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你对她说了什么?/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宅子里面很安静,墨青和靳辰很快就靠近了最大的那个院子,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任何人。

院子外面有一棵很大的松树,给这寒冬季节添了一抹翠色。墨青看到东方木的身影闪过,进了一个房间,他对着靳辰打了个手势,靳辰会意微微点头,墨青就默默地离开了。

他们已经确定东方木在这个院子里,墨青是去宅子里其他地方找了,而靳辰要在这边盯着。这个宅子并不是很大,就算发生什么事,他们也很快就可以聚在一起。

“人呢?!”

靳辰离得并不是很近,但还是听到了东方木暴怒的声音,她目光一缩,心中微动,似乎发生了什么东方木意料之外的事情……

靳辰确认院中并没有下人,周围也没有人,她悄无声息地进了院子,飞身而起,落在了房顶上面。下面再次传来东方木的吼声,如此靳辰倒是不需要担心东方木会发现她,因为愤怒的人五感会变得迟钝,东方木现在应该没有闲暇去顾及其他。

靳辰刻意放轻自己的呼吸声,竖耳去听下面的动静,很快就听到了一个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

“祖父,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声音靳辰虽然不熟悉,但她听过,很确定,就是东方雅。除了东方雅之外,东方木也没有其他的孙女了,至少靳辰知道的没有。

而东方雅的话,让靳辰心中咯噔了一下。她莫名觉得东方雅口中所说的事情一定是关于东方云沁的,东方木的暴怒,东方雅的话,让靳辰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有查清楚之前,她不应该往坏的方向去考虑……

“啪!”的一声,很响亮的耳光声,应该是东方木抽了东方雅一巴掌,随后响起了瓷器碎裂的声音,靳辰觉得大概是东方雅撞到了桌子,碰掉了茶具。

“我就应该早一点掐死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东方木的声音满是怒气。

靳辰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东方雅没有控制住自己,对东方云沁做了什么?抑或是东方雅没有看住,让东方云沁跑了?靳辰希望是后者……

“祖父,哥哥已经去追了!她挺着大肚子,跑不远的!”东方雅苦苦哀求的声音,“祖父,我真的错了!”

“滚开!”下方的房间里,东方木一脚踹开了东方雅,脸色铁青,气得胡子都在颤抖,他伸手指着东方雅说,“如果玉儿没有把人找回来,老夫就砍了你!”

“祖父!”东方雅嘴角都是血,半边脸肿了起来,她跪在地上,想要去拉东方木,东方木却踹门而出,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靳辰犹豫了一下,在想她是应该去追东方木,还是留下来。她很快做出了决定,如今的东方木有些危险,她一个人还是不要去追了,根据她刚刚听到的东方木和东方雅祖孙俩的谈话,靳辰已经基本确定,是东方雅没有看住,导致东方云沁逃走了,所以东方木才发了这么大的火,恨不得掐死东方雅。

东方木已经不见了,墨青还没有过来,房间里的东方雅眼睛红通通地跌坐在地上,又哭又笑像是疯了一样:“东方云沁……你跑不了的……别让我找到你……我一定要亲手把你肚子里的孽种掏出来……把你的眼睛剜了……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剁掉……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靳辰飞身而下进了房间,东方雅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猛然转头就看到靳辰目光冷凝地看着她,她身子一缩,眼中出现了一丝惊恐:“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东方云沁在我手里,你敢动我,我就杀了她!”

靳辰看着东方雅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杀意。靳辰最初认识东方雅的时候,墨青对靳辰说了东方雅和一些男人的事情,靳辰对东方雅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姑娘骨子里有些偏执。后来东方雅就看上了对她不屑一顾的秦骁,因为秦骁的性格就是她喜欢的男人类型。

靳辰从来都不觉得秦骁会喜欢东方雅这种女人,事实上东方雅这样的姑娘对男人来说相当危险,男人不爱她,她偏要死死缠上去,等男人爱上她,她又觉得无趣会把男人杀掉,这种行为其实用偏执来形容太委婉了,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心理扭曲变态。

可当年的秦骁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那个时候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权力,女人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娶东方雅的时候,只是想着修炼了天玄心法,他就可以成为至强高手了,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件事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

对东方雅始终不屑一顾的秦骁,从不认为东方雅是他的妻子,所以在东方云沁很认真地问他是不是成过亲的时候,秦骁很肯定地说没有,因为在他自己心里,他的确没有真正成过亲。

秦骁从未想过要骗东方云沁,在女人这方面他也没有真的对不起东方云沁,可东方雅的存在,却是他和东方云沁注定要面对的一个坎。如今秦骁已经深刻体会到了东方雅的报复,身体上的伤痛都是其次,心理上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东方云沁在你手里?”靳辰看着东方雅冷声问。

“没错!”东方雅厉声说,“你敢动我,她和她肚子里的那个孽种,都不得好死!”

听到“孽种”两个字,靳辰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手指微动,几根闪烁着幽蓝光泽的银针瞬间没入了东方雅的胸口,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了一阵钻心蚀骨的痛。

东方雅想要站起来,很快又跌了回去,她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疼得满身冷汗,在地上打滚。

靳辰走过去,抬脚,把东方雅的手踩在了脚下,猛然用力,东方雅右手的五指指骨瞬间碎裂,她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疼得差点晕过去。

靳辰低头看着东方雅问:“东方云沁在哪里?”

东方雅仰头看着靳辰,她身上疼得要死,却没有求饶,一脸疯狂地说:“她已经死了!死了!她和秦骁都死了!都是我杀的!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杀了我他们也活不了了!”

“你是不是还不知道,秦骁没死。”靳辰看着东方雅冷声说。

东方雅神色一震,似悲似喜:“他……竟然没死吗……”东方雅对秦骁的执念太深,已经化成了刻骨铭心的恨,可她没想过让秦骁死,当时看到秦骁跳崖,她的心好痛……

靳辰觉得东方雅已经疯了,不打算再这样问她什么,直接把她打晕提了起来,准备带去别的地方再说。东方云沁已经不在这里了,东方玉在追她,东方木说不定是去找东方玉了,为今之计,他们必须尽快从东方雅口中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如何跟东方木和东方玉联络。

靳辰提着昏迷不醒的东方雅出门,在后院找到了墨青,墨青皱着眉头站在那里,他面前的地上还有一个人,是一个女人,一边侧脸上面惨不忍睹,明显被人用烧红的烙铁烫了很多次,而她的双手都被人连腕砍断了,浑身没有一处好皮,胸口还有一道从下巴一直延伸到小腹的伤口,身下都是血,看起触目惊心。

靳辰心中一惊:“这是……英姑?”

墨青微微点头:“应该是。”

靳辰把东方雅扔到一边,快步走过去,探了一下英姑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气若游丝了,但还没有死。墨青刚刚找到这里,已经给英姑喂了两颗保命的药,靳辰也顾不上别的,开始快速地给英姑胸口那道还在流血的伤口止血,她的血都快流干了,还没死真的是个奇迹。

靳辰把身上的披风都给撕了,给英姑包扎好伤口,可她已经命在旦夕了,因为伤得太重,失血过多。

“下人我已经解决了,没有其他人在。”墨青对靳辰说。宅子里总共也就几个下人,都被墨青用迷药放倒了,而他在后院发现了身受重伤被扔在这里等死的英姑。

靳辰根本不怀疑,英姑伤得这么惨,一定是东方雅这个疯子做的!她很想立刻拍死东方雅,不过还是忍住了。她带着东方雅,墨青把英姑背了起来,他们很快离开了那座宅子。因为东方木很可能会去而复返,他们如今最要紧的是尽快找到东方云沁,而不是跟东方木斗。

墨青和靳辰并没有离开怀化城,而是找了一个无人的破庙,靳辰直接把东方雅扔下了,墨青把英姑平放在了一堆干草上面,靳辰又喂英姑吃了两颗药。

靳辰已经告诉墨青,东方云沁逃走了,东方玉在追她,东方木不知道去了哪里。根据东方雅的话,东方云沁是前天才逃走的,距离现在过去的时间并不长,她还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应该走不了太远。墨青叫了属下过来,立刻安排人在怀化城和周边的地方寻找。

靳辰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英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靳辰还记得,她最初在东方城跟东方云沁结交的时候,东方云沁跟靳辰说,她娘死得早,就是英姑陪着她长大的,英姑没有嫁人,也没有孩子,对她像是亲生女儿一样。如今英姑伤得这么重,靳辰都不敢保证能不能救活她,她的一身武功早已经被废掉了,而她很可能是为了让东方云沁逃走自己差点丢了性命。

靳辰拿出了一瓶真言丹,直接往东方雅口中塞了一把,然后狠狠地抽了东方雅一巴掌,东方雅并没有清醒过来,靳辰看着她冷声问:“东方云沁什么时候逃走的?”

“前,天,夜,里,子,时……”东方雅张口,声音迟缓地说。

“当时发生了什么?”靳辰看着东方雅冷声问。

“英,姑,那,个,贱,人,放,走,了,东,方,云,沁……”东方雅说。

“你对东方云沁做了什么?”靳辰看着东方雅问。

“祖,父,不,让,我,动,她……”东方雅说。

靳辰心中微松,她真怕东方雅伤了东方云沁,看来东方木认为东方云沁很有价值,尤其是在秦骁跳崖逃走之后。而且东方木似乎希望东方云沁把秦骁的孩子生下来,这样价值才是最大的,所以他不允许东方雅动东方云沁。东方云沁怀着身孕,东方雅一鞭子抽上去孩子可能就没了,东方木想必知道东方雅的性子,所以对东方雅下了死命令。

而东方云沁怀着身孕,东方雅也不可能绑着她,最多也就是关着她,然后从心理上折磨她,譬如编造她和秦骁有多么恩爱的谎言。

英姑的武功被废了,而且身上又很多被折磨鞭打的痕迹,肯定是东方雅把不能撒在东方云沁身上的气,全都撒在了英姑身上,说不定东方雅还当着东方云沁的面折磨英姑,好让东方云沁难受,这种事情东方雅绝对干得出来。

靳辰并不认为东方云沁会抛下英姑逃走,要逃走的主意很可能是英姑主动提出来的,因为她担心东方云沁出事,而她们说不定认为秦骁已经死了,只能孤注一掷。至于英姑是怎么做到帮助东方云沁逃走的,靳辰甚至都无法想象,可她知道英姑当时必定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你怎么跟你祖父和你哥哥联络?”靳辰看着东方雅冷声问。

东方雅闭着眼睛说:“没,有……祖,父,不,让,我,主,动,找,他,们……我,什,么,都,做,不,了,主……”

靳辰微微皱眉,看来想要尽快知道东方玉和东方木在哪里是办不到了,而他们也不知道东方玉有没有追上东方云沁,但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东方云沁如今的身体根本跑不快。

“多派点人去找吧。”靳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晚了两天,东方云沁被禁锢了那么久,很可能已经绝望了,而且东方雅必然会在东方云沁耳边说她要对东方云沁的孩子动手,所以东方云沁和英姑才想办法要逃走,只是最后逃走的只有东方云沁。

而客观来说,东方云沁的选择没有错,因为她不会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甚至不知道秦骁是不是还活着,她也不知道她的哥哥来找她了,她更不知道靳辰就在雪狼国,她只知道,她要护着她的孩子,她要逃走……

东方云沁在东方雅手中没有一刻是安全的,即便东方木命令东方雅不准动东方云沁,可东方雅已经被爱而不得的仇恨和嫉妒折磨得快要疯掉了,她因为惧怕东方木所以一直强忍着没有对东方云沁动手,但如果东方云沁还在她手里,她说不定哪一刻就真的疯掉,不顾一切要东方云沁死,到时候就无法挽回了。

靳辰没有杀了东方雅,因为她觉得应该把这件事情交给秦骁来做。英姑的情况很不好,需要的药在大秦城才有,靳辰和墨青带着英姑和东方雅,很快离开了怀化城,朝着大秦城的方向而去了。

而墨青派了人盯着东方木的那个宅子,不管里面有什么动静,他都会很快收到消息。假如东方木和东方玉真的又把东方云沁抓回来了,墨青会很快知道的。

两人是昨夜离开的大秦城,不过一天时间就回去了,比他们预计的时间要短很多。他们进了大秦城之后,直接去了雪狼国的王宫。

秦骁本来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突然听到姬无双说墨青和靳辰回来了,他立刻扔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下一刻,就看到墨青和靳辰出现在他面前,他们带回来了两个人,却没有东方云沁。

看到东方雅,秦骁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东方雅大卸八块。只是当秦骁转头看到被墨青放下的英姑的时候,神色一震,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声音都有些颤抖:“她……”

“还没死。”靳辰回答了秦骁的问题,“不过快了。”

“求你们一定要救她!”秦骁握着拳头面色沉痛地说。他不敢想象,如果英姑死了,东方云沁会不会原谅他,秦骁很清楚英姑对东方云沁来说多么重要。

“沁儿呢?”东方云天忍不住开口,声音急切地问。他跟秦骁一样,一直盼着靳辰和墨青这次能够把东方云沁带回来,可是他们只带回了东方雅,还有奄奄一息的英姑,却不见东方云沁。

“不知道。”靳辰微微摇头,“我们找到那里的时候,云沁已经逃走了。”

秦骁的心猛然揪了起来:“我立刻画了画像派人去找!”

“我已经安排了人在找,不过你可以再派些人,她本来是在怀化城,前天夜里子时才离开,应该不会走太远。”墨青对秦骁说。

“我现在就去!”秦骁猛然转身,回去坐下,铺开一张纸开始画像。

东方云天的眉头依旧紧皱着:“你们确定妹妹现在已经不在东方木祖孙手里了?”东方云沁逃走这件事,算不上什么好事,因为他们在找,东方木祖孙肯定也在找。

墨青摇头:“不确定。”东方玉从东方云沁逃走之后就在追她,如今有可能已经先一步找到了东方云沁,墨青真的不确定。

东方云天心中一沉:“我要亲自去找!”

秦骁的手僵了一下。他也很想放下一切,亲自去找东方云沁,可是如今他连武功都没有了。

靳辰在给英姑医治,东方雅被扔在了一边。秦骁画好了东方云沁的画像,找来宫中的画师画了很多张,然后直接贴了皇榜颁了圣旨,给各级官员下了命令。

大秦城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皇榜了,百姓很快聚集到了皇榜下面,一个个面上都出现了惊诧之色,因为皇榜是秦骁下的,上面写着,悬赏重金寻找王后。

雪狼国根本没有人知道秦骁什么时候成亲了,可他们如今知道了,皇榜上面张贴出来的那个画像,就是他们的王后娘娘,如今流落在外。

雪狼国的每个城池,很快都会出现这样的告示,各级官员也会接到圣旨,按照圣旨的要求,挨家挨户的搜查。秦骁放言,找到王后的百姓,赏金十万两,找到王后的官员,连升三级。

怀化城的太守接到消息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因为给他的还有一道口谕,说王后很可能就在怀化城附近,让他务必好好找。

怀化城的太守扔下手中所有的事情,带着怀化城全部官兵,立刻开始了挨家挨户的搜查。而与此同时,墨青的属下已经把怀化城中能找的地方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东方云沁的踪迹,而怀化城外有一片绵延很长的山林,也已经有人开始寻找了。

东方云天当天就离开了大秦城,他说他要亲自去找东方云沁,靳辰也没有拦着他。

墨青的属下盯着,东方木回了一趟怀化城的那座宅子,发现东方雅不见了,很快就离开了,再没有回去过,而东方玉也没有在怀化城里再出现过。

大秦城中,尹氏一族藏身的地方,尹狂已经收到了消息,秦骁的王后失踪了,如今雪狼国上上下下都在找。尹狂瞬间想到了东方木手中的那个底牌,他觉得十有八九就是秦骁的妻子!而秦骁的妻子不可能是今天才失踪的,秦骁却昭告天下从今天开始寻找,原因很可能是东方木把人弄丢了,而且墨青和靳辰也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们只需要跟东方木交涉,而不是这样全天下地找!

“狂哥,季儿的事情怎么办啊?”方清涟皱眉问尹狂。

尹狂心中生出了一股怒气:“你爹做的好事!”东方木不仅不愿意拿秦骁的妻子来换尹季,如今还把那张价值很大的底牌给弄丢了,尹狂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最初认为东方木心机很深,现在看来他也不过就是个蠢货!

尹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救尹季,他甚至都无心去想怎么得到雪狼国的王权了,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拜墨青和靳辰所赐,尹氏一族所有的行动都以失败告终,如今损失可谓惨重,剩下的高手不多了,雪狼国的狼王还从秦岩换成了更难对付的秦骁,他们哪里还有一丝胜算?

昨夜东方木离开之后,尹狂一夜未眠,思来想去,不仅没有想到解决目前困局的方法,心中还控制不住地生出了绝望,他们如今什么都没有得到,他的女儿死了,儿子残了,还在墨青和靳辰手中,他们能做什么?做什么都不可能成功!

方清涟不服气地说:“我爹肯定还是想要救季儿的,等他回来说不定就有办法了!”

尹狂猛然伸手抽了方清涟一巴掌:“等他回来?你等不到他回来了!”东方木如果真的失去了手中的底牌,怎么还会回来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方清涟被尹狂的一巴掌给打懵了,张牙舞爪地朝着尹狂抓了过来,对着尹狂拳打脚踢,最后被尹狂狠狠地踹了一脚,肋骨都差点断掉。当年尹狂娶方清涟,就只是因为看中了方清涟的美貌,因为方清涟给尹狂生了一双儿女,平日里她虽然脑子不够聪明,尹狂也都忍了,可是如今,方清涟越来越蠢,尹狂也越发没有耐心。

是夜,尹狂没有睡,他有些心神不宁,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他还怕墨青和靳辰再砍了尹季的一条胳膊送过来。

守门的两个年轻人突然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不过昏昏欲睡的他们并没有很在意。而在尹氏一族藏身的宅子外面,已经被洒上了很多桐油,墨青和靳辰两个人就在不远处看着,墨青猛然挥手,整个宅子很快就被火包围了。

“不好了!失火了!”守门的两个年轻人猛然惊醒,就看到火苗瞬间蹿起,已经到了他们面前。他们大喊大叫,如今躲在这座宅子里的十几个尹氏一族的高手都被惊醒了。有桐油助燃,还有寒风吹着,火势不过片刻功夫就变得很大了。

尹狂的脸色难看至极,大吼了一声:“还不快跑!”然后飞身而起,甚至都忘记了房间里睡着的方清涟。

大火熊熊燃烧,当第一个尹氏一族的高手终于冲了出去,脸上刚出现一丝喜色的时候,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射穿了他的身体,他猛然坠入了下方的火海之中。

墨青和靳辰手中都握着弓箭,两人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方向,看着宅子里面出来的人,出来一个,杀一个,因为他们今晚的目的就是把尹氏一族给彻底除掉,这个宅子里面的人,包括尹狂在内,一个都跑不了。

之前墨青和靳辰一直没有对尹氏一族的人动手,并不是他们真的没有办法解决这群躲在暗处伺机作乱的余孽,只是因为他们有其他的计划。而如今,东方木的出现,打乱了墨青和靳辰原本的计划,好的一点是他们至少知道了东方云沁的一些消息,确认东方云沁还没死,如今有可能已经摆脱了东方木祖孙的束缚。而尹氏一族,是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一个蛰伏了百年,认为雪狼国的王权属于他们的家族,一个个忍耐力都相当强,只要让他们活着,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杀了秦骁,只要让他们得到雪狼国,他们就会谋算整个天下。这群人本事大不大倒是另说,野心是真的不小,留着必有后患。

尹季这会儿已经死了,而在他死之前,墨青已经利用真言丹从他口中得知了尹氏一族的藏身之地,派人过去解决还躲在那里的人了。

尹狂刚出了那座宅子,就看到两支利箭从两个方向破空而来,一个瞄准了他的脖子,一个瞄准了他的胸口。他神色一凝,急急闪避,最终身上添了两道伤口,不过还是躲开了致命的位置。

靳辰神箭手的名声早已经传遍天下,尹狂也曾听闻过,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可靳辰和墨青并不想放过他,很快,两支速度极快的利箭再次逼近了尹狂,已经受伤的尹狂在躲开其中一支射向他后背的箭之后,另外一支箭却是躲不开了,直直地射入了他的大腿!

尹狂身子一晃,感觉大腿中箭的地方一阵麻木,箭上竟然有毒!他的速度立刻慢了很多,还没有逃出墨青和靳辰的视线,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重重地跌到在了地上。

尹氏一族如今在这个宅子里面的高手总共也就十几个,武功不高的方清涟发现起火的时候已经晚了,根本没有逃出来,除了尹狂之外,其他人全都在刚刚逃出火海之后,就死在了墨青和靳辰的箭下。

大火吞噬了整座宅子,墨青和靳辰走到了尹狂身旁,尹狂已经全身麻木动弹不得了,因为墨青射中他大腿的那支箭上面,抹了很大分量的麻药。

尹狂睚眦俱裂地看着墨青和靳辰,想要说什么,可是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事到如今,他再说什么还有什么用呢?他的人都已经死了,他想他唯一的儿子应该也已经死了,而他很快也要死了。他们尹氏一族隐世百年,出山不到一个月就全军覆没,尹狂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敌人太强了吧……

墨青没有再问尹狂任何问题,直接挥剑,结束了尹狂的性命。尹氏一族的祖先,百年之前在雪狼国的王权斗争中败给了秦氏一族,不甘心之下,给他的后代留了一个虚假的幻想,让他们以为,雪狼国本应该是属于尹氏一族的,他们要拿回来。就这样,尹氏一族的人为了这个目标,培养高手,暗中谋划,在百年之后尹狂等到了一个好的时机,他算计得也很好,先除掉秦骁,再利用秦岩除掉老狼王,然后再除掉秦岩,他们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了。可是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偏离了尹狂的计划,他一步一步地带着尹氏一族的人走上了绝路。

在死的那一刻,尹狂睁开眼睛看到了墨青和靳辰,他在想,他其实不是输给了秦氏一族,而是输给了这两个人,输得太彻底……

墨青和靳辰回到雅风苑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姬无双还在王宫里面保护秦骁。而秦骁此刻并没有睡,东方雅被靳辰喂了很多真言丹,到现在都没有清醒过来。秦骁面色沉沉地看着她,克制住了想要立刻砍死她的冲动,看着她冷声问:“你对云沁做了什么?”

东方雅张口,无意识地说:“祖,父,不,让,我,动,她……”

秦骁的神色并没有变得轻松,他紧握着拳头,看着东方雅说:“你对云沁说了什么?”

东方雅张口:“很,多……”

“全都说出来!”秦骁冷声说。

“我对她说,我和秦骁成过亲,是明媒正娶,我是曾经的骁王妃,还当过雪狼国的太子妃,雪狼国所有人都知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就东方云沁自己被蒙在鼓里。我对她说,我和秦骁成亲之后很恩爱,秦骁很爱我,很疼我,我还救过他的命。我说,当初去东方城,是秦骁故意要隐瞒我们成过亲的事实,他说等他在东方城出人头地了,再告诉所有人,给我一个名分。我说,秦骁是故意接近东方云沁的,他看东方云沁在东方家很有地位,想做东方烈的乘龙快婿,所以处心积虑在算计东方云沁。我说,秦骁当时暗中找过我,苦苦哀求我不要把他的秘密说出去,他说等他得到东方云沁之后,就想办法除掉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得到东方城,到时候就杀了东方云沁,还和我在一起。我说,秦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为了阻止我出卖他的过去,他想要杀了我。我说,我祖父和我大哥在东方城对秦骁出手,就是因为秦骁负了我,他们要给我报仇……”(此处省略号太多,为了让大家看着不费劲,就省略掉了那些省略号)

秦骁的眼睛都红了,东方雅当时骗秦骁,说她害死了秦骁和东方云沁的孩子,还把东方云沁杀了,而与此同时,她还在编造谎言,颠倒黑白,折磨东方云沁。秦骁真的不敢想象,过去的那段时间,东方云沁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还对她说过什么?”秦骁看着东方雅冷声问。

“我对东方云沁说,我在东方城的时候,还怀上了秦骁的孩子,秦骁为了不让东方云沁发现,就下药害死了我的孩子……”东方雅无意识地说。

秦骁猛然站了起来,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东方雅的话,当时是在折磨东方云沁,可现在却变成了对秦骁的折磨。那些都是谎言,可秦骁却没有机会跟东方云沁解释这一切……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