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傻兮兮的/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暖皱眉看着姬无双:“你现在应该在千叶城,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我家小姐姐啊,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姬无双的目光有些躲闪。虽然南宫暖不在的时候他可以口没遮拦过过嘴瘾,但他可不敢在南宫暖面前乱说话。不过姬无双还不知道,今天白天在天香楼,南宫暖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说的话南宫暖都听到了。

“你不是答应靳辰要送魏琰和宋舒回千叶城吗?为何食言?”南宫暖看着姬无双声音冷冷地问。

姬无双神色一正:“我没有食言,我们走到寒月城的时候,齐皓诚亲自过来接魏琰了,已经不需要我了,是齐皓城和魏琰让我过来帮忙的。”

南宫暖微微蹙眉:“这里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姬无双往四周看了看:“就你自己来了吗?他们两个呢?”虽然姬无双看到南宫暖很高兴很欢喜,但是他觉得南宫暖一个人过来太不安全了。

“在上面。”南宫暖指了一下房顶。他们三个人是一起来的,不过墨青和靳辰并没有进来,因为靳辰说尹氏一族的人有可能会来,她要跟墨青一起在外面盯着,让南宫暖自己进来找姬无双。

“哦。”姬无双点头,“你说让我做什么,我听着。”

南宫暖看着姬无双说:“跟我走。”

“好啊。”姬无双脱口而出,看到南宫暖有些不悦的神色,他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笑得那么荡漾,赶紧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神色认真地说,“走吧。”

南宫暖准备出门的时候,回头就看到姬无双怀中还抱着一个不小的盒子,她微微蹙眉说:“你拿那个做什么?”

“哦,这是秦岩送我的礼物,我不带走的话岂不是不给他面子。”姬无双一本正经地说。

南宫暖表示懒得理他。那个盒子里面是很多宝石,还不知道姬无双怎么从秦岩那里骗来的,现在要走还不忘了带走,秦岩知道肯定该气死了。

南宫暖和姬无双悄无声息地从后窗飞身而出,姬无双脖子上很快又架上了一把弯刀,他面色一惊对南宫暖说:“南宫小暖,别管我,你先走!”

南宫暖无语,姬无双耳边响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小姬,这才多久没见,你变得这么有男子气概了啊!”

姬无双转头,弱弱地说:“小姐姐,你又欺负我。”

靳辰把剑收了,拿刀鞘敲了一下姬无双的脑袋:“你就不该来!”

姬无双捂着脑袋一脸委屈:“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南宫暖很无语,墨青凉凉地看了姬无双一眼说:“闭嘴,走。”

姬无双默默地跟在靳辰和墨青身后,朝着王宫外面飞去。王宫里面守卫森严,暗处还有不少暗卫,不过墨青和靳辰来的时候已经摸清楚了各处的守卫分布,他们四个人都用凌云步,就算有人发现不对劲,也是一闪而过的黑影,只会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出了王宫之后没多久,墨青猛然伸手,四人都停了下来。

此时他们在距离王宫不远的一个小树林里面,下一刻,几十个高手把四个人团团围在了中间,一个戴着半边铁面具的男人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戴着金色面具的墨青眼眸幽深地说:“魏皇,终于见面了。”

“尹家主?幸会。”墨青声音平静地说。

“尹某欲请四位朋友随我们前去做客,不知魏皇意下如何?”尹狂看着墨青问。说来也是巧了,尹狂今日得知姬无双来了大秦城,准备等姬无双从王宫里面出来的时候动手,谁知等到半夜姬无双也没出宫,他们就打算直接进宫去抓人,还没靠近王宫,就看到了从王宫里面出来的四个人。对尹狂来说,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周围有将近五十个高手,每一个都不容小觑,而尹狂的实力深不可测。对于尹狂的问题,墨青突然转头看了姬无双一眼,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想去做客吗?”

本来还想着一切听墨青和靳辰吩咐,随时准备战斗的姬无双突然被墨青点名,愣了一下,然后神色一冷,没好气地说:“做什么客?本王忙着呢!没空!”

墨青转头,看着尹狂说:“尹家主听到了,他说他没空。”

姬无双神色怪异地看着墨青,怎么都有一种要被坑的感觉,下一刻,墨青身形一闪,站在了姬无双身后:“尹家主,只要你能‘说服’他,我们就跟你们走。”

墨青靳辰和南宫暖站成了一排,姬无双自己一个人站在了最前面。他刚刚的预感没有错,墨青的确是在明目张胆地坑他,他只想当一个小弟,如今却被迫成了大哥,好不习惯啊!

尹狂目光幽深地看向了姬无双,墨青的行为有些出乎尹狂的预料,而墨青把姬无双推出来的举动,还有姬无双始终淡定的神情,都让尹狂和尹氏一族的人开始怀疑,他们了解甚少的这个姬无双,很可能才是这四个人里面武功最高强的……

姬无双定了定神,一脸冷傲地看着尹狂说:“尹家人多势众,无需害怕我们跑了,不如就先让姬某领教一下尹家主的高招,如果姬某输了,一切自然是尹家主来做主了。”

“呵呵。”尹狂低笑了一声,“看来姬王爷果然是深藏不露啊,既然如此,那就按姬王爷的意思来。”

姬无双回头看了靳辰一眼,眼中的意味很明显:“小姐姐,记得救我。”然后他的眼神很快从南宫暖脸上扫过,转头看向了尹狂,拔剑而出,冷声说:“尹家主请吧!”

姬无双和尹狂几乎同时飞身而起,尹狂的武器也是长剑,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尹家其他的高手依旧不远不近地把墨青三人围在中间,南宫暖用眼神询问靳辰接下来该怎么做,靳辰微微摇头表示暂时什么都不用做。

姬无双曾经是姬霜城的圣子,虽然他当年名声不好,但是并不代表他实力不行。姬霜城和冷星城一样,都是迷雾森林那边老牌的大家族,代代传承下来的独门武功相当厉害。姬无双不知道墨青是什么打算,不过既然墨青让他跟尹狂打,他就会尽力把尹狂拿下,更何况南宫暖还在旁边看着,姬无双心中斗志满满。

尹狂和姬无双打得很激烈,一时难分胜负。姬无双不弱,但是尹狂作为尹家的家主,实力相当强横,姬无双想要打败他并不容易。

墨青突然转头看了南宫暖一眼,南宫暖愣了一下,神色莫名地指了指自己。墨青微微点头,下一刻,南宫暖猛然拔剑而起,加入了战局。

姬无双愣了一下,差点被尹狂砍到,他赶紧定了定神,跟南宫暖一起围攻尹狂。看到南宫暖凌厉霸气的招式,姬无双都惊讶了,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南宫暖出手。想着绝对不能让南宫暖受伤,也不能让南宫暖小看了,姬无双越战越勇。

那边尹家的高手发现墨青四个人不按预先定好的规矩来,神色都变了,而被姬无双和南宫暖缠住的尹狂神色一冷,大声说:“动手!把他们拿下!”

尹家其他的高手都动了,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拔出了他们的武器,却不是他们平时用的长剑,而是两把圆月弯刀。无双宝刀出鞘,冷光闪烁,寒意森然,墨青和靳辰同时飞身而起,朝着尹家的高手杀了过去!

只见墨青和靳辰仿佛已经与他们手中的刀融为一体,浑身煞气四溢,在尹家的高手群中穿梭厮杀。因为他们两人速度很快,身形变化无法捉摸,尹家的高手虽然人多,但是根本没有办法把他们两个人分开,也没有办法真正形成围攻之势,因为墨青和靳辰的目标很明确,两人合力,每次只对付一个,速战速决。

确实是速战速决,因为尹家的高手实力虽然都不弱,但单打独斗也都不是墨青和靳辰的对手,如今墨青和靳辰两人合力,配合默契,还用上了他们的无双宝刀,势不可挡,几乎在数招之内,就能轻松解决掉一个尹家的高手,而其他人想要去救,却无法近身,因为墨青和靳辰的配合太好了,攻守自如。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尹狂依旧被姬无双和南宫暖缠住无法脱身,而尹家的高手已经死了好几个了。

尹狂双目赤红,终于意识到他再次落入了墨青和靳辰的圈套。墨青和靳辰一开始让尹狂误以为姬无双是他们四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并且让尹狂和姬无双单打独斗。尹狂知道,姬无双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想要解决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办到的,结果南宫暖也加入了战局,尹狂面对姬无双的优势很快就没有了,因为南宫暖的实力也不弱。

姬无双和南宫暖的配合并不默契,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并肩战斗,还需要磨合。不过即便如此,尹狂想要解决他们是不可能的,想要脱身离开去救尹家其他的高手暂时也是不可能的。

姬无双和南宫暖到现在都已经明白了墨青和靳辰的打算,尹狂实力最强,墨青把他交给了姬无双和南宫暖来对付,而姬无双和南宫暖不需要打败尹狂,更不需要杀了尹狂,他们两个人需要做的就是缠住尹狂,让他无法脱身。意识到这一点的姬无双和南宫暖倒是突然有了点默契,同时用上了凌云步,导致尹狂想打他们打不着,想走却也走不了。

与此同时,实力最强的靳辰和墨青,开始对付尹氏一族其他的高手。他们夫妻俩配合默契,联手出击,还用上了无双宝刀,最后的结果简直就是单方面屠杀,没有任何悬念。

尹狂已经快要疯了,可南宫暖和姬无双缠着他,他无法脱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尹家的高手一个个死在墨青和靳辰的刀下。因为他已经分了神,姬无双和南宫暖却越来越默契,所以他想要脱身更加艰难。

眼看着尹家的五十个高手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就死掉了二十个,他们这么多人对上墨青和靳辰却没有任何优势和反击之力,尹狂猛然大吼了一声:“撤!快撤!”再这样下去,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听到尹狂的话,尹家的高手纷纷四散远离墨青和靳辰,而尹狂的弟弟和尹家几位长老全都朝着姬无双和南宫暖杀了过来,要为尹狂解困。

墨青看着四处逃开的尹家高手,没有再去追,而是和靳辰一起加入了那边的混战。

墨青和靳辰成功让姬无双和南宫暖脱身的同时,尹狂也终于脱身了,身边还站着五个尹家的高手,一个个眼睛都红了,看着墨青和靳辰的眼神都带着浓烈的杀意,因为他们尹氏一族百年以来,第一次损失这么惨重。

墨青看着尹狂声音平静地说:“尹家主还要请我们去做客吗?”

尹狂看着满地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痛色,冷冷地说:“走!”话落带着尹家剩下的几个人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我们要不要追啊?”姬无双表示今晚打得很开心,虽然他不是尹狂的对手,但是有南宫小暖跟他并肩战斗。

“追什么追?”靳辰用刀背敲了一下姬无双的脑袋,“都是你惹出来的,你就不该来。”

姬无双很无辜地摸了摸下巴:“你们嫌弃我也没用,反正我不会走的。”

南宫暖感觉看姬无双一眼都多余,姬无双还颠颠地跑到一棵大树下面,把他之前扔在那里的箱子抱了回来,一副很宝贝的样子。

“走吧。”墨青淡淡地说,话落揽住了靳辰的腰飞身而起。而姬无双突然感觉手有点痒,如果他也能抱着南宫小暖一起飞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还不走?”南宫暖准备走的时候发现姬无双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在傻笑,她皱眉看了姬无双一眼,突然很想踹他一脚……

“哦哦,走!”姬无双赶紧回神,跟南宫暖一起追着墨青和靳辰走了。

今晚尹氏一族的出现,墨青和靳辰其实并没有很意外,因为尹氏一族找不到他们的情况下,听说姬无双出现,肯定会把目标暂时转移到姬无双身上。

靳辰和墨青并没有小看尹氏一族的高手,事实上他们对尹氏一族的了解并没有那么多,因为没有正面交过手。为了稳妥起见,墨青和靳辰还第一次在战斗中用上了无双宝刀。

今晚对付尹氏一族的方式并不是墨青和靳辰之前商量好的,而是墨青临时决定的。毫无疑问的是,尹狂是尹氏一族实力最强的一个,而不管是墨青还是靳辰去对付尹狂,想要把尹狂拿下,应该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剩下的三个人将会面对尹氏一族其他所有高手的围攻,他们四个人的处境会变得很不利。

于是墨青直接把姬无双给推了出去,让他们四人之中实力并非最强的姬无双去缠住尹狂,为了姬无双的安全,墨青还让南宫暖去帮他。而与此同时,墨青和靳辰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对付尹氏一族其他的高手了,他们两个人合力,可谓所向披靡势不可挡,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墨青一开始也想过他和靳辰合力先把尹狂拿下的可能性,不过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一旦他和靳辰一起动手对付尹狂,尹氏一族其他的高手定然会选择拼尽全力把姬无双和南宫暖抓起来,那并不是墨青想要看到的局面。

最终的一切都在墨青的预计之中,他们四个人毫发无伤全身而退,还杀掉了尹氏一族二十多个高手,算得上是大获全胜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墨青谋划得当,尹狂对姬无双的不了解,再加上尹氏一族的人仗着人多势众,根本没想到他们会输,所以贻误了最佳的出手时机,选择了错误的出手方式,也是他们惨败的原因之一。墨青正是算到了他们的心理,最终才能赢得这么漂亮。

虽然没能拿下尹狂,还给尹氏一族留了一半高手,但是并不需要遗憾。在保证四个人都安全的情况下,以少对多,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会儿不会再有人监视他们了,四人很快回到了雅风苑,坐在了一起。

“这里是什么地方?”姬无双心中真的有很多疑问。

“一个宅子。”南宫暖面无表情地说。

姬无双被噎了一下,出口怼他的还是南宫暖,他默默地闭嘴不说话了。

靳辰微微一笑,感觉姬无双和南宫暖这次见面之后还是蛮有趣的,她看着姬无双说:“小姬,秦骁在这里。”

姬无双愣了一下:“秦骁?你们找到他了?那太好了!”

姬无双想了想,眼睛一亮:“你们没打算帮秦岩,还在对付尹氏一族,都是为了秦骁吧!不过秦骁现在在哪儿?他不应该躲起来什么都不干吧?”

“秦骁受伤还没醒。”靳辰微微摇头说。

姬无双微微皱眉,有墨青和靳辰在,秦骁还没醒,只能说明秦骁受伤真的很重。而现在墨青和靳辰在帮秦骁谋算雪狼国的王位,秦骁自己还不知道,说不定等他醒了,就直接当狼王了?姬无双表示这事儿有点意思,他选择过来还是很明智的,跟着小姐姐不愁没刺激,关键还有南宫小暖在……

姬无双一路过来也想清楚了,他的的确确配不上南宫暖,但是现在也没有配得上南宫暖的男人出现,如果南宫暖真的喜欢上哪个男人了,他就默默地走开,但是现在,他们算是朋友,他心底深处,还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他不希望自己错过后悔一辈子。

“嘿嘿!小姐姐你看!”姬无双把他抱回来的那个盒子打开,瞬间满室生辉,各色宝石流光溢彩,看起来美极了。

“你这是打劫了秦岩的藏宝库?”靳辰拿起一块墨绿色的宝石在手中把玩,看着姬无双似笑非笑地问。

“怎么会呢?”姬无双一本正经地摇头,“天地良心,是秦岩说跟我一见如故,非要送给我,我不收他还生气呢。”

“这样啊?”靳辰唇角微勾,“那我和暖暖就收下你的礼物了。”

“肯定是他骗来的,我才不要。”南宫暖微微蹙眉。

靳辰笑了:“暖暖,不必在意过程,小姬也没有别的意思,咱们都是朋友嘛。你之前无事不是画了几张首饰图样么?这些宝石正好能用上。”

“嗯,我们是朋友,南宫小暖你要是不要的话就是不把我当朋友。”姬无双看着南宫暖神色严肃地说,“这不是偷的不是抢的,真的是秦岩主动送我的,我辛辛苦苦抱回来,你就给个面子呗。”

靳辰拿了两块黑宝石出来,剩下的都推到了南宫暖面前,南宫暖又推开了:“我真的不要,我用不了这么多的。”

“用不完就回去送人,南宫小暖你在千叶城那么多好姐妹呢,或者你给孩子们设计点小首饰就能用上了。”姬无双很严肃认真地说。

南宫暖微微点头:“那好吧。”

姬无双瞬间心花怒放,他真心谢谢秦岩,他就知道,女孩子嘛,哪有不喜欢美丽的宝石的。他虽然跟北堂豪那货比起来就是个穷光蛋,但是他这次也算生财有道了。

“秦岩发现我跑了,肯定会火冒三丈的。”姬无双嘿嘿一笑说,话落想起南宫暖还在,他赶紧把有点贱贱的笑容收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叹了一口气说,“不告而别,我也没有办法啊,他想让我劝你们帮他,还说要割让给魏国五座城池,你们同意吗?”

靳辰似笑非爱地说:“你说呢?”

“我说你们肯定不同意,但是我劝过你们了,也算对得起秦岩了。”姬无双一脸认真地说。

“别贫了,看你身上脏兮兮的,赶紧去洗洗睡了。”靳辰嫌弃地看了一眼姬无双。姬无双去雪狼国王宫里走了一趟,不过还没来得及洗澡换衣服,就被南宫暖拿剑架在脖子上带走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神色一僵,坏了,之前他还离南宫小暖那么近,她肯定该嫌弃他了!姬无双猛然站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就跑没影儿了。

“怎么感觉他一直都疯疯癫癫的。”南宫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靳辰笑了,如果姬无双在这里的话,听到南宫暖对他的评价,一定会很“开心”的……

“暖暖回去睡吧,不早了。”靳辰对南宫暖说。

南宫暖微微点头,抱着那盒宝石回自己的房间了。靳辰看着墨青问:“你觉得他们两个怎么样?”

墨青很淡定地说:“姬无双太蠢了。”

靳辰唇角微勾:“他不蠢,只是爱犯傻。”

姬无双蠢吗?当然不。他今天来到大秦城之后,所有的行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没有行差踏错,包括今晚跟墨青配合对付尹狂这件事。只是姬无双每次一看到南宫暖,就习惯性地犯傻而已。

靳辰知道姬无双会来,主要就是因为南宫暖,说想要放下的姬无双,即便心里依旧觉得自己配不上南宫暖,但还是忍不住想要追逐南宫暖的身影。这是正常的,如果姬无双真的因为自卑就放弃了,他才会真的没戏了,事在人为,未来的一切皆有可能,前提是他要努力去争取。

这边雅风苑里一切平静,秦骁还没醒过来,姬无双洗过澡换过衣服之后专门去看秦骁,看到秦骁清瘦苍白的脸,也是一阵唏嘘。秦骁躺在这里人事不省,本应该跟秦骁在一起的东方云沁不知所踪,即便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姬无双也能想到一定是很不好的事情。如今只希望秦骁能够快点醒过来,不提那个在墨青和靳辰的帮助之下他可以唾手可得的狼王之位,至少他可以把东方云沁找回来。

姬无双从秦骁那里出来,又暗戳戳地去南宫暖的房间门口转悠了一圈,看到里面的灯已经熄了,他才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间,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姬无双总感觉他似乎忘了什么事情没有跟靳辰和墨青说,但是他很久没睡实在是太累了,倒头就睡着了。

而与此同时,王宫中的秦岩突然接到了禀报,齐国的那位姬王爷失踪了!

秦岩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直接冲到了他给姬无双安排的住处,四处看了一圈,发现房间里面没有打斗过的痕迹,甚至床上桌上都没有人动过的痕迹。这让原本担心姬无双落入尹氏一族手中的秦岩,心中瞬间怒火冲天!因为眼前的一切都表明,姬无双并不是被人抓走的,而是自己跑了!甚至还带走了秦岩送他的那一大盒宝石!

秦岩简直要被气死了,他盛情款待姬无双,还拿那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他,结果到头来却被姬无双摆了一道!姬无双分明就是故意愚弄他,这会儿肯定已经跟墨青和靳辰在一起了,而且绝对不会帮他劝墨青和靳辰!

就在秦岩气恨得想要杀人的时候,他的属下带来了一个新的消息,在距离王宫不远处的一个树林中,发现了二十多具尸体,身上都带着尹家的牌子。

秦岩不可置信地看着属下:“你确定他们都是尹家的人?”秦岩去过尹氏一族隐居的地方,虽然尹氏一族刻意对他隐瞒了不少事情,但是对于尹家如今有多少顶尖高手,秦岩心里还是有个大概数目的。二十多个,几乎是尹家高手的一半了!

“陛下请看。”秦岩的心腹属下拿了一块材质很特殊的木牌子递给了秦岩。

秦岩接过来一看,上面雕刻着一个古体的“尹”字,跟秦岩见过的尹季和尹瑶身上带的牌子一模一样!而这种材质的树木,据说只有尹氏一族隐居的那座山里面才有。

“那些尸体呢?”秦岩握着手中那块木牌,目光幽深地问。

“属下已经命人带回来安置好了,请陛下示下。”秦岩的属下恭敬地问。

秦岩冷笑了一声:“先放着吧!”尹家的高手一夜之间死了一半,就在姬无双离开之后。秦岩也不傻,他已经大概想到了这是怎么回事。秦岩并不认为姬无双一个人能有这等能耐,肯定是墨青和靳辰做的。而他们四个人,竟然能够灭掉尹家那么多的高手,秦岩心中震惊的同时,对墨青和靳辰的忌惮更深了。但客观来说,尹家高手死了这么多,对秦岩算是个好事。墨青和靳辰想看着尹家和秦岩斗,秦岩当然也很乐意看到墨青和靳辰跟尹家斗,尹家越惨,秦岩就越安全。

秦岩已经懒得去计较姬无双耍他的事情了,一心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而那边损失惨重的尹氏一族,气氛前所未有地低迷。当他们终于想到要回去找已死之人的尸体的时候,发现尸体都已经不见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啊?!”尹狂的弟弟狂躁不安地说,“你一直让我们忍!让我们忍!结果我们忍到了今天,他们区区四个人,把我们这么多人打成那个样子!大哥,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现在冲到雪狼国王宫里面,把秦岩给杀了,把王位给抢了!我真的再也等不下去了!”

“少主还在秦岩手里。”尹家三长老一脸痛色地说。他的两个儿子都已经被杀了,他现在满心的愤懑无处发泄,但尚未失去理智。事已至此,他们要么成功,要么死,也只有放手一搏了。可偏偏尹氏一族的少主尹季这会儿还在秦岩的手里!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并不是他们把秦岩给杀了,他们就能登上雪狼国的王位了,如果事情这么简单的话,他们也不必忍到现在了。

天色微亮,躲在大秦城一处小宅子里的尹家高手,一个个脸色难看沉默不语。尹狂自从昨夜回来之后就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雅风苑里面,姬无双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感觉神清气爽。他换了身衣服,颠颠儿地跑过去找靳辰,进门发现南宫暖在靳辰那里,神色一喜,又赶紧把脸上的笑容收了,看着她们说:“早,我饿了。”

“不早了。”靳辰招手让姬无双过去坐,姬无双跑过去坐在了靳辰身旁,可怜兮兮地说,“我真的好饿。”目光还在桌上放着的那一碟梅花酥上面飘来飘去,姬无双在想,这么好看又这么香的点心,肯定是南宫小暖做的,小姐姐你快开口让我吃啊,我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我专门让锦秋给你留了饭菜,你快过去吃吧。”

姬无双看着靳辰的眼神满是幽怨,靳辰故作不懂地问他:“你怎么不去?看来你也不是很饿,那就等着吃中饭吧!”

“小姐姐,你这里明明有吃的,是不舍得让我吃吗?”姬无双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桌上的点心。

“你想吃这个啊?”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姬无双,“可是这个你不能吃。”

“为什么?”姬无双表示不解。

“因为这是暖暖做的,你当初可是说过暖暖做的点心不好吃,我还没忘呢。”靳辰看着姬无双神色认真地说。

姬无双欲哭无泪:“我承认,当初我是口是心非,都是我的错,是我胡说八道,现在我可以吃了吗?”

南宫暖轻哼了一声:“不可以。”

“南宫小暖,你就让我吃点吧。”姬无双可怜兮兮地看着南宫暖,“我快饿晕了,你们不知道,我一路过来都没吃饱过。”

“你昨天在天香楼吃得挺多的。”南宫暖没好气地说。她还没忘了姬无双昨天在天香楼里胡说八道的事情呢。

姬无双神色一僵:“你们怎么知道?难道你们当时也在天香楼?”姬无双也没有忘记昨天他在天香楼都说了啥,难道全都被南宫小暖听到了?坏了坏了,南宫小暖肯定会以为他不要脸……

“不管了不管了,我先吃了再说,要饿死了!”姬无双拿过桌上那盘点心,怕靳辰和南宫暖揍他,还端着盘子跑到了门口,一只脚踏出了门外,随时准备逃跑。

“傻兮兮的。”南宫暖看到姬无双吃得不亦乐乎,跟饿了很久一样,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眼中满是嫌弃。

靳辰笑而不语,姬无双很快吃完了,转头看着南宫暖嘿嘿一笑:“没吃饱,还有吗?”

南宫暖凉凉地说了一个字:“滚。”

姬无双也不恼,颠颠儿地端着盘子跑回来坐下,神色一正,看着靳辰说:“小姐姐,我昨天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们了!”

“什么事?”靳辰挑眉,看着姬无双问。

“那个谁,也要来找你们,应该快到了。”姬无双神色莫名地说。

“那个……谁?”靳辰白了姬无双一眼。

姬无双明显不太愿意提起那个名字:“东方云天。”

靳辰心中微叹,东方云天想必是来找东方云沁的,可是秦骁还没醒,东方云沁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题外话------

今儿是中秋节,游游祝大家节日快乐,阖家幸福,万事顺遂~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