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相公,我很听话的。/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氏一族暂时躲藏的宅子里面。

“狂哥。”

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尹狂猛然抬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来人是尹狂的夫人,尹季和尹瑶的母亲方清涟。她已经年近四十,不过保养得极好,看起来才三十出头的样子,容貌很出色,尹瑶跟她长得很像。

方清涟面色并不好,她快步走到尹狂身边,看着尹狂问:“狂哥,季儿呢?瑶儿呢?”

听到方清涟的话,尹狂的脸色更难看了,尹狂的弟弟开口说:“大嫂,季儿被秦岩抓了,瑶儿……已经不在了……”

方清涟身子一颤,神色痛苦地摇着头说:“不!我的瑶儿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清涟!”尹狂伸手拉住了方清涟,“瑶儿已经不在了,我们会给她报仇的!”

“报仇?”方清涟眼中闪过一丝痛色,“报了仇瑶儿就能回来了吗?瑶儿死了,季儿被抓了,你们为什么都没事?还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

“清涟!不要说这样的话!发生那样的事情,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尹狂对方清涟说。方清涟刚刚的话一出口,尹家那些高手的脸色都变了。尹狂可不想在这个时候雪上加霜,再失去这些人的忠心。

但是方清涟显然没有领会到尹狂的意思,她厉声说:“我说错了吗?你们一群长辈,竟然让季儿和瑶儿去涉险!你们在大秦城里面,却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女儿惨死,到现在都没有把我的儿子救出来!你们怎么不去死?”

“清涟住口!”尹狂神色微变,而原本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尹家高手,脸上都出现了怒色。

之前还在担心尹季的尹家三长老,猛然站了起来,一脸怒意地看着方清涟和尹狂:“我们是旁支,从百年前开始就效忠你们尹家主家,为了你们的大业,我们一代一代当你们的奴才,躲起来不能过正常日子!如今你们不过死了一个女儿,老夫的两个儿子昨夜都为了你们死了!你们竟然觉得老夫也该死是吗?尹狂,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决定的,老夫从未说过一个不字!结果出了事,都是我们的错!事到如今,老夫也看明白了,我们这些奴才为你们赴汤蹈火,最终成功了,一切荣光都是你们的,别说什么荣华富贵,我们最后有没有命在都是两说!老夫真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既然夫人觉得我们无能,请恕老夫不再奉陪了!”

尹家三长老话落转身就要走,尹狂连忙追了上去:“三长老息怒!清涟只是乍闻瑶儿身死,伤心之下有些口不择言,没有别的意思!”

被尹狂拦住的尹家三长老冷哼了一声,看着尹狂说:“不管夫人是不是口不择言,老夫都去意已决!老夫为尹家卖命这么多年,老夫的两个儿子都死了,现在老夫不想再去争什么东西,只想平静地度过晚年,家主不会连这点微薄的要求都不成全吧?!”

尹狂神色一变再变,突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三长老既然非要走,就走吧!”

尹家三长老很快就离开了,其他人面面相觑,尹狂转身,面色沉痛地说:“事到如今,大家想走的就走吧,尹家不会拦你们,希望你们以后好自为之。”

又有几个人对尹狂拱了拱手,默默地离开了,最后剩下的还有十几个人,尹狂沉声说:“既然大家信任我,我一定不会再让大家失望。”

尹狂和方清涟进了房间,他的目光像刀子一样看向了方清涟,方清涟的身子抖了一下,低着头说:“狂哥,我太伤心了,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走……”

尹狂很想拍死方清涟,不过还是强忍住了怒气,看着方清涟说:“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吧?”

方清涟抬头:“我父亲也来了。”

尹狂眼底闪过一道暗光:“那就劳烦岳父帮忙救季儿了。”

方清涟握着拳头说:“狂哥你放心,我父亲一定可以把季儿平安救出来!秦岩活不到明天了!”

尹狂微微皱眉,叹了一口气说:“清涟你所有不知,瑶儿的死,季儿被抓,我们尹家死了那么多高手,罪魁祸首其实根本就不是秦岩!”

“那是谁?”方清涟冷声问。

尹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是如今魏国的帝后,墨青和靳辰!如果不是他们插手,处处为难,我们早就得到想要的一切了!当时秦岩会对瑶儿动手,也是那对夫妻授意的,季儿还是墨青亲手打败,才被秦岩抓起来的!”

方清涟眼底闪过一丝杀意:“狂哥你放心,没有人是我父亲的对手!秦岩要死,墨青和靳辰也要死!我要他们所有人,都去给我们的女儿陪葬!”

尹狂眼眸微闪,看着方清涟问:“不知岳父现在何处?”

方清涟说:“父亲进了大秦城说有其他事情要办,暂时跟我分开了,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

雅风苑里面,听姬无双说东方云天应该也快到了,靳辰怕东方云天也跟姬无双昨天一样,进城什么都不知道,一通乱打听被人盯上,就决定派人出去迎一下东方云天。

“我去吧。”南宫暖主动开口说,“我可以易容成男人,不会被人发现的,我就在城门口等着。”

姬无双本想着他才不管东方云天,谁爱去谁去,结果听到南宫暖说要去,他赶紧开口说:“我也去,我可以易容成……”

“小姬你想易容成女人?有点难度,不过可以试试。”靳辰看着姬无双一脸兴味地说。姬无双在南宫暖面前的智商几乎为零,真的是傻兮兮的。

姬无双神色一僵:“小姐姐,你又欺负我……”

“暖暖,如果今天小姬易容成女人跟你一起出门,你会不会原谅他之前做的混蛋事?”靳辰看着南宫暖微微一笑。

南宫暖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姬无双,然后微微点头说:“如果他肯牺牲这么多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他。”

姬无双的脸色很精彩,他看看靳辰,再看看南宫暖,很想捂脸遁走,因为如果真的易容成女人,他一辈子的脸都要丢尽了!他一点都不怀疑,靳辰一定会把这件事当作笑话告诉他们身边所有的人,他会被魏琰北堂豪和齐皓诚那些人取笑一辈子的!

“我堂堂七尺男儿,你们不能这么欺负我,再说了,我易容得别人都认不出来就好了,没必要易容成女人吧?”姬无双弱弱地说。

南宫暖很淡定地说:“没有人要强迫你,既然你不愿意,我自己去好了。”

靳辰看着姬无双一脸无奈:你看吧,姐姐给你提供了一个好机会,要不要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南宫暖说着就起身往外走去,姬无双神色纠结至极,看到南宫暖就要走到门口了,他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说:“你们给我弄好看点儿!”

南宫暖转身,看着姬无双笑了:“那当然。”

看到南宫暖脸上明媚轻快的笑容,姬无双觉得值了!这可是南宫暖第一次对着姬无双笑,不管接下来怎么样,就算只是为了这个笑容,他决定豁出去了!

靳辰扔给姬无双一套裙子,让姬无双去换,姬无双默默地抱着那身衣服,回了自己的房间。

姬无双这辈子第一次穿女装,倒饬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穿,最后胡乱套上,也不管丢不丢人了,跑过来找靳辰和南宫暖,却在门口撞见了墨青。

墨青还是一身宽大飘逸的墨衣,银色的长发如妖似仙,整个人看起来帅得简直没有天理。他看着姬无双身上乱糟糟的花裙子微微皱眉:“你吃错药了?”

看看墨青,再看看自己,姬无双简直无地自容,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他强装镇定地说:“是小姐姐和南宫小暖要求我扮女装的。”

墨青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看着姬无双一脸玩味地说:“你真听话。”话落就转身进了房间。

姬无双默默地跟了进去,靳辰和南宫暖看到好好的一身裙子穿在姬无双身上看着不伦不类的样子都笑了,靳辰招手让姬无双过去,要给姬无双整理一下,姬无双默默地看了一眼墨青,墨青心领神会:“小丫头,过来。”

“怎么了?”靳辰去了墨青身旁,被墨青拉着坐下了,墨青伸手把她额前的一缕碎发拨到耳后,在她耳边轻声说:“小姬不需要‘你’帮忙。”

靳辰瞬间会意,坐在那里对南宫暖说:“暖暖,你快帮小姬整理一下那身衣服,太难看了!”

南宫暖蹙眉:“让他自己整,衣服都不会穿,笨死了。”

姬无双一脸无辜地说:“我当然不会穿女人衣服了,是你们非要我穿的。”

南宫暖秀气的眉头又皱了一下,实在看不下去姬无双现在的样子,起身过去给姬无双整理衣服。

南宫暖低头在帮姬无双系扣子的时候,姬无双嘴角忍不住勾了一下,看到靳辰似笑非笑的神情,他赶紧收起笑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胳膊平举,让南宫暖随意摆布。

很快,姬无双身上的衣服被南宫暖整理好了,看起来顺眼多了。南宫暖后退了两步,打量了一下姬无双说:“虽然还是很丑,但是比刚才好点了。”

姬无双感觉心口中了一刀,很丑?他明明不丑的……

至于易容这件事,南宫暖会,姬无双自己也会,他们都被靳辰认真教过这些技能。姬无双倒是想装自己不会,可是没有用,南宫暖拒绝帮忙。

姬无双往自己脸上涂抹着易容药物,南宫暖在旁边指导,很快,姬无双原本清瘦俊朗的脸,就变得柔和秀气了。

姬无双揉了揉自己现在的脸,在铜镜里面照了照,看着南宫暖问:“怎么样?好看吗?”

南宫暖摇头:“不好看,不过这样就可以了。”

姬无双弱弱地表示,是不是他变成什么样,在南宫小暖心里肯定都不好看?一定是因为墨青在这里,把他衬得很丑……

“还有头发呢。”靳辰提醒姬无双。

姬无双摊手:“这个我真不会。”

南宫暖犹豫了一下说:“还是我来吧。”

除了姬无双那早死的母亲,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帮姬无双梳头,即便不是正常的梳头,而是要给他梳个女人头,他心里也美滋滋的,因为是南宫小暖,不管她把他倒腾成什么鬼样子,他都认了!如果只有靳辰要求的话,姬无双肯定打死也不从,可是南宫暖说了,而且她明显觉得这件事很好玩儿,姬无双怎么会放过这个取悦南宫小暖的机会呢?

南宫暖给姬无双梳了一个雪狼国女子很普通的发式,姬无双站了起来,还转了一圈,丝毫不顾形象地对着南宫暖翘了一下兰花指,捏着嗓子看着她笑得傻兮兮地问:“暖姐姐,妹妹长得好看吗?”

不得不说,姬无双高大的身材,还挺像雪狼国某些女人的,那张脸虽然不够精致,但已经看不出男人的痕迹了,喉结也被一个皮毛领子完美地遮住了,再加上现在的发型,整体还是相当能看的。

南宫暖看着姬无双矫揉造作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姬无双说:“你千万别说话,你一说话都毁了。”

女人模仿男人的声音相对来说容易很多,以男人的声线,想要模仿女人说话,怎么听怎么怪异。

看到南宫暖笑了,姬无双决定不照镜子了,爱咋咋地,就这样了!那边墨青和靳辰夫妻俩也都笑得很开心,靳辰表示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男扮女装,有趣有趣。小姬为了搏美人一笑,也是蛮拼的。

南宫暖回了自己的房间,很快装扮成一个男人过来了,姬无双弱弱地问:“反正是一男一女,我扮男,你扮女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麻烦?”

南宫暖用男人的声音看着姬无双说:“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儿吗?”

姬无双默默地表示,好吧,南宫小暖你开心就好……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去了,小姬你记得不要跟东方云天打起来,暖暖你看着他。”靳辰嘱咐两个人。南宫暖其实也是个爱玩爱闹的性子,只是之前并没有一个让她玩让她闹的男人宠着她而已。

听到东方云天的名字,姬无双神色一僵:“我现在还可以反悔吗?我不想让东方云天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姬无双可以牺牲形象取悦南宫暖和靳辰,可他之前忘记了,他们易容好了之后是要去找东方云天的!东方云天对姬无双来说是个很“特别”的人,他们是仇人,却避免不了见面,还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姬无双最不愿意的就是在东方云天面前丢脸,那会让他感觉很难堪。

“那要不你还是别去了,我自己可以的,我认识东方云天。”南宫暖说这句是真心的,她也知道姬无双和东方云天之间的恩怨,只是刚刚一时忘记了这件事。玩归玩,南宫暖并不想搞得姬无双很难堪,也不想揭姬无双的伤疤。

看到南宫暖眼中真诚的关切,姬无双握了一下拳头说:“算了,都已经这样了,丢人就丢人吧,他要敢取笑我,我就砍死他,你们谁都别拦着!”

“你真的可以?”南宫暖看着姬无双问。

“相公,走了。”姬无双捏着嗓子对南宫暖甩了一下帕子,简直不忍直视。

南宫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走吧。”

两人很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雅风苑,靳辰看着两人的背影说:“小青青,你愿意为了逗我开心扮女装么?”

墨青摇头:“不需要,你想看我扮女装,可以把小宝打扮成小姑娘,就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靳辰在墨青怀中笑得乐不可支,凑过去在墨青唇角吻了一下说:“你这个答案,我给满分!”至于墨青这么不客气地坑儿子,靳辰表示很淡定。

却说南宫暖和姬无双,从一个没人的巷子里面,大摇大摆地走上了大秦城的大街。南宫暖昂首挺胸,姬无双却低眉顺眼,活脱脱一个男人带着新娶的小媳妇儿出门逛街的样子。虽然南宫暖还没有姬无双高,不过雪狼国女人很多都是高个子,看起来也并不怪异。

“相公,我是不是可以挽着你的胳膊?”姬无双小声问南宫暖。

南宫暖摇头:“大庭广众,成何体统?乖乖跟着我,别乱跑。”

姬无双弱弱地问:“相公,我可不可以买一个羊肉串吃?”

南宫暖瞪了他一眼:“你都胖成这样了还吃?”

姬无双看到南宫暖玩得那么开心那么认真的样子,心里已经快要笑喷了,不过还是强忍着,配合南宫暖当一个受气小媳妇儿。

两人朝着城门口走去,就在城门口一棵大树下面站住了。南宫暖对姬无双说:“今天咱们表哥来,你好好看着,别错过了!接不到表哥,回家爹娘不给你饭吃!”

姬无双点头:“好的相公,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看着的,等表哥来了我叫你。”

两人就在那里站着,盯着城门口进来的每个人,中间南宫暖还离开了一下,去买了几个羊肉串回来递给了姬无双:“吃吧。”

姬无双感动得都快哭了,一边吃一边说:“虽然比起相公烤的差远了,但只要是相公买给我的,我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旁边的一个老头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姬无双,默默地走了,走的时候还在嘀咕:“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羞啊!”

南宫暖和姬无双对视了一眼,很快转移了视线,南宫暖板着脸说:“说了不让你说话!”

姬无双咬了一口肉:“相公你好凶,我好怕怕。”

南宫暖伸手就抽了姬无双后脑勺一巴掌:“闭嘴!”这男人说话怎么这么贱兮兮的,好想揍他!

“相公你又打我,回去我要跟娘告状。”姬无双看着南宫暖一脸控诉地说。

南宫暖扶额:“再不闭嘴我真揍你了。”

姬无双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微微点头说:“那好吧相公,我很听话的。”

南宫暖:这男人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两人在城门口等了一个时辰,姬无双的腿都麻了。他中间还出卖色相,去给南宫暖借了一把椅子过来,让南宫暖坐着,他本来还想站在后面给南宫暖捶肩膀,完全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不过南宫暖拒绝了,姬无双就默默地站在一旁。

等啊等,看到大秦城城门口进来了一个浑身罩在黑色披风里面,看不清楚身形的男人,姬无双目光微缩,开口对南宫暖说:“相公,表哥来了。”

南宫暖站起来,冲着那边叫了一声:“表哥!”

刚进大秦城的东方云天正准备找个人打听一下魏国驿馆在什么方向,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表哥,他微微转头,就看到两个人朝着他扑了过来。

东方云天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神色怪异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南宫暖笑容灿烂地说:“表哥,多年不见,你不认得我啦?”

姬无双压低声音说:“东方云天,配合点儿!”

突然听到姬无双的声音,还是从一个身材高大穿着花裙子的女人口中听到的,东方云天的表情跟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表哥,这是我媳妇儿,虽然长得丑,但是很能干的。”南宫暖对东方云天这样介绍姬无双,姬无双好想死一死……

东方云天愣愣地看着南宫暖:“表弟,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想死你们了。”

南宫暖忍住笑意,对东方云天说:“表哥啊,我爹娘在家中等半天了,快跟我们走吧!”

“好。”东方云天点头,默默地跟着南宫暖和姬无双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巷子走去。

进了巷子,隔绝了别人的视线,东方云天神色怪异地看了姬无双一眼,不过他可不敢取笑姬无双,于是就转头看向了南宫暖,有些不确定地问:“靳辰?”

“我是南宫暖。”南宫暖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感觉很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暖扮成了男人,姬无双扮成了女人,两个人一起过来接他?墨青和靳辰呢?话说姬无双为什么非要打扮成女人,他现在的样子真的是一言难尽……

“走吧。”南宫暖也没再说什么,飞身而起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了,姬无双紧随其后,东方云天神色怪异地跟了上去。

不多时,三人到了雅风苑里面,姬无双瞬间跑没影了,他要回去洗脸换衣服,真的受不了了。

南宫暖带着东方云天去找靳辰,东方云天心中有很多疑问,不过并没有问南宫暖,准备见到靳辰再说。

“他们在里面,你去吧。”南宫暖把东方云天带到了门口,自己也走了。

东方云天抬手,还没敲门,里面就传出了靳辰的声音:“进来。”

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东方云天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情绪,推开门走了进去。

墨青和靳辰并没有坐在一起,墨青在窗边看书,靳辰在桌边沏茶,看到东方云天来了,神色淡淡地说:“过来坐。”

东方云天默默地走过去坐下,也不看靳辰,就看着面前的茶杯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说来话长。”靳辰把一杯热茶放在了东方云天面前。

东方云天问:“有秦骁和我妹妹的消息了吗?”

“秦骁就在这里。”靳辰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猛然抬头,眼底闪过一丝喜色:“沁儿呢?”

靳辰微微摇头:“不知道。”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这是怎么回事?秦骁不是应该和沁儿在一起吗?他呢?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东方云天,秦骁现在昏迷不醒,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靳辰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心中一沉:“你们……什么时候找到秦骁的?”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有段日子了。”

东方云天脸色难看地说:“那沁儿到底在哪里?”

靳辰摇头:“等秦骁醒了,或许就能知道了。”

东方云天的心情很不好,一来就得知了秦骁的消息,可他的妹妹却没有跟秦骁在一起。东方云天不知道秦骁和东方云沁到底经历了什么,有墨青和靳辰这样医术高明的人在,秦骁到现在都没醒,东方云沁的情况怎么可能会好?

“你先去休息,等秦骁醒了,我会第一时间问他的,现在着急也没有用。”靳辰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靳辰说:“抱歉,这些都跟你们没有关系,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但我想现在见到秦骁。”

靳辰微微点头:“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带你去见他。”

墨青并没有起身,靳辰带着东方云天去了秦骁所在的那个院子。锦秋看到又来了一个陌生人,也没有多问什么,对靳辰说:“主子还没醒。”

“我知道了,你下去忙吧。”靳辰对锦秋说。

东方云天看了一眼弱柳扶风的锦秋,忍不住开口问:“她是什么人?”

“一个下人而已。”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带着东方云天进了秦骁所在的密室。

东方云天站在秦骁的床边,神色复杂地看着人事不省的秦骁,口中喃喃地问了一句:“你到底把沁儿丢在哪里了……”

靳辰站在一旁说:“云沁不会出事的。”

东方云天微微叹了一口气:“你是妹妹最好的朋友,我知道,我不需要开口,你也会帮忙找她的,但我看到秦骁这个样子,真的没有办法安心。妹妹当初跟着他离家出走来这边,当时我可以阻止的,但我以为那是对她好,是她想要的,就放手让她走,却没想过她来到这边会无依无靠。秦骁都自身难保,又如何保护她?妹妹在这边没有仇家,不管她出了什么事,一定都是秦骁给她招来的祸事!”

靳辰微微皱眉,她现在并不打算跟东方云天提,但是最初看到秦骁武功被废,伤重几乎没命的样子,靳辰就想到了一个人,东方木。

如果说秦骁的仇家的话,东方木祖孙绝对是,而且他们不仅仅是秦骁的仇家,的的确确是秦骁和东方云沁两个人的仇家。秦骁当年为了一本天玄心法娶了东方雅,彼时靳辰和秦骁并不是朋友,对于秦骁的行为也不想再做评价,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秦骁在慢慢改变,而东方雅那个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当初东方木祖孙联手算计秦骁,想要控制秦骁为他们所用,秦骁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求到了靳辰和墨青那里,后来跟墨青一起去了东方城,再后来就遇到了东方云沁。

靳辰到现在都不知道秦骁到底有没有告诉过东方云沁他和东方雅成过亲的事情,就算没说,靳辰也可以理解秦骁,因为当年他并没有爱上任何人,那只是他和东方雅各取所需的一场交易而已,甚至他是被算计的那个。但东方云沁向来嫉恶如仇,最讨厌的就是对不起女人的渣男,他们真的有可能会因为这件事产生误会。

但靳辰并不认为这会是秦骁和东方云沁分开的原因,东方云沁是爱秦骁的,真正相爱,就会宽容谅解,毕竟秦骁的过往也真的很苦逼很不容易,他只是想要好好活着而已,他并没有碰过东方雅,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东方云沁的事情。

可如果东方木祖孙找到了秦骁和东方云沁,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当初东方云沁为了秦骁,生生地挑断了东方玉的手筋脚筋,废了东方玉的内力,如果说秦骁现在这样是遭到了报复,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当年的事情绝对不是秦骁和东方云沁的错,因为是东方木祖孙算计秦骁在先,也是东方玉先夺走了秦骁的内力,差点把秦骁弄死,还把奄奄一息的秦骁扔到东方城外等着他被野兽啃噬。如果不是东方云沁救了秦骁的话,秦骁早就死了。东方木祖孙是罪有应得,可偏偏祸害遗千年,他们还活着,就一定不会放过秦骁。

抛开这件事,东方雅还活着,她和秦骁的纠葛也是一言难尽。不提东方木和东方玉一直想要让秦骁死,东方雅却是一直丧心病狂地想要得到秦骁。当年秦骁对东方雅的冷漠无情,对她的不屑一顾,很可能会让东方雅因爱生恨。如果东方雅正好看到了秦骁和东方云沁甜甜蜜蜜在一起的样子,毫无疑问,她一定会疯狂地拆散他们,想尽办法让他们痛苦。

靳辰怀疑秦骁和东方云沁之前很可能是落入了东方木祖孙的手中,秦骁才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而如果事实如此的话,那么东方云沁现在会怎么样,靳辰真的不敢想。她现在只希望秦骁早点醒过来,可以给他们一些有用的信息,让他们知道怎么去找东方云沁。

如果最终东方云沁真的出了事,靳辰知道,东方云天一定会迁怒到秦骁身上,秦骁也无法原谅他自己。不过这是最坏的情况,目前一切未知,靳辰并不愿意那么悲观。

靳辰和墨青早就开始派人满天下地找东方木祖孙了,只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墨青知道东方玉的父亲在哪里,只是派人找过去的时候,那个山庄早已经空无一人了。

靳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墨青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看着她说:“尹家人走投无路,今夜可能会对秦岩动手,救不救?”

靳辰神色莫名:“救,尹家人,该死了。”秦骁没醒之前,为了雪狼国的安定,秦岩暂时不能死。而靳辰看尹家人很不顺眼,昨夜已经除掉了一半,今夜就再次会会他们!如今东方云天也在,他们五个人,把握可以更大一些……

------题外话------

假期已经过去了一半儿,剩下的时间好好休息好好玩儿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