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你家二师弟会很感动的/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寒风呼啸,墨青和靳辰再次来到了大秦城中的雅风苑。

一切看似都跟昨天一样,锦秋还在抚琴,只是琴声却表明她心中不如昨天那么平静,一首很短的曲子,弹错了好几个音符。

墨青已经收到属下的禀报,说是伍缺偷偷来了雅风苑,一直没有离开。看来那个单纯得有些傻乎乎的锦秋并没能守口如瓶。

听到敲门声,锦秋的手微微颤了一下,起身过去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口的靳辰和墨青,努力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说:“你们来了,快进来吧。”

伍缺武功很弱,靳辰和墨青一进门就知道他躲在哪里,靳辰随手拿起一个茶杯,就朝着伍缺藏身的地方砸了过去。

下一刻,茶杯碎裂在了地上,伍缺痛呼一声,捂着胸口走了出来,眼神戒备地看着靳辰和墨青说:“你们到底是谁?要对我家主子做什么?”

“你对秦骁了解多少?”靳辰看着伍缺神色淡淡地问。

“我只知道主子让我知道的。”伍缺冷声说。他昨夜见过这两个人,而且两次晕过去,根本不知道他晕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靳辰和墨青为何那么快就找到了雅风苑这里。伍缺一大早偷偷跑过来看秦骁的情况,发现锦秋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就意识到不对劲了。而他根本没费多大功夫,锦秋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伍缺等在这里,就是想看看墨青和靳辰还会不会再来,想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所以你根本就不了解秦骁,我说过我是秦骁的朋友,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你要么自己滚一边儿去待着,要么我把你打晕扔出去。”

伍缺神色一僵,眼神复杂地看着靳辰说:“你们最好不要对主子不利。”

“否则呢?你也要跟锦秋一样,说做鬼也不会放过我们?”靳辰轻哼了一声。秦骁还算幸运,还有几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属下,只可惜这几个人实力太差,事实上根本救不了秦骁。

“没有否则,你们实力高强,可以随意捏死我们。”伍缺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虽然那样说,但眼中却没有一丝畏惧,看着靳辰和墨青说,“其实我知道,主子没剩多少日子了,我们就算想要去齐国找鬼医为他医治,他也撑不到那个时候。如果你们真的是他的朋友,就请你们救救他,帮帮他,因为他真的是太苦了……”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还以为伍缺要对他们放狠话,譬如救不了秦骁就怎么样之类的,谁知道伍缺一个大男人竟然打起了苦情牌……

伍缺神色有些怅惘地说:“你们都不知道,当年主子救我的时候,他自己也在被人追杀,浑身都是伤。那个时候他才十五岁,他说要我追随他,我当时不愿意,我说他都自身难保了,我帮不了他什么。当时主子看着我说,他总有一天会强大到无人可欺,他一定要让他九泉之下的母亲为他骄傲,他要成为雪狼国至高无上的王,让那些看不起他的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我追随主子,不仅仅是因为救命之恩,还因为我始终相信他当年对我说过的话。那么多年,他一个人无数次面对生死都扛过来了,老天不会舍得对他这样残忍的……”

伍缺说着眼眶都红了,而旁边的锦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主子好苦啊……求求你们救救他吧……”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伍缺说:“一切等秦骁醒过来再说吧。”

秦骁的经历,靳辰并不是不知道。虽然靳辰穿越过来就是人人避之不及的天命煞女,六岁就被送到庙里,可她真的从未觉得自己吃过什么苦。她从小到大的那些年,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吃得住得比起平民百姓都不如,还要刻苦练功,也曾经因为练功受过伤,可她是快乐的,因为她有自由。她也渴望变强,也是为了能够无人可欺,在这个世界上立足。

可靳辰的经历终究跟秦骁不一样。秦骁事实上没有自由,他离不开雪狼国王室,因为离开会死得更快,而他不离开,就只能拼着自己的一条命给自己寻找活路。秦骁的母亲在他年幼的时候离他而去,始终是他心中无法忘却的伤痛,他的母亲临终之前说让他活下去,也是支撑他无数次度过生死关头的力量。他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伤才能活着长大,别人根本无法想象。

固然最初靳辰和墨青跟秦骁的关系并不好,但那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的立场不同。最终他们能够成为朋友,绝对不是因为所谓的正阳门师兄妹的关系,而是因为秦骁这个人。

秦骁从小生活的环境,他经历过的那些苦楚,让他想要成为人上人,想要成为王者,让他变得野心勃勃。可与此同时,秦骁从来都没有为了权势失去自我,他没有滥杀无辜,他没有变得疯狂,他也从未对任何人卑躬屈膝。他所想的,只是自己要变得更加强大,要掌握更多的力量,要时刻理智谨慎,一步一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但命运显然对秦骁不太友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秦骁之前都已经决定放弃曾经苦苦追求的权势,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过平凡日子,然而天不遂人愿。

不过好在靳辰和墨青来了,如今秦骁的情况虽然不好,但是靳辰和墨青至少能够保证他死不了。至于秦骁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他再次被废掉的武功还要多久才能恢复,这些靳辰都不能保证。不过她相信秦骁不会被现实打倒,只要活着,未来的一切皆有可能。

靳辰和墨青进了隔间小书房,打开书架上面的机关,进了那个密室。

秦骁的情况看起来和昨日并没有什么不同,脸上依旧没有多少血色,不过脉象和呼吸比起昨日都平稳了一些。

靳辰和墨青在来之前,已经一起给秦骁做好了他现在需要用的药。墨青拿出一个不小的药瓶,从里面倒了十颗黄豆粒大小的黑色药丸出来,捏住秦骁的下巴,打开秦骁的嘴,相当不温柔地扔了进去,然后又拿过床边放着的已经凉掉的水,给秦骁灌了一杯。

靳辰开始给秦骁施针,这次用的时间比昨日长一些,结束的时候她感觉有些疲惫,因为很耗费心神。

“你觉得他大概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靳辰皱眉看着秦骁。

墨青微微摇头:“可能过几天,也有可能过几个月。”秦骁之前受伤太重没有及时医治,现在的问题是,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还要看他自己的意志,并不是说身体恢复了就好了。

“那就看情况再说吧。”靳辰说,“如果接下来雪狼国王室真的有什么变故的话,秦骁早点醒了,我们可以想办法帮他抢了那个位置。”靳辰觉得南宫暖的提议还不错,虽然靳辰和墨青来雪狼国的目的是为了搞清楚秦岩背后的高人,然后计划如何灭掉雪狼国,但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最大的问题,不是靳辰和墨青杀不了秦岩,而是就算他们杀了秦岩,也不能轻而易举地得到雪狼国。

之所以谋权篡位的人要费那么多心思,就是想求一个名正言顺,即便是表面上的。就拿尹氏一族来说,就算他们真的不甘心百年之前被秦氏抢走了所有的权势和荣光,一直在密谋夺回一切,可如今百年过去,雪狼国还有几个人记得尹家为雪狼国打下的江山?还有多少人会承认尹家在雪狼国的地位?说白了,百年之前的秦氏和尹氏,已经演绎了一场成王败寇。在雪狼国,只有秦氏一族是名正言顺的王者,其他人,都是乱臣贼子。

如果秦骁“死而复生”出现在雪狼国人面前,那些暂时把他遗忘的人,绝对不会否认他的身份,因为秦骁就是秦氏一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在那次“葬身火海”的时候,他已经是雪狼国太子了。秦骁那些年用他的命换来的战神王爷的名号,雪狼国的人也不会忘记。跟秦岩比起来,秦骁在雪狼国更得民心。

不过如果秦骁要几个月之后才醒来的话,靳辰觉得他大概要错过雪狼国王室的一些争斗了。不提这些,靳辰还是希望秦骁能够尽快醒过来,这样接下来不管做什么,秦骁都可以自己决定,而靳辰心中还有些担忧如今杳无音信的东方云沁,或许只有等秦骁醒过来,他们才能知道东方云沁在哪里了。

靳辰和墨青在书房的密室里面为秦骁疗伤,外面的锦秋还在默默流泪,伍缺皱眉看着她说:“别哭了,主子还没死呢!”

“都是你,说那些做什么?我一想起主子,就好难过啊……”锦秋擦着眼泪说。

伍缺眉头皱得更紧了:“那些事我也不想提,我不是想求那两位帮帮主子吗?”伍缺知道秦骁骨子里是个多么骄傲的人,不管吃过多少苦,沉默寡言的秦骁从来不会对别人提起,因为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他从小知道求别人没有用,谁都不能成为他的依靠,除了他自己。可伍缺实在是没办法了,事到如今,他只想让秦骁活着,醒过来,这样一切才有希望。

伍缺对靳辰和墨青的身份其实有所猜测,因为他今日在来锦秋这里之前,还暗中去找过余氏老夫妻,问他们有没有见过什么特殊的人。那对老夫妻对伍缺说,昨天傍晚有三个贵人在他们店里吃了饭,其中一个还问起了秦骁。

这样联系起来,伍缺已经基本确定了昨夜去找他的人是谁,因为除了那对昨天刚刚来到大秦城的魏国帝后,也不可能有别人了。

伍缺对靳辰和墨青的了解大多来自于传言,如今已经神居高位的靳辰和墨青,关于他们的传言大部分都是赞美。而伍缺作为一个生意人,他可以分辨传言中对这对夫妻的溢美之词有多少可信。根据自己的判断,伍缺认为墨青和靳辰虽然曾经煞名在外,但是只要不招惹他们,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出手。而伍缺知道一件事,当初秦骁“葬身火海”之后,离开了大秦城,就是去了千叶城,跟墨青和靳辰在暗中有不少来往。这是伍缺后来查到的,不过那时秦骁和墨青都已经离开千叶城了。

根据这些,伍缺莫名觉得那对夫妻绝对不会害秦骁,因为如今的秦骁不堪一击,随便一个人都能杀掉,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伍缺只能在心中祈祷,希望秦骁这次得遇贵人,大难不死。

靳辰和墨青出来之后,只是吩咐锦秋明日一早再喂秦骁吃一颗药,并没有说别的,很快就离开了。而不需要他们吩咐,伍缺知道秦骁的消息一定不能泄露出去,他已经严肃告诫过余氏老夫妻了,又跟锦秋很严厉地说了一遍,然后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第二天,墨青在驿馆里面待着,靳辰和南宫暖一起出去逛街了。本来靳辰邀请墨青同去,墨青拒绝了,他说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让靳辰和南宫暖一起出去玩儿就好。

两人没有骑马,出了驿馆之后,很快就走上了大秦城的大街。

前天夜里下的雪,这会儿积雪还很厚,不过路上的雪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天气寒冷,但是大秦城大街上并不冷清,街边的店铺都开着门,还有不少挑着货担叫卖的小商贩,行人也不少。因为今晚就是雪狼国一年一度的冬月节,是雪狼国过年之前最后一个很盛大的节日,所以百姓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准备好好庆祝一番。

靳辰和南宫暖绝色倾城的容貌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而大秦城的人都已经猜到了她们的身份,并没有人不长眼地过来招惹她们。

“如果能学了那家做牛肉烧饼的手艺就好了。”南宫暖还惦记着那家小店,“这样等回去我就可以做给小夜和小贝吃了,他们肯定喜欢。”那家店的肉做得很好吃,应该是有什么秘制配方,烧饼也做得外酥里嫩,一点都不腻。虽然说这都是平民百姓吃的食物,但在南宫暖眼中没有贵贱,她喜欢做好吃的给身边的人吃,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靳辰唇角微勾:“暖暖,谁能娶了你真的是好福气。”靳辰觉得南宫暖就是那种有公主命但是没有公主病的姑娘。温柔和气的外表之下,有一颗坚韧又从容的心,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绝对是眼睛有问题,所以曾经姬无双欺负南宫暖的那段时间,靳辰心里一直在吐槽姬无双莫不是眼睛瞎了。不过后来事实证明,姬无双其实不是眼睛瞎了,他是最早喜欢上南宫暖的,只是人傻不自知而已……

“唉,都没有人喜欢我。”南宫暖笑意盈盈地说,“我怕是嫁不出去了,到时候就赖着你们了。”

“魏后姐姐!”

此时靳辰和南宫暖在大秦城一家卖茶叶的店铺里面,掌柜正在客气地请她们品尝几种不同的茶。突然听到一个欢快的少女声音,靳辰和南宫暖抬头就看到一身彩衣的尹瑶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清瘦的年轻男子,正是她们昨日在雪狼国王宫中见过的尹季。

“尹小姐,好巧。”靳辰微微一笑,示意掌柜把她们看过的几种茶叶各拿一包装起来。雪狼国自产的茶叶跟魏国和齐国都很是不同,初入口的味道要更苦一些,南宫暖说要买回去磨成粉做点清口败火的点心。

“还不知道这位姐姐的名字呢!”尹瑶笑容灿烂地看着南宫暖问。

南宫暖微微一笑说:“我叫南宫暖。”

“很好听的名字,我叫你暖姐姐吧!”尹瑶很热情地说,“你们是出来逛街的吗?太巧了,我和哥哥也是出来逛街的,不如一起吧!”

“瑶瑶,不要强人所难。”尹季微微皱眉看着尹瑶说。

“魏后姐姐和暖姐姐又没有拒绝我,哥哥你别管。”尹瑶没有回头,看着靳辰问,“魏后姐姐,我很喜欢你,我请你们吃饭好不好?”

靳辰唇角微勾:“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太好了!”尹瑶笑着说,话落还瞪了尹季一眼,“哥哥你看,魏后姐姐人很好的。”

尹季不着痕迹地看了靳辰一眼,沉默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等到靳辰和南宫暖以及尹瑶三个人一起出去之后,尹季也抬脚跟了上去。

大秦城中最大的酒楼就是天香楼,靳辰第一次来大秦城的时候来过一次,这次再来,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四个人上了楼,进了一个很安静的雅间坐了下来。靳辰和南宫暖已经买了不少东西,本来两个人各自提了一些,但是走到半路都被尹瑶拿过去交给了尹季,说是让尹季帮忙拿着。靳辰和南宫暖没有拒绝,尹季也没有任何表示,就只是默默地跟在旁边走。

菜还没上,尹瑶有些好奇地问靳辰:“魏后姐姐,你们是不是等我和狼王大婚之后就要走了?一开始还以为你们不会来呢,毕竟这么远,天寒地冻的。”

靳辰微微一笑说:“我们与狼王几年前就已经相识,故友大婚,盛情相邀,我们怎么会不来呢?”

尹瑶眼眸微微闪了一下,笑着说:“原来魏皇陛下和魏后姐姐跟狼王是好友啊?倒是没有听狼王说起过。”

靳辰笑了:“其实我只是说客气话,我们夫妻无事,带着暖暖一起过来雪狼国看看风景,还能看到狼王和尹小姐大婚,何乐而不为呢?”

尹瑶愣了一下,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笑着说:“魏后姐姐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很早以前就听闻尹氏一族为雪狼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尹氏祖先淡泊名利,将所有功劳与荣光都送予秦氏祖先,带着尹氏一族隐退山林,过上世外桃源的生活,可谓是雪狼国历史上的一段佳话。”靳辰笑容清浅地说,“如今百年之后,狼王和尹小姐能够喜结连理,实为妙事一桩,天作之合啊!”

尹瑶再次愣了一下,眼神微微有些不自然,垂眸笑了笑说:“哪里哪里,魏皇陛下和魏后娘娘才是真的天作之合。”

“瑶瑶,不要光说话,给魏后娘娘斟酒。”尹季突然开口,神色淡淡地看着尹瑶说。

“哦!”尹瑶反应过来,提起酒壶,笑容满面地给靳辰和南宫暖各倒了一杯酒,然后自己举杯,看着靳辰和南宫暖说,“认识两位姐姐真的是我的荣幸,我敬你们一杯。”

靳辰举杯,只是浅尝辄止,因为她这会儿并不想喝酒。而南宫暖尝了尝这家天香楼最好的酒,感觉口味不是很好,就也放下了。

尹季看了尹瑶一眼,尹瑶就不再说话了,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默。靳辰开口说:“其实我和墨青在雪狼国王室确实有一位朋友,不过不是如今的狼王。”

“那是谁呀?”尹瑶好奇地问。

“是已经死了的秦骁。”靳辰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我们这次来,也是想到他的墓前祭奠一下。”

“原来是已故的骁王,魏后娘娘还请节哀。”尹瑶看着靳辰说,说话比起一开始小心多了。

上菜了,靳辰很自然地把南宫暖喜欢的两样菜放在了她的面前,尹瑶笑着说:“魏后姐姐对暖姐姐真好,天下皆知魏后姐姐曾经有一个化名叫做南宫柔,这位暖姐姐想必是魏后姐姐的师妹吧?怪不得那么厉害呢!”

靳辰微微一笑:“算是吧。”师妹?这么说也没错。靳辰化名的南宫姓,就是因为南宫离是从南宫家出来的,靳辰算是南宫家的弟子。

四人开始吃饭,气氛再次变得沉默。南宫暖偶尔会开口评价一下某道菜做得还有那些欠缺,靳辰只是笑笑。南宫暖和关妍之在厨艺这方面确实很像,做菜并不是她们用来讨好人的方式,而是她们真正喜欢的东西,是她们的兴趣爱好所在。有兴趣的人生才不会那么枯燥,而她们喜欢做菜,做得好也可以让周围的人吃着开心,可谓美事一桩了。

“暖姐姐的厨艺一定很好。”尹瑶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大方地笑笑:“只是喜欢,平时偶尔会自己试着做。”

一顿饭吃完了,说要请客的尹瑶付了账。靳辰问南宫暖接下来想去哪里,南宫暖说想去城外走走,因为前日来的时候,看到大秦城附近有一座山,山上漫山遍野都是梅花,看着很美。

“好,我们回去骑马吧。”靳辰对南宫暖说,完全是一副宠溺妹妹的模样。

尹瑶本想说跟她们一起去,结果被尹季看了一眼,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开口跟靳辰和南宫暖告别了。

靳辰和南宫暖离开天香楼,南宫暖挽着靳辰,靳辰手中提着她们之前买的东西,朝着魏国驿馆而去。

尹季和尹瑶兄妹俩看着靳辰和南宫暖的背影消失,尹季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开口对尹瑶说:“跟我回去。”

尹瑶撇嘴,不过还是跟着尹季一起乖乖地回去了。尹季和尹瑶兄妹俩在大秦城住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曾经的骁王府。不过骁王府已经被付之一炬,秦骁也离开很久了,秦岩回到雪狼国王城之后就让人在骁王府的废墟之上重新建造了一座府邸,不过之前一直没有人住,也没有挂牌匾。

这次尹季和尹瑶兄妹俩出现在大秦城之后,就住进了那座大宅,大宅门口也挂上了尹府的牌匾,看起来相当气派。

回到尹府之后,尹季带着尹瑶去了他的书房,坐下看着尹瑶神色不悦地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言多必失!”

尹瑶有些不服地看着尹季:“哥哥,不是你自己说的想要试探一下那对夫妻来大秦城的目的吗?你那么冷冰冰的都不跟人家说话怎么试探?我说了你又嫌我话多?”

“瑶瑶!你到现在都没发现你才是被算计的那个吗?”尹季皱眉看着尹瑶说。

尹瑶愣了一下:“哥哥你什么意思?你说靳辰算计我?我也没说什么啊!”

“她自己主动说跟秦岩是朋友,后来又改口说她真正的朋友是秦骁,她是过来祭奠秦骁的,你当时心里想的什么,全写在脸上了,你以为她看不出来?”尹季看着尹瑶冷声说。

尹瑶神色一怔:“她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试探我?”

“你自以为你伪装得很好,但是你的目的,恐怕靳辰一眼就看出来了。”尹季神色微冷,“我跟你说过,那对夫妻不容小觑,不要轻易去招惹,你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哥哥,我知道错了,那现在怎么办?”尹瑶微微蹙眉,“他们会不会已经猜到我们的计划了?万一他们从中作梗的话,我们有可能会功亏一篑!”

尹季沉思片刻,微微摇头说:“不必担心,我们尹家的高手过两日就都到了,但是墨青和靳辰就只有两个人,他们武功再高,也阻止不了我们的计划。”

“他们是三个人。”尹瑶纠正尹季的说法,“那个叫南宫暖的,看着柔柔弱弱的,也不可小觑。”

尹季看着尹瑶摇头说:“你现在知道了,你引以为傲的武功,在外面根本不算什么,比你厉害的大有人在,所以一定不要冲动行事。”

“我知道了。”尹瑶点头,“但是哥哥你跟我不一样,你可是我们尹家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父亲说你的武功就算在外面也少有敌手的。”

尹季微微叹了一口气:“不能这样想,墨青和靳辰之前失踪了两年多的时间,如今他们的实力如何,没有人知道。”

“秦岩竟然瞒着我们偷偷邀请了墨青和靳辰过来,你说他会不会是对我们有所猜忌,所以想给自己找个帮手?”尹瑶蹙眉看着尹季问。

尹季轻哼了一声:“秦岩今天的一切,都是我们帮他得来的,他也该还给我们了。至于墨青和靳辰,你觉得他们会帮秦岩吗?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交情,正如靳辰所言,她跟秦骁才是真的有交情,可惜秦骁比秦岩实力强那么多,却命不好早死了。”

“这对我们尹家来说是好事。”尹瑶唇角微勾,“我们尹氏一族隐忍了那么多年,筹备了那么多年,如今秦氏一族气数已尽,秦岩根本守不住雪狼国的疆土,我们也是时候拿回本就属于我们的东西了。”

“切记,万事小心。”尹季看着尹瑶神色严肃地说,“不要往靳辰身边凑,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我记住了。”尹瑶点头。

靳辰三人猜得没错,尹氏兄妹的出现,并不是为了帮秦岩,而是另有图谋。尹瑶并不喜欢秦岩,也没有打算真的嫁给秦岩,尹氏一族正在谋划夺了雪狼国的王权,而秦岩对此并不是毫无所觉。

被秦岩盛情邀请来到大秦城的墨青和靳辰,成为了秦氏一族和尹氏一族百年之后博弈的旁观者,而墨青和靳辰事实上掌握着最大的主动权,随时都可以选择加入这场博弈……

却说靳辰和南宫暖,回到驿馆之后各自骑了马就出城去了。靳辰不知道墨青今天在忙什么,不过没关系,她和南宫暖玩得也很开心,不需要墨青陪。

大秦城外的岁寒山,漫山遍野都是梅树,每到寒冬腊月,百花凋零,梅花在大雪纷飞的时候盛开,成为一道美不胜收的风景。

大秦城中有不少百姓到岁寒山来游玩,靳辰和南宫暖在山下下了马,顺着山道慢慢地往上走,看到她们的人都纷纷让开了路。

南宫暖感觉目不暇接,风景实在是太美了。她折了一支开得很好的梅花,拿在手中闻了闻,然后笑着对靳辰说:“这个品种的梅花,用来做梅花茶似乎不错,就用雪狼国的那种茶叶来做,我想试试。”

靳辰表示南宫暖倒真的是出来玩儿的心态,开开心心地欣赏美景,开开心心地研究新的美食,不该问的事情不问,不该管的事情也不管,非常好。

靳辰帮南宫暖一起折了很大一束梅花拿在手中,因为直接采花瓣的话她们没有东西装,不好带回去。准备下山的时候,一只野兔从不远处跑过,靳辰本以为南宫暖会说兔子好可爱,结果南宫暖来了一句:“快抓住,配上我们今天买的菌子,烧菜肯定很好吃!”

靳辰手腕一甩,她的匕首没入了不远处的雪地里面,南宫暖走过去,就看到野兔的一只脚已经被匕首钉在地上动不了了,不过还活着。

靳辰把野兔提了起来,朝着野兔的脑袋拍了一下就把野兔打晕了,然后看着南宫暖唇角微勾:“走吧,回去吃肉。”

两人回到驿馆,南宫暖让驿馆里的厨子帮忙把野兔处理了,然后她做了一锅山菌炖野兔肉,里面加了她秘制的香料。在这期间,她还认真地把带回来的梅花花瓣摘下来洗净,准备晾干了之后再进行下一步。

等肉吃的时候,靳辰回了一趟房间,发现墨青手中拿着一个东西正在摆弄,看到靳辰回来,墨青微微一笑说:“玩得怎么样?”

“还不错。”靳辰微微点头,有些好奇地看着墨青手中那个看起来像个手套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

墨青把那个带着一层软甲的手套套在了手上,伸手对准了墙上挂着的一幅画,下一刻,靳辰眼前一闪,那幅画上面出现了一排密密麻麻的小孔。

“你新做的暗器?”靳辰饶有兴致地拿了过来,发现外表看起来就像是士兵用来护手的软甲手套一样的东西,内里大有乾坤,里面的暗器绝对不止有毒针那么简单,好像每一片软甲上面都有一个小机关,可以发射暗器。

“怎么样?”墨青唇角微勾看着靳辰问。

“不错。”靳辰点头,肯定了墨青的劳动成果。这东西一般人绝对是做不出来的,墨青在这方面很有天赋。

“我用太大了,你用没有必要。”靳辰看着墨青问,“你这准备送给谁的?”墨青不会平白无故给自己做个手套戴,他也用不上这东西。

“给秦骁的。”墨青神色平静地说,“他这次是内力被人直接废掉的,而且废得很彻底,想要恢复很难,就算我们有办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到的,等他醒了,我可不想天天守着他。”

靳辰笑了:“小青青,如果你家二师弟知道你对他这么好的话,一定会很感动的。”墨青对秦骁的态度一直以来都相当冷淡,即便在秦骁跟着墨青一起到迷雾森林那边去冒险的时候,墨青坑起秦骁来也是绝对不手软。不过这并不代表墨青对秦骁不好,当初秦骁在东方城落难,墨青也没有不管他。

在墨青心里,秦骁是朋友,但他和秦骁之间的交往注定不可能像魏琰和齐皓诚那样热情又热闹,因为墨青不是活泼性子,秦骁也不是。

墨青看靳辰和南宫暖两个人玩得挺好的,他也没有必要跟着,今天就留下了,没什么事就捣鼓了一个小玩意儿出来,准备等秦骁醒了,送给他暂时防身用。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