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我不想再烦她/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走了,靳辰起身去了姬无双的院子。靳辰要去魏国,但她并不打算带着孩子们一起去。靳放肯定很乐意帮忙照顾孩子,到时候让最擅长带孩子的司徒琏也留下照顾,靳辰不需要担心。

靳辰在想,她这次去魏国,可以把北堂豪和姬无双带过去,到时候让他们护送魏琰和宋舒来千叶城。毕竟一般的护卫大部分时候都没什么用,必须要有高手。

靳辰到了姬无双的院子门口,正好碰到姬无双出来了。魏娴小姑娘趴在姬无双背上对着靳辰笑嘻嘻地招手:“靳辰姑姑!小姬叔叔要带我们去游湖!”

姬无双背上背着魏娴,怀中还抱着魏晔,魏晔拿着一块糕点吃得津津有味,把姬无双的衣服都弄脏了。

看到这一幕,靳辰觉得姬无双很有点司徒琏的样子了,也是个带孩子的能手。因为当初是姬无双去接的这两个孩子,所以他们都很喜欢跟姬无双亲近,这些天姬无双也没少照顾他们。

“小姐姐,有什么事?”姬无双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一笑:“魏琰和宋舒已经没事了,现在在金安城。”

姬无双神色一喜:“那就太好了!”虽然姬无双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魏琰和宋舒,但他之前跟墨青一起出门就是为了接他们的,结果他们半路被人劫持了,姬无双很希望他们可以平安无事。

“靳辰姑姑是在说父皇和母后吗?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魏娴看着靳辰问。

“很快了。”靳辰伸手轻抚了一下魏娴的小脑袋笑着说。

“小姐姐是不是想让我去魏国?”姬无双问靳辰。

靳辰唇角微勾:“小姬,你最近变得聪明多了。”

姬无双轻咳了两声:“我知道我之前有点蠢,小姐姐说话不用这么客气。”

“你想多了,我只是说了真心话而已。”靳辰看着姬无双说,“你先带他们出去玩儿吧,等你回来再说。”

姬无双微微点头:“也好。”姬无双并不知道魏国发生了什么事,以为就只是墨青把魏琰和宋舒平安救回去了。

“靳辰姑姑一起去嘛!”魏娴小姑娘笑嘻嘻地说。

靳辰唇角微勾:“好啊。”小夜去学堂了,墨小贝和墨小宝一大早就被靳放接到将军府去了,靳辰也没什么事,就算要去魏国也不用急在这一两天,想想她也好几天没出门了,去游湖也不错。

上次南宫暖被姚昶邀请去游湖,后来跟姬无双彻底闹僵了,姬无双前几天突然提议说墨王府也应该弄一艘自己的游船,这样孩子们就有得玩了。靳辰拍板同意了之后,姬无双就真的去弄了一艘超级豪华的游船过来,如今就停靠在临风湖边上,跟姚家的游船距离不远。

靳辰想着天气不错,不如顺便带向谦老头出去转转,省得他整天在府里除了陪孩子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靳辰过去的时候,向谦正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面晒太阳,昏昏欲睡的样子。靳辰叫了一声“师父”,向谦就睁开了眼睛,懒洋洋地说:“你来干嘛?”

“游湖去不去?”靳辰唇角微勾。

“小宝贝们都不在,游什么湖?”向谦对于靳放很有意见,因为靳放总是跟他抢孩子,他很不喜欢。

“有两个小宝贝在啊。”靳辰微微一笑。

“你说魏家那俩?今天没有被宋老头带走啊?”向谦眼睛一亮。说起来如今府里孩子不少,可是宋老国公几乎天天上门过来看魏娴和魏晔,还总是喜欢把他们带到宋国公府去玩儿。

“师父走吧。”靳辰伸手,把如今越发懒散的向谦给拉了起来。自从向谦失忆之后,靳辰和墨青就一直在研究忘情水的解药,之前墨青离开,靳辰的空闲时间就更多了,这几天刚有了一点头绪,又遇到了瓶颈,跟邱宝阳商议的结果是邱宝阳认为按照靳辰现在的进度,想要研究出忘情水的真正解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邱宝阳自己也没什么头绪。靳辰想着等去了魏国,再跟墨青一起研究一下。

向谦失忆这件事,靳辰可以接受,向谦如今过得也的确比以前更加开心,因为很多痛苦的记忆都被忘掉了。但如果有可能的话,靳辰还是希望向谦的记忆可以恢复,因为失忆并不是向谦自己选的,而是被迫的。向谦曾经是个心高气傲的老头,他应该不希望他的晚年变成一个傻乎乎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向谦被靳辰拉了起来,还瞪了靳辰一眼:“急什么?为师要换身衣服去!”

靳辰很有耐心地点头:“好,我就在这里等师父。”

向谦颠颠儿地回了房间,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出来,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问靳辰:“怎么样?”

靳辰轻笑了一声:“师父穿这件,又年轻了十岁。”

向谦嘿嘿一笑:“老了老了!”向谦身上穿的衣服是小夜送给他的礼物,布料是小夜自己挑选买来的,还是小夜花了自己的银子请人按照他的想法做的。衣服的颜色和款式都很显年轻,小夜还比照着小黑,在靳辰的指导之下画了一头很萌很可爱的小鹿,让人绣在了袖口上面,所以细看的话会很有童趣。

这件衣服是向谦如今最喜欢穿的,只要出门就只穿这一件,别的都不要。靳辰觉得向谦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倒真的是年轻了很多,至少心态上是这样。至于身体的话,靳辰和邱宝阳一直在很悉心地给向谦调理,如今他的身体很健康。

靳辰和向谦一起到了墨王府大门口,姬无双和魏家的两个小包子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向谦出来,魏娴笑嘻嘻地说:“向爷爷好!”

“好好好!”向谦笑得满脸褶子,伸手拉了拉魏娴的小手,然后把姬无双怀里的魏晔抱了过来,给魏晔擦了擦嘴说,“小晔儿啊,你又胖了。”

“最胖的是邱叔叔家的小胖弟弟。”魏娴笑着说。来到千叶城之后,魏娴和魏晔多了很多小伙伴,表哥表弟一大堆,每天都有人一起玩儿。魏娴说的小胖弟弟就是隔壁邱宝阳家的邱旻,小名就叫小胖。

“哈哈!”向谦哈哈大笑,“那个小胖子随他爹!”

曾经的向谦就不爱骑马,如今向谦失忆了,依旧不喜欢骑马,靳辰就让人准备了马车,让向谦和两个孩子坐在马车里,她和姬无双骑马。

向谦和孩子们都坐好了,靳辰和姬无双也都上了马,准备出发的时候,就看到一大早出门的南宫暖回来了。

四目相对,姬无双先低头转移了视线,南宫暖也假装没有看到姬无双,神色如常地看着靳辰问:“你们这是去哪里?”

“暖暖姑姑,跟我们一起去游湖吧!”魏娴小姑娘掀开车帘,露出了一张可爱的小脸。

南宫暖微笑着摇头说:“你们去吧,我今天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那好吧。”魏娴点头,南宫暖对靳辰笑笑,然后就进了墨王府。

“走吧。”靳辰也没说什么,马车开始往前走,姬无双忍不住回头去看,已经看不到南宫暖的身影了。他自嘲一笑,微微摇头,跟上了马车。

说是墨王府的游船,靳辰也是第一次坐,觉得还不错。天气很好,姬无双搬了桌子到甲板上面,让向谦和两个孩子坐在那里一边看风景一边吃水果点心,靳辰和姬无双就在旁边站着聊天。

“小姬,你准备一辈子都不跟暖暖说话了?”靳辰问姬无双。

姬无双摇头:“她很讨厌我,我不想去自找没趣,而且是我活该,小姐姐就不用管了。你们应该都很开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欺负她了。”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小姬,你还是没有看开。”事实上真正的症结并不在于南宫暖,而是在姬无双本身,姬无双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往,他在南宫暖面前无法抬头,又何谈其他?

“管他呢,现在不也挺好的。”姬无双微微一笑,“不说我了,魏国那边怎么回事?感觉你有话还没说。”

“墨青现在是魏国的皇帝了。”靳辰很淡定地说。

姬无双目瞪口呆:“什么情况?”墨青和魏琰可是兄弟,墨青怎么会抢了魏琰的位置呢?而且墨青明明不想要。

靳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跟姬无双说了,姬无双听完之后只是感叹了一句:“当墨青的兄弟真好。”姬无双并不羡慕墨青当了皇帝,他只是很羡慕魏琰有墨青这个兄弟,墨青对魏琰真的很好。

“小姐姐要去魏国的吧?我跟你一起去。”姬无双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点头:“我准备带着你和北堂豪一起去,到时候你们两个护送魏琰和宋舒再回来。”司徒琏如今有墨衣在身旁,不太适合出远门,而且靳辰还想着司徒琏留下可以帮忙照顾一下孩子,北堂豪和姬无双这两个孤家寡人就没有问题了。如今北堂豪在千叶城混得很开,今天一大早跟靳飞宇和靳飞鹏兄弟俩一起出城打猎去了,这会儿还没回来。

姬无双点头:“没问题。”

“向爷爷,水里有没有小鱼?”魏娴突然开口问向谦。

向谦哈哈一笑说:“当然有了!好多呢!”

“那我们可以钓鱼吗?”魏娴小姑娘眼睛一亮。

“可以可以!”向谦对孩子毫无抵抗力,话落转头看着姬无双说,“小子,去弄钓竿过来,老夫和小娴儿要钓鱼!”

“船上有,我去拿!”姬无双应声进了船舱,很快拿了两根钓竿出来,一根是大人用的,一根小小的是给小孩子用的。当时姬无双说要弄一艘游船,就说了要给孩子们玩的,所以船上该有的东西都有。

姬无双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把鱼饵装好,把钓竿甩出去,然后才请了兴致勃勃的向谦和魏娴小姑娘上前去坐着。只有小吃货魏晔还坐在那里吃点心,吃得满手都是。

一老一小两个人坐在那里拿着钓竿,倒是像模像样。

魏娴问向谦:“向爷爷,你说我们可以钓到大鱼吗?”

“哈哈!小丫头你力气不大还想钓大鱼?小鱼就好啦!”向谦笑着说。

“那向爷爷钓大鱼,我钓小鱼。”魏娴笑着说。

“好!”向谦点头,一副准备钓个十条八条的样子。

船停在了湖中央,但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向谦和魏娴的钓竿都毫无动静。魏娴小姑娘撇嘴:“向爷爷,湖里根本没有鱼嘛!”

向谦老脸有些挂不住,感觉在小孩子面前丢了面子,斩钉截铁地说:“一定有!今天钓不到就不回去了!”

靳辰抱着吃饱喝足昏昏欲睡的魏晔坐在旁边摇头失笑,这湖里的确有鱼,不过向谦和魏娴想要钓上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去找个东西。”姬无双眼眸微闪,开口说道,话落就进了船舱。

正在聚精会神盯着钓竿的向谦和魏娴没有注意,但靳辰听到了船尾有人入水的声音,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没过多久,魏娴小姑娘的钓竿颤动了一下,她一脸惊喜地跳了起来:“向爷爷,鱼儿上钩啦!”

魏娴使劲拉也拉不上来,还是靳辰过去帮她把鱼线拉了上来,一条很肥美的鲤鱼挂在上面,魏娴小姑娘激动地手舞足蹈:“哇!好开心呀!我钓到了一条好大好大的鱼!”

向谦扯了扯嘴角,他不是很开心,因为他觉得更没面子了。就在向谦郁闷的时候,他的钓竿也猛然颤了一下,他赶紧往上拽,等看到上钩的那条肥鱼,哈哈笑了起来:“小娴儿,爷爷也钓到了!”

旁边有姬无双准备好的水桶,两条鱼都被放了进去,还是活蹦乱跳的。魏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水桶里面的鱼说:“小鱼儿好可爱呀!”

靳辰本以为魏娴下一句要说把可爱的小鱼儿给放了,结果魏娴盯着两条肥鱼,笑嘻嘻地说:“一条清蒸,一条红烧,可是我还想吃烤鱼呢,不够呀!”

靳辰笑了,表示这个小丫头很有宋舒的风范。向谦拍着胸脯说:“来来来,咱们接着钓,钓个十条八条,不然人多不够吃!”

靳辰往湖面看了一眼,在向谦和魏娴注意不到的角度,一个脑袋钻了出来,深呼吸了几下之后,又潜入了水下。

靳辰表示姬无双也是蛮拼的,看来今天真的可以有不少肥鱼吃了。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靳辰把兴致不减的向谦老头和魏娴小姑娘叫了回来:“已经很多了,该回去了。”

“哈哈!老夫钓鱼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向谦一脸嘚瑟地说。

“我也好棒哦!”魏娴小姑娘别提多开心了。

在湖里待了半天又偷爬上船的姬无双,拧了一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然后把之前脱下来的外衣直接穿在外面,把鞋子穿上,默默地表示,我也很棒的……

最后收获了十八条大肥鱼,一个木桶都装不下了,又装了一个,然后就满载而归了。回去的路上,向谦和魏娴小姑娘凑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商量把哪条鱼清蒸哪条鱼红烧,向谦还说要让靳辰亲自给他烤鱼吃,靳辰表示他们开心就好。

魏娴小姑娘亲自参与的钓鱼活动,回去之后靳辰让人拿了几条鱼送去给了宋国公府,又给隔壁邱府送了两条,剩下的两条清蒸,两条红烧,其余的都准备烤了。

正好出城打猎的北堂豪也带了猎物回来,靳辰决定在花园里搞个篝火烧烤晚宴,孩子们都很兴奋地跑来跑去。

姬无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走到半路就发现南宫暖在他前面,他停下了脚步,默默地转身回去了。

花园里一片欢声笑语,靳辰在亲自烤鱼,南宫暖在喂魏晔小包子吃饭,魏娴开口声音清脆地说:“小姬叔叔怎么还没有来?”

南宫暖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北堂豪唇角微勾说:“你姬叔叔最近上火,要吃素。”

“这样啊。”魏娴表示她昨天明明看到姬叔叔在啃鸡腿嘛。

靳辰又烤好了一条鱼,北堂豪接了过去说:“我去拿壶酒。”话落就拿着烤鱼跑了。司徒琏和靳辰都知道北堂豪肯定是去找姬无双了。

南宫暖微微垂眸,其实她想要向姬无双道歉,因为那天她的口不择言。可是自从那天之后,南宫暖几乎没有见到过姬无双,今天上午在门口碰上还是第一次,当时那么多人,南宫暖也不可能说什么。

北堂豪找到姬无双的时候,姬无双正自己一个人在喝闷酒,北堂豪把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烤鱼递给了姬无双:“靳辰烤的。”

姬无双接过来,咬了一大口,没好气地说:“这破鱼害得我在水里泡了半天,不过味道真不错。”话落就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点头,他家小姐姐的烤鱼手艺那是没得说啊!

“我说小姬,你一个大男人,给小暖妹妹甩什么冷脸?”北堂豪看着姬无双似笑非笑地说,“不管发生过什么,那也都是你的错,你如今倒摆起架子来了,请都请不过去是吧?”

姬无双不理会北堂豪,把一条烤鱼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擦了擦嘴,把帕子扔到一边,看着北堂豪说:“是她不想看到我,而且这碍着你什么事了?大家现在不都挺开心的吗?你去,再给我来一条,没吃饱呢!”

北堂豪轻哼了一声:“我说小姬,大家是都挺开心,恐怕最不开心的就是你自己吧,别装了行吗?”

北堂豪话落就转身出去了,姬无双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神色无奈地摇头,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他都认了。

是夜,姬无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南宫暖笑意盈盈的脸,下一刻又变成南宫暖一脸厌恶地看着他……姬无双觉得很是烦躁,干脆就穿了衣服出门,大半夜的在千叶城里漫无目的地到处晃荡。

此时已经九月了,深秋季节的湖水很凉,姬无双在里面泡了半天,又穿着湿衣服回去,已经染上了风寒。这会儿更深露重,姬无双又在外面晃荡,冷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抬头,发现他竟然到了姚丞相府附近。

想起那位最近追求南宫暖十分起劲儿,对南宫暖各种示好的姚家三公子姚昶,姬无双心中瞬间就感觉不爽了。虽然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南宫暖,但他就是看那个姚昶不顺眼,觉得姚昶也根本就配不上南宫暖,一看就很弱,而且看着南宫暖的眼神还色眯眯的。

鬼使神差的,姬无双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姚丞相府,还从守夜的下人口中偷听到了姚昶住的院子,然后就暗戳戳地过去了。

姬无双站在院墙上,没有惊动任何人,而他发现姚昶的房间竟然还亮着灯,里面似乎不止一个人。姬无双眼眸微闪,飞身上了房顶,揭开一片瓦,往下面看了过去,很快脸就黑了。

只见姚昶穿着里衣坐在那里,地上还跪了一个娇娇柔柔的年轻女人,抱着姚昶的腿,而姚昶一脸烦躁。

姬无双眼神一冷,看来外面传言洁身自好的姚三公子,背地里还有另外一面。他凝神去听下面两人的对话,越听脸色越黑。

“三公子,奴婢肚子里有了你的骨肉啊!”

“不过就一次,怎么可能就有了?你惯会勾引人的,如果不是我喝醉了,怎么可能让你爬上我的床?滚开!”

“三公子,奴婢知道配不上三公子,可奴婢从小伺候三公子,也把清白的身子给了三公子,三公子把奴婢赶出家门,奴婢也认了,可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啊!”

“我再说一遍,不管你怎么跑回来的,立刻从我面前消失,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我知道……我都知道……”女人泪流满面,“三公子看上了墨王府的南宫小姐,南宫小姐是那天上的云,奴婢就是地上的泥,可奴婢不求名分,只求三公子给我们的孩子一条活路啊!”

“小怜,你既然知道自己身份低贱,何必苦苦纠缠?姑且相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如果我要娶的是别家小姐,让你当个侍妾也就算了,可我想娶的是墨王府的人,你的存在很多余,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多余。”

名叫小怜的女人一脸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三公子,你要做什么?”

姚昶冷笑了一声:“你如果在我成亲之后再跑回来,我可能还会留你,但是现在,为了不节外生枝,你和你肚子里那个不该存在的孽种,都消失吧!”

小怜连滚带爬地想要跑,却被姚昶伸手就扼住了脖子,小怜神色痛苦地看着姚昶,怎么都没想到她想尽办法回到姚家,等待她的不是姚昶的怜惜,而是死亡……

房顶上面的姬无双看到这一幕,眼神已经冷到了极点,他撕了衣服把脸蒙上,然后飞身而下,踹开了门,朝着姚昶就打了过去。

姚昶神色大变放开了小怜,小怜一下子跌到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脸色都是青紫的。

姚昶虽然是姚家唯一从军的,武功在姚家人里面很出色,但跟姬无双比起来根本不够看的,不过几招之后,姬无双就把姚昶打得连连后退,姚昶大吼了一声:“来人!”

听到动静的侍卫和下人赶了过来,也有下人赶紧去通知姚丞相了,姬无双却并没有要立刻离开的打算,依旧步步紧逼,把姚昶打得连连吐血。

没过多久,姚丞相和姚夫人还有姚家大公子都脚步匆匆地过来了,就看到一个蒙面男人打得姚昶毫无招架之力,姚昶明显已经受了伤。

姚家大公子带着侍卫加入了战局,而旁边的小怜看到姚夫人,像是看到了救星,扑过去就抱住了姚夫人的腿,声泪俱下地说:“夫人救救奴婢,救救奴婢的孩子吧!”

姚夫人眉头一拧,把小怜拉了起来:“你不是因为偷了昶儿的玉佩出去卖被赶走了吗?谁让你回来的?你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夫人……不是那样的……”小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是三公子喝醉酒要了奴婢,又怕奴婢坏了他的名声,才故意把奴婢赶走的,奴婢肚子里怀上了三公子的骨肉啊!”

姚丞相和姚夫人神色都变了,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这个小怜还是当年姚夫人给姚昶选的丫头,从小伺候姚昶的,一向很规矩本分,之前姚昶突然说小怜偷了他的玉佩出去卖,还拿出了确凿的证据,姚夫人也只能把小怜赶走了,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那人又是谁?”姚丞相皱眉看着姬无双说。

“奴婢不知道……可能是来找三公子寻仇的……”小怜脸色煞白地说。

姚家大公子和一群侍卫的加入并没能改变战局,因为姬无双的实力比他们超出太多。而姬无双没有动其他人,只盯着姚昶,往姚昶身上招呼。

当姬无双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小怜已经躲到了姚夫人的身后,眼眸微闪,冷笑着说:“姚三,怪只怪你上次在无忧阁抢了本公子的女人,记住这个教训!”姬无双今天穿的衣服之前没穿过,而且他还刻意掩饰了声音,不怕被人认出来。

听到无忧阁三个字,姚丞相面沉如水,姚昶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内伤颇重,话都说不出来了。

姬无双虚晃一招,抽身而退,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姚夫人让人去找大夫过来,姚丞相看到姚昶的样子,冷哼一声转头就走了。

小怜战战兢兢地跟着姚夫人,姚夫人的目光在小怜肚子上顿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既然回来了,就留下吧,以后跟着我,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毕竟是姚家的骨肉,姚夫人不会不要。

姚夫人心中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原本还想为姚昶求了墨王府的那位南宫小姐为妻,如今恐怕是不可能了,因为姚芊芊一早就跟姚夫人说过,姚昶想要娶南宫暖,绝对不能有其他的女人,姚夫人本来觉得自家儿子洁身自好,这一点没有问题,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姚芊芊说了,如果姚昶做错了事,隐瞒没有用,一旦让墨王府的人发现,不可能善了。姚夫人也知道,虽然姚家和靳家是姻亲,但墨王府绝对不是姚家可以招惹的存在,如果真把靳辰惹怒了,靳辰砍了姚昶,他们姚家也只能忍气吞声……

姚夫人在想,事已至此必须打消跟墨王府联姻的念头,姚昶也不能再去找那位南宫小姐,至于姚昶的亲事,以后再说吧!

姬无双离开姚丞相府,把脸上蒙着的布扯掉,眼中还有未褪的怒意。就算他不能跟南宫暖在一起,他也不能忍受像姚昶那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欺骗南宫暖。南宫暖就算要嫁人,容貌不能比他差,武功不能比他弱,人品必须比他好,否则都是免谈!

想到南宫暖迟早要嫁人,姬无双心中莫名有些酸涩,他苦笑了一声,默默地回了墨王府。至于姚昶那个贱男,姬无双决定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再让他看到姚昶纠缠南宫暖,他就弄死他!

第二天一早,姬无双出门去送小夜上学,回来的时候碰到了靳辰,靳辰说明日就启程去魏国,姬无双表示没有问题。

这天南宫暖来找靳辰,说想要跟着靳辰一起去魏国玩儿。

靳辰微微一笑:“暖暖,带你去没有问题,但是你知道的,我要带小姬一起去,你没关系吗?”

南宫暖摇头,神色如常:“他走他的,我走我的。”

靳辰唇角微勾:“那姚昶呢?他三天两头来找你,我看你十次有九次都没有理会他,你不喜欢他?”

南宫暖再次摇头:“没感觉,我早已经明明白白地拒绝过他了,他还是不死心,我也没有办法。”南宫暖对姚昶真的没有任何感觉,而且姚昶对南宫暖刻意的讨好南宫暖并不喜欢。她在那次游湖之后再见到姚昶,就明明白白地拒绝过了,不过姚昶不死心,还说非她不娶,南宫暖最近其实挺烦姚昶总是过来找她,碍于姚家的面子,南宫暖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靳辰笑了:“没感觉就算了,出去走走也好,好男人多得是,暖暖不用着急。”

“我才没有着急呢!”南宫暖嗔了靳辰一眼,“我看是你们比较着急,好像我嫁不出去一样。”

“怎么会呢?”靳辰笑着说,“大把的好男人想要把你娶回家呢,你慢慢挑就好。”

靳辰把三个孩子送到了靳将军府,交给了靳放。靳放这才知道墨青竟然成了魏国的皇帝,当时也是愣了好大一会儿。不过靳放对此并没有说什么,墨青和靳辰自有主张,靳放如今有孙万事足,已经不怎么管年轻人的事情了。过了中秋节之后,靳放就正式辞了将军之职,专心在家里带孩子,而靳扬接替了靳放的位置,成为了新的大将军。

魏琰和宋舒的两个孩子被宋老国公接到宋国公府去了,宋老国公已经得知魏琰和宋舒没事的消息,也终于放心了。

向谦被邱宝阳和靳月接到了隔壁邱府去住,如今已经正式成为邱宝阳徒弟的东方云天,向靳辰承诺他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们的。

本来司徒琏也要跟着靳辰一起去,但靳辰说希望司徒琏留下保护孩子,司徒琏干脆就带着墨衣搬到靳将军府去了。他说这样可以方便他保护孩子们还有靳家人,而且墨衣最喜欢吃关妍之做的点心了……

第二天要出发的时候,姬无双才最后一个知道南宫暖也要一起去。出门看到南宫暖英姿飒爽地骑马在外面等着,姬无双神色一僵。

姬无双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他把姚昶暴揍了一顿的事情,他昨夜还暗戳戳地又跑去了姚家,听到姚丞相和姚夫人都严厉地训斥姚昶,让他再也不要去找南宫暖的时候,姬无双才决定暂时放过姚昶。

不过这些事情南宫暖当然是不知道的,姚昶不再纠缠,她高兴还来不及,而她现在很开心可以跟着靳辰一起去魏国。

“小姬,愣什么呢?就等你了!快走!”北堂豪在叫姬无双,姬无双回神,翻身上马,策马到了北堂豪身边,距离南宫暖最远的位置。

“走了。”靳辰一马当先跑了出去,南宫暖紧随其后,北堂豪和姬无双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看到姬无双的眼神时不时地落在南宫暖身上,北堂豪似笑非笑地说:“小姬,如果你要收回当初那个誓言的话,兄弟不会笑话你的。”

姬无双眼眸微暗:“你笑话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随便吧!记着别再拿我和南宫小暖打趣,我不想再烦她。”

北堂豪唇角微勾:“明白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