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相见欢/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肉啦!”门外传来南宫暖的声音。

靳辰微微一笑对墨青说:“今日在城外抓了一只野兔,暖暖亲自下厨,我们有口福了。”

南宫暖亲自端了炖好的野兔肉过来,三人坐在一起吃了起来。野兔很鲜,山菌很鲜,南宫暖的手艺没得说,靳辰虽然不太饿,也吃了不少。

“今晚还有个冬月节的宴会。”靳辰放下手中的勺子说,“听说雪狼国的冬月节很热闹,这次可以见识一下。”

客观来说,目前靳辰和墨青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要在大秦城做,他们过来有目的,但并不紧迫。已经掌握雪狼国王权百年之久的秦氏一族,和蛰伏百年的尹氏一族,接下来势必会有一番博弈,墨青和靳辰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如果秦骁这会儿是醒着并且没事的话,或许他们会主动帮秦骁加入争斗,不过现在秦骁人事不省,他们也无需着急。

南宫暖很高兴地说:“这趟跟你们出来,我可长了不少见识。”南宫暖对于今晚的冬月节宴会还是相当期待的。

傍晚时分,秦麒过来邀请他们前去参加冬月节的宴会,而这场宴会是一年之中唯一一次狼王与民同乐的活动,举办场地并不在雪狼国王宫里面,而是在大秦城北郊一个很大的广场上面,普通的百姓都可以参加。

今夜的大秦城灯火通明,热闹非凡。靳辰三人跟着秦麒一起出了驿馆,步行前往冬月节宴会举办的场地。路上能够看到成群结队的百姓,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色。

靳辰和墨青到的时候,秦岩已经在座了,正在和尹季把酒言欢,两人看着倒真的像是朋友一般,和谐得很。尹瑶就坐在尹季身旁,看到靳辰和南宫暖,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她们挥了挥手。

广场上面燃起了很多堆篝火,秦岩所在的地方是广场正中央,篝火最旺的地方。大秦城的百姓带了肉和酒过来,美丽的姑娘和健壮的小伙子都穿着颜色鲜艳的衣服,已经开始载歌载舞了。

墨青那头银发在人群中依旧是最显眼的存在,秦岩远远地看到墨青和靳辰,就热情地冲他们挥了一下手,示意他们赶快过去坐。

“魏皇,魏后,快快请坐!今夜不用拘束,放开了吃,放开了喝,放开了玩儿!”秦岩哈哈大笑着,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

墨青和靳辰以及南宫暖都坐了下来,他们对面是尹家兄妹。一群美丽的姑娘在不远处热情起舞,还有两个壮硕的男人正在光着膀子摔跤,一群人在旁边高声喝彩。

秦岩笑着说:“魏皇,每年冬月节宴会,大秦城都要选出一位最厉害的勇士,他可以从在场所有未嫁小姐中选择一位共度良宵。不过魏皇已经有了魏后这样的美人相伴,自然是不需要了!”秦岩话落,目光落在了尹季身上,“尹季,你可以去试试,你都这个岁数了,身边没个女人怎么行?”

尹季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微微摇头说:“多谢狼王盛情,不过在下并没有兴趣。”

“那就喝酒吧!”秦岩闻言也不再劝,好像就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酒过三巡,靳辰眼神微眯,就看到人群中突然冲出了一群持刀的大汉,朝着秦岩所在的地方就杀了过来。

“有刺客,护驾!”

整个广场很快乱做一团,尹季拔剑挡在了秦岩面前,一副守护者的姿态。秦岩的脸色也很难看,似乎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一片混乱之中,墨青抱着靳辰飞身到了人群外面,南宫暖一直跟在靳辰身旁,三人完全是看热闹的姿态,根本没有要帮秦岩的意思。

本来载歌载舞的百姓都四散而逃,而杀手足足有几百个,之前都隐藏在百姓中间,没有被发现,这会儿来势汹汹,一个个都像是要把秦岩给弄死一样。

尹瑶扶了一下额头,感觉有点晕,想着自己可能是贪杯喝多了酒。她本想拔剑去帮尹季和秦岩,却突然被秦岩拉住了。

“瑶瑶,我们先走!”秦岩大力抓住了尹瑶的胳膊,带着尹瑶往广场外面退。本身武功比秦岩还要高的尹瑶,这会儿感觉脑袋发晕,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任由秦岩拉着她往王宫的方向而去了。

尹季皱眉看了一眼被秦岩带走的尹瑶,想着秦岩身边有人护着,尹瑶肯定不会有事,他被杀手缠着一时无法脱身,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去找尹瑶。

杀手很多,武功都不弱,雪狼国的士兵根本挡不住。尹季一个人在杀手群中穿梭,手起剑落,一个个杀手都死在了他的剑下。

尹季的实力确实很强,招式也很凌厉,只可惜杀手数量太多,而秦岩身边的高手都护着他走了,只剩下了尹季一个人和一群根本没有什么用的士兵。

最终广场中央只剩下了尹季和寥寥几个还活着的士兵,以及他们脚边密密麻麻的尸体。半个时辰之前还热闹非凡的广场上面,如今血流成河,看起来很渗人。

尹季杀人杀到后来,眼睛都红了。他收起自己的剑,朝着四周看了看,发现一开始在外围看热闹的墨青和靳辰都已经不见了。寒风吹过,浓烈的血腥味让尹季几欲作呕,他猛然转身,飞身而起,朝着雪狼国王宫而去。

就在尹季和杀手厮杀的时候,秦岩先一步带着尹瑶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雪狼国王宫,抱着尹瑶进了他的寝殿,让所有人都不要过来打扰他们。

尹瑶已经迷迷糊糊没什么意识了,被秦岩放在床上的时候,双手还在胡乱地扯着自己的衣服,口中喃喃地说着:“热……好热……”

秦岩看着此时小脸酡红,艳色逼人的尹瑶,喉头滚动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欲色,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把尹瑶压在了身下……

夜色深重,雪狼国王宫中一片沉寂,外面广场上的厮杀并没有影响到这边。而秦岩的寝宫之中,很快传出了暧昧的喘息声。

等尹季解决掉了要刺杀秦岩的那些人,过来王宫中找尹瑶的时候,就被告知尹瑶被秦岩带回了他的寝宫里面。尹季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冷了,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秦岩的寝宫门口。

并没有人拦着尹季,里面也没有什么声音,他猛然推开门,快走了两步,就看到了寝宫深处的龙床。床幔遮着,尹季看不到床上有什么人,可他看到了尹瑶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碎片,散落在床边地上,地上还有秦岩的衣服……

尹季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心中的怒意也一下子到达了顶点。

“秦岩!你对瑶瑶做了什么?”尹季怒吼了一声。

床幔掀开,秦岩赤裸壮硕的身体出现在尹季面前。秦岩似乎并不意外尹季会过来,他就那么若无其事地让尹季看到了他身上暧昧的痕迹,然后慢条斯理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秦岩穿好衣服,看着尹季冷哼了一声说:“尹季,你似乎忘记了,我才是雪狼国的王,你也忘记了,你妹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很快就要成亲了,她早晚都是我的女人,你何必为此动怒?”

“秦岩!今天晚上的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尹季如果到此刻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话,那他就是脑子进水了。

秦岩冷笑,在桌边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放下茶杯看着尹季说:“尹季,事到如今,我们也不需要再虚情假意地伪装了。我又不是傻子,你们尹家想做什么我很清楚,之前我对你们那么客气,不过是因为你们对我来说很有用。你们借我的手除掉了我父王,是不是觉得可以再轻而易举地除掉我,然后你们尹家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秦岩看着尹季难看的脸色冷哼了一声说:“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你妹妹一开始那么讨厌我,后来突然转变了态度,你爹还说要让你妹妹嫁给我?你们真当我会傻乎乎地相信吗?你们尹家的高手确实不少,我很忌惮,只可惜现在只有你和尹瑶两个人在大秦城,你等的人就快到了吧?所以我也不能再等了,你妹妹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不过她这个残花败柳,想要再嫁给别人,也是不可能了!”

“秦岩,你在找死!”尹季看着秦岩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本来尹季和尹瑶兄妹俩对一切都运筹帷幄,只等尹家其他的高手到大秦城之后就行动,可惜他们一时大意,虽然意识到秦岩已经对他们有所防备,却没有想到秦岩竟然会先发制人,而且用的是这么下作的手段,直接毁了尹瑶的清白!

“尹季,百年之前尹氏和秦氏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我都不知道。”秦岩看着尹季冷笑了一声,“你们尹家可以不甘心,那是你们的事情,但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轻易得到雪狼国的王位!你有本事就现在杀了我,去告诉雪狼国所有的人,说尹氏一族是雪狼国的开国功臣,看有没有人服你?”

秦岩今晚这一招有些铤而走险,也确实有些下作,可他没有别的办法了。秦岩知道,尹氏一族正在找机会除掉他,或许还想了什么阴谋,可以为他们的谋权篡位正名,而那一天不远了,因为尹瑶不会真的嫁给他,所以尹家人必然会在十一月十三之前就动手。尹家人之前说要把尹瑶嫁给秦岩,其实不过是为了放松秦岩的警惕心。可惜秦岩并没有尹家人以为的那么傻,毕竟秦岩也是在勾心斗角的雪狼国王室长大,他如果傻的话早就活不到今天了。

秦岩当初选择邀请墨青和靳辰过来,其实有他自己的考虑,借墨青和靳辰的手除掉尹氏一族,这是秦岩最期待的事情,但他同时也知道,那对夫妻不可能听他摆布,也不可能让他利用,相比尹家,秦岩如今更不想招惹墨青和靳辰。

但秦岩还是选择了邀请墨青和靳辰,墨青和靳辰来了之后,他却没有私下跟他们来往,或者求他们帮他,是因为他知道,很多事情不需要明说,那对夫妻肯定很清楚一旦尹氏一族的高手出山,并且得到雪狼国的王权,对于魏国和齐国都不是什么好事。因为秦岩自己也承认,秦氏一族随着老狼王的去世,已经元气大伤,实力大不如前。

正是因为秦岩知道秦氏如今比尹氏弱,所以如果让墨青和靳辰选择一方来帮的话,秦岩知道他们定然会选择秦氏一族,从三国局势来说,这对魏国和齐国有利。

秦岩不认为墨青和靳辰会把尹氏一族和秦氏一族都除掉,是因为他对那对夫妻也有所了解,而且客观来说,就算秦岩和尹氏一族的人都死了,墨青和靳辰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就得到雪狼国。雪狼国相比魏国和齐国来说,更有血性,就代表不是任何一个外姓人仗着实力高强就可以得到王位的。

秦岩也想过,把尹氏一族除掉之后,他依旧是雪狼国的王,而他事实上不可能带领雪狼国抵挡得住魏国和齐国的攻击,雪狼国或许最终还是难逃灭亡的结局。但即便如此,秦岩也不可能把他的王位拱手让给尹家人,就算成为亡国之君,秦岩也要在王位上面坐到最后一刻!

今夜的冬月节宴会开始之前,秦岩已经谋划好了一切。那些刺杀他的杀手都是他自己安排的,而他还安排了自己的人,在尹瑶的酒里面下了媚药。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在秦岩的计划之中,他成功地得到了尹瑶,如今就等着尹季表态了。秦岩知道,在尹家的家主到这里之前,尹季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不管尹季和尹瑶多聪明,实力多强,他们始终看不起秦岩这个人,所以即便嘴上说着要小心谨慎,心底对于秦岩还是少了一分防备,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秦岩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可事实上秦岩敢。而客观来说,秦岩是在雪狼国王室摸爬滚打到了今天,尹季和尹瑶从小到大过的是隐居的日子,接触的都是尹家的自己人,不提谁更聪明,单论心机,这对兄妹未必是秦岩的对手。

尹季眼中满满的都是怒意,还带着浓烈的杀意,可他只是握着拳头站在那里,并没有真的冲过去把秦岩给杀了,因为尹瑶已经成了秦岩的女人,尹季现在把秦岩给杀了,什么都得不到,他也只能等尹家其他人到大秦城之后再做打算。

秦岩唇角微勾:“尹季,你先出去,我找人进来服侍尹瑶洗漱换衣,你如果不想带她走的话,可以让她留在王宫,反正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尹季冷冷地看了秦岩一眼,猛然转身走了出去,就站在门口,意思很明显,等尹瑶收拾好了,他要带尹瑶离开这里。

秦岩也没有再做什么,他叫了两个婢女进来服侍尹瑶,而尹瑶已经晕了过去,被两个婢女伺候着洗了澡又穿好衣服的时候,她还没有醒过来。

尹季冷着脸走进来,把尹瑶抱了起来,看着秦岩冷声说:“我们走着瞧!”

秦岩冷笑:“好,那就走着瞧。我明日派人把嫁衣送去给瑶瑶,记得让她试试。”秦岩去过尹氏一族隐居的地方,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才离开,可当他暗中派人再去找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地方了。而如今秦岩手中最缺的就是高手,他能用的人很多,但是实力都太弱了,根本对付不了尹家人。

尹季带着尹瑶回到尹府的时候,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魏国驿馆。

靳辰穿着里衣靠坐在床上,看到墨青回来就放下了手中的书,微微一笑说:“怎么样了?”

广场上的动乱开始没多久,墨青就送靳辰和南宫暖回来了,然后他自己又出去了一趟。靳辰也是刚回来没多久,因为她今夜从广场上回来之后又一个人去了雅风苑给秦骁施针,秦骁的身体情况在好转,不过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靳辰知道今夜的刺杀定然不是表面上看来这么简单,至于背地里发生了什么,墨青应该已经知道了。

“刺杀是秦岩安排的,他给尹瑶下了媚药,得手了。”墨青褪去外袍,走过去抱住靳辰说。

“秦岩倒是挺能折腾的,不过尹氏一族会因为尹瑶成了秦岩的女人,就放过秦岩吗?”靳辰表示秦岩这一步棋走得虽然有些无耻,但并不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尹家想要上位,必然要除掉秦岩,秦岩此举,就算最终阻止不了尹家的计划,也会在尹家人心上扎上一根刺。不出意外的话,尹瑶应该是尹家的小公主,并不是没有地位的。

对于尹瑶今晚的遭遇,靳辰只是觉得可惜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但要说同情,还真没有。尹瑶并不像她表面上看来那么天真无邪,不然也不可能跟尹季一起代表尹家出来走动了。今日早些时候靳辰见到尹瑶,尹瑶还刻意想要试探靳辰,不过最终失败了。尹瑶名义上是秦岩的未婚妻,但她事实上是来除掉秦岩的,她跟秦岩说白了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她今晚的遭遇只能说秦岩这次略胜一筹。

“不会。”墨青微微摇头,“尹季似乎在等什么人来,秦岩在等我们出手。”墨青一直躲在暗中看着今晚发生的一切,包括最后尹季和秦岩的谈话,他也全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秦岩和尹季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过墨青和靳辰,但是墨青知道,秦岩在算计他们,不然也不会邀请他们过来。

“今天看到那个尹季出手了,实力的确很强。”靳辰看着墨青说,“如果尹家高手众多的话,我们接下来也要小心一些。”墨青在大秦城有属下,不过真要遇到什么问题,还是要他们两个人解决,他们也没有打算依靠谁。

如果这次墨青和靳辰没有来大秦城,毫无疑问的是,等他们再次收到关于雪狼国的消息,一定就是秦岩身死,尹氏一族上位,成为雪狼国新的王者。这对魏国和齐国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明显如今尹氏的实力要比秦氏一族强,不然秦岩也不会那么忌惮他们。雪狼国有了更强的掌权者,就代表着更难对付,这并不是墨青和靳辰希望看到的,而这一点,也是秦岩心中在算计他们的地方。

秦岩觉得墨青和靳辰在尹氏和秦氏之间会选择秦氏,因为秦氏如今弱一些。事实的确如此,墨青和靳辰选择的就是秦氏一族,只可惜,秦岩不会知道,对墨青和靳辰来说,选择秦氏一族并不代表他们一定要支持秦岩,因为他们手中还有另外一张不为人知的王牌,那就是秦骁。

如今秦骁还在昏迷之中,靳辰和墨青打算继续静观其变。他们觉得,用不了多长时间,尹氏一族和秦氏一族真正的斗争就会爆发了,而秦岩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弱。

第二天一早,靳辰说要去雪狼国的皇陵祭奠一下死去的骁王,驿馆里面的一个士兵帮他们带了路。他们并没有遮遮掩掩,所以他们刚出魏国驿馆,秦岩和尹季那里都收到了消息。

秦岩神色莫名,看来墨青和靳辰真的跟秦骁有交情。秦岩还记得,当年墨青和靳辰第一次来大秦城,秦骁就有意跟他们结交,不过好像他们并没有给秦骁好脸色。

当初秦骁遇刺,“葬身火海”,和秦岩回归大秦城几乎同时发生,这并不是巧合。不过秦岩知道的是,秦骁遇刺和骁王府失火,都是尹家的手笔,因为尹家和秦岩密谋,必须先除掉秦骁,秦岩回到大秦城才能立足。

尹家的家主很肯定地对秦岩说秦骁已经死了,秦岩没有怀疑过这件事,是因为他很清楚尹家也希望秦骁死,所以他们不会放过秦骁。

只是这会儿听闻墨青和靳辰专门跑到雪狼国皇陵去祭奠秦骁,秦岩心里感觉有点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而那边尹季刚刚收到消息,还没有细想什么,就听下人禀报说尹瑶醒了,尹季赶紧起身脚步匆匆地过去了。

尹季推开门,就看到尹瑶穿着一身素白的里衣坐在床上,脸色白得吓人,眼神也再也不复往日的灵动活泼,变得呆滞而绝望……

“瑶瑶。”尹季微微皱眉叹了一口气,抬脚走了过去。

“别过来!”尹瑶猛然开口,抱住了自己的肩膀,两行眼泪滑落了下来,口中喃喃地说,“我感觉自己好脏……”

“瑶瑶,昨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尹季看着尹瑶说。

“意外?”尹瑶苦笑,“为什么意外会发生在我身上……大哥,你为何没有护着我,让我被那个畜生给毁了……什么都毁了……”

尹季皱眉:“瑶瑶,事已至此,你想开一点。”

“我怎么想开一点?”尹瑶猛然抬头看着尹季冷声说,“大哥,你如果真的为我好的话,就去把那个畜生给杀了!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尹季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瑶瑶,大局为重,这件事还是要等父亲来了再做定夺,秦岩一定会死的,不过不是现在。”

“嗬……”尹瑶看着尹季神色失望地摇头,“我就知道会这样……大局为重……所以我就要忍了吗……”

“尹瑶,大哥知道你有多苦,可当初是你自己非要来的,你说你可以为了尹氏一族付出一切,你还说等尹氏一族得到雪狼国的那天,你要当雪狼国的女王,让我们都让着你,不能跟你抢!”尹季看着尹瑶冷声说,“你要想杀秦骁,你可以去,但是你现在杀了他又能怎么样?你能回到昨天吗?”

尹瑶紧紧地握着拳头,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看着尹季冷声说:“好!我就让那个畜生再多活两天,到时候我要亲手把他千刀万剐!大哥,虽然你是尹氏一族的少主,但我也有资格得到尹氏一族的继承权!我已经为尹氏一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那个王位一定是我的!”

听到尹瑶的话,尹季看着尹瑶的目光也没有多少温度了,面无表情地说:“等父亲来了再说吧!”话落就转身出去了。

而尹瑶坐在床上,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念着那个名字:“秦岩……秦岩……”

这边靳辰和墨青到了雪狼国的皇陵,见到了老狼王为秦骁立的墓碑。孤零零的一个墓碑,上面还覆盖着一层积雪,看起来颇有几分寂寥。

“我们回去吧。”靳辰开口,神色淡淡地说。他们不过是无事过来看看,至于祭奠根本没有必要,因为秦骁没死,这个墓里面不管葬着什么东西,总归不是秦骁的尸骨。

墨青正准备转头离开的时候,眼眸微微闪了一下,看了一眼大理石雕刻的墓碑上面镶嵌的那把刀。那是秦骁年少时期进入雪狼国军中的时候,老狼王给他的一把刀,后来他用那把刀,用自己的鲜血和双手,成长成为雪狼国的战神王爷。这把刀秦骁后来没有再用了,一直在他的书房里面挂着,他“葬身火海”之后,老狼王让人把这把刀直接嵌进了他的墓碑里面。

“走吧。”墨青看了一眼不远处守陵的士兵,收回了视线对靳辰说。

靳辰知道墨青好像发现了什么异样,不过现在有很多人盯着他们,不能轻举妄动。三人离开了皇陵之后,就又回了驿馆。

而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墨青出去了一趟,不多时就再次来到了皇陵里面,秦骁的那个墓碑面前。这会儿守陵的士兵正在换班,墨青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夜色昏黄,墨青看着面前墓碑上面的那把刀,伸手碰了一下,刀整个嵌进去了,很实,不会掉下来,也不容易取下来。

墨青微微用了一些暗劲,还是把那把刀从墓碑上面拿了下来,墓碑上面只留下了一个凹槽,并没有其他的机关。墨青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刀上面,他伸手打开,一道寒光闪过,随着长刀出鞘,一块布也从刀鞘里面掉落了出来。

墨青捡起那块布塞进了怀中,收刀,又把刀嵌进了那座墓碑上面,看起来跟之前没有两样。他趁着夜色很快离开了雪狼国皇陵,没用多长时间就回到了驿馆。

“你发现了什么?”靳辰看到墨青去而复返,就开口好奇地问。靳辰当时看到那个墓碑,除了觉得上面嵌了一把刀看起来有些奇怪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了。而那把刀是秦骁的刀,老狼王为了怀念自己的战神儿子,把儿子的刀嵌进了墓碑里,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个。”墨青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布,放在了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这块布很软很薄,并不小,上面也看不出来有任何字迹。靳辰凑近闻了闻之后说:“放进水里试一下。”这块布上面有一种药草的味道,那种药草的汁液的确可以让某种布料上面的字隐形,只要浸水就可以。

墨青端来了一盆清水,把那块布放了进去。被水浸湿的布上面,很快出现了模模糊糊的字迹,并且还在慢慢变得清晰。

过了一会儿之后,墨青伸手把那块布从水里捞了出来,再次铺展在了桌子上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迹很清晰地呈现在他们面前,而让他们意外的是,这竟然是老狼王留给秦骁的一封信!

这块布上面说,老狼王知道秦骁没死,他也知道秦骁早晚会回到大秦城,到他自己的墓碑面前,取走那把刀。而老狼王说,秦岩的能力不足以守住秦氏一族的王权,更守不住雪狼国,他从始至终最满意的继承人就只有秦骁一个。如果秦骁看到这封信,一定要把属于他的东西拿回来,一定要守住秦氏一族的百年基业,守住雪狼国的疆土。

“这老狼王死了还留了一手啊。”靳辰都有点佩服老狼王了。老狼王恐怕早已经知道秦岩身后的人是尹氏一族了,他想必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想要除掉尹氏一族,然而最后并没有成功,自己也死了。而老狼王说他从始至终最满意的继承人就只有秦骁,这一点靳辰相信,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说不定老狼王当初也找过秦骁,只是没有找到,而他为秦骁立碑的时候,那把刀里面应该还没有这封信,这封信很可能是后来放进去的。老狼王认为秦骁没死,并且把秦骁当成了秦氏一族和雪狼国的拯救者,希望秦骁可以完成他的遗愿,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而老狼王留下的这封给秦骁的信,里面最有价值的东西其实并不是他对秦骁的嘱咐,而是他在信的最后写的一句话:“父王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在一个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地方。”然后就没了……

“对秦骁来说最重要的地方?”靳辰神色莫名,“老狼王倒是很谨慎。”

秦骁的墓碑上面嵌了一把刀,刀里面有老狼王给秦骁留下的遗书,遗书表面虽然没有字,但也挡不住真正的有心人。因为知道这封遗书可能会落到别人手里,所以老狼王留了一手,遗书上面只是老狼王对秦骁说的话,别人就算拿到,知道老狼王中意的继承人是秦骁也毫无意义。而老狼王明显还给秦骁留下了一样很有价值的东西,却放在了一个只有秦骁才会知道的地方,别人猜是不可能猜得到的。

“等秦骁醒了再说吧。”墨青把那块布收了起来,然后和靳辰一起又去了雅风苑,只是这晚秦骁依旧没有醒过来。

却说魏琰一行人,在靳辰和墨青到了雪狼国王城的时候,他们也进入了齐国,到了寒月城。而寒月城里有惊喜等着他们,齐皓诚亲自过来迎接了。

之前没有任何消息,这会儿刚一进寒月城,就看到了齐皓诚,魏琰心中相当感动,嘴上却来了一句:“看来某位皇帝不务正业啊!”

齐皓诚就在寒月城城门旁边,懒洋洋地靠着一棵大树,他的马在旁边徘徊。听到魏琰的话,齐皓诚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你说得没错,我这个不务正业的皇帝,可是专程来接我的小舒儿妹妹的,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呢。”

“姓齐的,想打架是不是?”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

“错,不是打架,是我打你,因为你太弱了。”齐皓诚轻笑了一声。

这边两个老友见面相谈甚欢,那边队伍里面的姬无双突然心中一动。齐皓诚都亲自来接了,接下来魏琰和宋舒不可能出事,他是不是可以离开去雪狼国了?他觉得他应该去找他家小姐姐,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嗯,就是这样,他才不是因为思念南宫小暖夜不能寐……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