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小姐姐,你莫不是想鞭尸?/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已经深了,整个山庄中一片静寂,月琅的书房中还亮着灯。

元禛到了门外,脚步停了下来。月琅的书房他已经来过无数次,今天只是换了个院子,元禛本应该像往日一样,脚步轻快甚至带着一丝期待,来跟月琅见面,可是今天,元禛的脚步却很是沉重,脸色也很难看,是因为他的女儿。

元禛从跟靳辰分开的地方,走到月琅的书房外面,也不过千米的距离,可他用了正常两倍的时间。他默默地走,想了很多,他心中有个声音说,月琅不会那样做,虽然月琅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但她一定不会对元媛下毒手。可是很快又有一个声音说,月琅为何不会对元媛下毒手?她就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人,而且她一直都不喜欢元媛。

元禛一方面在想月琅就算为了他,也不会动他的女儿,可是另外一方面,他又想到月琅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正因为元媛是他的女儿,所以她根本无法喜欢元媛……

不同的声音在元禛脑海中交织纷杂,他感觉头疼欲裂,甚至好几次想转身离开,因为他真的很怕,很怕见到月琅之后,发现事实如“元媛”所言,而他根本无法承受。

“阿元,你来了,怎么还不进来?”月琅的声音传了出来,一如既往的柔和。

元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告诉自己,一切还没有定论,说不定月琅根本不会像“元媛”所说的那样……

元禛深呼吸之后,正了正神色,走到门口,推门进去,还把门从里面扣上了。

“阿元,你今天来得有点晚。”月琅微微一笑说。她的容貌是极出色的,而元禛在情窦初开的少年时期就为月琅所着迷,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女人。这么多年了,月琅不管在其他人面前是什么面孔,她在元禛面前,一直都是温柔的,她对元禛来说,是师父,更是知心人。

元禛微微垂眸说:“有点事耽搁了。”然后就坐了下来。

月琅派人盯着靳辰,并没有人禀报靳辰偷偷去见过元禛,所以她此刻面对元禛的时候,心中并不紧张,因为她认为她要杀元媛的事情元禛并不知道。而她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说辞,她只需要跟元禛好好说,循循善诱,元禛一定会对她的话深信不疑。然后他们先除掉靳辰,她再暗中除掉真正的元媛,就没有任何后患了。

想到这里,月琅看着元禛神色如常地说:“阿元,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我希望你好好听我说完。”

听到月琅的话,元禛的心中猛然一沉。他在进门之前,无比希望这就是像以前一样的一个夜晚,他们只是随意地聊一些事情,很轻松很愉快,可月琅的话表明,今夜注定是不同的……

元禛努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很正常,他看着月琅说:“师父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说。”

月琅神色一正,看着元禛说:“阿元,你不觉得今天回来的媛媛有些不对劲吗?”

元禛的拳头微微握了起来,神色如常地问:“哪里不对劲了?师父还是要说媛媛是假的吗?难道师父觉得,我这个做父亲的都认不出来自己的女儿?”

“阿元,我没有这个意思。”月琅看着元禛语重心长地说,“你知道的,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行事必须要小心。我不是针对媛媛,可媛媛确实不愿意与我们为伍,甚至很讨厌我们,媛媛曾经为了靳辰,跟你们做对的事情,你应该没有忘记吧?”

元禛微微垂眸:“我没有忘记。”

月琅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以为她的话元禛都听进去了,就看着元禛继续说道:“那你应该也知道,就在媛媛离开的第二天,靳辰就来了茗城,然后失去了踪迹。”

“师父的意思是,媛媛和靳辰碰到了?”元禛语气如常地问月琅。

月琅微微点头:“极有可能。媛媛离开了我们,就只能去找靳辰了,她在这边也不认识其他的人。那靳辰的本事你可是领教过的,先前她就轻而易举地蛊惑媛媛和我们作对,这次媛媛见到靳辰,恐怕把我们的事情都已经告诉靳辰了。”

“就算这样,也不能证明媛媛是假的。”元禛微微摇头说。

“阿元,你好好想想,如果是真的媛媛,她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呢?她一直都想摆脱我们的。只有靳辰,她一直想除掉我们,这次从媛媛那里得知我们在这个地方,她就易容成了媛媛的样子,假扮媛媛来骗我们,还不知道准备做什么。”月琅看着元禛神色凝重地说,“阿元,那靳辰曾经假扮冷星辰,骗过了八大家族的人,她女扮男装尚且毫无破绽,更何况是假扮媛媛?为师知道你是媛媛的父亲,你不愿意相信媛媛会出卖我们,但这种事既然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啊!”

月琅的话,一字一句,都跟靳辰跟元禛所说没有任何分别,唯一的分别是,靳辰先发制人,导致元禛内心深处已经对月琅起了疑心。而事实上,并不仅仅是靳辰的一面之词,元禛还想到了月琅对元媛的不喜,想到了元媛离开当夜,月琅不像往常那样找他过来,很有可能月琅那晚根本就不在山庄里!而元禛自己都没有看出靳辰有什么破绽,对元媛其实很陌生的月琅明显也没有看出任何破绽,但她却一口咬定那个“元媛”一定是假的!并且月琅还跟元禛说了一套看似没有破绽的说辞,试图让元禛相信她。如果不是元禛先见过靳辰的话,他真的有可能会被月琅说动,认为“元媛”是假的,是他的女儿出卖了他之后,靳辰假扮的。

一向对月琅言听计从,几乎从未怀疑过月琅的元禛,此时已经无法相信月琅了。月琅说了很多,要让元禛相信山庄里面的“元媛”是假的,而元禛知道,他一旦相信,月琅下一步一定会心狠手辣地除掉“元媛”,这样一来,不管之前元媛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元禛都无从得知了……

可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元禛在想,就算月琅猜测元媛碰到了靳辰,就算来的真的是靳辰,月琅也未免有些太武断,太迫不及待了!因为这说到底只是她的猜测,根据她的猜测,她又如何能够保证来的不是真正的元媛呢?月琅的话,她的表现,此刻看在元禛眼中,他只看到了月琅赤裸裸的企图,杀掉“元媛”,不论真假!

元禛的心,在此刻痛得简直无法呼吸,因为他真的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告诉自己月琅不会对元媛怎么样,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事实上,元禛是个成年人了,还是个聪明的成年人,他曾经也是有自己的追求的,他想过逍遥自在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汲汲营营争权夺利,躲在暗处见不得人,连自己的女儿都对自己失望,差点跟自己反目成仇。

元禛并不傻,他知道他今天这样的处境,完全就是因为月琅,也只是因为月琅,因为月琅希望他做这些事情。元禛真的爱月琅,所以他愿意为了月琅抛弃一切来到这边,愿意为了月琅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愿意为了月琅去帮那个愚不可及的东方云祁。

可与此同时,元禛心里很清楚一件事,月琅就是在利用他,利用他帮她做事,让他为她卖命。元禛清楚,却还愿意留在月琅身边,是因为他真的爱月琅,他也以为月琅爱他,他不愿意失去这个女人,所以他明知自己被利用,却又心甘情愿被利用。

但所有人都是有底线的,元禛也一样。他可以不在乎对他痴心一片的东方清茉,他可以不在乎他曾经向往的生活,他可以不在乎一切,可元媛是他的骨肉,是他唯一的孩子!即便元禛曾经为了月琅训斥过元媛,即便他有时候心中的天平会偏向月琅那边,但他从来都不想失去元媛这个女儿,他的心里一直都有元媛的位置,并且比他自己以为的都要重很多!

毕竟在过去的那些年里面,月琅的行踪飘忽不定,元禛常常有好几年都见不到她,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那个时候元禛最在意的人就是他的女儿。元媛任性,那也是被元禛惯出来的,他认为自己的女儿有任性的资本,他也愿意纵容元媛,甚至在元媛离家出走的那两年,元禛其实知道元媛在哪里,他没有去找元媛回去,就是希望元媛能够过得开心一点。

年少时候的爱恋,因为求之不得,所以变成了元禛心底的遗憾和牵挂。得不到,所以更想要,这是月琅用来控制元禛的手段,也是元禛这么多年心里放不下月琅的原因。

但爱情,还是一段注定无果的爱情,跟血浓如水的骨肉亲情相比,孰轻孰重,谁又能说得清呢?如果月琅不动元媛,元禛会选择月琅,放手让元媛自己去闯荡。可月琅要杀元媛,元禛如何能接受?即便月琅对他更重要,元媛也是他最后的底线!

本来沉浸在自己编造的故事里面的月琅,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元禛的脸色不对劲。她心中咯噔一下,努力保持神色平静,看着元禛关切地问:“阿元,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元禛看着月琅,笑容苦涩至极,一字一句地问了月琅一个问题:“你,可曾真的爱过我?”

很多事情,并不是元禛真的不懂,是他不愿意去想。如果月琅真的爱他,当年又怎么会逼他娶了东方清茉?如果月琅真的爱他,为何从来没有问过他想要什么?也从来没有问过他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月琅明明知道他有多在意元媛这个女儿,她如果真的爱他,又怎么会对元媛下毒手?更何况,元媛还是月琅的亲外孙女!

元禛神色痛苦地看着月琅,不需要月琅回答,他已经知道答案了。这么多年,月琅若即若离地跟他纠缠在一起,不过是在哄骗他,好让他成为她的傀儡罢了!

正当月琅意识到不对劲,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一掌打开了,东方清茉出现在门口,不可置信地看着月琅和元禛,声音尖利得都变了调:“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们背着我都做了什么?你们还是人吗?”

元禛猛然站了起来,而月琅的脸色已经彻底冷了下来,看着东方清茉冷声说:“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回去!”

“让我回去?”东方清茉双目赤红,已然疯了,她指着月琅的手都在颤抖,“那是我的丈夫!是我的!我是你的女儿啊!你这个贱人!你竟然背着我勾引你的女婿!你一定会遭天打五雷轰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东方清茉话落,拔剑就朝着月琅砍了过去。不过因为东方清茉本身武功就不如月琅,如今又完全失去了理智,所以根本没有伤到月琅,反而被月琅狠狠的一掌打到了地上,吐血不止。

元禛没有眼花,他看到了月琅眼中阴狠至极的杀意。月琅对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不听话的元媛?到此刻,元禛真的死心了,彻底死心了。他把东方清茉拉了起来,挡在自己身后,看着月琅神色冷漠地说:“你骗了我几十年,我都忍了,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竟然要杀我的女儿!”

东方清茉听到元禛的话,脸色更加难看了:“阿禛,你这是什么意思?媛儿怎么了?她不是好好的吗?”东方清茉和元媛的关系一直都很糟糕,那只是因为东方清茉单纯得有点蠢,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跟元媛的关系。但她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元媛呢?如果不在乎的话,她也不会今天一听说元媛回来了,就第一时间找了过去。

“媛媛现在没事,是因为她福大命大,捡回了一条命。”元禛看着月琅冷声说,眼中连失望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冷漠。多年以来,只靠一个念想所虚构的虚假爱情,已经彻底崩塌。元禛一想到元媛那天晚上被逼得跳下悬崖时有多么绝望,就感觉心中疼得厉害。都是他害的,是他蠢,是他傻,是他相信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月琅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挽回元禛,可是看到元禛看她的眼神,她知道她已经失去元禛了。她突然冷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她看着东方清茉说:“清茉,你知不知道,你真的蠢到了极点?这么多年了,阿元心里都只有我,跟你在一起也是我要求的,你不会真的以为他爱你吧?哈哈!”

“你这个疯子!”元禛的眼神冷到了极点。哪一个母亲,会对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来?月琅这个女人,她根本就没有心,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啊!我要杀了你!”东方清茉心中的怒气已经到了顶点,她要再次朝着月琅扑过去的时候,却被元禛拦住了。而元禛拦下东方清茉的同时,也夺过了东方清茉手中的剑,目光冷然地朝着月琅攻了过去。

已经撕破脸了,月琅也不再客气,因为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发生,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也没有再和平共处的可能,只有你死我活。如果她不能杀了元禛,元禛接下来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对付她,而元禛知道她太多秘密,她绝对不能让元禛活着!

月琅和元禛很快战在了一起,而东方清茉之前被月琅打得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这会儿一下子跌到在了地上,又哭又笑,像是魔怔了一样。

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没有发现,元禛来了之后没多久,房顶上就多了一个人。月琅之前在专注地编故事骗元禛,元禛内心在斗争,而东方清茉一来,局面彻底无法挽回,他们根本无暇去管周围有什么人。

靳辰假扮成了月琅属下的样子,她现在的打扮,可以让她很轻易地接近这座山庄里面暗处的那些墨衣少女高手,然后在她们反应过来之前,悄无声息地抹了她们的脖子。

这会儿月琅院子里的其他人已经被靳辰杀了,而靳辰看到月琅和元禛打得不可开交,战场已经转移到了院子里面。她看了一会儿,发现元禛虽然不是月琅的对手,但月琅想要杀了元禛也并不容易。

而靳辰冷眼看着,从武功来说,月琅这个女人已然登峰造极,靳辰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她,现在和元禛联手也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靳辰并没有其他的帮手,但这个山庄里面还有很多月琅的属下。一旦靳辰现在现身,月琅不会给靳辰和元禛围攻她的机会,到时候靳辰就会很被动了。

靳辰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月琅没有要求她的属下过来帮忙,是因为她暂时并不需要。这给靳辰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她在山庄各处穿梭,根据白天的记忆,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躲在暗处的那些高手。而她的打扮,让她看起来跟她们并没有任何分别。她开始收割月琅手下那些女人的性命,几乎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夜色就是最好的掩护,而她的暗杀技能,并不比任何一个杀手逊色。

这边靳辰杀人如切瓜,而另外一边,元禛已经受了伤,月琅却步步紧逼,明显不打算给元禛留活路。

靳辰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走完了整个山庄,凭借一把匕首,除掉了所有躲在暗处的高手,甚至都没有让她们发出一声惊呼。不提靳辰的伪装很完美,她的暗杀技能无人能及,就算单看武功,月琅手下这些女子,也没有一个是靳辰的对手。这些女人出现过不少次,多是使用弓箭偷袭,箭术都很不错,武功参差不齐。而就算只论箭术,她们在靳辰面前也完全不够看的。

事实上月琅的这些属下都是她找来的孤女,从小培养起来的,一个个冷心冷情,对月琅忠心耿耿,可谓是月琅的杀人机器。而月琅曾经最得意的弟子其实是墨衣,墨衣是月琅手下天赋最好,实力最强的一个,只可惜随着司徒琏的出现,墨衣对月琅忠心不再,月琅也舍弃了她。

月琅已经认定了出现在山庄里面的“元媛”就是靳辰假扮的,她只是输给了靳辰,输掉了元禛。这会儿月琅只想除掉元禛,却暂时忘记了靳辰还在山庄里面,而靳辰在月琅毫无所觉的时候,杀掉了她精心培养的几十个弟子。这些弟子,都是跟着月琅从迷雾森林那边过来的,月琅手下只有这些人可以用。

靳辰回到了月琅的院子,躲在暗处,看着月琅依旧在和元禛打,而元禛已经明显落了下风,正在苦苦支撑。东方清茉就在旁边愣愣地看着,像是傻了一样。

靳辰在等一个出手的合适时机,因为她现在没有办法让姬无双和北堂豪他们进来,山庄入口处的机关她还不知道怎么破解,所以她只能一个人解决所有的人。而如今剩下需要解决的,其实就只有月琅一个,元禛和东方清茉已经无需考虑了。

月琅并没有受伤,她实力太强,也没有被元禛消磨掉多少内力,靳辰知道正面对战的话她的胜算并不是很大,所以她准备先偷袭再说。

月琅此时根本不知道山庄里面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靳辰就躲在不远处盯着她。而靳辰带到山庄的包袱里面,不只有用来伪装的药材和衣物,还有她的飞云弓,这会儿就在她的身上。

靳辰默默地拿出飞云弓,然后又拿出了一把淬了剧毒的金翎箭,搭在了弓上面,拉开了飞云弓。

金红色的飞云弓,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奇异的光泽,不过也只有靳辰能够看到。她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月琅视线的盲点,而月琅还被元禛纠缠着无暇顾及其他。

元禛连连后退,月琅步步紧逼。最终元禛退无可退,眼底闪过一丝绝望,眼睁睁地看着月琅的剑朝着他的心口刺了过来!

元禛微微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死亡,因为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逃走了。

就在这时,原本跌坐在旁边像是魔怔了一样的东方清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扑了过来,挡在了元禛身前!

月琅的长剑,瞬间就贯穿了东方清茉的身体。元禛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清茉,伸手抱住了她。而月琅也被东方清茉的行为惊到了,眼眸猛然一缩,放开手中的剑,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躲在暗处的靳辰却丝毫没有被这意外的一幕乱了心神,她眼眸微凝,就是此刻!

一道金光闪过,月琅还沉浸在震惊之中的时候,一支金色的利箭,剑尖闪烁着幽紫色的光泽,直直地射向了她的后背!

飞云弓,加上特制的金翎箭,速度极快,威力很大,等月琅意识到危险急急闪避的时候,已经躲无可躲了!不过她仗着武功高反应快,还是躲开了一点,利箭入肉,却没有伤到要害,但箭尖的剧毒瞬间发作,让她脚步一滞,感觉伤口附近已经麻木了,而麻木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到身体其他地方。

靳辰唇角微勾,表示自己的箭术还不错,主要是时机抓得很准。靳辰的目的是杀月琅,而不是杀月琅的同时救元禛和东方清茉。所以月琅差点杀了元禛,东方清茉舍身去救元禛,靳辰全都看在眼中,心中却冷漠如斯,甚至利用那个时机,选择偷袭月琅,并且成功得手了。

月琅这辈子的脸色都没有这么难看过,而靳辰飞身而出,持剑朝着月琅杀了过去。她脸上的面纱已经被自己扯掉了,她要让月琅看着元媛这张脸,知道她自己为何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月琅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恐,忍不住连连后退,而靳辰的剑还未逼近月琅,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抓起月琅急速后退,很快就和靳辰拉开了距离。

靳辰眼眸一缩,看着站在十米开外的布衣老者,拳头微微握了起来:“南宫离!又是你!”靳辰来之前已经知道南宫离并不在这里,而她并不清楚南宫离在哪里,也不知道南宫离和月琅的关系。靳辰的一切计划都很顺利,她已经除掉了月琅所有的爪牙,还偷袭月琅成功,现在月琅中了毒,她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月琅,却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南宫离从天而降要救月琅!

想到南宫离之前劫持过魏琰和宋舒,靳辰的心中就一片漠然,看着南宫离冷声说:“你要救她,可以!你死,我活!”

靳辰根本没有犹豫,话落就飞身而起朝着南宫离杀了过去。而南宫离从靳辰口中听到“你死我活”四个字,眼神微黯,提起月琅转身就跑,根本没有要跟靳辰打的意思,连句话都没有说。

南宫离用了凌云步,速度极快。而他显然对这座山庄也很熟悉,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带着月琅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靳辰用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不久之后就发现有一道阵法挡在面前。

靳辰神色懊恼,对着面前的一棵大树猛然打了一掌,大树轰然倒地的同时,面前迷雾重重的阵法突然就解了,山庄的大门很清晰地出现在靳辰面前不远处。

靳辰没有出去,而是转头回了山庄,不过片刻功夫,就回到了月琅的院子里。

“清茉……你怎么这么傻啊?”元禛抱着东方清茉,声音哽咽,满面都是泪痕。他真的后悔了,他眼睛瞎了,真正爱他的人就在身边,他却从未看到,一心去追求那段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的感情,到头来,他不仅什么都没有得到,还背井离乡,妻离子散……

东方清茉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她吐血不止,眼睛却还直勾勾地看着元禛,声音虚弱,断断续续地说:“阿禛……我……不……怪你……我……爱……”

东方清茉话还没说完,脑袋一歪,死了。元禛抱着东方清茉,连声地叫着东方清茉的名字,可是东方清茉再也不可能回应他……

“啊!”元禛仰天长啸,声音中满是痛苦,他拿东方清茉的手贴着他的胸口,声泪俱下地说,“清茉!是我负了你!是我负了你啊!该死的是我!是我!”

靳辰过来就看到这一幕,她微微皱眉,并不同情元禛。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傻,被骗,并不能成为元禛的借口。他的的确确对不起东方清茉,也对不起元媛,甚至对不起他自己。今天这一切,是月琅造成的,但也是元禛自己选的。但凡他清醒一点,看清楚谁才是真正对他好的人,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元禛猛然抬头,朝着靳辰看了过来。看到“元媛”那张脸,他的神色有些怔忪,看着靳辰喃喃地说:“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求你护着她……”

靳辰神色微变,猛然飞身而起,可她还是迟了一步,元禛拔出东方清茉身上那把剑,狠狠地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元禛瞬间毙命,倒在了东方清茉的身上。而靳辰皱眉看着脚边的两具尸体,忍不住暗骂了一声:“草!”

东方清茉死了就死了,靳辰可没想让元禛死,因为她还等着问元禛一些问题。元禛肯定对月琅的很多事情都一清二楚,而这对靳辰来说很重要,她也只能从元禛口中得知了。就是因为想着元禛应该死不了,靳辰才把月琅的那些属下一个不剩全都解决了,因为月琅为了防止那些少女出卖她,肯定用了什么手段,到时候想要抓她们审讯也不现实,因为在靳辰用上真言丹之前,恐怕她们都会选择自尽。

可靳辰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的最后,元禛竟然给她来了一出悲情戏,选择跟东方清茉一起死了!元禛最终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告诉靳辰,还苦逼兮兮地跟靳辰说谢谢,说希望靳辰护着元媛!

靳辰此刻真的有一种想要鞭尸的冲动,元禛既然在最后一刻已经想清楚了所有的事情,知道她不是真的元媛,难道不应该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再去死吗?!

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靳辰转身,浑身的煞气,把小心翼翼靠近这边的姬无双和北堂豪都惊到了!

“小姐姐,你这是咋地啦?”姬无双冲了过来,晃了晃靳辰的胳膊。怎么感觉靳辰随时都会砍人的样子,好怕怕……

北堂豪皱眉:“我们一直守在外面,看到山庄门口的阵法消失了,就决定进来看看情况,可这里怎么一个活人都没有了?”

北堂豪和姬无双担心靳辰,白天靳辰进了山庄之后,他们就一直躲在外面盯着,连口水都没喝,就怕靳辰给他们传信他们看不到。

结果这会儿大半夜的,他们看到之前一直迷迷蒙蒙的山庄门口突然变得清晰了,靠近了一点,就看到有棵树被人一掌打倒了。

他们想着那棵树或许是阵眼,被破坏了之后阵法就消失了,而他们不知道山庄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来看看,因为不放心靳辰。

他们两个小心翼翼地一路进来,可穿过大半个山庄,愣是一个活人都没有看到,反而遇到了几具被人抹了脖子的女尸。他们听到这边有动静,靠近就看到了一个墨衣女子站在那里,看背影有点像靳辰。

靳辰转身,北堂豪和姬无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都被吓到了,因为靳辰身上的杀意有点重。

“小姐姐,你不会把这里的人都杀光了吧?”姬无双目光有些惊悚地看着靳辰问。不远处有两具死得很惨的尸体,一个是东方清茉,一个是元禛,他们都认得。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没错,在你们来之前,这里除了我,一个活人都没有了。”

北堂豪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靳辰,我怎么感觉你还没杀够呢?”北堂豪早已听说了靳辰天命煞女的名声,可到此刻才终于亲身体会了一下。

靳辰回头看了一眼元禛,声音幽寒地说:“确实没杀够。”一想到月琅最后被南宫离救走了,元禛这个蠢货还选择了自尽,靳辰此刻真的很想砍人。

“咳咳!”姬无双弱弱地说,“小姐姐,你莫不是想鞭尸?我给你找根鞭子来?”

姬无双和北堂豪都发现了,靳辰看着元禛尸体的眼神不对劲,似乎有怨念……

“滚!”靳辰踹了姬无双一脚,“我想鞭你!”

靳辰话落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姬无双和北堂豪赶紧跟了上去。他们心中有满腹的疑问,他们能看出来那些被抹了脖子的女尸都是靳辰的手笔,可东方清茉和元禛的死法有点不太对劲,元禛怎么看都像是自己用剑把自己戳死的。而靳辰为何对元禛的尸体有怨念呢?实在是太好奇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