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因为你不配!/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木猛然看向了东方云天,眼中带着杀意。只是很快,他眼中的杀意就消散了,看着东方云天冷笑了一声说:“不必担心,虽然暂时用不上你,但老夫不会杀你的,迟早会有用上的时候。”

东方云天到此刻已经基本确定,他的妹妹东方云沁肯定不在东方木和东方玉的手里,否则他们不会是这样的表现。东方云天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他希望东方云沁遇到好心人帮她,千万千万不要出事。

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很快带着东方云天离开了怀化城,去的是齐国的方向。

而东方云沁此时就在怀化城外十里的福祥村,就在正月十五上元节的这天夜里,东方云沁要生了。

林桓早已经安排好了稳妥的稳婆,只是东方云沁发作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早几天,而且她一开始就晕了过去,情况很凶险。

林桓一直都知道东方云沁的身体太弱了,孩子的情况也不太好,生产的时候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所以还专门花重金从很远的地方请了一个当地很有名的稳婆过来坐镇。然而那个接生过上百个孩子的稳婆,在看到东方云沁的身体状况的时候,还是胆战心惊地对林桓说了一句:“老身没有把握啊。”

东方云沁本来身体是很好的,可她在怀孕期间身心最脆弱的时候,受了太久的折磨,孩子没掉已经是个奇迹了,而她也是因为孩子才苦苦支撑到了现在。如今孩子还在肚子里,她却再也撑不住了,直接晕了过去。

本身生产主要要靠产妇来用力,东方云沁现在人事不省了,羊水已经破了,孩子却一点都没有要出来的迹象,稳婆再有经验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凶险的情况。再这样拖下去,孩子出不来,就要闷死在肚子里了。

林桓也是心急如焚,他已经尽力帮东方云沁调养身体了,可是依旧没有用。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东方云沁如果醒不过来,最后甚至可能会一尸两命!

这会儿林桓突然想起他去年去齐国千叶城游历的时候,有一天看到了当时还是安平王世子的齐皓诚带着三个孩子从他面前走过。林桓知道那三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是三胞胎,他最初听说的时候还有些佩服齐皓诚的夫人,竟然能够顺利地把三个孩子生下来。

当时林桓跟一个生意上认识的朋友提起的时候,那个朋友神秘兮兮地对他说:“林公子有所不知,当时安平王世子妃生产的时候可是难产,很凶险的!我家夫人的一个侄女在安平王府当差,外人可都不知道这件事。”

当时林桓好奇地问了一句:“既然凶险,为何最后母子都安然无恙?难道有什么神医坐镇?”

“这个……”那个生意上的朋友压低声音对林桓说,“这件事可不能外传,我夫人那侄女说,当时是安平王世子妃的妹妹墨王妃动了刀子,剖开肚子,把三个孩子取出来的,最后竟然母子都没事,也是神了!林公子可别不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

林桓还记得自己当时心中的震惊,不过那会儿传说中的墨王妃并不在千叶城,林桓也没有机会亲眼看一下那个天命煞女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林桓懂医术,对医术也很有兴趣,然而他并不懂这种剖腹取子的手术要怎么做,他也绝对不能这么贸然地拿东方云沁和孩子去冒险。

林桓定了定神,拿出自己的金针,给东方云沁扎了几针。东方云沁缓缓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可是依旧全身无力,眼泪流个不停,因为她自己也知道,她的孩子很可能出不来了……

“大哥,给我用药……”东方云沁有气无力地说。她早就预料到会很凶险,所以给了林桓一个药方,说让林桓准备好,如果不行就给她用药。

林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东方云沁自己写的那个药方,那种药用了是可以助产,但是一个不小心,她自己就没命了。

“快……”东方云沁神色哀求地看着林桓说。她的手都快抬不起来了,她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她一定要让她的孩子好好地活着。

“大喜,把药端进来!”林桓神色难看地叫了一声,大喜很快端了一碗药进来。

“喂小姐喝下去。”林桓看着大喜说。如果这是东方云沁的选择,他尊重她,最后会有什么后果,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大喜很快喂东方云沁喝完了那碗黑乎乎的药汁,东方云沁握着拳头,发出了一声痛呼,瞬间满头冷汗,脸色煞白,她咬着牙说:“婆婆帮我!”

稳婆被林桓瞪了一眼,赶紧上前去查看东方云沁的情况。大喜看到东方云沁身下流出的血,身子都抖了一下。

林桓猛然转身过去,背对着东方云沁,冷声对稳婆说:“小心点,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活!”

稳婆心中抖了一下,也不敢想其他的,赶紧去帮东方云沁接生。

又过了一个时辰,东方云沁的嗓子都喊哑了,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了,却还清醒着,紧握着的拳头已经出了血,孩子终于出来了。

稳婆心惊胆战地看着那个又瘦又小浑身青紫的孩子,声音颤抖地说:“公子,小姐添了个千金,但是这孩子……”

东方云沁眼泪都快流干了,始终没有听到孩子发出的声音,她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感觉全身都失去了知觉。

林桓从稳婆手中抱过孩子,在孩子背上轻轻拍了几下,一声微弱的啼哭传入了林桓耳中,也让东方云沁猛然睁开了眼睛,绝望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光彩。

林桓把孩子抱过去给东方云沁看了一眼,然后就交给了稳婆,而他皱眉看着东方云沁毫无血色的脸,伸手给东方云沁把脉,心中就是一沉。

林桓又给东方云沁用了金针,东方云沁很快晕了过去。她下身已经不再出血,但从她喝了那碗药之后一直到孩子生下来,她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如今气息都弱了很多。

林桓让大喜把准备好的另外一种药端进来,喂东方云沁喝了,又让另外两个婆子伺候东方云沁,给她清理一下,他去看了一眼那个刚出生的女婴,确认孩子只是体弱了一些,没有其他大碍,就大步走了出去。

冷风吹散了林桓周身的血腥味,他抬头看了看天,正月十五的月亮很圆很亮,但也很冷。林桓始终都不知道东方云沁和秦骁之间到底有什么过往,但他毫不怀疑刚刚出生的那个孩子一定是秦骁的女儿。东方云沁甚至都不敢听到秦骁的名字,却还要拼死生下她和秦骁的孩子。林桓不知道以后到底会怎么样,但他已经真的把东方云沁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他总觉得秦骁一定会找到东方云沁的,到那时,他不管秦骁的身份,也不管东方云沁认不认秦骁这个丈夫,他也不想对秦骁说什么,他一定要揍秦骁一顿,一定……

就在东方云沁生产的时候,身在大秦城王宫的秦骁,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上面全是泪水……他神色怔然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坐了一整夜……

东方云沁一直到正月十七那天才醒过来,她一睁开眼睛就要找孩子,林桓把怀中的襁褓放在了东方云沁身旁,东方云沁看着襁褓里面闭着眼睛的那个小人儿,眼睛一下子就湿了,在此刻她真的忘记了一切,只是庆幸最后她的孩子还活着,而她们还在一起。

“大哥,是儿子吗?”东方云沁到现在才想起来要去看孩子的性别。

林桓微微一笑说:“云沁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东方云沁有一瞬间的怔然,因为这个问题,曾经也有一个人问过她……彼时她刚刚得知有了身孕,她和秦骁都很高兴,她问秦骁想要儿子还是女儿,秦骁说想要一个女儿,然后反问她想要儿子还是女儿,东方云沁笑着说:“我当然是想要一个儿子了,因为儿子像你的话,你们父子俩站在一起,多好看!”

林桓打断了东方云沁的思绪,看着东方云沁笑着说:“是女儿,很像你呢。”

东方云沁看着怀中那个像极了她的孩子,心中在想,女儿也好,女儿像她,这样她就不会经常想起那个人的脸了……

“你和孩子身体都很弱,需要静养,不过会没事的。”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东方云沁这次生产已经伤到了根本,以后很难再有身孕,不过想来她也不在意这些了。东方云沁现在的身体真的很差,必须好好养着,一年半载都恢复不了。孩子从现在开始调养的话,慢慢会健康起来的。

“大哥,真的谢谢你。”东方云沁看着林桓说。如果不是那晚林桓救了她,她想她和孩子现在肯定都已经不在了。

“这样的话无需再说,你先休息,孩子有奶娘照顾,不用担心。”林桓把孩子抱了过来。东方云沁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有办法给孩子喂奶。

大喜喂东方云沁喝了一碗汤,东方云沁很快又闭上了眼睛,孩子在奶娘那里,林桓回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公子。”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间里,神色恭敬地单膝跪地叫了一声。

林桓神色淡淡地问:“有什么消息?”

“公子,前朝宝藏现世了,藏宝图出现在紫阳城的地下黑市,如今落入了武林盟主卢野的手中,卢野正在集结各路高手去寻找宝藏。”林桓的属下恭敬地说。

“那些所谓的江湖高手,向来是求财不要命。”林桓嘴角的笑容有些嘲讽,“真有传说中那样惊人的宝藏,三国皇室怎么可能让宝藏落入一群乌合之众的手中?”

“公子,是否需要继续盯着卢野的行踪?”林桓的属下问。

“不用。”林桓微微摇头,“我对宝藏没有兴趣,也不是江湖人,不去凑这个热闹。我让你去调查秦骁,有没有什么消息?”

“回公子的话,秦骁之前假死失踪,曾经在齐国千叶城的墨王府出现过,后来和墨王爷一起失去了行踪,墨王妃是之后才离开的,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林桓的属下说。

林桓微微皱眉:“秦骁和墨王夫妇?你查到的消息可信吗?”林桓还是第一次听说秦骁和墨青靳辰私下有来往,他们的立场分明一直都是敌对的,曾经秦骁和墨青还在战场上面兵戎相见。

“可信。”属下恭敬地说,“而且属下还查到,墨王夫妇先前去大秦城,并没有那么快离开,又暗中在大秦城待了一段时间。”

“你是说,秦骁在大秦城凭空出现,并且坐上狼王之位的那段时间,墨王夫妇一直都在大秦城?”林桓神色莫名地问。墨青和靳辰虽然已经成了魏国的帝后,但很多人还是习惯性地称呼他们为墨王墨王妃。

“是的。”属下恭敬地说。

“这么说来,秦骁能够回归大秦城,抢回狼王之位,背后的高人就是那对夫妻了?”林桓若有所思地说。

“属下不知,不过这是有可能的,属下猜测秦骁很可能跟墨王夫妇做了交易,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傀儡,否则他们不会这样帮秦骁。”林桓的属下说。

“不。”林桓微微摇头,“秦骁那样的人,不可能成为任何人的傀儡。”林桓见过秦骁,不过是擦肩而过,而雪狼国的人都知道秦骁的出身和他幼年的经历。毫不夸张地说,在残酷的雪狼国王室能够活到今天还登上狼王之位的秦骁,他的过往就是一部很励志的血泪史,这也是雪狼国很多男人崇拜秦骁的重要原因,不在于秦骁如今的地位和实力,而是他从小到大没有依靠任何人,全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片天的经历。换个人在秦骁那样的处境,早就死了很多回了。

抛开东方云沁不谈,林桓对秦骁这个人还是佩服的,而他并不认为秦骁会对任何人低头,更不可能变成什么人的傀儡。如果秦骁是那样的人,他也活不到今天。至于秦骁和墨青靳辰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林桓就想不到了。

“墨王夫妇应该已经离开大秦城了吧?”林桓看着属下问。

属下点头:“墨王夫妇如今在千叶城。”

“现在秦骁身边还有什么人?”林桓问。

属下说:“王宫中一直戒备森严,秦骁没有出过宫,属下查到现在秦骁身边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一直住在王宫里面。”

“是什么人查到了吗?”林桓问。

“那个男子是齐皇登基的时候册封的四王之一姬无双。”属下说,“姬无双当时到大秦城的时候,并没有遮掩身份,那个时候墨王夫妇表面上离开了,但还在大秦城,之后姬无双很快就从大秦城消失了,属下猜测他是跟墨王夫妇在一起。”

“秦骁身边的女人……是什么人?”林桓神色微冷。如果秦骁和东方云沁之间是因为其他女人才成了现在这样的话,他觉得秦骁不配跟东方云沁在一起。

“那个女子的身份属下也查到了,她名叫南宫暖,是墨王妃的好友,当时和墨王夫妇一起去的大秦城,还曾经在王宫里面和秦岩的未婚妻尹瑶比过武,实力很强。”属下恭敬地说。

“你可查到了南宫暖和秦骁的关系?”林桓目光幽深地问。

“属下并没有查到,根据现在的线索,南宫暖和秦骁会认识,似乎是因为墨王夫妇。”林桓的属下说。

“你的意思是,他们才认识不久?”林桓问。

“属下只是猜测。”林桓的属下说,“秦骁大部分时候都在王宫御书房中,姬无双和南宫暖应该是旧识,属下查到他们经常在一起。”

“好,我知道了。”林桓微微点头,“继续盯着秦骁,有什么消息尽快禀报给我。”

林桓的属下很快离开了,林桓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玉杯,神色莫名。他表面上只是个生意人,喜爱花花草草,背地里也有自己的势力。林桓原本并不关心天下局势,因为他只想过自在随心的日子,做生意和养花都不过是无聊生活中的爱好而已。

遇到东方云沁之初,林桓只是觉得很有趣,因为东方云沁是秦骁的王后,却怀着身孕流落在外,他救下东方云沁也纯粹是个巧合。不过向来孑然一身的林桓刚开始对东方云沁的一点兴趣,后来就变成了怜惜,他真的把东方云沁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来看待。

没有人知道,林桓曾经是有个妹妹的,他的母亲拼死都要生下那个孩子,可她身体太弱了,在孩子出生之后很快就走了,而林桓那个先天不足的妹妹,最终也没有熬过去,出生半月就夭折了。

所以上元节那天夜里,看到东方云沁生产时候的样子,让林桓想起了他自己的母亲。而他现在觉得这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他会遇到东方云沁,就像是老天想要弥补给他一个妹妹,东方云沁生产虽然也那么凶险,但最终她和孩子都熬过来了。

林桓派人去调查秦骁,是因为他很好奇秦骁和东方云沁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他已经下意识地把自己当成了东方云沁的兄长,听说秦骁身边有个女子的时候心中就有些不爽。

不过林桓不打算问东方云沁她的过往,或许有一天东方云沁的心伤真的好了,她就愿意跟林桓说了。而林桓也从未想过要帮东方云沁回到秦骁身边,或者通知秦骁他要找的人在这里,除非东方云沁自己提出来。

最初救东方云沁的时候,包括后来,林桓始终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东方云沁的事情让她自己来选择,他尊重她的选择,这也是林桓做人的原则。

林桓的父亲还活着,但他们父子极少见面,因为林桓心中有怨。当年林桓的母亲体弱,林桓出生之后大夫就断定她并不适合再生孩子,可他的父亲还是让他的母亲怀了身孕,还坚持要让她把孩子生下来。最后他的母亲死了,孩子也没活下去。林桓始终认为,就是因为他的母亲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面没有选择权,因为他的父亲太霸道,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东方云沁的坚韧让林桓很欣赏,他觉得如果当年他的母亲也可以坚强一点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

又过了几天,东方云沁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林桓笑着对她说该给孩子取名字了。

东方云沁看着孩子说:“就叫云儿吧。”

“不起个大名吗?”林桓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说:“就叫云儿,不用大名。”当初秦骁心心念念地希望东方云沁可以给他生一个女儿,他有一天还对东方云沁说,他已经给女儿取好了名字,叫秦慕云……

“好,就叫云儿,小云儿,云沁的女儿。”林桓微微一笑。

正月底的时候,因为一些生意方面的事情,林桓去了一趟大秦城。事情很快办完了,他去大秦城一家很有名的点心铺子买了两盒点心,准备带回去给东方云沁吃,而他正在结账的时候,店里又进来了两个人。

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轻,擦肩而过的时候,林桓听到那个男子嘀咕了一句:“南宫小暖,干嘛要来这里啊……”

南宫小暖……林桓心中微动,出了门之后并没有走远,没过多久就看到那对男女也出来了,他们的容貌很普通,跟林桓见过的画像上面的姬无双和南宫暖完全不同,但林桓觉得应该就是他们。

林桓本想跟上去,却看到姬无双猛然转头朝着他看了过来,林桓默默地转身离开了。都是高手,他还是不要乱去招惹他们了,本来也无事,他不过是想知道他们到底跟秦骁是什么关系而已,不知道也无妨。

“刚刚那个人,感觉怪怪的。”林桓走了之后,姬无双收回视线,摸着自己的下巴说。

“什么人?”南宫暖回头去看,已经看不到林桓的身影了。

“没什么,我胡说的。”姬无双嘿嘿一笑说。

南宫暖瞪了他一眼,姬无双提着手中的点心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说:“这点心不如你做的好吃,买来做什么?”

南宫暖说:“这家的点心做得挺好的,我们明日要走了,买一点带走,去别的地方就吃不到了。我还想看看是不是能做出一样的来。”

“这样啊?”姬无双微微点头,“小姐姐说让我送你回千叶城,但是他们这会儿差不多到雪狼国了,我们半路应该可以碰到的。”

“到时候你可以做饭给靳辰吃了。”南宫暖说。因为之前打的那个赌,姬无双愣是缠着南宫暖学厨艺学了整整二十天。所谓勤能补拙还是有道理的,姬无双如今做的饭菜已经相当能看了,虽然味道还是不如南宫暖做的,但也不错了。

姬无双一个大男人,一开始对厨艺这种东西并没有任何兴趣,他的初衷只是想给南宫暖找点事情做,后来倒觉得做饭这件事挺有趣的,认真学了,最终成果还可以,他对自己相当满意。

而前两天秦骁收到了墨青和靳辰的消息,他们已经来了雪狼国,让秦骁尽快去淞雾城跟他们汇合。靳辰还说要让姬无双护送南宫暖回千叶城去,他们三个人明日就要出发了。

作为魏国的帝后,墨青除了刚当上皇帝的那段时间上了几天朝之外,之后就直接带着靳辰跑了,一直没有回去过。不过如今也不需要担心魏国的朝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没什么大事。雪狼国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秦骁如今武功恢复了,他知道靳辰的计划,而他一早就说了,到时候一定要算他一个,他要亲手把东方木祖孙给剁了。

说着不急,要慢慢谋划的武林盟主卢野,在得到藏宝图之后没几天,过了上元节,就带着紫阳门的高手,还有已经加入寻宝队伍的其他高手,暗中离开紫阳城,往雪狼国的方向来了。

为了防止藏宝图被人盗走或者被人抢夺,卢野并没有把藏宝图带在身上,而是记在了脑子里。只有他和他的儿子见过藏宝图,知道宝藏的所在之地,所以其他人只能让他们做主,这也是卢野巩固自己权威的一种手段。

队伍里面全都是江湖高手,速度也是相当快的,而路上不断有新的高手加入,只要实力不错,卢野全都来者不拒。用他的话说,宝藏是属于整个江湖的,大家只要出力了,都有份。

如此到了正月底的时候,卢野带着上百位江湖高手,已经出了齐国,进入了雪狼国。每天都有新的高手加入,甚至出现了几个隐世不出的老者,可见宝藏的诱惑力有多大。

齐国寒月城。

寒月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宅子里,元媛被绑在一根木桩上面,东方云祁冷笑着站在她面前,手中还握着一根很长的鞭子。

元媛早已经醒了,她也知道是谁抓了她,她甚至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可她随身的荷包没在身上,她中了很多软筋散,自己解不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元媛在这里已经有几天时间了,之前只是被关在这里,并没有被绑起来,南宫离每天会过来给她送饭送水,最开始还跟她说了一句对不起,她当时很想回敬南宫离一句让他去死,可她懒得说。

而元媛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东方云祁,东方云祁也没有说话,一进门就把她绑了起来,然后拿着鞭子,绕着她走了一圈,一直在冷笑。元媛不想看东方云祁现在的样子,看了觉得恶心。

“表妹,曾经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就看上东方云天那个蠢货了呢?”东方云祁看着元媛说。

元媛垂着头,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东方云祁并没有真的喜欢过她,只是不甘心被她拒绝而已,东方云天也不是蠢货,但她不想回答东方云祁的问题。

下一刻,东方云祁眼神一冷,狠狠地抽了元媛一鞭子,元媛身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印,可她依旧无动于衷。

东方云祁猛然靠近,伸手拽住元媛的头发,强迫元媛看着他。他看着元媛冷笑着说:“你觉得自己很有骨气是吗?等我打得你哭爹喊娘,看你还怎么傲!哦对,我差点忘了,你爹和你娘都已经死了,你再哭再喊,他们也不会听到了!哈哈!”

东方云祁放开元媛,后退了两步,挥鞭子就朝着元媛身上狠狠地打了过去,一下,又一下,一直打了几十下,元媛已经浑身是血的时候,东方云祁才停了下来,笑得一脸阴邪地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我不打你了,你好好养着,等你养好了,表哥会好好疼你的。”

元媛依旧很清醒,东方云祁再次靠近,把元媛的下巴抬起来,朝着元媛亲了过来。而元媛一口唾沫吐到了东方云祁的脸上,看着他冷冷地说:“滚!”

东方云祁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挥手就狠狠地抽了元媛一巴掌:“贱人!到现在还不知好歹!”

被元媛惹怒的东方云祁再次挥起了鞭子,鞭子还没落到元媛身上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个满是怒意的声音:“住手!”

东方云祁转头,看到南宫离站在门口,他轻哼了一声说:“原来是祖父啊,我不过打这个贱人几下,祖父也要管?祖父您老还真的是善良得感天动地呢!”

听到东方云祁阴阳怪气的话,南宫离神色一冷,伸手拽住东方云祁就把他甩了出去。

东方云祁差点没站稳摔倒了,他看着南宫离冷声说:“南宫离!你别忘了是你亲手把里面那个女人抓过来的!怎么?现在心疼了?觉得她是你徒弟的朋友,打不得是吗?我告诉你南宫离!我不仅今天要打她,我明天还要打她,我还要睡了她!”

“啪!”的一声,南宫离狠狠地抽了东方云祁一巴掌,看着东方云祁冷声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月晴的孙子,我早就砍了你!”

东方云祁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他歪着头,舔了一下唇角的血,看着南宫离笑得一脸讽刺:“月晴的孙子?我是月晴的孙子,那都是因为你当年没管住自己!因为你,我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南宫离,我就是来向你讨债的,你看我不顺眼就杀了我啊!你敢吗?你敢吗?!”

南宫离的拳头握得咯咯响,强忍着心中的怒意,看着东方云祁的眼神冷到了极点。他不明白为何他和月晴的孙子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他因为对月晴的愧疚,对东方云祁的愧疚,做了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即便一开始就知道是错的,可他还是去做了,因为他不想再对不起月晴。可事情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他真的感觉好累……

“怎么回事?”月琅出现在东方云祁身后,看到东方云祁的脸,月琅神色一冷,挥掌就狠狠地抽了南宫离一巴掌,看着南宫离冷声说,“你再敢动云祁一根手指头,我就砍了你的手!”

“云祁,我们走,祖母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月琅拉着东方云祁一起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南宫离转身,就看到元媛被绑在柱子上,全身上下血肉模糊的样子。他心中没来由地痛了一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进去把元媛解下来,去打了一盆清水过来,还递给元媛一瓶药,面色沉沉地说:“你自己上药吧。”

元媛没有接南宫离递过去的药,南宫离神色难看地说:“是老夫对不住你,但老夫是有苦衷的,你放心,老夫不会再让云祁欺负你,有机会就放你离开。”

元媛依旧无动于衷,南宫离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丫头,你跟老夫的徒儿是朋友,老夫知道你性子烈,但是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把伤养好,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元媛缓缓地抬起了头,凌乱的头发上面沾了血,她的嘴角也有一些血迹,可她的眼神很平静,也很冷漠,她看着南宫离说:“你说错了一句话。”

南宫离神色莫名,元媛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靳辰早就不认你这个师父了,以后也不会认,因为你,不,配!”

南宫离神色一僵,元媛看着他冷声说:“你知不知道你的嘴脸真的很让人恶心?一边做着对不起靳辰的事,一边口口声声说着你有苦衷,还非要说她是你的徒弟。南宫离,东方云祁是你的孙子是吗?这就是你所谓的苦衷?为了那样一个混蛋,你什么都愿意做,你自己的良知呢?!南宫离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一个孙子?你是不是笃定了靳辰不会因为你迁怒小夜?你想得也没错,没有人会因为你迁怒小夜!但你记住了,在你认了东方云祁的时候,靳辰和小夜就跟你没关系了!因为你不配当靳辰的师父,不配当小夜的爷爷!”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