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我有一个哥哥/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旭日初升,怀化城里的搜查已经进行了两轮,真的被翻了个底朝天,不过并没有找到东方云沁。怀化城的太守下令让所有人到城外的山林中去搜,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立刻回来禀报。

林桓和小童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小童问林桓:“公子,天气这么冷了,你前几天不是说要去温泉庄子住吗?咱们今日就走吧!”

“你倒是越来越没规矩,差遣起公子我了。”林桓笑着,伸手敲了一下小童的脑袋。

小童倒是一点都不怕他,笑嘻嘻地说:“公子把我捡回来的时候说会把我当儿子一样照顾的,虽然公子不让我认义父,但我还是把自己当小公子的。”

“我应该把你再扔出去。”林桓拧了一下小童的耳朵。

小童的名字叫做林沐,是林桓给他起的。小童是个孤儿,两年前他病怏怏地躺在一个巷子里等死的时候,路过的林桓把他带了回来。小童的病被林桓治好了,他也在林桓身边留了下来,平日里很勤快机灵,刚开始总怕林桓把他赶走,如今已经不怕了,还敢跟林桓没大没小地开玩笑。

“才不会呢,公子是好人。”小童揉着耳朵说。

“去温泉庄子的事情,过些天再说吧。”林桓想到了密室里面的那个女子,觉得一切还是等她醒了再说。

“好吧。”小童点头,“公子知道昨夜那些人在找什么人吗?”

林桓微微点头:“知道,整个怀化城里恐怕就你这个傻小子不知道。”

“啊?”小童好奇地瞪大了眼睛,“是什么人啊?”

林桓微微一笑说:“王后娘娘。”

“狼王不是才回来没几天吗?什么时候成亲了?”小童表示不解。他当然知道如今的狼王是秦骁,秦骁也是他从小就很崇拜的人,但他并没有听说秦骁有王后。

“谁知道呢。”林桓神色淡淡地说,“快点吃,吃完出去买点药材回来。”

“哦!”小童点头,很快放下碗筷,拿着林桓给他的药材单子和银子,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林桓又进了密室,就看到床上的女子缓缓地睁开眼睛,朝着他看了过来。

林桓笑意温和地说:“你醒了。”

林桓觉得东方云沁虽然看起来很疲惫,第一眼看过去也并不觉得惊艳,但是多看几眼之后,就发现她长得很好看,尤其是眼睛,很有气质,不是温柔,而是坚韧。

“你是……”东方云沁刚醒过来还有些迷茫,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伸手轻抚了一下,感觉到孩子好好的,微微松了一口气,撑着胳膊坐了起来,神色疲惫地看着林桓说,“是你救了我。”肯定的语气,她想起来了,她昏迷之前最后见到的人就是这个男人。

“是我救了你。”林桓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东方云沁说,“不知王后娘娘准备如何报答在下呢?”

东方云沁微微蹙眉:“你在说什么?什么娘娘?”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现在是雪狼国的王后了,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

“你到底在说什么……”东方云沁神色微变,雪狼国的王后?他的意思是……

“他……没死?”东方云沁蹙眉看着林桓问。想到秦骁,东方云沁就感觉脑袋一阵刺痛,这是她过去那段日子一直被东方雅刺激,精神高度紧张之下所留下的后遗症,她甚至都不敢提秦骁的名字。

对于东方云沁的这个问题,林桓会意,但觉得有些意外,他微微一笑说:“当然,他现在已经是狼王陛下了,正在满天下地找你,你如果想要回到他身边的话,我可以帮你。”

东方云沁的目光却瞬间暗淡了下去,林桓甚至怀疑他刚刚说起秦骁没死的时候东方云沁眼底的那道光亮是他的错觉。

东方云沁沉默了片刻,看着林桓问:“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不必如此客气,在下姓林,单名一个桓字,你可以叫我林公子,或者叫我林大哥也行。”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

“我……我叫东方云沁。”东方云沁看着林桓说,“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我的孩子,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打算回大秦城当王后?”林桓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是有些意外的。他不知道东方云沁到底经历了什么,也看不透东方云沁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东方云沁垂眸,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是雪狼国的王后,永远都不会是,我只想带着我的孩子过平凡的日子。”

林桓微微一笑:“在下不才也有一点本事,如果东方姑娘需要帮忙的话,不必客气。”

林桓救东方云沁的时候没有想过东方云沁醒过来会怎么样,他想着等东方云沁醒过来让东方云沁自己决定要不要回大秦城,只是他自己的性格使然。他不是坏人,也不自诩好人,他帮不帮人救不救人全看自己的心情,在外人眼中他是个做生意的年轻人,但他事实上实力很强,只是大隐隐于世,在过一种对他来说自在随心的日子而已。他并不怕秦骁,也不怕东方云沁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反而觉得这件事很有趣。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东方云沁看着林桓神色有些不安地说,“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

“是你做梦都在念叨的那个英姑吗?”林桓微微一笑问道。

东方云沁点头:“我们一起被人抓了,但是只有我逃了出来,她为了帮我,很可能已经……我看林公子实力不弱,不知林公子是否可以帮我到隔壁府里打探一下,看英姑是不是还在?”

东方云沁不敢去回想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说好的一起走,可是到了要走的时候,英姑却拼死缠住了东方雅,一直在对她说,让她跑,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东方云沁想到这里,她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那段日子里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而本该她承受的一切伤痛,全都被东方雅打在了英姑身上。东方云沁好几次被东方雅绑着,眼睁睁地看着东方雅拿烧红的烙铁,烫在英姑的身上,甚至是她的脸上。可事后英姑总是对东方云沁说,她还受得住,让东方云沁务必保重自己,护着肚子里的孩子,她们会找机会逃出去的。

英姑说要逃走的时候,东方云沁很不安,可是英姑说,如果她们再不走的话,东方雅真发起疯来,她们都要死。东方云沁肚子里的孩子一直都不太稳,因为她精神压力很大,她告诉自己为了孩子她不能多想,可她却管不住东方雅一直在她耳边说着那些残忍至极的话,那些话像是刀子一样,在她的心口上一遍一遍地戳出血洞……

她们明明是商量好的,可是最后东方云沁跑出去的时候,才知道英姑根本没打算活着出来,只是想要救她。可东方云沁不敢回头,她知道她回去也救不了英姑,只会让英姑的付出都白费了。

东方云沁现在很冷静,她不愿去想,可她知道,英姑很可能已经不在了,因为东方雅绝对不会放过她。东方云沁真的很难过,英姑对她来说就像是母亲一样,那段时间她怀着身孕,身体很不好,心情起伏也很大,如果不是英姑,她早就撑不下去了,也不可能逃出来。

东方云沁刻意地不去想秦骁,她不愿意去想秦骁,即便得知秦骁还活着,她的心还是很快沉了下去。很多事情,像是一团乱麻,在东方云沁的脑海中交织错乱,让她一想起就头疼欲裂。秦骁对她说过的话,东方雅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叫嚣的话,像是魔咒一般,折磨着东方云沁。东方云沁此刻真的不想去探究到底是谁在骗她,她真的很累很累,她只想知道,英姑是不是已经死了……

“好,我可以帮你这个忙。”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林桓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女子,不过东方云沁对他来说很神秘也很特别。他觉得自己自由却也无趣的生活,很可能要因为这个女子发生改变了。无关风月,因为林桓对别人的女人并没有兴趣,他只是单纯地觉得他应该帮一下东方云沁,因为她很真诚。

东方云沁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难,可她没有哭哭啼啼,没有痛哭流涕,只是在想起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的时候流了泪,却也没有对林桓诉苦,哀求林桓帮她,她说她会报答林桓的。

“谢谢你。”东方云沁看着林桓说。

“不用,我去去就来,到时我们再谈接下来的事情。”林桓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很快,林桓轻飘飘地落在了隔壁的宅子里。宅子里面很安静,林桓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一个人,只看到了几具尸体,有女尸,但他并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东方云沁口中的英姑。

林桓没有动隔壁府里的任何东西,他回来的时候,东方云沁神色怔然地坐在那里,看到林桓,她有些急切地问:“怎么样?”

“隔壁已经没有人了,准确来说,有几个死人。”林桓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眼底闪过一丝痛色,捂住疼得厉害的心口,喃喃地说:“英姑……不在了吗……”

“这个倒不一定。”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你说的英姑多大年纪?可有什么特征?”

“她左脸上面有疤痕。”东方云沁神色黯然地说。

“隔壁府里的女尸,并没有脸上有疤的。”林桓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猛然抬头看着林桓:“林公子此言当真?”

“当然,我没有必要骗你。”林桓微微点头说。

饶是如此,只能说明隔壁府里没有英姑的尸体,并不能说明英姑还活着。东方云沁不止一次听东方雅说,她要把英姑大卸八块,扔到山林之中让野兽吞噬……

看到东方云沁伤心难过的样子,林桓看着她说:“你现在胎儿不稳,最好不要思虑过重,不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的孩子。”

女人怀孕之后身体会变得脆弱,心理也会变得脆弱,而东方云沁经历了几个月非人的折磨,到现在孩子还在已经是个奇迹了。不过她肚子里的孩子并不稳,必须小心,否则就是一尸两命。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谢谢你。”

“所以你决定了吗?”林桓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神色黯然地说:“决定什么?”

“要不要回到秦骁身边?去当雪狼国的王后娘娘?”林桓看着东方云沁问。

再次听到秦骁的名字,东方云沁只感觉头疼得厉害,心口也在隐隐作痛,她喃喃地说了一个字:“不……”身子一歪,又晕了过去。

林桓扶了一下东方云沁,让她在床上躺好,他神色莫名地说了一句:“这是否定的意思吧。”他给东方云沁把了脉,发现东方云沁还是心病太重,似乎受过很大的精神刺激,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公子!药买回来了!”外面传来小童的声音,小童知道林桓在密室里面,不过他是禁止进去的。

林桓又给东方云沁扎了几针,看她脉象平稳了一些,才打开密室的机关走了出去。

“公子在密室里面做什么?难道藏了个美娇娘?”小童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

林桓伸手敲了一下小童的脑门儿:“胡说八道什么?让我看你买的药材对不对?”

“肯定没错的!不过公子啊,有一个药铺的掌柜说这几味药材是给女子安胎用的,公子买这个做什么?”小童看着林桓不解地问。

“出去玩儿吧,别管闲事。”林桓把小童提起来直接扔了出去,然后挥掌就把门给关上了。

小童撇嘴,公子竟然有秘密了,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啊!

大秦城。

秦骁再次见到墨青和靳辰的时候,没等他开口问,墨青就直接说了三个字“没消息”。

秦骁神色一黯,看着靳辰问:“英姑怎么样了?”靳辰把英姑带回了雅风苑医治,秦骁想知道她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死,我们尽力了,但是不一定能醒过来。”靳辰微微摇头说。他们只是懂医术,不是大罗神仙。英姑受的伤比秦骁之前受的伤要重很多,而且她是被东方雅重伤之后扔在天寒地冻的地方等死,过了快两天才被靳辰找到。靳辰和墨青都已经尽了人事,如今只能听天由命了。

“雪狼国你们拿走吧,我不想当狼王,我要去找沁儿。”秦骁看着墨青和靳辰说。

“天下这么大,你到哪里去找?”靳辰皱眉看着秦骁,“现在有很多人在找她,你应该做的是跟我们一起,找到东方木祖孙杀了他们,否则我们永无宁日。”

靳辰希望秦骁明白,暗处作祟的鬼不除,就算找到了东方云沁,他们也过不了安宁日子。东方木祖孙,还有月琅和南宫离那些人,始终都是祸患。

如今的三国,魏国的皇帝是墨青,雪狼国的皇帝是秦骁,齐国的皇帝是齐皓诚,他们三个师兄弟已经得到了这个天下,不出意外的话,三国不可能起什么战争。他们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暗中作祟的那些人。那些人人数不多,撼不动一个国家,但他们武功都极强,想要在背地里使坏,根本防不胜防。

“怎么找?”秦骁恨极了东方木和东方玉,可他如今很无力,因为他失去了一身武功,也不可能动用雪狼国的大军去找那样的高手。

“小姐姐是不是已经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姬无双看着靳辰问。

“宝藏。”靳辰说了两个字。

秦骁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用我父王留下的宝藏,把他们引出来?”

“是也不是。”靳辰微微摇头说,“你父王留下的那个地方应该有真正的宝藏,他既然那么多年拿着钥匙都没能得到宝藏,说明机关肯定很复杂,而且那个藏宝之地很偏远,我们对那边也不熟悉,更不能给那些人一个得到真正宝藏的机会。所以,我们不如伪造另外一处藏宝之地。”

姬无双眼睛一亮,拊掌赞了一声:“妙极!天下一直有关于宝藏的传说,大部分人都相信前朝宝藏是存在的,只要我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把我们伪造的藏宝图传出去,他们信了,就一定会现身去抢夺宝藏!他们野心不小,可如今三国皇帝都成了一家,他们那么几个人的力量很难改变局势,得到传说中惊世的宝藏就是他们眼中一个绝好的翻身机会!因为那样的宝藏,一旦得到不愁没有人效忠,他们很快就可以组建一支庞大的势力!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肯定会中计的!”

姬无双是真的觉得靳辰的这个计策很妙。月琅和南宫离那些人,曾经对魏琰和宋舒动过手,想要得到魏国,不过失败了。东方木想要利用尹氏一族得到雪狼国,甚至一度抓住了价值很大的东方云沁,然而最终尹氏一族覆灭,东方云沁逃了,他们的计划也宣告失败。

这两帮人野心都不小,不过经过那些事情之后,他们应该能够意识到一件事,单靠他们寥寥几个人的力量很难成事,武功再高力量也是有限的,抓住人质作为威胁虽然是个屡试不爽的招数,但想要凭借这种手段得到一个庞大国家的皇权,还是太难了,他们应该都深有体会。

尤其是在秦骁成为雪狼国的狼王之后,不管是月琅还是东方木南宫离,对于如今三国皇帝背地里的身份应该都很清楚。他们知道墨青和秦骁还有齐皓诚是师兄弟,而且是关系很好的师兄弟,反目成仇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也就是说,他们不管想要对付哪一个国家,面对的其实都是三国。就单论高手来说,他们面对的是靳辰墨青这群年轻的绝顶高手聚集在一起的一个势力,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胜算。

就算他们能够侥幸得到哪个国家,毫无疑问龙椅没坐热的时候就要面对另外两个国家的攻击,他们又如何维护他们辛苦得到的权势呢?

所以如果在这个时候,传说中前朝的惊世宝藏现世的消息传到他们的耳中,他们不可能不动心,因为一旦得到那样的宝藏,他们甚至可以招兵买马建立一个自己的王国,也有了跟如今的三国抗衡的资本。

之所以三国皇室之前都在暗中寻找前朝的宝藏,就是因为他们都坚信得到那样的宝藏就可以得到整个天下。曾经的三国皇室掌权者对此都深信不疑,更何况是东方木和月琅那些人。

这个计策的关键,在于靳辰和墨青要选择一个藏宝之地,或者说是诱敌之地。选好了地方之后,以墨青的机关暗器之术,他可以建造出一个以假乱真的前朝藏宝库。只要东方木和月琅那些人中计钻了进去,就不用想着出来了。

靳辰对于月琅和南宫离,还有东方木这些人真的是烦透了。他们就像是躲在暗处的鬼一样,仗着实力高强,上蹿下跳,神出鬼没,想要抓住他们很难,可如果不把他们除掉,他们一定不会收手,迟早都是祸患。

一次又一次,都只能等着那些人冒头的时候被动应对,因为天下之大,靳辰和墨青实力再强,手中的人再多,也很难找到几个真心要躲藏的绝顶高手。所以靳辰这次打算放出一个诱饵,把他们全都引出来,想办法一网打尽,以绝后患!还是老狼王给秦骁留下的那个藏宝之地的玉牌给了靳辰提示,让她想到了这个办法。

“我也觉得此法可行,需要我做什么?”秦骁看着靳辰问。

“你接着找云沁,与此同时,赶紧把你的身体养好。”靳辰看着秦骁说,“你的武功如何恢复,我和墨青已经有一些想法了,应该很快就能够想出一个稳妥的办法。虽然我们这方人多,但对方的几个老怪物很难对付,你应该也很想亲自去解决东方木。”

秦骁点头:“没错,我听你们的。”昨夜被靳辰点醒了之后,又被姬无双安慰了,秦骁已经冷静了下来。他虽然很想亲自去找东方云沁,但他如今武功尽失还未恢复,而且天下这么大,他一个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还不如按照原计划,让雪狼国上上下下去找,他时刻关注着。而对秦骁来说,手刃东方木,是他现在骨子里渴望的事情,他恨不得亲手把东方木剁成碎片!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虽然得到了狼王之位,秦骁却失去了武功,他现在很没有安全感。他觉得靳辰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他必须趁着这段时间,让自己再次变得强大起来,解决掉暗处作祟的仇人,这样找到东方云沁之后,他才能保护她,他们才可以真的过上安稳宁静的日子。

如今已经十一月底了,再过两天就进入腊月了。靳辰已经放弃了赶回千叶城过年的计划,而她和墨青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暗中打造一个属于他们的藏宝库,地址还未选好,机关也要根据地形来设计,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靳辰准备今日送信回千叶城,告诉家里她暂时不回去的消息,其他人倒是无所谓,靳辰如今真的开始想念她家的三个宝贝了。虽然小夜很懂事,但对靳辰相当依赖,而墨小贝这个鬼灵精毕竟年纪还小,墨小宝是最可怜的,靳辰怕她再回去的时候墨小宝都不认识她了……

不过想归想,靳辰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其实昨夜墨青对靳辰说,很多事情他可以自己做,让靳辰带着南宫暖回千叶城去,靳辰还是拒绝了。如果他们本来不在一块儿的话就算了,现在在一起,她抛弃墨青一个人在这边,她可不忍心。而客观来说,靳辰和墨青是一对一个比一个心大的父母,他们的孩子都是放养的,周围的朋友譬如司徒琏带孩子的时间都比他们两个长得多。墨青认为孩子有人带就好,靳辰觉得司徒琏带孩子她很放心。

如此,事情定下来了。秦骁依旧留在雪狼国的王宫里面,姬无双在保护他,而让姬无双很开心的一件事是,靳辰说让南宫暖也住进王宫里面。因为靳辰和墨青接下来要暂时离开到别的地方去,让南宫暖留下,他们几个住在一起可以互相照应。

南宫暖并没有要求再跟着墨青和靳辰,近期发生的事情她都很清楚,她也知道必须尽快想办法除掉暗处的那些人,墨青和靳辰是去做正事,她暂时帮不上什么忙,也不能给他们添乱。

腊月初一这天,靳辰给了秦骁一大瓶药,嘱咐他每天吃三颗,不间断吃一个月。那是她和墨青费了不少功夫,研制出来的可以最快帮助秦骁恢复内力的药物。因为秦骁这次武功被废跟曾经那次在东方城并不一样,所用的药也不同。

而这天南宫暖住进了王宫里面,外人并不知道,王宫里面的人知道狼王身边有人保护,还来了一个姑娘,可他们都不敢多嘴乱说。

秦骁一直住在御书房偏殿里面,他安排姬无双和南宫暖住得离他很近,方便照应。毕竟王宫那么大,让南宫暖一个姑娘家独自去住一个空荡荡的宫殿也不好,南宫暖对此并没有任何意见。她依旧很贴心地帮秦骁熬汤,也没有冷落了姬无双,做什么吃的都有姬无双的一份儿。姬无双虽然知道这并不代表什么,但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觉得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大秦城里风平浪静,东方木没有再出现过,而靳辰和墨青在腊月初一这天暗中离开了大秦城。他们一早就决定在雪狼国选择一个地方建造藏宝库,如今也该去找找了。老狼王留下的藏宝图表明,真正的前朝宝藏就在雪狼国境内,因为这里是前朝覆灭的时候亡国之君最后的葬身之地。而雪狼国山脉绵延,很多地方地形复杂,设置机关会更容易一些。

墨青和靳辰离开大秦城的时候,路过了怀化城。怀化城的太守带着官兵已经把怀化城里面搜了好几遍,把怀化城外方圆几十里的山林都找了个遍,并没有找到东方云沁。雪狼国其他地方的官员也都带着官兵正在寻找。

东方云天最开始还给墨青和靳辰传信,说他离开了怀化城,到别的地方去找了,这两天已经失去了消息,想必是走远了。靳辰当时对东方云天说过,如果找不到就回去找他们,不过现在看来东方云天还是打算自己去找,靳辰和墨青就任他去了。

靳辰和墨青很快也离开了怀化城,朝着雪狼国中部而去。那里有一片很有名的雪山,他们曾经从那边路过,墨青说有一个地方应该很合适,他们决定去看看。

怀化城林府。

小童再次问起了林桓什么时候去温泉庄子,因为他们往年都是在乡下的温泉庄子过冬天的,城里太冷了,小童更喜欢乡下,那里还有他去年认识的几个小伙伴,他迫不及待想要过去了。

林桓微微一笑说:“明日就走吧。”

“太好啦!我去收拾东西!”小童一脸雀跃地放下筷子跑了出去。

林桓慢条斯理地吃完了饭,放下筷子之后,去拿了熬好的一碗药,又进了密室。

东方云沁的脸色并没有比前两天好多少,即便林桓已经给她用了安胎的药物,但是显然她心中郁结无法纾解。林桓甚至发现了一件事,他不能在东方云沁面前提到秦骁这个名字,一提东方云沁就会受刺激,他甚至不敢再提英姑,因为东方云沁一想到英姑就哭得泣不成声。

如此林桓也只能压下心中的好奇和探究,暂时不敢问东方云沁她和秦骁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林桓也不需要再问东方云沁是不是要回到秦骁身边去了,东方云沁现在这个样子,睡觉的时候精神还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去大秦城。

“云沁,有没有好一点?”林桓手中端着给东方云沁的安胎药,在床边坐了下来。东方云沁的饭菜是林桓让府里的厨娘专门另做的,在他们吃饭之前林桓就已经送进来了,只是东方云沁并没有吃多少。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好多了,谢谢林大哥。”虽然他们对彼此都不了解,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之间没有信任。东方云沁下意识地把救了她的林桓当成了如今唯一的依靠,当成了一个大哥,而林桓对东方云沁一开始只是觉得有趣,现在是真的多了几分怜惜了。他没有兄弟姐妹,觉得多一个妹妹似乎也不错,如果东方云沁不走的话,过了年他就可以看到小宝贝出生了,想想觉得生活都有盼头了。

东方云沁自己端着碗,把林桓拿来的安胎药给喝了。她自己懂医术,所以知道这药对她的身体是好的,而她如今确实需要静养,而且需要一直服用安胎的药物,因为她身体状况不太好,有小产的迹象,为了孩子她甚至都不敢乱动。

“我在乡下有一处温泉庄子,每年都要在那里过冬的,今年因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晚去了几天,正好救了你。”林桓微微一笑说,“这也算是我们的缘分吧,你把我当大哥就好,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我孑然一身什么都不怕。”

“谢谢林大哥。”东方云沁看着林桓一脸感激地说。如果不是那晚林桓对她伸出援手,她现在就算活着,孩子也不在了,而且她肯定还会落到东方木祖孙的手中。

“小沐一直吵着要去温泉庄子,我已经答应了他,你随我们过去可好?”林桓看着东方云沁问,“虽然那里是乡下,条件不如城里,但是民风淳朴,风景宜人,冬天也没这么冷,你现在的身体需要卧床静养,路上小心一些,到了那边更适合养身子。”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那就劳烦林大哥了。”

林桓笑了,忍不住伸手轻抚了一下东方云沁的脑袋说:“不管你当不当我是大哥,反正我当你是妹妹了,再这么客气我可就生气了。”

东方云沁愣愣地看着林桓,林桓问她怎么了,她神色黯然地说:“我有一个哥哥,可是他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小时候,他总是喜欢揉我的头发,非要弄乱了才行,然后我们就一起打架……”

东方云沁想起了东方云天,她离开东方城的时候,东方云天还在执迷不悟地要实现他的野心,如今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东方云沁不知道东方云天现在怎么样了,甚至都不知道东方云天是不是还活着。

“虽然不知道你们兄妹为何分开,不过想来你大哥是很疼你的。你福大命大,也要相信他不会有事,说不定现在他正在来找你的路上呢。”林桓只是在安慰东方云沁,却根本没有想过他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个独臂男子会是东方云沁的哥哥。

“如此就这么决定了,明日我们一起到乡下的温泉庄子去过年,我会安排好一切的,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需要担心。”林桓站起来看着东方云沁说。

“嗯。”东方云沁微微点头,躺下很快就沉沉睡去,睡梦中依旧紧蹙着眉头。

林桓微微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