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我想要的,是你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无双一个人回到了墨王府,去找了靳辰。

“你刚刚去哪里了?”靳辰看着姬无双问,说着倒了一杯茶递给姬无双。

姬无双端过茶杯一饮而尽,把茶杯放在桌上,嘴角微微扯了一下说:“小姐姐是想我了吗?我很感动。”

靳辰感觉姬无双不太对劲,心情明明不好还在笑,靳辰看着很别扭。她想了想,大概猜到姬无双是怎么了,也猜到姬无双刚刚去了哪里。

“小姬,你如果真的喜欢暖暖的话,就不要再……”靳辰看着姬无双说。

姬无双眼眸微暗,摇头打断了靳辰的话:“我发过誓的,这辈子都不再碰女人,小姐姐怎么忘了?我没有喜欢谁,我曾经风流成性,还因为栽到女人手里,害死了我爹,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忘记,可能是最近跟你们在一起过得太好,让我有些得意忘形了,但以后不会了。”

姬无双之前跟着墨青出门,就是因为他那段时间有些迷茫。他隐隐感觉自己是喜欢南宫暖的,他从来没有遇到过那样的一个姑娘,她明明讨厌他,他却忍不住想要靠近,而他对南宫暖做了不少混蛋的事情,那只是他傻乎乎地想要让南宫暖看到他的方式。

出去了一趟再回来,该想清楚的事情姬无双也想清楚了,是他自以为他想清楚了……他知道他爱上了南宫暖,他这个坏男人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真正的好姑娘,他觉得自己过去对待南宫暖实在是混蛋到了极点,他想要弥补,想要慢慢缓和跟南宫暖的关系,想要对她好,却一回来就听到北堂豪说南宫暖跟着别的男人去游湖的消息。

姬无双当时很生气,他以为他在气南宫暖,可是此刻他知道,他是在气他自己,气他过去明明有那么多时间,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可以对南宫暖好,他却做了一件最蠢的事情,让南宫暖越来越讨厌他。

姬无双控制不住自己,冲到了临风湖边,看到了姚家的游船,也看到了站在一起的姚昶和南宫暖,他还看到南宫暖对姚昶笑……姬无双什么都没想就过去了,把姚昶推开,把南宫暖带走,因为他觉得南宫暖和姚昶站在一起的样子太碍眼了。

姬无双本来是想跟南宫暖道歉的,只是不知怎么又把南宫暖激怒了。当姬无双看到南宫暖用厌恶的眼神,说出“论风流,谁能比得过你姬无双”这句话的时候,他终于彻彻底底地清醒了!

姬无双不怪南宫暖,在那一刻,他心中没有愤怒,也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他只是意识到了一件事,他根本就配不上南宫暖,一点儿都配不上……

姬无双曾经那些劣迹斑斑的过往,他每次想起都无法原谅自己,他又有什么脸面,有什么资格,要求南宫暖喜欢他?就是因为南宫暖那么好,姬无双这个曾经的坏小子从一开始在南宫暖面前就是自卑的,所以他才会无理取闹地说那些混账话,才会无事生非地欺负她。彼时姬无双或许没有意识到,但是现在他知道了。司徒琏那么好,北堂豪一身清白,而墨青眼中除了靳辰再也看不到其他女人,姬无双身边优秀的男人太多,他在面对喜欢的姑娘的时候,自惭形秽。他没有自信,所以才选择了一种错上加错的方式去找存在感。

靳辰看着神色黯然的姬无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姬,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没有那么糟糕,你爹也不希望看到你在自责中过一辈子。”

听到靳辰的话,姬无双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他如今不敢想他的父亲,一想起就觉得心中很压抑,而这份压抑和痛苦在今天南宫暖对他说出那句话之后,被无限放大。他现在整个人都低落到了极点,但他很冷静,很冷静地想要砍自己几刀……

“算了,不说那些了。”姬无双嘴角微扯,笑容有些苦涩,“我来是想跟你说这趟出去遇到的事情。”很多事情靳辰已经收到消息了,但姬无双却是亲身经历的,他觉得应该再跟靳辰说一下。

“嗯。”靳辰微微点头,“你说。”

其实唯一需要说的就是魏琰和宋舒失踪的事情,因为姬无双和墨青去的路上就一直在赶路,而回来的路上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姬无双只是一路护送和照顾魏琰的两个孩子而已。

姬无双把该说的说完之后,靳辰并没有说什么,姬无双看着靳辰说:“这边也没什么事,我去魏国帮墨青吧!”在寒月寺的时候,姬无双没有跟墨青一起去魏国,是因为墨青要求他护送魏琰的孩子回千叶城。姬无双在进城的时候还是满心期待,如今却很想离开,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南宫暖,和南宫暖可能喜欢的男人……

靳辰摇头:“暂时不要去,你现在去也已经晚了。”墨青本就是魏国人,对魏国很熟悉,他既然没有要求其他人过去帮他,就代表暂时没有什么事情,而且墨青手中有能用的人。算算时间,墨青这会儿应该已经到魏国金安城了。

“也好。”姬无双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姚昶亲自送了南宫暖和墨小贝回来,墨小贝还很乖巧地对姚昶挥手:“三表舅再见。”

姚昶微微一笑,看着南宫暖笑容爽朗地说:“告辞了。”

“谢谢姚三公子。”南宫暖有些心不在焉地微微点头,话落牵着墨小贝一起进了墨王府。

“暖暖姑姑,你在想什么?”墨小贝仰头看着南宫暖问。

“没什么。”南宫暖微微一笑,“小贝饿不饿?”

“不饿啦,四舅母带了好多好吃的,我吃饱了。”墨小贝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肚皮说,“哥哥肯定回来了,我去找哥哥!”

墨小贝飞奔过去找小夜了,南宫暖一个人回了自己住的院子。今日发生了不少事情,南宫暖感觉有点疲惫。姚昶一直在刻意讨好南宫暖,南宫暖却并没有感觉到多么高兴,而姬无双的出现更是毁了一切。南宫暖现在真的有些后悔,她不应该提起姬无双过去的事情,她知道姬无双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过去的事情是姬无双心中一道很深的伤疤,而南宫暖原本并不是那样说话刻薄的人,她只是一时口不择言……

而从这天开始,同住一个屋檐下,南宫暖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姬无双,即便靳辰说大家一起吃饭,南宫暖在的时候,姬无双也不会出现。靳辰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要从中调和姬无双和南宫暖关系的意思。司徒琏和北堂豪其实都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而他们也清楚姬无双的心思,但他们同样什么都没做。

魏琰的两个孩子比起墨小贝来说,那是相当乖了。比较神奇的是魏晔每次要找娘的时候,都得姬无双哄他,别人都不行。

关于魏国皇帝和皇后被劫持的事情,齐皓城下令封锁了消息,并没有传开。而魏国那边,魏琰和宋舒是平安无事离开魏国,在齐国境内出事的,所以当墨青出现在魏国皇宫中的时候,魏琰的母亲乔太后才知道魏琰和宋舒被劫持了。

乔太后自从魏琰成亲生子回到魏国之后,因为有了孙子孙女,还有个她很中意的儿媳妇,曾经魏皇去世给她带来的伤痛渐渐消散了,身体也好了不少。

这次魏琰和宋舒说要带着孩子们一起去齐国,乔太后没有拦着,虽然她很舍不得孙子孙女。而乔太后的另外一个儿子魏琪,当初被魏琰用忘情水导致失忆了,之后一直都很安分,在乔颖儿母子的陪伴之下如今过得也不错。魏琪的儿子魏旸也是乔太后的孙子,在魏琰走了之后经常被乔颖儿带着进宫去陪伴乔太后。

这天傍晚时分,乔颖儿带着魏旸刚刚出宫没多久,乔太后正准备用晚膳的时候,墨青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

乔太后心中一惊,手中的筷子掉落在了地上,等看到墨青那头银发,她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墨青说:“你怎么来了?琰儿和舒儿带着孩子去看你们了,你没有碰到他们吗?”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魏琰和宋舒出事了。”

乔太后神色大变:“怎么回事?”她这边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算着时间还以为魏琰和宋舒这会儿都已经到千叶城了,怎么会出事了呢?

“他们被人劫持了。”墨青说。

“孩子呢?娴儿和晔儿呢?”乔太后声音急切地问。

“孩子没事,现在在千叶城。”墨青对乔太后说。

乔太后皱眉看着墨青:“你来这里是……”魏琰和宋舒被劫持了,乔太后此时心乱如麻,而她不明白墨青为什么要来魏国皇宫找她,而不是去找魏琰和宋舒。

“如果想要救魏琰和宋舒,接下来听我的。”墨青看着乔太后说。说起来乔太后是墨青的舅母,不过他们几乎没打过什么交道。如今墨青来金安城的目的是为了救魏琰和宋舒,即便现在他并不知道魏琰和宋舒在哪里。

乔太后愣愣地点头:“琰儿一向最信任你,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只求琰儿和舒儿可以平安无事地回来。”

“他们会没事的。”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魏国皇室一切如常,因为魏琰离开,朝政由魏琰指派的两位元老在主持,所有的一切看似都风平浪静。而墨青去见过乔太后之后,并没有出现在其他人面前,乔太后因为魏琰和宋舒失踪有些心事重重,但还是按照墨青的吩咐,没有对其他人说什么。

就这样过了两天之后,魏琰突然出现在了朝堂上面,魏国百官都惊住了,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因为魏琰之前说了要去齐国,这会儿根本不应该在这里。

魏琰的脸色不太好,风尘仆仆的样子,在百官反应过来跪地高呼万岁的时候,他慢慢地走到属于他的龙椅上面坐了下来,声音还算平静地说:“来人,拟旨。”

百官都还跪在地上,魏琰没有叫平身。他们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魏琰为何突然回来了,为何一出现就要宣旨……

而魏琰坐在龙椅上面,心中叫苦不迭。

魏琰和宋舒被劫持他们的蒙面老者一路带到了金安城,两人都中了软筋散,想跑也跑不了。这会儿魏琰被放回来了,宋舒却还在那人手中,而那人给魏琰的命令是,要求魏琰在一个时辰之内,入宫下旨退位,并且将皇位禅让给一个名叫东方云祁的人,否则宋舒必死无疑。

历朝历代,曾经出现过几次所谓的禅让,说得好听,是皇帝主动退位,让更贤能的外姓人来统治国家,而事实上十之八九都是外姓之人逼宫篡位,打着禅让的旗号,以取得正统性。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成王败寇,那些成功者一旦上位,就拥有了改写历史的权力,而那些失败者的必然结局是命归黄泉。

魏琰根本不知道东方云祁是什么人,他也不愿意将他的国家和子民就这样拱手送人,可是他不能不管宋舒,为了宋舒,他可以付出一切。而最让魏琰内心煎熬的是,宋舒最近身体不对劲,很可能又怀上了身孕。原本宋舒这会儿应该在千叶城,身边有她的爷爷和兄长,还有一群朋友,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但她如今却身处险境。魏琰这一路上真的想尽了所有的办法,然而最终却发现无计可施。

敌人精心谋划的圈套,算计到了所有的一切,虽然没有抓魏琰和宋舒的孩子,但拿宋舒的性命来威胁魏琰,也是一样的结果,魏琰不得不暂时屈服。

魏琰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什么话,因为他心里很难受,那些话对他来说,想要说出口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魏琰从未有一刻如此渴望墨青和靳辰从天而降,为他指点迷津,因为他真的尽力了,也无奈了。魏琰甚至有些后悔,当初他不应该带着宋舒一起回来金安城,他明明承诺过给宋舒安宁平静的生活,却根本就没有做到。

“拟旨……”魏琰再次开口,刚说了两个字,眼睛猛然睁大,一下子愣在了那里,继而是狂喜,因为老天听到他的心声了!

只见一道墨衣银发的人影翩然而来,一眨眼的功夫就进入了大殿。有个官员忍不住低呼了一声,百官纷纷转头去看,心中都惊诧不已,因为来人他们都不陌生,这是他们的墨王爷,自从成亲之后就一直定居齐国的墨青!

“表哥!”魏琰猛然从龙椅上面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激动,都快哭了。这么多年过去,魏琰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追着墨青跑的小皇子,而他对墨青这个兄长的依赖,依旧还在。

“你不是不想当皇帝吗?把那个位置给我吧!”墨青看着魏琰神色平静地说。

魏琰神色微变,怎么都没想到墨青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魏琰是不想要这个位置,但他同时也清楚,墨青更不想要!

而依旧跪在地上的魏国百官已然晕了……这到底什么情况?这是皇位,不是儿戏!当然了,他们事实上对于墨青这个王爷没有任何不满,曾经还是墨青率领魏国大军,抵御了雪狼国的进攻,守护了雪狼国。而墨青本身就是将门之后,还是魏琰的亲表哥,身上也流着魏国皇室一半的血。而不少人都想到了他们不久之前才听说的夏国先皇将皇位传给了他的外甥齐皓诚,导致夏国直接改朝换代的事情。难道魏国如今要步夏国的后尘了?毕竟一旦墨青坐上了那个位置,魏国可就要改姓墨了!

百官依旧跪在地上,都在等着魏琰表态,而魏琰作为魏国的皇帝,只要他开口说把皇位传给别人,无论那人是不是姓魏,从礼法制度上来讲,都是可行的,因为魏琰有绝对的权力来决定谁继承魏国的皇位,不需要征求其他任何人的意见,而其他人可以反对,反对就意味着要造反。因为魏琰金口一开,他说出要传位的那个人,就会变成这个国家名正言顺的新皇。

魏琰看着墨青,并没有让百官等很久,也不过就是几息的时间之后,他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一个“好”字,轻描淡写,却瞬间改变了魏国的命运。百官都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出来说什么。

甚至都没有禅位的圣旨,魏琰站到了一旁,墨青直接走到了龙椅前面,然后转身坐了下来,看着低头跪在下方的百官说:“平身。”

“谢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并不是很齐的声音,但最终每个人都开口了,也代表着他们接受了这个如同儿戏一般的皇位更迭,接受了墨青这个皇帝。而墨青这么容易就被魏国百官认可,并不仅仅是因为魏琰主动让位,也不是因为墨青的身份,最重要的原因是,魏国百官都知道,他们的墨王爷,如今的新皇,实力很强横,比魏琰更厉害。即便墨青的王爷之名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面都是虚名,即便墨青如今俨然已经把齐国当成了家,但魏国没有人忘记墨青是他们的战神王爷,也没有人忘记这个墨衣银发的男子以震惊世人的高明手段带领魏国大军大获全胜,守护了魏国。

魏琰静静地站在一旁,他本来有很多话想要跟墨青说,可是此刻,看到墨青面无表情地坐在那个高高的位置上面,魏琰却觉得不用说什么了。魏琰知道,墨青选择在这个时候坐上这个他并不喜欢的位置,只可能有一个原因,为了魏琰,为了魏琰的妻儿……

魏琰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在何时何地,墨青永远都是他可以依靠的兄长,是他可以信赖的亲人。

“退朝。”墨青话落,百官都默默地低着头退了出去。

魏琰站在那里,和墨青四目相对,墨青看着他说:“等把宋舒救回来,你们就都去千叶城吧。”

“那你呢?”魏琰看着墨青问。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你知道,我不会被任何不想要的东西束缚。”包括这个皇位。

“如今当务之急是救舒儿!”魏琰神色焦急地看着墨青说,“现在只剩下一刻钟的时间,那人说如果我不宣布禅位给一个叫东方云祁的人,就把舒儿给杀了!”

“宋舒不会有事。”墨青站了起来,“你去,把消息散出去,我要让金安城的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知道皇位换人来坐了!”

魏琰不知道墨青的计划,但他下意识地信任并依赖墨青,相信墨青可以把宋舒安然无恙地救回来。听到墨青的话,魏琰微微点头,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墨青看着魏琰的背影,还有空荡荡的大殿,神色很平静,心中也很平静。没有人知道墨青的打算,包括魏琰在内,但墨青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曾经魏琰说过让墨青来坐这个位置,墨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而如今他从魏琰手中“抢”过了这个位置,不是因为他想要,而是因为他希望魏琰和宋舒可以摆脱这一切。魏琰是墨青的兄弟,这一点从来都没有变过。墨青不会让魏琰出事,而墨青知道,如果他遇到了什么麻烦,魏琰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帮他,无需明言。

曾经魏琰当逍遥王的那些年,生意遍布三国,而逍遥阁的大本营就在魏国金安城。魏琰当了皇帝之后,他明里暗里的那些生意都还在正常运转,他的消息网络也依旧存在。对魏琰来说,想要在金安城散播一个消息,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魏琰按照墨青的吩咐,把魏国皇室皇位更迭的消息散播了出去,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整个金安城都被震动了。

百姓们都目瞪口呆,很多人甚至忘了自己原本在做什么,只觉得无法置信,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又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原本不过是很平凡的一天,金安城里的一切都很正常,可皇上就这么突然换了个人,宫里什么动乱都没有,去上朝的官员一个个都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家里。

没有传位诏书,没有登基大典,却也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魏国就这样突然换了个皇帝,而且还是外姓人。当时在宫里的百官出宫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他们自己说起这件事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时墨青就那么从天而降,对魏琰说他要那个位置,而魏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开口说了一个字,好……

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却并不是做梦。整个金安城里到处都在说皇上突然把皇位传给墨王爷的事情,对这场像儿戏一样的皇位更迭,百官都没有任何异议,更何况是普通的老百姓。对他们来说,震惊归震惊,当他们平静下来之后,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因为是他们的战神王爷当了皇帝,他们觉得很安心。百姓都很清楚他们的生活并不会变得不好,这个国家也不会因此产生任何动乱。

魏琰按照墨青的吩咐把消息散播出去之后,就去找墨青了。

墨青一个人坐在皇宫一个大殿的房顶上面,正在吹笛子。墨青的满头银发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奇异的光泽,而这是一首魏琰从未听过的曲子,却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听到的人不管心中多么激荡,都能很快找到一份平和。

看到魏琰过来,墨青放下了手中的短笛,看着魏琰说:“孩子都没事,如今已经到千叶城了,你不必担心。”

魏琰微微点头,拧起的眉头并没有松开:“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舒儿,她……”

“她怎么了?”墨青感觉魏琰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他。

“她可能有身孕了。”魏琰眼底闪过一丝痛色,他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一想起宋舒如今不知道面对着什么,他就恨自己无能,恨自己让宋舒置身险境。

墨青微微皱眉:“我知道了。”

“表哥,你会把舒儿平安救回来的,对吗?”魏琰看着墨青,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眼底满是紧张。他的心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濒临崩溃,他不是在逼迫墨青,也不是想要给墨青压力,他只是想要墨青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这对他来说很重要。

“嗯。”墨青点头,“你放心。”

魏琰心中紧绷的弦微微松了一下,正想问墨青接下来要做什么,墨青突然开口看着他说:“你现在带人,去把墨家抄了。”

魏琰微微愣了一下,墨家?当初雪狼国进犯,墨战手中的兵符和他所有的权力,全都被墨青拿走了。墨家如今在金安城只是个平民百姓之家,没有任何权力,墨战也没有任何官职。魏琰不知道墨青为何突然提起了他们,还说要把墨家给抄了。

魏琰也没有多问,直接按照墨青的吩咐去办事了。魏琰相信墨青能把宋舒救回来,而不管墨青要他做什么,魏琰都会照做。

魏琰带着一队人马出宫到了墨府,曾经在魏国地位很高的墨家,如今已经没落了。魏琰见到墨战的时候,墨战穿着一身布衣,正坐在墨府后花园里跟魏嫣对弈。

“皇上怎么来了?”看到魏琰出现,墨战并没有起身,坐在那里神色平静地落下一子,看着魏琰说,“魏琰,听说你现在已经不是皇上了,你把皇位送给墨青了?你对墨青倒真的是很大方。”

魏琰并没有理会墨战的话,一声令下,他带来的人立刻开始搜查墨府。而墨战和魏嫣交换了一个眼神,魏嫣看着魏琰说:“墨青现在还在怪我们吗?”

魏琰冷哼了一声:“你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虎毒尚且不食子,你们枉为父母!”

魏嫣神色一僵,墨战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魏琰,我们早已经后悔了。”

“少废话!”魏琰冷声说。

不多时,去搜查的人把墨战和魏嫣的一双儿女都抓了过来,墨锦华一脸怒色,而墨锦玉眼神呆滞,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墨战猛然站了起来:“魏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你是要赶尽杀绝吗?”

“你莫不会以为我是来跟你们叙旧的?”魏琰冷声说,“把他们都抓起来带走!”

墨战拔剑而起的同时,魏琰飞身而起,不过几招就把墨战打得连连后退,他的剑也掉落在了地上。

最终墨家四口人都被魏琰带回了宫里,而魏琰的人在墨家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人。

“我要见墨青!”墨战一路上一直在说这句话。

魏琰并没有理会墨家人,把他们带进宫之后,就扔进了一个地牢里面,然后就去找墨青了。魏琰其实不知道墨青的用意,他只是在按照墨青的吩咐做事。

“我把墨家四口人都抓过来了,你要见他们吗?”魏琰问墨青。

墨青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扔给魏琰一个小药瓶:“这里面是真言丹,你去问墨战一些问题。”

魏琰接过那个药瓶,有些不解地问:“问他什么问题?”

“问他跟谁勾结谋反。”墨青神色平静地说。

魏琰神色一冷:“你是说劫持我和舒儿的事情,墨战也参与了?”

“墨家不会甘心一无所有,只要你当皇帝,他们不会好过。”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他突然想到金安城的墨家很可能跟南宫离勾结谋反,并不是无端猜测。南宫离让魏琰把皇位禅让给东方云祁,那么东方云祁就算不在金安城,也一定在金安城附近,因为魏琰退位之后,东方云祁必然要出现。

但东方云祁不是给魏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墨青,他对魏国百官和魏国所有的百姓来说都是个不知底细的陌生人,所以魏琰把皇位给墨青,魏国百官和百姓都能坦然接受,但他如果把皇位传给一个叫东方云祁的来路不明之人,魏国百官就算不敢反抗,心里也一定是不服的,所以东方云祁必须要在魏国找一个盟友,而墨战无疑是唯一并且最好的选择。

墨战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结果在他正值壮年的时候,失去了他所在乎的地位和权势,变得一无所有。而且墨战很清楚,只要魏琰在位,他和他的儿子墨锦华都永无出头之日,所以一旦给墨战一个翻身的机会,他一定会牢牢抓在手中。

如果墨青不出现,魏琰真的下旨宣布禅位给东方云祁,那么东方云祁出现的同时,魏国的兵权会很快回到墨战的手中。作为魏国大军原本的统领,墨战想要再次在军中立足其实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只要墨战把兵权牢牢握住,那么东方云祁的皇位就可以坐稳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只是如今墨青突然出现打乱了南宫离和东方云祁那些人的计划,魏琰并没有把皇位传给东方云祁,而墨家在收到这个消息之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销毁他们意图谋反的所有证据。但是没关系,墨青身上有真言丹,一试便知。

魏琰拿着真言丹去了皇宫中的地牢,一刻钟之后就出来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而魏琰再见到墨青的时候,墨青没等他说什么,就直接开口说了一句:“都杀了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青心中平静至极,没有任何波动。对于任何人来说,血缘都是无从选择也无可奈何的,但墨青不会听天由命,接受上天给他安排的这对父母。杀父弑母又如何呢?对于墨青而言,有更重要的人需要他守护,为此他会不惜一切。

魏琰并没有亲自动手,而是派了人秘密解决了墨家四口人。曾经在魏国位高权重的墨战,曾经在魏国春风得意的魏嫣,本事不大野心却不小的墨锦华,还有天天念叨着要让魏琰付出代价的墨锦玉,最终都无声无息地死在了魏国皇宫之中,而下令处死他们的,是墨青。

墨青杀父弑母残害弟妹,但他丝毫不惧天谴,因为如果真的有天谴,早在他幼年被魏嫣和墨战灌毒药的时候,那对夫妻就该被五雷轰顶了。

天色渐暗,魏琰越发心焦,墨青却依旧很平静,他在等,等一个人出现。

一直到夜半时分,墨青依旧坐在皇宫大殿的房顶上面,悠扬舒缓的笛声断断续续,而他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一个黑影在夜色之中由远及近,墨青站了起来,银色的发丝在夜风之中微微拂动,他看着来人说:“师叔,好久不见。”

蒙面老者停在了距离墨青十米远的地方,看着墨青目光幽暗地说:“你到底在做什么?”声音无疑就是南宫离。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你在不归城对靳辰说,既然我们都不想当皇帝,不如成全你。如今你看到了,这个位置是我的,你还要抢吗?至于齐国的那个位置,靳辰一句话,齐皓诚就会拱手送给她,你也要抢吗?如果我说我们会把一切都给小夜,你是不是还要抢?”

南宫离神色一僵:“墨青!这根本不是你们想要的!”

墨青神色冷漠地拔剑,寒光闪烁,剑尖直指南宫离:“你说得没错,我想要的,是你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