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再见秦骁/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祖母,为何要去雪狼国?”东方云祁神色有些不解地问月琅。他被墨青砍掉了右臂,修炼也没有办法真正静下心来,如今实力不过是原本的五成。

“去避避风头,给你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修炼。”月琅看着东方云祁的眼神倒是一脸的慈爱,好像东方云祁就是她的亲孙子一样。

“我不想修炼了!”东方云祁神色有些不耐地说,“我本来是右手持剑,如今没了右手怎么练?反正有祖母和南宫离在,你们那么厉害,帮我拿到那个位置就好了,当皇帝又不是必须武功高强!”

听到东方云祁的话,月琅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情绪,而南宫离皱眉看着东方云祁:“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只有你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你自己!”

“哼!”东方云祁冷哼了一声,“南宫离,你少在我面前装什么长辈!还教训我?你是什么货色自己心里没数吗?当年你要是不辜负我祖母,说不定她现在还好好地活着,我又怎么会一无所有?!”

南宫离猛然转身,大步走了出去,还能听到东方云祁嘀咕的声音:“我现在这一切就是他害的……”

南宫离到了外面,猛然挥掌,一棵大树轰然倒下。他抬头,天色阴暗,他的心中也是阴霾一片。南宫离此刻突然想起了小夜,那个永远都乖巧爱笑的孩子,他的另外一个孙子。南宫离很想去看看小夜,可他如今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又有什么脸面去找小夜呢?况且月琅盯着他,他还怕月琅会对小夜不利。

事实上南宫离最初试图对月琅使用真言丹,想从月琅口中得知月晴埋葬在什么地方,可是月琅警惕性很高,她自己又是个毒术高手,所以南宫离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南宫离也曾经想过把月琅给杀了一了百了,可是他下不去手,因为月琅是月晴的妹妹,跟月晴的容貌很像,也是月琅把南宫离和月晴的孩子抚养长大的。事实上月琅的实力并不比南宫离差,就算南宫离真的动手,也未必能够成功。

而说起月琅手中的真言丹,就不得不提向谦了。向谦确实是南宫离抓到八大家族那边去的,因为月琅给南宫离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让南宫离想办法找到可以让人在内力尽失之后恢复内力的药。那会儿南宫离没有去找靳辰,因为他怕靳辰起疑心他无法解释,他就去找了向谦。

向谦当初从千叶城离开,是他主动走的,因为他突然想起他养在另外一个地方的一株奇药可能就要成熟了。只是向谦时间估算错误,他在一个以前住过的山谷中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等到药材成熟,他采了药之后,就准备回千叶城,结果半路碰到了南宫离。

南宫离和向谦都是靳辰的师父,他们也知道彼此的存在,不过还是第一次打照面。南宫离知道向谦的脾气,心知他想要的东西向谦肯定不会轻易给他,就骗向谦说是靳辰在八大家族那边遭到了暗算,内力尽失,需要用到那种药。

向谦并没有怀疑南宫离,他说他知道怎么帮人恢复内力,但他不会直接把药给南宫离,他要亲自过去救他的徒儿。

不管南宫离怎么说,向谦都死活非要亲自去找靳辰,他说他不放心,还说要去灭了害他徒弟的杂碎。而月琅给南宫离定了期限,南宫离最终只能带着向谦一起去了迷雾森林那边,到那边之后,向谦并没有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徒弟,而是落入了月琅的手中。

就是因为向谦以为南宫离是靳辰的师父,丝毫没有怀疑过南宫离,对南宫离也没有任何防备,所以才会落得那么惨。月琅用诡计控制住了向谦,并且从向谦身上搜到了很多真言丹,还有一些其他的药物,包括忘情水。而月琅利用那些真言丹,从向谦口中得知了忘情水和真言丹的配方,还有不少其他的秘密,然后用一滴忘情水,把向谦变成了一个疯老头。

月琅要求南宫离去哄骗已经失忆的向谦,告诉向谦冷星辰杀了他的女儿,冷星辰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南宫离开始不愿意那样做,但月琅说如果南宫离不肯的话,她就直接把向谦杀了。最后南宫离只得按照月琅的吩咐,对失忆的向谦谎称他们是兄弟,而有一个叫冷星辰的小子杀了向谦唯一的女儿。

之后月琅把向谦送到了当时假扮冷星辰的司徒琏面前,向谦还捅了司徒琏一刀,害司徒琏受了伤。直到现在向谦的记忆也没有恢复,只是靳辰又用了一滴忘情水让向谦忘了那段不该存在的回忆……

身后传来脚步声,月琅和东方云祁都从密室里面出来了。东方云祁看到南宫离依旧没有好脸色,而他这会儿还不知道山庄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等听到月琅说靳辰把山庄里面所有的弟子,还有元禛和东方清茉都给杀了,东方云祁恶狠狠地瞪着南宫离说:“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如果她要杀我,你是不是也要袖手旁观?”

南宫离垂眸没有说话,而月琅神色淡淡地说:“事已至此,说那些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走吧。”

“元媛那个贱人呢?杀不了靳辰,先把元媛给杀了!”东方云祁冷声说,话落看向了南宫离,“你去!把元媛给杀了,给我大卸八块!”

听到东方云祁的话,月琅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而南宫离皱眉看着东方云祁冷声说:“云祁,老夫是你的祖父,不是你的奴才!”东方云祁的品性让南宫离十分失望,可这毕竟是月晴给他留下的血脉,他不能不管东方云祁。而东方云祁在断臂之后,性格变得越发乖张,南宫离即便告诉自己这是他的亲孙子,可是他根本没有办法喜欢东方云祁。

“哼!我知道,祖父!”东方云祁一脸嘲讽地看着南宫离说,“希望您老也别忘了我是你孙子,我才是你的至亲,你那位宝贝徒弟,现在想的恐怕是怎么弄死你吧!”

“都不要再说了,走!”月琅神色淡淡地说,话落飞身而起,朝着山庄外面而去。之前的计划都失败了,月琅知道南宫离心中还念着靳辰那个徒弟,所以在对付魏琰和宋舒的时候并没有尽全力,绕了弯路失败了。而月琅如今改主意了,她不会再贸然行事,因为对手实力太强,她要么不出手,等到要出手的时候,一定要选一个好的时机,一击即中。

东方云祁和南宫离也很快都跟着月琅一起离开了那座山庄,山庄之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

魏琰一行人在第二天一早也离开了茗城,继续朝着齐国的方向而去了。有元媛在,宋舒的身体很好,气色也不错。而他们一行人一直都很低调,作为魏国的前皇帝,魏琰如今的身份只是魏国皇帝的表弟而已。

靳辰和墨青进雪狼国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下旬了。天气越发寒冷,南宫暖已经披上了厚厚的大氅,雪狼国的一切对她来说都相当新奇。

而靳辰想起当年她和墨青第一次来雪狼国的情景,那会儿墨青还是个废物王爷,她是墨青的护卫,他们是跟着魏琰过来给老狼王贺寿的,半路上碰到了齐皓诚,还有靳扬。至于秦骁,靳辰刚出山就认识了。

不过几年过去,物是人非。老狼王死了,他最出色的儿子秦骁并没能继承王位,如今不知所踪。墨青和靳辰成了夫妻,魏琰和齐皓诚都娶妻生子了,当年那位爱耍小心机的靳月都有了好归宿。

雪狼国各地的官员都还没来得及迎接,靳辰和墨青就已经走了。他们保持了一个相当快的速度在赶路,倒也不是时间紧,以他们现在的速度,赶到雪狼国王城的时候,距离秦岩大婚的日子还剩下半个多月。靳辰是想早点过去,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这样等问题解决了,说不定她和墨青还来得及回千叶城去过年。虽说孩子都有人照顾,但如果他们过年都不回去的话,有些说不过去。

靳辰三人距离大秦城还有半日路程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雪,而秦岩派来迎接他们的人也到了。

来的是雪狼国王室一个年轻的王子,秦岩的弟弟秦麒,如今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已经长得人高马大了。靳辰和墨青对这位秦麒并没有任何印象,因为雪狼王王室的王子太多了,比秦骁和秦岩小的,现在还活着的,都有十几个,想必这位排行二十五的王子秦麒比较得秦岩的青眼。

见面寒暄过后,一行人就继续冒着风雪往大秦城而去了,到大秦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被风雪笼罩的大秦城城门,依旧粗犷大气,只是并没有多少行人。靳辰和墨青进了大秦城之后,秦麒很客气地带着他们住进了魏国的驿馆。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靳辰第一次来大秦城的时候住的就是魏国驿馆,因为她那会儿是魏国墨王爷的女护卫。如今再住进来,她摇身一变成为了魏国皇后,只能说人生处处有意外吧。

南宫暖刚在房间里坐下,喝了一杯雪狼国特产的茶,就听到了敲门声。

南宫暖起身过去打开门,赶紧把站在门口的靳辰迎了进去。靳辰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因为之前的衣服被雪打湿了。她看着南宫暖微微一笑说:“暖暖累不累?不累的话,换身衣服,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好啊!”南宫暖眼睛一亮。这一路走来,虽然一直在赶路,免不了风餐露宿,但是每到一个城池,墨青和靳辰总能找到一些并不起眼但是很好吃的小店,南宫暖很喜欢,她感觉这一趟下来她都要长胖了。

靳辰等着南宫暖快速地换了一身衣服,又让她披上了一个披风,然后一起出门了。墨青等在门外,手中拿着靳辰的披风,帮她穿好,还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小丫头,还记得那家小店的路吗?”

靳辰唇角微勾说:“当然记得。”

南宫暖站在一旁看着墨青和靳辰笑,觉得墨青和靳辰夫妻俩相处的模样真的太有爱了,她很是羡慕。

墨青牵起了靳辰的手,南宫暖就在一旁跟着,三人一起出了驿馆。他们本就没有带其他随从过来,也没有下人,驿馆的下人准备了饭菜,但他们并不打算吃,而秦麒转告了秦岩的意思,说明日在王宫中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

夜幕降临,大秦城街上的行人很稀少,而且全都行色匆匆,墨青三人都披着披风戴着帽子,并没有人注意他们。

他们没有去灯火通明的酒楼,而是进了一个小巷子,最终停在了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门口。厚厚的布帘里面透出昏黄的光,南宫暖一脸好奇,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卖什么吃的。

墨青掀开门帘,先让靳辰和南宫暖进去,自己最后进去放下了门帘。正在擦桌子的白发老婆婆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客人上门,转身看到墨青拿掉帽子露出的那头银发,直接愣在了那里,然后诚惶诚恐地弯腰行礼:“参加魏皇陛下!”

“不用多礼,我们是来吃饭的。”墨青说着拉开了凳子,让靳辰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南宫暖坐在靳辰身旁,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堪称简陋的小店。外面很冷,但是小店里面生了炉子很温暖。

老婆婆很快镇定了下来,她几年前其实见过墨青和靳辰,那会儿墨青的头发还是黑色的,靳辰还是墨青的护卫南宫柔。老婆婆十分客气地问:“不知三位贵客要吃点什么?”

“三份牛肉烧饼,一壶青稞酒。”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好咧!马上就好!”老婆婆点头,对着后厨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老头子,三份烧饼,一壶酒!”

“得咧!”后厨传来一个粗犷的老者声音,还有剁肉的声音。

老婆婆给墨青和靳辰上了一壶看起来不怎么好的茶,一切都跟墨青第一次带着靳辰来这里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包括这对老夫妻说的话。

而靳辰记得,当时她第一次来这家店,刚刚点完菜,还没吃上的时候,秦骁也来了,而这位老婆婆跟秦骁很熟稔的样子,还说秦骁经常过来光顾……

想到这里,靳辰状似无意地看着在一旁忙活着擦桌子的老婆婆问:“老人家,不知道骁王爷最近可来光顾过?”

老婆婆正在擦桌子的手顿了一下,转头叹了一口气说:“魏后娘娘,骁王爷早已经不在了。”

“老人家可知骁王葬在何处?我们是朋友,既然来了,想去祭奠一下。”靳辰神色平静地说。

老婆婆的神色也很平静:“骁王离世的时候是太子,葬在皇陵里面。”

老婆婆话落,就客气地一躬身,然后到后厨帮忙去了。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很快,他们要的烧饼和酒都上来了。烧饼的口味和记忆中完全一样,一如既往地好吃,南宫暖自己吃了一份很实惠的烧饼,感觉都吃撑了,有些遗憾这等美味走了就吃不到了,还在想如果问这对老夫妻要一下做牛肉烧饼的秘方,会不会太冒昧了……

而南宫暖本不爱酒,那壶相当烈的青稞酒她也喝了两杯,因为她喜欢品尝特别的味道。不过在南宫暖想着怎么学了这手艺回去做给孩子们和朋友们吃的时候,靳辰却在一边吃一边想秦骁。

墨青和靳辰并不知道秦骁和东方云沁是不是回过大秦城,但这是有可能的。而这家小店的这对老夫妻,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小了,身体却一直都很好,而且明显很精明的样子。最关键的是,这对老夫妻当年就是从骁王府出来的,跟秦骁应该相当熟悉。如果秦骁回过大秦城,会不会来找过他们?

三人吃完了之后,墨青拿出一片金叶子放在桌上,开口说不用找了,然后就离开了。那位老婆婆拿起墨青给的那片金叶子,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快步进了后厨。

“老头子,这是那位魏皇留下的。”老婆婆把那片金叶子递给了坐在后厨喝酒的一个老头。这老头一般都待在后厨,所以靳辰和墨青来了两次都没有见过他,如果他们见到这老头的话,就会发现这老头并不是一般人。

老头须发花白,四方脸,一脸的风霜,但是那双眼睛却很是清明,身材虽然高大,但是很清瘦,并不像雪狼国的男人那样虎背熊腰。看到那片金叶子,他不甚在意地说:“给了就拿着,他们有钱。”

“老头子,你在剁肉没有听到,魏国那个皇后娘娘跟我打听王爷呢!”老婆婆皱眉看着老头说,“所有人都以为王爷已经死了,他们怎么会突然问起来?还说是王爷的朋友。”

本来在漫不经心地提着酒壶倒酒的老头,神色微微变了,放下手中的酒壶,看着老婆婆说:“你确定他们问的是王爷?”

“我听得一清二楚!”老婆婆说,“那位皇后娘娘问的可是骁王!”

“她还说跟王爷是朋友?”老头皱眉问。

“是啊!”老婆婆说,“我看那三个人都挺面善的,会不会他们真的跟王爷是朋友?”

“老太婆,你看谁都很面善。”老头轻哼了一声说,“他们那样身份的人,惯会伪装的,不能相信。”

“可是如今王爷……”老婆婆的神色有些担忧。

老头子的眉头也拧了起来:“你说刚刚那位是魏国的皇后娘娘,曾经的墨王妃?”

“没错。”老婆婆点头。

“据说这位皇后娘娘跟鬼医关系匪浅……”老头神色莫名地说。

“就是说!如果她真的是王爷的朋友的话,她一定有办法救……”老婆婆有些急切地说。

“不行!”老头神色一变,“我们不能就这么把王爷给暴露了,万一他们是王爷的仇人呢?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唉!我们本事不大,就做点小生意,还能有什么办法啊!”老婆婆摇头叹气。

而这对老夫妻并不知道,刚刚离开的三个人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都悄无声息地上了房顶,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表示也真的是巧了。他们今天来这里是过来吃东西的,靳辰也不过就是想起曾经在这家店里见到过秦骁,秦骁跟这对老夫妻关系不浅的样子,所以就多问了那么两句,谁知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这对老夫妻竟然真的知道秦骁在哪里,而根据他们的话,秦骁这会儿似乎很不好的样子……

南宫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她也没有问,只是默默地跟着墨青和靳辰。她有一种预感,他们这次在大秦城,肯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小店建在一座小宅子的门口,而那座小宅子就是那对老夫妻的住处。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靳辰对南宫暖打了个手势,三人一起进了那座很安静的小宅子,而那对老夫妻还在小店里面没有回来。

小宅子的廊下点了两盏昏黄的灯笼,在雪夜之中显得很是静谧,而小宅子里面总共就两个房间,还有一个柴房。

靳辰和墨青分别进了一个房间,南宫暖站在廊下望风,冷风夹杂着雪花吹在她的脸上,冰冰凉凉的,她看着面前越来越大的风雪,紧了紧自己的披风。

很快,墨青和靳辰都出来了,四目相对一起摇头,表示什么都没发现。房间里并没有秦骁,也没有其他任何和秦骁有关的东西。

“先回去再说。”墨青伸手揽住靳辰飞身而起,南宫暖也跟了上去,三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

“老头子,你说咱们明日要不要偷偷去看看……”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老夫妻俩一起进来了。天色已晚,再加上下雪,不会再有客人光顾,他们关了店回家休息。

“别说了!”老头子神色严肃地说,“老伍说过了,让我们不要再过去,也不要乱说话,小心隔墙有耳!”

“是是是,我一时忘记了。”老婆婆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异样。而墨青三人来的时候和离开的时候都用的轻功,并没有在院子里的雪地上面留下任何痕迹,这对老夫妻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另外一边,回到驿馆的南宫暖去休息了,靳辰和墨青却在说那对老夫妻。

“秦骁肯定还有心腹在大秦城,那对老夫妻应该知道秦骁现在在哪里。”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你还记得当年你救了秦骁,秦骁给了你一块玉佩,让你到大秦城无缺铁匠铺找他那件事吗?”墨青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点头:“我当然没忘,难得是我只是随口提过一次,你竟然还记得。”靳辰当然不会忘记那件事,那时她才刚出山没多久,就遇上了被人追杀的秦骁,然后她救了秦骁,秦骁给了她一块玉佩,说让她到雪狼国王城一个名叫无缺的铁匠铺,找一个叫西门靖的人拿钱。而西门靖就是秦骁的化名,那个铁匠铺自然就是秦骁的地盘了。

“你的意思是,秦骁有可能在那个铁匠铺子里?”靳辰眉梢微挑。这次来大秦城,靳辰并没有注意街边的店铺,不知道那个铁匠铺子还在不在。

“去看看就知道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夜半时分,寒风呼啸,大秦城的雪越来越大,整座城池已经变得银装素裹。

南宫暖睡了,墨青和靳辰换上了夜行衣,戴上了面具,悄无声息地离开驿馆,朝着大街上而去。

深夜时分的大秦城大街上,所有的店铺都关了门,而那家叫无缺的铁匠铺子果然还在,只是里面没有点灯,看着根本没有人的样子。

一般开店的,前面是店面,后面是住家。墨青和靳辰越过无缺铁匠铺,看到了铁匠铺后面的一座小宅子,而小宅子里面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

两人对视了一眼,飞身过去,落在了房顶上面。凝神去听,下方亮着灯的房间里有人,却没有任何声音。

墨青拿起一个瓦片,直接砸在了院子里。瓦片落在雪地上并没有碎,但是也发出了不小的声音。房门很快开了,一个身材清瘦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出来,皱眉看着院中雪地上面的瓦片,然后猛然回头看向了房顶,上面却空无一人。

中年男子回了房间,关上门之后转身,神色大变,因为不过片刻功夫,房间里面竟然多了一个人,而他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她是怎么进来的。

看身形,这是一个女子,银色的面具十分精致。中年男子冷声说:“在下不过开门做个小生意,这位贵客是不是走错路了?”

“一个叫西门靖的男人,让我来这里找他。”靳辰看着中年男子眼眸幽深地说。

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他是秦骁的属下,名叫伍缺,是个生意人,因为为人很精明,经商天赋不错,年轻的时候生意做得很大,却不知道韬光养晦,就遭人暗算家破人亡了,被仇家追杀的时候正好被秦骁所救,捡回了一条命,后来就奉秦骁为主,在大秦城开了这家并不起眼的铁匠铺子,暗中帮助秦骁打理其他的生意,譬如三国都城都有的天香楼,事实上是秦骁的产业,伍缺在暗中经营。

但伍缺只管秦骁的生意,负责为秦骁赚更多的钱,并不管其他的事情,所以秦骁的很多秘密他并不清楚。譬如秦骁当初为何娶了东方雅,秦骁和墨青以及靳辰的关系,秦骁怎么会“葬身火海”,这些事情,伍缺都不知情。因为秦骁是个极其谨慎的人,他并不会跟属下分享自己的秘密,伍缺也只是做到他的本分。

而在几年前,秦骁曾经特意吩咐过伍缺,如果有一个年轻女子前来找一个叫西门靖的人,务必留下那个女子,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他。秦骁当时说,那个女子是他的救命恩人。

可是后来并没有人过来找西门靖,伍缺已经快要忘了那件事,没想到时隔几年竟然真的有人找上门来。

“不知这位姑娘为何要找西门靖?”伍缺神色莫名地看着靳辰问。

“我救了他,他说要报恩,所以我来了。”靳辰声音平静地说。

伍缺再次皱眉:“那这位姑娘手中可有西门靖公子给你的信物?”

“丢了。”靳辰很淡定地说。

伍缺想了想,看着靳辰说:“这位姑娘既然是西门靖公子的救命恩人,不如开个价吧,你要多少银两的报酬,只要不太过分,在下可以现在给你。”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伍缺现在心中有所顾忌,只希望靳辰拿了钱尽快离开,不要找麻烦。

“西门靖说,如果我来了,务必要等他亲自过来见一面。”靳辰声音淡淡地说,“怎么?难道这是有期限的,救命之恩过了几年就不作数了?”

伍缺再次皱眉:“姑娘,真是对不住,西门靖公子远行了,归期未定,恐怕不能与姑娘相见了。”

“远行?”靳辰轻笑了一声,看着伍缺说,“难道不是死了吗?”

伍缺神色微变,靳辰拿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她那张绝色倾城的脸,看着伍缺说:“不确定你是不是认识我,我是靳辰,墨王妃,如今的魏国皇后,也是西门靖的师妹。”

伍缺心中大惊,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就躬身行礼:“不知是魏国皇后娘娘亲临寒舍,礼数不周,还请见谅。”

“废话说够了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秦骁现在在哪里?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如果不肯开口,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你说。”

伍缺微微垂眸:“小人实在不知魏后娘娘所言何意,骁王早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看来你并不相信我。”靳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说,“不过也没有必要了。”

下一刻,伍缺神色大变,只见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从天而降,伸手就扼住了他的脖子,往他口中扔了一颗入口即化的药丸。他的眼睛猛然瞪大,然后就缓缓地闭上了。

墨青把已经失去知觉的伍缺扔在一旁,看着靳辰说:“没有找到。”刚刚靳辰跟伍缺说那么多,事实上只是为了给墨青一点搜寻这个宅子的时间,而如今看来并没有什么收获。

靳辰走到了伍缺面前,看着闭着眼睛的伍缺问:“你叫什么名字?”

“伍……缺……”伍缺张口,声音有些迟缓地说。

“秦骁在哪里?”靳辰看着伍缺直截了当地问。不知道秦骁现在什么情况,靳辰觉得应该尽快找到他。

“主……子……在……城……南……雅……风……苑……”伍缺一字一句地说。

靳辰和墨青不是第一次来大秦城了,但是并不知道雅风苑是什么地方,不过他们会找到的。

靳辰看着伍缺继续问:“秦骁现在怎么样了?”

伍缺声音迟缓地说:“活……死……人……”

靳辰微微皱眉,和墨青对视了一眼,两人并没有再问什么,也没有再管伍缺,而是很快离开了那个宅子。

想要知道雅风苑在哪里并不难,因为大秦城里也有墨青的人。而没过多久之后,靳辰和墨青就站在了一个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雅致的宅子里面。墨青在大秦城的属下已经告诉过他们,雅风苑是大秦城一个青楼女子从良之后买下的宅子,据说有贵人罩着,没有人敢惹。那个青楼女子的名字叫做锦秋。

宅子里面很安静,神奇的是大半夜竟然有人在抚琴,琴声婉转。墨青和靳辰循着琴声过去,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里面的琴声戛然而止,他们听到了有人站起来的声音。

很快,房间里走动的声音也消失了,靳辰示意墨青留在外面,她轻而易举地从外面打开了里面锁上的门,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闪身进了那个房间。

房间里面的装饰很女性化,很优雅,并不像雪狼国的风格,倒是有点像齐国的大家闺秀的闺房。

房间里放着一架琴,隔间有个小书房,不过两边都没有人。靳辰走到小书房里面,看着那个书架,很快看出了机关所在。毕竟靳辰也跟着墨青学了一些机关术的皮毛,而这里的机关很简单。

靳辰没有任何犹豫,伸手打开了书架上面的机关,书架从中间分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密室,还有密室里面眼神戒备地握着一把匕首的女子。

“你是谁?”女子想用身体挡着,但无奈她太瘦了,根本挡不住后面床上躺着的人,而那人不是秦骁又是谁?

“让开!”靳辰对于秦骁的这些实力低微却防备心很重的属下已经无语了,这姑娘明显根本不会武功,拿匕首的姿势错得离谱,接下来真要动手,她戳到的可能是她自己……

“你……你休想动他!”女子就是雅风苑的主人,名叫锦秋。她心中很害怕,因为靳辰身上像是带着煞气一般,可她还是不肯让开。

“别闹了。”靳辰伸手,就把锦秋手中的匕首夺过去扔到了一边,然后像变戏法一样把丝毫不能反抗的锦秋双手绑在了一起,然后又把她的上身绑在了密室里面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这一切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锦秋还没反应过来,就动弹不得了。她眼睛都红了,看着靳辰冷声说:“你要敢动他,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靳辰没有理会锦秋,过去给秦骁把脉,却发现秦骁脉象很虚弱,是身体受过重创所致。而秦骁曾经失而复得的内力,再次消失了。秦骁这次并不仅仅是失去内力,他所受的伤比他曾经受过的都要重很多,还有气已经是奇迹了,不过如今他就是个活死人,想要醒过来并不容易,而如果靳辰没有找到他,他现在的状况,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最多十天,必死无疑。

靳辰皱眉看着秦骁,认真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做,心中不是很确定,就出去把门外的墨青叫了进来。

锦秋已经傻眼了,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以为闯进来的女子是来杀秦骁的,可她先给秦骁把了脉,然后又叫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进来,两人竟然站在床边开始很认真地讨论怎么给秦骁医治?!

锦秋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你们……是主子的朋友吗?”

“闭嘴!”靳辰正在思考问题,十分不客气地说了两个字。锦秋下意识地闭嘴了,不过眼中还是带着一丝戒备。

靳辰和墨青讨论完了之后,墨青掰开秦骁的嘴,扔进去一颗药丸,然后靳辰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金针,刷刷刷扎得秦骁满身都是,锦秋只感觉眼花缭乱,然后彻底傻眼了。

“有些药得现做,而且每天都要针灸,什么时候能醒还得看运气。”靳辰收了金针,看着秦骁没有血色的瘦削脸庞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上次见到秦骁的时候,秦骁牵着东方云沁,一副要去过快活日子的幸福模样,谁曾想一别再见,秦骁竟然变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而东方云沁还不知道在哪里。

想到这里,靳辰转身看着锦秋问:“秦骁为何会在你这里?有没有其他人跟他在一起?”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