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你的苦衷我不想知道/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腊月初二这天,一大早又飘起了雪。

寒风凛冽,小童却比往日起得都早,他背着自己的小包袱,催着林桓快一点走。林桓把小童宠得倒真的像是一个小公子一样,无忧无虑,活泼可爱。

“公子,马车来了。”一个老车夫赶着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到了林府主院的门口,跳下马车吆喝了一声。

马车在外面等着,房间里的小童不解地问林桓:“公子,我们出门再坐马车就好了,你是怕冷吗?雪也不大呀!”

林桓笑着敲了一下小童的脑门儿:“闭嘴,跟我进来。”

看到林桓打开了密室的机关,小童眼睛一亮:“公子你让我进去啦!”说着颠颠儿地跑了进去。

结果小童一进密室就瞪大眼睛愣在了那里,呆呆地看着坐在床上的东方云沁,说了一句:“公子,这是夫人吗?”

林桓拍了拍小童的肩膀:“不是夫人,是本公子的妹妹,你叫姑姑吧。”

小童仰头看着林桓:“真的是妹妹?”

“嗯。”林桓点头。

小童笑容灿烂地跑到了床边,看着东方云沁说:“姑姑好,我叫林沐,你可以叫我小沐!”然后他转头看到了东方云沁的肚子,神色一喜,“这里面是小弟弟吗?”

“等生了你就知道了。”林桓微微一笑。他第一次给东方云沁把脉的时候就知道胎儿的性别了,可东方云沁一直紧张着孩子,怕孩子出事,精神又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下,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看一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也没有想过要问一下林桓。林桓也没打算主动说,想着等到时候给东方云沁一个惊喜吧!

好在小童并没有看到大街上张贴的告示,所以他虽然知道到处都在找王后娘娘,却完全没有想过突然冒出来的林桓口中的妹妹就是雪狼国的王后,向来是林桓说什么小童就信什么的。

外面赶车的老魏也是林桓信得过的人,林桓对着东方云沁笑了笑说:“你现在不能下地,让大喜抱你出去。”

“嗯,谢谢大哥。”东方云沁微微点头,一直站在旁边的一个丫头走了过来,对着东方云沁笑了笑,然后伸手就把东方云沁稳稳地打横抱了起来。

这是林桓给东方云沁安排的丫头,名叫大喜,今年已经十八岁了,长得很高很壮还有点胖,圆圆的脸看起来憨憨的,是个哑女,也是被家人丢弃的时候被林桓捡回来的。她已经帮东方云沁穿了很厚的衣服,抱着东方云沁出门的时候,林桓在旁边给她们撑伞,小童就跟在后面。

东方云沁被大喜直接抱上了马车,马车里面铺了很厚的绒毯,一看就价值不菲。林桓递了一个温热的手炉过来,大喜笑着接过来放进了东方云沁的手中,比划着示意她拿好了。

小童也爬上了马车,就坐在东方云沁身旁,看着东方云沁说:“姑姑,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饭哦!”东方云沁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但是面庞清瘦得让人心疼。

东方云沁心中微暖,伸手揉了揉小童的脑袋:“谢谢小沐。”

林桓坐了另外一辆马车,他的宝贝花草还有行李还装了几辆马车,而且除了林桓坐的那辆,其他马车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

一共六辆马车,离开了林府大门口,朝着怀化城城门口而去了。

因为最近王后失踪的事情,雪狼国各个城池进出都要盘查,尤其是怀化城。到了城门口之后,林桓很配合地让队伍都停了下来,他从最前面的马车里面跳了下去,拱手对着城门口的守卫队长笑了笑说:“李兄。”

“林公子啊,这是要去温泉庄子吧。”被林桓叫李兄的男人正是怀化城太守府李师爷的大儿子,李师爷一向没少从林桓这里拿好处,他儿子也是清楚的。

“是啊,后面的马车里都是在下的花花草草,李兄带人查的时候还请行个方便。”林桓说着,不着痕迹地往姓李的侍卫手中塞了一张银票。

李侍卫低头看了一眼,继而笑了起来:“林公子向来最是好说话的了,不过还是要公事公办,我来亲自检查!”

李侍卫从前往后,在所有马车周围转了一圈,打开了其中两辆车,看到里面都是花草,想着林桓的面子一定要给的,不然以后就没好处了,而且他爹说过林桓不是普通人,让他不要招惹,所以他就慢慢地看完之后,拱手说:“没有可疑,放行!林公子请吧!”

最中间的那辆马车并没有被打开,小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家公子要让他们藏起来,不过也乖乖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六辆马车很快出了怀化城,朝着距离怀化城十里之外的一个村庄而去了。

为了避免马车颠簸,林桓刻意让整个队伍都放慢了速度,快到正午的时候,才进了那个宁静的小村庄。

这个村庄隶属于怀化城管辖,名字叫做福祥村,林桓在这里有一座很大的温泉庄子,每年冬天都要过来住上两个月。对福祥村的百姓来说,林桓是城里来的贵人。

雪越下越大,马车进了村庄,路上并没有几个行人,看到挂着林府牌子的马车,也都赶紧让开了路。他们又走了一刻钟的时间,马车停了下来。

小童忍不住掀开车帘往外看,笑嘻嘻地对东方云沁说:“姑姑,我们到啦!”

林桓的温泉庄子附近并没有其他百姓的住家,距离最近的也有几百米,而且这样的大雪天气,也没有人出门。

如此林桓撑着伞,大喜抱着东方云沁,小童欢快地跑在最前面,进了温泉庄子。这座庄子后面有天然的温泉,林桓几年前花大价钱买了下来。他已经吩咐过这边的下人,在他们来之前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大喜抱着东方云沁,进了一个很温暖的房间,小心地把东方云沁放在床上,让她躺好,然后比划了一下,问东方云沁饿不饿。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大喜又比划了一下,她看得不是很懂,大喜就出去了。小童把自己的行李放好之后就跑了过来,坐在床边晃着小腿,笑嘻嘻地对东方云沁说:“姑姑,这里比城里好玩多了!今天下雪了,公子不让我去找大牛玩,我等雪停了再去!大牛会爬树,还可以把冰敲开钓到很大很大的鱼呢!”

小童眼睛亮晶晶的,东方云沁看到他的笑容,心中也轻松了一点。林桓抱着两盆花进来,放在了窗台上,他说这两种花对孕妇是无碍的,让东方云沁看看鲜亮一点的颜色。

温泉庄子虽然很大,但是房子并不多,就一个大院子,林桓住在东方云沁的隔壁。他给东方云沁把了脉,发现虽然没有好多少,但也没有更糟糕,接下来还是要小心静养。

“放心吧,这里都是我的人,你在这里的事情不会传出去的。”林桓对东方云沁说。山庄里面的人都是稳妥的,东方云沁又不出门,外人不会知道的。就算被发现,林桓也有办法带着东方云沁离开。

“嗯。”东方云沁微微点头。

大喜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汤进来,要喂东方云沁喝。林桓笑着说这是庄子里养的鸡种的菜熬出来的汤,已经熬得很入味了,让东方云沁多少喝点。

“姑姑你要多吃一点哦,长胖一点会更美的。”小童笑着说。

东方云沁知道她应该多吃一些,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可她之前真的是吃不下。难得的是今天换了个环境,这鸡汤做得也很鲜美,她最后喝完了一碗汤,还吃了些肉,感觉胃里暖暖的,舒服了很多。

如此东方云沁就在温泉庄子里住了下来,小童每天都跑出去跟小伙伴玩儿,不过他听林桓的话,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过庄子里的姑姑。

有时候小童带了他的小伙伴回来,林桓也不拦着,东方云沁就能听到外面一群孩子在院子里面玩闹,欢快的声音让她的心弦也慢慢松了一些。可她依旧不愿去想秦骁,不敢去想,一想到就很难受很难受。

墨青和靳辰花了几天时间,才到了雪狼国中部的一座很高的雪山脚下。这座雪山名叫淞雾山,海拔很高,山顶的积雪常年不化。曾经墨青来过,也登上过山顶,是他当年和向谦做交易的时候,去帮向谦采一株雪莲。

两人离开大秦城的时候就做了易容,靳辰如今扮了男装,两人都穿了雪狼国男人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一对兄弟。

墨青指了一下半山腰说:“那里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我们先过去看看再说。”当年墨青来到这里的时候,山顶的那株雪莲花还没有完全成熟,他在半山腰的山洞里面住了几天才离开,对这边并不陌生。

墨青揽着靳辰,飞身上了淞雾山,到了半山腰一个地方,墨青放开靳辰,轻轻挥掌,面前的积雪簌簌落下,露出了一个并不是很大的山洞入口。

墨青和靳辰一起走了进去,山洞里面比外面要温暖一些,不过山洞并不是很深,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里合适吗?”靳辰问墨青。

墨青四处看了看,敲了敲山洞的石壁,想了想之后说:“应该可以。”把这里设置成藏宝库的入口,只需要在里面再设置几道机关,不需要做一个很大的藏宝库出来,因为只是为了诱敌,让敌人相信这里是藏宝库就行了。

“你说行就行吧。”靳辰表示在这方便墨青比她厉害,她听墨青的就好。

墨青又在四处认真看了看,还出去看了看外面,然后就带着靳辰离开了,去了距离淞雾山最近的淞雾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淞雾城是雪狼国中部的一个小城,距离淞雾山只有十多里远,不贫瘠,也不算富裕。墨青和靳辰在客栈里住下之后,吃了点东西,墨青就开始神情专注地设计机关图了。

最后墨青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画了一幅很详细的机关图出来,拿给靳辰看的时候,靳辰表示她家男人太牛了,这机关图画得相当精妙,里面的机关虽然不多,但是一环扣一环,机关和暗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处处都是杀机。

靳辰还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墨青又做了一点改进,然后就叫了属下过来,让他们开始秘密行动了。

平时淞雾山上都没有人,这个季节更是不可能有人靠近那边,墨青跟属下说了,一定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而且要完全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不能有丝毫的偏差。

墨青和靳辰暂时也没有离开,为了稳妥,他们直接当起了监工。这件事其实蛮有意思的,靳辰见过不少机关暗道,也跟墨青学了一些,还是第一次真正去建造机关。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墨青已经安排属下找来了一些靠得住的老工匠,许以重金,并且给他们限定了时间,在墨青和靳辰用这个假的藏宝库把东方木那些人杀掉之前,所有参与建造这座藏宝库的工匠,都不能和外人接触。给他们的银子让他们心甘情愿地都答应了。

墨青估算了一下,按照他们的进度,从开始到完成,大概需要二十天的时间,那会儿就该过年了。而他和靳辰如果立刻离开淞雾城,用最快的速度往千叶城赶,日夜兼程的话,差不多能在除夕之前回到千叶城。

“小丫头,要不要回家?”墨青轻抚着靳辰的长发问。

靳辰还在看墨青新做的几样暗器,听到墨青的话,微微愣了一下:“还来得及吗?”靳辰心里自然还是想要回去的,因为她确实想孩子了。

墨青微微一笑:“当然。我叫了风清过来,今晚应该就到了,这边让他看着,我们回家去。”墨青说的家指的是千叶城的墨王府,而不是魏国皇宫,即便他们如今的身份是魏国的帝后。

靳辰微微蹙眉:“可是暖暖和小姬还在大秦城,我们就这样把他们扔在这边,自己跑回去过年是不是不太好?”不提秦骁,南宫暖是被靳辰和墨青带过来的,姬无双也是追着他们过来的,本身靳辰都已经决定回不去就不回去了,如果现在她和墨青要赶回去的话,姬无双和南宫暖就只能留在大秦城过年了。

“无妨,他们又没有孩子,在哪里都一样的。”墨青微微一笑说,“而且他们不会在意的,小姬还会很高兴。”墨青觉得这也是给姬无双一个机会,除了秦骁这个有妇之夫之外,其他人都不在,正好可以让他和南宫暖好好处处。南宫暖那么善解人意,不会不高兴的。

“算算时间,我们现在回去倒也来得及,早知道就带暖暖一起过来了。”靳辰说。她可没想过要给姬无双和南宫暖制造什么机会,只是事情凑巧变成了这个样子而已。

墨青握住了靳辰的手,拉着她站了起来:“那就走吧。”

“不等风清过来交代一下?”靳辰问。

“不用,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墨青微微摇头说,伸手拿过靳辰的披风给她穿好。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了,两人脸上的易容都洗掉了,也没有再做,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墨青就带着靳辰离开了淞雾城,朝着齐国的方向而去了。与此同时,墨青还派人给大秦城送了消息,告诉身在大秦城的三个人他们要回千叶城,不过过了年之后会再过来的,让姬无双和南宫暖就留在大秦城过年。

腊月中旬的时候,靳辰和墨青已经出了雪狼国,进入了齐国境内,秦骁那边也收到了他们的消息。

秦骁如今每天按时吃药,算着时间,等大年初一把药吃完,他的内力应该就可以恢复了。而他时刻关注着寻找东方云沁的消息,始终没有得到好消息,他心里虽然不好受,但也没有意志消沉,而是在姬无双和南宫暖的监督之下,好好地养身体,按照靳辰的要求,每天大半天都在进行恢复修炼。

南宫暖确实没有因为靳辰和墨青两人回了千叶城而不高兴,她毕竟孑然一身,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亲人,去千叶城过年朋友更多,会更热闹,但是在雪狼国大秦城过年也没有什么不好。秦骁说雪狼国过年的时候民间会有很多活动,南宫暖想着到时候可以见识一下。

姬无双就真的挺高兴的了,因为如今忽略秦骁这个有妇之夫的话,南宫暖身边就只有他自己了,两个人现在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说的话比之前多了,对彼此的了解也多了一些。有些事两人心照不宣,姬无双也没有刻意讨好,不想给南宫暖增加什么压力,把大家的关系搞得很僵,所以他们现在就是越来越熟悉的好朋友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腊月初靳辰和墨青离开大秦城的时候,就把之前被他们抓起来的十四个王子都给放了,这也是秦骁的意思。秦骁并不想赶尽杀绝,他在最艰难的那些年,也从未主动残杀过他的那些兄弟姐妹,只有对他出手的人他才会反击。如今经历了一些事,秦骁曾经骨子里并不深的戾气也消磨光了。而秦骁知道,他这些弟弟们掀不起什么风浪,他不必猜忌什么,他有这个自信。

十四个王子并没有受什么苦,自始至终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抓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是哪里,只知道秦骁救了他们。他们还活着,虽然雪狼国变天了,不过对他们这些实力不足也没什么野心,就想活着过安逸日子的王子来说,秦骁当狼王相对秦岩当狼王算得上是一件好事。相对来说,虽然秦骁实力更强,但是只要不招惹他,就不会有危险,雪狼国王室的人向来都很清楚这一点。如果秦骁想要把他们都除掉的话,根本没必要救他们回来,直接暗中把他们解决掉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英姑并没有死,只是也没有醒过来。靳辰和墨青离开的时候,秦骁又把英姑接到了王宫里面,雪狼国的一群太医在看着她。靳辰说,她的药可以给英姑吊着命,但她现在已经是个活死人了,最终醒过来的可能性并不大。

千叶城。

临近过年,城中十分热闹。

魏琰和宋舒已经在上个月平安到了千叶城,在宋老国公的要求下他们在国公府住了几天,然后就又住进了墨王府。曾经魏琰和宋舒成亲的时候就在墨王府,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在墨王府出生的,这里对他们来说是很特别的地方。魏琰的母亲也很喜欢墨王府的环境,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天天和孙子孙女在一起。

本来魏琰和宋舒还以为他们的一双儿女跟他们分开几个月,再见面肯定会哭着扑进他们怀里的,结果他们来的那天,魏娴和魏晔被小夜带着出去玩儿了,回来的时候拿着很多小玩意儿,看到魏琰和宋舒的时候只能说挺高兴,但是一点儿都不激动,打了个招呼就又跑出去玩儿了。宋舒当时幽幽地说,她白担心了。魏琰的母亲笑着说,孩子长大了。

如今千叶城的墨王府里面有五个孩子,小夜最大,其次是魏娴,然后是墨小贝,魏晔,最小的是墨小宝。小夜还念叨过几次,不知道爹娘会不会回来过年,墨小贝只知道玩儿,墨小宝一向是个很乖的宝宝,谁带都可以,从来不哭。

魏琰也没怎么管孩子们,甚至有时候很不客气地把他家的两个娃娃也交给司徒琏去带,还说司徒琏很靠谱他们放心,他就一直守着怀了身孕的宋舒,美滋滋地过上了无忧无虑的二人世界,偶尔和北堂豪齐皓诚喝个酒什么的,别提多惬意了。

司徒琏当时没有跟着墨青和靳辰一起离开千叶城,一方面是因为墨衣,另外一方面他就是被留下照顾孩子们的。当然了,照顾孩子这件事对司徒琏来说很轻松,别说三个五个,再来几个也毫无压力。之前有两天齐皓诚家的安安和三胞胎,墨王府隔壁的邱小胖,还有靳家的长孙靳昭全都住在了墨王府,司徒琏也完全搞得定。

墨衣的记忆并没有恢复的迹象,不过在司徒琏认真地“调教”之下,她的成长也是飞快的,如今不过短短几个月,像是长了好几岁,懂了很多东西,不再像小孩子一样胡闹,但是依旧很单纯活泼,对司徒琏的依赖也是与日俱增。两个人出现在外面的时候,完全就是狂撒狗粮,千叶城很多姑娘看到司徒琏带着墨衣出门都赶紧躲得远远的,因为实在是太虐了。

来到千叶城的元媛也在墨王府住了下来,不过她除了和孩子们一起玩儿之外,一般都不怎么出门。元媛的医术和毒术都很厉害,很快就和隔壁府里的邱宝阳成了好友,经常来往探讨医术毒术。搞不懂状况的邱宝阳无意中提到过东方云天几次,因为东方云天之前都算他半个徒弟了,但元媛从未对邱宝阳说过她和东方云天的过往,只是静静地听着,浅浅地笑笑,像是她根本就不认识东方云天这个人一样。

墨青和靳辰并没有传消息说他们要回来过年,在距离过年仅剩下三天的时候,靳放还专门来了一趟墨王府,问司徒琏有没有墨青和靳辰的消息。

他们最后知道的消息就是墨青和靳辰从魏国去了雪狼国,之后雪狼国王室发生了不少事情,秦岩大婚当日亲手杀了即将成为王后的尹瑶,出现了百年前的余孽尹氏一族,而墨青和靳辰在秦岩成亲之后就离开了大秦城,过后没多久,死而复生的秦骁回归大秦城,秦岩死得莫名其妙,秦骁霸气登上了雪狼国的王位,雪狼国并没有什么动荡,如今全国上上下下都在寻找秦骁流落在外的王后……

这些事情结合到一起看,怎么看怎么感觉不对劲,最不对劲的就是表面上早已经离开大秦城的墨青和靳辰,就那么失去了踪迹,他们没有回魏国,也没有回齐国,像是消失了一样。

其实暗地里很多人都猜测,雪狼国王室发生的那些事情,背后都有墨青和靳辰的影子,他们很可能没有离开大秦城,一直在暗中推动着这一切。不过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一点,也没有外人知道秦骁和墨青靳辰之间的关系。

但齐皓诚司徒琏北堂豪这些人是知道的,他们也很确定雪狼国大秦城的事情肯定是墨青和靳辰一手主导的,他们的确没有离开大秦城。

上次靳放过来问的时候,司徒琏对他说墨青和靳辰现在都很好,只是有事要做,暂时不会回千叶城。而这次靳放再过来,主要就是想知道墨青和靳辰是不是能够在过年之前赶回来,他其实不是那么担心墨青和靳辰在外面会出什么事。

“靳叔,我也不清楚他们能不能回来。”司徒琏微微摇头说。他没有收到墨青和靳辰要回来的消息,如今距离过年就剩下三天时间,他们有可能突然就出现了,也有可能还在千里之外。

靳放微微皱眉:“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整天忙什么呢,孩子扔家里都不管不问的。”

司徒琏微微一笑:“靳叔,他们有正事要做,孩子我们可以照顾。”司徒琏知道靳放也不是真的责怪靳辰和墨青,只是长辈总是希望过年的时候可以一家团聚而已。至于孩子,如今已经辞官在家养老的靳放隔三差五都会过来看孩子,还经常把孩子们接到将军府去住。

“如此辛苦你了。”靳放看着司徒琏说,“希望他们能回来吧,回不来也没办法。”

靳放很快就走了,还乐呵呵地把他的宝贝外孙女墨小贝给抱走了,说过两天再送回来。小夜牵着墨小宝目送靳放离开,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弟弟,你看外公都不喜欢我们,只喜欢小妹。”

墨小宝看了一眼小夜,然后摇摇头说:“没关系。”

“弟弟想不想爹爹和娘亲?”小夜问墨小宝。

墨小宝再次摇了摇头说:“没关系。”

小夜笑着揉了揉墨小宝的脑袋:“弟弟你怎么这么乖?”小夜自己都很想念爹娘了,盼着他们早点回来,可最淡定的是年纪最小的墨小宝。

除夕到了,依旧没有墨青和靳辰的消息,不过墨王府里的人今年可是不少的。司徒琏和墨衣,魏琰和宋舒一家老小,还有北堂豪和元媛这两个孤家寡人,以及墨青和靳辰的三个孩子,都在热热闹闹地准备过年了。

到了傍晚时分,突然下起了雪,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小夜忍不住说了一句:“爹爹和娘亲今晚会不会回来呀?”

“不知道。”墨小贝抓着一只鸡腿吃得很开心,还不忘了回答小夜的问题。

墨小宝端着自己的小碗,坐在元媛怀里说:“不管他们。”

大人们都笑了起来,北堂豪表示果然是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墨青和靳辰从小都是爹不疼娘不爱长大的,所以性格十分独立,他们的孩子虽然爹疼娘也爱,无奈爹娘太忙总是不在,所以也都相当没心没肺。不过这样真的挺好的,北堂豪觉得以后自己有娃娃了,也不能惯着,不过他首先还是需要找到一个媳妇儿再说……

热热闹闹的年夜饭吃完了,小夜背着墨小贝,牵着墨小宝去睡觉。他们三兄妹如今住在一起,小夜照顾弟弟妹妹有模有样的。

当小夜把弟弟妹妹都哄睡着之后,自己还穿着里衣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雪,想着爹爹和娘亲会不会突然就出现了呢?要过年了,他好希望他们一家可以团聚,弟弟妹妹肯定也很想念爹爹和娘亲的。

小夜看着窗外看了一会儿,神色有些黯然地收回了视线,想着爹爹和娘亲今晚大概是不会回来了,他还是陪弟弟妹妹睡觉好了,一个人守岁也没有什么意思。

正在这时,窗户突然开了,小夜眼睛猛然亮了起来,差点脱口而出的“娘亲”,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收了回去,他本来欢喜的小脸也沉了下去,看着站在窗边风尘仆仆的老者说:“你来做什么?”

为了不吵醒墨小贝和墨小宝,小夜刻意压低了声音,身姿轻盈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把厚厚的床幔放下去,遮住了墨小贝和墨小宝。

小夜没有穿鞋袜,就赤着脚站在地上,呈现守护的姿态,背后的床上是弟弟妹妹。房间里并不冷,因为有地暖。他眼神戒备地看着闯进来的老者,这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他的爷爷南宫离。

小夜曾经那么期盼和南宫离在一起,跟靳辰和墨青在一起生活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他的爷爷,怕他的爷爷一个人在外孤单,可南宫离真的让小夜很失望很失望。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了,虽然靳辰没有在小夜面前说过南宫离的坏话,可是心思敏感的小夜在他自己改名字的时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有一次墨青和靳辰不在,北堂豪和齐皓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提到了南宫离劫持魏琰和宋舒的事情,他们当时没有注意到小夜就站在门外。

小夜虽然很懂事,但他年纪并不大,他最清楚谁是真正对他好。自从他记事开始,就和南宫离相依为命,可他一年到头总是见不到南宫离几次,只有一个老嬷嬷照顾他。后来小夜被送到了墨青和靳辰身边,他们给了他爹娘一样的温暖,让小小年纪的他不再孤单,真正过上了快乐的生活。中间他被南宫离带走过,但那段日子南宫离也从未不间断地陪在他身边超过三天时间,总是把他丢给别人照看。

小夜最后一次见到南宫离的时候,就是三年前的那天,南宫离带他来了千叶城的墨王府,直接把他丢在了墨王府的后花园,说让他自己去找爹娘,然后小夜就看着南宫离头也不回地走了。

后来小夜被司徒琏带到了冷星城,第一个除夕夜,南宫离其实去了,但小夜在睡觉,南宫离留下礼物就走了。第二个新年,小夜盼了好久好久,依旧没有见到南宫离,他还是收到了礼物,不过那礼物并不是南宫离给他的,是靳辰准备的,怕小夜伤心,说是南宫离送去的。

小夜不明白,他是南宫离的孙子,南宫离曾经也那么疼他,却总是不在他的身边,后来就直接抛下他再也不管了。小夜知道他不是墨青和靳辰亲生的孩子,他知道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就只有南宫离一个人,可南宫离真的让他太失望了。

此时南宫离再次在除夕之夜出现,看到小夜的时候,他的神情很是激动,小夜长高了很多,他也真的错过了很多小夜的成长。

“小夜,这是爷爷给你带的新年礼物,你肯定会喜欢的,还有弟弟妹妹的。”南宫离一脸慈爱地看着小夜,把手中的一个小包袱递给了小夜。

“我不要,你走吧,不然我叫人了!”小夜板着脸看着南宫离,“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南宫离神色一僵,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看着小夜说:“小夜,不管他们跟你说了什么,爷爷是有苦衷的,爷爷是爱你的啊!”

小夜神色失望地看着南宫离:“没有人跟我说什么,你的苦衷我不想知道,对你来说,我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你又何必再来找我?”

这样的话从年纪尚幼的小夜嘴里说出来,南宫离心中猛然刺痛了一下,愧疚如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他好想去抱抱小夜,可是小夜看着他的眼神,只剩下了冷漠和排斥……

南宫离放下手中的包袱,猛然转身,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小夜依旧赤着脚站在地上,看着南宫离留下的东西,神情微黯,他心里还是感觉好难过……

小夜没有管南宫离留下的那个包袱,他转身掀开床幔,就看到墨小贝的一只小脚搭在了墨小宝的肚子上,两人正睡得香甜。小夜微微笑了一下,小心地把墨小贝的脚从墨小宝身上拿下去,给他们盖好被子,然后自己拿帕子擦了擦脚,上床躺下准备睡觉,不管有什么事情都等明天再说。

再次听到窗户那边发出的响动,小夜猛然坐了起来,快速地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把匕首,目光冷然地转头看了过去。

小夜以为是南宫离又来了,可当他看到飞身进来的两个人的时候,神色一喜,扔下手中的匕首飞扑过去:“娘亲!”

靳辰抱住了小夜,轻抚了一下他的脑袋,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为什么小夜睡觉的时候枕头下面还放着匕首?而且他刚刚转头过来的时候冰冷的眼神,靳辰还是第一次看到……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