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只求她平安归来/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也感觉小夜有些不对劲,他转头看到桌上放着一个没有打开的包袱,神色莫名。

“娘亲,我好想你……”小夜紧紧地抱着靳辰的脖子不松开。

靳辰感觉到了湿意,神色微变,小夜竟然哭了?靳辰心中突然有些罪恶感,她和墨青陪孩子的时间确实太少了。

“小夜乖,别哭了,娘亲回来了。”靳辰擦去小夜脸上的眼泪,看着他柔声说。在三个孩子里面,最懂事的是小夜,但靳辰最不放心也是小夜。墨小贝和墨小宝毕竟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所以没什么心思,而且他们都很习惯司徒琏带他们,但拜南宫离所赐,小夜从小就很没有安全感,小小年纪心思很敏感。

“嗯,我太高兴了。”小夜依偎在靳辰怀里说,“我做梦都希望娘亲和爹爹早点回来。”

靳辰微微一笑:“是我们回来晚了,以后我们出门会早点回家的。”

墨青去看了一眼床上睡得香甜的两个孩子,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把床幔放下,转身把靳辰怀里的小夜抱了过去,看着小夜问:“是有人来过吗?”

靳辰微微蹙眉,这才看到桌上有个包袱,包袱上还有一些湿了的地方。这个房间里本不该出现这样的东西,而现在外面正在下雪,这包袱是从哪里来的,靳辰已经猜到了。

小夜微微点头:“嗯,我……爷爷来了,已经走了,那是他带来的,我说我不要。”

靳辰打开那个并不大的包袱,就看到里面放了一个很古朴的木盒子,盒子没有上锁,她打开就看到里面放着三块玉佩,都是红色的。

三块玉佩都不大,明显是给孩子戴的,而且是极其罕见的暖玉,佩戴在身上可以抵御寒冷,靳辰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三块玉佩并不一样,每块上面都刻了一个字,一个“尘”,一个“紫”,一个“问”,是三个孩子的大名。

靳辰目光微寒,他们给小夜改了名字叫墨尘,这件事外面极少有人知道,看来南宫离一直还在默默地关注着小夜,还有靳辰和墨青的另外两个孩子。南宫离送来给小夜的玉佩上面,刻着的不是“夜”字,而是“尘”字,让靳辰突然想到了她第一次和南宫离反目的时候,她说要让小夜改姓墨,南宫离当时竟然对她说了两个字“也好”……

靳辰真的觉得很可笑,南宫离是想表明什么?表明他从未忘记他的孙子?表明他把孙子交给墨青和靳辰他很放心?还是想向他们示好,想要等一切过去之后大家还能一笑泯恩仇?

南宫离不会知道他的行为给小夜年幼的心灵造成了多大的伤害。靳辰想起刚刚进来的时候小夜的那个眼神,就很想把南宫离送来的东西砸到他的脸上去!靳辰希望她的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地笑,可以自由自在地闹,可南宫离的存在,他的再次出现,都是对小夜的伤害。

靳辰把那个盒子合上,把包袱系好,转头就看到小夜有些忐忑不安地看着她。靳辰心中微叹,小夜是怕她生气,生气他跟南宫离见面,生气他没有把南宫离送来的东西扔出去吧……

靳辰走过去,握住小夜微凉的手,看着他神色认真地说:“你没有做错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爹娘都不会不要你的。”

小夜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把头埋在墨青怀中,闷闷地说:“我知道……”

墨青把小夜放回了床上,小夜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爹爹,娘亲,我们可不可以一起睡?床很大的。”每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小夜才会对墨青和靳辰提出这样的要求。

“当然好了。”靳辰微微一笑,“我们赶路回来好累了,就是想陪你们一起睡。”

小夜笑容灿烂地点头,还小心地把睡在中间的弟弟妹妹抱到了里面,给墨青和靳辰腾地方。

已经很晚了,墨青和靳辰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上床休息了。他们从雪狼国的淞雾城赶回来,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过,终于在除夕夜赶到了。虽然没有赶上吃年夜饭,但是也不算太晚。

墨青躺在最外侧,小夜就依偎在靳辰身旁。以往全家人睡在一起的时候,挨着靳辰的不是墨小贝就是墨小宝,但是小夜今天想任性一回,因为他真的好想念娘亲,看到墨青和靳辰回来他觉得好安心也好开心。

小夜很快睡着了,墨青握住了靳辰的手,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南宫离再敢来找小夜,我真的想砍死他。”靳辰很努力地想让小夜不用那么懂事,不要那么敏感,可南宫离一出现,她就会前功尽弃。南宫离的存在,对于小夜来说就是个阴影。

墨青伸手揽住靳辰说:“不管那些了,睡吧。”他们是回来过年的,也没打算再出去追南宫离,因为也不可能追得上了。如今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大雪下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雪停了,整个千叶城里银装素裹,墨王府里的风景也是美不胜收。

墨青最早醒来,靳辰还在睡,墨青也没有叫她,因为一路过来确实累着了。小夜醒来的时候还在靳辰怀中,他没有动,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觉得好开心。

墨小贝醒的时候,一脚把睡在她身旁的墨小宝踢醒了,墨小宝很无辜地坐了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了墨青和靳辰,一脸迷茫的样子倒是可爱极了。

而墨小贝醒了要再睡回笼觉的习惯还没改,主要是小夜一直惯着她,她揉了揉眼睛,发现墨青和靳辰还在,直接推开墨小宝,朝着墨青扑了过来:“爹爹!”

在迷迷糊糊的墨小贝要踩到小夜身上的时候,墨青伸手一捞,把她抱在了怀里。墨小贝搂着墨青的脖子,又叫了一声“爹爹”,然后头一歪,趴在墨青肩膀上睡着了。

靳辰被淘气鬼女儿吵醒了,不过不想起,伸手搂住小夜说了一句:“以后让小贝自己睡。”

小夜嘻嘻一笑,看到旁边爹不疼娘不爱被姐姐踹醒了也没有人安慰的墨小宝,伸手把墨小宝抱了过来,放在了他和靳辰中间。

靳辰看了看墨小宝,笑着亲了一下他白嫩的小脸蛋,墨小宝揪住靳辰的衣襟,小手抱住靳辰叫了一声“娘亲”,靳辰终于放心了,看来她家宝贝小儿子还是认得她的嘛!

一直到墨小贝的回笼觉睡醒了,一家五口才起床。小夜习惯性地要自己穿衣服,还要帮弟弟妹妹穿衣服,不过今天却是不用了。决定当个好娘亲的靳辰先帮小夜穿好衣服,然后又给墨小宝穿衣服,最后是墨小贝。

穿好衣服的三个孩子从大到小并排坐在床边晃着小腿,一个比一个可爱,靳辰看了墨青一眼,表示她真的是个温柔慈爱的好娘亲。

墨青笑而不语,表示靳辰开心就好。

房间里的气氛温馨到了极点,直到墨小贝揉着肚子说她好饿,还说要吃四舅母做的小豆包。

靳辰扶额,这小丫头真的是养不起了,嘴倒是刁得很,大年初一难道要让他们去将军府讨饭吗?吃什么四舅母做的小豆包?真是不乖!

“有什么吃什么吧。”靳辰对墨小贝说。

“不嘛!”墨小贝摇头表示拒绝。

小夜赶紧开口说:“娘亲,昨天四舅母让人送了小妹最爱吃的小豆包来,热一下就好了。”

靳辰很无语地看着墨小贝:“是不是你闹着让你四舅母大过年的下厨给你做的?”关妍之怀孕了,肯定不能经常下厨,这小丫头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墨小贝一脸无辜地说:“才不是呢,是外公让四舅母给我做的。”

“罚你今天只能吃一个,剩下的都给哥哥和弟弟吃。”靳辰看着墨小贝说。不久之前还说要做慈母的,可是看到自家淘气的女儿,靳辰的第一想法是绝对不能惯着她。说来也是怪了,靳辰希望小夜任性点,小夜却比谁都懂事,而最小的墨小宝更是神奇得很高冷,根本不懂得哭闹为何物,只有墨小贝被一群长辈加上小夜这个哥哥,宠得简直无法无天。

墨小贝扁嘴就要哭,小夜赶紧抱着哄,说都给她吃,想吃几个都可以。墨小宝默默都看了看哥哥姐姐,向靳辰伸手求抱抱,靳辰把他抱过来之后,他对靳辰说:“娘亲,小豆包太甜了,我不要吃。”

靳辰简直要被逗乐了,他们家这仨孩子个性也真的都够特别的了。靳辰看着墨小宝酷似墨青的那张小脸,突然想起在大秦城的时候跟墨青说的男扮女装的事情了,靳辰在想要不要真的把她家小宝打扮成小姑娘来玩玩儿?肯定会很漂亮的。

墨小宝如果知道靳辰心里在想什么,肯定会很想翻个白眼的,摊上这么一对爹娘他也是无奈了。

吃早饭的时候靳辰并没能管住墨小贝,因为疼爱妹妹的小夜替墨小贝向靳辰求情,说墨小贝平时都好乖的,靳辰表示懂事的小夜唯独在墨小贝的事情上面真的是毫无原则,她是管不了了。

得知墨青和靳辰昨夜回来了,墨王府里的人很快聚在了一起。魏琰扶着宋舒,魏娴牵着魏晔过来了,北堂豪和元媛也过来了,最后来的是牵着墨衣的司徒琏。

不知道是墨衣偏爱黄色,还是司徒琏喜欢看墨青穿黄色,在这么冷的季节,墨衣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裙子,笑容灿烂的样子像极了早春的迎春花,让人眼前一亮。

“靳辰姐姐。”墨衣见到靳辰,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姐姐,然后看着墨青叫了一声“姐夫”。

司徒琏如今身边有如花美眷,神清气爽的样子看着比之前更帅了。看到墨青和靳辰都安然无恙,司徒琏微微一笑说:“你们倒是赶着时间回来的。”

“小莲花最近过得蛮滋润的嘛。”靳辰打趣司徒琏。

司徒琏脸色微红,自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认真地说:“你们可别乱想,墨衣还小,我准备过两年再成亲的。”

靳辰笑了:“我看是你乱想了才对,我又没说什么。”司徒琏和墨衣天天睡在一起,不过墨衣的心智还没有成熟,司徒琏应该不至于对她下手,但年轻气盛的,豆腐还是可以吃点的,靳辰表示很理解。

司徒琏表示不想跟靳辰说话,靳辰分明就是在取笑他,真是不够意思,他忍得已经很辛苦了好不好?

北堂豪问靳辰:“小姬和暖暖都在大秦城?”

靳辰微微点头:“嗯,时间很紧,我们回来得匆忙,就没有带他们。”

“东方云天也在吗?我怎么听说秦骁在满天下地找东方云沁呢?这是怎么回事?”北堂豪有些不解地问。当时东方云天去雪狼国,就是去找他妹妹的,只是后来出现的就只有秦骁一个,东方云沁却不见了,他们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商天赋很强的北堂豪也没有无所事事,之前外出的时候就在各地置办了不少产业,如今手中已经有不少生意在做了,包括酒和茶叶,还有金银玉器,生意规模正在慢慢扩大。所以他带到这边来的钱,挥金如土地花也不会减少,只会越来越多。

地上铺了厚厚的绒毯,五个孩子都坐在上面玩儿,玩的是靳辰和墨青亲手给他们做的各色积木。魏娴和墨小贝小姐妹两个倒是很和谐,喜欢欺负表哥表弟的墨小贝对魏娴这个表姐相当友好,两个人凑在一起玩得很开心。

小夜带着两个弟弟一起玩儿,不过魏晔更感兴趣的旁边放着的点心,墨小宝在自顾自地摆他自己的积木造型,小夜表示哥哥好难当啊,还是小妹比较乖。

元媛听到北堂豪提起东方云天,神色丝毫未变,坐在那里慢慢地喝茶,听着他们说话。

而靳辰对于北堂豪的问题,回答了四个字:“说来话长。”

北堂豪扶额:“那就慢慢说,反正你们又不着急走。”

看到小夜闻声抬头看了过来,神色还有些紧张,靳辰微微一笑说:“我们确实不着急走。”

小夜放心地陪弟弟玩儿去了,这边靳辰喝了一杯茶,在魏琰和北堂豪的催促之下,把他们去到大秦城之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想要长话短说其实办不到,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而且都彼此关联。

对于靳辰和墨青在大秦城搅动风云,导致雪狼国变天这件事,在座的人都表示很淡定,让他们震惊的是秦骁和东方云沁的遭遇,因为实在是太惨了。相比之下,他们如今的生活堪称美好。

关于魏琰和秦骁,曾经还有一桩疑似杀父之仇。当年秦骁在狼王授意之下攻打雪狼国,魏琰的父皇被人害死了,秦骁还抓走了魏琰的侄子魏旸。后来是墨青力挽狂澜,把魏旸救了回去,打败了雪狼国,不过魏琰的父皇是真的死了。

这件事靳辰之前问过秦骁,秦骁发誓说魏琰父皇的死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甚至魏旸都不是他抓的,而是有人抓到了魏旸之后送到他手里的,以他当时的处境,也只能那样做。

秦骁跟靳辰说了一件事,他说他的师父西门擎曾经告诉过他,从八大家族来到这边的正阳门四个师兄弟,有三位成为了三国皇室的护国尊者。雪狼国的护国尊者就是秦骁的师父西门擎,夏国的护国尊者是齐皓诚的师父北堂黎,而魏国的护国尊者不是别人,正是墨青的师父东方木。

秦骁说当初魏琰父皇的死是东方木做的,魏旸也是东方木抓的,东方木把魏旸送到了西门擎手中,说是要帮西门擎师徒,西门擎又把魏旸送到了秦骁手里,这一切根本就不是秦骁的本意。

靳辰相信秦骁没有说谎,而秦骁告诉靳辰关于三国护国尊者的事情,让靳辰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靳辰一直怀疑墨青出生的时候就被断定是天煞孤星是有人故意陷害,如今她觉得很可能就是东方木做的,至于东方木的目的,靳辰猜测很可能就是想要先害了墨青,然后再以恩师的身份出现,这样就可以把墨青变成他的傀儡。以墨青的身份,如果真的被东方木所操纵的话,还是大有可为的。

而东方木在雪狼国和魏国起了战火的时候,选择暗中帮助雪狼国,靳辰觉得应该是东方木那个时候已经放弃墨青这个无法操纵的徒弟,转而想要利用秦骁来达到他的目的了。后来秦骁被东方木祖孙多次设计暗害,也印证了这一点。

虽然这些都是靳辰的猜测,现在已经很难证实,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东方木才是杀害魏琰父皇的罪魁祸首。

这件事靳辰告诉过魏琰了,魏琰也没有怀疑靳辰的话,他对秦骁的心结也慢慢解开了,毕竟冤有头债有主,他真正的杀父仇人是东方木,不是秦骁。以他们当初敌对的立场,秦骁并没有想过要伤害魏旸,而是很快就把魏旸还给了墨青,这件事其实已经表明了他并没有真的不择手段。

如今听到靳辰讲述的秦骁被东方木祖孙害得那么惨,魏琰心中也很是同情他。这会儿秦骁都还没有找到东方云沁,而东方云沁还怀着身孕流落在外,魏琰也希望他们夫妻能够早日团聚,希望东方云沁和孩子都没事。

“你们的藏宝库现在是不是差不多建好了?”北堂豪看着靳辰问。靳辰说了她和墨青接下来的计划,北堂豪觉得是可行的。

靳辰微微点头:“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等风清把一切安排妥当,送了消息过来,我们就可以把藏宝图传出去了。”靳辰和墨青已经画好了一副藏宝图,用的是专门找来的百年前的一块皮子,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等收到风清的消息,确认淞雾山那边一切妥当了,靳辰和墨青就会把藏宝图从墨青的地下拍卖场传出去,至于暗中造势这种事,对他们来说也并不困难,不怕那几个老怪物不上钩。

“那你们暂时也没有必要去雪狼国。”魏琰说,“等消息传开了之后,再伺机而动即可。”

“看情况吧。”靳辰说。南宫离昨夜才在千叶城出现过,不过东方木躲在什么地方却完全是个谜,靳辰和墨青打算把藏宝图从武林盟所在的紫阳城传出去,那里是江湖高手最多的地方。

下晌的时候齐皓诚跑过来了,跟墨青和靳辰聊了一个时辰,他得知秦骁的遭遇也是一阵唏嘘,而他本来想着如今他们三兄弟分别当了三个国家的皇帝,干脆选个黄道吉日直接宣布天下一统得了。

结果靳辰问了齐皓辰一个问题:“那最后谁来当皇帝?”

齐皓诚嘿嘿一笑说:“当然是实力最强我最崇拜的大师兄了!二师兄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不可能,我觉得你比较合适。”

齐皓诚表示这是万万不可以的,他很快就改口说他觉得秦骁挺合适的,而且秦骁之前就一直想要当皇帝来着,应该会很愿意。

靳辰说秦骁如今也不愿意当皇帝了,齐皓诚就幽幽地来了一句:“难道最后我们仨要抽签来决定?”

靳辰笑了:“我看行。”

齐皓诚默,其实他觉得最合适的人选不是墨青也不是秦骁,而是他们三个的小师妹靳辰。靳辰是维系他们这群人之间关系的纽带,如果不是靳辰的话,他们师兄弟的关系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好,而齐皓诚认为靳辰当天下唯一的女皇这件事想想就很有趣很不错啊,到时候他就是女皇的姐夫了,多好!

不过齐皓诚没胆子跟靳辰说,怕靳辰揍他,也只能自己在心里想想了。而如今天下虽然看似已经太平了,三国也不可能打仗,不过把暗地里作祟的人除掉才是当务之急,一统天下相对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需要着急,可以晚点再说。至于到时候是不是真的要用抽签这么儿戏的方式来决定谁做最后唯一的皇帝,齐皓诚表示到时候再说吧。他其实并不赞同这种方式,因为他还有三分之一的概率会抽中,他可是一点都不想当皇帝,真心的。

“等你们把宝藏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咱们都象征性地派点人过去寻宝,这样看起来更逼真。”齐皓诚兴致勃勃地说。他是真心觉得靳辰的计策很不错。

雪狼国。

大秦城王宫里面并没有多少过年的喜庆,因为秦骁当了狼王之后的这段时间,是雪狼国王宫有史以来最冷清的。老狼王当年有几十个女人,几十个孩子,王宫里面人很多,相当热闹。秦岩在位时间短,没有那么多女人,但也有十几个。可秦骁就只有一个妻子,如今还流落在外不知所踪。

除夕的年夜饭是秦骁和姬无双还有南宫暖三个人一起吃的,南宫暖亲手做的,秦骁依旧食不知味,姬无双吃得很开心,南宫暖心情也就一般,因为她有点想家了。去年过年的时候,她身边还有父亲和兄长,如今身在异国他乡,虽然有朋友在身边,并不孤单,但是在这样的时候还是难免会思念亲人。

姬无双倒是不想家,因为他爹娘都已经死了,跟弟弟妹妹的关系也不好,离开那边的时候甚至都没想过要回去。他看出南宫暖情绪不高,刻意说笑想要逗她开心一点,南宫暖很给面子地笑了,但是姬无双知道她并不是真的开心。

大年初一这天,秦骁的药吃完了,内力基本都恢复了。为了让秦骁和南宫暖不要各自待着胡思乱想,姬无双特别积极地提议他们三人比试切磋一下,说这样可以让秦骁找找曾经战斗的感觉,巩固一下失而复得的武功。姬无双还设置了彩头,说最后谁垫底的话,接下来三天就下厨做饭。

南宫暖笑着说:“我觉得我应该认输,因为你们俩做的饭肯定不能吃。”

姬无双一本正经地说:“南宫小暖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啊!没比过怎么知道?你不用认输,最后做饭的肯定就是你!”

南宫暖瞪了姬无双一眼:“明明是你看不起我!好,那就来比比!”

秦骁确实也想跟人打架,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活动筋骨了。如此三个人就在雪狼国王宫的比武台上开始了一场比试。

最开始抽签,轮空的是秦骁,姬无双和南宫暖要先比,赢的那个人再跟秦骁打,如果秦骁输了,再跟第一场输了的人比试,如果秦骁赢了的话,排名就直接确定了。

规则很简单,姬无双和南宫暖分别站在比武台两侧的时候,姬无双还厚着脸皮对南宫暖说,让南宫暖小心一点,他不会客气的。

曾经很多次想要揍姬无双的南宫暖,这还是第一次跟姬无双动手,她是很认真的。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观战的就只有秦骁一个人。

打起来之后姬无双很无语地发现南宫暖的剑比他的剑还要宽还要重,南宫暖打架的样子跟她平时的性格完全不同,反差相当大。看着霸气十足的南宫暖,姬无双莫名觉得她真的好可爱……

南宫暖很认真,姬无双却控制不住自己有点分心了,最后剑都被南宫暖打落了,然后被南宫暖一脚踹下了比武台。

姬无双摔得并不重,他捂着胸口看着南宫暖说:“南宫小暖,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公报私仇呢?最后那一脚没有必要吧?”

南宫暖皱眉看着姬无双:“谁让你分心的,活该!”

姬无双弱弱地说:“愿赌服输,我认了。”

姬无双还主动要求给南宫暖一刻钟的休息时间,然后第二场战斗开始了。秦骁没有分心,也没有放水,他和南宫暖整整打了半个时辰才分出胜负,秦骁赢了。

如此比试结果出来了,秦骁第一,南宫暖第二,姬无双垫底。

姬无双拍着胸脯说:“我说了愿赌服输,接下来三天我给你们俩做饭!”

秦骁皱眉:“你会吗?”

南宫暖也皱眉:“还是算了。”

“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姬无双表示不服,“就这么定了,接下来三天,除了我做的饭,你们什么都不能吃。”

于是,姬无双钻进御膳房忙活了一个时辰,差点把偌大的御膳房都给烧了,而他们三个人大年初一的中午饭,就是四盘黑乎乎的看不出本来样子的菜……

“你先尝尝。”南宫暖丝毫没有动筷子的意思,看着姬无双说让他先尝尝。

姬无双夹了一块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的东西,放进了口中,然后脸色怪异地说:“我终于知道炭是什么味道了。”

“还是我做饭吧。”南宫暖说。她喜欢做饭,不觉得累,更不想吃姬无双做出来的这堆东西,简直就是虐待自己。

“别!”姬无双把口中的东西吐了出来,漱了漱口,擦了擦嘴,然后神色认真地看着南宫暖说,“我可不想让你们觉得我输不起!不如这样,还是我做,劳烦南宫小暖你在旁边给我指导一下。”

“我看行,不过下一顿再说吧。”秦骁说。

等他们吃过中饭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姬无双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非要让南宫暖教他做饭,南宫暖想着索性也无事可做,就答应了。

于是,雪狼国王宫御膳房的厨子再次被赶了出去,而南宫暖在旁边看着姬无双完全是乱来的样子,很想再踹他一脚。

姬无双是真的完全不懂,甚至很多常见的食材都不认得,南宫暖耐心地教他先认了食材,然后又指导他洗菜切菜,点火放油烧菜。在南宫暖的指导之下,姬无双做出了一盘看起来还可以的菜,拿去让南宫暖尝尝。

南宫暖尝了一口,神色怪异地说:“我让你放糖的时候你是不是又放了盐?”

姬无双尝了一口,齁咸齁咸的,他苦巴着脸说:“师父,下次我会注意的。”

如此到快天黑的时候,姬无双真的在南宫暖的指导之下做出了一桌菜,虽然味道还是有些差强人意,但看起来还行,比起中午那堆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已经好太多了。而中间南宫暖有五次差点忍不住踹姬无双,有三次想把锅盖拍到姬无双脑袋上,有四次想要把糖和盐一起灌到姬无双嘴里,让他好好尝尝那到底是什么味道……南宫暖厨艺很好,但她还是破天荒第一次教别人做饭,还是一个笨手笨脚朽木不可雕的男人,简直是在挑战她的忍耐极限。

“请师傅评价一下徒儿的厨艺。”姬无双一脸恭敬地看着南宫暖说。他们已经吃完饭了,姬无双自己感觉虽然比起南宫暖做得差远了,但尚可入口。

南宫暖看了姬无双一眼说:“你很努力,但是太笨了。”作为一个男人,姬无双能够围着灶台转了大半天还不觉得烦,这一点南宫暖觉得值得表扬。

姬无双神色认真地说:“勤能补拙,我是真心想要学做菜的,还请师父明天继续指导徒儿。”

南宫暖微微蹙眉:“别叫我师父。”感觉怪怪的。

“好,南宫小暖,拜托了。”姬无双话落,怕南宫暖拒绝,还加了一句,“我想学好了之后做给小姐姐吃。”

“那好吧。”南宫暖微微点头。

姬无双心中一喜,觉得他真是太机智了。姬无双搞了一场比试,还故意输给了南宫暖,要求南宫暖教他学做饭,其实目的只有一个,给南宫暖找点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做,省得她没事想家心情不好。

姬无双并不是刻意想要制造和南宫暖独处的机会,因为他们一块待在御膳房里面忙活的时候,差点打起来,根本谈不上一点和谐。

姬无双费尽心机小心翼翼地就只是想着让南宫暖开心一点,跟他相比,秦骁可就苦逼多了。

过年是团圆的时候,秦骁从小到大唯一过得很快乐的一个年就是去年。那个时候他和东方云沁在一起,住在一个温馨的小院子里,外面在落雪,东方云沁依偎在他怀里,他们一起守岁。东方云沁笑着说谁先睡着明天没有饭吃,最后东方云沁睡着了,秦骁睁着眼睛抱着她坐了一整夜,只感觉岁月静好,幸福原来那么简单。

而第二天秦骁说是他先睡着的,他不吃饭,只想喝汤,东方云沁就给秦骁熬了她唯一会做的莲藕排骨汤。

昨夜秦骁彻夜难眠,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东方云沁,今晚也一样。他心里一直算着日子,如果他们的孩子还在的话,正月里就该出生了,可是东方云沁到底在哪里?秦骁甚至想过,孩子没了也没有关系,他只求东方云沁可以平安回到他身边……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