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秦骁还活着,你该死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并不大的密室里面只有一床一椅,此时床上躺着秦骁,床边站着墨青、靳辰、姬无双、南宫暖和东方云天五个人。

秦骁的眼睛的确睁开了,却是呆滞的,东方云天在跟他说话,在问他问题,他却毫无反应,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上方,却又根本没有在看哪里。

靳辰微微蹙眉,上前给秦骁把脉,发现秦骁的身体已经无碍了,眼睛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他现在这个样子,只有一种解释,心理问题……

“秦骁!你装什么哑巴?我妹妹呢?!”东方云天忍不住伸手推了一下秦骁的肩膀。

秦骁脸色苍白地咳了两声,没有看东方云天,眼睛微微闭了一下,眼角出现了一行湿迹……

东方云天面色一沉,其他四人神色也都变了,秦骁竟然哭了!他们对秦骁都有所了解,秦骁是什么人?他无数次经历生死都扛过来了,在鬼门关走过好几遭的人,如今竟然哭了!

靳辰心中一沉,示意姬无双拉住东方云天,她低头看着秦骁说:“二师兄,你说话。”

听到靳辰的声音,秦骁呆滞的眼神慢慢地转了过来,落在靳辰身上,终于有了一些焦距,而他的神情痛苦至极,似乎想到了什么无法承受的惨痛回忆。

“水。”靳辰伸手,墨青递了一杯水给她,她直接伸手把秦骁拉了起来,让秦骁坐在那里,然后动作粗鲁地捏着秦骁的下巴,给他灌了一杯水,然后又把茶杯扔给了墨青。

“秦骁!我妹妹呢?!”东方云天握着拳头看着秦骁冷声说,一副秦骁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就要冲过来找秦骁拼命的样子。姬无双皱眉,犹豫了一下,伸手拽住了东方云天的胳膊。

被靳辰灌了一杯水,秦骁被呛到了,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之后,稍微清醒了一些。眼角的湿迹还在,他再次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为什么我还没死……”

秦骁的话让东方云天快疯了,什么叫他还没死?他的意思难道是东方云沁已经……

靳辰皱眉看着秦骁醒过来依旧半死不活的样子,猛然挥手,狠狠地抽了秦骁一巴掌,看着他冷声说:“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秦骁半边脸都被靳辰打肿了,他十指交叉紧紧地握在了一起,额头抵着自己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云沁……已经死了……”

“啊!”东方云天跟疯了一样要冲过来,却被姬无双死死地抱住了,他看着秦骁双目赤红地说,“你说什么?我妹妹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是啊……我为什么还活着……”秦骁垂着头,眼泪一滴滴地落在了被子上面。

“小姬,先把他拉出去。”靳辰皱眉看着东方云天说。

“我不走!我要听他说,听他说究竟是谁害死了我妹妹!”东方云天猛然挣开姬无双,握拳站在那里,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你确定东方云沁死了?”墨青看着秦骁问。不久之前墨青才收到东方木的信,东方木拿东方云沁当人质来威胁他们,可秦骁如今却说东方云沁死了,他伤心痛苦的样子分明是真的认为东方云沁死了。

“死了……都死了……”秦骁喃喃地说,“云沁……还有我们的孩子……”

听到秦骁最后一句话,刚刚镇定了一点的东方云天真的疯了,在姬无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东方云天猛然冲过来狠狠地打了秦骁一掌。秦骁撞在了墙上,猛地吐了一大口血出来,脸色瞬间煞白。

靳辰神色一冷,墨青伸手就把要跟秦骁拼命的东方云天一掌劈晕了,然后对姬无双说:“把他带走!”

事实究竟如何,如今他们都不知道。东方木在信中宣称东方云沁在他的手中,可秦骁以为东方云沁已经死了,而且他们竟然有了孩子?!东方云天发疯靳辰和墨青都可以理解,他来这边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东方云沁,看东方云沁过得好不好,可事情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如今最要紧的是搞清楚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东方木敢拿东方云沁威胁他们,靳辰和墨青认为东方云沁很可能还活着。如今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但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东方木提的第一个条件,期限就只有一天。

姬无双提着被打晕的东方云天出去了,南宫暖默默地站在一旁,她的心因为秦骁的话也揪了起来,只希望秦骁是被骗了,东方云沁还活着,他们的孩子也还在……

“秦骁,东方木说东方云沁在他手里,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东方云沁死了吗?”墨青看着秦骁冷声问。

秦骁神色一震,猛然抬头看向了墨青:“你说什么?东方木?!”提起东方木的时候,秦骁的语气简直是咬牙切齿,而他对于墨青的话显然很是震惊。

墨青从袖中拿出一张纸扔到了秦骁脸上,秦骁拿过来看,神色忽悲忽喜,又哭又笑:“沁儿还活着……还活着吗……他们是骗我的吗……”

靳辰皱眉,把那封信夺了回来,看着秦骁说:“到底发生什么了,你赶紧说!”

秦骁看着靳辰,眼中满是紧张不安:“小师妹,你告诉我,云沁是不是还活着?”

靳辰很想再抽秦骁一巴掌:“我怎么知道?但这是有可能的!你快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什么了?”

“对对对!”秦骁像是傻了一样,“云沁可能还活着!他们是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

靳辰无奈,挥手又抽了秦骁一巴掌,才让秦骁冷静下来。秦骁神色怔怔地看着他们,脸上还带着泪痕,慢慢地把他和东方云沁离开冷星城之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当时秦骁和东方云沁去冷星城找靳辰求药,顺便跟靳辰告别,满怀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踏上了前往三国的路。跟他们同行的,就只有对东方云沁忠心耿耿的英姑。

他们一路上都很顺利,穿过迷雾森林之后,先到了当时还是夏国的不归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秦骁对权势看得也很淡了,他只想跟心爱的姑娘相守一生,过平凡快乐的日子。秦骁跟东方云沁约定好,他们就算某天回到雪狼国,也只是去看看风景,看看秦骁从小生活过的地方,而不是要去拿回曾经属于秦骁的一切。

他们没有在不归城停留,去了夏国另外一个宁静祥和的小城住了下来,那座小城叫做沁阳城,秦骁说跟东方云沁的名字很配。很快,他们决定成亲了。秦骁有亲人,但跟没有一样,东方云沁是离家出走的,决意抛弃东方城的一切,而他们共同的朋友靳辰那会儿还在冷星城,所以他们成亲,就只有英姑给他们做见证。

秦骁尽力把一切都准备得更好,他找沁阳城里手艺最好的绣娘给东方云沁做了大红的嫁衣,他还跑到另外一个城池去买了东方云沁喜欢喝的一种酒,当他们自己的喜酒。

就这样,他们在夏国一个小城的一个小宅子里面拜了天地成了亲。虽然那个宅子很小,但是很温馨,是从小到大唯一让秦骁感觉是家的地方。东方云沁也很开心,因为她爱秦骁,秦骁也爱她,他们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

东方云沁医术很高明,她懂易容,所以并不担心被人认出来。他们成了亲之后,经常一起出去散步,到沁阳城的一座山上并肩看日落,即便不说话,秦骁心中也是前所未有地宁静。

秦骁甚至找了一个铁匠铺子给人做工,他说他要养家糊口,东方云沁听了直笑,说等着秦骁赚大钱,她要穿绫罗绸缎吃山珍海味。而大秦城无缺铁匠铺子里那个让墨青都很欣赏的老铁匠,算得上是秦骁的师父,秦骁当年跟他学过不少手艺。当秦骁花了几天时间,亲手做了一个发钗送给东方云沁的时候,东方云沁很高兴,笑说秦骁手艺很好但是只能给她做首饰,给别人做的只能是刀剑和锄头,秦骁笑着说好。

他们成亲之后三个月,东方云沁有了身孕,两个人都高兴得不得了。秦骁不再出门,每天就寸步不离地守着东方云沁,东方云沁还打趣说家里没钱了养不起孩子。不过那只是开玩笑,他们本就不缺钱花,秦骁只是想找点事情做,真正定下来。

英姑把东方云沁当做亲生女儿一样来照顾,在东方云沁怀孕之后更是尽心尽力。秦骁和东方云沁还想了好多个孩子的名字,秦骁说他想要一个女儿,因为他很羡慕墨青,很喜欢墨小贝,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小宝贝。东方云沁却说她想先生个儿子,然后再生女儿,这样女儿就有哥哥疼了。秦骁知道,东方云沁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在想她的哥哥东方云天,只是他并没有说破。

那段时间是秦骁这辈子过得最快乐的日子,然而命运总是对秦骁少了一些眷顾……

东方云沁怀胎四月,有一天秦骁带她出门,去了沁阳城的一个寺庙。英姑说那个寺庙很灵验,秦骁想着带东方云沁出去散心也是好的,东方云沁想着去为肚子里的孩子祈福,希望可以平安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她都喜欢。

而就在那天,他们回家的时候被人盯上了。秦骁在外面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所以做了易容。东方云沁没有易容,因为这边没有人认识她,不过出去的时候她一般都戴着一个面纱。饶是如此,还是被人认出来了,甚至被认出来的只是秦骁的背影,而认出他们的,是东方雅……

秦骁已经快要忘记东方雅这个人了,因为东方雅对他来说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存在,他们当年产生交集,不过是当初一心追求权势,想要努力变强的秦骁根本就不在乎的一场交易而已。彼时秦骁从未想过他这辈子还会遇到一个和他相爱的女人,更没有想过他有朝一日会放弃他追逐了那么多年的权势和地位,愿意跟一个女子平静地厮守一生,并且甘之如饴。

可世事弄人,发生过的事情必然会留下痕迹,东方雅从未进入秦骁心中,但她却从未忘记秦骁,这个她当初不择手段都要得到,却又从未真正得到的男人。秦骁对东方雅来说,已经不是爱,而是恨,一种带着刻骨执念的恨。

仅凭一个背影,东方雅就认出了那是她从未忘记的那个男人,一定是。东方雅默默地看着秦骁揽着东方云沁进了那个小宅子,她看到了秦骁对东方云沁笑,眼中满是宠溺。那是东方雅费尽心机放弃自尊放弃一切都没有得到过的东西,那一刻,她心中深埋的爱恨交织在一起,让她整个人都快疯了!

东方雅是从沁阳城路过,要去其他地方,而跟她同行的,还有她的祖父东方木和她的哥哥东方玉。东方玉断掉的筋脉已经恢复了,武功也恢复了,而东方木从迷雾森林那边回来之后,功力更是突飞猛进。

东方雅说她看到秦骁和东方云沁了,不用她请求,东方木就决定要对他们下手。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东方云沁早早地睡了,秦骁小心地抱着她,怕压到了她,睡得并不沉。雷雨的声音掩盖了向他们靠近的危险,秦骁意识到不对劲,猛然睁开眼睛的时候,东方木已经提着受了伤的英姑,闯进了他们的房间……

秦骁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东方云沁出事。但他本身武功就不如东方木,东方云沁怀着身孕不能动武,秦骁还要保护她,而且英姑还在东方木的手中,所以最终毫无悬念,他们都被东方木擒住了。

秦骁和东方云沁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对他们来说很陌生的地方,他们见到了东方玉和东方雅,而东方雅见到东方云沁,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才是秦骁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告诉过你这件事?”

那一刻,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的眼神,让秦骁的心一下子就被揪紧了,可东方雅根本就没有给秦骁一个解释的机会,就把东方云沁带走了,秦骁此后再没有见到她……

很快,秦骁被东方玉亲手废掉了内力,这是第二次了。东方玉每天都在折磨秦骁,折磨的是秦骁的身体,而东方雅每天都会过来告诉秦骁,她又抽了东方云沁多少鞭子,她用刀子在东方云沁的脸上刻了个什么字……

秦骁真的快疯了,他的内力被废了没关系,他被东方玉折磨没关系,他被羞辱也没关系,可他一想到东方云沁正在受苦,他真的要疯了!而有一天东方雅提着一个坛子过来见秦骁,她对秦骁笑得丧心病狂,她按着秦骁的头,让秦骁去看坛子里的那摊血水,她在秦骁耳边声音残忍地说,她亲手剖开了东方云沁的肚子,那个坛子里面,是秦骁和东方云沁的孩子……

那一刻,秦骁浑身冰冷痛不欲生,东方雅还在癫狂地笑,说她活生生地把东方云沁的孩子给挖了出来,然后把东方云沁大卸八块,扔到了山里面,这会儿肯定已经被野兽给吃了。她手中还拿着一片东方云沁的衣角在秦骁眼前晃,她声音残忍地问秦骁,问秦骁爱不爱她,她说如果秦骁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她就把秦骁的“孩子”留下来给秦骁,否则就把那摊血水泼到秦骁身上。最后,死活不肯开口的秦骁,浑身是血,痛苦得几近晕厥……

秦骁知道自己要死了,他也不想活了,如果东方云沁和他们的孩子都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可是东方木祖孙却不允许秦骁死,东方玉和东方雅依旧日日折磨着秦骁的身心,他已经彻底崩溃了,像个行尸走肉一般,任由他们摆布,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东方雅突然有一天把秦骁给放开了,她说她要让秦骁亲眼去看看东方云沁的尸骨。秦骁被东方雅提着,到了一座山上,他看到一堆被野兽啃噬过的人骨,他听到东方雅在他耳边疯狂地笑,然后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东方雅,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秦骁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他万念俱灰,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在说,他要活着,给他的妻儿报仇……

就是这个信念,让秦骁拖着半死不活的身体,回到了大秦城。当他倒在余氏老夫妻门前的时候,已经用光了最后一点力气,彻底晕了过去。

秦骁讲到一半已经泣不成声,他心中痛得快要无法呼吸,他觉得他真的该死,一切都是他的错,最终却害了东方云沁和他们的孩子……

靳辰还算冷静,因为她心里始终都认为东方云沁还活着,直到现在还是。而靳辰觉得把东方云天打晕带走,没让他听到秦骁刚刚说的这些事是很明智的,因为这些真的会让东方云天疯了,会让他恨不得立刻把秦骁砍死。换了靳辰处在东方云天的位置,她应该也会那样做。客观来说,秦骁娶了东方云沁,就应该保护好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可秦骁并没有做到。而秦骁和东方木祖孙之间的仇怨,虽然东方云沁中间也有参与过,甚至是她亲手废了东方玉,但最初的一切都是因秦骁而起,东方云沁跟东方木祖孙的所有仇怨,也都是为了秦骁。

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东方云沁爱上了秦骁,她现在应该还是那个无忧无虑嫉恶如仇的姑娘,说不定会跟元媛一样,在这边游历,还有一个疼爱她的哥哥陪着她,有一堆好朋友。

只是世事从来都没有如果,最怕的也是如果。东方云沁和秦骁的相遇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她爱秦骁,后来发生的一切也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而她不可能想到幸福的生活结束得那么快,那么突然,那么残忍……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靳辰微微摇头,看着秦骁说:“你冷静点儿!我觉得东方雅当初很可能是为了让你痛苦,故意骗你的!”

秦骁神色一震,愣愣地看着靳辰,脸上还有两个被靳辰抽出来的巴掌印。靳辰面色冷凝地看着秦骁说:“是,没错,东方雅想要杀了云沁,就像东方玉想要杀了你一样!但是东方玉没有杀你,东方雅也不会真把云沁给杀了!”

“为何……”秦骁看着靳辰问,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思考了,他心里很难受,感觉呼吸都很困难。

“因为做主的是东方木,不是他们兄妹俩!”靳辰冷声说,“东方木抓你们不是为了杀掉你们给他们兄妹出气,是为了利用你们来对付我们!东方雅的所有行为,都只是为了让你痛苦!她如果真的要杀云沁,一定会在你面前动手,让你亲眼看着,那样你才是最痛苦的!她只是拿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去告诉你她杀了孩子杀了云沁,事实根本不会是这样!”

秦骁的处境,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正常思考,不过旁观者清。靳辰一直认为东方云沁没有死,到现在依旧坚持这个信念。根据秦骁的描述,靳辰认为东方雅当时只是为了让秦骁痛苦,刻意制造的假象而已。东方雅带着秦骁去看的尸骨也一定不是真的,因为做主的定然是东方木,而东方木不会选择让秦骁和东方云沁死,甚至他会选择保住东方云沁肚子里的孩子,这样才有更大的利用价值!至于秦骁能逃出来,完全就是东方雅自作主张一时大意了,秦骁说他掉落的悬崖下方是一条河,他刚开始是被冲走的。

东方木当初抓了秦骁和东方云沁,如今却只拿东方云沁来威胁他们,没有提过秦骁,靳辰并不认为东方木知道秦骁在哪儿,甚至东方木不确定秦骁是不是死了,所以他直接避开了秦骁,拿东方云沁当做人质。这一切都表明,东方木祖孙根本就没有杀了东方云沁,所以东方木才这么有底气!

听到靳辰的话,秦骁黯淡的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光亮,他猛然伸手抓住了靳辰,看着她声音急切地说:“小师妹,你说得对!云沁和孩子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活着的!你们帮我救救她!帮我救她啊!”

墨青把秦骁的手掰开推到一边,皱眉看着他说:“你要想救东方云沁,就赶紧给我醒过来!别这么半死不活的样子!”

秦骁在自己的脸上胡乱地抹了几下,泪痕都已经干涸了,他下床,身子却晃了一下,勉强站定之后,握拳看着墨青和靳辰说:“求你们帮我!”

“二师兄,雪狼国的狼王之位,你还想要吗?”靳辰看着秦骁眼眸幽深地说。

秦骁沉默了。曾经他在距离狼王之位仅剩一步之遥的时候落了难,遇到东方云沁之后,他本以为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现实又给了他一个惨痛的教训,再次告诉他一件事,没有足够的实力,他什么都得不到,就算得到了也守不住。

从小到大,秦骁一直在被生活的压力所逼迫,他不得不变强,不得不去追逐权势,不得不变得冷漠无情。而如今,现实如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他的背上,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想要的只是妻儿平安,可他心里很清楚,他如今一无所有,连武功都失去了。

“东方木想要那个位置。”靳辰又加了一句。

秦骁眼底闪过一道噬血的冷意:“好,我要!不管东方木想要什么,我都不会让他如愿的!我发誓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断子绝孙!”

“行了,你先好好休息,尽快恢复才是最要紧的,你的武功我们会想办法的,不要冲动。”靳辰看着秦骁说。

秦骁重重地点头:“我知道。”

看到靳辰和墨青还有南宫暖都要离开,秦骁眉头突然拧了起来,开口叫住了靳辰:“小师妹,东方云天那边……”不论怎么说,东方云天是东方云沁的哥哥,当初东方云沁跟着秦骁一起私奔,东方云天并不是追不上他们,而是他选择了放手成全东方云沁,甚至因此惹怒了东方烈,因为他心底不想失去东方云沁这个妹妹,东方云沁也从未真的忘了东方云天。秦骁知道,如果刚刚东方云天在这里,听到他说的那些话,肯定想要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不用担心,该让他知道的,我会告诉他。”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话落就转身离开了。靳辰的言外之意是,没有必要让东方云天知道的,她就不说了。因为某些事情说出来不过徒增东方云天的痛苦和煎熬罢了,根本于事无补。

事到如今,再去深究到底是谁的错根本毫无意义,如今最要紧的是想办法把东方云沁救回来,把东方木祖孙除掉。只要人还活着,一切总归是有希望的。

夜幕降临,靳辰对南宫暖说:“暖暖,你先回去休息,有事我会叫你的。”

南宫暖情绪也很低落,因为听了秦骁的那些遭遇,她如今很担心东方云沁。听到靳辰的话,南宫暖微微点头说:“好,你们有事就叫我。”

靳辰和墨青两个人回了房间,坐下之后,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秦骁怎么这么苦呢。”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有错,不过他的运气确实很差。”

靳辰知道墨青的意思,如果非说秦骁有错的话,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当初为了天玄心法娶了东方雅吧。秦骁不爱东方雅,东方雅也不值得他爱,更不值得同情,可秦骁却因此招惹上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给自己招来了祸事。

墨青说秦骁运气不好,秦骁的运气何止不好,可谓是糟糕透顶。他曾经那么努力,是因为他的出身注定了他不努力就要死,他只是想好好活着。而当他准备放弃一切跟东方云沁厮守终生的时候,却又从天堂直接被打入了地狱。如果那天秦骁没有带着东方云沁出门,就不会正好遇到从沁阳城路过的东方木祖孙,也不会有后来的事,现在他们一家人应该还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哪有什么如果呢?天下这么大,城池那么多,沁阳小城里面也有很多条路,很多个宅子,可偏偏秦骁和东方云沁出门的时候,东方雅从不远处看到了他们。靳辰只能唏嘘一声,万事都有因果,秦骁和东方雅的孽缘,只要他们都还活着,就不可能真的终止。

“小姐姐,怎么样了?”姬无双推门进来了,“东方云天应该很快就会醒了,你们总得让他知道他妹妹到底怎么样了吧?瞒不住的。”

靳辰微微摇头说:“没想瞒着他。”

“那东方云沁真的死了吗?”姬无双皱眉看着靳辰问。

靳辰再次摇头:“我认为没有。”

“你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了。”姬无双松了一口气,“你得赶紧去告诉东方云天一声,省得他醒过来又发疯!”

姬无双话落转头,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东方云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姬无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没好气地说:“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来了也不说一声!”

东方云天没有理会姬无双,他目光定定地看着靳辰问:“你说的,沁儿没死?”

靳辰微微点头:“对,是我说的,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我认为你妹妹没死,别这么激动。”

“秦骁为何认为妹妹已经死了?”东方云天看着靳辰问,“还有孩子是怎么回事?”

“秦骁被骗了,孩子就是秦骁和云沁的孩子,他们已经成亲了。”靳辰对东方云天说。算算时间,如今东方云沁的孩子才六个多月,应该还在肚子里。

“所以说,沁儿怀着身孕,现在还在东方木的手里?”东方云天声音有些艰难地问。即便靳辰肯定地告诉他东方云沁还活着,可东方云天又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东方云沁就算还活着,如今又怎么会好过?而且她肚子里还怀着秦骁的孩子……

靳辰微微点头。她并没有告诉东方云天曾经秦骁和东方雅成过亲,东方云沁一定会被东方雅报复的事情。这件事东方云天之前不知道,以后知不知道是以后的事情,目前他还是不知道为好。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现在没几个人,有很多事情要做,谁如果意气用事跟自己人闹起来,别怪我翻脸。”靳辰冷声说。来大秦城之前,他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如今靳辰已经不去想赶回家过年的事情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才是最要紧的。

东方云天沉默不语,姬无双点头说:“我知道。”

“你说你知道秦岩在哪里。”东方云天看着墨青说。

墨青点头,东方云天接着说:“接下来怎么做你们说。”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候,大秦城一座富商的别院里面,秦岩还没有睡。他在清早逃出了王宫,然后叫来了他的两个心腹,暗中回到了大秦城。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也是他一早安排好的,这座宅子并不显眼,秦岩暂时不担心会被人找到,因为他接下来不会出门,就算被人发现,他在这座宅子里面也已经安排好了一条逃生的路。

而秦岩如今的行踪,除了他的两个心腹属下之外,就只有雪狼国的大将军胡胜知道。秦岩很清楚胡胜对秦氏一族的忠心,他告诫过胡胜,不到十万火急的时候,千万不要主动找他,该出现的时候,他会出现的。

夜半时分,秦岩准备休息的时候,他的一个属下出现在他面前。

“怎么了?”秦骁冷声问。

“陛下,胡将军来了。”秦岩的属下恭声说。

秦岩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他住进来还没有一天的时间,胡胜为什么要来找他?难道胡胜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他暴露吗?

秦岩让人把胡胜带了进来,最后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秦岩皱眉看着胡胜说:“你最好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胡胜抬头,看着秦岩神色平静地说:“的确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秦岩神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胡胜”,这声音和这眼神,根本不是胡胜!秦岩神色慌乱地后退了两步,拔剑挡在自己胸前,看着“胡胜”冷声问:“墨青,你要做什么?就算杀了我,你也休想得到雪狼国的王位!”

假扮胡胜的墨青神色平静地拔剑,看着秦岩说:“你说得没错,但我并不想要雪狼国的王位,你这个位置是你当初杀了秦骁得来的,你没有忘记吧?”

秦岩神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墨青:“秦骁?!这跟秦骁有什么关系?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没错,秦骁还活着。”墨青的剑指向了秦岩,“所以你该死了。”

------题外话------

假期就要结束啦,大家好好休息休息,准备上班上学喽~↖(^ω^)↗

——

推荐—凌七七《火爆娇妃:腹黑国师狂宠妻》

魅,现代第一废柴杀手!不就是上山找神棍算命,谁知误踩香蕉皮,一朝穿越到轩辕国,成了第一耻辱郡主——百里念卿!甚至还面临被射成刺猬的危险!

侯陌,轩辕国师,白衣翩翩,风华无双,腹黑无敌,智倾天下。这女人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嫁他,这胆子真是大的出奇啊!

精彩片段抢先看

某女气急败坏,“侯陌,你丫的手往哪里放!”

“胸。”某男语气悠闲。

“靠!放下!放下!”

“好。”某男从善如流。

过了一会儿,某女暴跳如雷,“侯陌,你丫的手放哪儿!”

“自然是听娘子你的,放下啊。”

的确是放下,只是从月匈往下移,放到了——

注:本文男主强大腹黑型,女主逗逼成长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