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小别胜新婚/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靳辰打开房门,就看到门口蹲着两个人,一个北堂豪,一个姬无双,明显一夜没睡,但是眼睛都亮得吓人,齐刷刷地朝着她看了过来。

北堂豪和姬无双昨夜跟着靳辰从那个山庄回来,明显感觉到靳辰心情不好,一回到别院就进了自己的房间,都懒得理会他们的样子,也没有给他们解惑。

可北堂豪和姬无双心中的疑惑实在是太多了。靳辰昨日只身一人易容成元媛去了那个山庄,当时北堂豪和姬无双在山庄外面躲着,一边精神紧张地准备随时接应靳辰,一边心中又想了无数种靳辰可能遇到的情况,很多都不好,因为靳辰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那个山庄里面不仅高手众多,还有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老妖婆。

北堂豪和姬无双是真的很担心靳辰,他们甚至一直在后悔不应该让靳辰一个人去,毕竟他们是男人,结果躲在外面等消息的是他们,去涉险的却是靳辰。当然了,并不是北堂豪和姬无双小看靳辰,他们平时都以靳辰的小弟自居,很清楚靳辰比他们厉害很多,他们只是怕靳辰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们没地儿后悔去,墨青也一定会砍了他们的。

可最终的结果让他们都震惊不已。从靳辰进那个山庄到离开,也不过大半天的时间,靳辰毫发无伤,看着都没有跟人打斗过的样子,可那个山庄里面的几十个高手都被抹了脖子,元禛和东方清茉死得也是莫名其妙。

北堂豪和姬无双都无法想象出来,靳辰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她用的手段肯定很惊悚……

所以北堂豪和姬无双昨夜跟着靳辰回来之后,抓心挠肝地想让靳辰跟他们讲讲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结果靳辰一身煞气地回了自己房间,他们也不敢大半夜再去敲靳辰的房门,心知回去肯定睡不着,两人干脆就暗戳戳地在靳辰房间门口蹲了两个时辰,天就亮了。

“小姐姐!”姬无双猛然站了起来,感觉腿都麻了,他看着靳辰弱弱地问,“你还好吧?”

靳辰白了姬无双一眼:“我很好,我看你们俩有点不好。”

姬无双发现靳辰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嘿嘿一笑说:“我们也挺好的,就是有点事儿,小姐姐是不是忘记了?”

“什么事?”靳辰很淡定地反问。

北堂豪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昨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前天你们买的早点不错。”靳辰唇角微勾。

“我们现在立刻去买!”北堂豪和姬无双异口同声,话落都从靳辰面前消失了踪影,狂奔去茗城里面给靳辰买早点了。

靳辰看着北堂豪和姬无双的身影消失在面前,神色变淡,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昨晚心情确实很糟糕,因为本来很完美的计划最终却没能除掉关键人物月琅,坏事的还是南宫离。而元禛一点儿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留下就选择自尽的行为,让靳辰的心情更加糟糕了。

昨夜靳辰回来就睡了,睡得倒还不错,早上醒来已经不再介怀了,毕竟懊恼也没用,她自己的行为并没有出任何差错,最后得到的结果不尽如人意,就当是天意吧!这次她能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成功离间了月琅和元禛的关系,除掉了月琅手下的几十个高手,再算上死掉的元禛和东方清茉的话,靳辰的收获已经不小了,而她事实上并没有花多大的力气,毫发无伤地全身而退。

靳辰去了元媛的房间,元媛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了。元媛当时被月琅追杀,右臂中了一箭,后背被砍了一刀,其实都没有伤到要害之处,而跌落悬崖也只是增加了一些皮外伤,她当时差点没命主要是因为失血太多。如今伤口已经被妥善处理过,靳辰还给她吃了不少补气血的药物,所以已经没有大碍了。

这会儿元媛已经下了床,看到靳辰过来,她站了起来,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靳辰说:“你能平安回来就好,不知道他们……”

靳辰和元媛都坐了下来,她看着元媛神色淡淡地说:“你爹娘都死了。”

元媛眼底闪过一丝痛色,眼眶瞬间就湿润了。那毕竟是生她养她的父母,血浓于水,他们曾经也都很宠爱她。只是造化弄人,他们最终走到了这一步。

“他们……是怎么死的?”元媛有些艰难地问出了这个问题。她有点害怕知道,害怕知道她的父母死得很痛苦,但她又很想知道。元媛心中很确定的一点是,肯定不是靳辰杀的东方清茉和元禛,即便她对靳辰说过死亡对她的父母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这种话,但她知道靳辰不会真的动手杀他们。

靳辰神色很平静:“月琅和你爹娘反目成仇,她要杀你爹,你娘是帮你爹挡剑而死。”

元媛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一直觉得东方清茉太单纯,太容易被人利用,被人骗。可东方清茉太爱元禛了,她明知元禛的心不在她身上,却还是选择为了元禛而死,恐怕她本来就不想活了吧……

“我爹呢?”元媛擦了一下眼泪,看着靳辰问。元媛并不是一个遇事喜欢逃避的人,很多事情越是逃避,越是无法释怀,她需要知道真相。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你爹自尽了。”

元媛的眼泪再次滑落了下来,她的声音却比往日都要平静:“我爹怕是在我娘死的时候,才终于清醒吧!这样也好,他们活着没有纠缠清楚,一起死了到阴曹地府再去算账吧!”

元媛的心里其实很痛,但她听说元禛死了,感觉到的是一丝解脱。元禛害了东方清茉一辈子,也骗了东方清茉一辈子,最终他心里的那个女人要杀他,却是东方清茉替他死。元禛的死,挽回不了任何事情,却让他自己真正摆脱了这一切恩怨情仇。如果东方清茉就那么死了,元禛还好好地活着,元媛一辈子也不可能再原谅他,也不会再认他这个父亲。所以,死了好,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他们的尸体都还在那座山庄里面,没有人动过,你如果想安葬的话可以过去,需要用人也无需客气。”靳辰看着元媛说。

其实靳辰昨夜有机会救东方清茉,那样一来元禛可能也不会死,但她并没有那样做,因为她当时唯一的目的是杀了月琅,而不是去救那对夫妻。靳辰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给两个一直跟她为敌的人,即便那两人如果活着也不会再跟她作对,即便他们是元媛的父母。因为靳辰始终认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东方清茉和元禛并不是她害死的,她也没有义务要救他们,所以她面对元媛的时候可以问心无愧。

元媛擦干眼泪,微微点头看着靳辰说:“谢谢你。”

靳辰并没有告诉元媛,元禛临死之前还求她护着元媛,因为这话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不过是徒增元媛的伤感罢了。元媛是靳辰的朋友,元媛有需要的时候,靳辰自然知道该做什么,无需别人说教。

元媛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她还是带着靳辰手下的几个人去了那座山庄里面。人都死了,再多的恩仇,也只能慢慢放下了,而元媛最后能做的,就是让生养她的父母入土为安。

南宫暖今日起得有些晚,出门看到靳辰回来了,神色一喜拉住了靳辰的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小姐姐,早点买回来了!”姬无双的声音由远及近,靳辰和南宫暖转头,就看到北堂豪和姬无双各自提着一个食盒过来了。

不久之后,四人同坐一桌吃早点。这次北堂豪和姬无双买回来的早点比上次还要丰盛很多,就怕靳辰不满意。而姬无双下意识地把一碟红枣糕摆在了南宫暖面前,南宫暖抬头看了姬无双一眼,姬无双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了南宫暖的视线。

靳辰拿起筷子,说了一句:“别说话,好好吃。”迫不及待想要让靳辰给他们解惑的北堂豪和姬无双都只能闭嘴默默地吃饭。

靳辰吃得差不多放下了筷子,北堂豪和姬无双也几乎同时扔掉了手中的筷子,眼巴巴地看着靳辰,暗示意味很明显。南宫暖也吃好了,她放下手中的勺子看着靳辰问:“你是昨夜回来的?事情顺利吗?”

“是啊是啊!小暖妹妹很好奇呢,靳辰你快说说呗!”北堂豪看着靳辰眼睛亮晶晶地问。

“就是就是!小姐姐你再不说我要难受死了!”姬无双连连点头。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昨日去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们我的计划吗?”

“小姐姐,你昨天的计划里面存在很多变数,而且很冒险,你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除掉了那么多高手,自己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的?”姬无双一脸好奇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很淡定地把她从昨日进入那座山庄见到元禛开始,之后发生的一切讲了一遍,然后并不意外地看到三人目瞪口呆的样子……

“靳辰,你太厉害了吧!”南宫暖神色震惊地说。昨夜最后出现的南宫离是个意外,如果南宫离不出现,靳辰的完美计划将会得到一个非常完美的结果,而这一切都源于靳辰对人心的掌控能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她几乎精准地算到了月琅和元禛会说的每句话!

“我去!你真是太牛了!”北堂豪一脸赞叹地说。

“小姐姐,请收下我的膝盖!”姬无双一脸崇拜地看着靳辰。

本来他们三个人昨天一开始很反对靳辰的计划,认为太冒险了,之后拗不过靳辰,让靳辰自己一个人去了,却难免会为靳辰担心。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他们该考虑的只是靳辰会怎么让那群贱人死得更惨……

“所以靳辰你昨夜那么大的煞气,是因为南宫离坏了事?”北堂豪看着靳辰问。他觉得最后虽然没能杀了月琅,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因为目前的结果已经大大地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月琅并不好对付,这次她虽然没死,但是被靳辰砍去了所有的羽翼,失去了她精心培养多年的几十个弟子,还有她精心培养起来的傀儡元禛,可谓元气大伤!

靳辰微微摇头:“并不全是。”

“我知道!”姬无双神色莫名地说,“还有一个原因,元禛那个贱人死得简直是缺德!他明明都已经跟那个老女人反目了,而且知道我们救了他的女儿,他竟然一句该说的话都没说就自杀了!他的脑子真的是有病!大大地有病!”姬无双在想,如果他当时在场并且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话,都会忍不住想要把元禛鞭尸的。

靳辰摇头失笑:“无所谓了,反正人都已经死了。”靳辰知道,这次确实是错失了一个好机会,接下来月琅如果不死,和南宫离在一起,肯定会躲得更隐蔽,想要找到他们更不容易了。不过倒也没有关系,那群人如果不打算再出来蹦跶就算了,只要他们出来,就藏不住。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走了吗?”南宫暖看着靳辰问。先前在茗城外的山谷之中救了元媛,本就是他们这趟旅程之中的意外事件,之后他们多停留了两天,靳辰用彪悍的手段除掉了不少躲在暗处的敌人,停留的这两天也算是值了。

“明日再走吧,你们都好好休息一下。”靳辰微微一笑说。从茗城到金安城,骑马赶路的话,也就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不急在这一时。靳辰觉得元媛肯定是要跟着她一起走的,这一天的休息时间,主要是给元媛的。

元媛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眼眶红红的,不过并没有说什么,靳辰也什么都没问。元媛事实上是个很坚强的姑娘,靳辰相信这一切并不会阻止她前行的路。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一行四人变成了一行五人,一起骑马离开了那座别院,很快出了茗城。走得这么早,是因为靳辰既不想易容出行,又不想再被茗城的百姓围观下跪,毕竟在茗城的人眼里她这个皇后娘娘前几天就已经走了。

出了茗城之后,进了那座山谷。清晨的山谷中还没有行人,很是幽静。

“你还好吗?”靳辰转头问元媛。元媛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她自己说她没事了,让靳辰不需要特意考虑她,再耽误他们的行程,不过就是骑马而已。

元媛微微摇头说:“我没事,走吧。”她上马的时候背上的伤口被扯了一下,这会儿有点疼,不过并没有什么打紧的。虽然她从小是被宠着长大的,但也有两年在外历练的经历,那两年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自己做,所以她并不娇气。

只是这座山谷对元媛来说,难免会勾起她一些很不美好的回忆。说是回忆,其实那次历经生死,也不过就是几天前的事情。这几天对元媛来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她差点命丧黄泉,被靳辰救起来,她的父母双双死去,她亲手把他们埋葬了……而在元媛头也不回地离开元禛和东方清茉的坟墓的时候,她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亲人了,只剩下朋友,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朋友。

元媛暂时还没想过要为元禛和东方清茉报仇,因为他们的死,罪魁祸首是月琅,却也不全是因为月琅。东方清茉的单纯害了她自己,最后的绝望和疯狂让她送了命。而元禛选择随东方清茉而去,是因为他自己也无法面对他的所作所为吧!他们都有错,死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省得再互相折磨。

但元媛知道,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手刃月琅那个贱人,就算不是为了东方清茉和元禛,为了她自己,她都不想看到月琅好过。不过元媛并没有失去理智,她如今既然跟靳辰站在了一起,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自己成为靳辰的负担,不会冲动地做什么事情拖累靳辰。

很快,他们穿过了那座山谷,又骑马趟过山谷外面的那条河,朝着下一座城池而去了。

与此同时,身在魏国金安城的墨青也收到了靳辰传给他的消息。

墨青其实很想去接靳辰,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去,因为他认真想了一下,知道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靳辰都不会拿自己去冒险,肯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而他现在再赶过去,恐怕也来不及了,等他到茗城,靳辰应该已经离开了。

如今已经进入了十月份,宋舒肚子里的胎儿过了三个月,已经很稳定了。那次历劫给她留下的心理影响也慢慢消散,她满心期待着可以早点见到靳辰,因为她们已经有三年左右没有见过面了。

魏琰把皇位给了墨青之后,自己无事一身轻,再加上两个孩子这会儿都在千叶城,他也无需操心,所以就天天守着宋舒,变着法儿地逗宋舒开心,希望宋舒心情好一点,能够再长胖一点点。

倒也不是魏琰直接当了甩手掌柜,把他不想要的那个位置扔给墨青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当时是墨青主动要的那个位置,而魏琰从小到大都很听墨青的话。如今魏国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其实朝堂上根本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处理,墨青之所以每天按时去上朝,并不是因为他在很认真地当皇帝,只是因为靳辰不在身边,他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用来打发时间而已。

十月初七,靳辰一行五人到了距离金安城不远的地方,当天就可以到达金安城了。

魏琰和姬无双都相当期待,因为他们总是听齐皓诚提起魏琰。虽然如今魏琰不再是魏国皇帝,也不能给他们封个王爷当着玩儿了,不过那本就不重要,他们只是对于墨青和靳辰身边的人比较好奇,想看看魏琰有什么本事,竟然让墨青和靳辰对他那么好。

南宫暖的期待主要是来自于出来游历的兴奋感,这一路走来,她见到了很多风景,也见识到了不少独特的风土人情,这是她一直向往的生活,如今已经实现了。

元媛很平静,因为她只是单纯地跟随靳辰过来的,她对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要去哪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听靳辰的。甚至元媛自始至终都从未提过东方云天这个人,并不是她忘记了东方云天,只是她把东方云天藏在了心底,并不想再说什么做什么,所以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东方云天比她更早见到了靳辰,还留在齐国的千叶城。

“小姐姐,听说你当年出山就自己一个人来了金安城去找墨青?”姬无双好奇地问靳辰。很多事情都是齐皓诚跟他们说的,他们对于靳辰过往传奇一般的经历都相当感兴趣。

靳辰微微一笑:“是啊,就在刚刚路过的那片树林里面,我还遇到了打劫的。”

北堂豪哈哈一笑:“打劫你的绝对是流年不利,出门忘了看黄历!你是不是把他们都砍了?”

靳辰唇角微勾:“怎么会呢,我当年可温柔善良了呢,我只是没收了他们抢来的不义之财而已。”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靳辰温柔善良?这绝对不是真的。当年打劫靳辰那群山贼,应该庆幸他们只是被靳辰反打劫了,破财免灾。要知道,其他想要找靳辰麻烦,想抢靳辰东西的人,比那群山贼的下场惨百倍!

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如今想来都还历历在目。靳辰到现在都并不知道南宫离当年为何非要让她去金安城保护墨青,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这是她和墨青命中注定的缘分。从寒月城到这边的一路上,对靳辰来说都充满了回忆。当年她是一个人,如今身边有了朋友相伴。她当年下山的时候,并不知道她会爱上那个她要去保护的废物王爷,也不可能预知后来所发生的一切。而她现在回头去看,所有得到的失去的,她都可以说,她问心无愧。

五人远远地看到了金安城的城门,也看到了城门之上那个墨衣银发的身影。

南宫暖微微一笑对靳辰说:“有人来接你了!”

其他人都表示很羡慕靳辰和墨青的感情,他们之间似乎从来没有过矛盾,因为他们心灵相通,无需多言,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靳辰看到了墨青,但她并不着急,依旧按照原来的速度往前走。而墨青也没有出城迎过来,就孑然一身站在金安城高高的城楼上面,遥望着这边马背上的那道倩影。

自从墨青当上皇帝,金安城的百姓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出现在外面,因为之前那段时间他不是在皇宫就是在墨王府里。

一直关注着靳辰行程的墨青知道靳辰今天就可以到金安城了,所以他一大早就站在了城楼上面等着,不动,也不说话,倒是让守城的官兵一直都神经紧张,不知道墨青这是要做什么。

视线中小小的黑点慢慢放大,直到靳辰到了城门之下,墨青都没有动。

靳辰抬头,笑颜如花。墨青唇角微勾,对着靳辰伸手,靳辰从马背上面飞身而起,扑进了墨青怀中。

高高的城门之上,墨衣银发的男子姿容绝世,墨色劲装的女子容颜倾城,他们静静地相拥在一起,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在了这一刻,一切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画面……

城门下面马背上的四个人都抬头看着上面,城门附近的官兵和百姓看到这一幕也都痴了,因为真的太美太美了。

“就等着我主动投怀送抱呢?”靳辰看着墨青轻笑了一声说。

看到靳辰的笑容,墨青眼中仿佛汇聚了漫天的星光,笑容清冽而低沉:“我喜欢。”他早就按捺不住自己,想要冲出城去找靳辰,可他还是默默地在这里等着,看着靳辰飞身而来,他的心在那一刻,盛开了一树繁花……

守城的小将猛然回神,扑通一声跪地高呼:“恭迎皇后娘娘归来!千岁千岁千千岁!”

城门内外瞬间呼呼啦啦跪了一地的人,百姓都齐声高呼:“恭迎皇后娘娘归来!千岁千岁千千岁!”他们此刻都无比清楚,他们家皇上一大早在城楼上面站成了望夫石,为的就是迎接他们的皇后娘娘。

墨青和靳辰的爱情故事在民间有不少版本,很多事情外人并不知道,只能靠猜测和想象。而关于他们的不同版本的故事,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美好到了极点,堪称神仙眷侣。

至于什么天煞孤星,什么天命煞女,在靳辰和墨青凭借着他们自己的实力,站在了皇权顶端的时候,谁又敢多说一个字呢?

百姓们都还跪在地上,等着墨青或靳辰让他们平身,结果墨青突然把靳辰打横抱了起来,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就从所有人面前消失了踪影……

“咳咳!我们第一次来,总归是客人,这待客之道,是让我们吃狗粮吃到饱吗?”北堂豪声音幽幽地说。跟靳辰在一起混久了,靳辰偶尔会称呼北堂豪和姬无双为单身狗,而他们对靳辰和墨青一见面就狂撒狗粮的行为表示很忧伤……

百姓们都站了起来,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而刚刚看到的惊艳一幕,他们大概很久都不会忘记了。

北堂豪四个人进了城,守城小将很客气地说:“几位是皇后娘娘的朋友吧?在下带你们去墨王府。”

“劳烦了。”北堂豪微笑点头。对于墨青当了皇帝却还住在墨王府这件事并不觉得意外,而他很好奇金安城的墨王府和千叶城的墨王府会有什么不同之处。在传说中,金安城的墨王府可是墨青和靳辰的定情之地。

靳辰的爱马小二根本不用人牵,熟门熟路地就朝着墨王府的方向而去了,一副回家的姿态。

到了墨王府门口,小将走了,大门开着,也有下人迎接他们进了墨王府安顿下来。南宫暖和元媛都住进了曾经靳辰刚来墨王府的时候住过的绿竹苑,而北堂豪和姬无双住进了魏琰在这里的专属院子逍遥居。这座墨王府总共就三个院子,此时在澜沧院里面,墨青和靳辰小别胜新婚,自然是春色无边……

傍晚时分,得知靳辰早就到了金安城的魏琰和宋舒,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墨青和靳辰进宫找他们。宋舒非要出宫,魏琰就安排了马车,小心地带着宋舒一起出宫来了墨王府。

魏琰也算墨王府的半个主人,对墨王府的一切都很熟悉。他揽着宋舒进了墨王府,走到了澜沧院外面,就看到了两个人,两个容貌不凡气质也不俗的年轻公子。

这是北堂豪和姬无双,他们知道靳辰和墨青在澜沧院里面,但是没胆子进去,就在外面晃荡。这会儿看到有人过来了,一男一女,男的那双桃花眼让他们瞬明白,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魏琰。

魏琰也在打量北堂豪和姬无双,而他不久之前接到过齐皓诚给他的信,知道谁会跟着靳辰过来,甚至他已经根据齐皓诚在信中的描述,知道哪个是北堂豪,哪个是姬无双。

魏琰微微一笑说:“欢迎两位来魏国,我是魏琰。”

“幸会,我是姬无双。”北堂豪唇角微勾说。北堂豪和姬无双刚刚一看到魏琰就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心领神会。他们对于靳辰和墨青对魏琰那么好都表示不服气,决定联手跟魏琰玩个游戏。

姬无双一本正经地点头:“我是北堂豪。”

魏琰微微愣了一下,因为这跟他认为的完全相反。而看到魏琰愣住的样子,北堂豪和姬无双眼底都闪过了一丝笑意,觉得好玩极了。

“你们聊,我进去找靳辰。”宋舒对三个男人初次见面的微妙气氛毫无所觉,她放开魏琰的手,自己一个人进了澜沧院。

都到这里了,魏琰也不担心宋舒,他对靳辰新收的这两个小弟还是比较好奇的。他微微一笑,桃花眼儿中流光溢彩:“两位远道而来,一起喝酒去?”

“好啊!”北堂豪和姬无双表示很乐意。

三个男人回了墨王府的逍遥居,这里本就是魏琰的地盘,他对这里再熟悉不过。北堂豪和姬无双看着魏琰亲自从逍遥居的一棵大树下面挖出了两坛美酒,然后三人在院中坐了下来。

初冬季节,晚风带着寒意,但丝毫不影响三个男人的兴致。

“小姬,我可以这样叫你吧?”魏琰看着北堂豪笑着说,“听齐皓诚说,你发过誓一辈子不再碰女人?敬你是条汉子!来,走一个!”

北堂豪嘴角微微扯了一下,姬无双神色微僵,不过很快都恢复了正常。北堂豪笑容满面地跟魏琰碰杯喝了一杯酒,然后看着魏琰说:“听说你曾经喜欢过靳辰,还想跟墨青抢姑娘?勇气可嘉,我敬你!”

魏琰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又和北堂豪喝了一杯,然后目光落在了姬无双身上:“北堂兄,听说你到现在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来来来,敬你的洁身自好!”

姬无双的神色更加尴尬了,看着魏琰似笑非笑地说:“传闻曾经的逍遥王阅女无数,我应该向你讨教一二才是。”

“谣传!都是谣传!”魏琰摇头,“在遇到我家小舒儿之前,我可从没拉过其他姑娘的手,这一点苍天为证!我跟北堂兄一样,都是很洁身自好的好男人。”

魏琰这话是对着姬无双说的,眼神那叫一个真诚无比,姬无双闻言更加尴尬了,神色不自然地干笑了两声,然后和魏琰碰杯,一饮而尽。

三个男人,姬无双和北堂豪还都是第一次见到魏琰,而他们很默契地决定来个交换身份的游戏,逗弄一下魏琰,一开始还觉得这游戏肯定很有趣,等魏琰知道真相的时候脸色应该很好玩儿。

可谁知道,魏琰对姬无双和北堂豪的了解,比他们对魏琰的了解还要更多,而他们对对方的了解,几乎全部来自于他们共同的好友齐皓诚。

魏琰一开始就知道北堂豪和姬无双是在故意玩他,他也不说破,将计就计地对着北堂豪叫小姬,对着姬无双叫北堂兄,然后他们三个人开始一边喝酒一边互怼。拜齐皓诚这个损友所赐,他们三个人对彼此的黑料可都一清二楚。

而魏琰说白了也没啥黑料,因为他虽然喜欢过靳辰,但是并没有跟墨青抢过,而是潇洒放手了。他在宋舒之前,也真的没有拉过其他姑娘的小手。

北堂豪被魏琰怼的是他不仅没媳妇儿,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北堂豪表示他单身他自豪,他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宝宝。

所以到最后,最尴尬的其实就剩下姬无双一个,因为他的黑历史,那是真的又黑又多……

三个男人第一次见面的小游戏,魏琰玩得很开心,北堂豪觉得蛮有趣,而姬无双最后喝多了,直接拍案而起,瞪着魏琰说:“你再跟我提女人我跟你急啊!”

魏琰唇角微勾,拉着姬无双坐下,笑得那叫一个真心真意真诚无比:“北堂兄啊,你年纪不小了,该找媳妇儿了,这么着急上火干嘛?你难道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不成?”

姬无双和北堂豪都知道魏琰早就看出了他们的小把戏,听到魏琰这会儿还装傻损他,姬无双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所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过如此了,姬无双和北堂豪跟魏琰的第一次见面,气氛很融洽,聊得很开心,不过开心的只有北堂豪和魏琰,姬无双是扎心……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