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那些不堪的往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和靳辰没有任何伪装地在魏国境内行走,墨青那头标志性的银发,还有他和靳辰得天独厚的容貌,都会让看到他们的人瞬间明白他们的身份。但往往是百姓刚刚跪下,万岁还没高呼出口,墨青和靳辰已经策马风驰电掣一般不见了人影。

而这次跟墨青和靳辰出来之后,南宫暖的马术很快就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为了不拖靳辰和墨青的后腿,南宫暖还专门向靳辰讨教过,而她的悟性是很不错的,胆子也不小。南宫暖骑的马是从迷雾森林那边带过来的,也是一匹难得的千里良驹。

如此三人虽然很高调,但是除了休息的时候,在路上基本没有停留,一路疾行,朝着雪狼国的方向而去了。墨青和靳辰根本没有任何当皇帝和皇后的架子和排场,一切还都跟以前一样,没有下人,风餐露宿都无妨,这一点让南宫暖心中很是佩服。很多人得到权势之后都会迷了心,变成另外一个人,但墨青和靳辰显然不可能那样,因为本身这权势并不是他们真正追求的东西。

而另外一边,魏琰一行人的速度就要慢很多了,因为宋舒有了身孕不能骑马,魏琰的母亲年纪大了,而且一辈子养尊处优,也经不起颠簸。所以当靳辰和墨青都要出了魏国,进入雪狼国的时候,魏琰一行人才刚刚到达茗城。

因为到茗城的时候已经是下晌了,魏琰就决定当晚在茗城住下,第二天再走。正好北堂豪上次路过茗城的时候买了一座别院,他们就直接过去了。

安顿好了母亲和宋舒,魏琰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如今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游戏人间的浪子了,因为他上有老下有小,绝对不能任性妄为。前两天宋舒突然反胃,吃什么吐什么,把魏琰都吓得不轻。还好靳辰请元媛跟着他们,元媛没有让宋舒吃药,只是按摩了宋舒的几个穴位,她就好了很多。

北堂豪在这边是真的无牵无挂,连个喜欢的姑娘都没有,就只有一群朋友们。

但姬无双就不一样了,来的时候还能天天看到南宫暖,走的时候南宫暖却不在身边了,他这几日表面装得若无其事,心里其实并不怎么好过。之前姬无双虽然在刻意跟南宫暖保持距离,但总归他知道南宫暖就在附近,即便他们不说话,姬无双也能远远地看着她。可如今真正分开了,姬无双才知道他之前所谓的放下其实都是自欺欺人,越是见不到,越是想念,想念南宫暖的一颦一笑,想得夜不能寐。

不过不管再怎么想念,姬无双也不能抛下这边跑去追南宫暖。首先,他既然答应了靳辰要护送魏琰和宋舒去千叶城,就绝对不能食言。其次,他追过去又能怎么样呢?他自己知道他在南宫暖心中说得好听点就是个普通朋友,那还是因为南宫暖本性善良,没有跟他计较之前的那些混蛋事。

元媛一路走来都很平静,不过在进入茗城之前,经过那座山谷的时候,情绪还是难免有细微的波动。那里对她来说是个像噩梦一样无法忘却的地方,她经历了这辈子最大的绝望,甚至一度面临生死,如今死里逃生,身边还多了不少朋友,也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她会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傍晚时分,北堂豪过来找姬无双,问他要不要去那座山庄看看。

姬无双皱眉:“去那里干嘛?不去。”当时他们走的时候,元媛把元禛和东方清茉安葬了,靳辰也派人把月琅的那些女弟子的尸体都埋了,那座山庄现在不可能有人了。

“万一那些人觉得我们不可能再回去,所以就又回去了呢?”北堂豪似笑非笑地说。

“阿豪,我们的任务是保护魏琰和宋舒,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管。”姬无双难得这么正经,“万一我们去了,有人趁虚而入来找魏琰和宋舒的麻烦怎么办?就算那个老女人和南宫离这会儿真的在那个山庄里面,我们过去就是送死好不好?不提那个老女人,南宫离可是小姐姐的师父,我们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北堂豪摇头:“那好吧,我只是提议而已,你别这么激动,既然你这么说,那不去就不去了呗!”

“元禛和东方清茉是不是葬在那个山庄附近了?元媛会不会过去了?”姬无双突然皱起了眉头。

两人立刻起身去找元媛,发现元媛果然不在。两人正准备商议一下谁出去找元媛的时候,元媛回来了,还是那副年轻公子的模样。

“元媛,你去那里了?”北堂豪一见到元媛就皱眉问道,“以后不要乱跑,你要出去也得先跟我们说一声。”

“是啊,你万一出去遇到麻烦怎么办?我们都很担心你的。”姬无双看着元媛说。

虽然北堂豪和姬无双都明显有些不满的样子,但是元媛心中却生出了一丝暖意,她知道,是这两个人真的把她当成了朋友,真的关心她才会这样说。

元媛把手中拿着的两株药材给北堂豪和姬无双看:“来的时候发现路边有这个,刚刚就出去采了回来,就在别院门口不远的地方,你们不用担心,我知道分寸的。”

“这是啥?”姬无双好奇地看着元媛手中的两株像草一样的东西问道。

元媛微微一笑说:“这东西并不稀罕,也不是什么珍贵药材,但是炖汤的时候加一点,对孕妇止吐有奇效的。”

北堂豪和姬无双这才知道元媛是为了宋舒才出去的,而且并没有走远。不过北堂豪还是神色认真地又跟元媛说了一遍:“接下来还是不要单独出去,需要采药的话可以叫我或者叫小姬陪你。”

“嗯嗯。”姬无双点头,“元媛你放心,我们对你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的。”

元媛扶额,北堂豪踹了姬无双一脚:“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你喜欢小暖妹妹,说什么废话!”

元媛其实想过要不要去看看元禛和东方清茉的坟墓,但她最终还是决定不去了。并不只是元禛把东方清茉伤得体无完肤,元媛自己也做过伤害他们的事情,甚至他们最后走到那一步,元媛在其中也不是没有任何责任。只是元媛并不后悔她的所作所为,说她不孝也好,说她无情也罢,她在不认同元禛和东方清茉行为的时候会反抗,会跟他们作对,是因为她心中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和良知,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而元禛和东方清茉走到那一步,死了对他们来说才是彻底的解脱,因为几十年的错爱,注定他们活着也要忍受无尽的折磨,因为他们都回不去了。

北堂豪本来想去看看却没去,姬无双和元媛也没打算去,但那座山庄里面,却并不是真的空无一人。

说来也是巧了,就在魏琰一行人到茗城的时候,那座山庄,也迎来了它的旧主人,月琅。

月琅没有再穿那一身宽大的黑袍,也没有再戴面纱,而是易容成了一个中年妇人的样子,穿着打扮很朴素,跟以前判若两人。曾经月琅躲在暗处故弄玄虚,操纵一切,她本来的计划是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亲自出手,就让那些傀儡为她卖命。因为她知道对手的实力,而她认为自己保持神秘,才能没有风险,笑到最后。

然而,一步错,步步错。月琅不过是想要除掉元媛而已,元媛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一只可以随意捏死的蚂蚁,她选择亲自去只是为了确保元媛活不到第二天。只可惜,她是亲自去了,也亲自出手了,最终还看着元媛绝望之下跳崖,却没有亲自确认元媛是不是真的粉身碎骨了。

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这段时间一直在月琅脑海中不断交织浮现,她每次想起来都恨得要死。她没有死,是因为南宫离救了她,而她自己医术毒术都很高明,身上也随身带着一些保命的药物。但为了解靳辰抹在箭上的毒,她还是费了不少力气。如今她受伤的部位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她却一直感觉隐隐作痛,是她的心在隐隐作痛。

月琅站在山庄入口处,看着那棵倒下的大树,目光冷然。她不需要进去就知道,里面没有人了,准确来说是没有活人了,她精心培养了多年的弟子,被人一朝全灭了。

月琅身边还有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赫然就是南宫离。南宫离也瘦了不少,看起来精神不太好,他静静地站在月琅身边没有说话。月琅抬脚进了山庄,南宫离也默默地跟了进去。

最后他们站在了山庄之中一处已经结了薄冰的湖边,湖边有几十个凸起的小土堆。月琅知道,里面埋着的,就是她精心培养的那些女弟子。

看着那几十个坟墓,月琅突然冷笑了起来:“南宫离,你的徒儿还真是好心,杀了我的弟子,还把她们都安葬了。”

南宫离眼眸微暗没有说话,月琅冷哼了一声,转头看着南宫离,目光幽寒地说:“因为她一个人,我失去了所有的弟子,但我最大的依仗还没有失去,南宫离你说呢?”

听到月琅意有所指的话,南宫离面无表情地说:“我觉得你也是时候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南宫离话音未落,月琅猛然抬手,狠狠地抽了南宫离一巴掌,看着他冷冷地说:“幻想?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你也不愿意跟你的徒弟反目成仇,但你不会忘了你自己做过什么吧?你以为你那徒弟还会认你这个师父吗?说我是在幻想,你何尝不是在痴心妄想!什么都想要,最终什么都得不到!你有种就现在转身离开,甚至你可以现在拔剑把我杀了,砍了我的头去你徒弟面前忏悔求她原谅你,你敢吗?”

南宫离紧握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显然心里强忍着极大的怒气。而月琅看着南宫离的样子冷笑连连:“南宫离,或者我应该叫你离玥,你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报应!不要再在我面前假惺惺地装什么正人君子,当年你对我姐姐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你还真以为你可以一走了之开始新生活了吗?”

听到月琅的话,南宫离神色一震,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很多深埋心底的回忆在此刻全部涌入了脑海……

南宫离本不姓南宫,他姓离,单名一个玥字。他出生在南宫城外的一个小村庄里面,家境贫寒,只靠父亲打猎维持生计。而在他八岁那年,他的父亲上山打猎再没能回来,他体弱多病的母亲牵着他找了一天一夜,最后找到了一堆被野兽噬咬得七零八落的尸骨……

离家的天就这么塌了,南宫离小小年纪尝尽了人间疾苦,他看着他体弱的母亲去替别人洗衣服,低三下四,还要忍受那些男人的动手动脚,回来关着门痛哭。

在长身体的那几年里面,南宫离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饥饿,他饭量很大,却永远都吃不饱,也从来吃不到好的东西,而他的母亲为了让他有饭吃,不仅天天辛苦操劳,还把大部分吃的都给了他,最终恶疾缠身,又没有钱看大夫,就那么去了。他的母亲临终之前还用瘦得皮包骨的手拉着他说,让他一定要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当时南宫离才十一岁,就成了孤儿。他为了活下去,小小年纪去打猎,去给人干体力活,甚至偷过抢过,因为他只是想活下去。

南宫离十三岁的时候离开了那座村庄,开始在南宫城里面闯荡。而他跟一群痞子玩仙人跳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名叫月晴。

月家只是南宫城一个很普通的小商贾之家,有点家财,但也算不上很富裕。而月家的家主有两个女儿,一个叫月晴,一个叫月琅。月晴和月琅的父亲很宠爱她们,把她们当做大家闺秀来娇养,很少让她们出门。再加上她们姐妹容貌太出众,精明的月家家主怕他们小门小户因此惹来什么祸事,就更不允许女儿出门了,就算出门也要遮遮掩掩。想着等女儿到年纪了,就让她们都嫁个门当户对的丈夫,衣食无忧,对她们好就可以了。

而跟南宫离勾结的那群痞子假装打劫月晴的轿子,南宫离适时出现,英雄救美。在月晴惊慌失措地跌到南宫离怀中的时候,年少的南宫离对月晴一见倾心。本来计划的只是讹诈一笔钱财,南宫离却提出想到月家去做工。

善良的月晴对于南宫离这个救命恩人很感激,对南宫离的身世也很同情,就答应了南宫离的请求,把他带到了月家。月家的家主本不愿收留南宫离,因为感觉南宫离小小年纪心眼太多,无奈拗不过月晴,还是让南宫离留下了。

因为月晴的特殊关照,南宫离并不需要做很重的活计,却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彼时他们年纪小,南宫离容貌很出色,又很懂得讨女孩子欢心,月晴很少出门,见过的人少,一来二去,他们就私定终身了。

南宫离本想入赘月家,月晴的父亲却死活不同意,说他配不上月晴。而在南宫离十六岁,月晴十五岁那年,被反对却依旧想办法偷偷私会的两个年轻恋人,第一次偷尝了禁果。

南宫离信誓旦旦地说他一定会求得月晴父亲的同意,迎娶月晴,月晴对南宫离的话深信不疑。

可是没过多久,南宫离在外出的时候,碰到了当时南宫城的圣女南宫妍,也就是南宫焕的姑姑。这次不是南宫离英雄救美,而是他遇到抢劫的,被正好路过的南宫妍给救了。

彼时南宫家正在招收外姓弟子,南宫妍救了南宫离之后,看他身体还不错,年纪也合适,就随口问他要不要去试试当个外姓弟子。

南宫离动心了。幼年的疾苦让他很想往上爬,很想得到财富和地位,成为人上人。因为有南宫妍的引荐,南宫离很顺利地通过了外姓弟子的考核,而当时考核他的一个南宫家长老虽然让他通过了,却很不屑地看着他说:“不要以为你靠着你那张小白脸和油嘴滑舌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圣女殿下让你加入南宫家,只是随手从路边捡起了一条流浪狗而已!”

这份莫大的羞辱,更激发了南宫离的欲望。他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出人头地,把那个狗眼看人低的长老大卸八块!

南宫离志气很高,他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为了不让自己的出身那么卑微,他只说自己是孤儿,并没有提过他曾经在月家当过家奴的事情。

月晴支持南宫离的决定,因为南宫离说,他想要给月晴更好的生活,他要出人头地,然后再向别人宣告月晴是他的女人,他要给月晴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彼时年少情浓,月晴一颗心都在南宫离身上,对南宫离的话深信不疑。而月家的家主看南宫离真的进了南宫家当弟子,怕南宫离未来真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对南宫离的态度也改变了,默许了南宫离和月晴的暗中来往。之所以是暗中,是因为南宫离要求月家人不要把他的过往泄露出去,在外面就当不认识他。而南宫家弟子几百个,也没有人会去调查一个新加入的外姓弟子有什么过往。

当时圣女南宫妍只是为了给南宫家招收更多的外姓弟子所以才多看了南宫离几眼,并没有别的,而南宫离当时也真的只是想着要好好修炼武功出人头地。

可大家族的水很深,南宫离在南宫家举步维艰,处处被刁难,还差点被那个羞辱过他的长老弄死,因为那个长老希望圣女南宫妍可以嫁给他的儿子,所以把南宫离当成了眼中钉。而南宫离低微的身份,又有人刻意为难,注定他根本就得不到任何好的资源,接触到的武功秘籍也都是很低级的。

南宫离不甘心就那样下去,他知道自己习武的资质很出众,只要给他好的资源,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高手,得到想要的一切!于是南宫离盯上了南宫妍,这个他眼中可以当他靠山,给他撑腰的南宫圣女。

一个男人,想要利用一个女人,所用的手段,最有效的就是感情了。南宫离把他被打压的事情不着痕迹地让南宫妍看到了,南宫妍果然没有袖手旁观,而之后他们私下的来往越来越多,出身高贵的南宫妍很快喜欢上了南宫离这个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天赋出众努力上进的少年郎。

南宫离对南宫妍说,他并不想让人觉得他利用她,他要等到他成为真正的高手,被南宫家重用的时候,再公开他们的关系,让所有人知道他是配得上南宫妍的。南宫妍并不知道南宫离当时只是害怕他们的关系暴露之后会惹怒月家人,拆穿他的假面,南宫妍还以为这是南宫离真爱她的表现。

所以南宫离凭借着南宫妍这个靠山和他自己出众的天赋,在南宫家一步一步往上爬,最终成为了南宫家的第一天才,甚至是八大家族的第一天才,而自始至终,没有人知道南宫离一直暗中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月晴是南宫离年少时期最初的爱恋和温暖,他真的爱月晴,可他又不得不利用南宫妍来让自己得到想要的资源和地位。

就在南宫离终于得到南宫姓,并且在二十岁那年就破格成为南宫家甚至是八大家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的时候,南宫妍满心欢喜地对南宫离说,她要告诉所有人他们的关系,他们可以成亲了。可与此同时,一直在暗地里跟南宫离来往,痴心一片等着南宫离娶她的月晴,有了身孕。

月家人都不知道南宫离和南宫妍的关系,月晴也完全被蒙在鼓里,她心中只有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觉得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她爱的男人在一起了。

一边是高贵的南宫圣女,一边是小门小户的月家女,南宫离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他不敢让南宫妍知道他一直金屋藏娇在和月晴来往,他也不敢让月晴知道他背着她勾引了南宫家的圣女,因为他真正爱的人是月晴,而不是南宫妍。

南宫离一直找借口拖着南宫妍,没有把他们的关系公开,而最终过了几个月之后,内心煎熬的南宫离,最终还是不愿失去他费尽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选择了让月晴面对残酷的现实。

南宫离跪在月晴面前说他不是人,说他辜负了月晴,说他不能失去一切,说不管月晴想要什么补偿,他都可以给,他说他可以送月家人去另外的城池,给他们一辈子用不完的财富,他不会抛弃月晴,他也要孩子,他一定会找机会去看她们,只是不能给她们名分……

天真善良的月晴,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她挺着大肚子,哭得眼泪都干了,却始终没能让南宫离回心转意。

月晴的父亲知道南宫离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存在,而月晴已经有了南宫离的骨肉,他们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跑到南宫家去拆穿南宫离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让南宫离失去一切?更可能的后果是,南宫家不会放弃南宫离这个百年难遇的天才,而会选择让月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以此来维护南宫离这个天才的名声。

月晴的父亲内心恨极,却不得不接受了南宫离的安排,月家举家离开了南宫城,去了东方城。南宫离假借外出办事,暗中护送月晴到了东方城安顿下来,并且信誓旦旦地对月晴说等她生产的时候,他一定会过来,亲眼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

南宫离回到了南宫城,可还没等他和南宫妍的关系公开,南宫妍外出的时候失足坠马,人没死,却失忆了。

南宫离觉得上天似乎就是在故意捉弄他,可他得知南宫妍失忆忘了他的时候,心中却如释重负,因为他再也不需要违心骗人了,他终于可以把月晴接回来,光明正大地娶她了。他始终是爱月晴的,他只是不得已利用了南宫妍,才走到了那一步。

可是当南宫离再次赶到东方城的时候,收到的却是噩耗。他没有见到月晴,见到的是月晴的妹妹月琅,月琅当时满脸仇恨地看着南宫离说,她的姐姐已经难产死了,一尸两命。而月琅给了南宫离一封月晴生前留下的亲笔信,信中说,她和她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原谅南宫离,她生生世世都不愿意再见到南宫离这个人。

南宫离在月晴的坟前跪了三天三夜,失去的时候,他才知道他错得有多么离谱。他得到了高深的武功,得到了地位,得到了高高在上的身份,还有用不完的财富,可他永远失去了他最爱的那个女人,还有他们的孩子……

南宫离那段时间只感觉万念俱灰,一闭上眼睛脑海中都是月晴含恨而终的那张脸,而他费尽心机,苦苦打拼所得到的身份和地位,全都变成了对他的嘲讽。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天才,他只觉得难堪至极,因为他的天才之名,他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骗女人得来的,最终他还害死了最爱他的女人。

南宫离颓废了一段时间,适逢南宫家家主要选择一位长老离开八大家族,到迷雾森林那边加入正阳门,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流放。南宫家其他长老避之不及的时候,南宫离主动站了出来,说他要去。

南宫离当时是南宫家年轻一辈最出众的天才,南宫家的家主并不想让他去,可他死活非要走,最终也就随他去了。

南宫离在走之前,又去看了月晴的墓,并且把他所有的钱财都留给了月家,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几十年过去,南宫离在迷雾森林这边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也渐渐地把当年不堪的过去和难以忘却的伤痛埋在了心底,而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容貌酷似月晴的姑娘,他娶了那个姑娘,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后来南宫离有了个儿子,只是他的妻子体弱,生儿子的时候难产死了,儿子是生下来了,却有些先天不足,常年需要吃药吊命。

南宫离收靳辰为徒的时候,他的儿子还在世,他那些年之所以常常失踪,就是和他的儿子在一起。南宫离对靳辰并没有任何企图,他只是想收个徒弟而已。靳辰的资质很出众,个性也很讨喜,和靳辰在一起的日子,是南宫离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

南宫离抚养儿子长大,儿子也娶了妻,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可他的儿媳妇生产的时候大出血,生下孩子之后没多久就去了,他病弱的儿子又过了一年,摔了一跤晕过去,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但南宫离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孙子,就是小夜。

至于当年南宫离让靳辰去保护墨青,也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当年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治病,欠过墨青的祖父一个恩情,虽然墨青的祖父已经不在了,但他想着既可以报恩,也可以让他的徒弟下山去历练一番。

南宫离当时还想着靳辰如果在魏国混得好的话,到时候回到靳家就算过不下去,还可以到魏国生活。而南宫离一早就知道墨青是东方木的徒弟,知道墨青并不是真的废物,他的实力一定很强。南宫离最初并没有想过墨青会和靳辰在一起,他只是想着墨青会看在靳辰保护过他的份儿上,庇佑靳辰,因为靳辰毕竟只是个姑娘,如果失去了家族的依靠,她会同时失去出身尊贵的身份,而那些墨青都可以给她。

南宫离在小夜快四岁的时候,把小夜送到了靳辰身边,因为他觉得靳辰可以给小夜他给不了的母爱,这一点靳辰确实做到了。

南宫离本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他有一个让他很得意的徒弟,还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孙子,他并不是一无所有。

可最终,现实又跟南宫离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彼时他不过是因为知道靳辰会去迷雾森林那边,所以自己也过去了,想着他既然已经放下了一切,也不需要再害怕回到那个地方。

当南宫离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去祭拜月晴的时候,在记忆中的地方却根本找不到月晴的坟墓,他去找月家人,却发现月家人也在多年前离开了东方城,不知所踪。

南宫离几乎走遍了八大家族,始终找不到任何月家人的线索。然后,月琅从天而降,出现在南宫离面前,告诉南宫离,月晴当年根本就没有死……

南宫离当时都快疯了,而月琅说当年月晴不愿意再见南宫离,也不想让她的孩子和南宫离有任何关系,所以就让南宫离以为她难产死了,孩子也没有生下来,甚至月家人还伪造了一个月晴和孩子的坟墓。而南宫离当年乍闻月晴和孩子一尸两命,伤心之下根本没有去调查,也从未想过月家人竟然会骗他,更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月晴的主意。

南宫离知道,月晴定然是恨极了他,当年才会那样决绝。曾经以为已经放下的一切伤痛,再次折磨得南宫离痛不欲生。

月琅告诉南宫离,当年月晴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就是东方云祁的父亲。换言之,东方云祁是月晴和南宫离的亲孙子。只是月晴生下孩子没多久就郁郁而终,死之前把孩子托付给了月琅。

南宫离最开始不愿意帮东方云祁,因为他并不希望东方云祁去追求权势,也不想跟靳辰和墨青作对。可月琅不同意,月琅说东方云祁是她姐姐留下的唯一血脉,她要帮助东方云祁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南宫离也不能置身事外。

而月琅用来威胁南宫离的,并不是东方云祁,而是月晴。月琅说,她的姐姐葬在了一个只有她知道的地方,如果南宫离的行为让她不满意的话,她就把月晴的尸体挖出来挫骨扬灰,她说到做到!

南宫离知道月琅真的狠起来有多么丧心病狂,他也知道月琅所谓的帮助东方云祁得到权势,更多的是她自己想要得到权势。可南宫离不敢不屈服,因为东方云祁是他和月晴的孙子,因为他希望月晴真的可以入土为安。

于是就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不管南宫离多么不愿,他都不得不按照月琅的意思跟靳辰和墨青作对,甚至月琅想让靳辰和墨青认为幕后主使就是南宫离,以此更好地隐藏自己。只是可惜,月琅如今不能再躲在背地里操纵一切了,因为她这个人已经暴露在了墨青和靳辰面前,而她如今能操纵的人,就只剩下了南宫离一个。

南宫离有苦衷,但他始终不肯对靳辰说他的苦衷到底是什么,因为当年他犯下的那些错误太过不堪,根本无法启齿,他知道一旦他说了,靳辰会更加看不起他。

月琅和南宫离在月琅的伤好了之后,之所以再次回到这座山庄,是因为东方云祁还在这座山庄里面。靳辰当时并没有发现这座山庄所有的机关,而东方云祁闭关的地方在一个很不起眼的院子里的地下密室里面,只有月琅知道。

这会儿月琅过去打开了密室,东方云祁从修炼中醒了过来,见到月琅的时候,神色欣喜地叫了一声“祖母”,看向南宫离的时候,却像是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月琅已经把一切都告诉过东方云祁了,东方云祁知道,他不需要对南宫离示好,也不需要求南宫离,南宫离就会为他卖命的。

对上东方云祁带着仇恨的目光,南宫离有些难堪地垂眸,开口问月琅:“接下来去哪里?”

月琅神色平静地说:“雪狼国。”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