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好戏即将开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半时分,整个茗城一片静寂。

深秋季节的夜风寒意深重,靳辰背着她的飞云弓,姬无双和北堂豪也随身都带着他们的弓箭,身后还跟着十多个靳辰找来的墨青的属下,一起离开了那座别院。

靳辰没有叫南宫暖,因为她觉得这种活动并不适合南宫暖,南宫暖那么温柔可爱,是需要保护和宠爱的,就让她继续睡觉吧。

不多时,他们靠近了一座并不是很起眼的山庄,山庄入口处看不到有人把守,靳辰也没有感觉到暗处有高手的气息。她微微蹙眉,突然感觉不太对劲,难道他们来晚了,那些人已经走了吗?不然为何没有人守门?

“小姐姐,先放火还是先杀人?”姬无双压低声音问靳辰,隐隐带着一丝兴奋。

靳辰神色莫名地说:“先闭嘴。”

姬无双弱弱地闭嘴了,靳辰看着面前被夜间的山雾笼罩,朦朦胧胧的山庄,微微蹙眉说:“里面似乎布了阵法。”

他们此时距离山庄入口处并不是很近,靳辰的声音也只有北堂豪和姬无双能够听到。听到靳辰的话,北堂豪皱眉说:“鸳鸯楼的杀手都会用阵法,作为楼主,元禛在阵法上面的造诣应该不低。”

靳辰表示她也懂阵法,不过并不多,还是墨青教她的。墨青在阵法上面的造诣是真的很高,只是墨青这会儿并不在这里,靳辰他们人不多,贸然闯进这座山庄,很容易变得被动。

“那现在怎么办?”姬无双忍不住问道。

靳辰眼眸幽深地看着面前黑魆魆的山庄:“现在,回去睡觉。”

北堂豪和姬无双都愣在了那里,却见靳辰转身要走,他们赶紧跟上了。而跟随他们过来的那些人都被靳辰留下了,靳辰要求他们远远地盯着这座山庄,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禀报她。

回到别院,北堂豪还是有些不解:“就这么算了?还是等有人出来落单了我们再动手?”

姬无双摇头:“以小姐姐的性格,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小姐姐是不是想到了其他更有把握的方法来对付那群贱人?”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你们先回去睡觉,其他的,明日再告诉你们。”

这会儿墨青不在,靳辰并不想冲动进去冒险,因为元禛那群人既然躲在那里,肯定做了万全的防守,阵法、机关、高手、毒术,应该都会有,而靳辰对那座山庄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元媛只是在那里过了一夜,还是被元禛抓过去的,也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提供给靳辰。

靳辰并不知道那座山庄里面到底有多少高手,她固然可以用毒术,但东方清茉是个毒术高手,元禛是个阵法高手,那么东方清茉的母亲,也就是元禛的师父,那个叫月琅的女人,在毒术和阵法上面的造诣很可能比元禛和东方清茉都要厉害很多。

靳辰放弃了强攻的计划,并不是怕了,而是觉得那样不稳妥,很可能在见到敌人之前就打草惊蛇,失去了这次绝佳的机会。如果让那些人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跑了,再想找到他们,就更不容易了。

北堂豪和姬无双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都乖乖地回去睡觉了。靳辰留下监视那座山庄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第二天一大早,靳辰再去看元媛的时候,元媛的脸色已经好了一点,正在喝药。

看到靳辰过来,元媛问靳辰昨夜怎么样了。听到靳辰说昨夜的行动取消了,元媛微微愣了一下:“你不是这样轻易放弃的人。”

靳辰唇角微勾:“没错,我不会放弃,所以过一会儿我会再去那座山庄走一趟。”

元媛皱眉:“大白天的过去?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

“不会。”靳辰很淡定地说,“我不去杀人,不去放火,只是去玩玩儿。”

靳辰从元媛那里出来,就看到北堂豪和姬无双一脸求知若渴地看着她,因为他们都很想知道靳辰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昨晚回来之后都没有睡好。

而南宫暖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昨夜本来有个行动,靳辰却没有叫她。南宫暖笑着问靳辰:“你是觉得我会拖你们的后腿吗?”

靳辰还没有说话,姬无双脱口而出:“小姐姐只是想保护你。”

南宫暖神色淡了一些:“我知道,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姬无双很想抽自己一巴掌,没事多什么嘴……

四人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北堂豪迫不及待地要靳辰说她到底有什么计划。靳辰吃得差不多才放下筷子,终于开口了,说起了她的打算,刚一开口就遭到了其他三人强烈的反对。

“小姐姐,你不能这样!你自己一个人去,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太冒险了!那群贱人可不是泛泛之辈!”姬无双神色不认同地看着靳辰说。

“是啊,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否则你家那位肯定会砍了我们。”北堂豪说。

“靳辰,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要不就先看着那些人,等墨青来了再说。”南宫暖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我不过说了一句话,你们想到哪里去了?”靳辰神色很平静地看着三人说,“我说我要自己去,你们难道以为我就这个样子大摇大摆地杀上门去?”

“当然不是,小姐姐不是这么冲动的人,不过不管你有什么计划,只要是你一个人去,都不行!”姬无双在靳辰面前还是头一次用这么强硬的语气说话,“我们是男人,要去也是我和阿豪去!”

北堂豪表示认同,靳辰扶额:“你们都给我闭嘴,听我说完!”

瞬间安静了,靳辰看着三人说:“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你们先听完再说。”

靳辰把元媛告诉她的事情跟其他三个人说了,三个人都目瞪口呆……

北堂豪:“这……元禛那贱人也忒恶心了!”

姬无双:“我有点想吐……”

南宫暖:“那两人真的是无耻之极!这样的行为早晚要遭天谴的!”

靳辰唇角微勾:“所以,我准备去替天行道。”

姬无双眼睛一亮:“小姐姐你是有什么手段,让人可以遭雷劈吗?”

靳辰一巴掌把脑子又抽了的姬无双拍到了一边儿,看着三人说:“元禛在意元媛这个女儿,但那个女人背着元禛对元媛下了毒手,她定然以为元媛已经命丧黄泉了,你们觉得,如果元媛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会是什么心情?”

“元禛应该希望元媛回去,只需要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北堂豪说。

“那个又老又贱的女人看到元媛应该会跟见了鬼一样吧。”姬无双幽幽地说。

“靳辰你是想要让他们内斗?”南宫暖看着靳辰问。

靳辰点头:“没错。那个叫月琅的女人,和元禛不清不楚的,这件事东方清茉一定不知道,他们也不敢让她知道。而月琅背着元禛害元媛,她更不敢让元禛知道。但我觉得是时候让他们摘下面具,一家人‘坦诚相待’了。”

听到靳辰意有所指的最后一句话,其他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靳辰的计划真的太狠了,根本就是要彻底毁掉那群人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分崩离析啊!这样一来,他们不仅会决裂,甚至会反目成仇。

南宫暖微微蹙眉:“靳辰,你是要易容成元媛潜入那座山庄吧?我还是觉得有些冒险,因为那个叫月琅的女人知道元媛受了重伤,也知道元媛跳了悬崖,你这样安然无恙地出现,她一定知道你不是真的元媛。”

“她知道又如何?”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她难道要跟元禛说,她把元禛的女儿杀了,所以出现的人不可能是元媛吗?”

“可这样一来,她一定会想办法除掉你的。”南宫暖的眉头并没有舒展。怎么对付那些人都是其次,南宫暖觉得最重要的还是靳辰的安危,她并不想让靳辰去冒险。

“如果她暗中对我下手,那就更好了,正好让元禛亲眼看看月琅是什么人。”靳辰的神色依旧很平静。她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后果,而她和墨青之前改进了掩面术中的易容药物,如今她手中的易容药物没有任何气味,而且水洗了也不会掉,只能用他们特制的一种药水洗掉。至于元媛身上其他的特征,靳辰刚刚见到元媛的时候已经认真观察过了,她可以伪装。靳辰和元媛的身高和体型几乎没有差别,她会带上元媛的武器,模仿元媛说话的声音,刻意避免在说辞中暴露自己,就没有问题了。

说起伪装和潜伏,靳辰的经验可是很丰富的,她如今有不少假身份,南宫柔,冷星辰,向雪儿,每个身份都堪称完美。而如今她要伪装成元媛,对她来说并不难。

就算一开始月琅就拆穿了靳辰的伪装,靳辰会在月琅对她动手之前,告诉东方清茉和元禛一些“秘密”,到时候月琅恐怕就没有心情也没有闲暇去对付靳辰,而是要去想如何跟她的女儿,和她亲爱的徒弟解释这一切了。

“小姐姐的计划看似没有什么破绽,不过我们还是不太放心。”姬无双皱眉说,“干脆我和阿豪就躲在外面接应你吧,你有任何需要,发个信号,我们立刻带人冲进去。”

“不必担心,如果有危险,我知道怎么脱身。”靳辰随身带了可能用上的几种毒药,而她还有凌云步,不愁无法脱身。她现在的计划,主要目标是从内部瓦解那群人,然后把他们除掉。

姬无双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在他们面前表演了一出神奇的变脸术。

姬无双看着面前的“元媛”,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靳辰的脸,然后神色惊奇地说:“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是假的!”

靳辰踹了姬无双一脚:“这就是真的!”她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元媛的,听起来毫无破绽。

“太神奇了!”北堂豪看着靳辰一脸赞叹地说。

“是啊。”南宫暖微微点头。靳辰在变脸之后,说话的声音和表情,甚至一些肢体的小动作,都跟元媛别无二致。这并不仅仅是易容术,靳辰对她现在伪装的元媛观察很细致,注意到了很多细节。

“就这样吧。”靳辰看着三人说,“暖暖不要出去,暗处有人保护这里,小姬和阿豪你们要去接应我也可以,切记小心一点,不要冲动。”

“知道了。”三人异口同声地点头。

靳辰换了一身衣服,就悄无声息地出门去了,姬无双和北堂豪就跟在她身后,南宫暖留下了。

不多时,他们又到了那座山庄附近,幽静的山庄里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也见不到有人进出。

靳辰对着北堂豪和姬无双微微点头,然后闪身出现在了山庄的门口,手中还提着一个并不小的包袱,跟元媛之前用的那个包袱一模一样,里面装的也是药材,还有两件换洗衣物。

靳辰看着面前敞开的山庄大门,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而很快,她面前拦了两个人,两个身着墨衣,脸上戴着墨色面纱的少女。

“元小姐。”一个少女看到靳辰,眼底的惊讶一闪而逝。这两个少女那天晚上并没有参与除掉元媛的行动,所以见到靳辰伪装的“元媛”只是有一点惊讶。上次元媛是半夜被元禛抓来这里的,脸上并没有易容,她们都认得元媛这张脸。

“滚开!”靳辰冷声说,一点儿都不客气。

两个墨衣少女对视了一眼,倒也不敢拦路,而是主动带着靳辰进去了。山庄的入口处确实有很复杂的阵法,靳辰也看出了一些门道,不过为了不引起怀疑,她并没有时间去细看。

进了山庄,里面的风景还不错,房屋建造得很精致。靳辰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元禛从不远处神色惊喜地快步走了过来。

“媛媛,你怎么回来了?”元禛这几日总有些心神不宁,感觉元媛在外面会出什么事情一样,所以这会儿看到“元媛”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他面前,他暂时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心中只是觉得很高兴,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我改主意了。”靳辰虽然伪装成了“元媛”,但她不可能管元禛叫爹,她刻意避免了称呼的问题,而这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因为元禛和元媛之前已经闹僵了,所以靳辰不需要去假扮一个乖女儿,脾气越差越任性,才越不会露出破绽。

元禛看着元媛微微皱眉:“媛媛你的意思是?”

“既然你们都讨厌我,我走了岂不是让你们落得清净?”靳辰冷笑,用元媛的声音说,“那个女人巴不得我走吧?我本来也打算要走,但是我现在改主意了,不管你们要做什么,我都要毁了你们的计划!”

元禛神色微变:“媛媛,你能不能别闹了?!”

“说我闹?”靳辰冷笑,“你要么就杀了我,否则不要再对我说这样的废话!”

元禛神色很无奈,看看靳辰摇头说:“媛媛,你只要愿意回来就好,接下来爹和你娘都会好好弥补你的,你就不要再乱跑了。”

“看我心情。”靳辰话落,看着元禛说,“上次我来住的那个地方我很不满意,我要另外挑一个地方住!”

元禛点头:“当然可以,爹带你到处看看,你选一处你最喜欢的。”

元禛似乎真的想跟他的女儿重修于好,或许是这几天关于元媛的噩梦让元禛意识到元媛对他很重要,这会儿他并没有发现靳辰是假的。元禛脸上赔着笑,刻意表现得很温和,带着靳辰去参观整个山庄,说让靳辰看到喜欢的地方随便选,想住哪里都可以。

靳辰心中冷笑,她并不是为了一个住处,因为她也没有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她一方面是为了熟悉整个山庄的地形,而元禛对她没有任何戒心,就连各处要注意的机关都跟她说了。另外一方面,靳辰在等,等着月琅出现,她知道,那个女人听说元媛没事归来的消息,一定会现身的。

就在元禛带着靳辰参观山庄的时候,山庄最里面的一个很幽静雅致的院子里,月琅正在书房里制作一种很复杂的毒药。靳辰猜得没错,东方清茉的毒术和元禛的阵法,都是跟着月琅学的。这个女人不仅武功极高,而且毒术和阵法的造诣都相当高。

正在紧要关头,听到敲门的声音,月琅神色一冷:“谁?”

“尊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听到门外传来心腹属下的声音,月琅冷声说:“进来!”

门开了,一个戴着黑色面纱的少女出现在房间里,单膝跪地恭敬地说:“参见尊主!”

“什么事?”月琅神色不愉地问。

“回尊主的话,元媛回来了。”少女微微垂眸说。她刚刚在山庄里面看到了元禛身旁的少女,当时神色就变了。除掉元媛的行动,这个少女参加了,当时还中了万里香的毒,是被月琅救回来的。

月琅神色大变,猛然站了起来,打翻了手边的一个药瓶,深紫色的液体流在了地上。她精心做了好几天的毒药,只剩最后一步,就这么毁掉。不过她来不及关心毒药,她看着地上跪着的少女,声音都微微变了调:“这不可能!你看清楚了?”

“属下看清楚了,就是元媛。”少女恭声说。

“这不可能……”月琅眉头拧了起来,伸手就捏碎了旁边的一个茶杯,看着地上跪着的少女说,“她现在在哪里?”

“元媛现在和元楼主在一起。”少女说。

月琅的神色一变再变。她觉得不可能,她重伤了元媛,元媛还跳了万丈悬崖,她亲眼看到的,元媛一定会粉身碎骨,怎么可能会平安无事?就算元媛福大命大,半路挂在了树上,然后又爬了上来,可这么短的时间,她的伤也不可能好!

不过月琅转念一想,元媛的医术很出色,说不定用了什么奇药,让她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可以行动如常,因为本身元媛也只是伤到了右臂和后背,并没有伤到要害之处。如果这样的话,根本不愿意跟他们为伍的元媛突然又回来,她的目的……月琅神色一冷,如果真的是元媛回来了,元媛的目的,一定是要破坏她和元禛的关系,让元禛知道她要杀元媛!

想到这里,一向运筹帷幄的月琅心中猛然一沉。她在元禛身上花的力气不小,她亲手抚养元禛长大,刻意跟元禛保持暧昧的关系,为的就是让元禛对她死心塌地,为她赴汤蹈火。元禛是她打造出来的最得意的一个傀儡,也是她如今在这边的左膀右臂,绝对不能失去!

就在月琅准备出去看看情况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对她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这里还不错,谁住在这里,让她立刻滚,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了。”赫然就是元媛的声音。

“尊主,是元媛。”月琅的属下还跪在地上,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神色微变,心想元媛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要抢她们尊主的住处。

月琅的脸色更难看了,她戴上面纱,甩袖走了出来。地上跪着的少女也赶紧站起来,低头跟在了后面。

这里的确是这座山庄中最好的一个院子,此时元禛和靳辰就站在院中。院中有一株很珍稀的花,在这深秋季节依然绽放得很浓烈,看起来很美。而在元禛反应过来之前,靳辰拔剑刷刷几下,就把那株花给砍得七零八落,然后还说了一句:“我的院子里,不要这种看起来好看,事实上却毒辣得黑了心的东西!”

被靳辰砍了的植物其实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而是一种看起来很美,却带着剧毒的花,这种花的花芯就是黑色的,所以靳辰这么说也没错。

可靳辰的举动,她的话,落在元禛和月琅的耳中,他们都很清楚靳辰是意有所指,用那种花来讽刺月琅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月琅和元禛对视了一眼,她发现元禛看她的眼神并没有什么异样,知道“元媛”还未把某些事情告诉元禛,她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站在元禛身边目光不善的靳辰,眼底的冷光一闪而逝,脸上却变得越发柔和:“媛媛,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阿元这几日一直都在担心你呢。”

“是么?”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月琅,“你可曾担心过我?”

月琅微微垂眸,假装在整理自己的衣服,说出口的话很温柔很和气:“当然了,媛媛你能回来我很高兴。”

“既然你很高兴我能回来,我看上这个院子了,想必你会很高兴地让给我的对吗?”靳辰根本不需要伪装,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元媛已经知道月琅和元禛暗地里的勾当了,他们已经撕破脸了,所以根本不需要装乖讨好,靳辰摆明了就是回来找他们麻烦的样子。

“媛媛,我们才看了一半,山庄里面其他的院子也都不错,你何必……”元禛下意识地想劝靳辰放弃。

靳辰神色一冷,看着元禛冷笑:“所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是不如这个女人对吧?一个院子而已,你都要我让着她?”

月琅戴着面纱,眼眸微垂,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情绪。而元禛犹豫了一下,却是转头看向了月琅,开口说道:“师父,媛媛还小,你把这个院子让给她吧。”

月琅的眼神瞬间冰冷到了极点,她就知道,元禛心里很在意元媛这个女儿,已经有些脱离她的掌控了!

月琅抬头,神色如常地看了靳辰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元禛:“阿元,媛媛上次那么决绝地离开了,怎么会突然回来,你就没有任何怀疑吗?院子事小,为师觉得,我们还是先确认你身边这位是不是真的媛媛比较好。”

元禛神色微变,猛然转头看向了靳辰,却没有看出任何破绽。而月琅刚刚冷静下来想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首先元媛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如常。其次元媛如果回来,又怎么会隐瞒那日在茗城外山谷之中发生的事情?再次,月琅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前两日从茗城路过的人,南宫离的徒弟,如今魏国的皇后靳辰。月琅知道,靳辰不仅是元媛的朋友,而且易容术很高明。如果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元媛,而是靳辰的话,这说明什么……

月琅收到过靳辰从茗城路过的消息,就在她看着元媛跳下悬崖的第二天。月琅迄今为止都没有正面跟靳辰交过手,因为她刻意隐藏在所有人身后,想要暗中操纵一切,而不是亲自去拼去杀,所以靳辰从茗城路过,月琅并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让其他人做什么。

如今想来,靳辰从茗城路过的时间让月琅心中微凝。元媛来过这座山庄,知道山庄的位置,而其他人对这座山庄一无所知,月琅很确信不管别人怎么查,都不可能查到他们这里,因为她做了很周密的布置。

月琅在想,如果靳辰那天正好救了元媛,元媛也真的没死,并且把山庄的位置告诉了靳辰,靳辰再易容成元媛的样子来到这里,一切就都可以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月琅看着靳辰的眼神已经带上了隐隐的杀意,她觉得既然靳辰自动送上门来,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靳辰却突然笑了,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看着月琅说:“你的意思是,我是假的?他都认不出来?”靳辰看了一眼元禛。

元禛神色微变,微微皱眉对月琅说:“师父,这就是媛媛,我不可能认错!”

还没等月琅再说什么,靳辰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你觉得我是假的,根据是什么?难道你正好看到我掉下悬崖摔死了?”

听到靳辰的话,月琅神色微变,而元禛皱眉看着靳辰说:“媛媛,不要乱说话!什么死不死的,你现在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元禛话落,再次转头看向了月琅,“师父,不过是一个院子而已,就让给媛媛吧!”话语中已经带上了一丝不耐,似乎是觉得月琅对元媛不好,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元媛是假的,暗示元媛回来别有用心,这一点让元禛心中感觉不舒服。

月琅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起来了!几十年了,元禛从未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月琅看着靳辰,她几乎可以确定,她刚刚的推论是正确的,这根本就不是元媛,而是假扮元媛的靳辰!不过靳辰的易容术太高明,不仅元禛没有看出来,月琅也没看出什么破绽。

而月琅不可能对元禛说她亲眼看着元媛跳了悬崖,所以现在的“元媛”一定是假的。月琅想要除掉元媛,就是因为她发现元媛会左右元禛的想法,而一旦让元禛知道月琅要杀元媛,月琅必然会失去元禛这个傀儡,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月琅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元媛”为什么不在元禛面前揭穿她,但她心中已经感觉到了一丝威胁,一丝只要这个“元媛”在,她随时有可能失去元禛的威胁。月琅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做了这么多的谋划,在元禛身上付出了不少心血,不能就这么毁了,所以元禛绝对不能知道她要除掉元媛的事情!既然这个“元媛”没有说,那她就在这个“元媛”说之前,把她除掉,以绝后患!

至于其他人是不是知道,月琅暂时顾不上了,她只要除掉这个“元媛”,然后带着元禛离开这个地方,避免元禛跟某些人接触,自然就不需要再担心。

想到这里,月琅神色淡淡地说:“你想要就拿去吧。”话落有些失望地看了元禛一眼,然后回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靳辰注意到,月琅不过是一个眼神,元禛的神色就变了,脸上出现了一丝懊悔,似乎在后悔他刚刚对月琅说话的语气……

靳辰神色如常,她没有选择一开始就拆穿月琅的假面,并不是她打算放过月琅。她可以一见到元禛就说月琅要杀她,可是无凭无据,她活得好好的,元禛十有八九会认为她是在刻意挑拨。就算元禛怀疑月琅,月琅也有很多种说辞为自己开脱。而一旦靳辰暴露身份,说元媛受了重伤被她救了,她是过来让元稹知道真相的,月琅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要除掉靳辰,到时候靳辰就有些危险了,毕竟她自己一个人,而这座山庄里面除了月琅之外,还有很多高手,靳辰并不清楚月琅的武功有多高。

靳辰知道,接下来月琅为了防止她对元禛拆穿她,一定会想办法弄死她,但她只要身在这座山庄里面,月琅动手就会有所顾忌,因为月琅明显不想失去元禛这个听话的傀儡。所以靳辰准备看看,那个老女人到底要出什么招来对付她,她已经有些期待了,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那个老女人的实力。

月琅收拾了东西,带着她的人走了,没有再看靳辰一眼。而靳辰没有住月琅住过的房间,选了另外一个房间住了进去。

元禛说让靳辰有事尽管吩咐下人,然后就脚步匆匆地走了。靳辰想着元禛肯定是去找月琅道歉去了,她其实很期待元禛和月琅反目成仇的那天,到时候元稹的脸色一定很精彩。

靳辰没有在山庄里面看到东方云祁,下人说东方云祁昨日闭关修炼了,除了月琅之外,没有人知道东方云祁闭关的地方在哪里。靳辰暂时没管东方云祁,而听说“元媛”回来了,东方清茉很快找了过来。

“媛儿,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东方清茉一见到靳辰,就是一通训斥。

靳辰神色冷漠地说:“在你眼里,你的女儿是不是一无是处?”

东方清茉神色一僵:“媛儿,你在说什么?你但凡稍微听话一点,娘怎么会不喜欢你?”

靳辰嗤笑了一声:“我不需要了。”

东方清茉很快就怒气冲冲地走了,靳辰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这个女人真的可怜又可悲,等得知真相的那天,她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靳辰知道暗处有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甚至很清楚盯着她的人躲在什么地方。她一来就借选院子为由,被元禛带着参观了大半个山庄,对于这座山庄里面高手的数量和实力都有了大致的猜测,她重新估计了一下自己在最坏的情况下脱身的可能性,结果是问题不大,因为她也是有备而来,山庄外面还有两个小弟等着接应她。

月琅住进了距离靳辰不远的另外一个院子,感觉哪里都让她不满意,而她正在冥思苦想,怎么样才能在不引起元禛怀疑的情况下,除掉那个“元媛”……

月琅想过直接拆穿那个假“元媛”的身份,可是这样一来,靳辰一定会告诉元禛一切,到时候就无法挽回了。月琅这几十年来还从未如此憋屈过,虽然她根本就不爱元禛,却也从未想过要失去元禛这个忠心耿耿的傀儡,所以这次,她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一步都不能走错。

夜幕降临,月琅已经在书房中坐了半天,而她也终于想到了一个稳妥的办法。在靳辰在场的情况下,她拆穿靳辰是假的,固然会被靳辰反咬一口,但如果靳辰不在场呢?一切还不是她说了算!只要她暗中把元禛找过来,跟元禛好好分析一下,避开她要杀元媛那件事,只说元媛的性格那么叛逆,对靳辰那个朋友比对他们这些亲人还要好,而元媛离开茗城和靳辰出现在茗城的时间就差了一天,很可能是元媛正好遇上了靳辰,就把一切告诉了靳辰,靳辰假扮元媛过来,意欲除掉他们。这种说法就很合理了,元禛一定会相信她,并且帮她一起除掉靳辰!

月琅认为元禛还是听自己的话的,只要元媛不在。想到这里,月琅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像往日一样,在夜半时分,叫了元禛来她的书房。

元禛还没到月琅的院子,就被人拦住了。

看着面前一身墨衣,还戴着墨色面纱的少女,元禛微微皱眉说:“让开。”

墨衣少女拿掉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元媛那张脸。元禛神色微变:“媛媛,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以不相信。”这是靳辰,她的脸色在夜色之中忽明忽暗,看着元禛的眼神很复杂。

“媛媛,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元禛看着靳辰说,心里感觉怪怪的。

“你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女人?”靳辰看着元禛神色冷漠地问。

“媛媛,别胡闹,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些事情要商量。”元禛皱眉说。他跟月琅最亲密的关系也不过就是拥抱,最后一次还是在十年前。

“那天你送我走,我当夜就离开了茗城,就在茗城外面的山谷之中,被人追杀了。”靳辰看着元禛说。

元禛神色微变:“怎么会?你在这边根本没有仇家!”

“我原本也这么认为。”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追杀我的是一群黑衣女人,在山谷中用弓箭埋伏我,我用了一种奇毒,才暂时逃到了山顶上面。”

听到靳辰说一群用弓箭的黑衣女人,元禛的眼神就变了,而靳辰接着说:“一个武功绝顶的女人在山顶上面等着我,逼得我跳了崖。”

元禛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媛媛,爹知道你不喜欢你外祖母,但是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靳辰无需明说,元禛就知道她话语中暗指的人是谁。

“你觉得我在骗你?我在故意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靳辰的神色微微有些失望。

“媛媛,距离你上次离开才这么短的时间,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怎么会平安无事?别闹了好不好?有爹在,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元禛看着靳辰说。

靳辰冷笑:“你觉得我在胡闹?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靳辰第二天正好从那个山谷中路过,我用的毒香还是她送我的,被她发现了异样,在悬崖下面找到了我,我现在已经死了?我是还活着,那是因为我福大命大,老天不想让我死!”

元禛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靳辰?元禛当然知道靳辰在元媛离开的第二天从茗城路过,出了茗城之后就消失了踪迹。但元禛还是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那个女人竟然这么狠,他那么爱她,为了她愿意付出一切,而她连他唯一的女儿都容不下……

“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面之词,我没有在今天一见到你就直接说,是因为我早料到你不会相信我。”靳辰轻嗤了一声说。

“那你现在为何……”元禛心中其实已经有一些动摇了,因为他是真的认定面前这个就是他的女儿,而靳辰说的话事实上并没有任何破绽。尤其是元禛想到了元媛上次来这座山庄的时候月琅的态度。月琅分明不喜欢元媛,话里话外都是元媛会坏了他们的事情,还暗示元禛把元媛送走。而元媛在这边确实没有仇家,甚至也没有其他人认识她,如果她真的遭到了追杀,还是在她离开这个山庄的当夜,对她下毒手的人还会是谁呢?元禛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自从住进这座山庄,月琅几乎每晚都会叫他过去议事,唯独在元媛离开的那天晚上,月琅没有找他……

“我不想再解释什么,那个女人找你,你现在去,她一定会告诉你我是假的,说我离开的时间和靳辰路过茗城的时间太过巧合,说我肯定和靳辰站在一起跟你们作对,说我就是靳辰假扮的。”靳辰看着元禛说,“我的确不想与你们为伍,但我很清楚,在那个女人出现之前,你们都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再叛逆,也不会害自己的父母!”

元禛的脸色变幻不定,他心中已经起了疑心,可是多年以来对月琅的爱慕和忠诚,让他不愿意就这样相信靳辰的一面之词。

“你去,看看她会说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靳辰看着元禛神色冷漠地说,“我只是想知道,最后事实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选择那个一心只想利用你的女人,还是选择你的女儿。”

靳辰话落转身离去,而元禛握着拳头站在那里,只感觉心乱如麻。过了一会儿之后,元禛眼底闪过一道暗色,抬脚朝着月琅的院子走了过去。

靳辰之前悄无声息地除掉了她院子里的眼线,然后假扮成了月琅属下的样子,在这个山庄中走动不需要再担心暴露身份。她去找元禛,是因为她已经想到了月琅会如何对付她,而她的选择是先发制人。她已经在元禛心中埋下了一颗雷,只等着月琅亲手去引爆……

靳辰和元禛分开之后,在夜色之中去了东方清茉的院子。

不多时,东方清末手中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你的丈夫夜夜不在你身边,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你就不好奇他们做了什么吗?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在天天半夜的时候避开你去谈?”

东方清茉看到纸上的内容,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直接出门,朝着月琅的院子冲了过去。

靳辰看着东方清茉的背影唇角微勾,好戏即将开场,她很期待呢……

------题外话------

推荐——

好友文《医色撩人:九爷你别闹》/泡芙姑娘

她本将门之女,一夜之间家门惨遭屠戮;

再世为人,她誓手刃皇室,宁可倾覆天下!

九爷?谁都不可成为她前进的绊脚石!

*

“本王要你。”

“民女草包一个,天命犯煞,克母克兄,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无妨,本王不信命。若真有命,朕愿与天一斗!”

一日,她亲手将刀架上他脖——

“不怕我杀了你?”

“怕,”他不眨半下眼睛,“人总要一死。愿本王一死,换你一世心安。”

本文=【架空+重生+男强女强+医妃+萌宝+宅斗+宫斗+权谋】又名《神医毒妃》《盛宠医妃》,每日中午十二点更新,欢迎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