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狼王万岁/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可能!这不可能!秦骁已经死了!他死了!”秦岩快疯了。他一直以来做的所有的事情,前提都是秦骁已经死了,他之前猜测墨青和靳辰是打算等着他死了之后,从他的十四个弟弟之中选择一个傀儡,推上雪狼国的王位,可没想到,秦骁竟然还活着!

从小到大,曾经的那么多年里面,秦岩在他的兄弟姐妹中间,最忌惮的一个人就是秦骁。秦岩不明白,秦骁作为和亲公主的儿子,母亲还早死了,为什么他就像是打不死一样,还越来越强?可以说,秦骁从小到大受的那么多苦,有一大半都是拜秦岩和他的母族所赐,他们无数次处心积虑地要让秦骁死,也很多次差点就成功了,可最终秦骁总是有办法逃出生天,活下来,并且变得更强更难对付。

即便当初秦岩落难是拜秦蓝所赐,但在秦岩心底,他最大的对手始终就只有秦骁一个。所以秦岩和尹氏一族勾结在一起的时候,尹狂问秦岩是不是直接把老狼王除掉,秦岩却说首先必须要除掉的人是秦骁。

那时东方木还没有在尹狂面前露过面,但他早就知道尹狂的夫人是他的女儿,他一直盯着尹氏一族的一举一动。当东方木得知尹氏一族和秦岩勾结要杀了秦骁的时候,他设计让东方玉和东方雅救了秦骁,并且制造了秦骁假死的样子,因为他对秦骁另有所图,他的利益跟尹氏一族的利益从来都不是一致的。

可惜后来的一切都失去了东方木的掌控,坚信秦骁已死的秦岩,高调地回到了大秦城,抢走了原本属于秦骁的一切,然后处心积虑地害死了老狼王,自己登上了王位。

如今墨青明明白白地告诉秦岩,秦骁还活着,他们就是为了秦骁来的,秦骁简直要疯了!如果早就知道秦骁还活着,他过去的那段时间怎么可能高枕无忧,怎么可能把老狼王给害死了,他第一个想要杀死的,对他威胁最大的,始终就是秦骁!如果现在让秦岩选择,在尹狂和秦骁之间只能选择杀掉一个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杀秦骁,因为从小到大秦骁对秦岩来说就像个打不死的魔咒一样,为了让秦骁死,秦岩会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他知道只要秦骁活着,他迟早会失去一切。

墨青的剑已经近在咫尺了,秦岩大声呼救,可这座别院里面,除了他和两个属下之外没有其他人。不久之前才把墨青带进来的属下,这会儿无论秦岩怎么叫都没有出现,秦岩心中一沉,知道他们十之八九已经被杀掉了,墨青很可能不是一个人来的……

“放了我!你要雪狼国,我给你!”秦岩看着墨青脸色煞白地说。

“不需要。”墨青的剑已经架在了秦岩的脖子上,他看着秦岩神色淡淡地问,“尹季在哪里?”

秦岩眼眸微闪,他觉得墨青问尹季,一定是想要得到尹季这个人质,然后拿去对付尹氏一族。他看着墨青冷声说:“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就把尹季给你!”这里不是王宫,秦岩的逃生路就在这个房间里,可并不在他的脚下,而且也没有王宫中的密道那么稳妥,他如今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不需要了。”墨青话落,在秦岩反应过来之前,瞬间逼近了秦岩,捏住秦岩的下巴,往他口中扔了一颗药丸。

秦岩猛然瞪大了眼睛,然后又缓缓地闭上了,软软地倒了下去。墨青低头看着秦岩问:“尹季在哪里?”

“岩,王,府,密,室……”秦岩闭着眼睛无意识地说。

“岩王府哪里?”墨青接着问。

秦岩一字一句地说:“怡,情,院……”

岩王是秦岩曾经的封号,而他在当上狼王之前,一直住在岩王府里面,即便后来成了太子也没有改那座宅子的牌匾。

墨青没有去过岩王府,也不知道怡情院在哪里,不过秦岩服用了真言丹,所说的一定不是假话。墨青神色冷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秦岩,猛然挥剑,砍掉了秦岩的脑袋。

墨青和靳辰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秦岩,只是他们本打算让尹氏一族和秦岩斗,并不想亲自对秦岩动手。不过如今情况改变了,在再次见到东方木之前,墨青会按照东方木提的条件来行事,所以秦岩必须死。

墨青扯了床幔,裹住了秦岩的脑袋,一直以来运气还算不错的秦岩,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雪狼国的百姓还都以为他们的狼王如今正在追查失踪的十四位王子的下落。

墨青提着秦岩的脑袋出门,就看到靳辰背对着他站在门外,她的脚边还有两具尸体,是秦岩的心腹属下。虽然墨青假扮了胡胜,但是胡胜并没有死,只是被墨青下了真言丹,告诉了墨青秦岩的藏身之处而已,等他醒过来就不会记得了。

靳辰低头看了一眼墨青手中提着的东西,神色淡淡地说:“走吧。”

墨青和靳辰一起去了岩王府,岩王府已经空置了,不过还有下人在打扫。他们找到了怡情院,就知道秦岩为何要把人藏在这里了,因为怡情院是岩王府中最偏僻破败的一座院子,可以算得上是秦岩后院中的冷宫,曾经这里死过一个秦岩的姬妾,后来没有再住过人,就荒废了。

墨青和靳辰进了怡情院,对墨青来说,找到怡情院中的机关密道并不难,而尹季的确在里面,看守他的人被墨青一掌打晕扔到了一边。

尹季中了迷药,还处于昏迷的状态,墨青直接把他提了起来。最后墨青一手提着秦岩的脑袋,一手提着尹季,和靳辰一起回到了雅风苑。

南宫暖去睡了,不过姬无双和东方云天两个人还在等着。两人没有任何交流,从墨青和靳辰出去之后就默默地坐在那里。东方云天心绪很乱,满心都是东方云沁,而姬无双在想他的南宫小暖。

看到墨青和靳辰回来,两人同时站起来迎了上去。姬无双看着靳辰问:“顺利吗?”

靳辰微微点头,墨青把秦岩的脑袋扔在了外面,把尹季也给扔在了院子里,并没有带进来。而他们从离开雅风苑到得手回来,总共也不过用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可以说,如果墨青之前想要解决秦岩的话,有很多种方法,也有很多次下手的机会,只是因为在他们的计划里面,秦骁没醒,秦岩就暂时不能死。

不过如今事情发生了改变,东方木拿东方云沁作为要挟,墨青和靳辰只能选择对秦岩动手。而还有一个原因是,如今秦骁已经醒了,秦岩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接下来怎么做?”东方云天问墨青。墨青和靳辰离开的时候,让东方云天和姬无双回去休息,不过他们都各有各的担心,根本不想睡。

“接下来,你们两个去帮秦骁得到那个位置。”墨青看着东方云天和姬无双说。

东方云天微微皱眉:“这样会不会惹怒东方木,威胁到沁儿的安全?”

“不会。”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们不能被东方木牵着鼻子走,他提的条件里面并没有帮他得到雪狼国的王位,我们会让他知道,所有的一切不是他说了算。当他变得被动的时候,云沁只会更加安全。”

靳辰和墨青是在完成东方木提的条件,但他们却不打算任由东方木摆布。他们必须尽快拿到更多的主动权,这样非但不会威胁到东方云沁,反而会让东方云沁更加安全。如果真让东方木为所欲为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不仅东方云沁要死,他们所有人都要死。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那就按照你们的意思来。”

靳辰又交代了几句,东方云天和姬无双一人戴了一张面具,在夜色之中离开了雅风苑。

已经是后半夜了,大秦城中一片静寂,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狼王已经死了。而秦岩的尸体所在的那个别院里面突然失火,被人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不小了。

胡胜接到禀报,说是大秦城中一处宅院失火,他本来不以为意,说让人去救火就好,等他听清楚那座宅子的位置,神色大变,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忙不迭地起身带着人冲了过去。

只是胡胜到的时候,那座宅子里面的大火已经烧得很旺了,救火的士兵忙忙碌碌来来回回,可里面如果有人的话,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胡胜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的副将有些不解地问道:“将军,这座宅子里据说没有住人啊,烧了就烧了呗!”

胡胜紧握着拳头,最终也只能沉默以对了。外人都认为这座宅子如今没有住人,这也是秦岩想让人以为的假象。胡胜知道秦岩今日才住进来,可当晚就起了大火,这场大火一定是人为放的,而宅子里面虽然有逃生的通道,但是既然是有人故意要杀秦岩,就不可能让他活着逃出去……

胡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熊熊烈火在燃烧,他黝黑的脸都被火光映成了红色,他心中一时乱成了麻,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胡胜只是个臣子,他一心效忠雪狼国王室,并且效忠的只是秦氏一族。秦岩的计划并没有完全告诉胡胜,他只是对胡胜说,如果他突然失踪,就是有人要杀他,他躲起来暂时避避风头。胡胜知道秦岩最近的处境很不好,魏国的那对帝后目的不明,而尹氏一族却是摆明了要让秦岩死,并且要抢走秦氏一族的王权。

如今十四位王子都不知所终,秦岩如果真的葬身火海的话,接下来秦氏一族的男人一个都没有了!胡胜并没有谋权篡位的心,他也不想看到尹氏一族的余孽得到雪狼国的王权,可他接下来真的不知道能做什么了,哪怕如今秦氏一族有一个王子活着也好,他们也可以全力扶持他……

大火终于被扑灭的时候,天色都快亮了。胡胜进了这座已经惨不忍睹的别院,走到半路,两个士兵脚步匆匆地过来禀报,说是在一个院子里发现了三具尸体,其中一具的脑袋被人砍掉了。

前来禀报的士兵眼中透出一丝惊恐,显然是看到了什么让他们不可置信的事情,却又不敢说,只说让胡胜亲眼过去看看。

胡胜心中一沉,快步走了过去,等他看到那具已经被烧焦的无头男尸的时候,神色大变,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胡胜已经知道那是谁了,不需要进一步验证,因为尸体旁的那把剑已经说明了一切,那是秦岩的佩剑……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胡胜看着面前的无头焦尸,脸色难看得要死,他甚至都不知道现在该不该承认这是狼王秦岩。如果承认了,如果解释秦岩躲在这里的行为?如果不承认的话,秦岩也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就在胡胜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一个心腹属下脚步匆匆地过来了,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让胡胜神色大变,拧着眉头看着属下问:“当真?”

胡胜的属下重重地点头,压低声音说:“千真万确,他没死,而且还回来了,现在就在将军府等着将军过去。”

胡胜猛然转身大步往外走去,一个士兵忍不住开口问:“将军,这些尸体怎么处理?”

胡胜脚步一顿,转身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秦岩的尸体说:“无名尸体,尽快收敛安葬了!”

“是,将军。”

胡胜脚步匆匆地进了府,见到他的夫人的时候,他的夫人神色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胡胜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一身布衣,背影高大而清瘦。胡胜神情有些激动地叫了一声:“王爷?”

背对着胡胜的人转身,赫然就是胡胜记忆中的那张脸,秦骁的脸。秦骁瘦了很多,精神也不太好的样子,他看着胡胜神色疲惫地说:“我还活着,你是不是很意外?”

“属下是很意外,但也很惊喜!”胡胜看着秦骁神色激动地说。

胡胜和秦骁,跟他和秦岩的关系是完全不一样的。秦岩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后来当了王爷,当了太子,当了狼王,和胡胜始终是君臣的关系。但秦骁曾经的王位,是他自己在雪狼国军中打拼来的,他是雪狼国的战神王爷,曾经是雪狼国执掌军权的大将军,胡胜就是他麾下的第一大将,而且是他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他们曾经并肩作战,胡胜看到过秦骁有多拼命,而秦骁曾经不止一次救过胡胜的命。

当初秦骁“葬身火海”,胡胜最开始不愿意相信,他也怀疑过是秦岩害了秦骁,可说到底他就是臣子,老狼王已经断言秦骁死了,胡胜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秦骁的死跟秦岩有关系,只能看着秦岩夺走了秦骁辛辛苦苦打拼得来的一切,抢走了秦骁所有的东西。

胡胜对雪狼国秦氏王族是忠心耿耿的,所以他在秦骁“葬身火海”之后,谨守本分,当上了雪狼国的大将军,然后在老狼王死了之后,又被秦岩重用。他只是在做一个臣子的本分,在维护秦氏王族。

可如果让胡胜选,在秦岩和秦骁之前,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秦骁,因为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面,秦骁才是胡胜认定的王,而不是秦岩。胡胜效忠秦岩,只是因为秦岩的地位,而他对秦骁还有一份兄弟情在。

乍一看到秦岩被人砍头烧成了焦尸的时候,胡胜心中更多的是不知所措,而不是同情秦岩,要为秦岩报仇。

就在胡胜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心腹属下告诉他,秦骁没死,而且回来了!胡胜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太好了!他匆匆忙忙地回来,看到秦骁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秦骁,不是别人假扮的,只是他也能看出来,秦骁一定受了很多苦,才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秦岩死了,想必你已经知道了。”秦骁躺了太久,身体还有些虚弱,说着在胡胜面前坐了下来。

胡胜微微点头:“属下看到了。”他现在见到秦骁,还习惯性地管秦骁叫王爷,自称属下,这是多年前他们在军中的称呼,他一直都没有忘记。

“是我杀的。”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胡胜微微皱眉:“王爷不必担心,属下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当年秦岩和尹氏一族勾结,差点害死我,如果不是我命大,早已经葬身火海了。”秦骁神色冷漠地说。事实上这一切都是靳辰和墨青的主意,但秦骁知道靳辰和墨青也是在为他报仇。

“王爷福大命大,如今他已经死了,王爷也可以拿回属于你的一切了。”胡胜的态度很坚定,秦岩已经死了,秦骁回来了,他不需要有任何犹豫,只需要想一件事,那就是让秦骁尽快得到狼王之位。即便是秦骁杀了秦岩,可秦岩当初也对秦骁做过同样的事情,成王败寇,无需多言。况且尹氏一族的余孽就是被秦岩招来的,而且秦岩还害死了老狼王。

胡胜知道,雪狼国其他的官员知道秦岩已死秦骁归来的消息,只会高兴,因为相对秦岩来说,秦骁是能力更强,更能让他们安心的狼王。雪狼国如今的处境并不好,秦岩的归来真的是一件好事。

至于会不会有人跳出来指责秦骁害死了秦岩,弑兄篡位,这在雪狼国王室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雪狼国王室的规则向来很残酷,兄弟残杀是雪狼国百官都司空见惯的事情,父子残杀也不少见。大家都心照不宣,秦岩的狼王之位,就是他害死了老狼王得来的,他如今被秦骁杀了,那么狼王之位就是秦骁的,明正言顺,没有人会质疑。

“如此,就请你费心了。”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尽快把秦岩已死的消息和我回来的消息散播出去,我要在今日就坐上那个位置,不服者,杀。”

胡胜神色一正:“是,陛下!”雪狼国王室从来都不那么注重礼数,秦岩身死,秦骁要在今日登上狼王之位,或许会让所有人震惊,但并不会引起任何动荡,因为雪狼国还姓秦,而且是他们的战神王爷归来了。

“陛下要小心尹氏一族的余孽,他们高手甚多。”胡胜忍不住开口提醒秦骁。

“我知道,你去办事吧,一个时辰之后,我要入宫。”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是,陛下,微臣会在一个时辰之内安排好,前来迎接陛下回宫。”胡胜神色恭敬地说完,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秦骁坐在胡胜的书房里面,抬起自己无力的手,苦笑了一声。他的武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墨青和靳辰安排了东方云天和姬无双在暗中保护他,而他身上还有不少暗器,是墨青和靳辰送给他防身的。

墨青和靳辰让东方云天和姬无双在秦岩尸体所在的那个别院里面放了火,就是为了让胡胜和雪狼国其他的人知道秦岩已经死了。秦骁在这个时候现身,他将会是雪狼国狼王的不二人选,雪狼国的人不会有任何异议。

一大早,大秦城中一处别院失火的消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而之后传开的消息,却像是在大秦城劈下了一道惊雷!他们的狼王秦岩竟然死了,而且是被尹氏一族的余孽害死的!如果只有这个消息的话,雪狼国恐怕要变得人心惶惶了,因为秦岩死了,其他十四位王子失踪了,雪狼国没有狼王,真的可能要乱了。

可随着秦岩已死的消息传开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当年“葬身火海”的秦骁并没有死,如今又活着回来了!雪狼国的百姓听闻这个消息,顾不上去哀悼秦岩的死,心中都涌出了一丝喜悦。秦骁在当年出事的时候就已经是雪狼国的太子了,他如今归来,不需要任何人同意,他就是雪狼国的王,唯一的王。而对于好战的雪狼国来说,曾经的战神王爷归来,于百姓而言是一件可以让他们欢欣鼓舞的事情。

胡胜一方面让人去散播消息,另外一方面直接把雪狼国的百官叫到了一起,并没有跟他们多废话,直接看着所有人面色冷凝地说:“骁王归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雪狼国的狼王,现在所有人随我去恭迎狼王回宫!如有异议,格杀勿论!”

没有人有异议,甚至没有人觉得胡胜的话说得过分,他们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对于秦骁的归来,雪狼国的百官也是欢迎的,尤其是他们在秦岩的统治之下,越来越没有安全感的时候。

寒冬季节,雪狼国的狼王死了,整个大秦城却处于一种很神奇的气氛之中。更多的人口中谈论的是骁王回来了,而不是狼王死了,也没有多少人脸上出现哀戚之色。事实上秦岩在雪狼国百姓心中的地位,远远不及被他害死的老狼王,也远远不及曾经的战神王爷秦骁。

胡胜带着雪狼国王宫中的禁军,以及雪狼国的百官,声势浩大地来到了将军府门口。看到里面出来的布衣男子,所有人,包括在远处围观的百姓,呼呼啦啦全都跪下了,齐声高呼:“狼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骁一个人,默默地走到了将军府的门口,他身上没有铠甲,也没有龙袍,他瘦了很多,看起来很疲惫,可在此刻,无需登基大典,他已经成为了雪狼国新的狼王,因为他是百官和百姓内心认可的狼王。

秦骁微微抬手:“平身。”

所有人平身之后,胡胜高呼了一声:“恭迎狼王陛下回宫!”

秦骁默默地坐上了胡胜安排的马车,马车朝着王宫的方向而去,百官就默默地跟在后面。

尹氏一族藏身的宅子里面,一大早得知大秦城中有一座别院失火了,东方木和尹狂并没有在意。可随之在大秦城传开的消息,让他们的脸色都变了。

秦岩死了,他们并不意外,因为是东方木要求墨青和靳辰杀了秦岩,这说明墨青和靳辰已经动手了。可外面都在传,害死秦岩的凶手是尹氏一族的余孽。而最让他们震惊的是,秦骁竟然还活着!

当年秦骁出事,是尹狂和秦岩派人动的手,而东方木也暗中插了一脚,不过尹狂并不知道。尹狂以为当初秦骁已经葬身火海了,却没有想到秦骁在如今这个关头,竟然死而复生了,一切都像是算好的一样!

对于当初秦骁没有葬身火海这件事,东方木一清二楚,因为这就是他一手造成的。虽然后来的事情脱离了东方木的掌控,不过他还是再次抓住了秦骁,还有东方云沁。只可惜,脑子进水的东方雅为了折磨秦骁,非要带着秦骁去看东方云沁的尸骨,结果导致秦骁跳崖了。

东方木为此一掌打得东方雅吐血不止,而他们去崖下寻找的时候,只能看到一条湍急的河流,哪里还有秦骁的影子,更别说尸体了。

但东方木认为秦骁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他们已经彻底废掉了秦骁的所有武功,秦骁还受了很重的伤。所以就算没有见到秦骁的尸体,东方木还是默认秦骁已经死了。

可是东方木万万没想到,秦骁非但没有死,还活得好好的,回到了大秦城!

“不对!”尹狂眉头紧皱,突然开口说,“岳父不是说墨青和靳辰会帮我们杀了秦岩吗?如果是他们动的手,秦骁怎么可能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

这一切都像是算好的一样,秦岩昨夜死了,秦骁今日就出现了,如今秦骁可以在雪狼国百官和百姓的拥护之下,顺利地登上狼王之位!太过巧合,就说明根本不是巧合,一直没死的秦骁如今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到大秦城,还在这个时候,说明他背后有人,而且一定就是魏国的那对帝后!

尹狂之前也认为,墨青和靳辰抓走了雪狼国的十四位王子,是想要等着秦岩死了之后,从中选择一位傀儡推上狼王之位,再进一步得到雪狼国。可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尹狂想错了,根本没有什么傀儡,那对夫妻所有的行为,竟然都是在给秦骁回归铺路!

尹狂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切,墨青和靳辰是魏国的帝后,他们甚至可以代表齐国的皇室,可雪狼国是那两国的敌人,他们为何要帮秦骁?以秦骁的性格,他可绝对不会当一个任由他人摆布的傀儡!

东方木面色冷凝地说:“他们早就是一伙的了,只是老夫没想到秦骁竟然还活着!”东方木更没想到的是,秦骁不仅活着,还跟墨青和靳辰站在了一起!对于墨青和靳辰帮秦骁的行为,东方木并不觉得难以理解,因为他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墨青和靳辰如今坐拥巨大的权势,却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尹狂眉头紧皱:“岳父是不是早就知道秦骁和那对夫妻的关系?”

“他们三人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妹,不过只有墨青是老夫的徒儿。”东方木冷冷地说。

尹狂神色很怪异,不过同出一门,师父不同,这种情况在江湖门派里面也都是有的。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墨青、秦骁和靳辰,三个人竟然是师兄妹?!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些,如果不是东方木提起,尹狂也无从得知。如果尹狂知道,他们师兄妹四人中的最后一个人是如今齐国的皇帝齐皓诚的话,他更会觉得不可思议的。

“岳父,如今怎么办?”尹狂的脸色很难看。按照东方木原本的计划,他们今日就可以拿到秦岩的脑袋,并且尹季可以平安回来,然后他们再想办法扭转对他们不利的流言,得到雪狼国的王位。东方木说了,他手中掌握了一个墨青和靳辰的把柄,所以接下来墨青和靳辰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阻止尹氏一族的行动。

可今天发生的事情表明,那对夫妻根本就没有一点任由东方木摆布的意思!他们是杀了秦岩没错,可他们竟然利用这个机会,直接把秦骁推上了狼王之位!甚至还制造了舆论,说是尹氏一族的余孽害死了秦岩。接下来尹氏一族想要名正言顺拿到雪狼国的王权已经不可能了,而他们不管做什么,只要打着尹家的名号,雪狼国根本不可能有人服从!这并不是强权和武力就能够镇压的,尹氏一族的高手如今也就剩下不到二十个,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国家。

秦岩是死了,秦骁又这么快上位,尹氏一族还是什么都得不到。尹狂心中憋闷得要死,很想杀人,只感觉有那对夫妻在,他们什么都做不成!

东方木冷声说:“秦骁得到那个位置正好,老夫会让他心甘情愿地交出来的!”

尹狂心中一动:“看来岳父手中的那个把柄的确很厉害。”

东方木听出了尹狂口中的试探之意,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尹狂他手中握住的墨青和靳辰的把柄是什么,他看着尹狂冷声说:“让你的人都安分点,不要轻举妄动!”

“是,岳父。”尹狂神色恭敬地说,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暗光。昨夜东方木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就因为方清涟抱怨了一句有几个尹家的高手离开了,东方木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手中提了几颗脑袋,正是被尹狂放走的尹氏一族的那几个高手,没有一个逃走,全都被东方木给杀了。

尹狂如今面对东方木的时候,心中一直都有些不安,因为他发现他对东方木的了解太少,而东方木的实力比他强太多,事实上东方木出现之后,尹狂已经失去了做主的权力,可他不敢反抗东方木,只能静观其变,暗中谋算。

突然听到门口响起的声音,东方木和尹狂都站了起来。尹狂快步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门上插了一支闪烁着寒光的利箭,箭尾还绑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东方木亲启”。东方木认得,这是墨青的字迹。

东方木在给墨青的信封上面写着“徒儿亲启”,墨青却直呼东方木的名字,摆明了他根本就不认东方木这个师父。

东方木取下那封信之后打开,信中说墨青已经完成了东方木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杀了秦岩,救了尹季,约东方木今夜子时在岁寒山山顶见面。

东方木把信收了起来,看着尹狂说:“等老夫今夜把季儿带回来再说。”

雪狼国王宫之中,秦骁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龙椅上面,百官都跪在下方高呼万岁,可他心中漠然一片,没有任何欣喜。

秦骁曾经那么努力地想要得到狼王之位,可造化弄人,在他不再想要这个位置的时候,他坐在了上面……

------题外话------

假期要结束了,天气转凉,注意加衣保暖,多喝万能的白开水哦~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