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姬无双,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的一天开始了,昨日雪狼国王宫中的变故并没有给大秦城的百姓生活带来任何影响。而魏国皇帝和皇后已经在昨日离开的消息,也在一早传遍了整个大秦城。

王宫中,一夜未眠的秦岩眼底一片青黑,他现在满心的焦虑不安,总感觉一闭上眼睛,尹狂就会从天而降把他砍死,他甚至一度忘了他手中还有一个人质,就是尹狂唯一的儿子尹季。

天色微亮的时候,秦岩命令他的心腹属下把尹季又换了一个地方关押,因为他不放心。如今尹季算得上是秦岩的一个保命符,如果没有尹季的话,他昨日把尹氏一族逼到那种境地,这会儿恐怕已经死了。

秦岩稍微冷静一下想了想,他开始怀疑墨青和靳辰是不是真的离开大秦城了。他在想,昨夜那对夫妻离开,会不会只是一种障眼法,让他和尹氏一族的人以为他们离开了,事实上他们这会儿还在大秦城,躲在一个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

秦岩并不傻,他想到了这种可能性,越想越觉得事实很有可能就是这样。首先,那对夫妻千里迢迢赶到大秦城,就不是真心来恭贺他大婚的,一定另有目的。秦岩依旧相信,在秦氏一族和尹氏一族之间,那对夫妻一定还是选择秦氏一族的,因为他们昨日的行为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如今尘埃尚未落定,那对夫妻如果真的一走了之的话,接下来秦岩离死也不远了,那对夫妻肯定能够想到这一点,他们并不希望尹氏一族得到雪狼国的王权,所以在灭掉尹氏一族之前,他们不会走。

秦岩突然又想到了他那十四个失踪的弟弟,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那十四个王子还在墨青和靳辰手中,他们应该不会选择杀了那十四个王子,但也不会带着那十四个人离开大秦城。

想到这里,秦岩心中紧绷的弦微微松了一下,可是很快,他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那对夫妻选择“离开”,手中还有雪狼国的十四位王子,接下来他们会不会袖手旁观,看着秦岩和尹氏一族斗得你死我活,或者等秦岩被杀了之后,他们再出现,灭掉尹氏一族,选择十四个王子之中的一个推上雪狼国的王位,被他们选择的那个王子毫无疑问会成为他们的傀儡,而他们也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雪狼国了!

秦岩心中猛然一沉,自认为已经猜到了墨青和靳辰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对他来说显然极为不利,甚至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秦岩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够傻的,他昨天有一会儿还真的以为那对夫妻会帮他,他那样的想法简直是大错特错。不提他们本就是敌对的立场,那对夫妻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也不可能看秦岩处境艰难就伸出援手。他们所有的行为都是有目的的,只是他们的手段太高明,让人捉摸不透,所以秦岩和尹氏一族的人总是在事后才能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猜到墨青和靳辰很可能还在大秦城,秦岩心中所生出的一丝轻松,很快就被更大的压力和危机感所替代,因为他终于意识到一件事,那对夫妻会支持秦氏一族,但是秦氏一族有王位继承权的人并不只有秦岩一个,而是有十几个,如今除了秦岩之外,其他十四个王子都已经落入了那对夫妻的手中,秦岩觉得,那对夫妻接下来应该不会再帮他了,而会在暗中等着看他什么时候死……

秦岩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他的确不蠢,相反还很聪明,到现在也没有乱了阵脚,还能冷静地思考。客观来说,秦岩猜到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事实,墨青和靳辰的确没走,还在大秦城里面,不过有一点秦岩猜错了,秦岩认为墨青和靳辰在等着他被尹氏一族杀掉之后,选择他们手中的十四位王子中的一个推上雪狼国的王位,但墨青和靳辰并没有这个打算。

并不是秦岩思考的方向不对,秦岩想得很对,只可惜秦岩不知道秦骁还活着,并且跟墨青和靳辰在一起。如果秦岩早知道秦骁还在人世的话,他从一开始就不会认为墨青和靳辰会帮他,因为他很清楚,在他和秦骁之间,那对夫妻的选择一定是秦骁。

而昨夜不仅再次行动失败,还被嘲讽羞辱了一番的尹狂,回去之后也是满心的怒意,一夜未眠。

如今的局势对尹狂来说,已经完全失去了掌控。尹氏一族想要的名正言顺已经绝无可能了,而尹狂心心念念的抓住那对夫妻,然后就可以一步登天的想法,也成了梦幻泡影。

尹狂也没有傻到认为墨青和靳辰真的就那么离开了,他们一定还在大秦城,只是躲在了暗处。原本尹狂和尹氏一族的高手都在暗处,躲起来会让自己的主动权更多一些,因为一举一动都不会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中,暗中做什么事情也无需考虑自己的身份。如今墨青和靳辰也躲在了暗处,尹狂原本面对他们的时候的一点优势也不复存在了。

对于墨青和靳辰接下来会做什么,尹狂的想法其实和秦岩是一样的。他思来想去,也觉得墨青和靳辰接下来会坐山观虎斗,等秦岩和尹氏一族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只要秦岩一死,他们手中有十四个王子可以选择,换句话说,有十四个傀儡可以任由他们操纵,而他们不管把哪一个王子推上雪狼国的王位,都是名正言顺的。

想到这里,尹狂心中震惊于墨青和靳辰的心机之深的同时,也怒极恨极,因为“名正言顺”四个字,简直就是尹狂如今最痛恨的四个字,也是一想起就让他感觉难堪至极的四个字。

大秦城雅风苑。

南宫暖清早刚刚醒来的时候还有刹那的迷茫,因为周围的环境有些陌生,不过她很快就清醒了,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南宫暖想想也觉得蛮神奇的,这次跟着墨青和靳辰出来,她见到了很多美丽的风景,领略了很多独特的风土人情,吃到了很多美味的食物,最重要的是,她还做了很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很有趣,有时候还有点刺激,她很喜欢。

如今雅风苑成为了墨青和靳辰的地盘,锦秋已经知道墨青和靳辰的真正身份了,当时被吓得够呛,如今俨然把墨青和靳辰当成了救命稻草,对他们言听计从,就等着墨青和靳辰把秦骁救醒了。

锦秋人很单纯,伍缺却很精明,不过精明的伍缺知道一件事,不管墨青和靳辰是不是在算计秦骁,为今之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秦骁醒过来,不然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谈。

这天天气阴沉,墨青和靳辰都没有出门,墨青在看书,靳辰和南宫暖在一起。南宫暖在做梅花酥,靳辰就在旁边看着,感觉赏心悦目。靳辰在想,如果她是个男人的话,她肯定会想要娶南宫暖这样的媳妇儿。

“你们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南宫暖一边忙活一边问靳辰。如今靳辰和墨青把秦岩和尹氏一族都搞得焦头烂额,然后抽身而退了。不过既然没走,接下来肯定还是有其他安排的。

靳辰很惬意地喝着南宫暖给她泡的梅花茶,微微一笑说:“不做什么,我们是局外人,看热闹就好。”

南宫暖唇角微勾,这次来大秦城,她很佩服靳辰和墨青的一点是,靳辰和墨青的行事方式完全就是随机应变,其实事先都没有什么计划。而一直小心谨慎的秦岩,和已经处心积虑地谋划了很久的尹氏一族,却被靳辰和墨青打得无法招架。南宫暖觉得这才是真正高明的手段,像尹氏一族那样,事先计划得很好,只想着按照他们的计划,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却不考虑对手会不会按照他们的计划来,最终失败是必然的。

“我们还来得及赶回千叶城过年吗?”南宫暖问靳辰。当初来大秦城的时候,靳辰还说要早点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赶回千叶城去过年。不过大秦城的局势比他们之前想象的都要复杂得多,还冒出来一个他们没有预料到的尹氏一族,但靳辰和墨青完全掌控了一切。目前的问题是,秦骁还没醒过来,大秦城的事情一时半会儿应该解决不完,而如今已经十一月中旬了。

靳辰微微摇头:“看情况吧。”来之前没有想过会出现尹氏一族,也没想过会找到秦骁,更没想到秦骁现在搞成了这副鬼样子。如果没有秦骁的话,墨青和靳辰可以想别的办法,早点解决尹氏一族和秦氏一族之间的争斗,可因为有秦骁在,他们需要考虑秦骁的处境,为秦骁打算,还要等秦骁醒过来。

虽然靳辰很想念孩子们,原计划回千叶城过年,但她不能不管秦骁,一切至少要等秦骁醒过来之后再说。

南宫暖的梅花酥做好了,第一次做就很成功,香气诱人。她拿了几块让靳辰尝尝,靳辰表示味道好极了。

“下午我们出去转转吧。”靳辰对南宫暖说。

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易容出去?可是肯定有很多人在暗中找我们,你擅长易容的事情也是人尽皆知。如果大秦城里出现两个陌生的年轻姑娘,肯定会引起别人怀疑的。”虽然墨青和靳辰明面上离开了,但是南宫暖知道,秦岩和尹氏一族的人都会猜到墨青和靳辰还没走。

靳辰微微一笑:“暖暖考虑得很周到,不过这并不是问题。”

下晌的时候,大秦城大街上出现了一对年轻人,穿着很干净很朴素,看打扮也完全就是雪狼国普通人家的公子。

这是靳辰和南宫暖,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她们两个都女扮男装,易容成了两个容貌相似的男人。之前南宫暖还说雪狼国的男人穿衣服喜欢穿皮毛,看着很特别,跟魏国和齐国都不一样,如今她和靳辰就一人戴着一顶毛茸茸的帽子,穿着厚厚的皮衣,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动物皮毛,却可以很完美地遮掩她们纤瘦的身形。

南宫暖还是第一次女扮男装,觉得很好玩儿,还特意让靳辰教她怎么改变自己的声音。

两人在大秦城的大街上大摇大摆地走,十足的自信,活脱脱就是两个雪狼国的年轻人,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玩得很开心的南宫暖还给她和靳辰起了假名字,是雪狼国很常见的一个姓氏,靳辰叫牧卿,她叫牧寒。

“大哥,我们今年收成不错,去天香楼喝酒吧!”南宫暖用男人的声音对靳辰说,眼中还透着一个穷小子对天香楼的渴望。

靳辰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挥了挥手,很豪气地说:“走!回家爹娘要骂的话,大哥罩着你!”

“大哥你真好。”南宫暖看着靳辰的眼神满是崇拜。

靳辰带着南宫暖,昂首挺胸地进了天香楼,然后在一楼大堂里面找了一个桌子,对小二说:“一壶青稞酒,四个招牌菜,快点儿啊!”青稞酒并不是天香楼最好的酒,而是雪狼国特产的比较普通的烈酒,天香楼里面自然是有的。靳辰和南宫暖都喝过天香楼最好的酒,但是都不怎么喜欢。

“好咧,两位客官稍等片刻!”小二很麻利地上了一壶茶,然后就跑开了。

靳辰和南宫暖相视一笑,靳辰对南宫暖说:“弟弟啊,吃了这一顿,接下来我们要上山打更多的猎物,不然爹娘肯定会揍我们的。”

南宫暖很认真地点头:“大哥你放心吧,我会听话好好干活的。”

靳辰和南宫暖玩得不亦乐乎,旁边的人听在耳中,这完全就是一对以打猎为生的普通人家的兄弟,家里应该没什么钱,第一次来天香楼吃饭。

四个菜,一壶青稞酒,很快就上来了,靳辰和南宫暖虽然都不稀罕这些东西,但是依旧吃得很开心。她们就是纯粹出来玩儿的,或者说是靳辰专门陪南宫暖出来玩儿的。靳辰很宠南宫暖,不然也不会带着南宫暖一起来这边,当然这是因为南宫暖性格很讨喜,还有一个原因是,南宫暖一个姑娘家,离开家来这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靳辰很自觉地把自己当成了南宫暖的姐姐。

南宫暖面对着门口的方向,本来吃得很开心,酒虽然很烈她也喝了两杯,可是看到门口进来的那个人,她的神色微微变了,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靳辰有些好奇地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高大清瘦的年轻男子大步进了天香楼,一进门就开口问了一句:“掌柜的,魏国驿馆在哪个方向?”

靳辰默默地收回了视线,对南宫暖摇了摇头。两人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不过依旧可以听到那边的动静。

打听魏国驿馆的不是别人,正是刚进大秦城的姬无双。他离开寒月城之后,一路狂奔来了大秦城,中间根本就没有休息过,这会儿衣衫单薄风尘仆仆的样子。秦岩大婚的变故是昨日才发生的事情,这会儿还没有传到其他的地方,不过就算传开了,姬无双也不会知道,因为他只想着早点过来,路上根本没有打听什么消息。

刚刚路过天香楼,姬无双想着不如进来问一下魏国驿馆在什么方向,他好直接过去。

这一路上姬无双没有好好休息过,也没怎么好好吃饭,这会儿饥肠辘辘的,一进天香楼闻到饭菜的香气,肚子就叫了起来。不过他打算问到魏国驿馆在哪里之后就直接过去再吃饭,不在这边停留。

天香楼的掌柜一听说有人要打听魏国驿馆的方向,神色就变得有些微妙了,客气地问了一句:“不知这位公子为何要去魏国驿馆?”

姬无双说:“哦,我找里面住的人。”

天香楼的掌柜倒是很实在,开口对姬无双说:“这位公子是要找魏国的皇上和皇后娘娘吧?您啊,不巧来晚了,他们昨日就走了!”

姬无双皱眉:“走了?!真走了?”

“当然是真的,不信您就出去打听打听,或者亲自过去看看,您出了这门儿,一直往西走,过两个路口之后拐个弯就是魏国驿馆了。”掌柜对姬无双说。

姬无双神色莫名:“多谢。”

就在掌柜以为姬无双要去魏国驿馆看看的时候,姬无双却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对小二说:“来壶酒,四个招牌菜,快点儿!”

“好咧!客官您稍等!”小二给姬无双上了茶,就去催菜了,而姬无双坐的位置就在靳辰和南宫暖旁边的桌子,他背对着靳辰,南宫暖可以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姬无双很渴,就倒了杯茶喝,喝了一口就吐了出来,还嘀咕了一句:“跟南宫小暖泡的茶比起来,这简直难以入口!”

姬无双的话,靳辰和南宫暖都很清晰地听到了,靳辰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南宫暖用眼神询问靳辰,现在该怎么办?

她们都不知道姬无双会来,按照原定的计划,姬无双这会儿应该才刚刚护送魏琰和宋舒到千叶城,然后留在千叶城。姬无双昨日出现的话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他偏偏今日才到,靳辰和墨青明面上已经离开大秦城了,而且秦岩和尹氏一族一定在暗中寻找他们的行踪。

姬无双并不是无名之辈,他是齐皓诚登基的时候册封的四王之一,他的画像秦岩肯定看到过了。而姬无双在天香楼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问起魏国驿馆,还说要找魏国驿馆里面的人,这会儿已经被人盯上了。

靳辰知道暗处多了几道眼线,不过目标不是她和南宫暖,而是姬无双。姬无双没有选择直接离开,因为他也察觉到他一说要去魏国驿馆,很快就被人盯上了。姬无双确实不知道现在大秦城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也不确定墨青和靳辰是不是真的走了,所以他决定在这里好好吃一顿休息一下,打听打听情况再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你们这菜做得很一般啊!”姬无双边吃边吐槽。

天香楼的小二也是好脾气,呵呵一笑说:“公子有哪里不满意的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尽量改进。”

“你们这态度还是不错的。”姬无双边吃边说,“其实也不是不满意,就是我媳妇儿做得饭菜太好吃了,所以我吃不惯你们这个。”

看到姬无双一边说着吃不惯,一边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小二嘴角抽了一下说:“想必公子和夫人很是恩爱。”

姬无双嘿嘿一笑:“那是。”

靳辰笑而不语,南宫暖的脸已经有点黑了。姬无双想必是觉得他在这里不管说什么,南宫暖都不可能知道,所以就口无遮拦胡说八道过过嘴瘾了。

“好多天没吃饱了,这个牛肉再切一盘过来。”姬无双对小二说。

“马上来!”小二下去了,姬无双不着痕迹地看了一下四周,察觉到盯上他的人似乎是高手。他心中有很多疑问,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这会儿其实已经暴露了,既然这样的话,他决定就光明正大地在这里打听一下好了。

姬无双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后那个桌子旁边坐着的一对“兄弟”,而是转头问起了邻桌坐的一个老头:“大爷,昨天不是狼王大婚吗?是不是很热闹?”

被姬无双问到的老大爷神色怪怪地看着姬无双:“公子是外地人,刚来大秦城吧?”

“是啊是啊!大爷竟然连这都能看出来,真是太厉害了!”姬无双嘿嘿一笑,看着老大爷说。

老大爷嘴角抽了一下,姬无双的样子,就差在脑门上写着我刚来什么都不知道了。老大爷把凳子拉近,压低声音对姬无双说:“昨天狼王陛下大婚,根本就没成!”

姬无双眼中闪烁着熊熊的八卦之火,看着老大爷问:“怎么会没成呢?”

老大爷神秘兮兮地说:“公子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家大小子可是在王宫里面当差的。狼王本来要娶的那个尹家小姐是个逆贼,狼王昨日假装大婚,设了个圈套,亲手把那个尹家小姐给杀了!那尹家公子武功高强,还是魏皇帮助狼王擒住了他!”

姬无双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十分好奇地问:“魏皇帮忙的?看来魏皇和狼王关系很好啊!”

老大爷摇头:“这谁知道呢?贵人的事情,我们这些老百姓不懂的。”

尹家兄妹,墨青帮秦岩抓逆贼,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怎么看怎么怪异。姬无双觉得再打听应该也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因为天家的事情,这些老百姓知道的只是他们能知道的,还有很多事情应该都是秘密。

姬无双吃着最后一盘牛肉,在想他接下来要怎么做。他一路过来并没有碰到墨青和靳辰,所以墨青和靳辰未必真的离开大秦城了。但是如果墨青和靳辰没有离开,却让人以为他们离开了,一定是不想泄露他们的行踪。这样的话,姬无双觉得他在把盯着他的这些眼线甩掉之前,绝对不能去找墨青和靳辰,否则会把他们给暴露了。

至于接下来要去哪里,姬无双决定把肉吃完再考虑一下,不然就先找个客栈住下再说。

靳辰和南宫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也没有主动跟姬无双说话。南宫暖暗示靳辰是不是暗中给姬无双递个消息,靳辰也拒绝了。

不过姬无双很快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去哪里了,因为雪狼国的大将军胡胜突然出现在天香楼门口,一眼就朝着姬无双看了过来。

在所有人好奇的视线中,胡胜大步走到了姬无双身旁,拱手客气地说:“不知齐国姬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齐国的姬王爷?很多人都听说过齐国新皇登基时候册封的四位王爷,其中有一位后来成为了魏国的皇帝。齐国和魏国在雪狼国的人眼中,已经是一家了。

姬无双唇角微勾站了起来:“无妨。我家皇上收到了狼王的邀请,只是事务繁忙不得脱身前来,就派本王代为前来恭贺狼王大婚,可惜本王路上耽搁了些时间,竟然来晚了,也是很过意不去啊!”

“姬王爷不必挂心,狼王不会在意的,姬王爷能来,狼王很高兴,特地让本将过来,邀请姬王爷入宫,为姬王爷接风洗尘。”

姬无双眼眸微闪,哈哈一笑说:“本王第一次来这里,本来还想先跟魏皇叙叙旧,刚刚才知道他们已经走了,倒是遗憾错过了。早知道狼王这么热情好客,本王就不破费在这里吃饭了,实在是太饿了哈哈!”姬无双说话倒是随意得很,一点儿都不觉得丢人,一副没吃饱而且还没钱吃饭的穷样子……

胡胜嘴角抽了抽,很客气地说:“姬王爷远来是客,这顿本将请了。”

“哈哈!那本王就不客气了!”姬无双完全自来熟,伸手拍了拍胡胜的肩膀说,“走吧!”

“姬王爷请。”胡胜很客气地说。

姬无双出了天香楼,发现外面还停了一辆很华丽的马车,就高高兴兴地坐了上去,放下车帘,隔绝了外面的视线,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不见了。秦岩这么快派人找了过来,还要邀请姬无双进宫,意欲何为,他不知道,不过他决定去看看。客观来说,姬无双如今的身份是齐国的王爷,跟魏国皇室也有很深的关系,他认为只要秦岩不想很快跟齐国和魏国开战,就不敢动他。而他莫名觉得,最开始在天香楼盯上他的那些高手,似乎并不是秦岩的人,大秦城的水比他想象的要深很多,他在见到墨青和靳辰之前,必须小心谨慎。

姬无双跟着胡胜走了,南宫暖开口,小声问靳辰:“我们不管吗?”南宫暖这会儿顾不上去计较姬无双之前口没遮拦说的那些话,她就是怕姬无双说错话做错事或者被人抓了,影响到墨青和靳辰接下来的行动。

靳辰微微摇头:“暂时不用管,晚上再说。”姬无双是光明正大地进大秦城的,还是被秦岩派人用这么大的排场接进雪狼国王宫的,所以秦岩绝对不会动姬无双,至少明面上不会。

至于秦岩在打什么主意,尹氏一族会不会出手去抓姬无双,靳辰都并不太担心。姬无双也不傻,靳辰晚点会去找他的,现在不方便。

靳辰和南宫暖吃完饭,结帐离开了天香楼。因为姬无双的突然出现,她们也不打算再去其他地方转悠了,进了一个没有人的偏僻巷子之后,就消失了人影,不久之后悄无声息地进了雅风苑。

靳辰进房间的时候,墨青坐在窗边看书,神色慵懒。看到靳辰的打扮,墨青微微一笑说:“小丫头快把脸给洗了。”

“急什么?”靳辰在桌边坐了下来。

“因为我想亲你。”墨青放下手中的书走了过来。

靳辰轻咳了两声:“那我还是先去洗脸吧!等会儿啊,我有事要跟你说。”

靳辰去洗了脸,换了正常的衣服再过来的时候,就被墨青一把抱住了。什么话都没说,先来了个缠绵的长吻,一吻作罢,靳辰小脸微红,墨青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说:“你现在有小姐妹了,打算抛弃我了是么?”靳辰如今每天除了睡觉,大部分时候都跟南宫暖在一起,墨青感觉受到了冷落。

“怎么会呢?”靳辰在墨青脸上摸了一把,“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不舍得抛弃你的。”

墨青笑了:“如果有比我长得更好看的男人呢?”

靳辰唇角微勾:“那当然是……介绍给暖暖啦!”

说到南宫暖,靳辰神色一正,坐直了身子对墨青说:“小姬来了。”

墨青似乎并不是很意外:“人呢?”

“被秦岩请进王宫去了。”靳辰说,“我们在天香楼遇到他了,但是没有相认。”

“不必担心。”墨青微微摇头说,“秦岩不会动他,顶多是想拉拢他。尹家那些人肯定已经盯上他了,我们晚点过去就好。”

靳辰表示墨青的想法跟她完全一样。秦岩不会动姬无双,不过一直想要擒住墨青和靳辰的尹氏一族,如今得知姬无双出现,肯定会盯上姬无双,并且对姬无双出手。但现在是白天,姬无双暂时是安全的,等晚些时候,靳辰和墨青会去找他的。

雪狼国王宫里面,姬无双见到了秦岩。

“狼王陛下。”姬无双微笑拱手,“久仰大名。”

秦岩哈哈一笑说:“姬王爷快请坐!”姬无双的出现是秦岩没有预料到的,而他的确见过姬无双的画像,但是除了容貌和名字之外,秦岩对姬无双一无所知,如果非说有什么了解的话,那就是姬无双是墨青和靳辰的好朋友,这一点足矣。

姬无双出现,而且要找墨青和靳辰,表明他并不知道大秦城发生了什么事情,近期也没有跟墨青和靳辰联系,不知道那对夫妻要做什么。

秦岩请姬无双来王宫里面,想要跟姬无双聊聊,试图拉拢姬无双。因为秦岩在内忧未解之前,最不愿意的事情就是跟魏国和齐国交恶。那对夫妻也没打算对他动手,只是不愿意帮他,准备看着他自生自灭,姬无双或许是个好机会。

“狼王陛下这酒不错。”姬无双表现得非常随和。他在来王宫的一路上就在想,他刚出现在大秦城就被这么多人盯上了,会不会墨青和靳辰的人也知道他来了?这是极有可能的,姬无双知道墨青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己人。如此姬无双就更不用担心了,他知道墨青和靳辰会来找他,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吃饱喝足等着就好。

秦岩微微一笑:“姬王爷喜欢,走的时候寡人送你一车。”

姬无双哈哈笑了起来:“狼王陛下爽快!那就先谢过了!”

“不知姬王爷可曾遇到魏皇和魏后?他们昨夜才离开。”秦岩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姬无双的表情。

姬无双拍了下桌子,十分郁闷地说:“嗨!还说这个呢!本王本想着这次来能够见到他们呢,谁知道竟然就这么巧,本王晚了一天他们就走了,路上也没有碰到!”

“看来姬王爷和魏皇魏后的关系很好啊。”秦岩笑着说。

姬无双点头:“那当然了,魏后是本王的义姐。”

秦岩心中一动,看来姬无双和墨青靳辰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还要亲密。想到这里,秦岩看着姬无双的眼神越发热情了:“姬王爷,寡人与你一见如故,你不如就住在宫中吧,不必去驿馆了。”

姬无双唇角微勾:“狼王盛情,那本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暗处还有人盯着他,姬无双感觉他留在王宫里面相对还安全一些。

姬无双在王宫里面住了下来,而另外一边,尹狂也收到了姬无双出现的消息。

“大哥,那对夫妻不知道躲在哪里,不过现在又来了一个,我们只要抓住这个姓姬的,不愁那对夫妻不现身!他们可是一路的!”尹狂的弟弟对尹狂说。

尹狂微微点头:“没错,派人盯着,等他从王宫里面出来就动手!”

“大哥,那季儿怎么办?”尹狂的弟弟问尹狂。

尹狂神色一冷:“他暂时不会有事,我们手中必须拿到筹码,再去救季儿,现在去只会受制于人!”

“是,大哥。”

夜色降临的时候,秦岩很热情地招待姬无双一起吃饭喝酒,席间还有身材火辣的雪狼国美女作伴。

姬无双皱眉看着要往他身边凑的女人说:“别过来!”

秦岩眼眸微闪:“姬王爷不喜欢这个?那就换一个。”

姬无双摆摆手说:“本王心有所属了,可不能乱来,狼王随意就好。”现在看到这些女人,姬无双只感觉厌恶,从心底里生出的厌恶,他现在心心念念的就只有南宫小暖。

“哈哈!看来姬王爷也是性情中人啊!”秦岩摆摆手,让那些女人都退下了,他神色一正,看着姬无双说,“寡人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姬王爷帮个忙。”

“哦?狼王有话可以直说。”姬无双微微点头说。

“如今雪狼国有一群武功高强的逆贼在伺机作乱,寡人有心无力,如果姬王爷能够帮忙的话,不管有什么条件,寡人都可以答应。”秦岩看着姬无双说。尹氏一族并不是雪狼国大军可以解决的,因为躲在暗处的高手和明面上的大军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逆贼?那可不能掉以轻心啊!”姬无双神色一正,“不过本王只有一个人,武功也就一般,恐怕帮不了狼王陛下这个忙。”

“不,只要姬王爷肯,就能帮。”秦岩看着姬无双意有所指地说。

姬无双唇角微勾:“没听懂,狼王陛下何意?”

“魏皇和魏后定然还在大秦城,只要姬王爷劝劝他们就好。”秦岩看着姬无双说,“姬王爷可以开个价,不管成不成,寡人绝对不会说个不字。至于魏皇和魏后那边,寡人可以割让给魏国五座城池作为谢礼,姬王爷意下如何?”

秦岩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他对墨青和靳辰也算了解,那对夫妻说不定觉得雪狼国不足为惧,就不算计他了。秦岩许以重利,想着只要姬无双肯从中劝说一二,事情就还有转机。他现在只想活着,并且保住王位。

姬无双唇角微勾:“这个嘛,好说好说。难得本王跟狼王一见如故,听闻雪狼国盛产宝石,本王的心上人可是最喜欢宝石了。”

秦岩眼睛微亮,姬无双爱财?看来这件事有门儿!他叫来了一个心腹,交代了几句,不多时,姬无双面前就摆了一大盒各色宝石,都是秦岩的私藏珍品,每一块宝石都价值连城。

姬无双抱着那盒宝石,在秦岩的视线中,乐呵呵地去了秦岩给他安排的住处。一进房间,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把长剑。

姬无双心中微动,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齐国的姬王爷?随我走一趟吧!”

姬无双神色惊恐:“你是谁?不要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啊!千万别杀我!我这里有很多宝石,也可以送给你!”

“姬无双,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男人的声音突然换成了女人。

姬无双推开脖子上的长剑,转身看着面前穿着夜行衣还戴着面具的女子说:“南宫小暖,我这不是为了配合你吗?好不好玩?”

南宫暖微微皱眉:“你怎么知道是我?”

姬无双一本正经地说:“猜的。”他才不会告诉南宫小暖,他对她身上的气息很熟悉,一进门就知道是她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