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让他死得晚一点/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无双正准备开口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僵,因为他这会儿才注意到,齐皓诚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人在不远处站着……

而原本骑马走在姬无双身旁的元媛,此时还是少年模样,她也看到了齐皓诚身后不远处的那个人,她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情绪波动,只是心情却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了。

那是东方云天,他穿着一身墨色的劲装,身材高大,右臂袖管空空,比以前清瘦了很多,却并不影响他出众的容貌,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深沉内敛。他静静地牵着马站在那里,并没有要凑过来的意思。在姬无双看到东方云天之前,东方云天就已经看到他了,而姬无双不知道齐皓诚会来,更不知道齐皓诚会和东方云天一起来,但东方云天知道他会遇到姬无双。

那些仇怨并没有随着时间逝去,姬无双没有忘记,东方云天也没有忘记。只是一切都不可能重来,姬硕惨死始终是姬无双心中无法释怀的痛,而东方云天很后悔也很抱歉,但他知道他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

东方云天并没有认出元媛的伪装,他的目光只是平静地从元媛脸上扫过,以为这位是魏琰的朋友,而他本就是第一次见到魏琰,不认识很正常。

北堂豪看到了姬无双突然冷下来的脸色,也看到了元媛的异样,他本想开口说些什么,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姬无双的杀父之仇,元媛求之不得的爱恋,事实上都是他们心中不能轻易触碰的地方,北堂豪并不想干涉他们。

齐皓诚和魏琰寒暄之后,还去拜见了魏琰的母亲。魏琰的母亲多年前就听魏琰提起过,说他在曾经的夏国有一位趣味相投的好友,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齐皓诚,齐皓诚在长辈面前那可是嘴甜又乖巧,魏琰的母亲非常喜欢他。

齐皓诚看宋舒没事,就准备启程,他看了一眼姬无双说:“我和东方云天只是同行到这里,他要去雪狼国找他妹妹,不会跟我们一起回千叶城了,你不必困扰。”

齐皓诚刚认识北堂豪和姬无双的时候,北堂豪就专门在私下里跟齐皓诚说过很多姬无双的事情,包括姬无双父亲的死。后来齐皓诚认识了东方云天,对于靳辰能让姬无双和东方云天这对死敌同时存在她身边,齐皓诚觉得也是挺神奇的。不过齐皓诚了解姬无双的性子,姬无双对于他父亲的死无法释怀,对于东方云天的仇恨其实还在其次,更多的是无法原谅自己,因为姬无双心底始终认为他要为姬硕的死负最大的责任。

这次齐皓诚和东方云天同行,是因为东方云天得知靳辰和墨青去了雪狼国,想着或许他们会有秦骁和东方云沁的消息。这么久都杳无音信,东方云天很担心东方云沁,所以决定自己去雪狼国看看,就算最终没有找到东方云沁,他也可以看看靳辰和墨青有没有什么需要他效劳的。东方云天虽然在这边无权无势,但他很聪明,也很清楚如今三国的局势,知道靳辰和墨青肯定不是为了秦岩大婚才去的雪狼国。

齐皓诚和东方云天结伴离开千叶城到了这里,东方云天接下来要继续前往雪狼国,齐皓诚觉得不会对姬无双造成多大的困扰。只是齐皓诚没想到的是,他话一说完,姬无双的脸色就变得更黑了。

旁观者清的北堂豪唇角微勾说:“小齐皇上,你没发现队伍里面除了墨青和靳辰之外,还少了一个人嘛?”

齐皓诚扫了一眼,恍然大悟:“南宫小暖跟着靳小五一起去雪狼国了?”

北堂豪微微一笑:“是啊,所以你就知道,小姬还是很困扰的。”北堂豪跟姬无双这两个光棍儿待在一起的时间很长,再加上他们曾经同为八大家族的圣子,北堂豪对姬无双的过往是最清楚的,他把姬无双当兄弟,姬无双的心思他当然很清楚。一进寒月城看到齐皓诚来了,姬无双眼睛亮了一眼,北堂豪就知道姬无双打算去雪狼国了。

齐皓诚这会儿也明白了,他轻咳了两声,看着姬无双说:“小姬,对不住了,不知道你也要去雪狼国找南宫小暖。”

“谁说我要去找南宫小暖了?”姬无双皱眉,“我要去帮小姐姐,他们就三个人,万一出事怎么办?”

“对对对,你说得都对。”齐皓诚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也不戳破姬无双的心思,“我也很担心靳小五呢,不如这样,小姬你和东方云天一起去帮他们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齐皓诚觉得,如果姬无双和东方云天能够一笑泯恩仇的话,其实是件好事,尤其是对姬无双来说。过去的事情想要放下并不容易,一旦姬无双能够迈出这一步,困扰他的心结或许就能慢慢解开了。

姬无双冷哼了一声:“没必要!”

东方云天沉默不语,他觉得他应该早一点离开才是,避免碰到姬无双。如今有些尴尬的是,就算东方云天和姬无双不同行,但他们的目的都是去雪狼国找靳辰和墨青,到了雪狼国还是要碰面到一起,根本回避不了。

“那你们就各自随意吧!”齐皓诚也不想强人所难,“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切记万事小心。”东方云天和姬无双的武功都相当高强,不出意外的话,平安到达雪狼国王城应该没有问题,如果他们结伴而行自然更安全一点,只是显然不太可能。

“小姬,多谢了!”魏琰对着姬无双拱手说。他知道姬无双早就想追着南宫暖走了,却为了他们一直没走。

“自家兄弟,不必客气。”姬无双话落,直接留下了他的马,飞身而起,很快出了寒月城。

而东方云天刻意晚了一些,和北堂豪打了招呼,又在齐皓诚的介绍之下和魏琰寒暄了两句,然后才骑马离开,跟姬无双走的是相同的方向。

魏琰一行人加上齐皓诚,再次启程出发的时候,齐皓诚有些好奇地看了元媛一眼:“这个小兄弟有点面生啊!”齐皓诚一早就注意到元媛了,不过他当时想着先把姬无双和东方云天的问题解决了,让他们两个着急去雪狼国的人先走,其他的晚点再说。

北堂豪微微一笑说:“这位是元媛,靳辰的好朋友。”

“元媛?”齐皓诚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好奇地看着元媛的脸,“你是女扮男装啊?”这个名字表明了元媛的性别,但齐皓诚并没有看出元媛的易容。

“嗯。”元媛微微点头,“幸会。”

“元媛,你也是从那边来的?你怎么跟靳小五成为朋友的?”齐皓诚对女扮男装的元媛很是好奇,骑马走在元媛身旁问道。

“我是从那边来的,我和靳辰……说来话长了。”元媛神色淡淡地说。她和靳辰能够遇见,就是因为东方云天,后来发生的一切并不在她的预料之内,却都跟东方云天脱不了关系,但元媛现在并不想提起东方云天。元媛知道齐皓诚的身份,也知道齐皓诚和靳辰的关系,事实上她每次想想身边这些人的身份,都感觉相当神奇。元媛之前还以为她会在这边流浪很久,可是遇到靳辰之后,她的生活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她身边的人竟然有皇帝和当过皇帝的,他们身居高位,却丝毫没有被束缚,反而过得自由而快乐。

“哈哈!过去的不重要了!”齐皓诚笑着说,“去了千叶城好好玩儿,当自己家就好,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想逛街找我媳妇儿,想吃好吃的就找我媳妇儿的四弟妹。”

元媛忍不住笑了起来,微微点头说:“我很期待。”刚刚遇到东方云天,东方云天没有认出元媛,元媛也没有表明身份,她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的,既然擦肩而过,那就各自安好吧!

后来北堂豪私下跟齐皓城说了元媛和东方云天的关系,齐皓诚只是幽幽地说了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啊!”齐皓诚的感情之路也并不顺利,不过最终还是苦尽甘来,如今幸福美满。感情这种事,终究还是要看双方的心是否能够走到一起,作为朋友,齐皓诚希望身边的人都能有个圆满的结果,但也仅此而已。

姬无双离开寒月城之后,运起凌云步一路疾行,很快就和东方云天拉开了距离。东方云天走得也很快,但他并没有刻意去追姬无双。

如此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雪狼国王城而去的时候,那边墨青和靳辰已经在雪狼国王城待了几天了。

冬月节晚宴过后,雪狼国王室在大张旗鼓地筹备即将到来的狼王大婚盛典,而尹季和尹瑶兄妹俩跟秦岩已经撕破脸了,一直待在尹府里面没有再出去走动。秦岩派人送到尹府的精美嫁衣,被尹瑶拿着剪刀给剪成了碎片。

靳辰三人过得倒是很轻松,白天靳辰和南宫暖出去逛街,搜罗大秦城的美食,南宫暖还花钱买了几张她很中意的秘方,说要回去做给孩子们吃。而在靳辰和南宫暖再次去那家巷子里的小店吃牛肉烧饼的时候,余氏老夫妻对她们的态度更加恭敬了。靳辰觉得应该是伍缺跟这对老夫妻说了什么,他们知道秦骁有救了。南宫暖开口说想要买余氏老夫妻做牛肉烧饼的秘方,他们相当热情地直接送给了南宫暖,还让南宫暖到后厨去看余老头是怎么做的。

墨青一般都让靳辰和南宫暖两个人出去玩儿,他就在驿馆里面待着,捣鼓一些小玩意儿。墨青发现无缺铁匠铺里有个老铁匠的手艺相当了得,就暗中跟伍缺打了招呼,定做了几样东西,伍缺对此当然是尽心尽力,尽量达到墨青的要求。墨青拿到从铁匠铺定做的东西之后,自己再往上面添加一些暗器,最后做出来了不少看似有趣但是用起来相当恐怖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准备送给秦骁的,靳辰还打趣墨青说,他这一时兴起,是准备把秦骁从头武装到脚了。

墨青的人一直都盯着尹府的动向,在十一月初十,距离秦岩大婚仅剩下三天的时候,秦骁还没有醒过来,而墨青收到了属下的禀报,有高手去了尹府,而且数量不少,武功都极高,墨青的属下差点被发现,没敢靠近。

“看来尹氏一族的高手来了。”靳辰把玩着手中的一个扳指对墨青说。这是墨青新做的一个暗器,靳辰准备明天送给南宫暖,让她拿着玩儿,因为这种东西靳辰都已经有了,而秦骁手上一直戴着一个扳指,就是曾经靳辰在东方城的时候送给他的,原本是墨青的。这次见到秦骁之后,靳辰把那个扳指从秦骁手上取下来,发现其中的毒针都已经用完了,墨青又给重新改造了一下,准备还让秦骁用那个。

“小丫头,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墨青微微一笑看着靳辰问道。他们对此并没有压力,因为不管是秦岩还是尹氏一族的人,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一旦墨青和靳辰在雪狼国出了什么事,不管雪狼国的王位上面坐着的是秦岩还是尹家人,他们的王位都坐不下去,因为魏国和齐国一定会为了墨青和靳辰疯狂地报复雪狼国,雪狼国会很快走向灭亡。

说白了,如今三国局势,魏国和齐国是一家,而秦氏一族和尹氏一族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在争的那个位置,并不是一个多么安全的位置,但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为了那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至于雪狼国面对的外患,这是秦岩守住并且坐稳那个位置之后才有心情考虑的,也是尹氏一族得到那个位置之后才会开始考虑的。

“尹氏一族高手众多,应该有实力杀掉秦岩和秦氏一族其他的男人,他们没有那么做,无非就是想求个名正言顺。”靳辰若有所思地说,“尹氏一族或许一直认为百年之前是秦氏抢走了他们的一切,他们认为雪狼国本就是属于他们尹氏的,所以这个名正言顺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他们是想拿回本属于他们的东西,而不是做谋权篡位的乱臣贼子。”

墨青微微点头:“没错,一旦雪狼国的百官和百姓都承认尹氏一族对雪狼国的贡献,承认他们的地位,他们就可以坐稳那个位置了。”

“你说尹家人会不会拿出百年之前秦氏祖先和尹氏祖先的一个契约,说如果秦氏一族后继无人的话,皇位可由尹氏一族来继承?”靳辰心中一动,看着墨青说。

墨青唇角微勾:“不无可能,但首先尹氏一族必须让秦氏一族后继无人,可他们又不能让人以为他们是杀光秦氏一族的凶手,否则还是谋权篡位。”

靳辰微微点头:“除了秦岩之外,如今雪狼国还有十几位王子,成年王子都有六七个,想要都杀了,还把自己撇干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他们需要有人替罪。”墨青手指微动,“而我们,就是最合适的替罪者,因为我们有理由那样做,而且还有能力办到。”

靳辰愣了一下:“你是说,尹氏一族会把秦氏一族的王子和秦岩都杀了,然后栽赃到我们身上?”

“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做的。”墨青微微点头说。墨青知道,如今包括他们在内,雪狼国王城有三方势力,他和靳辰想要真正置身之外其实是不可能的,不光秦岩在算计他们,想要利用他们对付尹氏一族,尹氏一族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很可能也会算计到他们头上。一旦秦氏王族的男人死了,身在大秦城的墨青和靳辰是有很大嫌疑的,只要尹氏一族谋划得当,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他们身上,尹氏一族再以拯救雪狼国的姿态出现,或许再拿出一个百年前秦氏祖先亲笔写下的约定,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雪狼国的王权握在手中了。

相对来说,存在于雪狼国传说之中的尹氏一族,和墨青靳辰这两个魏国帝后相比,尹氏一族更容易让雪狼国的百官和百姓接受。

“既然这样的话,游戏可以开始了。”靳辰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幽光。

就在靳辰和墨青谈论尹氏一族的高手的时候,那边大秦城的尹府里面,多了几十个高手,为首之人,正是尹家的家主,尹季和尹瑶的父亲尹狂。

尹狂坐在尹府的书房里面,尹季和尹瑶坐在下手,没有其他人。尹狂的脸色很冷,他看着尹季和尹瑶冷声说:“你们说要先过来稳住秦岩,这就是你们给为父的结果?让秦岩钻了空子,请了魏国那对夫妻过来,瑶儿还失去了清白!你们真是太让为父失望了!”

尹季微微垂眸说:“父亲,是我考虑不周。”

“父亲,我一定要亲手杀了秦岩那个畜生!”尹瑶厉声说。

“住口!”尹狂冷声说。他的左脸上面戴着半边铁面具,整个人不怒自威。

“还请父亲示下,如今我们应该如何行事?”尹季神色恭敬地看着尹狂问。

尹狂冷哼了一声说:“既然那对夫妻已经来了,原本的计划自然就不成了。”

尹氏一族原本的计划是,在秦岩和尹瑶成亲之前,除掉秦岩和秦氏一族所有的男人,并且设计栽赃给如今雪狼国执掌兵权的大将军胡胜,制造出胡胜要谋权篡位的假象。然后尹氏一族再现身,而他们手中的确有一张尹氏一族代代传下来的契约,是当年秦氏一族的祖先写的,给了尹氏一族名正言顺地得到雪狼国王位的资格。

不过尹氏一族这一代的人已经无从得知了,他们代代相传,并且激励他们去争抢雪狼国王位的那纸契约,其实根本就不是秦氏一族的祖先写的,而是尹氏一族的祖先伪造的,不过是因为不甘心,想要让自己的后人把雪狼国的王权从秦氏一族手中抢走而已。

但这些都不重要,在特定的时间,那样的一份契约,没有人可以证明它是假的,它就可以帮助尹氏一族得到想要的一切。

只可惜,尹季这几天一直想要暗中挑起胡胜和秦岩之间的矛盾,却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曾经的很多年里面,雪狼国的兵权掌握在秦骁的手中,胡胜原本是秦骁麾下最得力的将军,在秦骁“葬身火海”之后,他被老狼王提拔成为了大将军。秦岩上位之后并没有找胡胜的麻烦,反而对他越发优待。而胡胜也是一根筋的性子,对秦氏一族忠心耿耿,让尹季无从下手。

按照尹氏一族原本的计划,胡胜要当他们的替罪羊,就不能死,可尹氏一族能够杀掉秦氏一族的所有男人,却不能左右胡胜的想法,到时候万一他们弄巧成拙,没能栽赃到胡胜身上,反而让自己暴露了,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如今尹狂在想,既然墨青和靳辰在大秦城,不如拉他们下水……说胡胜谋逆或许雪狼国没有人信,但如果说墨青和靳辰图谋雪狼国,要灭掉秦氏一族,雪狼国的大部分人都会相信,根本不需要他们暗中煽风点火。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秦氏一族的人都给杀了,在墨青和靳辰反应过来之前,定了他们的罪,然后尹氏一族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现身,“拯救”雪狼国了。

听完尹狂新的计划,尹瑶神色一喜:“父亲高明!”

尹季却微微皱眉说:“父亲,我们一开始就说了在雪狼国站稳脚跟之前,最好不要招惹那对夫妻,如果父亲的计划成功了,岂不是激化了跟他们之间的矛盾,恐怕我们刚刚得到雪狼国的王权,就要面临魏国和齐国的联手进攻了!”

“季儿,你考虑得没错,但你忘了一点,雪狼国和魏国齐国之间的战争,不过是迟早的事情,那对夫妻之所以会来这里,恐怕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怎么灭掉雪狼国了,并不会因为我们对他们示好,他们就收手。既然如此,倒不如我们先发制人,让他们背了灭掉秦氏一族的名声,雪狼国的人会更认可我们,也会举起刀剑去拼杀!虽然魏国和齐国如今俨然是一家,但这并不代表雪狼国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我们尹氏一族隐忍百年,并不是为了当雪狼国的亡国之君,最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尹狂说得慷慨激昂,尹瑶连连点头说:“父亲所言极是!我们尹氏一族这么多高手在这里,那对夫妻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如果到时候我们能够擒住他们的话,魏国和齐国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哈哈!”尹狂哈哈大笑了起来,“瑶瑶说得没错!我们这么多高手,只要抓住他们其中一个,拿来威胁魏国和齐国,一定百试不爽!到时候,这天下就是我们尹氏一族的了!”

尹季眼眸微暗,总感觉尹狂和尹瑶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好像那对夫妻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不知道,就等着被他们栽赃陷害一样。可尹季总觉得,那对夫妻来到大秦城之后,看似无所事事,也没打算做什么,但他们又怎么可能是真的过来游山玩水的?他们也不可能是过来看秦岩大婚的,如果他们心里真的在密谋怎么灭掉雪狼国的话,必然也有所谋划,甚至尹氏一族也在他们的谋划之中。这局棋,谁能笑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尹季知道,尹狂向来说一不二,他如果这个时候再说什么尹狂不想听的话,只是徒惹尹狂不快,什么都改变不了。而客观来说,尹狂的计划其实有很大的可行性,如果成了的话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成,变数就是那对夫妻,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父亲,什么时候动手?”尹瑶看着尹狂问,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兴奋。自从被秦岩毁了清白之后,尹瑶如今每天都无比渴望把她的剑插入秦岩的胸膛,甚至渴望杀了秦氏一族所有的人,把他们千刀万剐!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接下来两日,找一个你们和秦岩在一起,而墨青和靳辰在哪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时间,我们暗中动手。”尹狂目光幽深地说。

“明晚我和哥哥进宫去找秦岩,就说我的嫁衣不合适,让他找人重做。我们留在宫中的时候,父亲带人动手,等我们出宫之后,父亲再把秦岩给杀了!”尹瑶眼底闪过一丝兴奋,“这样一来,我和哥哥没有任何嫌疑,那对夫妻想要为自己辩解,没有人会听他们的!等我们得到王位之后,再想办法抓住那对夫妻,对付魏国和齐国就轻而易举了!”

“暂定这么做,一切等明日再说。”尹狂眼中满是志得意满,仿佛已经看到雪狼国的王位在冲他们招手了。

“父亲,母亲没有来吗?”尹季开口问尹狂。

尹狂摇头说:“你们的外祖父在,你们母亲暂时不会过来,等一切稳定了再说。”

尹季和尹瑶都愣了一下,尹瑶不解地问尹狂:“父亲,母亲不是你当年救回去的孤女吗?外祖父是怎么回事?”

“你母亲当年是和家人失散了,并不是没有父母。”尹狂也没有多说,“你们过些日子会见到你们的外祖父的,他实力很强,也会帮我们。”

第二天天色微亮的时候,尹季脚步匆匆地过去敲响了尹狂的房门,一看到尹狂,就神色难看地说:“父亲!出事了!”

尹狂皱眉:“什么事?”

“昨天一夜之间,除了秦岩之外,雪狼国王室其他十四个王子全都失踪了!”尹季紧皱着眉头看着尹狂说。昨夜他们还在谋划今晚就动手,把秦氏一族的男人都给杀了,却没想到他们的目标就这么失踪了!那可是十四个王子,虽然实力和地位都参差不齐,但是想要这样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把他们都掳走,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最重要的是,那十四个王子是失踪了不是死了,这样一来,就算尹氏一族现在把秦岩给杀了,他们也不能以秦氏一族后继无人为名,取代秦氏一族的地位,甚至他们为了名声,还要主动帮忙去寻找秦氏一族失踪的那些王子。

不过一夜过去,尹狂原本认为堪称完美的计划,瞬间被打乱了,而他们的立场也变得有些被动了。

尹狂和尹季父子俩都面色沉沉地坐在书房里面,一时沉默无言,过了一会儿,尹狂开口冷声问:“你觉得昨夜的事情是谁做的?”

尹季皱眉:“不是秦岩,就是墨青和靳辰,不可能有别人。”

“秦岩应该想不到这一步,而且动手的时机这么巧。”尹狂目光幽深地说。

“如果是墨青和靳辰的手笔,他们这是摆明了要跟秦氏一族站在一起对付我们。”尹季皱着眉头说。

“还是小看了那对夫妻,说不定我们的计划他们已经猜到了,我们想要先发制人,却又被他们领先了一步!”尹狂冷声说。

“那如今该怎么办?”尹季看着尹狂问。

“既然他们先动手了,就不算我们栽赃了!”尹狂冷哼了一声,“你即刻让人暗中散播消息,就说失踪的那些王子,全都是被那对夫妻抓了。就算秦岩为了面子,也必须带人去魏国驿馆里面搜查一番!我们高手众多,不会那么容易输给那两个人的!”

此时的魏国驿馆里面,晚睡的墨青和靳辰才刚刚起床。吃了早饭之后,墨青的属下送来了消息,说是十四位王子一夜之间全部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并且很多人在传,说是墨青和靳辰暗中抓了他们,准备威胁雪狼国,进而灭掉雪狼国。

“主子,夫人,是否需要调查流言的源头?”墨青的属下神色恭敬地问。

“不用。”墨青微微摇头。这种流言是谁散播的墨青和靳辰都很清楚。

“是否需要阻止流言继续散播?”墨青的属下接着问。

“也不用。”墨青再次摇头,神色淡淡地说,“退下吧,有其他消息再过来。”

“是。”属下很快就走了。

墨青和靳辰很淡定地坐在一起喝茶,对于外界传言他们抓了雪狼国十四位王子的消息表示无所谓。他们并不打算安排人辟谣,因为那并不是谣言,除了秦岩之外,老狼王其他还活着的儿子,如今全部都在墨青和靳辰手中了。不过并不是尹氏一族以为的十四个,而是十五个,因为还有秦骁。

昨夜墨青和靳辰两个人,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在大秦城里面忙活了半宿,把那十四个王子一个个迷晕抗走,全都扔进了最近没有开张做生意的地下拍卖场里面。那里是墨青的地盘,是绝佳的藏人之地,因为里面有墨青设计的很多道机关,平时会接触到地下拍卖场的基本都是江湖人,都懂江湖规矩。

墨青和靳辰没有把秦岩也掳走藏起来,是因为一旦秦岩也失踪了,雪狼国王室该乱了。如今秦岩还在,依旧是三方博弈,暗潮涌动。接下来秦岩会做什么,尹氏一族会做什么,墨青和靳辰都有所猜测,而他们要做的,就是打乱尹氏一族的计划,毕竟从一开始,墨青和靳辰就是秦氏一族坚定的支持者。

关于魏国帝后掳走了十四位王子的消息在大秦城里面传得沸沸扬扬,雪狼国百官也是心思各异,而一向耿直的大将军胡胜直接进宫求见秦岩,请旨带兵搜查失踪的十四位王子的下落。

“陛下,请允许末将搜查魏国驿馆!”胡胜垂首恭敬地说。

秦岩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他手中的人虽然弱了些,但也不是没有人可用。昨夜他也收到了消息,知道尹家人已经来到了大秦城,也知道尹家人肯定会很快采取行动。秦岩也做了一些部署,甚至准备好了逃生的密道,而他一直在观望,并不确定靳辰和墨青会不会如他所愿对付尹氏一族,所以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只是今日一早就收到消息,他的那些弟弟们一夜之前全都失踪了!秦岩当时的第一想法是尹氏一族昨夜就动手了,可他很快又否定了那个想法,因为如果是尹家人动手,他那十四个弟弟只可能有一种结果,就是死,而绝对不是失踪。既然不是尹家人,那么就只有墨青和靳辰了。

秦岩心中五味杂陈,他一方面认为墨青和靳辰是在出手帮秦氏一族,另外一方面却又不太确定,万一那对夫妻是另有打算呢……

不过事到如今,秦岩很清楚一点,尹氏一族要让他死,要让秦氏一族死绝,他只有暂时跟墨青和靳辰站在一起,还可能有一线希望。

想到这里,秦岩眼神一冷,开口冷声说:“不要去搜查魏国驿馆,也不用搜查其他地方,你立刻带兵去搜尹府!”

胡胜愣了一下:“陛下的意思是……”

“立刻去搜尹府,如有反抗,格杀勿论!就算什么都搜不到,也要把尹府围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出!”秦岩冷声说。他没有死,也没有失踪,他现在还是雪狼国的王,而他要用他手中的权力,让尹氏一族的人知道,雪狼国姓秦不姓尹!

秦岩很清楚,尹氏一族的人正在制造舆论,想要让雪狼国的人认为墨青和靳辰要对付雪狼国,这样接下来尹氏一族不管做什么,就算他们杀了秦岩,也可以栽赃到墨青和靳辰身上,利用墨青和靳辰来洗脱他们的嫌疑,再想办法得到雪狼国的王权。但秦岩不会让他们如愿,他让胡胜去搜尹府,就是在向雪狼国的百官和百姓表明他的态度,也是在向墨青和靳辰示好。秦岩很想知道,明明是乱臣贼子却还想要给自己立牌坊的尹氏一族,到底会选择忍气吞声,还是狗急跳墙……

那边一直关注着大秦城动向的墨青和靳辰,很快收到了消息,雪狼国如今的大将军胡胜出宫之后,率领大军,气势汹汹地朝着尹府而去了。

靳辰唇角微勾:“秦岩该不会以为我们准备帮他保住那个位置吧?”秦岩的示好靳辰已经看到了,不过她对此无感,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帮秦岩。原因只有一个,秦骁是靳辰的朋友,而秦岩曾经无数次想要杀了秦骁,也有很多次差点害死秦骁。秦岩和秦骁这对兄弟是没有办法和平共处的,只能你死我活。如今他们都活着,那是因为秦岩认为秦骁已经死了,他如果知道秦骁还活着,一定会不遗余力地除掉秦骁。所以,靳辰要让秦骁活着,并且拿回本属于他的一切,那么秦岩就必须死。

墨青轻笑了一声:“小丫头,如果秦岩死了,秦骁却还没醒怎么办?”

靳辰微微一笑:“你不能易容成秦骁,因为如果你不出现,一定会被人怀疑,其他人易容成秦骁我也不赞成,因为那个位置就该是秦骁的,应该他亲自坐上去。”

“所以呢?”墨青看着靳辰问。秦骁如今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而秦岩和尹氏一族已经撕破脸了,随时有可能被尹氏一族的高手暗杀。所以秦岩死了,秦骁却还昏迷着的情况,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靳辰很淡定地说:“为了你家苦逼兮兮的二师弟,我们就勉为其难帮帮秦岩,让他死得晚一点好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