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小师妹对此有何感想?/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你不会忘了宋舒还在老夫手中吧?”南宫离看着墨青冷声说。

墨青面无表情:“南宫离,我没有忘,你最好也别忘,因为如若宋舒有一点不妥,我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墨青!你何必非要跟老夫作对?!”南宫离看着墨青的眼神很冷。

“是你自找的!”墨青话落,已经持剑逼近了南宫离,南宫离却连连后退,猛然转身运起凌云步朝着宫外而去,速度极快。

墨青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金安城外的树林中,失去了南宫离的踪迹。墨青正准备转身回去,却看到前面的草丛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他走过去,俯身捡起了一块玉佩,手指摩挲了一下,玉佩上面的“宋”字很明显。墨青知道,这一定是宋舒的东西。

墨青目光幽深地看着在夜色之中一片幽暗的树林,抬脚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没过多久,墨青听到右侧有脚步声,运起凌云步,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墨青看到了宋舒,宋舒眼睛紧闭着,脸色有些苍白,靠在一棵大树上面,昏迷过去了。而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刚刚的脚步声是谁发出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墨青并不认为这是个陷阱,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确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南宫离都不会真的伤害宋舒。南宫离原本的目的就是拿宋舒来威胁魏琰,好让东方云祁上位,只是墨青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南宫离的计划。

退一步讲,就算墨青不出现,魏琰当时并没有按照南宫离的吩咐去做,南宫离也不会真的杀了宋舒。但是显然,为了宋舒,魏琰真的会不顾一切,南宫离算计得并没有错。

但如今魏琰已经失去了和南宫离交换条件的资格,因为他把他的皇位给了墨青。在南宫离接到墨青成为魏国新皇的消息的时候,事实上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固然墨青也不会看着宋舒出事,南宫离可以拿宋舒来威胁墨青,但他同时也知道,这根本就没有用。因为墨青不是魏琰,魏琰不知道是谁抓了宋舒,他不会拿宋舒的性命去冒险,但墨青却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南宫离做的,并且很清楚南宫离不会真的对宋舒怎么样。原因很简单,这整件事情,所有的谋划,南宫离从始至终都很矛盾。事实上他心里还顾念着靳辰和小夜,所以他一方面做着不该做的事情,另外一方面却又不愿意走到无可挽回的那一步。

南宫离在算计,算计到了一切,而最终墨青突然出现,算计了南宫离,导致南宫离之前所有的计划都全盘皆输。

墨青知道,南宫离不会跟他打,甚至是南宫离主动引他到这里找到宋舒的,因为南宫离已经认输了。墨青并没有再去追南宫离的计划,虽然墨青没有跟南宫离真正交过手,但是他知道,他未必是南宫离的对手,而墨青和靳辰的凌云步都是从南宫离那里得来的。

墨青给宋舒把脉,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宋舒确实有了身孕,如今还不到两个月,因为之前这段时间被劫持,心情很紧张,吃的住的也都很不好,一番折腾之下,导致胎儿很不稳,有小产的迹象。

宋舒只是中了一些药效一般的迷药而已,墨青暂时没有给她服用解药。他把外袍脱下来给宋舒盖上,然后俯身把宋舒抱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朝着魏国皇宫而去了。

在墨青和宋舒走了之后,一个人影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看着宋舒原本在的地方,握拳狠狠地砸到了一棵大树上面!

南宫离算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墨青在金安城。而墨青从一开始拿走魏琰的皇位,就已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对南宫离妥协的态度!

南宫离知道,墨青在算计他,可他无可奈何,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真的伤害魏琰和宋舒,所以他才精心谋划了这么多,希望在不伤害到魏琰和宋舒的情况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然而最终南宫离失败了,他失败的原因一方面是墨青比他更聪明,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他自己,因为他始终无法真正做到不择手段,他心底还是不愿意失去靳辰和小夜,而墨青早就算到了这一点。

但南宫离并不知道宋舒有孕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如果再晚一天他才把宋舒放了的话,宋舒的孩子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墨青用最快的速度从城外回到了皇宫之中,魏琰见到墨青回来,怀中还抱着一个人,神色一喜:“舒儿!”

墨青神色凝重地把宋舒交给了魏琰:“小心一点,孩子快保不住了。”

魏琰身子一颤,小心地把宋舒放在了床上,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伸手拽住墨青说:“表哥,你救救她!”魏琰可以不要这个孩子,只要宋舒好好的,可是如果孩子真的没了,宋舒醒过来如果知道的话会变成什么样,魏琰不敢想象……

墨青写了一张药方,让魏琰去准备药材,他拿出跟靳辰一起学过却从来没有用过的金针,定了定神,开始给宋舒施针。

魏琰很快让人把药材准备好拿了过来,墨青让魏琰看着宋舒,他自己蹲在一个小炉子旁边熬药。宋舒的情况不太乐观,一般的安胎药保胎药已经没有用了。当初靳辰有身孕的时候,墨青没让靳辰知道,自己偷偷看了所有能找到的涉及到孕妇和胎儿的医书,以备不时之需。不过靳辰生了两个孩子都很顺利,墨青学到的那些东西没有用上过,如今宋舒情况危急,墨青正好想到了在一本古医书中看到的药方。

这药方需要用到的药材虽然有几种比较罕见,但是魏国皇室都有存货,而药方的复杂并不在于药材本身,而是在于熬药的火候,放药材的顺序,还有其他很多的细节。

墨青是第一次做,但他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因为时间紧迫,而他熬出来的药但凡有一点不对,不仅孩子保不住,宋舒的身体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墨青已经给宋舒用了金针,这会儿宋舒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点,不过依旧没有醒过来。魏琰坐在床边,紧紧地握着宋舒的手,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墨青微微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把熬好的药倒了出来。他用了几十种药材,耗费了不少心神,最终熬出来的药汁就只有小半碗。

等药稍微凉了一些,墨青端过去递给了魏琰:“把这个喂她喝下去。”刚刚等药凉的时候,墨青已经回想了一遍自己所有的操作,确认没有问题。

魏琰端过那个药碗,自己喝了一大口,然后低头喂给宋舒。这碗药苦到了极点,魏琰却面不改色,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保住他和宋舒的孩子,让宋舒好起来。

墨青把空了的药碗接过来放在桌上,让魏琰让开,他又给宋舒把了个脉。虽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宋舒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很多,但是喝了药之后脉象并没有变得更糟糕,墨青知道那碗药没有问题,心中稍微放松了一些。

又等了一刻钟的时间,墨青再去给宋舒把脉,发现宋舒的脉象已经在慢慢好转了,孩子应该可以保住了。墨青对着魏琰微微点头,魏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下了。

“表哥,你去休息吧。”魏琰对墨青说着,目光依旧放在宋舒身上。

墨青转身出去,把房门关上,不过并没有离开。他飞身上了房顶,就坐在上面闭目养神。如果宋舒有什么不好,墨青可以第一时间赶到。而本身墨青在这个皇宫里面就没有自己的地方,就算真的去休息,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墨青没有在一开始就把宋舒中的迷药给解了,其实也是为了宋舒好。如果宋舒醒着,得知孩子有保不住的可能,肯定会崩溃的,到时候就更难办了。

除了靳辰之外,墨青一向对其他的女人都视而不见,态度极其冷淡,包括靳辰身边的人,譬如靳家的少夫人和小姐,譬如南宫暖,甚至包括宋舒,墨青都没有跟她说过几句话。但宋舒不仅仅是靳辰的朋友,他还是魏琰的妻子,是墨青的弟妹,所以如果宋舒有事,墨青一定会尽全力去救她。

魏琰躺在宋舒身旁,和宋舒十指相扣,看着宋舒睡梦中微微蹙起的眉头,心中满是酸涩,喃喃地说了一句:“舒儿,对不起……”

此时此刻,魏琰真的后悔了。当初他和宋舒在一起的时候,他对宋舒承诺过他要抛弃魏国皇子的身份,给宋舒平静而快乐的生活,可最终他还是食言了。彼时魏琰并没有想那么多,他觉得他当了皇帝,没有人可以欺负他和他爱的人了,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而宋舒因为爱魏琰,所以即便不喜欢,还是支持了魏琰的决定,远离她最熟悉的千叶城,远离她的爷爷和兄长,跟着魏琰来到了对她来说全然陌生的金安城生活。

可是这次经历了一场劫难,魏琰如同遭到了当头棒喝,终于清醒了。当了皇帝固然高高在上,但同时也代表着他处于权力旋涡的正中心,代表着他和他的妻儿都成为了躲无可躲藏无可藏的靶子,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他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魏琰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不起魏国的百姓,没有对不起魏国皇室,没有对不起他的母亲和他的兄长,可他独独负了宋舒。宋舒曾经过的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她乐观开朗,她总是爱笑爱闹,可是如今,她却脸色苍白地闭着眼睛躺在那里,腹中还有差点流掉的孩子……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魏国皇宫依旧一片静寂。墨青睁开了眼睛,秋夜的冷霜在他银白的头发上面凝结成了晶莹的水珠。他一直都没睡,只是在入定,下方并没有什么动静,说明宋舒没事,墨青也真的放心了。

墨青并没有去打扰魏琰和宋舒,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魏国皇宫,朝着金安城的墨王府而去了。

墨王府自从靳辰和墨青离开之后,就只留下了一些平日里负责打扫的下人。墨青进了府,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回到了他曾经住过很多年的澜沧院,院中的一切一如往昔。这里对墨青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因为这里是他和靳辰最初相识相知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墨青还能想起他第一次在澜沧院见到年仅十四岁的“南宫柔”的时候,靳辰是什么模样,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墨青静静地在澜沧院中坐了片刻,又起身去看了看曾经靳辰凿冰钓鱼的那个湖,在墨王府后花园里走了走。每个地方,都能勾起墨青点滴的回忆,从第一次在寒月城见到靳辰一直到如今,所有的一切墨青都没有忘记。

旭日初升的时候,墨青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墨王府,回了皇宫,而与此同时,宋舒也醒过来了。

宋舒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向了一脸疲惫的魏琰,眼中还带着一丝迷茫,手下意识地放在了小腹的位置上。

“舒儿你醒了!”魏琰神色一喜,伸手抱住了宋舒,“太好了!”

“我……回来了?”宋舒声音有些沙哑。

“嗯,没事了,都没事了。”魏琰抱着宋舒说。

“我……孩子……”宋舒突然神色一变,捂着自己的小腹看着魏琰说,“我们的孩子也没事对不对?”

魏琰神色一怔,看着宋舒问:“舒儿你早就知道了?”宋舒并没有跟魏琰提过,魏琰之前只是隐隐有些猜测,他本以为宋舒并不知道自己又怀孕了,可宋舒现在的样子表明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跟魏琰说过。

“魏琰,告诉我,孩子没事……”宋舒拉着魏琰,声音急切地说。

魏琰鼻子一酸,抱着宋舒说:“孩子好好的,你不要担心。”

宋舒松了一口气,靠在魏琰怀中说:“我们之前都不安全,我怕你知道了太冲动做傻事,所以就没有告诉你。”

魏琰沉默不语,只是抱得宋舒更紧了。宋舒早就知道了,却没有告诉魏琰,因为不想给魏琰那么大的压力,怕魏琰冲动做傻事。而魏琰猜到了,却也不敢跟宋舒说,因为他怕宋舒太紧张,怕宋舒被吓到。

甚至就在昨夜,墨青说宋舒的孩子快保不住的时候,魏琰心中很难过,他甚至在想,还好宋舒不知道,如果孩子最终真的没保住,他一定不会告诉宋舒,会和墨青想办法隐瞒,就当这个孩子从未来过……

宋舒看魏琰不说话,抬头就看到一滴晶莹的眼泪从魏琰的眼角滑落。宋舒愣了一下,看着魏琰说:“你怎么了?”

“舒儿,对不起。”魏琰看着宋舒说。

“你……”宋舒看着魏琰,微微摇头说,“你不要这样,不是你的错,就算孩子……我也不会怪你的……”宋舒说着,抱着魏琰,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魏琰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他会给宋舒他曾经承诺过的一切,再也不让她担惊受怕。

“舒儿,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就去千叶城吧。”魏琰抱着宋舒说,“带着娘一起去。”

“去了还不是要回来?”宋舒轻笑了一声,倒也没有想那么多。

魏琰放开宋舒,看着她的眼睛说:“你不想回来,我们就再也不回来了。”

宋舒愣了一下:“可你是皇上啊,你不可以……”

“我现在已经不是了。”魏琰看着宋舒说,“表哥来了,我把这个位置给他了。”

宋舒微微蹙眉:“魏琰,我们不可以这么自私,你知道墨青也不想要这个位置的。”

魏琰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舒儿,我知道,但这是表哥自己要求的,他是想成全我们,想要保护我们。如果我们继续待在魏国,当皇帝皇后,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到时候很可能还是要表哥来救,这样对他们来说更麻烦。”

“靳辰会不会怪我们?”宋舒看着魏琰问。她并不想给别人添麻烦,魏琰不再当皇帝,宋舒很高兴,但她觉得把这个烂摊子都扔给墨青和靳辰,对他们并不公平。

“不会的。”魏琰看着宋舒说,“我们是一家人,而且表哥决定的事情,改不了了,就算我现在要,他也不会把皇位还给我,反而有可能把我们打晕送到千叶城去。”

宋舒有些无奈地笑笑:“希望不要给靳辰招惹什么麻烦。”

敲门声响起,魏琰应了一声,墨青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谢谢表哥。”魏琰没说,但是宋舒知道一定是墨青把她救回来的,也是墨青保住了她和魏琰的孩子。

“嗯。”墨青的态度依旧并不热络,他示意魏琰让开,又给宋舒把了个脉,微微点头说,“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话落转身又写了个药方,让魏琰按照药方给宋舒服药,这次就是药性很温和的安胎药了,不过也是墨青学过的一个秘方。

“你们暂时还留在这里,等孩子过了三个月稳定了,你们就去千叶城。”墨青看着魏琰和宋舒说。

“表哥,那你呢?”魏琰看着墨青问。他不知道墨青是不是真的打算就这样留在金安城当皇帝了,那靳辰呢?墨青应该不愿意跟靳辰分开吧,可是难道要靳辰带着孩子们来这边吗?魏琰感觉都不好。

“我没事。”墨青微微扯了一下嘴角,笑容清浅地说,“我家小丫头过些天肯定会过来陪我的。”

魏琰默,墨青说得好像靳辰明天就要来了一样,倒是真的很自信啊!

魏琰和宋舒都没再说什么,墨青直接出门上朝去了,倒也没忘了他现在是魏国的新皇。魏琰喂宋舒吃了一些清淡的粥,又把熬好的安胎药给宋舒喝了,得知宋舒已经平安回来的乔太后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见到宋舒眼泪就下来了,抱着宋舒连声说“没事就好”……

宋舒微微有些无奈。乔太后没有女儿,是真的把宋舒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的,而宋舒从小就没有了母亲,对乔太后也十分敬重。乔太后看到宋舒回来太激动,眼泪怎么都止不住,魏琰赶紧开口说:“娘啊,舒儿又怀上了,你别哭了,该高兴才是。”

乔太后看了看宋舒依旧平坦的小腹,然后抱着宋舒哭得更凶了:“舒儿,让你受苦了……都怪琰儿,都是琰儿的错,娘帮你打他……”

宋舒哭笑不得,魏琰摸了摸下巴,表示确实都是他的错,他愿意挨揍,怎么揍都行,只要他家老娘和媳妇儿开心就好……

乔太后昨日已经知道魏琰把皇位给了墨青的事情,她并没有反对。知儿莫若母,乔太后最清楚魏琰是个多么心向自由的人,当初如果不是不得已,乔太后也不想让魏琰被皇位束缚,毕竟魏琰是乔太后最疼爱的儿子。如今魏琰把皇位给了墨青,乔太后虽然不是很清楚其中原委,但这个结果真的没有什么不好。昨日魏琰回来,却不见宋舒,魏琰去看乔太后的时候说墨青要皇位也是为了救宋舒,结果今天宋舒就平安回来了,肚子里还怀上了乔太后的孙子,乔太后这会儿是喜极而泣。

等乔太后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魏琰说了他们不久之后要去千叶城的事情,乔太后点头说:“如此也好,到那边住,舒儿也能开心一些。”魏皇已经不在了,魏琪一家过得很好,乔太后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而她在这个皇宫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也想换个环境了。她之前总是听魏琰和宋舒提起千叶城有多么多么好,她这么大年纪了,只要儿孙能够承欢膝下,在哪里并不重要。

如此一场风波算是平息了,墨青昨日在魏琰出现在皇宫中的时候,就派了他的人在金安城暗中搜查,因为他不确定除了南宫离之外,其他人是不是躲在金安城。

最后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人,而宋舒是墨青在金安城外找到的,他觉得以南宫离谨慎的性格,就算原本有人躲在金安城,也早就离开了。

墨青并没有小看南宫离,事实上这次南宫离的整体计划相当高明,如果不是最后墨青横插一脚,南宫离这会儿已经成功了。至于墨青说他家小丫头过些天就会过来陪他,事实上这不过是他自己的希望,他让人给靳辰传信,说了这边的情况,但并没有要求靳辰来金安城。

墨青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他也并不会真的被这个皇位所束缚,他要这个位置,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魏琰和宋舒解脱,也是为了更好地对付南宫离。

墨青知道,南宫离这次失败了,一定不会就此收手的。虽然不知道南宫离做这些的初衷是什么,但显然南宫离有他自己不得不做的理由,为此他不惜跟靳辰翻脸,甚至都把小夜暂时抛开了。而南宫离的目标当然不是魏国,或者说不仅仅是魏国,他的目标是统一三国。

齐国皇室如今是最棘手的,而靳辰和小夜都在千叶城,南宫离并不想直接跟靳辰打,这应该是南宫离盯上魏国皇室的主要原因。墨青如今坐的这个位置可以给他很大的便利,即便他现在说魏国归顺齐国,跟齐国合二为一,也没有人敢反对。

在魏琰和乔太后的悉心照料之下,宋舒喝了墨青开的安胎药,慢慢地好了很多,胎儿也真正稳住了。魏琰算着时间,等过了三个月,他就带宋舒和乔太后一起离开。

而墨青并没有住在皇宫中,而是一个人回了金安城的墨王府去住,每天再进宫去上朝。对于墨青和魏琰兄弟俩完全不按规矩来的行为,魏国百官已经淡定了。只要魏国安定,其他的并没有那么重要。

魏国皇室的皇位更迭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天下,魏国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动荡,而墨青拒绝了官员提出的举办登基大典的建议,魏国的皇位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换了个人。那些野心勃勃的人根本就无法理解魏琰的行为,而他们也无法理解墨青和魏琰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的感情。正因为这个皇位魏琰不想要,墨青也不想要,所以这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件可以用一句话解决的事情,对某些人来说,皇位却是机关算尽却也得不到的东西。

在消息传到千叶城的前几天,靳辰收到了墨青派人给她送的消息,提前得知了一切。

墨青虽然在魏琰和宋舒面前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但他给靳辰写信的时候,其实心中有些忐忑,怕靳辰怪他自作主张。

靳辰看到墨青给她传的信,微微愣了一下。靳辰知道墨青去魏国救魏琰和宋舒了,却不知道墨青有什么打算,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南宫离会怎么做。

而如今,靳辰都知道了。南宫离的打算可以说很高明也很阴险,如果墨青不在的话,南宫离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得手,因为一旦魏琰下了禅位的诏书,东方云祁定然会用最快的速度除掉一切不和谐的声音,再加上曾经是魏国大军统帅的墨战,他们想要在魏国站稳脚跟并不难。靳辰都有些佩服南宫离的心机了。

但即便靳辰很清楚南宫离自始至终都没想伤害魏琰和宋舒,最开始也放过了魏琰和宋舒的孩子,最后还主动把宋舒交给了墨青,靳辰也无法原谅南宫离的所作所为,更不可能感激南宫离,因为作为始作俑者,不管南宫离再做多少事情来弥补,都无法抹杀他一开始就错了的行为。

靳辰看到宋舒怀孕的事情,心中倒是真的有些后怕。如果这次宋舒的孩子没保住,靳辰一定要让南宫离血债血偿。还好有墨青在,而靳辰其实知道当初她怀孕的时候墨青搜罗了很多医书在偷偷看。虽然靳辰当时不在金安城,但她知道宋舒的情况一定很不好,不然以墨青的医术,他绝对不会说出孩子有可能保不住这种话。

至于墨青把魏琰的皇位拿走,自己成了魏国的皇帝,靳辰并没有那么意外,因为这就是墨青会做出来的事情。在靳辰最初认识墨青的时候,墨青身边唯一的亲人就是魏琰。或许别人觉得魏琰没有真的帮到墨青什么,很多时候是墨青在保护魏琰,但是靳辰很清楚,在她还没出现的那些年,魏琰的存在,是墨青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他们是兄弟,而靳辰从未想过让墨青的生活中只有她自己,只在乎她和孩子。

靳辰从最初认识墨青和魏琰的时候,就很欣赏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从未想过要跟魏琰比较一下对墨青来说谁更重要。所以对于墨青的选择,靳辰不可能会生气,也不可能会怪墨青自作主张,因为如果她处在墨青那个位置,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对靳辰和墨青来说,他们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但爱情从来都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靳辰有朋友,有亲人,她不会时时刻刻跟墨青在一起。同样的,靳辰也不会要求墨青时时刻刻守着她,不在意任何其他人。虽然墨青坐上魏国的皇位,不可避免地会替代魏琰成为新的靶子,靳辰也会因此承担一些风险,但靳辰并不畏惧。

靳辰也不觉得魏琰和宋舒自私,因为他们就是一家人,感情是相互的,魏琰事实上为了墨青也付出了很多,否则墨青也不会如此待他。

靳辰把墨青派人送来的信又看了一遍,然后放在了一边。只要魏琰和宋舒没事就好,至于南宫离,也到了他们正面战斗的时候了,靳辰不会躲起来,也不会置身事外。

“靳小五你在不在?”靳辰此时在书房里面,齐皓诚在外面敲门。

“进来。”靳辰开口,齐皓诚就推门进来了,一见到靳辰就神色莫名地说,“你知不知道咱家大师兄当皇帝了?”

听到齐皓诚口中的“咱家大师兄”,靳辰唇角微勾:“我知道。”

齐皓诚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我才刚刚收到消息,你怎么知道的?这是什么?是墨青给你写的信吗?我看了啊!”

齐皓诚话音未落,已经把靳辰手边放着的那张纸拿在手中看了起来,脸色变幻不定,最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他们兄弟谁当皇帝其实不重要,重要的小舒儿和孩子都没事。”

靳辰微微一笑,对于齐皓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意外。齐皓诚放下手中那张纸,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说:“小师妹,咱家大师兄当了皇帝,你对此有何感想?”

靳辰很淡定地说:“我的感想就是,我当皇后了,好开心。”

齐皓诚扶额:“小师妹,不要这样口是心非。”

“好吧,那我换个感想,我也想当皇帝。”靳辰看着齐皓诚似笑非笑地说。

齐皓诚眼睛一亮,看着靳辰说:“小师妹,师兄可以成全你!”

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你想多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那个位置我看你玩得挺开心的,继续。”

齐皓诚撇嘴:“就知道小师妹没有那么好心助我脱离苦海!我哪儿开心了?还得一大早去上朝,害得我都不能陪着晚晚睡到自然醒!”

“你把早朝时间推迟不就好了。”靳辰无语地看着齐皓诚说。论秀恩爱,齐皓诚那可是相当奔放的,在他家岳父面前都敢缠着靳晚秋求抱抱,每每都让靳放很想揍他。

齐皓诚一拍脑门儿:“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因为你傻。”靳辰看着齐皓诚很淡定地说。

“嘿嘿!”齐皓诚嘿嘿一笑,“我决定了,早朝改成两天一次,时间推迟一个时辰,这样我就可以和晚晚多睡一会儿了!”

齐皓诚这个自由奔放的皇帝把陪媳妇儿多睡一会儿看得比早朝更重要,靳辰表示,这个可以有……

“对了靳小五,其实我来是想问你,你要不要去魏国陪咱家大师兄啊?他自己在那边也挺孤单的,他在信里还说魏琰和宋舒过段时间就来这边了,到时候岂不是就剩他一个人?”齐皓诚看着靳辰问。

靳辰看着齐皓诚:“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墨青孤单不孤单了?要不你去陪他?”

齐皓诚嘿嘿一笑:“那不能!你要去的话,就别带孩子了,岳父巴不得你把孩子都给他照顾。”

靳辰微微点头:“过两天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