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白骨爪/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的季节。冬日的死气沉沉和冷寂肃然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对于身处淞雾城的江湖人来说,他们的心,也像这一天天疯长的绿草繁花一般,快要按捺不住了。因为昨日假扮吴道子的月琅已经带领江湖人走到了藏宝库的最深处,月琅断言,只要打开最后一道机关,他们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宝藏了!

将近半月的时间,前来寻宝的江湖高手不断地有人受伤,有人中毒,这大概是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地方了,一个不小心就是死。

但直到现在,受伤的都被月琅治好了,中毒的都被月琅解毒了,最初前来寻宝的江湖高手,没有一个因为心生畏惧转身离开,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着藏宝库中的机关一道一道解开,他们心中对于宝藏越发兴奋和渴望。

而月琅在这段时间里面,已经完全取代了卢野这个武林盟主在江湖高手心中的地位,成为了唯一的带头人。几乎所有江湖高手都欠了月琅的恩情,她的实力也折服了这些心高气傲的江湖高手,只要她不暴露身份,接下来真的有一呼百应的可能。

最初卢野和紫阳门的其他高手心中自然是不服气的,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叫“吴道子”的老怪物,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尤其是在机关术和毒术方面的造诣,让人不得不佩服。而他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吴道子”,他们绝无可能打开那些机关。所以卢野和紫阳门的人都越发低调了,一副唯“吴道子”马首是瞻的样子。

江湖高手的队伍很和谐,雪狼国的大军始终都在观望,魏国和齐国皇室的人依旧没有在淞雾城出现过。

这天阳光明媚,一大早淞雾城中就热闹非凡,不过这半月以来胡胜没有带人去寻宝,反而一直看着淞雾城的百姓,禁令之下,淞雾城的百姓只能进不能出,根本没有去寻宝的可能性。

假扮“吴道子”的月琅从客栈中走出来的时候,和煦的阳光照在她那张黝黑消瘦的苍老脸庞上面,她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疲惫,下一刻抬头的时候,又恢复了绝世高手高冷的模样,对着早已经守在外面等着她出现的各路高手微微点头致意。

“吴道子前辈!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一个年轻高手迫不及待地问月琅。

“催什么催?当然是吴道子前辈说什么时候出发就什么时候出发!”一个老者对着月琅笑得一脸谄媚。

听到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俨然已经把她当做了绝对的中心,月琅唇角微微扯了一下,扫视了一圈,神色肃然地说:“各位兄弟,最后一道机关定然是最凶险的,大家务必要小心!”

“吴道子前辈一直都这么心善,时刻关心我们的安危!”一个江湖高手高声说。

“是啊!最危险的是吴道子前辈,他不仅要破解机关,还要一直顾着我们!”

……

江湖高手都在纷纷恭维月琅,月琅心中却并没有多少喜意。虽然月琅自己是个机关术的高手,但这次遇到的这个藏宝库,也是她平生所见机关最密集最恐怖的一个,她已经受伤好几次了,仗着医术和毒术高明,所以并没有大碍。

而月琅隐隐觉得,今天将要面对的最后一道机关,应该会很难破解,而且会很凶险。不过月琅知道,就算她说让这些江湖人不要跟着她进去,避免受伤,这些人也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他们谁都不愿意放弃第一眼看到宝藏的机会。

“出发!”月琅一声令下,江湖高手纷纷响应,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激动和兴奋的光芒。

月琅带领着江湖高手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到了淞雾城的城门口,还没有出城,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江湖高手都神色微变,转头去看,就看到黑压压的雪狼国大军出现在他们身后,朝着城门口而来,而为首之人,赫然正是如今的狼王秦骁!

“让开!”秦骁身旁的胡胜高喊了一声。

百姓纷纷避让,江湖高手却一个都没有让开。因为他们此时都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雪狼国王室的人会不会是得知就剩最后一道机关,宝藏马上就要现世,所以终于要出手抢夺了?!

队伍最前面的月琅眼神一冷,对着在不远处策马停下的秦骁不卑不亢地说:“狼王,如果没有老夫和江湖同道这段日子冒着巨大的危险辛辛苦苦去破解机关,宝藏绝无现世的可能!如果狼王想要坐收渔利的话,我们整个江湖都不答应!”

月琅话落,江湖高手的队伍瞬间变得群情激奋。

“我们找到的宝藏就是我们的!不管谁要抢,都要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没错!除非把我们杀光,否则我们绝对不会把辛辛苦苦找到的宝藏拱手相让!”

“我们江湖人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跟他们拼了!”

……

气氛很快就变得有些剑拔弩张,因为江湖高手都认定秦骁要出手跟他们抢夺宝藏了,而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无法忍受!虽然说一直在破解机关的是月琅一个人,但这些江湖高手自认为全程都有出力,还受过伤中过毒,在他们看来,如今连影子都没有见到的宝藏,就是属于他们的!

这边江湖高手纷纷握着武器,准备为了宝藏跟雪狼国的大军决一死战的模样,那边秦骁神色冷漠地骑在马背上面,他身边的胡胜高声喊道:“各位江湖兄弟稍安勿躁,恐怕你们是有所误会!”

“有什么误会?你们敢说你们不是冲着宝藏来的吗?”紫阳门的一个长老冷声说。

胡胜猛然拔剑,高声说:“都听好了!狼王要出城,跟宝藏无关,而是有了王后娘娘的消息,要前去寻找!各位能不能得到宝藏,全看各位的本事,我雪狼国泱泱大国,不在乎这些!”

江湖高手瞬间安静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眼中都闪过惊讶之色。秦骁竟然不是因为宝藏才要出城,而是为了去找雪狼国的王后?

如今天下皆知,秦骁在失踪的那段时间已经成了亲,只是他回归雪狼国王室的时候,他的妻子失踪了,他正在满天下地找。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秦骁的妻子长什么模样,因为他们都见过雪狼国每个城池张贴的皇榜。

世人之前还在说,秦骁一定很爱他的妻子,否则以他如今的身份,想要多少女人都可以得到,而他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如今秦骁突然要出城,却不是为了宝藏,而是因为得到了雪狼国王后的消息?作为一个帝王,他真的认为一个女人比宝藏还要重要吗?江湖高手对此都有些怀疑。

看到江湖高手还不让开,秦骁猛然对着江湖高手的队伍打出了一掌,距离他最近的几个成名已久的高手都捂着胸口纷纷后退,一个个面色惊诧地看着秦骁。

世人皆知秦骁是个高手,可秦骁不是混江湖的,他的能力主要体现在战场上面,对于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江湖人其实都没有什么概念,可如今他们亲眼看到了。

“滚开!”秦骁目光幽寒地扫视了一圈,落在月琅身上的目光犹如实质,让她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因为秦骁的眼神实在是太冷了。

“狼王要去寻妻,各位江湖兄弟速速让开!”月琅话落,自己站到了路边去,其他江湖高手也都默默地动了,把大路让开了。

秦骁没有再说什么,很快策马出了淞雾城,胡胜率领雪狼国的几万大军浩浩荡荡地跟了上去,黑压压的队伍行进速度很快,去的根本就不是淞雾雪山的方向,而是相反的方向。

“这狼王,真的是要去寻妻?”一个老者神色莫名。

“看样子是。”

“没想到狼王还是个情种。”

“如此甚好,吴道子前辈今日就能打开最后一道机关,雪狼国的大军在这个时候撤了,到时候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们抢夺宝藏了!”

“是啊是啊!天助江湖!宝藏是我们的了!”

“快走吧!”

“吴道子前辈,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

听着江湖高手纷乱嘈杂的声音,月琅朝着秦骁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秦骁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对月琅来说太过巧合了,可在这群人中间,月琅是唯一一个知道秦骁和东方云沁的事情的人,她知道秦骁曾经放弃一切去了东方城,后来东方云沁跟他一起私奔了……

所以月琅虽然觉得好像有些巧合,但她是相信秦骁对东方云沁的在意程度的,如果真的有了东方云沁的消息,秦骁会离开,也说得过去。

月琅定了定神,暂时把这些抛在脑后,再次带着江湖高手的队伍出发了,很快就出了淞雾城,朝着淞雾雪山的方向而去了。

福来客栈。

姬无双问靳辰:“小姐姐,月琅今天能打开最后一道机关吗?”

靳辰微微摇头:“不一定。”

最后一道机关的确是最复杂,也是最凶险的,但靳辰认为月琅就算今天解不了,只要给她时间,还是能解开的,因为通过这段日子的观察,月琅在机关术和毒术医术方面的造诣,靳辰和墨青已相当清楚了。

秦骁在这个时候离开,也是在靳辰和墨青计划之中的。秦骁并没有收到东方云沁的消息,这只是个托词,而他也并不会真的离开,只是让江湖人认为雪狼国王室置身事外,没有人跟他们抢夺宝藏了。

“嘿嘿!其实我希望月琅早点打开最后一道机关,看到我们精心为他们准备的‘宝藏’,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姬无双似笑非笑地说,话落还看着南宫暖问了一句,“南宫小暖,你说是不是?”

南宫暖神色淡淡地说:“嗯。”

姬无双默默地闭嘴了,他感觉自己总是嘴欠,明明知道南宫小暖不是很爱跟他说话,他还是忍不住开口。

却说月琅带着江湖高手的队伍,在正午之前就赶到了淞雾雪山上的藏宝库入口。

前面的机关都已经被破解了,再打开机关的时候,那些暗器和毒也不会再次出现,所以将近三百人,都很有秩序地跟着月琅,顺利地进了藏宝库,朝着最深处而去。并没有用很长时间,他们就站在了最后一道机关前面。

这道机关是整个藏宝库中看着最简单最明显的机关,因为有一道很正常的石门。前面机关的门基本都没有任何痕迹,在打开机关之前都看不出来在哪里。

石门很光滑,是用玉石做的,嵌在灰白的石墙正中,上面还雕刻着繁杂的图腾,正中还有前朝皇室特有的标志。没有人怀疑,这里就是前朝亡国之君留下的藏宝库。

玉石做成的门,高手一掌就可以打碎,可是没有人敢那样做。这个藏宝库中处处都很凶险,他们必须一步一步正确地解开机关,靠蛮力只会适得其反。

而月琅昨日已经看过了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开启机关的地方。今日她来了之后,又细细地把周围所有的地方一寸一寸看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月琅皱眉站在石门之前,伸手轻轻地贴了上去,石门带着沁凉的寒意,月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确定这一定是最后一道机关,可是怎么开,她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头绪。

倒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催促月琅,很多人都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怕打扰到月琅思考。

月琅思考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又把周围看了两遍,依旧没有任何发现,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面光滑的石门上面。

她走过去,试探性地在石门上面敲了敲,然后又换了一个地方再敲,然后再换一个地方……

月琅一直在全神贯注地听着她敲击石门发出的声音,一直到她最后蹲在地上,敲击了一下石门底端,有明显不同的声音传了出来,她神色微动。

“吴道子前辈是不是知道怎么解开这道机关了?”有个人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嘘!”旁边立刻有人瞪他,“别说话!”

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月琅蹲在地上,拿出了一把匕首,开始在她刚刚敲击过的那个地方划,动作很轻很慢。

玉石的碎屑不断落下,月琅的动作始终很慢,直到玉石中透出了一抹艳红的色泽,她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动作更加小心翼翼了。

最后所有人都神色惊奇地看着石门底端被月琅挖出来的那个机关按钮,那是一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足足有小孩拳头那么大,散发着耀目的光泽,让很多人的眼神都变得炽热了起来。用来设置机关的东西都价值连城,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道石门后面到底是何等壮观的宝藏了!

月琅看着石门上面的那颗红宝石,神色微凝。她已经找到了开启机关的所在,这道机关也是她平生所见最精妙最出人意料的,设计机关的人竟然能把机关做成这个样子,真的是个鬼才。

因为之前的经验,月琅知道,一旦她按下那个按钮,一定会有暗器和毒物出现。

月琅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黑压压的江湖高手,一个老者对月琅说:“吴兄,不管这道机关开启之后有什么暗器,我们都跟你一起承担!”

这些江湖人也是一个赛一个的精明,他们都一路走到了这里,可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认怂了。如果谁敢这会儿说出去,等月琅开了机关危险过去再回来,必然会被立刻踢出这个队伍,也不要想得到任何宝藏了。

月琅微微点头:“各位兄弟小心,老夫要开这道门了!”

月琅话落,江湖高手神色都是一正,虽然知道接下来很可能会很凶险,但石门之后的东西,对他们的诱惑力太大了,已经让他们暂时忘却了其他。

月琅俯身,握住嵌在石门之中的那颗红宝石,轻轻地往右拧了一圈。

在众人或防备或热切的目光之中,石门却纹丝不动。

月琅微微皱眉,俯身去查看石门上面的红宝石,过了片刻之后,没有看出任何异样,她正准备站直身子再看看是什么问题的时候,那颗红宝石突然碎裂成了齑粉。

月琅神色微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下一刻,面前的石门上面出现了裂痕,然后寸寸碎裂,不过几息的功夫,就变成了一堆石粉。

并没有任何暗器出现,也没有任何毒物出现,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石门之后,里面放着整整齐齐的几百个大箱子!

宝藏终于出现在他们面前,有人催促着月琅赶紧进去查看宝藏,月琅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微微垂眸,看着地上的粉末,掩去了眼底的一丝异色。月琅之前已经认定,这最后一道机关开启的时候,定然伴随着极大的凶险,可最终却顺利得不可思议,什么都没有出现。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却又没有看出来。

月琅抬脚,跨过了那堆粉末,进了真正的藏宝之地,江湖高手也都迫不及待地跟了进来。

所有的箱子都是一模一样的,上面雕刻着古朴繁复的图腾纹样,而且全都没有上锁。

所有人眼中都闪烁着炽热的光芒,一个江湖高手正准备打开一个箱子查看的时候,月琅冷斥了一声:“先不要动!”

“急什么?吴道子前辈说不让动就别动!谁知道这箱子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机关暗器?”一个老者开口说。

月琅走到距离她最近的一个箱子旁边,开始细细查看,上下左右都看过了之后,并没有看出任何异样的地方。

她试探性地伸手,拍了拍那个箱子,闷闷的声音,表明箱子里面装得很满。

“吴道子前辈是找到宝藏的最大功臣,第一个宝箱,理应由吴道子前辈来开启!”一个年轻高手说。

“没错!吴道子前辈快打开让咱们开开眼界!”另外一个高手说。

月琅神色微凝,微微俯身,伸手握住了木箱盖上的把手,轻轻一提。

下一刻,月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众人神色大变!

只见月琅刚刚去开启宝箱的右手,已经变得血肉模糊,露出了森森白骨,看起来十分渗人。她浑身都在颤抖,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而那个已经被月琅打开的宝箱里面,本来装的是满满一箱万金难求的流光锦,所有人看到的第一眼都被晃花了眼,因为那流光溢彩的料子实在是太美了!

可是下一刻,随着月琅的惨叫,那一整箱精致华美价值连城的流光锦,瞬间变成了一堆暗沉的焦灰,一寸都没有留下!

所有人都面露惊骇之色,没想到最恐怖的根本就不是他们闯过的那一道道机关,而是在这宝箱里面!

他们都不怀疑,这里面确实就是惊世的宝藏,可想要打开宝箱,拿到那些宝藏,却是难上加难!一个不小心,不仅会像月琅一样受到无法恢复的伤害,还会毁掉宝箱之中的宝物!

再没有人敢去开启那些宝箱了,即便上面根本没有上锁,对他们来说也恐怖至极。之前差点忍不住打开一个宝箱的年轻高手,脸都白了,心中一阵后怕!

很多人都在关切地问月琅怎么样,月琅盘膝坐在地上,满头的冷汗,用左手拿出一瓶药水,滴在了自己的右手上面。

下一刻,月琅再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因为药水滴上去之后,她右手上面模糊的血肉正在脱落,疼痛钻心蚀骨,而她的手看起来更加恐怖了!

等月琅把自己的右手用布包起来,已经又过去半个时辰的时间了。江湖高手没有离开,全都席地而坐,在等着月琅的吩咐。最开始见到宝藏的狂热,如今又多了一分恐惧,因为即便宝箱就在面前,也不代表他们已经得到了宝藏。

月琅脸色难看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刚刚那个被开启的箱子面前。箱子本身也被毁了大半,但月琅依旧能够看出箱子内部大致的机关构造。

箱子的每一面上都用特殊质地的夹层,装着有强腐蚀性的液体,一旦箱子打开,就会触发机关,那些液体不仅会重伤打开箱子的人,而且会在顷刻之间毁掉箱子里面的宝物!

假如剩下的那些宝箱都是一样的机关,月琅已经想到该如何打开了,可她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打开,因为一旦打开,宝藏出现在这些人面前,他们很可能会选择直接瓜分了宝藏,然后各奔东西。月琅一个人,右手又受了伤,根本就拦不住这么多高手,也拼不过他们。

原本如果秦骁带着雪狼国大军前来抢夺的话,还会让江湖人团结一致守护宝藏,可秦骁突然退出了宝藏的争夺,月琅想要控制住这些江湖人,就得另外想其他的办法了。

月琅如今已经不去想这些江湖人最后会不会为她所用了,因为她现在的行为也是在替人做嫁衣,她必须拿这些宝藏去交换东方云祁的性命。

月琅自己一个人,手中也没有其他可用的人,如今右手还受了重伤,她根本不可能带走这些宝藏,而这些江湖人也不会眼睁睁地看她带走这些宝藏。

所以月琅刚刚已经想好了,她要利用这些江湖高手,把这些宝藏运出去,然后运到交易的地方。月琅在昨夜已经收到了一封秘信,上面写了一个地方,只是她并没有见到送信之人。

“吴道子前辈可知如何破解这些宝箱的机关?”卢野开口问月琅。

月琅微微摇头:“这个箱子已经毁掉了,我的右手受伤了,暂时看不出来,无法破解。”

江湖高手全都面面相觑。宝藏就在面前的这堆箱子里,可是箱子的机关他们破解不了,等于什么都没有,他们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卢野眼眸微闪,看着月琅问:“那吴道子前辈认为如今应该怎么做?”

月琅转身,扫视了一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各位江湖兄弟,老夫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如今老夫的右手受到了不可恢复的伤害,老夫要回去疗伤,接下来的事情,请恕老夫无能为力了!”

月琅话落抬脚就要走,江湖人神色都变了,纷纷开口挽留。

“吴道子前辈可不能走啊!”

“是啊!找到这些宝藏,最大的功臣就是吴道子前辈,吴道子前辈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们会过意不去的!”

“我们之中没有人懂机关术,等吴道子前辈的右手恢复了,肯定可以帮我们破解这宝箱的机关!吴道子前辈可不能就这么不管我们了!”

“请吴道子前辈留下,与我们共进退!”

“请吴道子前辈留下!”

……

卢野神色一变再变,最终还是开口了:“吴道子前辈要养伤是应该的,只是吴道子前辈是为了武林同道才受的伤,如果让吴道子前辈一个人离开,我们心里都过意不去啊!”

月琅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转身看着卢野神色无奈地说:“那卢盟主认为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不如这样,宝藏我们已经找到了,如今雪狼国狼王也放弃了抢夺,我们不如带着这些宝箱,一起回紫阳城去。”卢野神色认真地说,“这些宝箱只要不打开,应该就没有问题,等我们回到了紫阳城,等吴道子前辈的伤养好了,再帮我们破解宝箱的机关,届时我们武林同道也可以坐下来好好商议一下宝藏的分配问题。吴道子前辈意下如何?”

“盟主言之有理,我赞成!”

“我也赞成!”

……

江湖高手纷纷附和,因为如果让月琅走的话,他们最后肯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得不到。而且卢野最后说到了宝藏分配的问题,正合他们的心意。他们已经费了这么多功夫,而且一大半人都是从紫阳城来的,回到紫阳城再分配,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月琅神色有些犹豫,在周围的人纷纷出言恳求的时候,她终于点头了,还说了一句:“老夫孑然一身,无儿无女,这次跟随江湖同道前来寻宝,只是想看看宝藏之中有没有趁手的兵器,那些金银财宝,老夫没有兴趣。”

“吴道子前辈真的是高风亮节,大气慷慨!”一个高手忍不住赞了一句。

卢野看着月琅说:“届时只要宝箱都能打开,吴道子前辈可以第一个挑选,不管吴道子前辈选了什么,选了多少,我们都没有任何意见,诸位意下如何?”

“没有意见!”

“对,让吴道子前辈先选!”

……

月琅微微点头:“如此,那就按卢盟主说的办吧!想必卢盟主已经安排了人运送宝藏。”

卢野微微点头:“没错,晚辈把车马都备好了,届时我们同行,回紫阳城,大家无需担心任何人从中做手脚。”

卢野早就备好了运送宝藏的车马,本来是打算吃独食的,只是形势一变再变,如今他表现得这么大公无私,是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在拿到宝藏之前,这些江湖人是不可能离开的,假如谁想做手脚,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很快,卢野的人送来了绳子,江湖高手纷纷动手,把所有的宝箱都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防止宝箱的盖子开启。

一直到傍晚时分,藏宝库里的几百个大箱子,全都被运送到了淞雾雪山山脚下。而山脚下停着几百辆马车,每个马车上面只能装得下一个箱子,因为箱子都很大。

等把箱子都装上了车,已经月上中天了。在装箱子的时候,卢野派了人去淞雾城中,购买了大量的干粮,因为他们都不打算再回淞雾城中,准备连夜赶路,离开这个地方,以免节外生枝。

江湖高手包括卢野在内都骑了马,把长长的运宝队伍围在了中间,护送着宝藏,朝着齐国的方向而去了。而队伍里面仅有一辆马车是可以坐人的,是专门给大功臣月琅准备的。

马蹄声声,月琅一个人坐在马车里面,马车颠簸,她面沉如水。

月琅解开右手上面包着的布,就看到自己的右手已经变成了白骨,微微一动就疼得厉害,更别提握剑了。

靳辰和墨青几人就站在淞雾城的城楼上面,远远地看着在夜色之中渐行渐远的队伍。

姬无双嘿嘿一笑说:“风清送了消息回来,说月琅那个老贱人的右手变成了白骨爪!哈哈!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啊!她开的那个箱子,还是我和南宫小暖亲自做的机关!可惜没能亲耳听到她的惨叫声。”

靳辰唇角微勾:“小姬,想听惨叫声,你可以自己试试。”

姬无双想到靳辰不知怎么搞出来的那种腐蚀性极强的液体,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连连摇头说:“小姐姐,不要开这种玩笑,好怕怕。”

“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南宫暖开口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鱼已上钩,我们该去收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