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这算是好事吗?/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的一天开始了,雪狼国中部的淞雾小城一大早就热闹非凡。

江湖高手都是跟随卢野来到淞雾城的,而藏宝库具体所在的地方,也就只有卢野知道。可是卢野带着这么多高手到淞雾城已经两天了,却迟迟都没有行动。

福来客栈里面,卢野和紫阳门的几位长老正坐在一起议事。

“门主,我们的人已经暗中找到了藏宝库的入口,可是打不开入口的机关!”一个矮个子的长老看着卢野说。

卢野神色莫名:“这次来的高手里面,有没有懂机关术的?”

另外一个长老微微摇头:“机关术早已经没落了,江湖中人并没有机关术高手。”

这两天卢野看似没有行动,一直在福来客栈里面休息,但他早已经暗中派人去找了,就在最高的那座雪山的半山腰,有一个很浅的山洞,就是藏宝图上面所画的藏宝库入口。

卢野本想让自己的人先去探探路,以此占得先机,可是紫阳门里却没有什么人懂得机关之术。在他们眼中,前朝藏宝库这样的地方,机关一定极其复杂,并且很危险。他们就算到了门口,最终想要得到宝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之响起了卢晟的声音:“爹,几位前辈过来拜会。”

紫阳门的一个长老起身打开了门,卢野也站了起来,笑容满面地迎了出去,将门口站着的几位实力极强的老前辈给迎了进来。

“卢野,都两天了,怎么也没有动静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着卢野问。

“卢野,你不会只是表面上大方,背地里已经偷偷找到了藏宝库,打算吃独食吧?”另外一个独眼老头看着卢野的眼神阴测测的。

“吃独食?那也得能吃得下。”一个一脸富态的老头脸上挂着笑,说出来的话却并不客气。

“几位都是卢某的前辈,卢某怎么敢造次?”卢野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这就对了!”独眼老头对卢野现在的态度还是满意的,“今日天色尚早,你该带着大家去找宝藏了!”

卢野呵呵一笑说:“几位前辈,实不相瞒,晚辈之前怕藏宝图有什么问题,不想带着江湖上的兄弟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去找,就先派了人过去。”

白发老头眼眸微闪:“哦?你已经派人去过了?可找到了藏宝之地?”

看到卢野微微点头,富态的老头似笑非笑地说:“卢野,不会是你的人找到了门,却进不去,你才跟我们说这些的吧?”

“不敢不敢!”卢野微微垂眸,“几位前辈在,晚辈可没有那样的胆子!”

“没有最好!”独眼老头冷哼了一声,“既然已经找到了地方,今日就出发过去看看!”

“二长老,去通知各位江湖兄弟,大家一起过去吧。”卢野对矮个子的长老说。

“是,门主。”矮个子的老头很快就出去了。

宝藏现世在淞雾城中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有不少胆子大的百姓一直盯着福来客栈的动向,想要在江湖高手出发的时候,跟在后面去藏宝库看看。他们想得很好,到时候能进到藏宝库里面,捡个什么东西回来,说不定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了。

卢野带头从福来客栈里面出来了,身后跟着紫阳门的众多高手,而其他江湖高手都纷纷跟在了后面,一齐朝着淞雾城的城门口而去。

江湖高手出了城,往淞雾雪山的方向而去了,淞雾城中想要暗中跟上去的百姓,却都被城门口的守军拦了下来。胡胜有令,淞雾城的所有百姓,只能进,不能出!原本想要冒险去捡个便宜的百姓都只得回去了。

福来客栈二楼最里侧的房间里面,靳辰和墨青正坐在一起喝茶,其他三人也在。

“小姐姐,我们不去吗?”姬无双看着靳辰问,“我们可以混到江湖人的队伍里面!”

靳辰微微点头:“你说得没错。”然而她坐在那里并没有动。

“走呗!”姬无双催促道。

“走。”靳辰话落,却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

姬无双拍案而起:“到底走不走?一句话!”

靳辰笑了:“小姬,别急嘛,今天还不是时候。”

姬无双坐了回去,看着靳辰问:“我倒是忘了问你们,那个假的藏宝库里面,都有什么机关?是不是很恐怖?万一第一个人进去就死了,后面的人不敢进去了怎么办?”

靳辰唇角微勾:“小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艺高人胆大。”

姬无双表示没懂:“啥意思?”

“一般人打不开那些机关,并不代表没有人能够打开。”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可是并没有听说江湖高手里面有机关术的高手啊!难道是那几个刚出山的老怪物?”姬无双还是不解。

南宫暖神色微动:“月琅!元稹和东方清茉都是她教出来的,鸳鸯楼曾经在机关和阵法方面都很强,月琅一定是个中高手!”

“所以小姐姐你断定月琅一定会混到江湖人的队伍里面,去给他们破解机关?”姬无双微微皱眉,“可月琅也有可能跟东方木一样,拿元媛来威胁我们,或者在等着宝藏真正现世了之后,再用元媛跟我们交换呢!”

“到现在月琅都没有出现,她肯定是有别的计划。”靳辰神色平静地说,“跟东方木一样和我们交换固然是一种方式,但显然她并不打算这样做。小姬,如果你是月琅,作为一个机关术高手,你会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姬无双微微点头:“会!卢野把人带到藏宝库的入口,他所有的优势就都不存在了,紫阳门人多,但其他高手人数更多。如果这个时候我出现,而且只有我能解开那些机关,江湖人就会听我的号令,卢野也得低头,这样一来,我就成为了做主的人。即便最终找到了宝藏,想要把传说中那么多的宝藏运出去,也必须有人一直在控制整个藏宝库的机关,所以不会有人动我。”

靳辰微微点头:“那些机关,本就是专门为月琅设置的。”如果所有人都打不开,也进不去那个藏宝库,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也就是说,只要今天有人冒头去开机关,不管是男是女,一定是月琅假扮的!”姬无双眼睛一亮,“那我们更应该过去了,直接把她灭了!”

靳辰抬手敲了一下姬无双的脑门儿:“你是不是傻?元媛还在月琅手里。”

“那如果月琅今天顺利地解开所有的机关怎么办?到时候她就知道藏宝库是假的了。”姬无双皱眉,表示脑子真的有点不太够用。

“不会的,那些人很快就会回来,因为我们还给月琅准备了一个礼物,一定很合她的心意。”靳辰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姬无双心中跟猫挠的一样,看着靳辰委屈巴巴地说:“小姐姐,你要么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要么我就偷偷过去了!”

“你可以去。”靳辰唇角微勾,“记得,见势不好,要早点跑回来。”

姬无双总感觉靳辰最后一句话似乎别有深意,不过他也不管了,靳辰既然说让他去,那就肯定没问题。

姬无双还下意识地问了南宫暖一句:“南宫小暖,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热闹?”

南宫暖微微摇头:“我不去了,你去吧。”话落还加了一句,“你小心一点儿。”

姬无双瞬间就心花怒放,嗨嗨地跑了。他本来就做了易容,没有人能认出他,如今可以说走就走。

这天一大早天气就很阴沉,乌云密布的样子像是要下雨,不过这丝毫没有妨碍以卢野为首的江湖高手前去寻宝的热情。

前朝亡国之君视财如命,而百年前战火纷飞山河破碎,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位亡国之君太过昏庸,搜刮了大量的民脂民膏,搞得百姓怨声载道。

民间一直流传着关于前朝宝藏的传说,所有人都听说过,传说中的藏宝库以极品美玉铺地,顶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各色璀璨的宝石,价值连城的珠宝堆成了山,还有一个地方是专门放武功秘籍的,那些失传的神功秘籍都能在里面找到,里面还有传说中的那些神兵利器……

这些,都让江湖高手心生向往,无比渴望。如今藏宝库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都已经心痒难耐了。

将近三百人的寻宝队伍,这大概是百年以来江湖高手聚集得最齐,人数最多的一次。这样的一支队伍,已经有了可以轻松灭掉整个淞雾城的实力,对抗如今驻扎在淞雾城的雪狼国大军,也有一战之力。

后来的姬无双,暗戳戳地混进了寻宝队伍里面,跟着那些江湖高手一起上了淞雾雪山。

“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走在姬无双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看着姬无双说。

姬无双现在的模样和打扮都很普通,靳辰还恶趣味地给他脸上点了一颗黑痣,他想擦掉的时候看到南宫暖一直看着他笑,就干脆不擦了。

对于身边人的问题,姬无双嘿嘿一笑说:“紧赶慢赶,刚刚才到,收到消息太晚了!不过想必各位兄弟不会拒绝我加入的,小弟不才,也有几分功夫!”

“赶上了就好!这样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这位兄弟放心吧,盟主说了,江湖中相逢就是兄弟,见者有份!”跟姬无双说话的中年男人笑着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姬无双默默地表示,大哥,见者有份是没错,关键这个藏宝库里面啥啥都没有啊!

卢野带着紫阳门的人走在最前面,而紧随其后的就是听闻宝藏现世才出山的几个老头,一个个气息都很强。

到了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面,卢野停了下来,整个队伍也都停了下来。

卢野转身,背对着那个山洞入口高声说:“各位兄弟,这里就是卢某所得到的藏宝图指示的藏宝库入口,入口处有机关,咱们要找的宝藏,就在里面!”

卢野话落,整个队伍都沸腾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用兴奋又激动的眼神看着面前灰扑扑的山壁,仿佛能够透过那些石头,看到里面的美玉和珠宝。

“盟主,快点打开机关吧!”一个人高喊。

卢野神色有些无奈地说:“卢某得到的只有地图,没有机关图。那样的宝藏,机关定然不简单,不知哪位兄弟擅长此道,还请站出来!”

江湖中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并没有人站出来,因为确实都不懂机关之术。

卢野的神色有些为难:“这样的藏宝之地,绝对不能硬闯,一旦破坏了机关,很可能里面的宝藏会顷刻之间毁掉!”

其他人都深以为然。历史上出现的宝藏,往往都伴随着复杂又危险的机关暗器,想要得到十分困难,一个不小心就是死。而藏宝库的机关之所以能够困住这些实力都能摧山裂石的高手,就是因为这种地方的机关,往往是一旦破坏,一切都会被毁掉!

如今江湖高手都到了门口,却不得其门而入。卢野的人早已经细细地找过这个山洞里面每一寸地方,根本找不到机关所在,更不知道该怎么破解。

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又矮又黑又瘦的老头站了出来,声音低沉地说:“老夫略懂一些,可以一试。”

“吴道子前辈懂机关术?那真是太好了!”卢野看着名叫吴道子的老者说。

这个老者是这次听闻宝藏现世才出山的老怪物之一,向来独来独往,江湖高手只知道有这号人,也知道吴道子的武功很强,除此之外,对这个吴道子就没有其他了解了。

“哼!姓吴的你刚刚怎么不站出来?等着我们求你吗?”独眼老头看着吴道子目光不善地说。

吴道子神色一冷:“独孤锋!谁都知道冲在最前面有多危险,老夫愿意为了各位江湖同道冒险一试,你敢吗?”

独眼老头神色一僵,闭口不言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吴道子身上,人群中有不少人看着吴道子的目光都变了。

“吴道子前辈胆色过人,晚辈佩服!”

“佩服佩服!”

“请吴道子前辈为我们开路!”

“快让开,让吴道子前辈过去!”

……

在此起彼伏的声音之中,紫阳门的高手都默默地让开了一条路,卢野微微垂眸,退到了一边,客气地对吴道子说:“吴道子前辈请。”

卢野知道,如果这个吴道子真的能够打开机关的话,接下来做主的就不是紫阳门了。不过卢野并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吴道子动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得到宝藏,其他的,最后见真章。

吴道子在众人瞩目之下走到了山洞入口的地方,而站在人群外围的姬无双有些好奇地问身边的一个人:“这位吴道子前辈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说过?”

“以你的年纪,没听说过也正常,吴道子前辈在江湖上成名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姬无双身边的高手回答了他的问题,目光还一直盯着山洞入口处。

姬无双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吴道子确有其人,但显然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吴道子懂机关之术这件事,要么就是吴道子隐藏得很深,要么这个吴道子根本就是假的,姬无双认为是后者。

根据他们的计划,姬无双知道,在这个时候冒头,去破解机关的人,十之八九就是他们的目标月琅。而月琅定然不可能大摇大摆地出现,她一定做了易容,并且为了稳妥起见,会选择队伍之中的一位高手取而代之。这个吴道子在男人之中又瘦又矮,和月琅身形相仿,不出意外的话,这人就是月琅假扮的!

在众人的瞩目之中,吴道子站在山洞入口处,在各处细细地观察过之后,猛然抬头,看向了入口上方三米处,一块凸起的山石。

众人看着吴道子突然飞身而起,然后朝着那块凸起的山石拍了一掌,山石没有碎裂,而是直接没入了山体之中,浅浅的山洞足以让所有人看到里面的情形,随着吴道子的动作,山洞之中一面毫无缝隙的石墙,突然缓缓地沉入了地面,打开了一个入口……

“藏宝库开了!”

“吴道子前辈太厉害了!”

“我们快进去吧!”

……

江湖高手全都蠢蠢欲动,吴道子猛然大喝了一声:“里面还有很多机关,现在冲进去就是死!”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在的地方突然弥漫起了一股淡粉色的烟雾,奇香无比。

“地上有毒烟!快跑啊!”

“跑啊!”

……

只见原本看起来没有丝毫异样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洞,洞中一直有淡粉色的烟雾冒出来,扩散速度极快。

因为所有人之前都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打开的石门,根本没有人看脚下,等他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这种专门对付高手的毒烟,他们只是吸入了一点点,就感觉四肢无力,举步维艰!

很多人都面露惊恐之色,没想到这里的机关竟然如此恐怖,一环套着一环!

毒烟正在散去,而已经无力逃走的江湖高手一个个都盘膝坐在地上逼毒,只是这种毒显然极其狠辣,想要逼出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就毒发身亡了。

看到吴道子往口中扔了一颗药丸,不过片刻就站了起来,很多人神色都变了。

卢野高声说:“看来吴道子前辈还是解毒高手啊!”

“请吴道子前辈为我们解毒!”

“求吴道子前辈帮我们!”

“吴道子前辈!只要你给在下解毒,以后有用得上在下的地方,在下绝无二话!”

“我也是!”

“我也是!”

……

到这会儿了,江湖人倒是出奇地团结,一个个都盯上了那个又矮又瘦的老头,把他当做了主心骨。

吴道子微微皱眉说:“老夫一开始就说了,为了大家都能够得到宝藏,老夫愿意以身涉险。如今老夫知道怎么解毒,自然也会帮大家解的。”

“吴道子前辈真是高风亮节!”

“是啊是啊!吴道子前辈人太好了!”

……

吴道子看着众人说:“此毒并不致命,只是让大家身体虚弱无力,只要在两个时辰之内解毒,就无碍了!老夫随身只带了自用的解毒药物,恐怕还是要回到淞雾城去,老夫找到足够的药材,才能给大家解毒!”

“好!我们现在就跟随吴道子前辈回去!”一个人高声说。

“我们现在这样回去,雪狼国的大军会不会把我们都杀了?”一个老头神色有些担忧地说。

吴道子微微摇头,面色沉稳地说:“钟兄不必担心,今日雪狼国的大军没有来,无非是狼王想要等着我们去冒险找宝藏,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如今宝藏还没找到,他们不会动我们!”

“哼!吴道子前辈说得没错!雪狼国的狼王定然是想要让我们这些江湖人去冒险,最后他再出手捡便宜!天下哪有那么美的事儿!各位兄弟,这宝藏是我们辛辛苦苦找到的,就是属于我们江湖同道的,到时候雪狼国要抢,我们死都不答应!”

“对!死都不答应!”

“我们这么多人,他们真要抢,就跟他们拼了!”

“没错!拼了!”

……

江湖高手因为吴道子在这个时候提起雪狼国王室,很快变得群情激奋,一副为了守护属于他们的宝藏,要跟雪狼国王室拼到底的样子。

吴道子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得意,再抬头的时候,神色如常地看着江湖高手说:“现在多说无益,我们还是先回城,待老夫为各位解了毒,咱们明日再来!”藏宝库入口的石门在开启了片刻之后又自动关上了,经此一次,江湖人即便知道怎么打开石门,也不敢轻易进去,因为机关太凶险了!

吴道子话落,就往山下走去。那些江湖高手一个个都站了起来,互相搀扶着,慢慢地下了山,往淞雾城的方向而去了。

姬无双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默默地从荷包里面摸了一颗药丸扔进了口中,感觉力气在慢慢恢复,他想他终于明白了他离开福来客栈之前,靳辰对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里的毒烟根本就是无差别攻击,靳辰和墨青倒也没打算杀了这些一心求财的江湖人,否则可以用其他致死的毒烟。

而姬无双已经基本确定,那个吴道子肯定是月琅假扮的。月琅仗着机关术高明跳了出来,如今又因为她的医术和毒术,一步一步用最短的时间成为了这些江湖高手最信服的人,俨然已经取代了卢野的地位。

姬无双想得没错,吴道子的确是月琅假扮的,真正的吴道子已经被她杀了,她混入了寻宝队伍里面,在合适的时机出现,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甚至突然冒出来的毒烟,都让月琅觉得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她就救了所有这些江湖高手一次,她在这支队伍里面的威信变得更高了。

那些江湖高手投注在月琅身上的目光,让月琅有一种这些人已经成为了她的追随者,接下来会为她卖命的感觉。而她相信,不出意外的话,等找到了宝藏,这些江湖人会选择效忠于她的。

至于今天没有动作的雪狼国大军,月琅觉得很正常。她认为秦骁一定是要等他们找到宝藏了再动手,所以目前不用担心雪狼国大军会出手。虽然月琅认为墨青和靳辰很可能在淞雾城,不过月琅并不怕,因为她手中还有元媛。

等到江湖高手都回到淞雾城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月琅对所有的江湖高手打了包票,她会在一个时辰之内做好足够的解药,因为那种毒烟虽然对高手来说很霸道,但解毒的药材却很常见。

一进淞雾城,姬无双就默默地离开了队伍,然后悄无声息地回到了福来客栈。

一进门,姬无双就神色哀怨地看向了靳辰,而靳辰和南宫暖正坐在那里惬意地吃甜点,让姬无双感觉自己真是傻得可以!他早就应该想到,靳辰和墨青既然不去,就代表那里一定有陷阱,结果他还是傻乎乎地跑过去,然后跳了进去。

“小姬,玩得开心吗?”靳辰看着姬无双唇角微勾。

“开心,开心死了!”姬无双走过来,把靳辰和南宫暖面前的点心直接端走了,然后开始往口中塞,“如果不是小姐姐一直让我随身带着解毒的药,我这会儿还得全身无力地等着月琅那个老贱人给我解药!”

淞雾雪山附近一直都有靳辰和墨青的人,所以在姬无双回来之前,他们已经收到了消息,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对月琅来说,一切都很顺利,她觉得一切都在她的计划里面。殊不知,月琅的所有计划,都在靳辰和墨青的计划之中。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靳辰表示她是一直盯着黄雀的那个猎人。

姬无双很快就把点心都吃光了,然后把盘子放下,看着靳辰说:“小姐姐,接下来怎么办?”

“先让月琅把那些江湖人的毒都给解了。”靳辰说。

傍晚时分,淞雾城的各家客栈都亮起了灯。月琅把所有的解药都做好送出去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眼中满是志在必得。

夜半时分,整个淞雾城陷入了一片静寂。

月琅悄无声息地出了淞雾城,因为她要回去看看东方云祁。南宫离今日并没有跟月琅一起行动,而是留在了白雾村保护东方云祁。

深夜时分的白雾村很安静,月琅轻车熟路地进了院子,房间里都没有点灯,她直接去了东方云祁的房间。

走到门口,发现房门虚掩着,月琅神色微变。她猛然推开门,就发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东方云祁根本就不在里面!

月琅脚步匆匆地去了南宫离的房间,里面也没有人,就连元媛都不见了!

月琅神色一冷,等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具湿淋淋的尸体,让她心中一惊,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才站定!

尸体双目凸出,正对着月琅的方向,而月琅对尸体的脸并不陌生,因为这具又黑又瘦又矮的老者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今日一早被月琅杀掉的吴道子!

月琅一早离开白雾村,杀了吴道子之后,把他的尸体扔进了淞雾城外的一条河流中,她本以为吴道子的尸体早就被河水冲走了,不会有人发现,可如今这具尸体就在月琅面前!

南宫离和东方云祁以及元媛都不见了,月琅自以为她神不知鬼不觉杀掉的吴道子出现在她面前,而且吴道子的尸体分明没有泡水很久就被捞了上来,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月琅早就被人跟踪却没有察觉,有人看到她杀了吴道子抛尸河中,然后把吴道子的尸体捞出来,又找到了这里,把尸体留下,带走了这里的三个人!

月琅知道,南宫离武功再高,只要对方擒住东方云祁和元媛,南宫离都只能束手就擒!

在回到这个宅子之前,月琅心中是高兴的,是得意的,她之所以按捺不住非要在今晚回来,就是想跟东方云祁分享好消息,告诉东方云祁他们的计划很顺利,她已经用吴道子的身份,成功地成为了江湖高手追随和依赖的存在,接下来他们很快就可以得到滔天的财富,与此同时还能得到那些江湖人的效忠!

可是如今眼前的一切,如一盆冰水,把月琅浇了个透心凉!不管是谁抓走了东方云祁,那人都看到了月琅杀吴道子,那人如果把吴道子的尸体扔到淞雾城大街上,月琅就不可能再假扮吴道子,反而会被江湖高手集体追杀,因为她明显是别有居心。

可那人没有这么做,他没有拆穿月琅的伪装,还把吴道子的尸体送到了这里,他无需留书,月琅知道他的意思,拿宝藏,换东方云祁……

月琅面色狠厉地看着吴道子的尸体,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中怒极,也恨极!她知道,一旦她得到了宝藏,抓了东方云祁那人就会再次现身,而她到时一定会失去一切!月琅费尽心机做了这么多事情,怎么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结果?!

可是月琅知道,如果她还想再见到东方云祁,接下来就只能继续去找宝藏,而且必须找到,然后为他人做嫁衣……

月琅很快离开了那座宅子,离开了白雾村,朝着淞雾城而去了,甚至都没有处理宅子里面吴道子的尸体。

而在月琅走了之后,墨青和靳辰进了那座宅子。墨青和靳辰一直从淞雾城跟踪月琅来了这里,他们本以为南宫离和东方云祁以及元媛会在这边,等月琅走了之后,他们就可以救元媛了,谁知道月琅是走了,可宅子里面竟然空无一人,只有一具尸体。

靳辰和墨青分头去查看宅子里的每个房间,靳辰看到了吴道子的尸体,神色微凝。吴道子一定是月琅杀的,可月琅应该不会把尸体放在这里,南宫离那些人呢……

想到同样躲在白雾村伺机而动的东方木,靳辰心中微动。东方木实力太强,她和墨青安排的人都不敢靠太近,今日一大早就被东方木给甩掉了,如今东方木不知所踪,也没有再回白雾村,会不会跟这里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小丫头,过来。”墨青在隔壁叫了靳辰一声。

靳辰过去,墨青已经把隔壁房间的灯点着了。

房间里面很简陋,地上还有几片很小的碎瓷,以及汤药洒上去留下的痕迹。墨青手中拿着一样东西,递给了靳辰。

靳辰接过来拿在手中,目光微凝。那是一个玉坠,但不是正常的玉坠,而是碎掉的半块玉佩上面,被人打了一个孔,穿了绳子。

这是元媛的东西,靳辰见过。当时元媛在魏国茗城外的山谷中坠崖,靳辰把她救了回去,给她换衣服疗伤的时候,发现元媛脖子上贴身挂着这样一块玉坠,上面有半个残缺的字,是“天”……

元媛告诉过靳辰,她曾经追随东方云天的时候,有一天东方云天的玉佩摔碎了,让她捡走扔掉,她就把其中最大的一块戴在了身上。从那个时候开始,靳辰就知道,元媛从来都没有真正放下过东方云天,她只是把这段感情深埋在了心底。

“小丫头,看这里。”墨青掀开了被褥,指着床内侧对靳辰说。

靳辰靠近就看到内侧的床板上面竟然有字,显然是元媛匆忙之间留下来的,只有三个字“东方木”,最后的木字,还少了一笔……

靳辰握着手中那块玉坠,神色莫名地说:“元媛知道我们会找来这里,她在告诉我们是东方木抓走了他们,这是不是表明,东方木和月琅是敌非友,这算是好事吗?”

墨青微微摇头:“未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