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寻找/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骁一个人在雪狼国王宫之中慢慢地走,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那里有一座破败的宫殿,许久没有人住过,也没有人修缮,门上结了很多蜘蛛网,在寒风之中,显得更加萧瑟。

秦骁走了进去,院中有一个石桌,还有四个石凳,有三个都倒在了地上。他静静地坐了下来,冷风吹在他的脸上,他喃喃地说:“娘,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沁儿没事……”

这里是当年秦骁的母亲和亲雪狼国之后住的宫殿,秦骁也是在这座宫殿里面出生的,在他的母亲死之前,他们母子两个一直住在这里。秦骁那个可怜的母亲死了之后,他还在这座宫殿里面住了两年,这里承载着他幼时的记忆,也充斥着疼痛和哀伤。因为他小的时候,就一天天看着他的母亲缠绵病榻,看着那个还不到双十年华的女子,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宫殿里面香消玉殒。而在他的母亲死了之后,秦骁一个人住在这里,晚上都不敢睡着。他曾经有下人,可那几个下人都被秦岩和他的母族买通了,好几次差点制造了秦骁失足摔死的假象,因为他们要杀秦骁,又不想做得太明显,引起老狼王的不满。

秦骁记得,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困意在床上睡着了,一个太监冷笑着把他推到了地上,他的脑袋撞在了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地上的匕首上面,血流不止,那个太监却大叫着“十王子失足摔下床死了”跑了出去。

秦骁知道自己不会死,他不想死,可他也知道,没有人会来给他医治,他的血流干之后就要死了,也没有人会为他讨公道,替他伤心,因为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他失足摔下床摔死的。

秦骁当时用手捂着自己脑袋上面的伤口,推开下人跑了出去,他一直跑一直跑,最后跑到了老狼王的寝宫外面,被人拦住了。

本来要把他提起来扔出去的一个侍卫,听到老狼王让他进去,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他扔在了地上。

秦骁见到了他的父亲,当时正值壮年的老狼王,老狼王怀中还抱着两个看起来也就十几岁的女人,丝毫不忌讳被秦骁看到。

秦骁跪在地上,头上有个血洞,老狼王看着他,问他怎么了。秦骁当时可以向老狼王告状,说他的下人要害他,说外面的那个侍卫打他,可他小小年纪就知道,没有用的,他说什么都没有用的,因为就算那些下人和外面那个侍卫都死了,换成了新的,依旧会害他。于是他满脸是血,看着老狼王说,他想要到军中历练,他要当大将军。

老狼王当时笑了,随手扔给了秦骁一把剑,对秦骁说:“你去吧,如果你能够凭借自己的本事当上将军,父王就封你当王爷。”

秦骁就抱着那把剑,头也不回地走了,老狼王甚至都没有让人找太医为他医治,是他自己想办法偷来的药,自己给自己疗伤。那年,他才十岁。

秦骁从小到大,时刻告诉自己,怨天尤人没有用,摔倒了就自己爬起来,流血了就等着伤口愈合,只要不死,他就要成为所有人仰视的存在。

可是如今,秦骁真的很想问问老天爷,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他遭受再大的苦难他都认了,可为什么要让他的妻儿受苦?秦骁觉得,墨青根本不是天煞孤星,他才是……

被靳辰派来暗中保护秦骁的东方云天和姬无双忍不住现身了,因为秦骁已经一个人在那里坐了一个时辰都没动。

姬无双看着秦骁说:“你现在应该去吃饭,然后把药喝了。”

东方云天递给秦骁一块布:“这是靳辰让我给你的。”

秦骁接过来,发现那是老狼王留给他的遗书,上面提到了一个地方,说在那里给他留了东西。

秦骁把那块布放进了怀中,站起来朝外走去。他去吃了饭,喝了药之后,说他要出宫。他说了要去的地方,然后直接被姬无双提了起来,三人一起暗中离开了雪狼国王宫。

没多久之后,他们停在了大秦城外的岁寒山上,看到秦骁在一块大石头面前跪了下来,东方云天和姬无双都是神色莫名。

“我娘埋葬在这里。”秦骁看着面前的那块大石头说。雪狼国皇陵中有他母亲的坟墓,还有墓碑,但这里埋葬着的才是他母亲的尸体。这是他母亲知道自己要死,最后一次见到老狼王的时候,为她自己求来的“恩典”。她说她想要葬在岁寒山上,每年冬天都可以看到梅花盛开。秦骁知道,他的母亲只是不想葬在秦氏一族的皇陵里面。

而这个秘密,就只有老狼王和秦骁两个人知道。这里没有墓碑,这块大石头是秦骁自己搬过来的。以往秦骁只要在大秦城,每年都要来祭拜几次,老狼王也知道这件事。

秦骁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微微垂眸说:“娘,儿子还活着,您可以放心了。”秦骁每次来,都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他还活着,因为当年他母亲死的时候,最后对他说的话就是,让他好好活下去。

那块大石明显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秦骁跪在地上,推开那块石头,就看到下面的土里埋了一个铁盒子,一个角露在外面。

秦骁把那个长条形的铁盒子拿出来,打开,就看到里面放了一块花纹十分繁复的玉牌,旁边还有一张纸。

纸上面写着几句话,老狼王说他知道秦骁只要能活着回来,就能拿回本属于他的一切,而这个玉牌,是一处宝藏的钥匙,宝藏所在的地方老狼王已经找到了,可惜这么多年过去想尽办法都能打开宝藏的机关。老狼王说把这个玉牌交给秦骁,只要秦骁能够得到那批传说中的宝藏,雪狼国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秦骁神色冷漠地把那张纸和那块玉佩又放回了铁盒子里面,然后递给了东方云天:“给靳辰吧。”

东方云天和姬无双都看到了纸上面的内容,却没有看出秦骁对所谓的宝藏有任何动心的样子。秦骁站起来说:“我们走吧。”

秦骁知道,老狼王就算给他留了什么东西,也不会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雪狼国。老狼王的性格秦骁也算了解,老狼王对秦岩不满意,更中意秦骁当继承人,但是当初秦岩导致秦骁“葬身火海”,老狼王也没有丝毫要为秦骁讨公道的意思,甚至都不曾质问过秦岩。因为在老狼王心中,雪狼国的稳定和强大,比他儿子的命更重要。秦骁在老狼王眼中,只是一个能力很出众的继承人,并不是血浓于水的孩子,秦骁十岁那年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

老狼王给秦骁留的东西,是传说中的宝藏。三国一直有关于宝藏的传说,尤其是在三国皇室。传说中的宝藏是三国之前的那个王朝留下的,不仅有滔天的财富,还有很多失传的神兵利器,失传的兵法和武功秘籍,万年雪莲那样品级的药材……

各国皇室都在暗中寻找,很显然,老狼王早就得到了宝藏的钥匙,并且知道了宝藏在哪里,只是有钥匙却也没能打开机关而已。

老狼王给秦骁留这样的东西,如果秦骁死了没能回来,别人也发现不了,而如果秦骁回来了,他认为秦骁一定会把秦岩的狼王之位抢回去,只要秦骁按照他的指示,成功找到宝藏,雪狼国就可以一统天下了。

老狼王想得很好,不过他唯一失算的一点是,再次回到大秦城的秦骁,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一心想要变强,想要得到狼王之位,想要得到整个天下的秦骁了。秦骁变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他不可能为了权势,选择跟自己的朋友反目成仇,而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他的妻子和孩子可以平安回到他身边,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

秦骁回到了雪狼国的王宫,而东方云天半路回了一趟雅风苑,把秦骁从岁寒山上取回来的东西交给了靳辰。

“原来还有宝藏啊。”靳辰似笑非笑地说,“老狼王是真精明,如果是以前的秦骁,回来之后得到这些东西,我们倒是危险了。”

靳辰相信传说中的宝藏是存在的,也庆幸老狼王虽然得知了宝藏所在之地,也拿到了藏宝之地的钥匙,却没有得到宝藏。如果老狼王真的得到了那批宝藏,而那批宝藏如传说中那样惊人的话,魏国和齐国就有些危险了。

老狼王临死之前也没有乱,还留了这么一手,想着只要秦骁回来,拿到这些东西,找到宝藏,雪狼国就可以一统天下了。他想得很好,他算计得也没错,唯一没算到的是秦骁变了。

秦骁把这个盒子交给了靳辰,靳辰一点都不意外,因为现在的秦骁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靳辰看过了老狼王说的藏宝之地,记在了心里,就把那张纸给烧了,然后把那个玉牌收了起来。如今三国的局势,根本不需要什么宝藏出现,靳辰想着或许等天下安定了之后,她和墨青可以拿着那块玉牌去探险,如今就算了,没时间,也没有意义。

“今晚我跟你一起去。”靳辰看着墨青说。

墨青微微点头:“好。”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候,墨青戴着金色的面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大秦城,说要跟他一起去的靳辰并没有跟他同行,而是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深夜子时的岁寒山山顶,寒风呼啸,墨青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着他了,正是东方木。

东方木看到墨青只身前来,神色一冷:“尹季呢?”

墨青把手中提着的秦岩的人头朝着东方木扔了过去,东方木接过来,看都没看,直接扔到了山下。秦骁的出现,让东方木确信秦岩一定死了,所以这颗人头已经不重要了,可墨青并没有按照东方木提出的条件把尹季带过来。

“你的条件,对我来说不公平。”墨青声音平静地看着东方木说。

东方木冷笑:“徒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公平?你们如果不想让东方云沁一尸两命的话,就按照为师的意思来,否则为师不介意先给你们一点警告,譬如让东方云沁活着,把她的孩子杀了,你说秦骁会怎么样?”

“如果这样的话,尹季的肉会出现在你和尹狂的饭桌上。”墨青并不受东方木的威胁。

“哈哈!”东方木冷笑,“徒儿,你真的以为为师在意尹季的生死吗?你想杀了他尽管去做,不过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不提尹季,有一件事我希望你明白。”墨青看着东方木说。

“什么事?”东方木冷声问。

“不要再叫我徒儿,也不要再自称我师父,你不是,也不配。”墨青声音冷漠地说。

东方木眼神一冷,看着墨青冷声说:“你倒是很镇定,毕竟不是你的女人和孩子,如果是你的女人和孩子落入了老夫手中……”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墨青看着东方木冷声说。

东方木冷笑:“好,如今看来,老夫提的三个条件,你是不准备照做了?”

墨青声音平静地说:“我以为,这个问题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东方木眼眸幽深地看了墨青一眼,猛然飞身而起就要离开,只留下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墨青的耳中:“三日之后,老夫会把秦骁的孩子送到你们面前!”

墨青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已经对东方木用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可东方木却毫无反应,很可能是东方木身上带了什么避毒的宝物。

靳辰出现在墨青身后,手中还拿着飞云弓。他们原定的计划是今晚想办法擒住东方木,只要用上真言丹,他们就可以知道东方云沁被藏在哪里了,他们可以自己去找,而不需要再受制于人。可是显然,东方木一个人来见他们也是有恃无恐,墨青能够感觉到,东方木的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

虽然墨青和靳辰合力对付东方木并不是没有胜算,但这是相当冒险的行为,一旦这样做了,最后还让东方木逃了,东方云沁就很危险了。所以除非有十足的把握,他们不能动手。可惜他们一开始用毒的计划失败了,接下来的计划也泡汤了。

“东方云沁肯定不在大秦城里面,东方木说的三天时间,就表明东方云沁所在的地方三天可以走个来回,并不是很远。”靳辰若有所思地说,“不如我们在地图上面划定一个范围,直接去找。”

墨青微微摇头:“虽然可行,但还是很冒险。东方木接下来要么会自己离开大秦城,要么会派人离开,我们只要盯上他,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东方云沁了。”

墨青和靳辰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不打算跟东方木做交易,即便东方木刚刚威胁他们,说要把东方云沁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送到他们面前。跟东方木这样的人打交道,一旦让步,就注定要输了,因为这场交易东方木根本不可能按照规则来,他心中没有任何道义和怜悯存在。被他牵着鼻子走,只会死得更快。

想要擒住东方木的计划失败了,墨青和靳辰并没有慌乱,也没有被东方木最后放出的威胁所吓到。两人站在岁寒山上,看到东方木飞身进了大秦城,他们也很快追了上去。

尹氏一族藏身的宅子里面,东方木一个人归来,让等待得很心焦的尹狂和方清涟神色都瞬间变得很难看。

“父亲,季儿呢?”方清涟看着东方木问。东方木走的时候跟他们说了,他今晚一定会把尹季带回来,可是他并没有做到。

东方木冷声说:“无需担心,季儿不会有事!”

“我的季儿……父亲你明明答应了我们的……”方清涟哭哭啼啼地说。

东方木神色不耐地说:“闭嘴!我是答应了你们,我会把季儿救回来的,不是现在!”

“家主,不好了!”院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尹狂神色微变,快步走了出去,就看到原本应该在守门的一个年轻人神色难看地跑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

尹狂定睛一看,神色大变,手都抖了一下,而方清涟尖叫了一声,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东方木皱眉:“这是什么?”

“这……这是少主的手臂……”抱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的年轻人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他正在门口打盹,然后这条手臂就从天而降,砸到了他身上,当时他被吓了个半死。他知道这是尹季的手臂,是因为尹季的左手上面有一个形状很独特的胎记,他一眼就看到了。

东方木面色一沉,他发现他还是低估了墨青和靳辰的狠辣程度,他说他不在乎尹季的生死,他们竟然这么快就砍了尹季的一条手臂送到了这里!东方木意识到一件事,墨青和靳辰根本就没有把他的威胁当回事!

那条血淋淋的断臂明显是刚砍下来不久,血都还在流,而那只手握在一起,手心还抓着一封染了血的信。尹狂脸色难看至极,手微微颤抖着,把那只手掰开,把信拿在了手中。

没有信封,上面就只有两行字:“东方木,既然你不在乎尹季的生死,我每天会送这样一件‘礼物’过来。”

尹狂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他猛然转头,双目赤红地看着东方木:“你究竟做了什么?”就是因为相信东方木可以把尹季救回来,尹狂什么都没做,一切都听东方木的,可是东方木今晚出去却无功而返,他刚回来,尹季的手臂就被人砍掉送到了尹狂的面前,那封信里面的内容让尹狂真的怒了。事情本不至于如此的,东方木手中握着可以威胁墨青和靳辰的东西,足以把尹季平安救回来,可他非但没有做到,还惹怒了墨青和靳辰,这条手臂,就是墨青和靳辰对他们的警告!

而墨青在信中所说的“礼物”,显然就是要把尹季大卸八块,每天送一块给尹狂!尹狂真的要疯了!女儿死了就算了,他就尹季这么一个儿子,如果尹季也死了,他都断子绝孙了,他们尹氏一族还谈什么未来?!

听到尹狂质问的语气,东方木的神色一冷:“你是在责怪老夫吗?”

尹狂冷笑:“岳父,我不管你心里在算计什么,但我现在算是看清楚了,我儿子的性命对你来说,的确一文不值!”尹狂到这会儿终于清醒了,他之前还傻傻地以为,不管东方木在算计什么,至少东方木会在乎方清涟,会在乎尹季这个亲外孙。可是如今尹狂意识到,他想错了,东方木根本就不在乎尹季的性命,否则他现在已经把尹季救回来了。看到尹季被人砍掉的手臂,东方木的眼睛都没眨一下,眼中也没有一丝痛色。尹狂好恨,他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东方木!

“尹狂,注意你说话的语气!老夫一直在帮你们!如果没有老夫,你们更救不出季儿!”东方木看着尹狂冷声说。

尹狂冷笑:“那墨青可是你的徒弟,靳辰还是你的师侄,你对他们了解得肯定比我们多,你也比我们有办法,可是有一点,你根本就没有尽力去救季儿!我猜你抓了他们的人,他们要求拿季儿交换,但是你不同意!是不是这样?”即便尹狂想要得到权势,可前提是他唯一的儿子不能死,但东方木显然并不愿意为了尹季把手中的底牌交出去。而墨青和靳辰更不是什么善茬,东方木手中的主动权很有限。

“尹狂,老夫再说一次,老夫会把季儿救回来的!”东方木看着尹季冷声说。他的确没那么在乎尹季的生死,但他还想要利用尹氏一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尹狂反目成仇。

“那岳父最好快一点,我不想明日再看到季儿的另外一条手臂送到我面前,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尹狂话落,把地上晕倒的方清涟抱了起来,然后进了房间,把门重重地摔上了。

尹狂把方清涟放在床上之后,就没有再管她,他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在想他是不是应该主动去找墨青和靳辰,不管他们提什么条件,先把尹季救出来再说,东方木真的靠不住。

而门外的东方木,面色难看至极,猛然飞身而起,离开了那座宅子,朝着大秦城外而去。

东方木已经被墨青和靳辰的行为惹怒了,他决定要给墨青和靳辰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他的威胁不只是说着玩的!

愤怒的东方木并没有发现他被人跟踪了,他离开了大秦城之后,就朝着距离大秦城最近的怀化城而去,墨青和靳辰始终保持着安全距离,默默地跟在后面。

答应东方木的三个条件,任由东方木摆布,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而墨青和靳辰一开始的计划失败之后,他们决定直接逼东方木一把。墨青从岁寒山回到大秦城之后,直接去砍了尹季的一条手臂,然后往那只手中塞了一封信,把那条刚砍下来没多久,还滴着血的手臂扔进了尹氏一族藏身的地方。

墨青和靳辰知道,他们的行为一定会惹怒东方木,导致东方木对东方云沁出手。东方木不会直接杀了东方云沁,但他很可能会像他威胁墨青的那样,杀了东方云沁肚子里的孩子,给墨青和靳辰还有秦骁一个惨痛的教训,这样一来他手中还有东方云沁这个人质。

如今墨青和靳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被惹怒的东方木离开了大秦城,一定是去找东方云沁了,而这正中墨青和靳辰的下怀。靳辰已经很确信,东方云沁绝对没死,而且就在东方木手中。如今不仅仅是秦骁和东方云天日日受着煎熬,靳辰也很担心东方云沁的情况,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就选择一种可以最快找到东方云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虽然还是有些冒险,但他们只要小心一些就好。

南宫暖早起的时候,发现墨青和靳辰不在雅风苑,不知道是不是昨夜出去一直都没有回来。她心中微微有些担心,怕他们出了什么事,就在这个时候,姬无双回来了。

“南宫小暖,我给你带了早点。”姬无双手中提了一个食盒,是他出宫之后专门去买的,南宫暖很喜欢吃的雪狼国特色早点。

南宫暖微微皱眉说:“你不是在保护秦骁吗?这样随意离开是不是不太好。”

“东方云天在宫里,我一会儿就回去了,而且有人盯着尹氏一族那边,他们有什么动静我们会知道的,不用担心。”姬无双神色认真地对南宫暖说,“小姐姐和墨青出城办事去了,可能要过两天才回来,我是想过来告诉你一声,让你不要担心。早点只是顺路买的,你不要多想。”

姬无双心中也是很无奈,昨夜墨青和靳辰离开的时候通知了一个属下,那个属下通知了秦骁,秦骁告诉了姬无双和东方云天,姬无双一大早就颠颠儿地跑回来通知南宫暖了,还专门绕路买了早点带回来,想着跟南宫暖一起吃。可是现在看来,为了不让南宫暖觉得他擅离职守不负责任,他还是把早点放下然后自己滚蛋吧,想来南宫暖也不想跟他一起吃早点。

“那我走了。”姬无双把食盒放下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南宫暖突然开口叫住了姬无双,姬无双神色一喜,转身就听到南宫暖说:“秦骁身体不太好,我昨夜睡前熬上的汤,现在应该熬好了,我去盛了你正好可以带回去给他。”

南宫暖话落就脚步匆匆地去看她专门给秦骁熬的补汤了,姬无双简直欲哭无泪……这都什么世道?为什么南宫暖对身边的每个人都这么好,唯独对他不冷不热的。曾经南宫暖天天给司徒琏做点心吃,也没少了北堂豪的一份儿,从来都没有他的。南宫暖跟秦骁并不熟,话都没有说过多少,如今却这么贴心地专门给秦骁熬了补汤,还熬了一整夜!

姬无双突然很想砍自己一刀,他如果受伤了,南宫暖会不会紧张他,帮他换药,给他熬汤喝?姬无双甩了甩脑袋,把不靠谱的想法抛到脑后,他好不容易让南宫暖觉得他不是个混蛋了,可不能再骗她,用靳辰的话来说,他的脑子不能再进水了……

南宫暖很快就回来了,把手中提着的食盒交给了姬无双,还对姬无双说让他小心一点,不要弄洒了。

“哦,知道了。”道理姬无双都懂,他也知道南宫暖只是人好心善,想要照顾身边的朋友,可他心里就是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儿。

“哎!”

再次听到南宫暖的声音,姬无双转头看着她问:“还有什么让我带给秦骁的?或者是带给东方云天的也可以。”姬无双认命了,他就是不招人喜欢,南宫小暖也不喜欢他,好伤心……

“我还装了一盘点心,给你们吃。”南宫暖看着姬无双微微一笑。

“哦,谢谢你。”姬无双认真地点头,转身唇角就微微勾了起来。等他到了没人的地方,发现食盒里面除了一个汤盅之外,还放了一个点心盒子,里面的点心是他最喜欢吃的那种,瞬间就心花怒放了。姬无双在想,虽然南宫暖说这点心是给他们三个人吃的,看着也不少,但他默认这是送他的了,他自己完全可以吃得完,就不劳烦秦骁和东方云天了,就是这样,好开心!

姬无双嗨嗨地提着食盒走了,南宫暖打开姬无双带来的食盒,发现里面的早点根本不是一个人的分量,她想起姬无双当时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南宫暖又不迟钝,就算她迟钝,也早知道姬无双喜欢她了。要问南宫暖对姬无双什么感觉,南宫暖能想到的只有四个字,普通朋友……

很多事情发生过就不能抹去,南宫暖并不会因为姬无双曾经的风流而看不起他,但姬无双当初故意找南宫暖的麻烦那些事,南宫暖原谅了姬无双,却并没有忘记。对南宫暖来说,姬无双几乎违背了她对男人的所有幻想,他不稳重,不成熟,曾经是个混蛋,如今偶尔还犯浑,喜欢一个人竟然可着劲儿地欺负,还恶言相向,经常给人一种脑子进水的感觉……要知道南宫暖期待的未来丈夫,得是成熟稳重的,也要温和体贴,懂她,关心她,爱护她,并且可以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这些,姬无双统统都没有。

不过如今南宫暖已经不讨厌姬无双了,她希望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因为姬无双已经不欺负她了,而且有些时候他这个人还是很有趣的。

姬无双回到王宫之后,把那碗汤放在了秦骁面前,声音酸溜溜地说:“南宫小暖专门给你熬的补汤,熬了一整夜,快趁热喝吧。”

秦骁知道姬无双喜欢南宫暖,而他此时顾不上去考虑姬无双的心情,看到面前冒着热气的汤盅,他想起了东方云沁。

东方云沁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公主,从小到大都没有下过厨,也根本不会做饭做菜。她和秦骁成亲之后,某一天突然对秦骁说她要为秦骁洗手做羹汤了,当时秦骁说她做的饭菜他可不敢吃,怕里面有毒,还被东方云沁拧了一下。但东方云沁并不是说说玩儿的,她真的开始跟着英姑学厨艺,一开始完全不得要领,厨房都被烧着了三次。

而最后东方云沁的菜虽然依旧做得还是差强人意,但她学会熬汤了,虽然也只会熬一种汤,就是莲藕排骨汤,但那是秦骁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汤,天天喝都不会腻。

沉浸在思绪中的秦骁被姬无双拍了一下:“愣什么呢?再不喝就凉了!你不喝我可端走了啊!”

秦骁摇头苦笑,拿起勺子开始喝汤。南宫暖熬的汤味道其实比东方云沁熬的好太多,但是秦骁一想到东方云沁,就感觉食不知味。他已经收到了墨青和靳辰给他的消息,他们追着东方木去找东方云沁了,让秦骁安心等着。

秦骁如今武功全废,所以不得不留在大秦城等着,可是安心对他来说却是不可能的,他如今夜夜无法安眠,闭上眼睛都是东方云沁看着他神色失望的眼神,而他当时甚至都没有机会去跟东方云沁解释他跟东方雅的关系,东方云沁肯定很伤心……

秦骁喝了那碗汤,那盘点心都进了姬无双的肚子,秦骁和东方云天根本没见着,不过他们也不在意就是了。

雪狼国的怀化城,是距离大秦城最近的一座城池。当初秦骁落难无奈离开大秦城,就被东方玉和东方雅兄妹俩带到怀化城停留了一段时间。

墨青和靳辰暗中跟踪东方木进了怀化城之后,东方木在怀化城中左拐右拐,最后进了一个很古朴的宅子。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两人并没有任何犹豫,从另外一侧,悄无声息地进了那座宅子。他们是来找东方云沁的,在东方木对东方云沁动手之前,他们必须先找到她……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