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大婚惊变/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岁寒山。

已经是后半夜了,尹狂面色沉沉地站在山中一片空地上面,身边还有尹家的五十多个高手,一个个情绪都相当不好,脸色都很难看。

“大哥!不如我们直接杀过去!先把那对夫妻给杀了!然后把秦岩给杀了,直接把那个王位抢到手!”尹狂的弟弟大声说,“我们尹氏一族高手众多,实力高强,如今却躲躲闪闪不能见人,出手对付两个年轻人,都要顾虑再三不能让别人知道,最后还被算计得灰头土脸!这实在是太憋屈了,反正我是忍不了了!”

尹狂冷冷地扫视了一圈:“还有谁忍不了的,都站出来!”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尹狂的弟弟皱眉说。

尹狂冷哼了一声:“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们尹氏一族已经隐世百年,也忍了百年,就是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地拿回本属于我们的东西!结果你们现在才出来几天,就忍不了了?谁再说忍不了,我立刻砍了他!我们尹氏一族百年大业,不能因为任何一个人的冲动毁于一旦!我们是可以杀了那对夫妻,是可以杀了秦岩,但那样一来我们就是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雪狼国的人心里都不会认可我们,我们尹氏的百年隐忍还有什么意义?我们的祖训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们都忘了吗?”

尹狂的弟弟神色一僵,微微垂眸说:“大哥,是我错了,我太冲动了。”

“只需忍一时之气,你们要相信,尹氏一族会在我们手中成为这个天下唯一的王者!”尹狂神情激昂地说。今夜虽然失败了,但是尹狂并不会放弃,也不会冲动。作为尹氏一族如今的家主,尹狂的忍功十分了得,因为他知道一个道理,一步走错,全盘皆输,所以他接下来必须更加小心谨慎。他们的计划是可行的,一旦成功擒住那对夫妻,接下来的任何问题都不再是问题,这个信念已经在尹狂心中根深蒂固了。擒住墨青和靳辰,对尹狂来说就是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为了能成功,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这一夜,秦骁依旧没有醒过来,墨青和靳辰带着南宫暖,在给秦骁施针过后,就离开雅风苑,又回到了魏国驿馆。暗中盯着他们的人已经消失了,但墨青和靳辰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尹狂不会放弃抓他们,而他们接下来倒要看看,尹狂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

旭日初升,并不温暖,大秦城很多地方的积雪大概要等到来年开春才会融化了。而这天就是十一月十三,狼王秦岩大婚的日子。

雪狼国的十四位王子依旧不知所踪,而尹府依旧被秦岩派人围着,所以到了大婚之日,很多人心中都打起了鼓,不知道这场大婚盛典是否还可以如期举行,因为秦岩明显是对尹氏兄妹有猜忌有不满,否则也不会软禁他们。

而这天一大早,围着尹府的士兵全都不见了,宫中的嬷嬷带了新的嫁衣到尹府去给尹瑶,尹府很快被秦岩安排的人装点得喜气洋洋。

如此不用怀疑了,秦岩用他的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他依旧要在这天娶尹瑶,让尹瑶成为雪狼国的王后。

尹府这边,还是只有尹季和尹瑶兄妹两个人。尹瑶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人伺候着穿上了大红的嫁衣,而尹季就在旁边静静地坐着,看着王宫里来的老嬷嬷在给尹瑶化艳丽的新娘妆。

尹季和尹瑶都知道,他们的父亲到现在都没有过来找他们,大秦城中也没有任何异常的消息传开,只能说明,昨夜尹狂和尹家的高手再次失败了,没能如愿抓住墨青和靳辰。

尹季有些失望,但失望之余,却又觉得自己的预感没错。他本就觉得尹狂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尹狂对那对夫妻的了解并不多,所以下意识地会小看他们,这必然会导致尹狂的失败。

而尹瑶如今心中难受得要死,因为她无比渴望亲手把秦岩千刀万剐,可如今她却要为了尹氏一族,委屈嫁给秦岩。尹瑶不敢想象她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她很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控制住她想要砍死秦岩的欲望!而现实是,尹瑶不仅仅是要嫁给秦岩,她还不能动秦岩,因为这会打乱尹狂的计划。但一旦他们成了夫妻,秦岩那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让尹瑶好过?尹瑶一想到她可能要再次委身于秦岩,心中就恨得要死!

铜镜中映出尹瑶那张艳丽无双的脸,上面却没有任何笑模样。被秦岩派来的老嬷嬷极尽溢美之词,尹瑶却仿佛没有听到,像个木头人一样坐在那里,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

皇宫中的秦岩,身穿一身大红的喜袍,脸上也没有任何喜色。昨夜秦岩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他现在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抉择,他心中隐隐觉得,过了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对他来说,是好是坏犹未可知,而他只能赌一把。

雪狼国婚礼的习俗跟魏国和齐国有不少差别,而历代狼王大婚,都要在王宫中举办一个十分盛大的庆典,这次也不例外。

秦岩的大婚盛典已经筹备多日了,如今一切准备就绪。大婚盛典要在王宫中最大的那个广场上面举行,雪狼国的百官携带家眷都已经在恭候了,而被秦岩邀请来雪狼国观礼的墨青和靳辰,也再次被邀请进了王宫,南宫暖依旧跟在他们身边。

如今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尹家高手,都不会现身去参加这次的大婚盛典,包括尹瑶的父亲尹狂在内。尹狂有他自己的考虑,虽然墨青和靳辰甚至包括秦岩都知道他在大秦城,但他只要不出现在外人面前,接下来发生很多事情就可以撇清自己。而尹狂并不认为秦岩和尹瑶的大婚会出任何事情,因为他坚信秦岩是想要娶尹瑶的。

所以最终只有尹季带着尹瑶一起,坐着一辆十分华丽的花车,在大秦城中转了一圈,然后进了雪狼国的王宫。

尹瑶的嫁衣很华贵很繁琐,她被一群下人簇拥着,先去了秦岩的寝宫。

秦岩刚刚戴好头顶的玉冠,就看到尹瑶过来了。秦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猛然一挥手说:“你们都退下!”

“是,陛下。”所有的下人呼呼啦啦全都退了出去,只剩下了尹瑶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距离秦岩仅有三米远的地方。

尹瑶看着秦岩的眼神仿佛淬了毒一般:“秦岩!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秦岩冷笑:“我睡过的女人少说也有几十个了,你除了脸蛋长得不错之外,身子也就是下等。”

尹瑶的眼神一下子冷到了极点,紧握着拳头,长长的指甲已经嵌进了肉里面,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尖利了起来:“秦岩!你找死!”

“尹瑶,你要不想嫁给我,就现在滚!你要不走,就别在这里废话!杀我?我知道你们要杀我,不过如今看来,你已经是一枚弃子了,我死了,你这个残花败柳就会变成一个寡妇,你恐怕再也享受不到男人的滋味了,如果你求我,在我死之前,还可以勉为其难宠幸你几次。”秦岩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对尹瑶说的话堪称恶毒。

尹瑶气得脸色涨红,浑身都在颤抖,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很想立刻冲过去把秦岩给弄死,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她已经忍了这么久,尹氏一族已经忍了这么久,尹家的未来不能毁在她的手中!

秦岩似乎很满意尹瑶现在的脸色,他哈哈大笑着说:“尹瑶,今天的大婚,一定会让你毕生难忘的!”

尹瑶已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也不打算再跟秦岩说话,她微微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理会秦岩,秦岩一定是在故意激怒她。

即将举行大婚盛典的广场上面一派喜气洋洋,在雪狼国官员的安排之下,已经开始了一场很精彩的歌舞表演。

靳辰和墨青以及南宫暖作为贵客,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上,而他们的不远处坐着的,就是即将成为秦岩大舅子的尹季。

尹季来的时候,眼眸幽深地看了墨青和靳辰一眼,然后就默默地坐了下来,什么话都没有说。

已经快到午时了,随着一声高喊“狼王驾到”,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秦岩和尹瑶被人簇拥着走了过来。尹瑶只有在跟秦岩祭拜天地以及秦氏一族的祖先之后,才能正式成为雪狼国的王后,如今她没有什么身份。

客观来说,秦岩长得并不丑,如今穿着华贵的大红喜袍,更衬得他整个人高大威猛气场十足。雪狼国的女子成亲都不需要盖红盖头,尹瑶的容貌本就很出色,如今浓妆艳抹之下,更是艳光照人。而那身华丽的嫁衣,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段,行走之间,可谓风情万种。不过秦岩板着脸,尹瑶的脸上也冷若冰霜,两人不像是要成亲,倒像是要进行生死决斗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大将军胡胜竟然就跟在秦岩和尹瑶身后,手中还举着一个卷轴。本身秦岩和尹瑶祭拜过天地之后,是应该由礼官宣读秦岩的旨意,正式册封尹瑶为王后。如今不见礼官的人影,胡胜倒像是要暂代礼官之职。看到这一幕的很多人心思各异,莫名感觉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否则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一个大将军来宣读册封王后的圣旨。

尹季也看到了胡胜,以及胡胜手中那个卷轴。他微微皱眉,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秦岩和尹瑶在众人瞩目之下,走上了广场上面的一个高台,接下来他们只需要按照雪狼国王室既定的规矩,祭拜天地,宣读圣旨,大婚就算成了。

可秦岩和尹瑶在高台上面站定之后,秦岩突然拽着尹瑶转了个身,扫视了下方一圈,然后高声说:“胡将军,宣旨!”

很多人的神色都变了,这顺序似乎不对啊!而除了靳辰墨青和南宫暖之外,其他人全都呼呼啦啦地跪了一地。尹季犹豫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也单膝跪了下来。他是雪狼国的人,如今秦岩是雪狼国的王,他如果不跪,秦岩一定会借机找他的麻烦,最后会得不偿失。小不忍则乱大谋,尹季一直都记得。

胡胜站在前方,打开了手中那道圣旨。圣旨已经有些褪色了,看起来十分古朴,明显不是新的。胡胜看着圣旨上面的内容,心中也是猛然跳了一下,然后开始高声宣读。

这道圣旨很长,但所有人很快听出这竟然是雪狼国的开国帝王留下的旨意,很多人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尤其是尹季,他的神色一变再变,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胡胜宣读的圣旨,是雪狼国的开国帝王,第一任狼王留给后代每一位狼王的秘旨,而这道秘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告诫秦氏一族的后人,一定要提防尹氏一族。圣旨中说,当年秦氏一族和尹氏一族的祖先联手打下了雪狼国的天下,可尹氏一族竟然跟敌国勾结,不惜出卖雪狼国的利益,也要除掉秦氏一族。最终尹氏一族失败了,秦氏一族顾念着尹氏一族为雪狼国立下的汗马功劳,没有赶尽杀绝,只是让尹氏一族的祖先发誓,尹氏后人绝不会踏足大秦城。

圣旨的最后,第一代狼王说,一旦发现尹氏后人打破誓约出现在大秦城,杀无赦!

百年前的事情,事实究竟如何没有人知晓,而事实上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百年以来,雪狼国一直是秦氏一族的天下,秦氏一族才是雪狼国所有百姓认可的王,如今的狼王还是秦岩,所以秦岩拿出来的这道圣旨,不论真假,都是真的。

尹瑶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岩厉声说:“那道圣旨根本不是真的!”

秦岩冷笑,用只有尹瑶能够听到的声音说:“我说是真的,它就是真的,别忘了,现在的王位还是我的。尹瑶,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要娶你做王后吧?你太天真了!”

尹瑶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伸手就要朝着秦岩打过来,胡胜高喊了一声:“护驾!抓住尹季和尹瑶,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广场周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士兵,乍一看至少有上万个,一个个手中都举着弓箭,箭尖瞄准了尹季和此时正在高台上面的尹瑶。

而尹瑶距离秦岩最近,高台上面又只有他们两个人,她本来打算擒住秦岩当人质,可是不过一招过后,她身子一晃,感觉全身麻痒,站都站不稳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尹瑶的声音都变了调,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恐。

“没什么,在你的嫁衣上面加了点特殊的香料而已。”秦岩冷笑,下一刻,直接从袖中拔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犹豫地插入了尹瑶的胸膛!

尹瑶血溅当场,雪狼国的百官都已经被这突生的变故吓晕了,原本好好的大婚盛典,如今竟然搞成了这样,成为了抓住逆贼的一个圈套,还是秦岩亲自设下的圈套。可没有人敢质疑秦岩的行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秦岩是狼王,而尹氏一族百年之前对雪狼国的贡献,如今还活着的人没有人知道了,秦岩拿出了雪狼国开国帝王留下的秘旨,给尹氏一族定了罪,那么尹氏一族就是有罪。

秦岩此刻身上带着秦氏一族男人的血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霸道残忍至极。他不在乎尹季是不是救过他,也不在乎尹瑶即将成为他的王后,他摆明了要除掉这对兄妹,下手没有丝毫的犹豫。而这并不会让雪狼国的人觉得秦岩忘恩负义,因为雪狼国王室向来都是血雨腥风,已故老狼王的狠辣程度,秦岩才不过学到了十之一二而已。作为一个以狼为名的王,狠是必须的,这就是雪狼国的规则。

尹季本以为秦岩是要把他们兄妹俩抓起来,好威胁尹氏一族的人,却万万没想到秦岩竟然出手就要杀了尹瑶,而且已经给尹瑶下了毒,明显是早有预谋!

尹季飞身而起要去救尹瑶,与此同时,胡胜猛然挥手,无数利箭密密麻麻地朝着尹季射了过来,那场面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

尹季知道,尹瑶或许凶多吉少了,因为秦岩既然出手,就不会给她留活路。而尹季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秦岩冲了过去,他只要抓住秦岩,就不愁没办法脱身!

尹季的实力很强,所以那些射向他的箭,最终都没有伤到他,可就在他即将靠近秦岩的时候,突然看到秦岩对他冷笑了一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躲闪。而尹瑶又被秦岩刺了好几刀,已经睁大眼睛,奄奄一息地倒在血泊之中了。

尹季心中一沉,感觉背后袭来一阵杀意,他猛然回头,就看到原本坐在下面看热闹的墨青,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挥掌朝着他打了过来。

雪狼国的百官看到墨青竟然也出手了,心中更是震惊不已。难道今天这一切,是秦岩和墨青联手设下的圈套,为了除掉尹氏一族的余孽吗?

看到墨青出手缠住了尹季,秦岩心中微微一松。如果墨青不动的话,他十有八九已经被尹季抓住了。秦岩赌了一把,如今发生的事情证明他赌对了。

而说起那道百年前雪狼国开国帝王留下的秘旨是怎么回事,时间就要回到昨夜了……

昨夜墨青和靳辰相继离开魏国驿馆之后,南宫暖也离开了魏国驿馆,而她去的地方,是雪狼国的王宫。

当时秦岩已经睡了,南宫暖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潜入了秦岩的寝宫,留下了一道“开国帝王的秘旨”,还有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那道秘旨并不是真的,而是靳辰和南宫暖一起做出来的,还研究了一下怎么做旧。秘旨上面的字也是南宫暖写的,因为她虽然是个姑娘家,但她的字不是秀气类型的,颇有几分豪放之意。

至于那封未署名的信,是靳辰写给秦岩的,信上只有几句话。

秦岩当然知道那道所谓的秘旨不是真的,他同时也知道秘旨和那封信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墨青和靳辰送给秦岩的“礼物”,秦岩可以选择视而不见,继续和尹瑶好好成亲,等着尹氏一族的高手去杀他,而他也可以选择接受墨青和靳辰送他的“礼物”,主动出击,断了尹氏一族想要名正言顺得到雪狼国王权的可能性!

如今事实摆在面前,秦岩选择了后者。秦岩不是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在逼尹氏一族不顾一切对他出手,可他必须这样做。原因很简单,他只有选择跟墨青和靳辰合作,打乱尹氏一族的计划,他还有一丝希望,如果他这次不按照墨青和靳辰的意思来,接下来说白了就是数着日子等死,端看尹氏一族的人哪天对他动手了。

这会儿看到墨青出手,秦岩莫名有了一点安全感,看来靳辰和墨青如他所愿,在秦氏一族和尹氏一族中间选了秦氏,要出手对付尹氏一族了。这对秦岩来说绝对是好事,至于尹瑶,不过一个女人而已,还是个处心积虑要杀秦岩的女人,秦岩杀她的时候,心中甚至都没有任何波动。而尹瑶先是穿了有毒的嫁衣,毒发之后被秦岩毫不留情地砍了好几刀,这会儿已经没气了。她身上流出的血,和她那身艳红的嫁衣,已然融为一体。

作为尹氏一族的少主,尹季的实力的确很强,秦岩忌惮他是有原因的,但可惜,尹季并不是墨青的对手。

墨青和尹季这一战,看得所有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因为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被他们掌风扫到的地方,一切东西都瞬间变成了齑粉。

胡胜安排的弓箭手,一直都紧盯着尹季,却没有再出手,因为怕误伤到墨青。秦岩已经下了高台,他很客气地对正在观战的靳辰拱手:“多谢两位仗义相助。”

靳辰唇角微勾:“好说好说,我们最不喜欢的就是图谋不轨的乱臣贼子了。”

秦岩心中一动,靳辰的话是不是表明,她和墨青并没打算对雪狼国做什么,就算动手,也是光明正大地攻打雪狼国?

秦岩暂时收起有些纷乱的思绪,目光再次放在了墨青和尹季的战局上面。他很清楚,这两个人随便一个都能轻而易举地杀掉他,不过尹季虽然很厉害,比起墨青还差得很远,结果已经毫无悬念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墨青一剑伤到了尹季的右手手腕,尹季手中的长剑应声落地,而他心中一沉,墨青的剑瞬间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尹季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真正交手之后他才知道他跟墨青的差距有多大,他现在想要逃走,已经不可能了。

秦岩的脸上忍不住出现了一丝喜色,不管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样的局面,至少在此刻,看到尹季倒霉的样子,秦岩还是高兴的。

一场大婚盛典,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最后得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原本要成为雪狼国王后的尹瑶,被狼王秦岩亲手杀了,死得很惨。而秦岩的救命恩人尹季,被墨青打败之后,被秦岩命人抓了起来,不知道关到了哪里。最后,秦岩还是个孤家寡人,尹氏一族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逆贼,而雪狼国到什么时候才会有王后,没有人知道。

秦岩本想跟墨青和靳辰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但是显然墨青和靳辰并没有这个打算。墨青打败尹季之后,就和靳辰南宫暖一起离开了雪狼国王宫,回魏国驿馆去了。

对于墨青和靳辰的态度,秦岩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对夫妻事实上一直都掌握着绝对的主导权,所以他们想要跟秦岩合作的时候,秦岩才有机会跟他们合作。

秦岩心中也是相当憋屈的,狼王当到这个份儿上,他觉得自己也是够没出息的。怪只怪他当时没有意识到尹氏一族的狼子野心,一心只想除掉老狼王,却不知道这是把他自己推入了火坑。老狼王如果还活着,秦氏一族绝对不至于这么被动,而最终狼王之位还会是秦岩的。

不过秦岩也知道,如今后悔也没用了,他现在要做的,是努力保住现有的一切,不管有多大的风险,他只能选择跟墨青和靳辰站在一起。

王宫中发生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大秦城,百姓们对于秦岩大婚当日的惊变都是震惊不已。不过最终这样的结果,在百姓看来没什么不好的,王后可以另外再选,狼王没有换人,就没什么大事。

而当消息传到尹狂耳中的时候,尹瑶已死,尹季也已经被抓了。

当时尹狂还在和尹氏一族的几位长老商议接下来如何设计擒住墨青和靳辰,根本没有打算去王宫中看看尹瑶成亲是否顺利。直到尹家的一个年轻人带了消息回来,尹狂整个人都要疯了!

尹狂本就不愿意尹瑶嫁给秦岩,只是为了他们尹家的大计,为了大局着想,他选择让自己的女儿暂时委曲求全。尹狂从未想过这场大婚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场,秦岩的所作所为,如果说跟墨青和靳辰无关的话,尹狂绝对不相信!而尹狂想着要忍一时之气,稳住秦岩,稳住大局,到头来,一切都被墨青和靳辰轻而易举地毁了!

尹狂是在隐忍,他以为只要他们忍了,接下来就可以按照原本的计划行动,却没有想过,墨青和靳辰也会主动出击。而那对夫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尹氏一族所有的谋划都变成了泡影!

尹氏一族隐忍百年,尹狂忍功了得,甚至选择放弃自己的女儿,他们并不仅仅是为了得到雪狼国的王权,而是为了名正言顺地拿回他们认为本属于他们的王权!

就是这个名正言顺,在尹氏一族看来至关重要的名正言顺,让尹狂费尽心机的名正言顺,如今已经彻底不可能实现了!因为秦岩先一步拿出了一道开国帝王的秘旨,一锤定音,向天下人宣告了尹氏一族百年之前就是雪狼国的逆贼,是秦氏一族宽容大度,才让尹氏一族得以存活。而尹氏一族一旦踏入大秦城,身上就会被打上逆贼的标签。

就算尹狂说秦岩手中的秘旨是伪造的,他手中的才是真正的开国帝王留下的秘旨,可再也不会有人相信尹氏一族了。

尹狂所有的计划,再次被墨青和靳辰打乱。而他如今甚至都无暇去心痛女儿尹瑶的死,他在想,尹季还活着,一定是秦岩和那对夫妻准备拿他当人质,接下来不管尹氏一族做什么,都要因此束手束脚!

尹狂就这么一双儿女,他曾经很自豪尹季的沉稳和尹瑶的聪明,可是当他们出了家族,来到外面的世界,来到权力的中心,尹狂的一双儿女这么轻易就被“吞噬”了,根本没有掌控局面的能力,甚至护不住他们自己。不提墨青和靳辰,论心机,尹季和尹瑶甚至连秦岩都不如。

“大哥,现在可如何是好?”尹狂的弟弟愁眉不展地说。

尹狂沉默不语,他左边侧脸上的面具一直都没有揭下来过。

尹狂的弟弟神色一冷,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大哥!如今已经不是隐忍不隐忍的问题了!我们再忍下去又有什么意义?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尹氏一族百年之前为雪狼国立下的功劳!既然如此,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出手!该杀的杀!该抢的抢!我们再忍下去,迟早要被算计得骨头都不剩了!”

“是啊!”尹家的一个长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如今小姐死了,公子也落到了秦岩手中,他们是在逼我们出手,就算我们想忍,他们也不会什么都不做啊!”

尹狂知道,他之前所有的盘算都落空了,他必须要把尹季救回来,而这代表着尹氏一族在这场博弈之中原本的主动权,一日之间,全部都不存在了……

想到这里,尹狂神色一冷,紧握着拳头说:“事到如今,秦岩为了自保,一定不会动季儿!我们也不必再束手束脚,今夜出手,一定要擒住墨青和靳辰!既然已经不可能名正言顺了,我们就放手一搏!”

尹狂思前想后,还是不愿意放弃擒住墨青和靳辰的机会,因为他们最大的敌人始终就是那对夫妻!即便原本的计划不成了,尹氏一族摆脱不了乱臣贼子的名声,可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只要抓住墨青和靳辰,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好!”尹狂的弟弟大声说,“前两次都没成功,是因为我们不想惊动别人,如今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那对夫妻插翅也难逃!”

今日的变故,还有这些日子的隐忍和憋屈,让尹氏一族的高手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今夜放开手脚去对付墨青和靳辰。他们五十多个高手,对方只有三个人,所以他们已经成竹在胸,等着得手之后扭转目前不利的局面了。

是夜,大秦城中万籁俱寂,魏国驿馆中也是一片安宁。尹狂带着尹氏一族五十多个高手,潜入了魏国驿馆里面,直接进了墨青和靳辰住的院子里。

院子里面很安静,下人和守卫已经被尹氏一族的人干净利落地杀掉了。尹狂踹开了房门,房间里面没有点灯,也没有任何声音。

尹狂神色微变,点了灯之后快速走到床边,感觉不到床幔里面有任何人的气息。他猛然伸手扯掉了床幔,空荡荡的床上根本没有人,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上面还放了一张纸……

尹狂拿起了那张纸,上面一行龙飞凤舞的字映入眼帘:“哈哈!你来晚了!”

尹狂怒极,直接把那张纸变成了粉末,而去找南宫暖的人过来禀报尹狂说,南宫暖也不见了,行李都拿走了……

王宫中的秦岩一直处在担惊受怕之中,生怕尹狂突然出现,一整夜都不敢合眼。只是他这一晚并没有等到尹狂,却等到了墨青和靳辰给他的告别信。

墨青和靳辰在信中说,他们是被秦岩邀请来观礼的,如今秦岩大婚之日已过,他们也要离开了,没有当面告别,还望秦岩谅解。

秦岩拿着那封从天而降的告别信,整个人跟被雷劈了一样!他杀了尹瑶,抓了尹季,彻底跟尹氏一族撕破脸了,都是墨青和靳辰的意思。秦岩如今随时都有可能被尹氏一族的高手砍死,而那对无良夫妻,竟然就这么潇洒地跑了……跑了……了……

就在尹狂发现晚了一步,几欲发狂的时候,就在秦岩感觉被抛弃,差点崩溃的时候,大秦城的雅风苑里面,搞事情搞得很欢乐,把敌人耍得团团转,然后潇洒地抽身而退的墨青和靳辰,正在惬意地吃南宫暖给他们煮的夜宵。

“接下来,我们可以躲起来跟他们好好玩儿了。”靳辰唇角微勾,感觉南宫暖做的酒酿圆子实在是人间美味啊!

墨青笑得一脸妖孽:“小丫头,你开心就好。”

------题外话------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