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没有爱,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痛?/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离神色难看地放下手中的药,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不远处一个房间的门开了,月琅站在门口,看着南宫离冷声说:“有事找你,过来!”

南宫离紧紧地握着拳头,转身走了过去。

房间里,东方云祁的脸上已经被月琅上了药,他看到南宫离进来就冷哼了一声。月琅开口让南宫离坐,她自己也坐了下来,看着南宫离说:“我收到了一个消息。”

南宫离沉默,月琅接着说:“前朝宝藏现世,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

南宫离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什么好机会?”

“只要得到前朝的宝藏,我们就有图谋天下的资本了!”东方云祁眼中闪烁着渴望又兴奋的光芒。

南宫离神色难看地说:“如果真的有宝藏现世,肯定会引起各方抢夺,我们就这几个人,哪有什么胜算?”

“南宫离,不要这么看轻自己。”月琅唇角微勾,“以你的实力,那个所谓的武林盟主,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他现在仗着武功高,身后还有个紫阳门,就成了寻宝的带头人,我们武功比他高,把他杀了,宝藏自然就是我们的了!”

“你现在杀了卢野,只会被人群起而攻之!”南宫离冷声说。

“谁说我要现在动手了?只是有一张藏宝图,宝藏的影子都还没有见到,急什么?就让那些人先帮我们去找,等找到了,我们再出手抢过来。”月琅冷笑着说。

“祖母英明!”东方云祁一脸崇拜地看着月琅。

南宫离再次沉默,月琅看着他不容置疑地说:“收拾一下,我们今日就离开这里,暗中跟着那些寻宝的人,去看看宝藏到底在哪里。”

月琅所图甚大,她也费了不少心机做过一些事,然而最终不仅全都失败了,还失去了自己精心培养的所有弟子。宝藏的诱惑力对她来说很大,因为如果真的能够得到传说中的前朝宝藏,她手中的势力可以很快壮大,再也不用这样躲躲藏藏了。

南宫离知道月琅已经决定了,只是通知他一声,他没有说不的权利。他看着月琅说:“既然要去找宝藏,元媛那个丫头就没用了,放了她吧!”

“休想!”东方云祁冷声说,“没用就给我玩儿!玩完了杀掉!”

南宫离神色一冷,月琅冷笑:“南宫离你怎么总是这么天真?谁说元媛已经没用了?宝藏现世这么大的事情,你那位爱徒肯定会去凑热闹的,带着元媛,到时候少不得要让你徒儿给咱们行个方便,你说呢?”

南宫离神色难看地说:“那你们不能再碰她!”

“凭什么?当初她在我面前那么趾高气扬,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她落到我手里了,自然是任我摆布!只要弄不死不就行了!”东方云祁冷哼了一声说。

“我说了,谁都不准再碰她!”南宫离陡然拔高了声音,看着东方云祁厉声说。

东方云祁脖子缩了一下,被吓了一大跳,虽然南宫离一直看他不顺眼,但还是第一次对他发这么大的火。

月琅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云祁,你就成全你祖父吧,他想当好人呢!再把他惹恼了撒手不管你怎么办?不过一个女人而已,等咱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你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再无顾忌了。”

听到月琅的话,东方云祁不情不愿地说:“既然祖母说了,那就算了吧,大事要紧。”

“云祁真懂事。”月琅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怒意未消的南宫离,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当天他们就离开了寒月城,朝着雪狼国的方向而去了。南宫离一直盯着,没再让东方云祁靠近过元媛。元媛并没有用南宫离给她的药,也没有处理伤口,只是换了身衣服,伤口还在,可她似乎感觉不到疼一样,而不管南宫离跟她说什么,她再没有开口跟南宫离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再看南宫离一眼。

雪狼国的淞雾城,不过是雪狼国中部的一个很普通的小城,平日里往来的人不多,城中的百姓也不多。因为临近淞雾雪山,淞雾城的气候比其他地方都要更为寒冷,这也是淞雾城人少的原因之一。

二月的天气已经没有那么冷了,淞雾城中所有的客栈,都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易了主。因为价钱很可观,所以那些客栈的原主人都很爽快地卖掉了,本来淞雾城的客栈生意常年都很冷清,只是不赔本而已。不过没过多久之后,那些卖掉客栈的人肠子都悔青了,这就是后话了。

淞雾城最大的一家客栈里面,靳辰和墨青坐在一个房间的窗边,看着下方偶尔经过的寥寥几个行人。

他们都易了容,靳辰还扮了男装,看起来就是两个容貌普通的男人。而一夜之间买下淞雾城所有客栈的人,就是墨青和靳辰。

墨青和靳辰是前日到淞雾城的,客栈是昨夜才买的,决定买客栈不过是因为靳辰的一句话,靳辰说:“这个小城接下来肯定会很热闹,客栈应该可以赚不少钱。”然后财大气粗的墨青就说:“那就把这个城里的客栈都买了吧。”

北堂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财大气粗,他一向也不遮掩自己的财大气粗,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朋友,向来出手阔绰挥金如土。而墨青相对来说算是个隐形的富豪了,因为江湖传说中的暗王就是墨青本人。那些地下黑市,还是墨青在遇到靳辰之前,那些年在各处游历的时候做的生意,每一处地下黑市的机关暗器,全都是墨青亲自设计的。

不过墨青和靳辰决定买淞雾小城的这些客栈,目的倒真的不是为了赚那么一点小钱,因为等这场宝藏风波过去之后,淞雾城肯定又该冷清下去了,也赚不到多少钱。

他们昨夜暗中买了淞雾城中的所有客栈,大大小小一共有八家,今天各家客栈里面的掌柜和跑堂的小二,全都换成了墨青的人。

虽然说墨青和靳辰的计划是引诱他们的目标进入那个假的藏宝库,然后一网打尽,但事情总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最后他们的目标没上钩的话,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因为他们最初最重要的目的,其实是把东方木和月琅那两帮人引出来。

墨青和靳辰认为东方木和月琅会来淞雾城,但他们未必真的会进入那个假的藏宝库,也有可能一个进去了,一个没有进去。而墨青和靳辰买下这些客栈,安插自己的人,就是为了掌控住淞雾城的局势。有多少高手来了,都有些什么人,东方木和月琅是不是出现了,这些消息到时候他们很快就可以得到,因为要去寻宝的人必然要住在淞雾城,藏宝图只是指引他们来到这个地方,并不等于他们到了就可以搬着宝藏走了。事实上淞雾山上根本就没有宝藏,不过这对于那些热切地要来寻宝的人来说是个秘密。

“主子,夫人,狼王来了。”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间里,神色恭敬地说。

“请他们过来。”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算算时间,秦骁和姬无双还有南宫暖也该到了。

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叫了一声:“师兄。”

“进来。”墨青开口说道,起身把窗户关上了,隔绝了外面的视线。而窗户被关上的同时,门开了,进来了三个人。

他们三人都做了易容,南宫暖很明显,最矮的那个就是。而姬无双板着脸看着靳辰叫了一声:“小师妹。”

靳辰拿起茶杯朝着姬无双的脑袋就砸了过去,姬无双一脸无辜地躲开了,南宫暖说了一句:“活该。”然后走过来在靳辰身旁坐下了,把手中的包袱放在了桌上。

“小姐姐,你怎么认出我的?原来你这么了解我啊!”姬无双看着靳辰嘿嘿一笑。

墨青凉凉地看了姬无双一眼,姬无双脸上的笑容瞬间没了,一本正经地说:“我来了。”

靳辰表示不想理他,她看着秦骁问:“你怎么样?”

对于靳辰的问题,秦骁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秦骁做了易容,但依旧能看出来他消瘦得厉害,甚至比靳辰最初在雅风苑见到他的时候还要清瘦,一看就知道这些日子过得并不好。

虽然秦骁的身体恢复了,实力也恢复了,精神尚可,但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心情很差,变得比曾经更加沉默寡言了,而他们也都理解。作为朋友,他们都知道东方云沁如今不知所踪,而算着时间东方云沁和孩子没事的话现在孩子都出生了,可秦骁却不知道他们母子在哪里,他的心情怎么可能会好?如果不是这些日子南宫暖和姬无双一直陪着秦骁,南宫暖还经常下厨给秦骁做补汤,秦骁自己一个人待着的话,绝对比现在更瘦。

姬无双打破了沉默,开口说:“小姐姐,这里很快就会变得很热闹的,我和南宫小暖商量过了,我们可以留下来帮你们啊!南宫小暖武功比我还厉害呢!”

南宫暖蹙眉看着姬无双:“我什么时候跟你商量过了?”

姬无双弱弱地说:“我猜你想留在这里的,难道不是吗?”

南宫暖瞪了姬无双一眼,转头看着靳辰说:“我觉得你们应该需要用人,我可以留下帮你们。”

“我也没说错啊!”姬无双表示这不是一个意思嘛。

南宫暖看着他说:“我是我,你是你,我们没有商量过就是没有商量过。”

姬无双心中微叹,看来他又说错话了。他不过是想着南宫暖肯定想要留下的,所以就主动开口对靳辰说,谁知道南宫暖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她是她,他是他,划清界限的意思吗?姬无双觉得最近南宫小暖对他好了一点,他自己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这样真的不好,南宫小暖又没有喜欢他……

靳辰唇角微勾,感觉南宫暖和姬无双之间有点不一样了,至少曾经那种很纠结很尴尬的气氛没有了,现在相处起来舒服多了。即便只是普通朋友,这样也好一些。

靳辰笑着说:“暖暖想留下就留下吧。”南宫暖很懂事,绝对不会给他们惹麻烦的。

“那我呢?”姬无双指着自己问。

“你……”靳辰看着姬无双似笑非笑地说,“你自己都说了,你武功还不如暖暖,要你何用?”

姬无双的脸色很精彩,然后突然来了一句:“我可以给你们做饭!”

靳辰笑了:“呦!这才几天不见,小姬你长本事了啊!”

姬无双一脸嘚瑟:“小姐姐我告诉你,我做饭很好吃的!南宫小暖是我师父,我学得可好了!”

靳辰表示姬无双又给了她新的认知,这孩子为了讨姑娘欢心男扮女装就算了,竟然还学会了做饭?一句话总结,毫无节操……

“行,今天让我们尝尝你的手艺。”靳辰笑着说。

“可以是可以,不过小姐姐咱们在这里的宅子在哪里啊?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待在客栈里面?”姬无双问靳辰。跟北堂豪那个走到哪里都要买宅子的土豪混久了,姬无双习惯性地认为靳辰肯定在淞雾城置办了宅子。

“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你姐姐我的宅子。”靳辰看着姬无双说。

“这个客栈你买了?”姬无双愣了一下。

“这个城里所有的客栈我都买了,你去吃饭,给你打折。”靳辰说着,南宫暖笑了起来,秦骁还是面无表情,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苦情男。

“小姐姐也好有钱。”姬无双嘿嘿一笑说。

现在不是饭点,姬无双虽然说要让靳辰和墨青尝尝他的手艺,但也不需要着急去做。他和南宫暖要留下,靳辰已经点头了,接下来的安排大家要一起商量一下。

“你们最近有东方云天的消息吗?”秦骁开口问靳辰。算起来,东方云天是秦骁的大舅子,虽然他们之间过往的相处完全谈不上愉快,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们都是最关心东方云沁的人。

靳辰微微摇头:“没有,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靳辰一直没有再收到东方云天的消息,她觉得东方云天十之八九还没有找到东方云沁,如果找到了肯定会跟他们联系的。

秦骁微微皱眉:“过了这么久了,他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吧?”还没找到东方云沁,秦骁可不希望东方云天再出什么事情。

秦骁说到这里,靳辰突然想起了元媛……元媛在上元节那天夜里被人劫走了,而且百分之百是月琅干的,因为元媛在这边的仇家就只有月琅。而东方云天如果遇到麻烦的话,靳辰觉得会对他下手的应该就只有东方木祖孙了,因为东方云天在这边的仇家也就只有东方木。

东方云天之前是出去找东方云沁的,东方木祖孙那段时间也在找东方云沁,他们未必不会撞到一起。东方云天毕竟还年轻,应该不是东方木的对手,但如果东方木擒住东方云天的话,他是不会对东方云天下杀手的,至少暂时不会。

想到这里,靳辰微微蹙眉:“元媛被月琅抓了,如果东方云天出事的话,十之八九是落入了东方木手中。”

南宫暖神色微变:“元媛又被抓了?月琅上次就要杀她,这次会不会……”

靳辰微微摇头:“月琅只要收到宝藏现世的消息,就一定不会动元媛,因为她知道我们会成为她得到宝藏的最大阻碍,留着元媛还有用。同理,假如东方云天真的落入了东方木手中,他现在应该还活着。”

姬无双神色一凝:“我们这次的计划,目标就是月琅和东方木,如果他们手中都抓到了可以威胁我们的人质,我们的计划很可能要失败了!”

靳辰和墨青精心设计的这个“宝藏阴谋”,目的就是为了引出东方木和月琅,把他们给杀了,可如今元媛落入了月琅手中,失踪的东方云天有可能被东方木给抓了,到时候就算真的利用宝藏把他们引出来,他们手中有人质,依旧可以脱身。

靳辰微微摇头,眉目之间倒是不见失望:“无妨,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我们把元媛和东方云天救了,又让月琅和东方木跑了。我们最初的目的就是把他们引出来,如今宝藏现世的消息传开,如果他们手中正好握着可以威胁我们的人质,他们就更可能会肆无忌惮地出现,来抢夺宝藏,因为不用担心我们阻拦。这样一来,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事在人为,只要他们出现,我们就可以想办法把我们的人救回来,同时把他们解决掉。”

靳辰并没有想过事情一定会按照他们的预想来发展,有句话叫做计划跟不上变化,说的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元媛被抓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东方云天被抓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这两件事表面看来对靳辰这次的计划不利,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因为手中有人质,月琅和东方木现身的可能性会更大,更有利于实现靳辰最初的目的。

至于最终他们会不会受制于人导致整个计划泡汤,靳辰并没有这么悲观。情况变了,他们的计划自然可以相应改变。靳辰当然是要救元媛和东方云天的,而且救人比杀人更重要,但这并不代表靳辰就完全被动了。

曾经东方木和月琅都做过用人质威胁靳辰和墨青的事情,最终全都失败了,因为这并不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弱点大家都有。

“你说得没错,但我们行事要更加小心一点。”南宫暖神色严肃地说,“东方木和月琅定然会对前朝宝藏势在必得,他们都是丧心病狂的人,假如让他们知道这是个圈套,我们这次又没能把他们解决了,之后他们被逼到了穷途末路,一定会更疯狂地报复我们!”

靳辰微微点头:“暖暖言之有理。”

姬无双也神色认真地点头:“南宫小暖说得很对。”

南宫暖蹙眉思索了一下,然后开口说:“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靳辰微微一笑:“暖暖有什么想法?”

南宫暖神色认真地说:“其实我们不必躲着,假如我们,尤其是靳辰和墨青你们两个人,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淞雾城,这样不仅会让人更加相信宝藏真的在这边,而且一定会引起月琅和东方木的注意。以他们的性格,会不会仗着手中有人质,要求我们去帮他们找宝藏,然后作为交换?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很可能会主动现身来找我们的。”

“没错!”姬无双拊掌赞了一声,“如果他们主动出现的话,我们只要想办法把元媛和东方云天给救了,以我们的人数,怎么都能把那几个贱人给灭了!”

靳辰微微点头,然后又若有所思地摇头:“暖暖的想法很好,但是我们似乎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们认定月琅和东方木是两帮人,但他们都是从八大家族那边来的,而且月琅还在东方城生活过,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姬无双愣了一下:“应该不会吧?如果月琅和东方木真的有关系的话,他们为何要分头行动呢?直接联合起来的话,不是实力更强?”

靳辰神色莫名:“就是因为月琅和东方木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似乎也没有任何联系,所以我们之前没有想过他们有关系这种可能,但这未必不可能。”

靳辰之前没有想过月琅和东方木有关系这种可能性,就是因为月琅在帮着她姐姐的孙子东方云祁图谋天下,而东方木在为他自己和他的孙子东方玉图谋天下,他们两帮人的目的和行事风格都有很多相似之处,却从来没有过任何交集。

姬无双说得没错,假如月琅和东方木有关系的话,他们如果一早就联合起来,实力会更强。但靳辰突然想到了月琅和东方木有不为人知的关系这种可能性,她觉得应该考虑到。

“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如果他们是两帮人的话,我们可以逐一对付,甚至可以设计让他们狗咬狗。如果他们表面上是两帮人,暗中其实是一起的,我们就要改变策略了。”秦骁开口说。

几人又商议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可能遇到的情况,而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根据他们的计划,随机应变。

“小姐姐,我去做饭给你们吃!”姬无双对于他一个大男人会做饭这件事显然十分自豪,一点都没有君子远庖厨这种观念。事情谈完了之后,他就十分积极主动地说要去做饭。

靳辰笑了:“好,我们等着。”

姬无双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着南宫暖说:“南宫小暖师父,你要不要再来指导我一下?万一我又把盐和糖放错了怎么办?”

南宫暖很淡定地说:“做得不好吃你自己吃就好,我们并不是一定要吃你做的饭。”

姬无双瞬间扎心了,默默地扭头自己下楼去后厨了。

在喝茶闲聊等着吃饭的时候,秦骁坐在窗边,静静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抑或是什么都没有想。

靳辰走过去坐下,秦骁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在了外面,过了片刻之后神色黯然地开口说:“小师妹,你说沁儿生了儿子还是女儿?”

秦骁这话,就是他坚信东方云沁还活着,孩子也没事,已经出生了。而这一点坚信也没有让他心中好过多少,因为他曾经那么期盼他和东方云沁的孩子,他那么渴望陪着东方云沁,一起看孩子一天天长大,然后瓜熟蒂落,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偏离了轨道,而他现在都不知道他和东方云沁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

“二师兄想要儿子还是女儿?”靳辰问秦骁。

秦骁苦笑了一声,微微垂眸说:“我想要女儿,可沁儿说想生个儿子。”

靳辰表示东方云沁生第一胎的时候想法跟她倒是很像,当初靳辰也想生个儿子,觉得儿子像墨青会很帅,结果后来如墨青所愿,生了个长得像靳辰的女儿。

跟秦骁和东方云沁比起来,靳辰觉得自己幸运太多,她生了两个孩子都很顺利,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墨青一直都在她身边。

“这样的话,我猜是女儿。”靳辰对秦骁说。

靳辰本以为她的话会让秦骁稍微高兴一点点,谁知道秦骁苦笑着摇头说:“我现在倒希望是个儿子,这样沁儿会开心一点吧。”

靳辰心中微叹,造化弄人啊!恐怕秦骁现在根本不在意东方云沁生的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了,他只是想让东方云沁平安回到他身边而已。

秦骁突然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小师妹,如果沁儿真的恨我的话,我也不会放手的。”

靳辰伸手拍了拍秦骁的肩膀说:“二师兄,如果云沁要杀你,也请你把脖子洗干净了递过去。你要敢放手,咱们就绝交吧!”

秦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管做什么,心都像是死了一样……

没过多久,姬无双做好了他最拿手的几个菜端过来了,靳辰尝过之后给了他很高的评价,姬无双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一时又有些得意忘形,哈哈笑着说了一句:“我真是个好男人啊!”

姬无双话落,靳辰和墨青没反应,秦骁没反应,南宫暖也没反应,姬无双看了南宫暖一眼,自己神色一僵,微微垂眸端起了饭碗,埋头猛吃了几口,接下来就变得很沉默了。

虽然朋友都没说什么,但姬无双自己心底深藏的那点自卑,一直都还在。他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简直就是不要脸,他周围的朋友一个个都是好男人,就他自己不是,永远都不会是,不管他多努力想要变得更好……

饭后几个人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靳辰叫住了走在最后的姬无双,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小姬,你已经很好了。”

姬无双低着头说:“小姐姐不用安慰我,你们都很好,我能跟你们做朋友已经很知足了。”

姬无双话落就走了,靳辰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摇头。目前的情况是,姬无双依旧在苦逼地单恋,而且因为过去的事情心中很自卑,不敢放手去追,又不愿放弃离开。姬无双真的很努力地在变得更好,尤其是在南宫暖面前。假如南宫暖喜欢姬无双,靳辰会乐见其成的,可如今南宫暖并没有一点喜欢姬无双的意思,靳辰也不好说什么。

如今才二月初八,风清已经成功地混入了卢野带头的寻宝高手的队伍里面,每天都会给靳辰和墨青传消息过来。靳辰和墨青知道卢野那些人大概七八天之后才会到达淞雾城,也知道他们队伍里面都有些什么人。他们的目标月琅和东方木并没有出现在卢野带领的寻宝队伍里面。

雪狼国怀化城外十里的福祥村。

乍暖还寒的季节,林桓没有开口说过要回怀化城的林府,喜欢福祥村的小童很开心,天天在外面疯跑着玩儿,跟福祥村同龄的小孩子都混熟了。

东方云沁还在坐月子,在林桓的精心调养之下,她的身体也没有好很多,脸上依旧没有多少血色,虚弱而无力。因为怀孕的时候遭了大罪,生产的时候又伤到了根本,而她心中的郁结没有因为孩子的出生就消散,每日依旧需要借助安神汤才能入眠。

被东方云沁取了名字叫云儿的小姑娘,有稳妥的奶娘和婆子照顾着,虽然还是很瘦小,但身体是无碍的。而且长开了一点之后,五官更是像极了东方云沁。

这天林桓过来跟东方云沁商量点事情,云儿在东方云沁这里,她在东方云沁怀中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珠,东方云沁微微笑着低头去看她。

林桓刚在房间里坐下,云儿就突然哭了起来,他示意大喜去把云儿抱走,让奶娘喂奶。云儿并不是个闹人的孩子,她每次哭都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饿了。

大喜比划着示意东方云沁把孩子交给她,东方云沁看着大喜把孩子抱走之后,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林桓微微皱眉:“云沁,你怎么了?”

东方云沁神色黯然地摇头说:“我本该自己喂她的……”

当了母亲,东方云沁看到孩子瘦小体弱,心里会难受得想哭;看到孩子吃奶都要找奶娘,她一口奶都没有让孩子吃上,心里更是难受。可她自己身体太弱了,林桓让人准备的补汤补药都是给她自己补元气的,没有催奶的,因为她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给孩子喂奶。

林桓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云沁,孩子不会怪你的,如果不是你那么坚强,她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林桓听嬷嬷说过,女人怀孕的时候和刚生了孩子之后,心理都很脆弱敏感,受不得刺激。而东方云沁怀孕期间遭了大罪,生产之后也没有好起来。

“我知道。”东方云沁扶了一下额头,她现在很容易累,就只是坐了一会儿,陪了陪孩子,就感觉精神很疲惫。

“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晚点再说。”林桓站起来说。他本来想跟东方云沁商议一下给她换其他的药,因为东方云沁自己也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不过看东方云沁现在的样子,林桓决定晚点再说。

林桓从东方云沁的房间出来,回了隔壁自己的房间,而他的心腹属下很快出现在他面前。

“何事?”林桓看着他的属下问。

“回主子的话,秦骁前些日子离开了大秦城。”林桓的属下恭敬地说。

林桓神色莫名:“他去了哪里?”

“秦骁和姬无双还有南宫暖三个人一起离开的,属下并没有查到他们的行踪,但是属下猜测,秦骁这次离开很可能是因为前朝宝藏。”林桓的属下说。

林桓神色微冷:“前朝宝藏?难道秦骁现在还想着要一统天下吗?”

林桓的属下沉默了,林桓摆摆手说:“你退下吧。”

剩下林桓一个人,他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他这么多年孑然一身,连个可以信任的朋友都没有,过得很自由,却也越来越无趣。遇到东方云沁之后,他真的把东方云沁当了妹妹,有了关心的人,就会有越来越多关心的事情,譬如秦骁。即便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但林桓总觉得东方云沁是爱秦骁的,没有爱,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痛……



------题外话------

本书即将完结,谢谢一路支持游游的亲们~完结之前升级成为解元的,记得来领奖呦~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