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秦骁醒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无双再见到南宫暖的时候,还是感觉怪怪的。南宫暖倒是很平静,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从旁边走过去了。

姬无双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现在算是什么情况呢?他今天之所以男扮女装豁出去,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讨南宫小暖开心,而当时还有一个原因让他下定决心,是靳辰说如果他扮了女装之后,南宫小暖就会原谅他之前做的那些混账事。

不过姬无双也知道,他们说的那些混账事指的是他在冷星城的时候欺负南宫暖的那些事,而不是他当年的那些风流事,因为他那风流的曾经说白了现在跟南宫暖也没有任何关系。姬无双知道,南宫暖心地很善良,对朋友很好,现在不厌恶他,但也根本就没有喜欢他。这一点自知之明姬无双还是有的,他不会认为南宫暖对他笑了一下就是爱上他了,因为南宫暖对别人笑得更多更灿烂,他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朋友,特别普通那种。

想到这里,姬无双自嘲一笑,他不能奢求太多,如今他和南宫小暖见面能够平静地打招呼,能够相视一笑,已经是以前都没有的事情,对他来说很好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至少现在他们可以用朋友的方式和平相处,姬无双心里的压力稍微减轻了一点点。

不过姬无双其实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不提南宫暖,还有一个人的到来让他感觉很碍眼,那就是东方云天。如今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而且就他们五个人,吃饭都要在一起,姬无双不想搞得大家太尴尬,就只能对东方云天视而不见。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因为今天和姬无双玩换装玩得很开心,南宫暖心情颇好地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五个人坐在了一起吃饭。

姬无双吃得不亦乐乎,东方云天却有些心不在焉。来到大秦城之后见到了秦骁,却没有见到东方云沁,东方云天现在很是担心,有些食不知味,都顾不上去管姬无双对他的态度了。

吃完饭之后,靳辰对南宫暖姬无双和东方云天三个人说:“晚上去雪狼国王宫转转?”

“好啊!”南宫暖很爽快地点头。

“小姐姐有什么安排尽管吩咐。”姬无双拍着胸脯,一副我是个乖乖小弟的样子。

东方云天神色一正,微微点头说:“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无须客气。”

靳辰唇角微勾:“很好。”

夜色深深,大秦城中冷寂一片,王宫中也越发安静了。

五道黑影悄无声息地靠近了秦岩的寝宫,在房顶上面停了下来。下方的寝宫很安静,并没有任何声音,秦岩似乎已经休息了。

一个时辰过去,靳辰微微蹙眉,和墨青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认为无计可施的尹家人今晚一定会来找秦岩的麻烦,可是等了这么久并不见有人来。

黎明时分,五人默默地回到了雅风苑,姬无双问靳辰:“小姐姐,我们要杀尹家人,直接找到他们藏身的地方杀过去不就好了?”

靳辰微微摇头,若有所思地说:“不是这么简单,你们先回去休息。”

靳辰和墨青回了房间,另外三个人也各自回去休息了。靳辰和墨青其实知道尹家人藏身的那个宅子在哪里,他们手下的人已经查到了,只是里面高手众多,并没有查到更多的信息。而靳辰和墨青并没有想过要直接杀过去,是因为一旦他们到了尹氏一族的地盘,就会变得很被动了。客观来说,尹氏一族在高手数量上面还是占据绝对优势的,墨青和靳辰身边的高手也就只有三个人,东方云天还是刚来的。

墨青和靳辰一直采取的策略就是破坏尹氏一族的计划,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样可以弥补高手数量上面的劣势。但是今晚尹氏一族的高手并没有如靳辰和墨青预计的那样去找秦岩的麻烦,靳辰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但是他们还不知道……

雪狼国王宫之中,天色微亮的时分,是最静寂的时候。墨青五人已经离开了,而秦岩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站了一个人,他神色大变,已经握住了枕头下面的匕首。

“来……”秦岩的话还没说出口,他也没有看清楚床边那人的动作,他的脖子已经被扼住了。

床边之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布衣,明显是个男人,头发都已经白了。他脸上戴着一张面具,遮住了他的容貌,露出来的双眸是历经世事的沧桑和幽暗。

来人一只手扼住秦岩的脖子,猛然收紧,秦岩脸色涨红,感觉脖子马上要断掉的时候,又突然被放开了。他重重地咳了两声,大口大口地呼吸,感觉刚刚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而他的脖子上面,很快又架上了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让他还没恢复正常的脸色瞬间煞白。

“你敢乱叫,死!”低沉苍老的声音。

秦岩捂着自己的胸口,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情绪。床边的老者看着秦岩冷声问:“尹季在哪里?”

秦岩心中一沉,这人竟然是为了尹季而来!曾经在尹氏一族待过的秦岩,确认他并没有见过这号人。秦岩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地说:“你敢杀我,尹季也要给我陪葬!”

老者的剑微微动了一下,秦岩的脖子上面就出现了一道血痕,他身子一颤,就听到老者冷声说:“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说,老夫就先宰了你!尹季给你陪葬,也值了!”

秦岩心中一寒,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抬头,眼神惊恐地看着老者说:“我说……我说……他在……在岩王府的一个密室里面……”

老者的剑依旧架在秦岩脖子上,看着秦岩冷声说:“你随老夫过去!”

“你……别杀我!我去!”秦岩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脸色煞白地把老者的剑推开了一点,然后开始穿外衣。

老者退后了一步,等着秦岩穿好衣服之后跟他走,而秦岩低着头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猛然按了龙床上面的一个机关,床板瞬间翻转,在老者反应过来之前,秦岩已经从他面前消失了人影。

老者眼神一冷,再去按秦岩按过的那个机关,却没有任何反应了,床板也沉重至极,根本就掀不起来。他对着龙床猛然打出一掌,床柱断掉了,整个宫殿都震了震,然而秦岩消失的那个地方依旧纹丝不动。看似龙床是紫檀木制作的,下面却另有乾坤,这应该是秦岩给他自己准备的逃生路,甚至是只有历任雪狼国狼王才知道的一个密道,这样的地方绝对不可能让人轻易打开。

因为老者打出的一掌,宫殿外面的很多守卫听到动静都冲了进来,老者眼神冷鸷地看了一眼那张龙床,猛然飞身而起,在有人看到他之前就离开了。

而秦岩寝宫的地下密室里面,他有些惊魂未定地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密道已经有百年历史了,就只有雪狼国历任狼王知道,是万不得已的时候逃生用的密道。龙床上面的机关十年才能打开一次,得亏老狼王从未用过这个密道,不然秦岩今天在劫难逃了。而秦岩如今只能从另外一个出口出去,原路返回是出不去的。

秦岩也不傻,他知道尹氏一族是铁了心要除掉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墨青和靳辰又不会真心帮他,他的处境很危险,所以要随时做好逃生的准备。虽然有尹季这个人质在手中,但是秦岩并不能安心,就像这次出现的这个高手,可以轻松捏死秦岩,秦岩为了活命只能妥协,不过他早已经谋算好了逃生通道,并不打算就此认命等死。

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秦岩也已经想好了。尹氏一族一直藏头露尾的,在暗中搞事情,而墨青和靳辰也很明智地“离开”,隐入了暗中,没有人盯着,没有身份的束缚,行事更加自由。所以秦岩也早就想好了,他一旦被逼得用上了最后的逃生通道,接下来他也要藏起来,而且要藏好。坐山观虎斗谁不会?秦岩不打算再当活靶子,他已经提前安排好了很多事情,只要他还活着,雪狼国的王位,谁也别想名正言顺地从他手中拿走!

秦岩并没有带任何人,他也是第一次进这个密道,而且还不是被他害死的老狼王告诉他的,是他自己无意中从某一任狼王的手札中发现的。

密道很深,很幽暗,路很窄还很曲折,上上下下的不知道会通往哪里,好在中间没有任何岔路,只能一条道走到头。

秦岩一直往前走,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看到了一丝微弱的光亮。他神色一松,终于要出去了。

密道的出口并没有什么机关,秦岩费了不少力气才爬出来,浑身都脏兮兮的。他往四周看了看,发现他所在的地方竟然已经到了大秦城城外。秦岩抬头,就看到了岁寒山上开得正好的梅花,他出来的地方,是岁寒山下已经废弃了百年的一口枯井。

秦岩微微皱眉,他本以为出口还在大秦城里面,如今倒是有些麻烦,他虽然准备躲起来,但是并不打算离开大秦城,因为一旦离开,很多事情就更无法掌控了。他找了个隐蔽的山洞暂时躲了起来,发出了一个信号,等着他的心腹属下过来找他,届时再说如何回到大秦城去。

却说雪狼国王宫里面,守卫听到动静冲进了秦岩的寝宫,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秦岩也不见了。

如今雪狼国王室的十四位王子还处于失踪状态,秦岩也失踪的消息很快传开了。而站出来主持大局的是胡胜,他手中拿着一份秦岩留下的圣旨,说是他收到了十四位王子的线索,心中担忧弟弟们,就亲自带人去寻找了,接下来朝中之事,由两位德高望重的元老暂时主持,胡胜负责王宫和大秦城的安全。

如此,很多人心中都有些狐疑,因为最近雪狼国王室很不太平,秦岩又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很难让人不多想。不过为人臣子的,都明白圣旨是个什么东西,既然秦岩留了圣旨,那他们就当做秦岩真的去追查十四位王子的下落了,早晚会回来。

尹氏一族藏身的小宅子里面,天色微亮,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进去了。

一夜未眠的尹狂和方清涟看到从天而降的老者,神色都微微变了。尹狂看到老者只有一个人回来,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而方清涟眼神急切地迎了上去,看着老者问:“父亲,季儿呢?”

“秦岩跑了,为父没有找到季儿。”老者的声音还算平静。

“什么?父亲你怎么能让秦岩跑了呢?”方清涟不可置信地看着老者。

老者神色一冷:“秦岩早有预谋要逃跑,清涟是在怪为父办事不力吗?”

方清涟神色一僵:“父亲,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太担心季儿了,我苦命的瑶儿已经……如果季儿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不要活了……”

看到方清涟说着说着就要哭起来的样子,尹狂微微皱眉,老者声音有些不耐地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扔在了桌上:“闭嘴!”

老者须发全白,面庞清瘦,如果靳辰和墨青在这里的话,肯定能够一眼认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靳辰和墨青一直在找的东方木。当初东方木回到东方城之后处处被排挤,之后背叛东方城加入了西门城,只是很快西门城覆灭了,东方木带着他的孙子东方玉和孙女东方雅也从那片土地消失了踪影。

东方玉和东方雅的父亲是东方木的儿子,而就连东方木曾经的徒弟墨青都不知道,东方木还有一个女儿,就是尹狂的夫人方清涟,她的真名叫做东方清涟。

方清涟显然有些害怕东方木,她用帕子捂住嘴,还在默默地流泪。而尹狂看着东方木神色恭敬地问:“岳父,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你是尹家的家主,该如何行事何必问老夫?老夫只是过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秦岩既然早就准备好了逃生路,那么尹季定然不在秦岩说的岩王府里面,东方木也没打算去看。

尹狂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幽光,抬头看着东方木说:“岳父,小婿如今一筹莫展,还望岳父指点迷津。”

“秦岩不可能真的离开大秦城,不过想要找到他也不容易。”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既然如此,就先对付另外那几个人吧。”

“岳父的意思是,先对付墨青和靳辰?”尹狂眼眸微闪,“如果能够抓住他们,当然对我们很有利,可惜那对夫妻武功极强,而且狡诈多端,我们很难得手。”

“狂哥,有父亲在,你还怕什么?”方清涟擦干眼泪,看着尹狂说,“以父亲的实力,那对夫妻绝对不是对手!”

尹狂没有理会方清涟,而东方木微微皱眉,看着方清涟说:“清涟,你不懂就不要乱说。那对夫妻确实不容小觑,老夫曾经跟他们打过很多次交道。”

“哦?”尹狂神色微动,“难道岳父认识那对夫妻?”

东方木冷哼了一声:“岂止是认识,墨青就是老夫的徒儿!”

尹狂神色微变。他对东方木了解甚少,事实上尹狂娶方清涟的时候,真的以为方清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直到两个月前东方木找上门来,说方清涟是他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而且还准确说出了方清涟身上的胎记,尹狂才知道他的岳父还在人世。

东方木在尹氏一族隐居的地方待了一段时间,那里极其隐蔽,而且有天然的阵法,外人几乎不可能找得到。而尹狂对东方木唯一的了解是,东方木武功比他高很多,是个真正的绝顶高手,其他的一无所知。

如今在天下声名赫赫的墨青竟然是东方木的徒儿,尹狂心中对此震惊不已,因为东方木之前并没有提过,世人也都不知道这件事。墨青从小到大都是个废物王爷,后来突然展露了极强的武功,世人才知道他那些年的废物之名都是伪装的,对于墨青的师父,世人有诸多猜测,不过都没有任何证据,只能认为他的师父是个不为人知的世外高人了。不止墨青,靳辰的师父是什么人,外人也都不知道。世人只知靳辰有个化名叫做南宫柔,却不知道这名字从何而来,而世人皆知鬼医向谦有两个徒弟,一个叫向雪儿,一个叫邱宝阳,却不知道向雪儿是靳辰的另外一个化名。

“墨青既然是岳父的徒儿,武功定然远不及岳父了。”尹狂看着东方木说。东方木太过神秘,对尹狂来说根本不值得信任。尹狂相信东方木是方清涟的父亲,但是这么多年东方木都对方清涟不管不问,突然找上门去,尹狂并不认为东方木是刚刚找到方清涟,定然是另有谋算,而且很可能是在算计尹氏一族。不过东方木实力高强,尹狂如今正需要这样的人,他忌惮东方木,却也想利用东方木帮他,他相信虎毒不食子,东方木应该不至于连方清涟和尹季都要害。

东方木听到尹狂的话,神色一冷:“我们师徒早已决裂,他另有奇遇,武功并不比老夫弱。”东方木怎么听不出尹狂的话外之意,尹狂就差直接说既然墨青是东方木的徒弟,就交给东方木去解决了。尹狂的心思东方木一眼就看透了,他是要对付墨青和靳辰,但并不会被尹狂当枪使。客观来说,东方木心中对墨青这个徒弟是有忌惮的。虽然他们是师徒,但是东方木给墨青的天玄心法墨青根本没有学,而东方木知道,墨青在迷雾森林那边有奇遇,武功定然今非昔比了。就算是当年,东方木也从不敢小看墨青这个徒弟,因为墨青的确是他见过天赋最卓绝的人,墨青的本事其实大部分都不是跟着东方木学的。

而那些年东方木和墨青靳辰夫妻俩交手,几乎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当初在东方城,东方木被搞得那么狼狈不堪,大部分都是拜墨青所赐。

“父亲,那您总知道他的一些弱点吧?”方清涟看着东方木问,“如果父亲也没有办法的话,我们接下来可怎么办啊?”

东方木突然冷笑了一声:“老夫说墨青的武功并不比老夫弱,并不代表老夫没有办法对付他。”

尹狂神色一喜:“看来岳父已经有对付那对夫妻的良策了!”

方清涟也高兴地说:“我就知道父亲一定有办法的!只要抓住他们,接下来很多事情都可以解决了!”

东方木目光幽深地说:“既然你们都没有办法,接下来就按老夫的意思行事。”

“是,岳父。”尹狂微微点头。失败了不止一次,他实在是太想抓住墨青和靳辰了,只要东方木有办法,他不介意暂时听东方木的吩咐行事。

东方木又加了一句:“你们放心,老夫很快就可以把季儿救回来,而且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

尹狂神情喜悦,方清涟看着东方木的眼神满是崇拜。

雅风苑。

秦岩离开大秦城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墨青和靳辰也知道了。虽然秦岩安排得很妥当,但是墨青和靳辰并不认为秦岩真的是去找他那十四个弟弟了,因为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如果让秦岩选,秦岩应该更希望他那些弟弟都死在外面不要回去,这样他就是他以为的秦氏皇族唯一的男人了。

秦岩为何突然失踪,而且还像是算好了他自己会离开一样,墨青和靳辰也有所猜测,而他们的猜测跟事实八九不离十,因为秦岩的处境和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一定会有一个很稳妥的逃生通道,让他在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可以脱身。

至于导致秦岩面临生死危机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尹家的人。昨夜墨青和靳辰去了王宫守株待兔,却没有等到尹家人,那么就是尹家人在他们离开之后才出现。秦岩只要不傻,就绝不会轻易地把尹季交出去,即便是在他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因为他交出尹季的同时,也就代表他该死了,他很清楚这一点。

秦岩逃了,尹季定然还在他的手中,而他也不会真的抛弃一切离开大秦城。对于秦岩的打算,墨青和靳辰并不难猜,左不过就是想躲起来坐山观虎斗,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出来,毕竟他就是雪狼国名正言顺的狼王,而且他还给自己逃走找好了借口,可以随时回归雪狼国王室,只要他还活着。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不管谁抢了他的位置,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不得不说,靳辰都有些佩服秦岩了,想来秦岩能够在雪狼国王室活到现在,脑子也是够用的。虽然秦岩实力不如秦骁,但他一直以来的运气比秦骁好太多。秦岩是唯一的嫡出王子,容貌长得像老狼王,从小就有母族为他保驾护航,不需要很拼就得到了王位和老狼王的看重。当初在争斗中失败,也有尹氏一族救他。即便尹氏一族是为了算计秦岩,可秦岩得到了狼王之位,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他还能活到现在,都没被尹氏一族弄死,不管有多少外部原因,他自己也是有本事的。

但接下来秦岩必须祈祷不被人找到,才有坐山观虎斗的资格,否则他根本不要妄想可以置身事外坐收渔利。

大秦城表面上依旧风平浪静,背地里已经暗潮涌动了。

这天傍晚时分,雅风苑被人射进了一支箭,墨青的属下只看到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并没有看到射箭之人的容貌,也没有追上那人。

被射入雅风苑的箭上面有一封信,墨青拿到的时候,他们五人正坐在一起吃晚饭。

“下去吧。”墨青接过属下递给他的信,神色淡淡地说。

“什么人送来的?”姬无双好奇地凑过来看。

墨青打开折叠在一起的信封,看到上面的字迹神色一冷。靳辰微微蹙眉,有些不确定地问:“这……是东方木送来的?”

东方云天的手顿了一下,神色立刻就变了:“东方木?他在这边?”东方云天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东方木这个名字了,都快要把这个人给忘记了。可是此刻突然听到靳辰提起东方木,东方云天心中一沉,突然把东方木和秦骁联系了起来。当初的很多事情就发生在东方城里面,而且事关东方云沁,所以东方云天知道其中的一些纠葛。他知道东方木祖孙差点害死了秦骁,而东方云沁为了给秦骁报仇,抓了东方玉,把东方玉折磨成了一个废人,却在杀掉东方玉之前,让他被东方木救走了。

东方烈和东方云天也曾经安排了邢绝去西门城杀东方木祖孙,只是邢绝并没有得手,之后东方家灭了西门城,东方木祖孙也随之失去了踪迹。

东方云天不敢想象,如果秦骁如今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是东方木的手笔,那么东方云沁会怎么样……

看到东方云天难看的脸色,靳辰知道他已经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她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们找了东方木很久都没有任何线索,如今东方木主动现身,还给墨青送了一封信,这封信的内容,很可能是他们不想看到的……

墨青确认信封上面是东方木的字迹,而且上面还写了四个字“徒儿亲启”。

姬无双看到东方云天难看得要死的脸色,还有靳辰突然凝重的眼神,本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默默地放下了筷子。南宫暖的神色也变得有些紧张了,不知道那封信里面会是什么内容。

在四个人的目光之中,墨青拆开了那封信,薄薄的一张信纸,上面就写了几句话。东方云天忍不住起身走过来站在了墨青身后,看到信上面的内容,他的拳头猛然握了起来,冷冷地说了两个字:“找死!”

墨青把那张信纸递给了靳辰,靳辰看到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她不好的预感成了真,她之前的猜测也成了真,秦骁现在这样就是东方木的手笔,而东方木如今送信来,信中说东方云沁在他手中,让墨青为他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找到尹季,并且杀了秦岩。东方木在信中还给墨青定了期限,一天时间,明天天黑之前,他要看到秦岩的脑袋,还有活着的尹季,否则他就把东方云沁的脑袋送到墨青面前。

“回去坐下。”墨青神色平静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东方云天眼睛都红了,因为他真的不敢想象,落到东方木手中的东方云沁如今会是什么处境……

东方云天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拳头还紧紧地握在一起。看到信的内容,姬无双和南宫暖也都沉默了。姬无双到这会儿也顾不上他跟东方云天的仇怨了,他知道东方云天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如果是南宫小暖被人抓了,姬无双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掉。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打破了沉默:“至少我们知道,云沁还活着。”

靳辰的话并没有解开东方云天拧着的眉头,他看着墨青和靳辰说:“只要你们能帮我把我妹妹救回来,我可以给你们当牛做马,让我拿命换也可以!”东方云天此刻真的后悔了,后悔他当初放东方云沁跟着秦骁离开,如果东方云沁没有走,还留在东方城的话,不管东方城怎么样,作为靳辰的朋友,东方云沁此刻定然是安全的,而不是现在这样,落入了仇家手中,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靳辰还没说话,姬无双皱眉说:“东方云天,知道你很着急,但你应该也知道,不需要你说,我们都会尽力救你妹妹的!”

东方云天没想到姬无双竟然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但他知道姬无双说的是真心话,而且是事实。东方云天只是太心急了,不知道东方云沁在哪里的时候还好,如今知道东方云沁在东方木手中,等待的每一刻,对东方云天来说都是煎熬。

“看来东方木跟尹氏一族有什么关系。”靳辰神色莫名。东方木还活着,墨青和靳辰都知道,但他们都没想到东方木再次出现竟然是为了尹氏一族而来。东方木定然跟尹氏一族有什么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他们接下来会知道的。

“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姬无双看着靳辰问。

“我们就按东方木提的条件来。”靳辰说。

“可是就算我们明天能够找到秦岩杀了他,也能够找到尹季,东方木还是不会放了云沁的。他要我们拿三个条件来交换,这才是第一个,而且我不认为他会遵守约定。”南宫暖蹙眉说。

“我们也没打算遵守约定。”靳辰神色微冷,“东方木既然拿云沁当人质,云沁暂时是安全的,东方木要帮尹氏一族,那么他的目的就不仅仅是雪狼国,而是整个天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然会想要除掉我们,所谓的约定,不过是一张纸而已。”

姬无双神色微动:“待我们找到秦岩和尹季,杀不杀秦岩另说,我们可以拿尹季跟东方木交换东方云沁!虽然不知道东方木跟尹季是什么关系,但既然他要救尹季,我们自然可以拿尹季当人质!”

南宫暖微微蹙眉:“这个办法看似可行,但是东方木肯定也会想到我们会怎么做,我们如果冒险的话,万一他没有那么在乎尹季,却因此伤害到了云沁,那就不好了。”

姬无双叹了一口气:“南宫小暖说得对,毕竟我们不是东方木那个冷血无情的贱老头,对我们来说,还是救人要紧。”

“可是我们去哪里找秦岩?就算找到秦岩,他也未必会把尹季交出来。”东方云天皱眉说。

“无需担心,我知道怎么找他。”墨青神色平静地说。对于墨青来说,东方木出现得正好,他们正愁找不到他。只有东方木现身,他们才能对付他。东方云沁落到东方木手中定然不好过,但是只要还活着,就可以想办法把她救回来。

东方云天正想问墨青准备怎么找秦岩,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随之响起了锦秋有些急切的声音:“主子醒了!”

东方云天猛然站起来就冲了出去,其他人也都跟了上去。秦骁竟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靳辰觉得这姑且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只是不久之后的事实证明,秦骁醒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对他自己来说……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