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有趣的提议/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秋下意识地开口回答靳辰的问题:“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是老伍把主子送过来的……”

“你跟秦骁是什么关系?”靳辰微微皱眉看着锦秋问。锦秋看着二十出头的年纪,容貌并不是很出色,弱柳扶风的样子倒是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怜惜,难道秦骁还在大秦城中藏了这么个红颜知己?

“我跟主子……你们到底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锦秋猛然回神,眼神戒备地看着靳辰说。

“我们是秦骁的朋友,过来救他的,你也看到了。”靳辰并没有拿下面具,而墨青的那头银发完全被宽大的黑色帽子所遮掩,脸上还戴着面具,并不怕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

“你们真的可以救主子吗?”锦秋有些急切地看着靳辰问。很显然,这个叫锦秋的姑娘并没有伍缺那么多的心眼。

“废话,当然可以。”靳辰瞪了锦秋一眼,“问你的问题,好好回答,否则砍了你!”

锦秋脖子一缩,弱弱地问:“你问我什么了……”

靳辰扶额:“你跟秦骁是什么关系?”

“哦,这个啊。”锦秋正了正神色说,“我是被人从夏国拐卖来的,如今夏国已经是齐国了,你们应该知道,都是一样的。”

“别说废话!”靳辰又瞪了锦秋一眼。

锦秋身子一抖,接着说:“我被拐卖到了大秦城的青楼里面,因为琴弹得好,刚开始没有接客,主子从青楼外面路过,听到我弹琴,就让老伍出面替我赎身了。后来我每次见到主子,就只是给他弹琴,他也不让我说话,老伍说,主子的母亲琴艺很高超,他只是想听人弹琴而已,而且听的都是夏国的民间小调……”

“你多久能见到秦骁一次?”靳辰看着锦秋问。专门从青楼赎了个姑娘回来,就只是为了听琴?靳辰需要确认秦骁和这姑娘之间真的没有其他的瓜葛,这当然跟她没啥关系,不过她要替她的朋友东方云沁问清楚。

“刚开始的时候,两三个月一次,后来,一年一次,再后来,主子就不来了……”锦秋小声说。

靳辰表示无语,秦骁这也没真的打算听人姑娘弹琴啊,可能当年替这姑娘赎身,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这姑娘是从夏国拐卖来的,让秦骁想到了他自己那个被当做礼物送给狼王的柔弱母亲。

“你喜欢秦骁?”靳辰看着锦秋问。

“没有的没有的!”锦秋赶紧摇头否认,“我哪有资格喜欢主子,我喜欢的是老伍,可他总是不理我……”

靳辰扶额,秦骁从哪里找来的这堆奇葩属下,也是醉了。她看着锦秋说:“我们来过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心上人老伍。”

“为什么?”锦秋愣愣地问。

“如果你不想让秦骁死的话就乖乖听着然后照做!”靳辰发现这姑娘有点二,说话得严肃点儿,不然她听不懂。

“哦,好吧。”锦秋点头,“那你们不能骗我,你们一定要把主子救醒,不然的话……”

“知道了,你做鬼也不会放过我们。”靳辰说着已经把锦秋身上的绳子给解了,然后给了锦秋一瓶药,叮嘱锦秋明日一早喂秦骁吃一颗,然后她和墨青就离开了。

墨青又派了他的属下暗中盯着雅风苑,而他们现在不能把秦骁带到驿馆里面,因为驿馆里面都是秦岩的人。墨青和靳辰能够不惊动任何人进出,是仗着武功高强轻功绝顶,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把半死不活的秦骁带回去藏起来不被人发现,而这个雅风苑目前还是安全的,那个锦秋虽然脑子不是很够用,但是对秦骁很忠心,也会好好照顾秦骁。

靳辰和墨青又回到了无缺铁匠铺,刚刚醒过来没多久,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伍缺,再次被墨青偷袭,喂了一颗真言丹,然后晕了过去。

“你在哪里找到秦骁的?”墨青看着老伍问。

“不……是……我……是……余……大……娘……发……现……主……子……在……门……口……”伍缺无意识地说。

伍缺口中的余大娘,应该就是靳辰和墨青见过的那位开小店的老婆婆。墨青看着伍缺接着问:“还有其他人和秦骁在一起吗?”

“没……有……只……有……主……子……一……个……人……”伍缺声音缓慢地说。

“你们发现秦骁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昏迷了,什么都没说过?”墨青看着伍缺问。

“是……”伍缺回答了一个字。

墨青看向了靳辰,靳辰无奈摊手。秦骁当年“葬身火海”之后,他的很多属下都另谋出路了,伍缺是做生意的,所以没有走,一直还在大秦城,那位余氏老夫妻表面上跟秦骁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开家小店糊口,所以也没走,而那个锦秋,应该一直跟伍缺有来往,有伍缺罩着,她一个弱女子也不会到别的地方去。

有可能秦骁受了重伤,撑着最后一口气到了余大娘的门口,然后就倒下不省人事了,之后的事情他们就都知道了。至于跟秦骁一起离开迷雾森林那边的东方云沁现在在哪里,只能等秦骁醒过来问他了。而东方云沁身边还带着她的随从英姑,如今也不知所踪。

“我们走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他们并不打算跟秦骁这几个有点愣的属下表明身份,再费力去解释他们真的是秦骁的朋友,而不是来害秦骁的。等伍缺醒过来,他唯一的感觉只有迷茫,因为真言丹这种东西只有靳辰身边的人知道,伍缺不可能知道他晕过去之后经历了什么。雅风苑那边有墨青的人,不需要担心有人会发现秦骁藏在里面。

墨青和靳辰离开了无缺铁匠铺,在雪夜之中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驿馆,并没有惊动驿馆里面为数不少的下人。

回到房间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再过一个多时辰,天都要亮了。两人躺下相拥而眠,准备一切事情都等明日再说。他们才刚到大秦城,能够找到秦骁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也不可能一个晚上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第二天靳辰起得晚了一些,墨青早醒了也没有叫她。等靳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下了一整夜的雪终于停了,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南宫暖也起得比平时晚了些,因为之前一直在赶路,没怎么好好休息,她昨晚睡得还不错,并不知道墨青和靳辰后来又出去做了什么。不过南宫暖知道她自己是来干嘛的,靳辰不嫌弃她拖后腿,肯带着她出来,她已经很开心了,如果靳辰和墨青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她会尽力,其他时候她就乖乖地跟着他们就好了,她也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该让她知道的事情靳辰会告诉她的。

南宫暖今日穿了一身桃红色的裙子,还是从雪狼国一个贸易大城经过的时候,靳辰买给她的,说她的衣服都太薄了。这身裙子领口和袖边都有一圈雪白的银狐皮毛,很暖和,而且衬得南宫暖的小脸越发精致动人,整个人看起来都活泼灵动了不少。

驿馆里面有下人送来了饭菜,南宫暖也没去打扰靳辰和墨青,自己吃了一些之后,就在偌大的驿馆里面散步,到处看看雪景。小路上的雪都已经被下人清扫过了,不会打湿鞋子。

等南宫暖拿着一支开得正好的梅花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墨青和靳辰出门了。

“你们起了?”南宫暖笑着走了过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三个人住在一个院子里。

“人比花娇啊。”靳辰看着南宫暖打趣。

南宫暖嗔了靳辰一眼:“你才是人比花娇。”靳辰今日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裙子,披了一个银狐大氅站在廊下,端的是美人如玉,让人挪不开眼睛。

雪狼国王室的宴会都在中午举办,靳辰和南宫暖聊了没几句,昨日前去迎接他们的二十五王子秦麒又来了,请墨青和靳辰进宫赴宴。

靳辰和墨青带着南宫暖,三人都骑了马,远远地就看到了大秦城正中央那座恢弘大气的宫殿,在白雪的覆盖之下,显得更加巍峨。

再次来到雪狼国的王宫,进的宫殿还是靳辰第一次来的时候参加宴会的那座,只是高高在上的那个王位上面,坐着的不再是老狼王,而是曾经的十王子秦岩。

“哈哈!魏皇,魏后,好久不见了!”秦岩的模样并没有什么改变,四方脸,容貌粗犷,身材壮硕,只是看起来比过去多了几分沉稳。当年秦岩表面上很冲动,事实上也并不蠢,只是在跟秦蓝的斗争之中失败了而已。

而靳辰还记得,她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时候,秦岩和秦骁还有秦蓝三兄妹,是当时雪狼国王室距离王位最近的三个人,也是明里暗里争得头破血流的三个人。而如今,秦蓝已经死了,秦骁这会儿在世人眼中也是个死人了,虽然还活着,但也只能说是半死不活。

秦氏三兄妹的争斗,最开始出局的就是秦岩,可现在得到王位的也是秦岩。靳辰并不小看秦岩这个人,但她同时也清楚,秦岩身边一定有高人护驾,不然不可能得到今天这一切。因为当年不止靳辰,大部分人都认为笑到最后的会是秦骁。

秦岩的热情一如从前,而墨青和靳辰的态度之冷淡也一如从前。雪狼国百官都已经在座了,秦岩也没有摆架子,一早坐在那里等着了。但墨青只是对秦岩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牵着靳辰在他们的位置上面坐下了,南宫暖默默地坐在了靳辰身旁。

“上次在这个地方,魏皇还是跟着逍遥王过来的,当时身边带着一位名叫南宫柔的姑娘。”秦岩显然也没有忘记过去的事情,笑着大声说,“如今墨王爷成了魏皇,当年的南宫柔姑娘还在墨王爷身边,真是一对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啊!”

“多谢夸奖。”墨青很高冷地说,一点儿都不带客气的。

秦岩哈哈笑了起来,举杯看着墨青和靳辰说:“多谢魏皇魏后肯赏脸前来,孤王先干为敬!”

秦岩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墨青只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靳辰倒是多喝了两口,因为这酒真的还不错。

“不知魏后身边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是哪位?可是魏后的妹妹,传闻中一个个容貌赛天仙的靳家小姐?”秦岩的目光落在了南宫暖身上,虽然话语有些轻佻,但是眼神并没有冒犯之意,似乎只是真诚而直接的赞美。

“不是。”靳辰开口,只说了两个字,表示南宫暖不是她妹妹,但也没有解释南宫暖的身份。

秦岩倒也不恼,似乎很习惯靳辰和墨青这样的冷淡性子,闻言笑着说:“那想必是魏后的朋友了。”

“不知狼王要娶的王后是哪位?我们既然都来了,狼王不会还藏着掖着吧?”靳辰看着秦岩问。说来也是奇怪,如今已经十一月初一,秦岩的大婚之日就是十一月十三,可到现在,雪狼国王室都没有对外公布过即将成为雪狼国王后的是哪位女子。墨青和靳辰让人查了,不过并没有查到。

秦岩其实是已故老狼王的儿子里面最像他的那个,尤其是在女人这方面。秦岩在当王爷的时候,府里的女人就已经不少了,如今更多。他册封的有可能是他的一个妃子,但也有可能不是。

“哈哈!魏后说笑了!本王要娶的王后就在那里坐着呢!尹瑶,站起来让魏皇和魏后好好看看!”秦岩笑着说。

靳辰顺着秦岩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在他们的斜对面,雪狼国百官之中相当靠前的一个位置上面,坐了一对年轻的男女。男子看着二十多岁的样子,身穿一身藏蓝色的劲装,五官深邃而俊朗。而他身边的少女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一身彩衣,容貌俏丽可人。

秦岩话落,那个少女就站了起来,对着墨青和靳辰笑容灿烂地说:“我叫尹瑶,魏皇和魏后你们长得真美,这个姐姐也很美。”

名叫尹瑶的少女嘴很甜,而她的姓氏让靳辰心中微微一动……

尹姓在三国很少见,而唯一有名的尹氏,就是传说中雪狼国的一个隐世家族。据说尹氏一族的祖先曾经帮助狼王打天下,是第一代狼王的结义兄弟,而他拒绝了第一代狼王许给他的荣华富贵和高官厚禄,而是在雪狼国大局稳定之后带着尹氏一族的人隐居了,此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躲在什么地方,就连雪狼国王室的人都不知道。

这只是传言,而传言中关于尹氏一族还有一个信息,据说尹氏一族有代代传承的武功绝学,所以尹氏一族的人个个武功高强。还有传言说,当年尹氏的祖先之所以选择急流勇退,就是为了避免引起狼王的猜忌,因为尹家实力太强了。

如今,秦岩的表现,倒像是一直活在雪狼国传说之中的尹氏一族,要重现江湖了……

“尹瑶是吧,你也很美呢。”靳辰笑得一脸真诚,“恭喜你了,即将成为雪狼国的王后。”

“谢谢魏后姐姐。”尹瑶倒像是真的天真无邪一般,对着靳辰笑着一脸灿烂。

尹瑶坐下之后,秦岩主动向靳辰和墨青介绍起了尹瑶身旁那位年轻的公子:“魏皇,魏后,这位是尹瑶的兄长尹季,也是孤王的大贵人。当初孤王落难,幸得尹季相救,才能平安回到王城。”

名叫尹季的年轻人并不像他的妹妹尹瑶那么热情,只是对着靳辰和墨青微微点头,叫了一声:“魏皇,魏后。”算是打过招呼了。

从尹季和尹瑶坐的位置来看,他们在雪狼国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尹季是秦岩口中的救命恩人,而尹瑶即将成为秦岩的王后,这对兄妹在雪狼国的地位可谓仅次于秦岩了,明显很得秦岩的心。

靳辰在想,她和墨青这次过来,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搞清楚秦岩背后的高人到底是谁,他们昨日才到大秦城,还没来得及调查,秦岩就主动把尹家人摆在了墨青和靳辰的面前,还明明白白地说尹季是他的恩人,是他的大贵人,而他要娶的王后,就是尹季的妹妹尹瑶。

这一切看似都很合理,因为尹这个姓氏就表明尹季并不是孑然一身,他身后应该有一个家族,而他的武功定然不弱,他的家族实力也很强。

只是这跟靳辰之前的猜测就完全不相干了,与其说靳辰是想搞清楚秦岩背后的高人是谁,不如说靳辰是想确认秦岩跟东方木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

客观来说,靳辰并不认为东方木会看上秦岩这样的人当徒弟,而靳辰之所以猜测秦岩跟东方木有关,唯一的根据其实是当初秦骁在大秦城出事的时间和秦岩回归大秦城的时间太过巧合。

靳辰几乎可以确定,秦骁当时出事,定然跟秦岩脱不了干系。而根据秦骁当初自己的猜测,他认为他那次出事,很可能是东方木祖孙在算计他。跟秦岩脱不了关系,又跟东方木有关的话,秦岩和东方木,也就联系到一起了。

但这只是猜测而已,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秦岩和东方木暗中有来往的蛛丝马迹,而如今秦岩光明正大地把他身边的高人亮在了墨青和靳辰面前,一副根本不怕墨青和靳辰知道的样子。要么秦岩说的是实话,雪狼国的隐世家族尹家已经出山了,成为了秦岩的坚强后盾,秦岩有底气了,要么就是秦岩在遮掩什么。靳辰莫名觉得,好像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毕竟尹家是真实存在的。

“都说魏皇和魏后是当世武功绝顶之人,我们都想开开眼界,尹季,你不如向魏皇讨教几招?”秦岩突然开口提议到。

“没兴趣。”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尹瑶笑了起来:“我很崇拜魏后姐姐呢,不知道魏后姐姐可愿意让小妹领教一下高招?”

尹瑶似乎是在为秦岩解围,主动开口提出要挑战靳辰,先不说她武功如何,胆色倒是不小。

靳辰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南宫暖:“暖暖,你跟尹小姐切磋一下吧。”

南宫暖愣了一下,没想到靳辰会让她去,而她前几天还在跟靳辰开玩笑地说,有靳辰和墨青在,她根本什么都不需要担心,连跟人打架的机会都没有,如今,这可不就来了。

南宫暖笑意柔和地看向了尹瑶:“尹小姐,请吧。”

“哈哈!好!”秦岩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靳辰也拒绝了尹瑶的挑战,但是靳辰让南宫暖出战,所以他们依旧可以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试。

两个美人儿要切磋,这场比试一开始就注定了会很有意思。秦岩大手一挥,直接把宴会的场地改到了外面的广场上。

昨夜才下过雪,广场上面的积雪已经被清理了,不过广场周围还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广场上有一座高高的比武台,靳辰和墨青曾经在这里观看过老狼王为秦蓝举办的比武招亲。

寒意很重,不过并没有人在意,广场上面很快设置好了新的宴会场地,秦岩很热情地请墨青和靳辰一起出去了。

墨青和秦岩并排坐在了最前面,靳辰就在墨青身边,她手中还拿着南宫暖的披风。说实话,靳辰和墨青在雪狼国百官的眼中很不像一国帝后,千里迢迢来雪狼国,下人一个都没有,随从也没有一个,只有一个长得很美的姑娘跟着他们,靳辰还很自然地在照顾那个姑娘,怪哉!

尹瑶和南宫暖一齐飞身而起上了那个比武台,站在了比武台两端。南宫暖的武器是长剑,而尹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微微颤动的软剑。

靳辰眉梢微挑,她在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软剑这种武器。靳辰曾经想要做一把,不过找了几家铁匠铺子,都说不会做,看来尹家果然有能人。

“开始吧,点到即止。”秦岩高声说。

尹季神色平静地坐在秦岩身后不远处的地方,看着比武台上面的两个女子。靳辰和墨青之前之所以没有查到尹家身上,也没有查到秦岩背后的高人,甚至查不到秦岩将要娶的王后是哪个女子,是因为尹季和尹瑶是跟墨青和靳辰几乎同时出现在雪狼国百官面前的。在这之前,他们从未在大秦城出现过。

这次宴会开始之前,秦岩到的早,先把尹季和尹瑶的身份告诉了雪狼国的百官,他们算是在雪狼国百官面前正式亮相了,之后墨青和靳辰就来了。

比武台上的两个姑娘很快就交上手了,之前还笑意盈盈地看着彼此的两个人,一交手气质就都变了,让下面坐着的很多男人都忍不住坐直了身体,眼神也变得专注起来。

不提这两个姑娘都极为出众的容貌和身段,她们一出手,很多人就能看出她们并不是只会一些花拳绣腿,而是有真正实力的。

事实上这也是靳辰第一次看到南宫暖展示自己的实力,之前的南宫暖,在迷雾森林那边被人称颂的是她的温柔善良,而她出身尊贵,还有父兄守护,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拔过剑,因为根本也没有那样的机会。

后来南宫暖到了冷星城,和靳辰成了朋友,有冷星城庇佑,她也不需要为了守护南宫城而战。再后来,南宫暖就跟着靳辰来了这边,而她身边不仅有靳辰和墨青,还有以她兄长自居的司徒琏和北堂豪,以及喜欢她却不敢接近她,而是暗戳戳地守着她的姬无双,就更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作为曾经南宫城的圣女,南宫暖不能修炼正阳门的功法,而爱女心切的南宫焕为了让南宫暖自身变得强大,不被人欺负,虽然极宠南宫暖,但是在练武这件事上面也极为认真。南宫暖从小就不是一个娇气的姑娘,她外表看着温柔可人,骨子里却坚韧努力,所以她的武功并不差,甚至在女子之中可以说实力相当强了。

这会儿靳辰看着,尹瑶的软剑以轻灵见长,速度很快,招式变化多端,这个姑娘的实力确实很强。而性子温柔可人的南宫暖,修炼的剑术却让靳辰有些意外,因为南宫暖修炼的并不是适合女子的那种轻灵飘逸的剑法,而是大开大合,相当霸气凌厉的剑法。

南宫暖一直随身带着一把宝剑,是南宫家的传家宝,靳辰拿过一次,很沉,只比靳辰那把清霜剑轻一点点。当时靳辰还在打趣南宫暖,说那剑跟南宫暖的气质不搭,如今看来,南宫暖修炼的本就是以力量见长的重剑。南宫暖这样的剑法,从小修炼的话一定吃过不少苦头,因为她最开始肯定连剑都拿不起来。而她如今手握重剑,潇洒自如的样子,说明她真的下过功夫去修炼。不得不说,很帅气,很有趣。靳辰觉得如果姬无双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被迷得五迷三道的。

一个轻灵飘逸变化多端,一个大开大合霸气凌厉,两个姑娘家的比试倒是真的让所有观战的人都大开眼界了。尹瑶的软剑,南宫暖的重剑,都是一般女子不会用的,而她们的武器和招式风格截然不同,碰撞在一起,可谓火花四溅,精彩纷呈。

这一战足足打了一个时辰,也没有分出胜负,而尹瑶和南宫暖也真的只是点到即止,并没有受伤。秦岩开口结束了这场比试,笑容满面地站起来鼓掌:“精彩!两位姑娘的实力都让孤王刮目相看啊!”

南宫暖额头上有一层薄汗,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更加清丽动人了。她回到了靳辰身旁,眼睛亮晶晶地说:“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感觉还不错。”

靳辰唇角微勾,把手中的披风递给了南宫暖,示意她披上别着凉了。

尹瑶也回到了尹季身旁,小声对尹季说:“哥哥,那个姐姐人长得美,武功又高,当我嫂嫂很合适。”

尹季看了南宫暖一眼,正好看到南宫暖正在对着靳辰笑,眼中仿佛带着光。尹季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看着尹瑶说:“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胡说八道。”

“哥哥你怎么跟个冰块一样,看谁会喜欢你。”尹瑶撇嘴。

秦岩邀请墨青和靳辰回去接着喝酒,墨青拒绝,说要回去了。秦岩就让秦麒过来,送墨青和靳辰出宫回驿馆,并且说明天是大秦城的冬月节,晚上城中有盛大的篝火晚会,邀请墨青和靳辰一定要参加,墨青并没有拒绝。

雪狼国百官也都散了,秦岩看着墨青的背影眼眸微眯,开口问身边的尹季:“你觉得你对上他,有几成把握?”

尹季微微摇头:“他的气息藏得很好,让人很难看出深浅,要比过才知道。”

“那你今日为何不跟他比试?”秦岩看着尹季问。他对尹季很客气,并没有高高在上,而尹季也并没有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听到秦岩的话,尹季神色淡淡地说:“不是我拒绝,是他拒绝与我比试。”

“魏后身边一个身份不明的姑娘,武功都不比尹瑶弱,看来他们果然不能小觑。”秦岩神色严肃地说。

“不要轻举妄动,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过来,但想要杀了你依旧轻而易举。”尹季看着秦岩说,“为今之计,是跟他们交好,让他们暂时不要对雪狼国出手。那对夫妻,手中并不仅仅掌握着魏国的大权,齐国也是他们的。”

秦岩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微微点头说:“你言之有理。”

却说靳辰和墨青,出了雪狼国王宫回到驿馆,南宫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对靳辰说:“那个尹瑶看着并不喜欢秦岩的样子,她为何要嫁给秦岩?”南宫暖觉得有些不理解,尹瑶并不像贪图荣华富贵的人,而她本身实力不错,她的兄长又是秦岩的救命恩人,她如果不想嫁给秦岩的话,是可以拒绝的。

“这就要问她自己了。”靳辰若有所思地说,“作为雪狼国的开国功臣,尹氏一族这个时候冒出来支持秦岩,要么是过了百年,尹氏一族的后代对秦氏一族依旧忠心耿耿,要捍卫秦氏皇权,要么就是别有用心了。”

“我觉得是后者。”南宫暖说,“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十之八九都会为了权势反目成仇,更何况是他们的后代。”

靳辰唇角微勾:“我也觉得。”

突然冒出来了两个尹家人,摆明了要支持秦岩,可靳辰并不相信他们真的会跟秦岩一条心。假设秦岩身边的高人就是尹家人,而已经在雪狼国消失百年的尹氏一族,在雪狼国王室动荡的时候,那么巧就救了秦岩,并且暗中帮助秦岩除掉了老狼王,把秦岩送上了狼王之位,这并不像是捍卫秦氏皇权的样子,因为他们如果真的对秦氏一族忠心,要帮也应该帮老狼王,而不是秦岩。

传闻中,第一代狼王和尹氏祖先结义兄弟,一起打下了雪狼国广袤的疆土,而淡泊名利的尹氏祖先功成身退,把一切荣光都给了秦氏一族,选择带着尹氏一族去过世外桃源的生活。

这传说听起来都让人感动,感动于秦氏和尹氏的情谊,感动于尹氏一族的大义。可历史真的会是这样的吗?靳辰觉得这传言更像是一个经过了美化的故事,只是为了渲染雪狼国开国帝王的美名。事实说不定是当年秦氏祖先和尹氏祖先争最后的那个位置,秦氏祖先赢了,尹氏祖先为了不被赶尽杀绝,带着子孙逃了,并且躲了起来。

“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要去试探一下那个尹季吗?”靳辰问墨青。

墨青微微摇头:“静观其变,那人实力很强,而且尹氏一族不会只有两个人在大秦城。”

靳辰神色微动:“你的意思是,你觉得尹氏一族是要来抢雪狼国的王权?”

墨青点头:“不无可能。”老狼王的实力很强横,要不然也不会在王位上面待那么久,而墨青并不认为那个尹季真的是来帮秦岩的,因为尹氏一族没有理由那样做。墨青也不认为那个尹瑶会甘心嫁给女人众多的秦岩,雪狼国狼王在女人这方面的名声,可谓是臭名远扬了。

尹氏一族救秦岩的目的,墨青觉得很可能是为了借秦岩的手,除掉老狼王。而秦岩比老狼王好对付太多了,尹家人想要杀掉他并不难。如今秦岩还好好的,并且即将赢取尹瑶,在墨青看来,或许是蛰伏已久的尹家想要找到一个好时机,一个可以除掉秦岩,并且让尹氏一族名正言顺地得到雪狼国王权的好时机。这个时机,大概就在不久之后了……

“你们觉得秦岩有那么傻,不知道身边有狼吗?”南宫暖微微蹙眉问,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靳辰唇角微勾:“暖暖,你今天真的让我刮目相看。秦岩能够活到今天,当上狼王,固然有运气的成分在,但他也绝对不是个傻子。只是他之前必须依靠尹家,才能拿到他想要的一切,等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他对尹家的依赖太深,想要摆脱尹家已经不可能了,想要除掉尹家也很难办到。”

“那秦岩故意邀请我们来大秦城,还把尹家暴露在我们面前,会不会是想借我们的手除掉尹家?”南宫暖神色微动,看着靳辰问。

靳辰唇角微勾:“暖暖你真的很聪明。现在的三国局势,齐国和魏国是一家,秦岩作为雪狼国的狼王,当然会有危机感,也会很防备我们。他本不该邀请我们过来,因为他知道他杀不了我们,我们倒是可以杀了他。但他请我们了,今天还那么明明白白地让我们知道尹氏一族的存在,接下来他应该会希望看到我们和尹氏一族斗起来,把尹氏一族灭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如果尹家人不来招惹的话,我们怎么会跟他们斗起来呢?而且秦岩对我们肯定也有很深的防备,他首先应该想的是如何保全自身。”南宫暖有些不解地说。她觉得靳辰的话很有道理,但她不知道秦岩要如何做才能达到他的目的。

“这个,我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靳辰若有所思地说。雪狼国的局势远没有表面看来这么平静,而秦岩的处境也远不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好。

“如果我们找到秦骁的话,就可以坐山观虎斗,最终帮秦骁抢到那个位置,名正言顺地解决掉雪狼国。”南宫暖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靳辰笑了:“有趣的提议。”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