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地下黑市的藏宝/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夕夜,雪狼国怀化城乡下的福祥村。

村子里过年是很热闹的,各家从半个月前就开始杀猪宰羊准备年货了,不管家里穷还是富裕,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总是开心的。

林桓的温泉庄子里也早就备好了年货,里面有不少稀罕玩意儿,不是用银子能够买到的。譬如寒冬季节雪狼国根本见不到的新鲜水果,还有各色蔬菜肉类,应有尽有。

东方云沁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前几天林桓才知道东方云沁也懂医术,而且医术很高明。如此他们倒是有了一些共同语言,偶尔在一起探讨一些医术方面的问题,东方云沁的心情也能好一点。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东方云沁的身体好了不少,脸上也有了点肉,看起来没有那么瘦了。不过外面天寒,而且正月里就要生了,东方云沁没有出去过,但她现在可以每天下地,让大喜扶着她在房间里面走一小会儿,活动一下身子。

小童大部分时候都在外面和小伙伴一起玩儿,不过每天都会过来看东方云沁,有一天还提了一个小水桶跑过来,水桶里面有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鱼,小童说那是他自己钓上来的。

东方云沁闻到鱼腥味就呕吐不止,把小童吓了一大跳,林垣作势要揍他,他一溜烟儿地跑了,第二天过来认真地跟东方云沁道歉,说他再也不乱拿东西过来了。

如今到了除夕夜,林桓让大喜把饭摆在了东方云沁的房间,这样她就不用出去了。福祥村也在下雪,不过房间里面还是暖融融的。

林桓让人置办的海味,因为东方云沁不能吃,就让小童全都送给了他的小伙伴。庄子里的年夜饭很丰盛,东方云沁却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吃了一些清淡的素菜就放下了筷子。

“姑姑,你多吃一点嘛,这个也很好吃的。”小童指着一盘鸡腿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我吃不下了,你们吃吧。”

大喜端着一个汤盅进来了,放在了东方云沁面前,然后把盖子打开,热气冒了出来,她比划着说这是专门给东方云沁熬的汤,让她趁热喝。

东方云沁看着面前的莲藕排骨汤,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林桓微微皱眉,示意大喜把那碗汤端走,小童跑到东方云沁身旁,一脸关切地看着她说:“姑姑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没事……”东方云沁觉得自己真的很没出息,她现在不能想起以前的事,想到就难受想流泪,根本无法控制。而莲藕排骨汤是东方云沁和秦骁共同的美好回忆,却那么短暂,如今对东方云沁来说,曾经的美好都染上了阴霾……

“小沐,吃好了就去睡吧。”林桓对小童说。

“哦,那公子你要照顾好姑姑哦。”小沐很快就出去了。

林桓也没了胃口,让人把饭菜收拾下去,他看着东方云沁说:“你心里的事情,说出来会好一点。”

东方云沁摇头,她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就跟我说说你的那个好朋友吧,他叫冷星辰是吗?”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上次他们讨论医术的时候,东方云沁提到了她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名字叫做冷星辰,还说冷星辰的医术比她厉害很多。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说:“我累了,大哥也回去休息吧。”东方云沁不是信不过林桓,只是她并不想对林桓说靳辰的事情。东方云沁倒是听林桓无意中提起过靳辰,她知道靳辰如今已经是魏国的皇后了。

林桓站了起来说:“好,你也早点休息。”东方云沁的心结太深了,林桓试过想要开解她,但是都失败了。

半夜时分,独自守岁的林桓还在看书,突然听到有人拍门的声音。他起身过去打开门,就看到大喜神色焦急地站在外面,指着东方云沁的房间。

林桓神色微变,快步走过去,进了东方云沁的房间,就看到她躺在床上眉头紧锁,脸色煞白,额头上面都是冷汗,似乎是做了噩梦,嘴里一直无意识地说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不要打英姑……不要打她了……英姑……孩子……孩子……秦骁……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云沁!”林桓叫东方云沁,可她似乎是梦魇着了,怎么叫都不醒。林桓眉头拧了起来,回隔壁房间拿了金针过来,给东方云沁扎了几针,她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林桓给东方云沁把脉,发现她脉象不稳,他把金针拔了之后,还是把东方云沁叫醒了。

东方云沁睁开眼睛,就看到林桓神色担忧地站在床边,她一脸疲惫地问林桓:“我怎么了?”

林桓皱眉看着她说:“梦魇了。”

东方云沁苦笑:“对不起,又让大哥担心了。”

“你现在不适合用安神香,以后每晚睡觉前喝碗安神汤吧,不会有事的。”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他不知道东方云沁经历了什么,但那肯定是像噩梦一样的回忆,到现在还在折磨她。她再过大半个月就要生了,现在不能出事。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手还放在肚子上,心中默默地说,孩子,娘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大年初三,身在千叶城的墨青和靳辰,收到了风清给他们传的消息,假的藏宝库已经按照墨青的设计建造完成了,人都撤了,所有留下的痕迹也都清理了,而且淞雾山上又下了一场雪,不会有任何破绽。

墨青把他和靳辰一起绘制的藏宝图交给了属下,那张藏宝图很快就会出现在紫阳城的地下拍卖场。

“要不要去紫阳城看看?”墨青问靳辰。

靳辰微微摇头:“不去了,让你的人盯着就行。拍卖场会让藏宝图流入江湖人的手中,接下来的事情很难控制,我们暗中造势,让藏宝图现世的消息传开,就可以去淞雾城等我们的目标出现了。”

虽然说人为财死,但靳辰和墨青并不认为藏宝图会在江湖上掀起什么血雨腥风,因为在紫阳城那样高手众多的地方,是有江湖王者的,得到藏宝图的只会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势力,而且很可能是如今的武林盟主,而其他实力不济的人,明智的选择不是抢夺藏宝图,而是依附于藏宝图的所有者,好分一杯羹。

靳辰的目标是东方木和月琅那两帮人,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一定会现身的。而靳辰认真地想过,如果她是东方木或者月琅,想要得到那批宝藏的话,是不是直接抢夺藏宝图,然后再自己去寻宝,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不管是东方木还是月琅,他们手中都没有多少可用的人,对他们来说,最稳妥最明智的办法,其实是隐藏实力,加入寻宝的队伍,然后在找到宝藏之后,再以武力震慑那些江湖人,最终不仅能够得到宝藏,还可以想办法得到江湖人的效忠,墨青也认为靳辰考虑得没错。

所以,接下来不管因为藏宝图发生了什么,最终去淞雾城寻宝的带头人,应该都不会是东方木或者月琅,但他们一定在里面。

墨青和靳辰的人一直没有停止寻找东方云沁,而且寻找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了三国,只是始终没有任何线索。东方云天自从离开大秦城之后,很快就失去了消息,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东方云沁是靳辰如今最担心的,因为靳辰也算着时间,如果东方云沁的孩子没事的话,正月里就该生了,可她在三国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还不知道这会儿在哪里。

这天靳辰见到了元媛,元媛刚从隔壁邱府回来,还把要过来玩儿的邱旻邱小胖给抱过来了。

“五姨!”邱小胖对着靳辰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靳辰笑着把他抱了过来,伸手戳了一下他肉肉的小脸蛋说:“小胖,五姨都快抱不动你了。”

邱小胖皱了皱小眉头,一本正经地说:“不会的,爹爹说五姨力气好大好大,都可以把爹爹提起来,我跟爹爹比一点都不胖的。”

靳辰笑了:“你说得没错,跟你爹比,你太瘦了。”

“五姨,我要找小宝弟弟玩儿。”邱小胖对靳辰说。

靳辰把邱小胖送去跟墨小宝一起玩儿,她和元媛坐在了一起。这是靳辰回来之后两人第一次这样坐下来说话,之前总是一群人在一块,元媛本就不是很外向的性格,如今越发安静了。

“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靳辰问元媛。

元媛微微一笑说:“当然,这里很好。”有朋友,还有一群可爱的孩子,元媛真的觉得这里很好。

“你从未提起过东方云天。”靳辰看着元媛说。虽然元媛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靳辰知道她有心事。如果真的放下了,就不会刻意去回避,如果真的可以做普通朋友的话,就可以若无其事地谈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元媛和东方云天这对,跟姬无双和南宫暖并不一样。虽然元媛和姬无双一样是单恋,但姬无双没脸没皮地一直跟在南宫暖身边,即便因为自卑不敢放手去追,但他也从未真的放弃过。元媛是个姑娘,还是个个性很强的姑娘,东方云天拒绝了她,她就会选择远离,不管她心中怎么想。

元媛没想到靳辰会这么直接地跟她说起东方云天,她神色一怔,微微摇头说:“提他做什么?”

靳辰看着元媛肯定地说:“你有心事。”

元媛眼神微暗,唇角的笑容有些苦涩,微微摇头说:“我本以为我伪装得很好,我也以为以你的性格,就算看出来也不会说出来。”

“我不是想要撮合你们,只是觉得你有心事可以告诉我,说出来会好一些。”靳辰看着元媛说。元媛也不容易,尤其是在元禛和东方清茉都死了之后,她很快就表现得若无其事,这并不正常。元媛是靳辰的朋友,如今她在这边没有亲人,靳辰希望她不管最后是不是会跟东方云天在一起,都可以过得开心一点。很多事情一直郁结在心无法纾解,最后会变成心病。

元媛沉默了片刻,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最近一闭上眼睛,就是我爹娘死的时候的样子。我很难过,不是因为他们不在了,因为我真的觉得他们走了也是一种解脱,真相对他们都太残忍,他们就算活着也是一辈子的煎熬。”

元禛爱月琅,自始至终却都只是月琅的一个傀儡,而东方清茉爱元禛,元禛心里却从来都没有她。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错了,后来更是大错特错,错了大半辈子,回不去也忘不了。

“那是因为什么?”靳辰看着元媛问。

元媛神色黯然地说:“我在想,我骨子里是不是也像我爹和我娘一样,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却执迷不悟不肯回头……”

元禛像是着了魔一样地爱着月琅,而东方清茉在得知真相的时候,却仍旧愿意替元禛去死,这些事情给了元媛心里很大的冲击,她始终无法忘却东方清茉和元禛死在一起的样子。元媛在想,是不是在东方清末为了元禛死的那一刻,他们的心才第一次在一起?元禛最后选择自我了断,是因为无法承受月琅带给他的痛苦?还是因为愧对东方清茉?抑或是两者都有?

那毕竟是元媛的父母,他们的悲剧让元媛无法控制地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她自己和东方云天。无数次地告诉自己要放下,可元媛到现在依旧清晰地记得她和东方云天初见的点点滴滴。之前在寒月城遇到了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天一个人站在人群之外的身影,元媛的心中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遇见又分开,元媛无法再骗自己,骗自己说她已经放下了,已经释怀了,已经不在乎了。

曾经追逐东方云天,是元媛这辈子做过的最有勇气的事情,也是在她自己看来最任性的事情,她努力过了,没有后悔,却再也无法若无其事地抽身离开。她远没有自己表现得那么洒脱,她一直在约束自己的行为,不让自己在爱情里面变得卑微,失去自我,可她又如何能够收放自如地控制自己的心?

元媛总觉得她骨子里带着元禛和东方清茉给她的一些东西,一些执着,甚至是痴念。她知道自己不会真的像元禛和东方清茉那样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她只是心里放不下,甚至怀疑自己永远都放不下……

靳辰伸手拍了拍元媛的肩膀说:“你不是他们,也不会变成他们,相信我。”靳辰倒是没想到元禛和东方清茉的死会让元媛开始自我否定,或许她只是还没有度过悲伤期吧。

靳辰从不认为元媛像元禛或者是东方清茉,元媛比元禛善良很多,比东方清茉理智很多,她虽然也经历了一段没有回应的恋情,但她从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她从不曾对东方云天投怀送抱刻意勾引,她也从不曾苦苦哀求东方云天爱她,甚至在东方云天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她都没有对东方云天表明她是鸳鸯楼的大小姐,来求得东方云天对她另眼相看。她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过了,没有结果,就选择了放手。而她心中放不开,也不是错,情之一事,爱过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洒脱地说不爱就不爱了?元媛没有为了她自己的爱情变得不理智,也没有再去打扰东方云天,甚至都不愿给周围的人造成任何困扰,她已经做得很好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元媛看着靳辰苦笑了一声。

靳辰摇头:“不傻,你对自己太苛求了,其实你不必如此。”元媛的父母没有厌弃她,可因为东方云祁的存在,因为童年时候月琅给她留下的阴影,因为她父母之间虚假的温情,她和父母之间始终都存在隔阂,一直到她的父母死去,他们也没有和解。元媛事实上很独立,她对自己要求太高,一直在约束自己的行为,在无法忘记东方云天的时候,甚至会否定自己,认为自己傻,认为自己不够洒脱,她这样下去会很累。

“遇到你之后,我曾经刻意想要学你的样子,像你一样冷静理智地对待所有的事情,可是后来发现我做不到。”元媛看着靳辰说。不是为了东方云天,她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不够好,靳辰是她眼中最完美的人,她想要成为靳辰那样的人,可她发现她真的做不到。

靳辰笑着摇头:“其实你比我更冷静理智,只是缘分这种事很难讲,我遇到的是墨青,我爱他,刚好他也爱我,所以我比你幸运而已。你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刻意去改变,是你的早晚都会属于你的。”

元媛摇头:“跟你说过之后,我感觉好多了,至少我现在知道有你懂我理解我,其他的事情,顺其自然吧。”

“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就算要离开,也等我们把某些人解决了再说。”靳辰看着元媛说。元媛如果离开的话并不安全,她一个人在外面行走,万一撞见了月琅,只有死路一条。

“嗯,我知道,这里很好,我还没有想要离开,等我想走的时候会告诉你的。”元媛微微点头。

“看你和邱大胖还挺投缘的,你们没事的话,就再帮我研究一下忘情水怎么解吧。”靳辰看着元媛说,“你也知道我师父那个样子,虽然他现在也没什么不好,但我还是希望他可以真正好起来。”

元媛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不过我的医术其实还不如你师弟,但我会尽力的。”

靳辰提起这个,也是想给元媛找点她感兴趣的事情做,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做出忘情水的解药的话自然是最好,做不出来也没有关系。

紫阳城。

刚过了年没多久,紫阳城作为武林盟所在的地方,也是江湖高手最喜欢聚集的地方,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不乏高手,有些人还穿着某个门派的衣服,表明自己的身份。

紫阳门在燕齐死了之后并没有没落,燕齐的师弟卢野成为了紫阳门的门主,并且还当上了武林盟主,紫阳门如今依旧是江湖第一大派,卢家也完全取代了曾经燕家在江湖上的地位。

这天是正月初十,一个消息在紫阳城的高手中间很快传开了,卢野收到消息的时候,直接打翻了手边的茶杯,看着他的儿子卢晟问:“这消息可是真的?”

“是真的!”卢晟神色有些激动地看着卢野说,“好几个大派掌门都暗中来了紫阳城,我们不是最早收到消息的。紫阳城的地下黑市因为这件宝物,都改了原定的举办拍卖会的日期,提前到了明晚!”

如今三国的地下黑市,或者叫做地下拍卖场,客人大部分都是江湖人,而且十之八九都是高手。地下黑市的存在,江湖高手都心照不宣,而且经常光顾,他们也有消息渠道,能够让他们很快知道哪个城池的黑市要出手什么宝贝。

而光顾过地下黑市的江湖高手都知道,三国各个大城都有的地下黑市,全是一家的,幕后的主子都是同一个人,江湖传说中神秘至极的暗王。暗王这个称号,也是江湖人给起的。曾经不乏有高手自恃实力高强,想要挑衅暗王的权威,抢夺地下黑市的宝物,然而那些人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不得好死。

久而久之,地下黑市的规则已经被江湖高手所接受了,他们都很忌惮地下黑市的机关暗器,而不同的地下黑市都有不同的机关,他们如果不安分的话后果很严重。

包括紫阳城的地下黑市,因为这里算得上是江湖人的地盘,所以这里的地下黑市相对其他地方来说隐藏得并没有那么深,因为知道的人太多了,每个月初一十五的两次拍卖会,向来都是座无虚席,而其中确实有不少让江湖人趋之若鹜的宝贝,譬如武功秘籍,神兵利器之类的,很多高手长年累月不离开紫阳城,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错过紫阳城地下黑市的每一场拍卖会。

卢野当上武林盟主之后,刚开始有些得意忘形,曾经想要把紫阳城的地下黑市收入囊中,借此试探那个神秘暗王的实力,只是就那么一次,他损失不小,而且什么都没有得到,最终只能作罢了。

如今卢晟给卢野带回来了一个消息,说是紫阳城的地下黑市有一件价值无法估量的宝物要出手,引得江湖高手都蠢蠢欲动,地下黑市还因此提前了下次拍卖会的时间,就在明晚。

“去打探一下,看看都有什么人要参加。”卢野目光幽深地说,“既然这件宝物出现在紫阳城,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拿到!”

“父亲说得没错!”卢晟目光中满是渴望,“那样的宝贝,如果我们得到了,我们卢家就不用再屈居紫阳城,可以飞黄腾达了!”

卢野神色莫名:“那个暗王既然得到了这等宝物,为何不据为己有,而要拿出来拍卖呢?”

卢晟微微摇头:“谁知道呢!不过江湖上传说那个暗王是个年过百岁的隐世高手,实力极强,机关术登峰造极,可是这些年却只是搞了这么多地下黑市来赚钱,都说那个暗王只是在找乐子,并没有什么野心,不然以他这样的实力和财力,想做什么做不成?”

暗王是江湖上一个神秘的传说,关于暗王的传言很多,卢晟的这个说法是很多江湖高手认可的。他们都坚信那个暗王一定是个江湖人,而且是个年纪很大的老怪物,如果他想要出来兴风作浪的话,早该出来了,而且他真的有这个实力,以地下黑市这么多年暴利收入的财富,就算想要撼动一个国家也不是不可能,而他始终活在传说之中,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定是个无心权势的世外高人。

正月初十这天,紫阳城里又出现了不少高手,其中有一些是江湖大派的掌门和长老,而他们在这个时候来到紫阳城,都是出于同一个原因。这些人本就一直盯着紫阳城的地下黑市,地下黑市每次要拍卖什么宝贝的话,会暗中放出一些风声,这次即将拍卖的宝物,没有人可以拒绝它的诱惑。

紫阳城中暗潮涌动,在正月十一这天的深夜,很多道黑影在紫阳城中穿梭,全都去了同一个方向。

紫阳城地下黑市的入口是紫阳城中的一口枯井,下去之后会见到一个气息不弱的守门人,然后拿到一件黑色的斗篷,把自己整个罩起来。之后要经过一条长长的通道,看似平平无奇,其中却有十几道机关,而且机关之中都有暗器。守门人会对每个来地下黑市的客人说两个字“好走”,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触动机关,结果就是死。

经过那条长长的通道之后,就可以进入地下拍卖场了。紫阳城的地下拍卖场面积并不小,但最多也只能容纳百人,每个人有一个位置,超过人数就不允许进来了。

地下拍卖场里面堪称简陋,并没有任何装饰,可看似粗糙的石墙上面,也有很多道机关暗器,甚至客人坐的椅子下方,也有随时可以触发的机关,谁敢轻举妄动,下一刻就会当场毙命。

已经到了子时,地下拍卖场坐满了人,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个。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走上了拍卖台,手中拿着一个木盒子。

所有人都盯着那个木盒子,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没有任何铺垫,拍卖台上面的男人开口了:“欢迎各位贵客,在下手中拿着的,是前朝皇室藏宝库的藏宝图,今日在此拍卖,价高者得。”

“阳公子,这东西该不会是假的吧?”一个老者开口问道。

被叫阳公子的男人并没有恼,神色平静地说:“此处拍卖之物,无需解释真伪,各位贵客心中自有论断,心存疑虑的客人,大可不必出价。”

在座的几乎囊括了所有江湖上的顶尖高手,而三国的地下黑市这么多,他们都去过不止一个两个,所有在地下黑市拍卖过的宝贝,全都是真的,如今这个藏宝图的真假,大家心中的确都有论断。

百年以来,三国一直都有关于前朝宝藏的传说,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前朝宝藏是真的存在的,因为前朝的亡国之君是个视财如命之人,尤其喜欢收集各种宝物,可前朝覆灭的时候,大部分宝物都没有被找到,就那么消失了。

这么多年不少人都在暗中寻找前朝的宝藏,不过始终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传出来,而如今紫阳城的地下黑市直接出现了一张前朝宝藏的藏宝地图,很多人都动心了。

之前开口质疑藏宝图真假的老者没有再说话,而其他人也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拍卖台上面的阳公子甚至都没有打开那个盒子给大家看一下藏宝图的样子,直接开口说:“今晚仅此一件宝物,现在开始拍卖,老规矩,价高者得,此物没有底价。”

“十万两白银!”

“十五万两!”

“三十万两!”

“五十万两!”

“一百万两!”

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座的江湖人在江湖上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而且大部分都对藏宝图志在必得,甚至不惜赌上所有的身家。因为一旦得到传说中的宝藏,不仅不可能亏本,而且有可能一夜之间富可敌国!江湖人骨子里都是有冒险精神的,所以一个个都豁出去了。

价格很快被叫到了五百万两,暂时停了下来,因为在座的大部分人已经没有资本继续参加了。最后在争的,是紫阳门和江湖上仅次于紫阳门的另外一个大派。

紫阳门作为江湖第一大派,财力也是最雄厚的,最后卢野叫价一千万两,再没有人跟他竞争了。

“一千万两成交。”阳公子看着下方罩在黑色斗篷中的卢野说,“这位贵客应该知道规矩。”

卢野当然知道规矩,因为他也是这里的常客了。他拿出一叠银票扔了过去,阳公子接住银票的同时,把手中的盒子朝着卢野扔了过来,银货两讫。

如此,这场地下拍卖会就结束了,很多人盯着卢野手中的那个盒子,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这里的地下拍卖场出口在紫阳城外一个很空旷的地方,没有人敢在拍卖场里面轻举妄动,而出去之后怎么样,就不归地下黑市管了。其他地方的地下黑市为了安全起见,都会让买到宝物的买家从单独的出口出去,但紫阳城的地下黑市有独特的规矩,那就是银货两讫之后,只要不在地下黑市里面打起来,其他的一概不管。因为这边高手众多,抢夺宝物的事情时有发生,规则就是买到护不住只能自认倒霉。

卢野知道所有人都盯着他手中的那个盒子,他也没有打开看,直接一马当先从阳公子打开的出口冲了出去,紫阳门的几位长老紧随其后。其他人都跟着出去了,不过片刻功夫,地下拍卖场里面只剩下了那位阳公子,还有之前守门的老者。

阳公子摘下脸上的面具,不是别人,正是风清。身在千叶城的靳辰和墨青收到消息的时候,风清已经离开雪狼国了,而他按照墨青的指示来了紫阳城。

风清很清楚刚刚拍下藏宝图的人就是如今的武林盟主卢野,这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他会很快把消息传给墨青和靳辰,而接下来他会盯着紫阳门的动向。至于今夜卢野能不能护住他花了大价钱买到的宝物,风清对此并不怀疑。

------题外话------

↖(^ω^)↗

好友文文正在PK,求收藏^3^

《权爷撩宠侯门毒妻》by叶染衣

(种田+宅斗+先婚后爱+宠溺无极限)

一句话简介:

她急需强大后台对付各方牛鬼蛇神不得已和他协议成婚,殊不知却钻进了某人早早为她设下的情网圈套里。

正经简介:

一个是因出身不祥被调包至乡下的侯府正牌嫡出千金。

一个是苏家手握权柄却有四柱纯阳克妻命的国公爷。

当他遇到她——

一纸契约,她上了他的花轿。

说好的联手虐渣渣,他却先将她吃得只剩渣。

她暴怒:“婚前协议不是说好了同房不同床的么?”

他挑唇,邪笑,“嗯,不同床,浴池,书桌均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