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暗潮涌动/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媛被南宫离背在背上,一直在往前跑,她感觉身体很无力,头很晕,周围快速掠过的风景,在她眼中已经出现了重影,看起来模糊不清。她不知道她会被带去哪里,她有一种感觉,她可能快要死了,但死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南宫离一直紧紧地追着东方木,因为东方木手中提着东方云祁。东方木甚至都没有回过头,因为他知道南宫离一定会跟上来的。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时分了,离开了淞雾城几十里,东方木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一切的发生,要从这天一早开始说起……

一大早,月琅就离开了,并没有要求南宫离跟她同去淞雾城,而是让南宫离留下保护东方云祁。

南宫离去给元媛送了饭菜和水,说了几句话,元媛依旧没有理会他。南宫离想要去跟东方云祁好好谈谈,刚走到东方云祁房间门口,神色大变,因为他见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人,东方木。

东方木的剑就架在东方云祁的脖子上,东方云祁看着南宫离神色慌乱地大喊:“祖父救我!”

而东方木看着南宫离冷笑连连:“师弟,你竟然还有这么大一个孙子,怎么以前从没听你提起过?”

“东方木!放了他!”南宫离看着东方木冷声说。他一直都知道东方木没有死,可是没想到东方木竟然会找到他们。

“师弟,你怎么还是那么天真?”东方木慢条斯理地伸手,就把东方云祁仅剩下的右手的手筋给挑断了。

东方云祁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而南宫离还没冲过去,东方木的剑又架在了东方云祁的脖子上,看着南宫离冷声说:“只要你那个相好的,乖乖去帮老夫找宝藏,你们的孙子,老夫会还给你们的。”

东方木撞见月琅,纯属巧合。当时月琅虽然是女装,却戴了面具遮面,东方木自始至终并没有看到月琅的脸,但他很清楚月琅做了什么。

东方木在月琅把吴道子杀掉抛尸之后,从河里把吴道子的尸体捞了出来,然后找到了南宫离藏身的地方,因为他看到月琅的时候,就在这附近。

这对东方木来说,绝对是个意外之喜了。他知道,月琅假扮吴道子,一定是冲着宝藏去的。

东方木此前从未见过东方云祁,因为东方云祁在东方城现身的时候,东方木早已经带着他的孙子孙女离开了那片土地,再没回去过,也再没有管过那边发生的事情,不管那边发生了什么,东方木都无从得知了。

如今在东方木眼中,东方云祁就是南宫离和月琅的孙子。月琅实力极强,当东方木发现她要混入江湖高手队伍之中去图谋宝藏,顿时心生一计!

虽然东方木因为有东方云天在手,已经和秦骁谈了一笔交易,但如今有一个新的机会摆在面前,他自然也不会放过。只要他抓住了东方云祁,南宫离就会束手就擒,他手中就可以一下子多三个人质了!

不提东方云祁和元媛,东方木很清楚南宫离和靳辰的师徒关系,对他来说,南宫离还是有很大价值的。

如此一来,东方木觉得自己最终得到宝藏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假如是墨青和秦骁那群人得到宝藏,东方木手中有东方云天和南宫离,他认为这笔交易他不会输。假如最后是月琅假扮的吴道子带着江湖高手得到了宝藏,东方木手中有南宫离和东方云祁,他同样不会输!

“隔壁那个,难道是你的孙女?”东方木看着南宫离问。他一来就擒住了东方云祁,但他也听到了隔壁的动静,知道隔壁还有一个少女,和南宫离在一起。东方木不认识东方云祁,更不认识元媛。

南宫离沉默不语,他并不想让东方木知道元媛的身份,尤其是元媛和靳辰的关系,因为这会对靳辰很不利。

只是东方木问了一句之后,并没有等南宫离给他答案,而是面色冷然地看向了东方云祁。

怕死的东方云祁立刻开口说了一句:“隔壁那个贱人不是我妹妹!她叫元媛,是靳辰的好朋友!你把她带走吧!放了我!放了我啊!”

东方云祁已经濒临崩溃了。拜靳辰和墨青所赐,他失去了右臂,而他虽然跟东方云天遭遇相似,却并没有像东方云天一样努力修炼,他的实力早已经大不如前。如今,他左手的手筋又被东方木给挑断了,他疼得快要晕过去了,感觉死亡离自己好近。

南宫离神色一冷,恨不得立刻去把东方云祁的嘴给撕了!都这个时候了,东方云祁的话对他们的处境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而东方木听到东方云祁的话,当即就笑了起来,看着南宫离一脸讽刺地说:“师弟,曾经你不是很宠你那个徒弟吗?怎么?如今为了你自己的孙子,开始跟你徒弟作对了?竟然还抓了你徒弟身边的人,不得不说,你让我刮目相看呢!”

南宫离紧握着拳头,神色难看地看着东方木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东方木冷笑:“放心,不管是你的孙子,还是隔壁那个丫头,老夫都不会杀掉的,前提是你带着他们,乖乖跟老夫走一趟。”

南宫离心中猛然一沉!跟东方木走,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东方木的目标是宝藏,而他针对的主要是靳辰和墨青,因为在他们眼中,靳辰和墨青就是最可能得到宝藏的人!

“师弟,带上隔壁那个丫头,走吧!”东方木看着南宫离说,话落还看着东方云祁问了一句,“小子,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云祁开口说:“我叫南宫云祁。”

这是东方云祁第一次说自己姓南宫,东方木冷笑:“好名字!”

南宫离出门,要去隔壁找元媛,刚走到门口,东方木在他身后冷声说:“师弟,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如果你胆敢放了隔壁那个丫头,老夫就砍了你孙子的手脚!”

南宫离神色一僵,他刚刚有一瞬间,真的在想他是不是应该把元媛给放走,可他知道这已经不可能了。元媛体内被下了大量的软筋散,根本就逃不了,而东方木很可能会说到做到,南宫离又怎么会不管东方云祁的死活……

南宫离过来的时候,元媛闭着眼睛坐在床上,手中紧紧地握着那块玉坠。那是她自己用东方云天碎掉的玉佩做的玉坠,陪了她很久很久了。

南宫离走到床边,看着元媛说:“丫头,对不住了。”

元媛无动于衷,在南宫离把她拉起来的时候,她把手中那块玉坠塞到了枕头下面。元媛在想,靳辰和墨青或许会找到这里,靳辰认识这个东西,她已经给靳辰留了消息,届时靳辰就会知道是东方木带走了他们。

元媛并没有想过靳辰一定要救她,她只是想让靳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已。

南宫离把元媛背了起来,跟着东方木一起离开了白雾村的那座宅子,一路往南而去了。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时分,他们整整跑了一天,元媛又累又饿,身体很难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南宫离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东方木停下了脚步。

元媛微微睁开眼睛,发现她身处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并不是荒郊野外,而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面前不远处有一个房间,这会儿还亮着昏黄的灯光。

一个高大清瘦的身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看到东方木,微微躬身叫了一声:“祖父。”

这是东方木的孙子东方玉,元媛知道。曾经她追随东方云天的那段时间,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还在东方城,元媛见过东方玉,但东方木和东方玉都没有见过她。

东方玉抬头,看到东方木手中提着的东方云祁,又看到了不远处的南宫离,以及南宫离背上那个脸色苍白的年轻女子,他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东方木把东方云祁扔给了东方玉,在东方玉抓住东方云祁的时候,东方木回头,递给了南宫离一颗药,看着南宫离冷笑着说:“把这药吃了!”

南宫离没有动,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吃了之后,有可能会虚弱无力,像元媛一样,到时候,他就只能任由东方木宰割。

东方木看到南宫离不接,转身意有所指地看着东方玉一眼,东方玉瞬间会意,手腕一翻,拔出一把匕首就插入了东方云祁的左肩!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本来就已经快要晕过去的东方云祁瞬间清醒,惨叫了一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他瞪大眼睛看着南宫离,声音都变了调:“祖父!救我啊!救我……”

东方木再次看向了南宫离,递给南宫离的那颗药并没有收回去,意思很明显,南宫离可以选择不吃,而他一定会让南宫离后悔的。

南宫离神色难看地接过了东方木递过来的药,扔进了自己口中。他身上的荷包和武器,早已经被东方木扔掉了,如今他受制于人,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那颗黑色的药丸入口即化,南宫离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而本来被南宫离背在背上的元媛,也重重地摔了下去,直接晕了过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祖母一定会找到宝藏的!”东方云祁已经被吓破胆了,脸色煞白地看着东方木,声音颤抖地说。

东方木有些嫌恶地看了东方云祁一眼说:“真没想到南宫离竟然会有你这样没骨气的孙子,你甚至都不如那个丫头!”东方木知道元媛一直都是清醒着的,而自始至终元媛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跟东方木有任何眼神接触,更不可能对东方木求饶。相比之下,东方云祁简直怂到了极点。

东方玉伸手,就把东方云祁一掌劈晕了过去,然后扔在了地上,看着东方木问道:“祖父,接下来怎么做?”

“你把他们都带下去。”东方木对东方玉说,“把南宫云祁的伤处理一下,不死就行,把他和南宫离关在一起。”

“她呢?”东方玉看着元媛问东方木。

东方木微微皱眉:“把她跟东方云天关在一起!”东方木手中有人可用,不过并不多,想要把四个人质全都分开看守的话,就有些不够用了,因为他大部分的属下都派去了淞雾城暗中打探消息,这里留的人并不多。

东方木其实只知道元媛是靳辰的朋友,还是东方云祁告诉他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元媛也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而且跟东方云天还有关系。

元媛和东方云祁都已经晕了过去,南宫离却是清醒着的。突然从东方木口中听到东方云天的名字,南宫离猛然抬头看向了东方木。

东方木冷笑:“很意外?东方云天如今在老夫手中,不过跟你们一样,老夫暂时不会杀了他的,因为他可是秦骁的舅兄,跟你的徒儿关系也不浅。南宫离你说,有你们这些人在手,最后得到宝藏的,除了老夫,还能有谁?”

南宫离心中一沉,东方云天也在东方木手中,东方木对宝藏势在必得,接下来东方木不仅要对付月琅,还要对付靳辰和墨青,有人质在手,并不是没有胜算……

南宫离真的很恨,最恨的就是他自己。昨夜他本来已经想好要放弃了,因为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他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对靳辰和小夜深深的愧疚充斥了他的内心。

可就因为月琅和东方云祁一唱一和,东方云祁在南宫离面前装模作样,欲擒故纵,南宫离又动摇了,还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这次事了,绝对不会再和靳辰作对。

可世事难料,南宫离怎么也不会想到,不过一天之后,月琅的计划就被打破了,因为东方木出现了。事实上,南宫离本身的实力并不比东方木弱,可他不能不管东方云祁的死活。

一步走错,全盘皆输,说的就是南宫离。他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优势,成为了东方木手中可以随意踩死的蚂蚁,而且极有可能会被东方木利用去对付靳辰。

南宫离此刻心中在想一个问题,假如东方木真的拿他的性命去威胁靳辰,靳辰会不会为了救他而妥协?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南宫离自己都无颜再见靳辰,他觉得如果东方木真的要用他去威胁靳辰的话,他倒不如选择咬舌自尽来得痛快……

很快,南宫离和东方云祁祖孙俩,被东方玉扔进了一个地牢里面关了起来。东方云祁受了伤,只是被粗糙地止了血,如今还晕着,而南宫离四肢无力,别说用武功,想要站起来都很困难。

东方玉又把昏迷着的元媛提了起来,走到另外一个房间的门口,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有床,床上没有人,地上固定着粗重的锁链,东方云天手脚都被绑着,闭着眼睛靠在墙上,并没有睡着。

之前外面的动静,东方云天已经听到了。他听到了南宫云祁的名字,也听到了南宫离的声音,甚至知道东方木抓来的人里面还有一个女子。

门开了,东方云天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过去,当他看到东方玉手中提着的那个人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诧,因为那竟然是元媛!

因为房间里面没有点灯,东方云天坐在阴影之中,东方玉并没有看到他的眼神,而他很快再次闭上了眼睛,假装对一切都无动于衷。

东方玉并没有把元媛绑起来,而是把昏迷不醒的元媛直接扔在了床上,然后走到东方云天身边,低头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坐在地上似乎已经睡着的东方云天,什么话都没说,抬脚出去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东方云天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床上的元媛,眉头皱了起来。

上次遇见,还是在寒月城,却只是单方面的遇见,因为彼时元媛易容扮了男装,她看到了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却没有认出她。之后东方云天满心都在找东方云沁,也没有人对他提起过元媛。

对东方云天来说,他真正和元媛的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迷雾森林那边的那个山谷之中,他们偶遇,交谈,然后分开,就像是两个感情淡如水的朋友一般……

东方云天不知道元媛什么时候来了这边,也不知道元媛曾经坠崖,差点没命,更不知道在他走了之后,元媛去千叶城住了一段时间。

东方云天在千叶城的时候住在邱府里,而元媛和邱宝阳靳月夫妻是好友,元媛也曾坐在东方云天曾经坐过的亭子里面,跟东方云天一样,和邱宝阳交谈。东方云天和元媛都曾经抱过邱府的小胖子邱旻,甚至都喂邱旻吃过东西,送过邱旻礼物,被邱旻拉着去看过他养的两只小狗……

如今再见,东方云天不知道元媛为何会落入东方木的手中,但他知道,东方木抓了元媛,又留着元媛的命,无非也是为了威胁靳辰,因为元媛和靳辰是好朋友。

东方云天不敢开口叫元媛,因为他知道这个房间有人看守,他不管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很快就会传入东方木祖孙的耳中。他和元媛认识,并且曾经还有不少来往的事情,让东方木祖孙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东方云天并不清楚东方木对元媛的了解有多少,他不能暴露更多的信息出去,这对他们来说都很危险。

于是东方云天只能坐在阴影之中,默默地看着元媛,等着元媛醒过来。

那边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坐在一起,东方木跟东方玉说了他新的收获和新的计划,对于得到宝藏这件事,更加胸有成竹了。

东方玉神色莫名:“祖父,南宫离的相好,那个女人有那么强吗?她假扮一个江湖中人,未必就能够取代卢野的位置,成为江湖高手队伍中的带头人。”

东方木说有南宫离和东方云祁在手,那些江湖人就不足为惧了,因为南宫离的相好已经混入了江湖高手的队伍里面,去寻找宝藏了。但东方玉觉得他们对那个女人的了解都太少了,连那个女人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南宫离的女人,是南宫云祁的祖母,并不知道她的实力。

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玉儿,那个女人是什么人不重要,她的实力确实很强。老夫已经收到了淞雾城传回来的消息,那个女人不仅是个机关术高手,而且还懂医毒,她假扮吴道子,解开了藏宝库入口的机关,并且在那些江湖人都中毒的时候,救了他们,在江湖高手的队伍里面,已经有了很高的威信,取代了卢野的位置。”

东方玉神色有些惊讶:“那个女人竟然这么厉害?这样说来,她最终有可能带领江湖人得到那些宝藏!”

东方木唇角微勾:“其实老夫很希望那个女人得手,因为墨青和靳辰以及秦骁都太难缠了,而且他们势力太大不好对付。假如那个女人真的能够找到宝藏,并且可以带着宝藏全身而退的话,那些江湖人一定会追随在她身边。到时候,我们再出现,跟她做个交易,不管是宝藏,还是江湖高手的效忠,就都是我们的了!这比和秦骁做交易对我们更有利!”

“祖父言之有理。”东方玉眼眸微亮,“想来能够成为南宫离的女人,定然不是简单货色。不管淞雾城那边最终是什么情况,只要我们手中握着这四个人质,最后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东方木微微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得色。对他来说,偶遇月琅,并且抓到南宫离和东方云祁,真的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如今他可以真的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了。

天色微亮的时候,元媛睁开沉重的眼皮醒了过来。周围的环境是全然陌生的,她感觉浑身上下都很难受,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轻咳,元媛微微偏头,神色一震!

上次寒月城一别之后,元媛无数次地想过,再见东方云天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会不会还是擦肩而过,抑或她可以心平气和地和东方云天寒暄,像普通朋友一样,关心东方云天的妹妹怎么样了……

可元媛想了无数种可能,却从未想过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见面。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蓬头垢面,衣衫凌乱,脸色苍白,羸弱不堪,而被铁链束缚着坐在地上的东方云天也没有比她好到哪里去。元媛心中苦笑,这难道也是一种缘分吗?他们竟然都被东方木抓了,还关在了一个房间里面……

四目相对,东方云天对元媛微微摇头,元媛会意,并没有开口和东方云天说话。他们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彼此,从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对视。

元媛突然笑了,笑容苍白而虚弱,并不好看,但她这会儿看到东方云天,心中突然就平静了下来。元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东方云天微微皱眉看着元媛,眼神有些疑惑,因为他并不明白元媛这个笑容是什么意思。

元媛看到东方云天的神情,就知道东方云天在想什么,她并不觉得难过。从始至终东方云天都没有回应过她的感情,现在也没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她早已经知道这一点,所以可以坦然面对。对元媛来说,感情是她自己的事情,放不下也应该她自己默默承担,她从不曾后悔自己做过的一切,以后也不会……

淞雾城。

在假扮吴道子的月琅回到淞雾城的客栈之后,墨青和靳辰很快也回到了福来客栈。

南宫暖和姬无双都去休息了,墨青和靳辰都没有睡意。今天发生了他们预料之外的事情,他们的计划事实上已经被打乱了。

原本墨青和靳辰已经利用藏宝库的机关把月琅引了出来,他们跟踪月琅,只要找到元媛,把元媛救走,就可以放手对付月琅了。即便月琅和南宫离在一起,两人武功都极高,靳辰和墨青也不是没有把握。

可没曾想半路东方木竟然跟月琅撞上了,而且趁着月琅去寻宝的时候,抓走了南宫离、东方云祁和元媛。

靳辰知道,南宫离的实力不比东方木弱,但这并不是单打独斗,东方木只要抓住东方云祁,以南宫离的性格,他一定会束手就擒,因为他就是那样一个自以为重感情实则优柔寡断,根本拎不清的人!

至于元媛,她既然临走的时候还能给靳辰留信息,说明她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只要让东方木知道元媛和靳辰的关系,元媛暂时就是安全的,和东方云天一样。

最初靳辰和墨青设计了前朝宝藏的圈套,就是为了引东方木和月琅出现,而如今东方木和月琅的确都被宝藏引诱地现身了。

只是计划总归是计划,变化却是时时存在的。先前东方木和月琅分别抓了东方云天和元媛作为人质,让他们的处境没有那么被动了,但靳辰和墨青依旧可以利用藏宝库对付他们,至少解决月琅是没有问题的,把月琅解决掉之后,只要藏宝库是假的这件事没有暴露出去,依旧可以继续用来对付东方木。

可如今东方木和月琅的交锋,让事情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现在东方木手中握着足以威胁靳辰和墨青的人质,又抓住了能够威胁月琅的人质,他摆明了要在宝藏真正出现之前置身事外,而最后不管是靳辰和墨青得到了宝藏,还是假扮吴道子的月琅得到了宝藏,东方木都有用来交换的资本。

月琅手中已经没有元媛了,所以靳辰和墨青也无需顾忌,可以选择现在就对月琅动手,把她除掉。可那样一来,月琅只要死了,东方木的目标就只剩下了靳辰和墨青,接下来靳辰和墨青就要正面和东方木交易,去帮东方木寻宝了,可他们最清楚,那个藏宝库本就是假的,不管是之前的计划还是现在的变化,不会改变的一点是,靳辰和墨青绝对不会让东方木得到宝藏。

可如果不杀月琅的话,接下来月琅为了东方云祁,一定会继续去寻找宝藏。靳辰并不确定月琅的机关术到底有多高,但假如月琅很快就把所有机关都破了,然后发现藏宝库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宝藏的话,事情就很难控制了。

以月琅和东方木的性格,只要让他们知道藏宝库是假的,他们很快就能想到这是针对他们所设的一个圈套,到时候他们变得丧心病狂起来,会做出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

靳辰唯一担心的事情其实还是她身边的人因此受到伤害,她没有要求齐皓诚和司徒琏来淞雾城,就是想让他们留下保护身在千叶城的人。所以靳辰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一定要在淞雾城把东方木和月琅给彻底解决掉,不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

“杀不杀月琅?”靳辰看着墨青问。

墨青微微摇头,握着靳辰的手若有所思地说:“东方木要选择隔岸观火,我们也可以。”

靳辰眉梢微挑:“你的意思是?”

“既然东方木和月琅是敌非友,东方木又盯上了月琅,对东方木来说,他应该更希望月琅得到宝藏,而不是我们,因为他如今也不想跟我们正面交锋。”墨青看着靳辰说。

“所以,就将计就计,让月琅得到宝藏?”靳辰神色微动。

墨青微微点头:“就让月琅得到她想要的宝藏,然后东方木出现和她交易,到那时,我们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了!”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淞雾雪山的藏宝库里面,根本就没有宝藏。”靳辰神色莫名。

墨青唇角微勾:“现在没有,想要有,也不是办不到。”

靳辰笑了:“小青青,你一直都没有老实跟我交代,你到底有多少银子?”

墨青抱着靳辰笑得一脸愉悦:“其实我一两银子都没有,因为我是你的,我的银子也都是属于你的。”

靳辰伸手摸了一下墨青的脸笑着说:“这个答案,我很满意。”

淞雾雪山上的藏宝库是墨青亲手设计的,他预估了一下,月琅想要打开全部的机关,大概需要将近半月的时间,因为每道机关附近都有暗器和毒。第一道机关的毒烟只是最初级的,接下来月琅还会遇到毒针,毒镖,毒箭……

墨青并不认为月琅会被这些东西弄死,但这一定会大大地绊住月琅的脚步。因为月琅是不可能那么大公无私地一个人去闯所有的机关的,她一定会拉着那些江湖人跟她一起,而那些江湖人为了最后能够分一杯羹,是不会拒绝的,反正走在最前面,风险最大的是月琅,他们只需要跟着月琅就行了。

如此一来,接下来月琅每天都要面对跟今天一样的情况,花费不少力气找到机关,然后想方设法打开机关,在机关打开的同时,他们就要面对来自藏宝库的攻击了。一定会有人受伤,也一定会有人中毒,甚至可能是月琅自己,而他们必须休整解毒疗伤之后,再继续往里走。

这样的话,月琅想要很快解开所有的机关是不可能的,但墨青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深夜时分派人往藏宝库最深处放所谓的宝藏。这对墨青来说并不难,因为他手中有很多宝物。距离淞雾城不远就是雪狼国的一座贸易大城,那里也有墨青的地下黑市,可以派人运一些宝贝过来。

当然了,临时运过来的宝物定然是不够用的,因为传说中的前朝宝藏数量庞大到惊人,如果最终月琅打开藏宝库,发现只有寥寥几个箱子的话,根本就骗不过他们。但这个问题,墨青已经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第二天,假扮吴道子的月琅再次带着江湖人前往淞雾雪山寻宝,而姬无双这次没有兴致去看热闹了,因为他很清楚那些江湖人会遇到什么情况。

姬无双和南宫暖并不是无事可做,因为墨青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很有趣的活,根据他的设计图制作带机关的箱子。

姬无双和南宫暖还是第一次接触机关术这种东西,都很有兴趣,干起活来兴致勃勃,看着比往日都要和谐很多。

而这天月琅带领江湖人去寻宝的结果就是,月琅又成功打开了一道机关,然而在机关打开的同时,江湖人再次受到了来自藏宝库的攻击,受伤中毒的人足足有几十个,其中还包括月琅自己。当时密密麻麻的毒镖从石壁中射出来,月琅本来可以躲过去,但是因为空间太小,她被人挤了一下,最终左臂伤到了,虽然不重,但是也中了毒。

于是江湖人只能像昨天一样,再次回到了淞雾城,只等明天去闯新的关卡。

江湖人寻宝的兴致并没有因为藏宝库中一重又一重恐怖的机关而减少一分,淞雾城的雪狼国大军依旧按兵不动,而魏国和齐国皇室迄今为止没有人在淞雾城出现。

明里的人求财心切,暗处的人各怀心思。已经春暖花开的淞雾城,暗潮涌动……

------题外话------

【推荐】

《田园药香之妙手俏医》

作者:璐小蛮  文文正在pk,喜欢的亲们,动动手指点击追文、收藏!多谢!种田轻文,双洁一对一,欢迎宝宝们跳坑。

她很忙!忙着赚钱。

他也很忙!忙着追妻。

洞房花烛夜!某男:娘子,把针放下,这不是洞房该干的事!

“那谁,把你的臭爪子从我媳妇儿手上拿开!”

“你吓走了我的病人,自领家法吧。”

“娘子,我错了,你歇着,针我自己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