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明日等着看好戏吧!/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一月十一这天对大秦城的百姓来说,注定有些不同寻常。

十四位王子一夜之间全部失踪的消息,一大早就在大秦城中传开了,而伴随着这个消息传开的,还有幕后黑手就是如今在大秦城做客的魏国帝后的传言。

普通的百姓也不都是愚昧无知的,雪狼国的人其实都知道如今魏国和齐国的关系,因为魏国皇帝墨青和齐国皇帝齐皓诚是连襟,魏国皇室和齐国皇室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家,这对雪狼国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一旦魏国和齐国联手攻打雪狼国,雪狼国根本招架不住。

所以雪狼国的人对于代表着魏国和齐国的墨青和靳辰这对夫妻,都有很深的忌惮和敌意,而客观来说,他们本就是敌对的。

如此一来,当雪狼国十四位王子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传言全都指向了墨青和靳辰的时候,相信的大有人在。而很多人已经都在等着看如今的狼王秦岩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大将军胡胜从王宫中出来,很快召集了两千大军,关注着事态发展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想法,接下来胡胜一定会带人去搜查魏国驿馆,因为墨青和靳辰的嫌疑太大了。

可最终很多人默默地看着,胡胜带着兵并没有往魏国驿馆的方向走,而是径直去了曾经的骁王府所在的方向,那里如今是尹府。

关于这座尹府,大秦城的百姓只知道,尹府的公子是狼王的救命恩人,而尹家小姐即将成为雪狼国的王后。除此之外,很少有人把尹季和尹瑶跟雪狼国传说中的尹氏一族联系起来,因为毕竟时间过去太久了。

在很多人的观望和不解之中,胡胜带着大军把尹府围了起来。而本来在尹府里面,等着看秦岩派人去搜查魏国驿馆的尹家人,都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跟他们的计划竟然南辕北辙,秦岩根本没有中计!

“父亲,如今怎么做?”尹季皱眉看着尹狂问。如今做主的是尹狂,尹季认为尹狂把对手想得太简单了,但尹季不敢忤逆尹狂的意思。

尹狂的脸色很冷,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冷冷地说:“看来秦岩和那对夫妻已经勾结在一起了,我们想要先除掉秦氏一族,然后栽赃给那对夫妻几乎不可能办得到!”如今雪狼国十四位王子都不知所踪,而秦岩摆明了要把尹氏一族制造的舆论给扭转了,洗脱墨青和靳辰的嫌疑,让最大的嫌疑人变成尹氏一族。客观来说,如今坐在狼王之位上面的秦岩,的确有这个能耐。而这样一来,尹氏一族将会变得更加被动。

“父亲昨夜不是说,我们得到王位之后,再想办法擒住那对夫妻吗?”尹季眼眸微闪,开口对尹狂说,“如果我们换个动手的顺序呢?”

尹狂皱眉:“你的意思是?”

“父亲,现在那对夫妻恐怕已经猜到了我们的计划,并且正在暗中阻止我们的行动。如今父亲也看到了,他们的能耐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再这样下去,恐怕还没等到我们除掉秦氏一族,我们尹氏一族就已经成为乱臣贼子了!”尹季神色凝重地说,“接下来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有可能被那对夫妻破坏,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个釜底抽薪,先设法擒住那对夫妻!”

尹狂神色一动:“季儿你接着说。”

尹季神色认真地说:“我们尹家高手众多,如今除了我和妹妹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暴露过,躲在暗处大有可为。而那对夫妻就只有两个人,算上他们身边那个南宫暖,总共也就三个人,武功再高,也挡不住我们尹氏一族那么多的高手。以他们的身份,暗中定然有高手护卫,但暗卫的武功绝对不可能比他们还要高,不足为惧!等我们暗中擒住了他们,制造出他们自己离开的假象,然后再杀掉秦岩,所有人都会认为是那对夫妻暗中动的手,不会有人怀疑我们。到时候,我们尹氏一族现身,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还得到了两个价值很高的人质。”

尹狂拊掌一赞:“季儿的想法很好!”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尹狂猛然站了起来,看着尹季说:“为父和其他人暂时离开,你和瑶瑶留下来,切记不要冲动行事。”

“儿子晓得了。”尹季点头,话落尹狂就从他面前消失了人影。

尹季微微握了握拳头,是非成败,或许就在这几天了,他们尹家已经蛰伏了百年之久,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尹季出门,就看到胡胜已经带着人到门口了。尹季神色平静地看着胡胜问:“胡大将军这是何意?”

“奉陛下之命搜查尹府!”胡胜板着脸说,话落振臂高呼了一声,“开始搜!”

“既然是狼王陛下的命令,你们搜吧。”尹季神色淡淡地说完,转身回了书房。而之后没多久,胡胜提出要搜查尹季的书房和卧室,尹季也没有任何意见。

最终胡胜并没有在空荡荡的尹府里面搜到任何可疑的东西,更别说失踪的那十四位王子了。而谨遵秦岩旨意的胡胜,非但没有向尹季和尹瑶道歉,反而让士兵继续围着尹府,直接把尹季和尹瑶兄妹俩给软禁了。

大秦城的冬天很冷,而自从血流成河的冬月节过后,整个大秦城的气氛变得越发紧张了。随着十四位王子的失踪,关于墨青和靳辰的传言,还有秦岩出乎意料针对尹家兄妹的举动,都让整件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是夜,靳辰和墨青再次悄无声息地出了魏国驿馆,准备去雅风苑为秦骁医治。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他们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而这天晚上,他们刚出了魏国驿馆,就察觉到暗处有人在盯着他们。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靳辰微微摇头,回头看了一眼驿馆,墨青会意,两人同时转身,一眨眼的功夫又回到了驿馆里面。

暗处盯着墨青和靳辰的人并没有离开,但也没有直接进驿馆里面去,就都躲在驿馆附近,等着为首之人的进一步指示。

墨青和靳辰已经回到驿馆房间里面坐了下来,靳辰微微蹙眉说:“那些一定是尹氏一族的高手,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改变策略,准备先对付我们了。”

靳辰发现被高手盯上的时候,就猜到那些人是谁了。靳辰并不认为尹氏一族盯上他们是为了杀掉他们,因为客观来说,靳辰认为她和墨青对野心勃勃的尹氏一族有很大的价值,尹家人不舍得现在杀他们。

首先,尹氏一族想要得到雪狼国的王权,必须除掉秦氏一族。而他们一方面想要除掉秦氏一族,另外一方面又要洗清自己的嫌疑,墨青和靳辰就是他们最合适的替罪羊。其次,墨青和靳辰几乎可以代表魏国和齐国两国皇室,一旦抓了墨青和靳辰当人质,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重大。

靳辰当时想了一下,是不是跟墨青一起把尹氏一族的那些高手引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较量一番,不过她很快打消了那个主意,因为南宫暖还在驿馆里面,万一他们俩走了,尹氏一族的人抓了南宫暖,那可绝对不是靳辰愿意看到的局面。

如今靳辰和墨青去而复返,并且知道了尹氏一族新的打算,他们也在考虑要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

靳辰和墨青并不小看蛰伏百年的尹氏一族,因为百年的时间过去,尹家如今究竟有多少高手外人都不会知道,而墨青和靳辰算上南宫暖,也就三个人而已。

不过如今靳辰可以放心的一点是,尹氏一族现在的计划应该是先抓住她和墨青,再杀掉秦岩,栽赃到他们身上。如此一来,尹氏一族会一直盯着她和墨青,秦岩倒是暂时安全了。

“后天就是秦岩和尹瑶的婚期,既然尹氏一族被我们逼得改了计划,剩下的时间对他们来说不够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到后天真的让尹瑶嫁给秦岩?”靳辰若有所思地看着墨青问。

这场三方博弈,棋局一直在发生变化,而这变化本身就是墨青和靳辰一手促成的,很显然他们的对手也明白随机应变的道理,而且说实话,尹氏一族还是有聪明人的。

但尹氏一族可以改变他们的计划,并不代表墨青和靳辰就要等着他们去抓,尹氏一族自认为高手众多,对付墨青和靳辰两个人不在话下,只能说,他们还是高估了自己。

“或许会。”墨青微微点头说。

靳辰和墨青已经让尹氏一族原本运筹帷幄的事情变得越发艰难了,而今天胡胜带兵去搜尹府,没有发生任何冲突,最后尹府被围,尹季和尹瑶被软禁,他们也都忍了,这说明尹氏一族的人并不冲动,而是打算徐徐图之。那么即将到来的秦岩和尹瑶的大婚,尹氏一族会如何选择,其实也并不难猜。

“既然如此的话,后日秦岩大婚,我们送他一份大礼好了。”靳辰唇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尹氏一族竟然打算抓了他们当人质,果然隐居世外的高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靳辰对此表示很“荣幸”。

秦骁每天晚上都必须要用金针治疗,这天晚上靳辰和墨青第一次出去又回来了,后半夜的时候,墨青一个人从另外一个方向,先到了隔壁的齐国驿馆,然后又绕了远路,成功避开了暗处的那些眼线,去了雅风苑。为了南宫暖的安全,靳辰并没有跟墨青一起去,她相信不管遇到什么麻烦,墨青至少都可以全身而退。

雅风苑里面,锦秋已经等得心急如焚了,因为靳辰之前跟她说过秦骁每晚都必须要施针,可今晚靳辰和墨青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过来。

就在锦秋等得都快扛不住要睡着的时候,墨青终于来了。锦秋开口问墨青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墨青没有理会她,直接进了书房的密室去给秦骁施针。

施针结束之后,墨青给秦骁把脉,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秦骁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脑子也没有什么伤,按理来说应该醒了,可他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像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一样……

墨青和靳辰留在大秦城做了这么多事,前提都是秦骁会醒过来并且坐上那个王位。虽然靳辰半开玩笑地说如果秦骁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就让秦岩晚点死,但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秦骁如果能够早点醒过来的话,很多事情都可以避免,靳辰和墨青也可以真的放开手脚去帮他。

“秦骁,你到底怎么了?”墨青站在秦骁的床边,低头看着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秦骁说,“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你还活着,你应该早点醒过来,把东方云沁找回来。”

说到这里,墨青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把至今杳无音信的东方云沁,还有昏迷着不愿醒来的秦骁联系在一起,墨青想到了一种不太好的可能,会不会东方云沁已经死了,秦骁是因为受到太严重的打击,所以才不愿醒过来……

墨青微微摇头,他不应该往那么坏的方向去考虑,东方云沁没有消息,未必不是好消息,一切还是等秦骁醒了再说吧!

墨青很快离开了,锦秋去看了一眼秦骁,看到秦骁还没醒过来,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主子,现在外面乱得很,如果你醒了就好了,那个位置本就是属于你的。”

墨青回到魏国驿馆的时候,天色都快亮了,靳辰没有等他已经睡了。墨青没有打扰靳辰,就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靳辰沉静的睡颜,心中突然有些感恩,因为比起秦骁,墨青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太多了。

虽然墨青一出生就被至亲之人认定是天煞孤星,被亲生父母厌弃,被他们亲手喂毒药,他也曾经经历过九死一生的童年,可至少墨青身边一直都有魏琰这个真心待他的兄弟,等他有了实力之后,也没有再被魏国那些人所束缚,而是过了好多年自由自在的生活,即便那时他身中剧毒命不久矣。

后来墨青遇到了靳辰,他的整个人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他和靳辰在一起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切。

相对来说,秦骁比墨青要惨很多,他出身高贵,天赋卓绝,心智超出常人,可他命不好,运气也太差。他多次历经生死才坐上了雪狼国太子之位,距离狼王之位仅剩下一步之遥的时候,“葬身火海”了。当他准备放弃一切,和东方云沁双宿双栖的时候,他变得半死不活,东方云沁不知所踪……

墨青希望秦骁能够醒过来,能够得到狼王之位,能够找回东方云沁,真的过上快乐的日子,因为他们是朋友。

十一月十二,明日就是秦岩和尹瑶大婚的日子了。

尹狂带着尹家的高手如今躲在大秦城另外一个地方,因为尹府被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进不去,尹季和尹瑶也出不来。而他们目前的目标是墨青和靳辰,在他们杀掉秦岩之前,不能跟秦岩明着撕破脸。

昨夜尹狂带着尹家的高手亲自去了魏国驿馆,没用多久就看到墨青和靳辰暗中出来了,他们本想等着看墨青和靳辰意欲为何,然后找机会动手,却没想到墨青和靳辰很快又折返回了驿馆。当时尹狂想过,要不要直接到驿馆里面动手,最终他打消了那个主意,因为驿馆里面都是秦岩的人,到时候事情一定会闹大,就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了。他们希望的是,他们暗中擒住墨青和靳辰,并且制造出他们私自离开的假象。一旦他们能够得手,不仅雪狼国的王权唾手可得,整个天下对他们来说都唾手可得。

而如今尹狂面临一个问题,明日就是原定的秦岩和尹瑶大婚的日子,如果他们今晚不能得手的话,那么明日该怎么办?

尹狂当然知道尹瑶不喜欢秦岩,也不愿意嫁给秦岩,尹狂自己也并不希望尹瑶嫁给秦岩,因为不管他们原定的计划还是如今的计划,秦岩都必须死。一旦尹瑶和秦岩正式成了亲,秦岩死了之后,尹瑶还怎么嫁人?虽然说尹瑶如今已经被秦岩污了清白,但只要尹氏一族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势,尹瑶想要再嫁并不难,但如果尹瑶嫁给秦岩然后成为寡妇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

所以今天晚上很关键,如果尹氏一族今天晚上能够成功擒住墨青和靳辰,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也无需考虑明日那场大婚。可尹狂必须考虑到今晚依旧不能得手的情况,因为墨青和靳辰的实力深不可测,心智也远超常人,他们想要得手并不容易。

尹狂思来想去,考虑到所有的情况,认为他们必须做好今夜不能得手的准备,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傍晚时分,尹季和尹瑶正在尹府里面用晚膳,气氛很沉默,他们兄妹俩的关系因为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已经不复曾经了。

当尹狂从天而降的时候,尹季和尹瑶都愣了一下。不过他们知道,他们的父亲实力极强,一个人避开那些围着尹府的士兵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尹狂左脸上面依旧戴着半边铁面具,只露出半张脸在外面。

“父亲昨晚是不是已经得手了?”尹瑶看着尹狂问。她和尹季两个人一整天都没有出去,也没有得到外面的消息,所以不知道尹狂昨夜是不是已经带领尹家的高手成功擒住了墨青和靳辰。但尹瑶这么问,就表明她心中十分希望尹狂可以得手。

只是让尹瑶失望了,尹狂微微摇了摇头,给了他们一个否定的答案:“没有。”

尹季微微皱眉:“父亲,明日就是瑶瑶和秦岩的婚期了。”

尹瑶神色一冷:“我怎么可能会嫁给那个畜生!”

尹季看了尹瑶一眼,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而尹狂皱眉看着尹瑶说:“瑶瑶,要以大局为重!”

尹瑶不可置信地看着尹狂:“父亲你在说什么?什么以大局为重?难道父亲要我明天嫁给秦岩吗?这怎么可以?我们都说好了,一定要把秦岩给杀了,你们现在还要让我嫁给他?而且秦岩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娶我?”

尹狂微微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看着尹瑶说:“正是因为秦岩知道了我们的意图,所以他不会取消明日的大婚,因为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坏处,他甚至会认为只要娶了你,我们尹家就会放他一条生路。瑶瑶,我们现在的计划是先擒住墨青和靳辰那对夫妻,再对秦岩动手,这样才是最稳妥的。”

“父亲的意思是,你们今晚动手也没有什么把握是吗?为了稳住秦岩,你们就要选择牺牲我的一辈子?!父亲是不是还在想,只要我明日嫁给秦岩,到时候就更不会有人怀疑尹氏一族是杀害秦氏一族的凶手,因为父亲都舍得把亲生女儿嫁给秦岩了,又怎么会那么快让女儿守寡呢?”尹瑶看着尹狂冷笑连连,“原来我在父亲心里,不过是个可以随意舍弃的棋子!”

“住口!”尹狂冷声说,“瑶瑶,你怎么可以这么想?为父向来最疼的就是你,这次也是迫不得已,而且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如果为父今晚得手的话,你明日自然就不需要嫁给秦岩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为了尹氏一族的未来,可以付出一切吗?”

尹瑶苦笑不已:“我说我可以付出一切,父亲就真的打算让我付出一切是吗?如今我失去的还不够多吗?我已经没有清白的身子了,这辈子都毁了,如果父亲认为可以毁得更彻底一点的话,我接受……”

“瑶瑶……”尹狂皱眉看着尹瑶。

“不用再说了!”尹瑶猛然站了起来,握着拳头说,“如你们所愿,我嫁!是火坑我也跳了,是龙潭虎穴我也闯了,希望等一切尘埃落定,父亲记得我为尹家做过什么,我也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尹瑶话落,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尹狂看着尹瑶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季儿,你也觉得为父对瑶瑶太残忍了吗?”

“父亲是以大局为重,妹妹会理解的。”尹季微微垂眸说。

“如此就这样吧,为父今晚会想办法的,只要得手了,接下来你们就不用再受任何委屈了!”尹狂话落也起身离开了。

尹季神色莫名,今晚得手,擒住那对夫妻?他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夜幕降临的时候,靳辰和墨青坐在一起对弈。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一起下棋,不过靳辰对于跟墨青下棋这件事向来都有些漫不经心,因为她知道她不可能赢,索性就不费那个脑子了,随心所欲地下,墨青倒也不觉得无趣。南宫暖坐在一旁看着,好几次想要开口提醒靳辰走错了,最终也只是微微一笑。

墨青和靳辰都知道,今天一整天都有高手在暗中监视他们,他们发现了,但是并没有出门,也没有做什么。墨青今晚要像昨日一样,再去一趟雅风苑,不管暗处有多少高手,这一点墨青还是能够办到的。

不过今晚跟昨夜不太一样的是,如果尹家人不打算让尹瑶嫁给秦岩的话,他们应该很希望今晚可以得手。昨夜他们观望了一夜都没有行动,今夜就未必了。如此一来,墨青和靳辰也要考虑到所有的情况,并且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夜半时分,南宫暖还在靳辰和墨青的房间里,对弈的人换成了她和墨青。相对来说,比起漫不经心的靳辰,南宫暖的棋艺还要好一些,但是结果依旧没有任何悬念。

一局终了,靳辰唇角微勾说:“暖暖,准备好出去玩玩儿了吗?”

南宫暖微微一笑:“我很期待呢。”

墨青站起来戴上了面具,对着靳辰微微点头,然后很快离开了房间,朝着驿馆外面而去了,而且没有走昨夜那条路。

在暗处已经躲得快要按捺不住的尹狂,看到墨青飞身出了魏国驿馆,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对着空中打了一个手势。

尹家一共有将近五十个高手守在魏国驿馆附近,等着听尹狂的号令。收到尹狂的指示之后,半数高手飞身而起,追着墨青离开了。

尹狂眼眸幽深地看了一眼魏国驿馆,他们的目的是抓住墨青和靳辰夫妻两个,而且必须抓住两个,一旦让一个逃了,就很可能会坏了他们的事情。所以尹狂并没有让所有的高手都追上去,他和剩下的半数高手都留了下来,在想是不是暗中潜入魏国驿馆,想办法擒住靳辰,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至于一直跟在靳辰和墨青身边的南宫暖,对于尹狂来说是个可以轻而易举解决的存在。

就在尹狂打算暗中进入魏国驿馆的时候,突然眼眸一缩,因为他看到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女子从驿馆中出来了,不出意外的话一定是靳辰!

尹狂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不知道墨青和靳辰这么晚了到底要做什么,竟然还没有一起出来,不过这样正好,他们可以分头行动,擒住这两个人!在尹狂看来,尹家高手那么多,实力都很高强,想要抓住墨青和靳辰还是很有可能的。

尹狂暂时忽略了这会儿还在驿馆里面的南宫暖,因为值得他重视的就只有墨青和靳辰,他决定今夜要一举拿下那对夫妻,至于南宫暖,他们可以擒住墨青和靳辰之后再过来解决也不迟。

于是尹狂又打了个手势,他亲自带着剩下的半数高手,追着靳辰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魏国驿馆里依旧很是安静,南宫暖从靳辰和墨青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摸了一下自己的荷包,里面有一个圆圆的小球,那是靳辰这两日刚刚做好的万里香,送给她防身用的。南宫暖手指上面还戴着一个很古朴的扳指,是墨青做的暗器,靳辰送给她的。

南宫暖也戴上了一张很精致的银色面具,然后飞身而起,朝着驿馆外面而去了,并没有惊动驿馆里面的下人和守卫。

南宫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没有任何人盯上她。她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就悄无声息地朝着王宫的方向而去了。

却说另外一边,墨青用了凌云步,所以尹氏一族的高手始终没能追上他。但墨青的凌云步并没有尽全力,所以就不远不近地吊着那群穷追不舍的高手,在大秦城里面绕了一个圈之后,出了大秦城,朝着岁寒山的方向而去了。

尹狂已经给尹氏一族的高手下了死命令,今夜只要有机会,一定要牢牢抓住,不管用什么办法,务必擒住那对夫妻。所以尹氏一族的高手即便发现有些不对劲,察觉墨青似乎在故意引诱他们去什么地方,但他们不能不去。

比墨青晚了一步的靳辰,跟墨青一样,用凌云步不远不近地吊着尹狂那些人。甚至靳辰还很恶劣地故意让尹狂有两次差点接近她的机会,然后她又加快速度,瞬间消失在他们面前。靳辰表示,凌云步这种东西,关键时刻用上效果简直不要太好。

尹狂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他本以为靳辰要去什么地方,可是靳辰明显没有目的地,带着他们在大秦城里面游荡。而且毫无疑问的一点是,靳辰早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了,并且还很傲慢地在捉弄他们!

尹狂对此很不爽,然而他最不爽的其实是他引以为傲的武功和轻功,竟然始终都追不上靳辰!但既然没有跟丢,尹狂就不打算放弃,事到如今,他必须抓住这次动手的好机会!

过了没多久,靳辰带着尹狂和尹氏一族的其他二十多个高手,也离开了大秦城,朝着岁寒山的方向而去了。

岁寒山,靳辰来过两次了,第一次是和南宫暖一起过来看风景,当时捉了一只野兔回去炖着吃,南宫暖还采了不少梅花,回去做了梅花茶,味道好极了。第二次再来岁寒山,就专程是为了采梅花了,因为南宫暖的梅花茶试验成功之后,决定要多做一些带回去给朋友们,而岁寒山的梅花和雪狼国特产的茶叶是绝配,只有大秦城才有。

第二次来岁寒山的时候,靳辰几乎走遍了整个岁寒山,对各处都相当了解,还在岁寒山上面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回去告诉了墨青。

这会儿靳辰引着尹氏一族的高手在岁寒山上走了没多久,她就消失了人影。尹狂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可是周围就只能看到被积雪覆盖的山体。

“大哥,这里有个山洞!那丫头肯定躲进这里面了!”尹狂的弟弟突然开口说道。

尹狂快步走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相当隐秘的山洞,洞口不大,而山洞入口处未化的积雪上面,有几个新添的脚印。

“大哥,要不要进去?只要我们进去,把路堵死了,那丫头插翅也难逃!”

尹狂皱眉看着面前的山洞,他感觉怪怪的,靳辰明显是故意引他们到这里来的,山洞里面肯定不是那么简单,说不定有什么机关暗器等着他们,也可能有高手埋伏在里面守株待兔……

可是都追到这里来了,就这么放弃回去,尹狂又实在不甘心,因为如果今晚不能得手,明日尹瑶就要嫁给秦岩,而接下来他们想要得手肯定会更困难,因为墨青和靳辰已经有了防备。

“你们两个,先进去探路!”尹狂指了两个年轻的高手说。

那两个年轻人神色一僵,心知尹狂这是让他们去冒险,可他们不敢不从。两人一起,很快进入了山洞里面。

尹狂带着人站在外面,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那两个去探路的弟子去而复返,对尹狂说里面没有任何机关暗器,他们看到了一个石门,靳辰很可能就藏在里面。

“大哥,那个魏国皇后明显有些得意忘形,以为可以把我们耍得团团转!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她肯定躲在里面,而且认为我们打不开那个石门!”尹狂的弟弟说,“她既然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我们现在进去,这么多高手,肯定可以打开那个石门,到时候她还不是要乖乖束手就擒?”

尹狂又犹豫了片刻,想到擒住墨青和靳辰之后会给尹家带来的巨大好处,他猛然挥手说:“走!”

尹狂带着尹家的二十多个高手进了山洞,一直往前走,的确没有任何机关暗器,很快,之前那两个探路的年轻人说的石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大哥,这石门好像是有什么机关……”尹狂的弟弟往四周看了看,在墙上到处乱摸,摸到一个凸起的石头就下意识地按了下去,面前的石门缓缓开启,与此同时,一股五彩斑斓的烟雾扑面而来。

尹狂神色大变,大吼了一声:“捂住口鼻!撤!”

就在不远处,尹狂听到了尹家另外一位长老有些慌乱的声音,而那位长老,是尹狂安排带人去追墨青的……

在一片烟雾缭绕之中,尹狂急速往山洞外面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石门后面还有一道石门,尹家其他的高手在那道石门外面神色仓惶地往外逃窜。

到此刻,尹狂终于清醒了,墨青和靳辰的举动,一开始就表明了这是一个圈套,是个陷阱,可他们还是傻乎乎地跳了进来!

不过尹狂自己也是个毒术高手,他很快往自己口中扔了两颗药丸,并且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那个山洞,把身上带着的一瓶解毒药拿出来给分给尹家的高手之后,带着他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很快在岁寒山的另外一边发现了其他中毒的高手。

月光皎洁,靳辰和墨青此时就站在山顶上面,从他们的角度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尹家那群高手。那个贯穿岁寒山的山洞,就是靳辰上次来的时候发现的有趣的地方。山洞里面的确有一个石室,不过只要把两边的石门都打开,就是连通的。而石室里面还有另外一条密道,墨青和靳辰分别算好了时间,引着两拨高手进了山洞之后,他们从密道里面离开,并且在石室里放了毒烟。

这个陷阱并不复杂,甚至墨青和靳辰一开始引着尹氏一族的高手在大秦城里绕圈,带着他们出城进山洞,都在表明这是一个圈套,可尹氏一族的高手最后还是跳进来了,并不是因为他们傻,只是因为他们想要抓住墨青和靳辰的欲望太过强烈了,对自己的实力又太自信,难免掉以轻心。

不过显然,尹氏一族并不仅仅只会武功,还有毒术高手在,如今墨青和靳辰已经看到了,对他们的实力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不久之后,墨青和靳辰进了大秦城,去了雅风苑,这会儿不需要再担心有人跟踪他们了。

正好也到达雅风苑的南宫暖看着靳辰问:“怎么样了?”

靳辰唇角微勾:“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暖暖你呢?”

南宫暖微微一笑:“我已经把‘礼物’送到王宫里面了,明日等着看好戏吧。”

------题外话------

国庆假期来了,首先祝大家节日快乐~放假了,出去看人山人海的好好玩儿,也要注意安全;像游游一样宅着的就好好宅,也要记得按时吃饭休息哦~爱你们 ↖(^ω^)↗

另外,大家手里有月票的,就赏给游游吧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