三公子,还是靳辰的亲表哥呢。”北堂豪唇角微勾说,“小姬,小暖妹妹是跟着咱们从那边一起来的,就是咱们的妹妹,她的终身大事,我们当哥的,要给她把把关,你说呢?”

姬无双眼眸微闪:“没错!”话落就从北堂豪面前消失了人影。

北堂豪抬头看天,天气真不错,游湖想必很惬意。北堂豪心中默默地想,小姬啊,兄弟其实还是向着你的,该说的都说了,你脑子里进的水现在应该没有了吧?

风景秀丽的临风湖上,只有一艘很雅致的游船。这会儿船上的气氛还不错,孩子们凑在关妍之身旁,等着吃关妍之专门带来的美味点心。南宫暖站在甲板上面,凉风出来,并不冷,很舒服。面前的风景美得像是一幅画,她在想她真的应该多出来走走。

“南宫小姐。”

听到身后传来姚昶的声音,南宫暖微笑转身:“姚三公子。”

姚昶正准备跟南宫暖说些什么,突然被一股很大的力气撞到了一边儿,他站定就看到一个身着墨色劲装的男人站在了他原本的位置,目光不善地朝着他看了过来。

姚昶微微皱眉,拱手叫了一声:“姬王爷。”

南宫暖看到姬无双从天而降,而且一来就这么不友好,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姬无双,你来做什么?”

姬无双转头,目光幽深地看着南宫暖:“小暖妹妹,你一个人跟着我们来到这边,我就是你哥,你的事情,我自然要管的,你说呢?”

南宫暖秀眉微蹙:“姬无双,你吃错药了吧?”如果北堂豪对南宫暖说这样的话,南宫暖觉得很正常。可是姬无双?南宫暖直觉姬无双又想找她的麻烦,心里十分反感。

“姬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在下并没有做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姚昶皱眉看着姬无双说。凭借男人的直觉,他已经看出姬无双对南宫暖有些不同,不过显然南宫暖对姬无双很是不喜。

“没什么意思,冒昧打扰了。”姬无双神色淡淡地说。

下一刻,南宫暖以为姬无双要走了,结果姬无双突然抓住了她的胳膊,带着她飞身而起,朝着岸边而去。南宫暖挣扎了一下:“姬无双,你又发疯!”

姚芊芊出来只看到了姚昶,她微微愣了一下:“三弟,暖暖呢?”

“她被姬王爷带走了。”姚昶脸色很不好看。

姚芊芊微微蹙眉:“这……三弟,要不还是算了吧,如果暖暖和姬王爷是……”

“他们没有什么。”姚昶打断了姚芊芊的话,“我不会放弃的。”

姚芊芊微微摇头,转身回去,让船夫掉头回程了。而跟着南宫暖一起来玩却被抛下的墨小贝,一点儿都不在意,因为她的两位舅母都还在,还有好吃的点心和可以捉弄的表哥……

那边姬无双拉着南宫暖到了临风湖岸边的树林里,南宫暖真的恼了,猛然甩开姬无双的手说:“姬无双!你能不能不要再来烦我?”

“我就让你这么烦吗?”姬无双定定地看着南宫暖问。

“没错!你很烦!烦死了!”南宫暖不假思索地说,“如果可以,请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算我求你行吗?”

“这么说,你喜欢那个姚家三公子?一个武功还没你高,箭术也没你好,长得很一般,家里人多规矩大,说不定还要三妻四妾的男人?!”姬无双看着南宫暖目光幽深地说。

“我喜欢谁与你无关!就算姚家三公子三妻四妾又如何,论风流,谁能比得过你姬无双?”南宫暖看着姬无双脱口而出。

姬无双神色一僵,猛然后退了两步,自嘲一笑:“你说得对……是我脑子有病,是我风流成性,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

姬无双话落就不见了人影,南宫暖神色一怔,突然有些后悔最后说的那句话。姬无双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风流成性的男人了,南宫暖并没有因为姬无双的过去看不起他,她只是很反感姬无双总是抽风找她的麻烦,一时口不择言而已……

------题外话------

【推荐】

花式甜宠:叶少追妻有点忙。作者:醉猫加菲。

林紫一说:男人是贬值品,留时间长了,不是功能下降,就是得陇望蜀。所以,得勤换。

叶少说:林紫一这个女人你把她放在心里不行,她看不到,你得把她放钱堆里,让她天天摸着钱,顺便摸摸你。

结果有一天,叶少把钱存到银行里了,林紫一就只剩下摸他了。

“为什么我要摸着你?我的钱呢?”

“你要是再不摸我,不但钱没了,连我也没了。你亏了!”

“哦!那我摸摸!”

**

一辈子过下去,林紫一一个男人也没换成,但是叶少却成功换来了一句:

“我可能爱你比爱钱多一点!”

有时候爱情总会为了钱水生火热,但是真正让人生不如死的还是那句:“我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