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万一她不愿意呢?/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骁,直接杀了她算了!”原本就在秦骁身旁的姬无双忍不住开口说。听到东方雅的话,姬无双都是一肚子的火气,这女人简直心理变态,为了折磨东方云沁无所不用其极。好在东方雅没有对东方云沁动过手,不然东方云沁哪里还可能有命在?

秦骁猛然拔剑,走到了东方雅身旁,正好在这个时候,东方雅醒了,睁开眼睛朝着秦骁看了过来。

“你真的没死……真好……”东方雅胸口中了靳辰的毒针,她一醒过来就感觉到了钻心蚀骨的疼痛,她右手的手指都断掉了,可她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她看着秦骁在笑,笑容很渗人。

“东方雅,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丑陋,最无耻,最下贱的女人!”秦骁看着东方雅一字一句地说。

东方雅神色激动地看着秦骁:“谁都可以骂我,你不可以!我爱你啊!我那么爱你!你感觉不到吗?”

在东方雅的手还没碰到秦骁衣服的时候,秦骁神色冷漠地挥剑,直接砍断了东方雅的左手。东方雅惨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状似癫狂地看着秦骁:“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你也休想跟东方云沁在一起!我祖父和我哥哥一定会找到她的!到时候他们会把你的孩子掏出来,把东方云沁剁成碎片!”

“秦骁,动手!”姬无双实在看不下去了,东方雅已经疯了。

秦骁举剑,猛然刺入了东方雅的心口,东方雅吐了一口血,脸色煞白地看着秦骁:“东方云沁……亲口说……她恨你……她恨你……”

东方雅知道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可她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直勾勾地看着秦骁,看到秦骁听到她的话之后瞬间煞白的脸,她就那样笑着笑着,头一歪,断了气……

秦骁松开手中的剑,猛然后退了两步,身子一晃,撞在了龙案上面,然后摔到了地上。

姬无双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走过去把秦骁拽起来,秦骁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靠在姬无双身上,喃喃地说:“她会恨我吗……”

理智告诉秦骁,东方雅的话不能相信,东方雅就是想要折磨他,她死了也要让他难受。可同时秦骁心中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东方云沁怎么会不恨他呢?是他害了东方云沁,一切都是他的错,东方云沁那么相信他,那么爱他,还怀了他的孩子,可他却没有保护好她,还因为他曾经做错的事情,报应到了东方云沁和他们的孩子身上,甚至差点害死了像东方云沁母亲一样的英姑……

秦骁内心的自责在这一刻,被东方雅临死之前所说的三个字无限放大。他想告诉自己,东方云沁不会相信东方雅的话,东方云沁那么爱他,一定会原谅他的,可是他又问自己,凭什么?他凭什么在这一切过后,还要求东方云沁原谅他?东方云沁抛弃一切,只是想要跟他在一起,过平凡的日子,可却在怀着身孕的时候遭受了这样的苦难,日日被东方雅折磨羞辱,如今一个人不知道流落在什么地方……

“秦骁!”姬无双皱眉,大力晃了一下秦骁的肩膀,秦骁却毫无所觉,神色怔然,然后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姬无双拉住了秦骁,没让秦骁的脑袋撞在一个尖利的桌角上面。他扶着秦骁,把他放在了御书房偏殿的软塌上面,看到秦骁脸色苍白,瘦得不成样子,姬无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秦骁被东方玉和东方雅折磨了很久,跳崖逃生之后,就陷入了昏迷。等他醒过来之后,即便靳辰让他一天三顿喝补身子的药,南宫暖还经常专门给他熬汤喝,姬无双看着他好好吃饭,可他却根本就无法合眼,身体非但没有恢复,反而越来越差。

而姬无双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身体本身的问题,是秦骁心里的问题。他从醒来到现在,心理一直都处在崩溃边缘,即便他刚醒过来的时候靳辰就告诉过他,东方云沁肯定没有死,即便如今已经有了一些线索,所有人都在找,可他心里并没有好过一点点,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压力越来越大,内心的煎熬让他快要撑不住了。东方雅临死之前对秦骁说,东方云沁恨秦骁,就是这句话,让秦骁彻底崩溃了……

“来人!”姬无双开口,很快有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身后。

“去雅风苑通知你家夫人过来一趟。”姬无双没有回头。这是墨青的属下,在姬无双身边是为了方便传信。如今东方云天离开了,姬无双不能再离开,秦骁的情况很不好,姬无双觉得还是叫靳辰过来看一下比较稳妥。

“是。”黑衣人很快就消失了,姬无双去把东方雅的尸体拎出去,交给了两个侍卫,而且跟他们说,让他们把尸体扔到野兽最多的一个山上。

姬无双回去,坐在秦骁身旁,看着秦骁说了一句:“我本来以为我是靳辰的朋友里面运气最差最苦逼的,但现在觉得我远远不如你。”

姬无双虽然因为他劣迹斑斑的过去而自卑,喜欢南宫暖却不敢放开去追,而且很清楚南宫暖不喜欢他,所以就更不敢表现出什么,害怕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因此姬无双原本觉得在靳辰身边的这些朋友里面,自己是最苦的,因为齐皓诚魏琰司徒琏和北堂豪,哪一个过得都比他开心多了。可是如今看到秦骁的样子,姬无双觉得他的运气比秦骁好太多了,秦骁这才是老天都看不得他好过,苦逼得他们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没过多久,靳辰和墨青来了。他们才刚刚解决了尹氏一族的人回到雅风苑,就收到禀报说宫里出事了,然后就直接过来了。

“怎么回事?”靳辰看着姬无双问。

墨青走过去给秦骁把了个脉,发现秦骁是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东方雅已经死了,不过她死之前说了不少话,秦骁受了很大的刺激。”姬无双把东方雅对秦骁说的话简单地跟靳辰说了一遍。

靳辰微微蹙眉:“东方雅的话怎么能相信?”

姬无双表示无奈,他是一个字都不信的,可是秦骁作为当事人,本来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听到东方雅说东方云沁会恨他,就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墨青给秦骁扎了几针,秦骁醒了过来,不过像他前两天在雅风苑醒过来的时候一样,目光呆滞涣散,也不说话。

不过这次靳辰没有再抽他,而是看着他冷声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有错,但真正该死的是东方木和他的孙子孙女!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把云沁找回来,把东方木祖孙给弄死,好好弥补云沁,好好照顾她,还有你们的孩子,你现在这副死样子做给谁看呢?”

“小姐姐,他只是太伤心了,你就不要骂他了嘛……”姬无双弱弱地说。

“你闭嘴!”靳辰没好气地瞪了姬无双一眼,姬无双默默地闭嘴了。

靳辰看着秦骁冷声说:“你是很苦我们都知道,但我告诉你,我们没有一个人欠你的!我本来想回家陪老爹和孩子过年的,现在也回不去了,就是因为你!我们都在尽力帮你,因为把你当朋友!我还瞒着东方云天一些事,否则他早就把你砍了!秦骁,你现在只是武功废了,你如果告诉我你这个人都废了的话,接下来你爱死不死,老娘不管了!”

姬无双听着靳辰的话,心里都抖了几下,感觉好怕怕。姬无双很少看到靳辰发飙,而且是对身边的人,骂得都这么狠,如果他是秦骁的话,就算死了也能被骂活过来……

听到靳辰的话,秦骁神色一震,慢慢地坐了起来,然后伸手抱住靳辰哭了起来:“小师妹……我真的好难过……我好难受啊……”

墨青皱眉看着秦骁,姬无双瞪大了眼睛,心中默数着靳辰什么时候把秦骁踹开,想着这小子挺聪明的,竟然卖惨哭泣博同情,这招他学会了……

靳辰扶额,很想一掌把秦骁拍死,还是忍住了,任由秦骁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靳辰也是无奈了,能把曾经那个在生死关头很多次都挺过来,一滴眼泪没掉过的秦骁逼成这个样子,老天也真的是很“厚待”他了。

“娘……”

秦骁抱着靳辰,突然开口叫了一声娘,墨青脸一黑,伸手就把秦骁扯了过去,然后推给了姬无双。姬无双一脸懵逼地被秦骁抱住了,然后秦骁趴在他的肩膀上哭得像个傻子一样,姬无双也傻了……

靳辰看着身上的衣服都被秦骁弄脏了,真的是很无语。秦骁从小的环境注定了他不会哭也不会笑,后来他在慢慢摆脱雪狼国王室的过程中,学会了笑,但他依旧不会哭。可有句老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秦骁最近一直处于一种很崩溃的状态,靳辰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而他现在像是要把从小到大没有流过的眼泪一次流光了,刚刚迷迷糊糊还把靳辰当成了娘,靳辰也真的是醉了。

“他该不是受刺激太大,变成傻子了吧?”姬无双一脸无辜地问。他招谁惹谁了,竟然要抱着一个哭泣的男人?怪死了!他想抱的人只有南宫小暖好不好?

靳辰和墨青都在旁边坐了下来,靳辰对姬无双说:“你忍忍,让他发泄一下就好了。”

秦骁向来都是坚强的,可他也有委屈,他也有苦楚,但他的性格注定了他只会把那些都深埋在心底,积累了这么多年,也该发泄一下了。秦骁是受了刺激,靳辰说的话让他清醒的同时,也让他知道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心中的苦水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发泄了出来。

靳辰也不是真的怪秦骁不振作,他们都不是秦骁,他们事实上都比秦骁过得好,没有立场去指责秦骁不够坚强,因为他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只是靳辰不希望秦骁在找到东方云沁之前,自己先把自己打倒了。至于东方云沁会不会恨秦骁,靳辰不敢百分百保证不会,但一切的前提是,要把东方云沁找回来,未来才有可能。

就在姬无双快要忍不住踹秦骁的时候,秦骁终于从他肩膀上离开了,他垂着头,抹去了眼角最后一滴眼泪,下了床,看了看墨青和靳辰,然后又看了看姬无双,说了一句:“对不起……谢谢。”

“滚蛋!”靳辰没好气地看着秦骁说,“别这么婆婆妈妈的!再让我看到你刚刚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们直接绝交!”

“小师妹,你对我真好。”秦骁看着靳辰说。

墨青面无表情地说:“你大师兄我还在这里坐着呢,你眼睛瞎了吗?这次就算了,再敢抱我媳妇儿,剁手跺脚!”

姬无双表示这三个师兄妹说话的方式有点凶残,他弱弱地说:“我赞成剁手跺脚。”虽然大家是兄弟,勾肩搭背可以,但姬无双表示再也不想有男人趴在他肩膀上哭泣了,那种感觉太诡异了。

“好了,就先这样,我们回去了,有事明天再说。”靳辰站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帮朋友帮到这个份儿上也真的是菩萨心肠了,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你们明日住到王宫里来吧。”秦骁对墨青和靳辰说。

“不用,我们已经离开大秦城了,不想再回来。”墨青话落,直接揽着靳辰走了。

秦骁知道墨青的意思,墨青和靳辰之前来了大秦城,不过在大秦城的百姓眼中,他们已经在秦岩大婚的第二日离开大秦城了,他们并不想再光明正大地出现。而秦骁发泄过后,如今真的冷静下来了,也真的清醒了,好几个月以来第一次这么清醒。他知道,墨青和靳辰不出现,也是为了他好,如果他们走得太近,雪狼国的人说不定会认为他变成了墨青和靳辰的傀儡,是那对夫妻把他推上这个王位的。

秦骁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他甚至在想明日跟墨青和靳辰商议一下,怎么把雪狼国直接送给他们,这样天下就太平了,至少从表面上来说。

秦骁和姬无双对视了一眼,姬无双对秦骁做了一个推手的动作:“你别靠近我啊,我喜欢姑娘的,不喜欢男人。”

秦骁皱眉:“你脑子进水了?”

姬无双瞬间怒了:“姓秦的,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说我脑子进水,我看你才是脑子进水了!进大水了!”

秦骁再次皱眉:“你忍我?我怎么着你了?”秦骁刻意忘记了他之前哭得像个傻子一样的事情,也不想再提。

而姬无双心里想的并不是这件事,他指着秦骁没好气地说:“你整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还要辛苦南宫小暖给你熬汤喝,偏偏你每次喝的时候还不情不愿的像是很难喝一样,简直是浪费粮食暴殄天物!我早就想揍你了!”

秦骁无语:“小姬,你所谓的忍我很久就是因为这个?我总共也就喝过三次南宫暖熬的汤,我也从没说过不好喝啊!”

“三次?你是嫌少了是吧?你这个混蛋,我一口都没有!”姬无双气哼哼地说。

秦骁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你吃味了。不过没有必要,你知道的,南宫暖对身边的人都很好,对我没什么特别的。”

“不,她就只对我特别,对我特别不好。”姬无双叹了一口气说。

“你……小姬,只要你对她好,她不会在意过去的事情,会接受你的。”秦骁看着姬无双说,想要安慰姬无双一下。

姬无双却收起了脸上不爽的表情,看着秦骁神色认真地说:“你在劝我,同样的话我也要送给你,不用我多说,道理你都懂。”

秦骁神色一僵,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汤,什么南宫暖,姬无双根本就不是想要说那些,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劝秦骁,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秦骁对姬无双说,只要他对南宫暖好,南宫暖不会在意过去的事情,迟早会接受他的。而姬无双想让秦骁明白的也是这个道理,秦骁心中很怕东方云沁会恨他,姬无双想跟他说的就是,只要他们都还活着,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谢谢。”秦骁看着姬无双说。秦骁知道,如果不是有一群朋友在身边帮他,在支撑着他,他早就倒下了。不管是靳辰骂他,还是姬无双骂他,最终的目的,都是想要开解他,都是为了他好。

这一夜发生了很多事情……

雪狼国隐世百年的尹氏一族彻底覆灭了。躲在暗处的谋划再多,终究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他们根本就适应不了外面世界的竞争法则,失败是必然,灭亡也是必然。

东方雅死了。她的母亲早死,还是被父亲逼死的,父亲根本不在意她,哥哥也不在意她,祖父对她更是冷淡至极,这样的成长环境让她的人格有些扭曲。

东方雅这辈子来往过的男人有好几个,她喜欢对她不屑一顾的冷酷型男人,越是不喜欢她的,她越是要缠上去,得到之后却又觉得索然无趣,然后她会选择把那些男人给杀了,因为她觉得他们虚伪。她就这样游戏人间,直到遇到了秦骁。

秦骁满足了东方雅对男人的所有幻想,而秦骁一点都不虚伪,他对东方雅的排斥和厌恶自始至终都丝毫没有变过,东方雅到死都还是不甘心的,不甘心她从未得到过秦骁这个男人,哪怕只有一个瞬间。因爱生恨,东方雅确实报复了秦骁,折磨了秦骁,一度让秦骁痛不欲生,甚至在她死之前的最后一刻,她都在想她对秦骁说什么话,才会让秦骁心里更痛,才会让秦骁永远记住她。

而怀化城的太守,带着官兵马不停蹄地把整个怀化城搜了个底朝天,却并没有找到可能身在怀化城的王后娘娘。

“大人,接下来怎么做?”师爷问太守。

“接着找,轮班找!一遍找不到,就再找一遍!城里找不到,就去城外找!”怀化城的太守神色严肃地说。他接到的那道口谕可不仅仅是告诉他王后很可能在怀化城,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如果能立功自然是最好,可这个太守很精明,他知道就算找不到人,他也绝对不能停止搜查,因为上面都看着呢。本身怀化城距离大秦城最近,就在天子眼皮子底下,一个不小心就会倒霉,而且狼王口谕说了王后是在怀化城失踪的,找不到就得一直找下去。

整个怀化城一整夜都不太平,不过百姓都很配合,谁也不敢表现出不满,或者妨碍搜查,否则就会给自己招来祸事。

而怀化城中东方木的那个宅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没有被墨青杀掉的下人,东方木回去的时候全都杀了,然后自己离开再没回去过。

东方云天在半夜时分只身一人到了这座宅子里面。他找到了东方云沁住过的那个房间,房间的窗户都被钉死了,从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阳光也透不进去,而开着的门上面,还有一个打开的大锁。东方云天知道,东方云沁之前就被关在这里,不见天日,像是个牢笼一样。

东方云天走了进去,点了灯,房间里面该有的东西都有,柜子里面还有东方云沁的衣服。东方云天朝着床边走去,突然踩到了一个东西,他低头,神色一震,捡起了地上的那个荷包……这是东方云沁的东西,东方云天很熟悉,因为这荷包是英姑亲手做的,他们兄妹两个都有,不过是上面绣的字不一样而已。床上的被褥很凌乱,被人翻过,而东方云天掀开被褥,在最下面发现了一把匕首。

匕首就在枕头的下方,东方云天在想,是不是东方云沁每天夜里都不敢闭眼,怕东方雅那个贱人对她动手,还想办法藏了一把匕首,最后也没有用上。

桌上有一个茶壶,里面是白水,已经凉透了。东方云天在桌边坐了下来,握着手中的那个荷包,喃喃地说:“妹妹,对不起……”

东方云天曾经也为了权势做了很多的错事,可他心里始终是在乎东方云沁这个妹妹的,即便东方云天知道东方烈和他的父子之情很淡漠,但他从未怀疑过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他们经常吵架,有时候打起来,但一旦有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牵挂彼此。当初东方云沁劝过东方云天不止一次,让他不要被权势迷了心,可那时东方云天并没有领会到东方云沁的心意。后来东方云沁会那么决绝地跟着秦骁离开,也是因为她对东方云天失望了。

所以不止秦骁心中有自责,东方云天也有。他在想,如果当初他听了东方云沁的话,早些放下,东方云沁又怎么会离开呢?而他当初真的可以阻止东方云沁走的,他却没有。作为兄长,如今妹妹下落不明,他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体会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东方云天离开那座宅子,手中还握着东方云沁留下的那个荷包。他正准备到城外去找的时候,就看到一队官兵出现在不远处,正在大力地敲隔壁另外一座宅子的大门。

东方云天飞身上了一棵大树,看到门开了,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岁出头的小童探出头来,有些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官爷不是搜过了吗?”

“大人有令,再搜查一遍!让开!”为首的正是怀化城太守府的师爷。

“是是是!”小童把门打开,客气地说,“各位官爷请进,随便搜!”

师爷带着一队官兵进了那座古色古香的宅子,宅子并不大,门口挂着的牌匾上面写着“林府”。林府的主人是个生意人,在怀化城也是有脸面的,跟太守的关系还不错,不过这次师爷完全是公事公办。

官兵把林府各处又搜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人或东西,不过林府的主院还没搜。

师爷正在想该不该搜的时候,主院里面出来了一个人。他身材高大清瘦,面庞白皙,气质清隽,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倒不像是个生意人,他的名字叫做林桓。

“林公子,打扰了,上头有令,请担待一下。”师爷还算客气。

“无妨。”林桓微微一笑,笑容温和地说,“李师爷带人进去搜吧,小心一些不要毁坏了我种的花就好。”

“林公子请放心。”姓李的师爷看着身后的官兵说,“例行搜查,都小心着点,碰坏了林公子的奇花异草,你们可都赔不起!”

“是!”

很快,官兵进入林府主院开始搜查了,李师爷站在外面,和林桓寒暄了几句。

“李师爷辛苦了,这么晚了还要办差。”林桓微微一笑说。

“唉!能有什么办法啊,大秦城的圣旨都到了,就是让我回去,我也睡不着啊!万一惹了上头不满,那就是掉脑袋的事情了。”李师爷叹了一口气说。

林桓伸手从袖中拿出了一张银票,放入了李师爷手中:“给师爷拿去吃酒吧。”

“这可不行,万一……”李师爷往四周看了看,说着不行,却把银票赶紧塞进了怀里放好。

“没有万一,也没有别的意思,以后林某的生意,还请师爷照拂一二。师爷也知道,林某孤家寡人一个,最不缺的就是这黄白之物。”林桓笑着说。

“呵呵,那是那是,林公子向来最是大方的了。”李师爷满意地点点头,不过也没有因为林桓给他的银票就直接收队,搜查依旧还在继续。

林府的主院也不是很大,一队官兵很快就搜完了,回来禀报李师爷说没有发现可疑。李师爷对着林桓拱了拱手说:“打扰了,告辞!”

“慢走。”林桓微微点头,目送李师爷带着一队官兵离开了。

“他们到底在找什么人啊?”小童揉了揉眼睛说,“竟然一晚上搜两次,害的我都没有睡好,还得去开门。”

“你去睡吧,他们不会再来了。”林桓揉了揉小童的脑袋。

“那我去睡了,公子也早点休息。”小童话落就跑了。

林桓抬脚要进主院,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似乎毫无所觉,继续往前走。

东方云天站在林桓身后,开口问他:“你是这个府里的主人?”

林桓神色平静地转身:“是,阁下这么晚了过来,有何见教?”

“你可知道刚刚那些人在搜查什么人?”东方云天看着林桓问。

林桓微微点头:“怀化城里的人都知道,他们在找失踪的王后娘娘,只是我家小童今日没有出门,不知道这件事而已。”

“你可知道隔壁府里住的是什么人?”东方云天看着林桓问。他想知道林桓有没有看到什么,因为林府和东方木那个宅子就只有一墙之隔。

林桓微微摇头:“那个宅子两个月前住进了新人,不过在下是个生意人,并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一直敬而远之。”

林桓的神情和他的话,全都滴水不漏。东方云天微微皱眉说:“打扰了。”话落就从林桓面前消失了人影。

林桓注意到了东方云天缺失的右臂,在东方云天走了之后,他原本平静温和的脸,突然出现了一丝玩味,低低地说了一句:“这又是个什么人,看起来很强……”

林桓转身回了他自己的院子,打开他的房间。房间很大,里面温暖如春,家具不多,却摆了数十盆奇花异草,都是外面很难见到的品种。

房间里有一个书架,上面一半放的是书,另外一半放着的还是花草,书和花草被摆放得错落有致,看起来颇有意趣。

林桓把放在书架正中间的那个花盆逆时针转了半圈,又顺时针转了一圈,书架缓缓地移动了位置,露出了密室的入口。

林桓抬脚走了进去,书架很快又自动合上了。

密室里面的空间并不小,一床一桌一椅,还放着两盆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花。林桓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床上那个脸色苍白消瘦的女子说:“你竟然是雪狼国的王后,秦骁的妻子,我很意外。”

床上躺着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东方云沁。她的肚子凸起已经很明显了,只是脸庞和四肢却瘦了很多,脸上也没有多少血色,睡梦中眉头依旧紧蹙在一起,双手下意识地交叠护着小腹。

东方云沁那晚从隔壁府里逃出来,根本不知道能去哪里,而东方玉很快就追了出来。东方云沁情急之下,不得已用了轻功,闯进了距离最近的林府。东方云沁自己懂医术,她在从隔壁逃走的时候摔了一下,她的孩子快保不住了,她继续跑,根本跑不过东方玉,而她的孩子会死,所以她只能选择了最近的一家求救。

当时小童已经睡了,林桓还在房间里侍弄他的花草,突然听到院子里有声响,他一出来就看到东方云沁抱着肚子,神色仓皇地看着他。东方云沁只说了两个字:“救我……”然后就晕倒了,到现在都没醒过来。

外人并不知道,林桓不仅擅长做生意,喜欢侍弄花草,他还懂医术。林桓当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救东方云沁,虽然不知道东方云沁是什么人,但林桓不想对一个未出生的孩子见死不救。

林桓懂金针之术,他已经保住了东方云沁肚子里的孩子,可东方云沁始终没有醒过来,林桓还听到她无意识地说过两个字“英姑”,他觉得那应该是对东方云沁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

东方玉并没有想到东方云沁逃走之后竟然没跑,直接躲进了隔壁的林府,他也没有来林府,直接出城去追了。而林桓今日收到了一个让他意外的消息,狼王下旨寻找流落在外的王后,而且还张贴出了画像。看到画像,林桓才知道他救的这个女子竟然是雪狼国如今的王后,秦骁的妻子。

林桓不认识秦骁,他也没打算利用东方云沁做什么,刚刚那些官兵过来搜查,他隐瞒了东方云沁在他这里的事情,东方云天出现的时候,他也表现得若无其事,因为他不缺钱,也不做官,所以对于重赏根本不动心。林桓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因为不知道,他觉得应该等东方云沁醒了,问她一句,她是不是要回到秦骁身边,万一她不愿意呢?那事情就变得更有趣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