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什么样的阴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已经快亮了。

紫阳门里面,卢野和卢晟父子俩看着面前古旧的藏宝地图,眼中都闪烁着炽热的光芒。他们都不怀疑这东西是假的,而地图虽然有些模糊,却依旧能够看清楚上面指向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他们渴望得到的宝藏。

卢野并没有让卢晟去参加拍卖会,他带了紫阳门实力最强的几位长老同去,最终离开的时候有人拦路。虽然大家都没有露出真容,但对彼此的身份都有所猜测。猜到卢野的身份,再看到卢野带了紫阳门实力最强的几位长老,而且这里就是紫阳门的地盘,其他高手纵然心有不甘,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最终卢野平安回到了紫阳门,如今藏宝图就在他的面前。

“竟然在雪狼国!”卢晟目不转睛地看着藏宝图说。

卢野目光幽深:“传说中最可能有宝藏的地方,就是在雪狼国。”

“看来这藏宝图是真的!”卢晟迫不及待地看着卢野问道,“父亲,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雪狼国?”

卢野微微摇头:“不急。”

“父亲要等什么人吗?”卢晟问卢野。

“今日为父得到藏宝图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了,明天就会传开。”卢野看着面前的藏宝图说,“那些人之所以没有动手抢夺,就是想要分一杯羹。”

“他们想得美!”卢晟冷哼了一声说,“紫阳门是江湖至强,谁都不用怕!”

卢野摇头:“晟儿,你不懂,这样的宝物,我们想要独吞是不可能的。你看吧,明日就会有很多人来拜访为父,如果为父态度坚决地拒绝他们一起去寻宝的话,接下来紫阳门就永无宁日了。”

卢野当初能够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脑子自然是够用的。虽然说紫阳门是江湖至强,真要打起来,无须惧怕其他门派,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卢野想要吃独食的话,那些实力不如紫阳门,但是不甘心的势力一定会对紫阳门出手,而卢野并不想成为江湖高手群起而攻之的对象。

事实上,如果宝藏真如传说中那么惊人的话,紫阳门也是吃不下的,而且一旦得到宝藏,最大的威胁其实根本不是来自江湖,而是来自三个庞大的国家。既然有心抢夺宝藏,卢野的野心自然也是不小的,到时候为了守住宝藏,他还要面对很多势力的抢夺,这样的话,拉拢江湖大派,让所有想要加入的高手一起去寻宝,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紫阳门的实力,所以卢野很自信最终的王者依旧会是紫阳门,而得到宝藏之后,卢野就可以鼓动一起寻宝的各方江湖势力为他所用,就算是造反也有很大的胜算。

卢野的算盘打得很响,他已经决定了,他不会把藏宝图给别人,但是所有想要加入寻宝的高手,他都来者不拒,唯一的要求就是听他指挥。这样一来,就算三国皇室想要半路截胡,他们高手众多,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卢野把他的计划跟卢晟讲了之后,卢晟大赞卢野想得很妙,他已经在幻想他们卢氏一族凭借着宝藏一步登天的情景了。

身在紫阳城的风清,第二天收到了各大门派的掌门前去拜访卢野的消息,对此并不意外,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不过风清在紫阳城细细查探过了,几乎可以确定,紫阳城中目前现身的高手都是江湖各派的掌权者,并没有他们要找的东方木和月琅。

这是很正常的,现在还没过去多久,东方木和月琅不知身在何处,很可能尚未得到这个消息。而从紫阳城前往雪狼国的淞雾城,一时半会儿可是到不了的,只要东方木和月琅收到消息,而卢野对高手又来者不拒,他们加入寻宝队伍的可能性很大。

千叶城。

这天是正月十五上元节,千叶城晚上有花灯会,白天就已经很热闹了。

墨青和靳辰没有出门,孩子们都闹着要出去玩儿,最后被司徒琏和北堂豪一起带着出门去了,司徒琏身边还跟着墨衣。

墨青和靳辰收到了风清从紫阳城传来的消息,目前的一切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我们这次可是把江湖人给耍了一通。”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无妨,正好看看哪些人要造反,一起除了就是。”墨青对此很淡定。紫阳城并没有因为藏宝图的出现而引起血雨腥风,卢野在盘算什么他们也能够猜到,甚至这就是他们一开始希望看到的结果。靳辰和墨青的目的只是要对付那几个老怪物,如果那些江湖人打算造反的话,也无须客气。

“过了今晚,我们也出发去雪狼国吧。”靳辰对墨青说。虽然计划已经尽可能缜密了,但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变化,他们要在寻宝的队伍到达淞雾城之前,先一步到那里,布置好一切守株待兔。

墨青微微点头:“也好。”他们才回来半月就要离开了,不过如果这次顺利的话,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是夜,千叶城中热闹非凡,刚吃过晚饭孩子们都按捺不住要出去玩了。因为已经决定明天离开,墨青和靳辰虽然对外面的热闹没什么兴趣,还是准备亲自带着三个孩子出去。魏琰在府里陪宋舒,不过他家的两个娃娃都被接到了宋国公府,有人带。

司徒琏和墨衣单独出去了,北堂豪和元媛被靳辰邀请一起出去玩儿,本来他们还想着不要打扰人家一家五口,结果靳辰很不客气地说:“让你们去帮忙抱孩子,哪那么多废话?”

于是墨青抱着小夜,北堂豪肩膀上扛着墨小贝,靳辰抱了自家高冷的小儿子,元媛跟在后面,一起出门去了。

如今魏国和齐国的关系也是挺神奇的,墨青作为魏国的皇帝,同时还是齐国的王爷,而魏国原本的皇帝魏琰带着妻儿来到千叶城住下的消息,也早已经人尽皆知。世人都看得明白,魏国皇室和齐国皇室已经真真成为一家,不分你我了,甚至很多人都在观望两国什么时候成为一体。

对于千叶城的百姓来说,如今在大街上偶遇皇上皇后都见怪不怪了,而且还经常能够看到他们皇上和皇后带着四个孩子出门。百姓跪拜这种事,齐皓诚向来视而不见,该做什么做什么,很快就走过去了。

所以这会儿看到墨青和靳辰带着孩子出现,千叶城的百姓也都很淡定,该做什么做什么,甚至都不需要考虑行礼这种事。

大街上到处都是人,街边的树上,木架子上面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熙熙攘攘的。小夜本来说他大了不用抱了,但是墨青说人太多怕他丢了,他坐在墨青怀中,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墨小贝一直指挥北堂豪东看西看,看到喜欢的东西就要买下来,靳辰也不管她,反正有北堂豪花钱。而墨小宝真的很乖,抱着靳辰的脖子好奇地往四周看,却并不闹着要买什么东西,靳辰主动给他买了一个小兔子的花灯,他提在手中却不是很喜欢的样子,还说了一句:“娴姐姐喜欢小兔子,我不喜欢。”

靳辰揉了揉墨小宝的小脑袋:“不喜欢也拿着。”这孩子能不能活泼一点儿?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个小闷葫芦,该说话的时候也说,但跟他姐姐墨小贝的淘气劲儿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墨小贝也不喜欢小兔子,但她会拿着小兔子扔着玩儿……

元媛微笑着跟在一旁,帮墨小贝拿着她买到的东西,觉得这花灯会还是挺有趣的,元媛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热闹。

看到一个花灯上面画了个圆滚滚的小猪,墨小贝高兴地用小手指着说:“那个好像三姨家的小胖哦!”

元媛微微一笑,付钱把那个小猪的花灯买了下来,对墨小贝说带回去送给邱旻,墨小贝拍着手说很好很好。

元媛最近经常去邱府,和靳月的关系还不错,她很喜欢靳月那样温柔善良的姑娘,而邱旻邱小胖性格很可爱,元媛也很喜欢。

如此一行人从街头走到了街尾,吃了不少小吃,北堂豪身上挂了五盏花灯,都是墨小贝要的,搞得他看起来很滑稽。

小夜也买了一盏花灯,上面画了一只小鹿,他很喜欢。墨小宝没有主动要,一脸无辜地拿着靳辰给他买的小兔子花灯。

靳辰说要回去了,墨小贝却不愿意回去,说还要玩儿,靳辰真的忍不住想要揍她了。不过想想他们明天就走了,最后还是依着孩子,又在街上玩了一会儿才回去。

而人太多太吵闹,靳辰和墨青都没有注意到,一直有人远远地盯着他们……

千叶城的天香楼里今夜很热闹,二楼临窗的一个雅间里面,坐了一对老者,不是别人,是易容过的南宫离和月琅。他们打扮成了一对看起来很普通的老夫妻,月琅甚至给她自己的脸上画了很多皱纹,而南宫离也完全换了一副容貌。

南宫离眼神复杂地看着墨青抱着小夜从下方经过,他看到小夜在墨青怀中笑得很开心,想起除夕那晚小夜看到他的时候冷漠的眼神,心中感觉很难受。

一直到墨青一行人离开回了墨王府,再也看不到了,南宫离才收回了视线,看着月琅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月琅唇角微勾说:“离玥,你这么紧张,是怕我对你的爱徒出手?还是怕我伤了你的宝贝小孙子?你可不要忘了,云祁也是你的孙子,而且是我姐姐和你的孙子。刚刚墨青抱的那个孩子,本不应该存在,那是你背叛我姐姐的证据!”

南宫离神色一冷:“我说过,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能动他们!”

月琅笑了,慢条斯理地提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却也没有喝,拿在手中把玩着,看着南宫离说:“你无需这么紧张,你那徒弟那么厉害,我可不会贸然去招惹她,她一个人害死了我精心培养多年的所有弟子,这个教训,我可不敢忘记呢。至于你那个小孙子,我也没有任何兴趣,咱们还是合作的关系不是么?”

“你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南宫离眉头拧了起来,看着月琅冷声问。南宫离除夕当夜就离开千叶城了,而他和月琅以及东方云祁过去那段时间都没有在千叶城,而是在其他地方。这次月琅说要来,还要求南宫离跟她一起来,他们在上元节夜晚到了千叶城,然后就一直坐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

“帮我杀一个人。”月琅唇角微勾说。

“什么人?”南宫离心中一沉,月琅让他来千叶城杀的人,会是什么人?

月琅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元媛。”

南宫离不可置信地看着月琅:“她是你的外孙女!她又没有做什么,你为何要赶尽杀绝?”

南宫离觉得月琅真的是个疯子,东方清茉和元禛的死都是拜月琅所赐,月琅之前就出手要除掉元媛,最终元媛死里逃生,如今月琅竟然还追着不放,非要让元媛死!

月琅目光一寒:“南宫离,我说过,不动你的徒弟,也不动你孙子,我现在要求你杀了元媛,你是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南宫离神色一僵:“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样做。”

“我要怎么做不需要你教我!”月琅冷声说,“你想要理由是吧?我可以给你!当初就是元媛跟你的爱徒勾结,泄露了我的藏身之处,还有我的秘密,你的徒弟才能那么轻易得手,不仅让元禛和东方清茉背叛了我,还害死了我所有的弟子!你不让我动你徒弟,可以!那你就去把元媛杀了,否则我难消心头之恨!”

南宫离沉默地坐在那里没有动,月琅突然冷笑了一声:“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怕你那徒弟知道你杀了她的朋友会恨你?南宫离,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可笑!事到如今,你还真以为你那徒弟会原谅你不成?你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回不了头了!”

“住口!我们师徒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南宫离冷声说。

月琅冷笑连连:“好好好!我不管,你们师徒情深,满意了吧?你不愿意杀元媛,那好,我让一步,你不用杀了她,把她给我抓过来,你要再不愿意的话,休怪我翻脸!”

南宫离的拳头猛然握了起来:“我抓了她送到你手里,你也不会让她活着,跟我直接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当然是有区别的。”月琅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因为我改主意了,我不想杀她了,她毕竟是我的外孙女,我要让她待在我身边。”

“月琅,你就算不杀她,也是为了拿她威胁我徒儿,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南宫离看着月琅冷声说。

月琅伸手就把手中的酒杯砸到了南宫离脸上,看着一脸狼狈的南宫离冷笑了一声:“南宫离,我已经让步了,你如果不肯动元媛的话,那我少不得要去问候一下你那个小孙子了!”

“你敢!”南宫离气得脸色都涨红了。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月琅冷哼了一声,“我在城外等着,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如果我见不到你带着元媛过去,后果你可以自己想象!”

月琅话落,就从南宫离面前消失了人影,南宫离伸手握住一个酒杯,酒杯很快在他手中碎成了粉末……

墨王府。

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除了小夜还清醒着,两个小的都昏昏欲睡了。北堂豪和元媛把孩子们买的东西送到了靳辰和墨青的院子里,然后就各自回去休息了。靳辰和墨青伺候三个孩子洗澡,哄他们上床睡觉,最后看到三个孩子并排躺着睡着的时候,靳辰感叹了一句:“突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小莲花,带孩子真的比跟人打架还累。”

墨青笑了:“习惯就好,他们很快就长大了。”其实三个孩子平时都有人照顾,琴韵也在,是靳辰想着明日要离开了,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靳辰看了一眼墨小贝,幽幽地说:“儿子都很乖,就是你的宝贝女儿太能闹腾了。”刚刚洗澡的时候墨小贝醒了,可着劲儿地在水里扑腾,把靳辰身上打了一身湿,几次忍不住想要揍她。

墨青笑着摇头:“小贝最可爱了,你不要对她这么严厉。”墨青最喜欢墨小贝的原因就是墨小贝长得像靳辰,不过墨青其实也不惯着孩子,只是靳辰对墨小贝要更严厉一些,墨小贝最怕的人就是靳辰了。但是仗着身边还有墨青和小夜护着,墨小贝在靳辰面前也很闹腾。

“除了那张脸之外,你说她还有哪里可爱?”靳辰瞪了墨青一眼。昨天靳昭过来玩儿,墨小贝一脚把他给拌倒了,还一脸无辜地说表哥好笨路都不会走,搞得一向很喜欢墨小贝的靳昭都快哭了,委屈巴巴地拉着靳辰的衣角问小贝妹妹为什么不喜欢他。隔壁的邱小胖如今都不找墨小贝一起玩了,因为总是被墨小贝欺负,邱小胖来这边都只说要跟小夜哥哥和墨小宝一起玩儿,看到墨小贝撒腿就跑。墨小贝这孩子就是个混世魔王,可爱个毛线!

墨青笑着揉了揉靳辰的脑袋:“她还小呢。”

“这次没时间,下次回来我得好好教教她。”靳辰看着墨小贝说。三个孩子,安静的太安静了,闹腾的太闹腾了,靳辰觉得应该中和一下。

“好了好了,我们也洗洗睡吧,不早了。”墨青抱着靳辰说。

元媛来了墨王府之后就住在南宫暖之前住的那个院子里,墨王府很大,每个院子之间的距离都不是很近。元媛从靳辰和墨青那里离开,跟北堂豪同行,到了一个岔路口之后分开,很快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院子里面有下人在,元媛洗漱过后感觉有些累,准备睡觉去了。至于她给隔壁邱小胖买的那盏小猪花灯,就放在了桌上,准备明日再拿过去,现在已经太晚了。

元媛熄了灯,和衣躺在了床上,刚刚闭上眼睛,突然闻到了一股极淡的香气,她心中一惊,迷魂香!她猛然睁开眼睛屏住了呼吸,要从床头放着的荷包里面拿解药的时候,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柄长剑,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乖乖跟老夫走,否则死!”

元媛自认为武功不弱,可是这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她还没发出任何声音,房间里的迷魂香已经起效了,她感觉脑袋一阵昏沉,眼睛也缓缓地闭上了。

南宫离看着昏迷不醒的元媛,眼底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收起自己的剑,把元媛背在了背上,然后从来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事实上墨王府里各处都有暗卫,因为府里有孩子,为了安全起见,高手很多。可南宫离不是第一次来了,在墨王府中如入无人之境,因为他的实力太强了,气息隐藏得很好,普通的高手根本挡不住,而靳辰和墨青也不可能让府里的人都跟他们住在一起。

夜半时分,千叶城已经不复热闹喧嚣,沉寂了下来。南宫离悄无声息地越过了千叶城高高的城墙,很快到了城外的一个树林中。

正月十五的天气还很冷,树林中还有未化的积雪。南宫离扛着昏迷不醒的元媛见到了月琅,月琅看到元媛冷笑了一声说:“好,我们走吧!”

月琅和南宫离很快就带着元媛一起往南而去,远离了千叶城。

墨王府。

墨青和靳辰醒来的时候天色尚早,在墨青抱着墨小贝睡回笼觉的时候,北堂豪在外面敲门,说出事了。

北堂豪住的院子离元媛最近,一大早元媛院子里的下人像往常一样去送水,可是怎么叫都没有人应,推开门发现元媛不见了人影,匆匆忙忙地要过来禀报的时候,半路碰到了北堂豪。

靳辰很快出来了,和北堂豪一起去了元媛的房间,一进门神色微变。空气中还有极淡的迷魂香残留的气息,这说明元媛绝对不是自己离开的,而是被人劫持了。墨王府的暗卫没有发现,说明劫持元媛的人武功定然极高。

床上有些凌乱,元媛从不离身的那个荷包掉在了床边地上,桌子上还放着一盏已经熄灭的小猪花灯,后窗半开着,没有什么脚印,也没有其他的蛛丝马迹。

北堂豪皱眉说:“元媛在这边又没有仇家,怎么会有人突然劫持她呢?”

靳辰神色微冷:“不,她有仇家。”

北堂豪神色微变:“你是说曾经试图杀了她的那个月琅?!”

靳辰冷声说:“除了她,还能有谁?”靳辰之前特地跟元媛说,让元媛暂时不要离开千叶城,就在墨王府住下,担心的就是元媛一个人出去会落入月琅的手中。可没想到月琅竟然到现在都不肯放过元媛,还闯入墨王府来劫持她!

“那元媛岂不是凶多吉少了!”北堂豪皱眉说。月琅是元媛的外祖母,可她跟个疯子一样,之前就要杀了元媛,是元媛命大才没死。如今元媛如果再次落入月琅手中的话,哪里还有命在?

“未必。”靳辰微微摇头,“月琅知道元媛和我们是一起的,说不定抓了元媛是想要威胁我。”

“那她其实有别的选择。”北堂豪神色莫名地说。

靳辰目光幽暗地说:“月琅很可能因为之前元媛帮我的事情,恨上了元媛,她抓走元媛,即便暂时不会杀了她,也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北堂豪看着靳辰,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如果真的是月琅的话,我觉得昨夜抓走元媛的,可能另有其人。”

靳辰神色冷漠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件事十之八九就是月琅指使南宫离做的,因为月琅向来不喜欢自己动手。”而南宫离对于墨王府应该已经很熟悉了……

“那现在怎么办?”北堂豪微微皱眉,看着靳辰问道,“他们肯定已经走远了,而且那些人都会易容术,躲起来根本找不到。”

“按照原计划行事。”靳辰说。靳辰对南宫离已经没有失望了,她想她杀南宫离的时候也不会再眨一下眼睛。

靳辰和墨青当天就暗中离开了千叶城,朝着雪狼国而去了。

而昨夜上元节,雪狼国的怀化城也发生了一件事情。

上元节的怀化城虽然不如千叶城那么热闹,但也很有节日的气氛。东方云天去了别的地方,没有找到东方云沁,在这天晚上又回到了怀化城里面。他找了一家小酒馆喝酒,准备明日就回大秦城去,看看秦骁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东方云天喝完酒,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往外面看了一眼,神色大变,什么都没想直接追了出去,连酒钱都没有付。

小二追出来已经见不到东方云天的影子了,他暗骂了一句,回了酒馆。而东方云天追着一个人,一直到了怀化城中的一个树林里面。

树林里面空无一人,东方云天猛然拔剑出来,冷冷地说:“滚出来!”他刚刚是看到一个男人背上背着一个女子跑了过去,而那个女子的容貌像极了东方云沁,所以就追了过来。可是到这会儿,东方云天突然意识到他很可能落入了一个精心为他设计的圈套,他看到的那个女子,一定不是真的东方云沁!

一道黑影出现在距离东方云天只有三米远的地方,这是个老者,脸上没有任何伪装,赫然就是东方木。

看到东方木,东方云天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意。不提曾经的纠葛,东方木对秦骁和东方云沁做的事情,让东方云天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你在找你妹妹吗?”东方木看着东方云天冷笑。

东方云天猛然握紧了手中的剑,朝着东方木就杀了过去。而东方木飞身而起的同时依旧在冷笑:“你妹妹已经被老夫杀了,还有她的孩子,都死了。”

东方云天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很快就和东方木战在了一起。东方云天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东方木,东方木一定是在骗他,他妹妹不会死的,孩子也一定没事!他一定要杀了东方木!

东方云天的实力早已经恢复了,如今更胜从前,而东方木不知从何处得到了天玄心法的完整秘籍,也早已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两个人武功出自同源,可东方云天毕竟年轻,内力不如东方木,尤其是他如今用的是他去年才重新开始修炼的左手剑,跟东方木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

就这样,两人一直打了一个时辰,最终东方云天还是败了。而他用上了邱宝阳送他的毒药,却发现毒药对东方木竟然没有任何作用,在东方木的剑架在东方云天脖子上的时候,他心中一沉,闭上了眼睛。

东方木并没有杀了东方云天,他往东方云天口中塞了一颗药丸,东方云天很清醒,却很快感觉四肢无力,神色愤恨地看着东方木。

东方木伸手,在东方云天的脸上拍了拍,看着他冷笑了一声说:“你还有点用,暂时留着你的命吧!”

一个人出现在东方木身旁,神色恭敬地叫了一声:“祖父。”

这是东方玉。曾经那个温和清隽的公子,终究还是变了。他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戾气和阴郁,瘦削的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

“怎么样?”东方木看着东方玉问。

东方玉看了一眼东方云天,然后对着东方木微微摇了摇头。东方云天心中微动,他莫名觉得东方木是在问东方玉有没有找到东方云沁,而东方玉的意思是没有找到?

东方木看了一眼东方云天,很快转移了视线,目光幽深地说:“无妨。”

东方玉微微垂眸,开口说道:“祖父,我得知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东方木问。

东方玉又看了一眼东方云天,东方木冷笑了一声说:“直说,不用在意东方云天,他现在不过是一只可以随意踩死的蚂蚁。”

东方玉恭声说:“我得知前朝皇室的宝藏现世,江湖高手都闻风而动。”

东方木神色微变,转头看着东方玉问:“可是真的?”

东方玉微微点头:“应该是真的,藏宝图在紫阳城的地下黑市出现,如今落到了武林盟主卢野的手中,他正在集结各路高手,准备去寻宝。”

东方木神色一变再变。他年轻的时候来到这边,如今已经在这边生活了几十年,去过很多地方。而关于前朝宝藏的消息,东方木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听说过了,这么多年三国一直都还有关于宝藏的传说。甚至东方木曾经试图找过宝藏,只可惜没有任何线索。

但东方木从一开始就认为前朝宝藏是真的存在的,在这边出生的东方玉更是深信不疑。如今终于有宝藏现世的消息传出来,而且是从向来很神秘的地下黑市流出来的,那里这么多年出现了很多宝物,没有一件是假的。

东方木瞬间就心动了。他之前抓了东方云沁,还没有用上就让她跑了,而东方木想要算计的尹氏一族也被墨青和靳辰彻底灭掉了,如今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手中根本没有什么人可用,也没有足够的财富让他们驱使高手为他们所用,想要成事真的很难。

刚刚东方木擒住东方云天的时候还在想,拿东方云天去威胁墨青和靳辰,可是这种方式东方木已经用过不止一次了,这种手段能够让他们得到的真的很有限。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手中没钱没人没势力,而在此时出现的前朝宝藏的消息,让东方木瞬间就做了决定,他一定要得到宝藏,之后不愁没有人效忠,到时候,他就真的有了跟墨青和靳辰抗衡的实力!

听到东方木祖孙的话,东方云天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情绪。东方云天之前离开大秦城的时候,并不知道靳辰接下来的计划,但东方云天知道前朝宝藏是真的存在的,因为老狼王临死之前给秦骁留下了藏宝图和开启藏宝库的钥匙。

东方云天还记得,当时秦骁把藏宝图和藏宝库的钥匙都给了他,而他很快就交给了靳辰,靳辰也没有要去寻宝的意思。

如今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藏宝图流入了江湖中,宝藏现世的消息也传开了,东方云天总感觉怪怪的。真正的藏宝图和藏宝库的钥匙在靳辰手中,绝对不可能被别人抢了去,他们也不会把真正的藏宝图拿出来卖,那么突然出现在江湖中的这个藏宝图,十之八九是假的。

东方云天曾经听北堂豪提起过,墨青在暗处有不少产业,他的实力绝对不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而在此刻,东方云天在想,让江湖高手都忌惮的那个暗王,会不会就是墨青本人?而从暗王的地下黑市里面流传出去的藏宝图,会不会是墨青和靳辰刻意放出去的,至于这样做的目的……

东方云天默默地看了一眼听说宝藏的消息明显有些动心的东方木,他想他大概猜到藏宝图在这个时候现世是个什么样的“阴谋”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