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正文大结局(一)/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是淞雾城南部的一座小城,距离淞雾城并不是很远,东方木祖孙就躲在这座城池中的一座很不起眼的宅子里。

夜半时分,东方木和东方玉都没有休息,东方木手中拿着他的属下刚刚送回来的消息,他已经知道淞雾雪山上面发生了什么,也知道月琅得到了宝藏。

看到东方木脸上难掩的喜色,东方玉微微皱眉说:“祖父不觉得有些奇怪吗?靳辰和墨青始终都没有出现,秦骁在今日一早突然离开了淞雾城,对那些江湖人来说,一切都太顺利了!”

东方木微微摇头说:“玉儿,你遇事谨慎没有错。不过秦骁为了东方云沁离开淞雾城,放弃那些宝藏,这件事没什么奇怪的,他早已经不是曾经的秦骁了,宝藏对他来说确实不如东方云沁来得重要。至于靳辰和墨青,他们之前肯定在淞雾城中,但对他们来说,宝藏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叫元媛的丫头,还有东方云天。他们或许认为我们一定会为了宝藏现身,想要等着看我们什么时候出现,然后再现身救人。”

东方木并不傻,他也没有被即将得到惊世宝藏的喜悦冲昏头脑。靳辰和墨青始终没有现身,东方木认为他们更在意的不是宝藏,而是救人,这一点是没错的。而如今东方木手中有足够的人质,可以用来威胁靳辰和墨青,他们不出现最好,一旦出现,东方木自认为也有抗衡的资本。

曾经秦骁和东方云沁落得那么惨,罪魁祸首就是东方木。东方木那次抓到秦骁的时候,秦骁已经放弃一切权势,放弃他雪狼国皇族的身份和地位,和东方云沁过上平凡日子了。所以东方木心里最清楚,如今对秦骁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雪狼国的王位,更不是什么宝藏,而是东方云沁。

所以东方木认为,秦骁完全会因为收到一点东方云沁的消息就离开淞雾城,放弃抢夺宝藏。

东方木心里还是高兴的,因为他觉得事情正在按照他的计划发展,而他最开始曾经怀疑过宝藏的真实性,如今得到属下传回来的消息,对于藏宝库中恐怖的机关有所了解,并且知道月琅因为开启宝箱受了重伤,如此他倒是确信,这一定就是前朝皇室的藏宝库了。因为迄今为止没有出现任何可疑的地方,月琅打开的那个装着流光锦的箱子,虽然流光锦被毁了,但在被毁掉之前,所有人也都看到了。

在东方木看来,这批价值无法估量的宝藏,很快就会变成他的所有物。他已经让人给月琅送了秘信,要求月琅在路过齐国寒月山的时候,跟他交易,至于月琅怎么解决那些江湖高手,他就不管了。

“祖父,那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东方玉问东方木。

东方木微微摇头:“不急,明日一早再走。”他认为自己如今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不需要心急。越是到这个时候,越要保持冷静,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而在这座宅子的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元媛和东方云天已经被关了半个月了。

半个月的时间,他们最初从假装不认识开始交谈,说的话并没有任何破绽,也从未提起靳辰和墨青,所以暗中看守他们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元媛还记得,她在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二天,东方云天开口问了她一句:“你是什么人?”

元媛当时感觉怪怪的,仿佛他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一样。她对东方云天说:“我叫元媛,你呢?”

“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回答了元媛的问题。

然后两人像是巧合之下被抓到了一起一样,聊了一些有的没的,譬如他们为何被抓,你怕不怕死,你又怕不怕死这样毫无营养的话题。

如今半月过去了,元媛体内的软筋散早已经失效了,她和东方云天一样,也被铁链锁在了地上。

“东方云天,你睡了吗?”元媛轻声问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微微睁开眼睛,看了元媛一眼:“没有。”

“你妹妹不会有事的,说不定等你自由了,找到你妹妹,就当上舅舅了。”元媛看着东方云天说。一直到昨天,他们交谈的时候,东方云天才第一次对元媛提到东方云沁。

听到元媛的话,东方云天沉默了,过了片刻之后再次开口:“你猜我妹妹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东方云天也曾无数遍地告诉自己,东方云沁一定不会有事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元媛微微笑了一下:“我猜啊,是女儿,一个长得像你妹妹的小宝贝。”

这么多天过去了,东方云天不仅没有找到东方云沁,自己还落入了东方木的手中,他心中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几乎没有睡着过。这会儿听到元媛的话,东方云天知道元媛只是为了让他宽心,让他高兴才这么说的,但他心中还是涌起了一丝暖意。

“谢谢你。”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东方云天没有失忆,他记得他和元媛之间发生过的一切,他也知道元媛为他付出了很多很多。当初如果不是元媛和靳辰的交情,东方云天早就被姬无双杀了,不可能活到现在。那段时间东方云天失去右臂,身受重伤,如果不是有元媛的保护,他早就被东方云祁给杀了。而东方云天能够在被打落谷底的时候振作起来,找回自己,也是因为元媛在他身边鼓励他,给他提供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东方云天心中很感激元媛,他知道自己亏欠元媛的很多,也知道元媛是因为喜欢他才为他做了那么多,可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元媛的感情。

曾经让东方云天刻骨铭心的南宫桃花姑娘,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记忆中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东方云天依旧是喜欢靳辰的,但他已经决意放手,他甚至喜欢上了和靳辰成为朋友的感觉。

元媛和东方云天的重逢,发生在两人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东方云天心中还一直为了东方云沁而担忧,根本不可能生出任何谈情说爱的心思。元媛对他来说,就是他的朋友,现在和他共患难的朋友。

听到东方云天的感谢,元媛微微摇头说:“不必如此客气。”

两人明明很近,却又似乎距离很远,他们说话的方式,似乎是在下意识地表现出疏离和陌生,避免引起暗处人的怀疑,可似乎又是发自内心的,本就是这样的疏离……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东方玉来了,给了东方云天和元媛一人一颗药丸,要求他们吃下去,他们都默默地吃了。

全身无力的感觉对元媛来说已经很熟悉了,而她甚至有心情去分析东方玉给她吃的软筋散和月琅给她吃的成分和药效有什么不同,一共有多少种解药可以解,她觉得自己也是有些魔怔了。

“走吧。”东方玉虽然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翩翩公子,但说话做事并不张狂,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最终只要能达到目的即可。

东方云天和元媛各自被人提了起来,出了那个房间,很快,他们看到了南宫离和东方云祁。

不过半月时间,南宫离仿佛又老了十多岁,头发胡子已经全白了,脸也消瘦得厉害。而东方云祁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目光呆滞地被人提在手中。

“南宫离,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你的夫人了。”东方木看着南宫离冷笑,他始终认为月琅是南宫离的夫人,而东方云祁是他们的孙子。

南宫离垂眸,无动于衷,并不想跟东方木解释月琅的身份。

而东方木轻哼了一声,看着南宫离接着说:“有可能你的徒儿和老夫的徒儿也会出现,到时候老夫会给你们师徒好好叙旧的时间。”

南宫离身子一颤,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却依旧没有抬起头来。

半个月不见天日的生活,南宫离耳边只有东方云祁疯狂的叫嚣,让他身心都疲惫至极。

这半个月的时间,南宫离把他这辈子做过的事情回想了一遍,曾经以为已经褪色的记忆,在脑海中却越发清晰。他想起了他和月晴最初美好的相遇,想起了他们后来的温柔缱绻,而除此之外,关于月晴,关于八大家族,关于那片他从小长大的土地,对他来说,就只剩下了无尽的痛苦和难堪……

南宫离想起了他的徒弟,想起那八年时间,他们一起生活在寒月山上的点点滴滴,想起靳辰叫他臭老头,想起靳辰为他烤鸡,为他做饭,为他洗衣,他们一起切磋武功,他把靳辰扔进狼群里面,然后自己坐在旁边悠哉悠哉地看着……

如果说关于月晴的记忆,美好太过短暂,痛苦一直伴随着南宫离的话,关于靳辰这个徒弟的记忆,对南宫离来说,只有美好和快乐。他甚至到如今才意识到一件事,那几年和靳辰在一起的时候,是他这辈子最轻松无忧的时光。

南宫离如今不敢想起小夜,一想起心中就痛得无法呼吸。他没有办法忘记几个月前的除夕夜,他去见小夜,小夜看着他的时候冷漠的眼神……即便南宫离对于小夜的祖母没有多少感情,可小夜是他的骨血,小夜那么乖,那么懂事,曾经那么爱他……

如今一切的一切,都被南宫离亲手毁掉了。他一直在告诉自己,东方云祁是月晴给他留下的唯一血脉,他不能让东方云祁出事,可他心中却始终没有办法真正认可东方云祁这个孙子,只是对月晴的愧疚一直在强迫着他,强迫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南宫离也知道,自己的很多行为堪称无耻,他那么在意靳辰和小夜,却为了东方云祁一直在伤害他们,不过是他心里觉得,靳辰会保护好自己,也一定会保护小夜,不会因为他而迁怒小夜,会给小夜最好的爱。

元媛曾经质问过南宫离,他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待靳辰和小夜?

南宫离之前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可如今他也控制不住问自己,他为了一个东方云祁,伤害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靳辰和小夜,一如他当年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权势和地位,伤害了他最爱的月晴。他真的错了,错得离谱,却总是在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的时候,才会清醒过来……

事到如今,南宫离已经彻底绝望了,对他的处境绝望了,对他自己也绝望了。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或许会死,但那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而听到东方木突然提到了靳辰和墨青,东方云天和元媛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他们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东方木留着他们,就是为了对付靳辰和墨青的,但他们并不想让东方木得逞……

“走吧。”东方木一声令下,带着他的孙子和属下,还有四个人质,暗中离开了那座宅子,朝着齐国的方向而去了。

关于前朝宝藏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天下,江湖高手带着那么多箱子日夜兼程地赶路,也不可能避开所有人的视线。

但这支队伍集合了江湖上武功最高强的将近三百个人,实力相当强悍。有些贪财不要命的高手,之前没有参与寻宝,如今不怕死地要来抢夺宝藏,往往是还没摸到装宝物的箱子,就被一群高手联手灭杀了。

出了雪狼国之后,队伍很快进入了齐国,在边城也没有遇到盘查,很顺利地就被放行了。虽然月琅觉得不太对劲,但她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些了。

月琅手上的皮肉是长不出来了,指骨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如今只能放弃使用自己的右手,只用左手。但用左手比起用右手,她的实力会减弱很多。事已至此,她心中恨极,却无可奈何。

这会儿已经是三月中旬了,进了齐国之后没多久,就要路过寒月城。而寒月城外的寒月谷,就是东方木和月琅约好的交易之地。

月琅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带着这些宝藏摆脱这么多江湖高手,她要做的,是让队伍在寒月城外停下来,然后她和东方木可以好好谈一下如何交易。

临近寒月城,月琅的心中越发沉重。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不利,她不能让江湖人发现她不是吴道子,也不能让江湖人发现她和东方木的交易,而东方木定然不会放过她的,即便她帮东方木得到宝藏。

事实上,月琅到现在都不知道抓走南宫离和东方云祁的人到底是谁,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打过照面。

队伍出了寒月城,月琅突然听到了一阵怪异的笛声,她面色一凝。她之前收到的信中说,以笛声为号,看来抓走东方云祁的人已经在不远处等着她了。

“停下!”月琅突然开口,整个队伍很快就停了下来。

“吴道子前辈,发生什么事了?”卢野策马跑了过来,看着月琅问。队伍里面只有月琅一个人坐马车,而且她的马车在队伍最前方。

月琅看了一眼远处笼罩在夜色之中的寒月山,开口对吴道子说:“老夫的伤需要一味药材,那味药材只有寒月山上才有。”

卢野眼眸微闪:“吴道子前辈的意思是?”

“老夫希望各位能够在此地停留,等候老夫片刻,老夫去采药,很快回来。”月琅看着卢野说。

“可是如今天色这么晚了,吴道子前辈何不明日再去?”卢野心中有些狐疑,大晚上的去山里采药?怎么都感觉怪怪的。

月琅神色不愉地说:“那种药材老夫之前见过,知道在哪里。”

卢野心中有些不爽,因为月琅在他面前像个大爷一样。不过如今那些宝箱还没打开,所以月琅不能出事,也不能离开。

于是卢野对月琅微微点头说:“没问题,晚辈陪吴道子前辈去采药,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月琅面色一沉,看着卢野冷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认为老夫的手残废了,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是吗?”

卢野的神色微微有些僵硬,他还真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怕这个吴道子在背地里耍什么花招,或者甩了他们一走了之而已。

不过高手都很傲,尤其是这些实力强横的老怪物,卢野表示可以理解。他也没有再强求,只是对月琅说让她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月琅飞身离开了队伍,朝着寒月山而去了,依旧顶着吴道子的那张脸。

而卢野让所有人在原地休息,等“吴道子”回来就继续赶路。倒也没有人有意见,毕竟他们都需要仰仗“吴道子”的机关术才能打开宝箱,拿到宝藏。

寒月寺所在的那座山叫做寒月山,周围的一整片连绵的山脉统称寒月山脉。深夜时分断断续续的笛声从山谷中传了出来,显得越发怪异和寂寥。

月琅徇着笛声,进了一座山谷。

山谷之中幽静得有些渗人,一个白衣白发的老者,脸上戴着一张铁面具,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上面,正在吹笛子,正是东方木。

月琅靠近,笛声停止,东方木收起笛子,朝着月琅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月琅不知道东方木的身份,而东方木只知道月琅是南宫离的夫人,东方云祁的祖母。此时东方木脸上戴着面具,月琅易容成了吴道子,都没有用真面目示人。

“你到底是谁?”月琅开口,习惯性地用了吴道子的声音。

东方木冷笑:“你不需要知道。”

“我孙子呢?”月琅看着东方木冷声问。

“还活着。”东方木回答了月琅的问题,“不过他能不能继续活下去,就要看你是不是配合了。”

“你想怎么样?”月琅看着东方木冷声问。

东方木目光幽深地看着月琅,沉默了片刻之后说:“很简单,拿宝藏来换!”

月琅面色一沉:“那么多的宝藏,还有那么多江湖高手守着,我怎么给你?”

“这就是你需要解决的问题了。”东方木看着月琅,声音残忍地说,“明日午时,还是在这个地方,我要见到所有的宝藏,否则你会见到你孙子的尸体!”

月琅的脸色难看至极:“我办不到!”

“你会想到办法的。”东方木话落,就从月琅面前消失了人影。

东方木本来也想过,是不是利用月琅,在得到宝藏的同时,也想办法得到那些江湖高手的效忠。可是后来东方玉的一席话点醒了他。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江湖人生性自由,想要让他们效忠并不容易,尤其是这批宝藏在这些江湖人眼中,本就是他们自己找到的,是他们的所有物。

假如东方木从天而降霸占了这批宝藏,甚至于不是东方木,是另外的人,毫无疑问都会有同样的结果,那就是被所有江湖高手群起而攻之,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就连在江湖中势力最大的紫阳门,身为武林盟主的卢野,都必须小心翼翼地对待这群江湖人,因为一个紫阳门是扛不住来自整个江湖的攻击的,更何况是东方木?

东方木觉得东方玉说得很有道理,不能贪心,必须步步谨慎,而最重要的东西无疑就是宝藏了,只要把这批惊世的宝藏占为己有,接下来他们可以蛰伏起来,暗中招兵买马,徐徐图之,不怕没有人效忠,不需要在这个时候招惹这群紧盯着宝藏的江湖高手。

东方木之所以选择了寒月山谷,是因为山谷的另外一头就是一条大河,他已经暗中准备好了一艘很大的船,到时候只要宝藏到手,给他一点搬运的时间,等到宝藏运上船,他们走水路离开,很快就可以摆脱跟踪,从此天高海阔。

东方木的计划很好,月琅却满面愁容。在来赴约之前,她还在想,抓了东方云祁的人所图甚大,说不定会继续利用她现在在江湖高手中的威信和地位,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没曾想,东方木竟然如此直接,只要宝藏,而且就给了她这么短的时间!

月琅静静地站在空无一人的山谷之中,夜风沁凉,她的脸色在月光之下忽明忽暗。片刻之后,月琅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宛如暗夜修罗,看起来十分渗人。

既然被逼到了这个份儿上,月琅心中的嗜血因子也被激发了。那些江湖高手是不可能把宝藏拱手送给她做交易的,所以她想要独占那批宝藏,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灭掉那些江湖高手,最后只剩下她自己,宝藏自然就是她的了!

月琅还没有完全放弃,她在想,只要她今夜用毒,灭掉那些江湖高手不是问题,宝藏所在的地方距离这里也不远,找人运过来,再把人杀了也不是问题!待到明日午时,她救回东方云祁,就可以放开手脚对付那人,最后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月琅默默地转身,朝着山谷外而去,走到半路,还随手采了一株很常见的药材,拿在了手中,因为做戏要做全套,在她下毒之前,并不想节外生枝,引起那些江湖人的怀疑。

月琅顺着原路,返回了她之前离开的地方。

看起来一切如常,大部分江湖高手都靠着车马或者大树睡着了,因为他们已经日夜兼程赶路走了半个多月了,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

看到月琅去而复返,盘膝坐在月琅马车旁边的卢野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微微低头去整理自己的衣服,掩去了眼底一道幽寒的暗光。

卢野抬头,神色如常地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月琅问道:“吴道子前辈这么快就回来了,药材找到了吗?”

月琅神色淡淡地点头,把手中拿着的那株药材举起来给卢野看:“找到了。”

“兄弟们都累了,不如在这里多休息一个时辰,卯时一到就出发继续赶路,吴道子前辈意下如何?”卢野看着月琅问道,声音很客气。

而这正中月琅下怀,她微微点头说:“如此甚好。”

“那就请吴道子前辈进马车里去休息吧,晚辈也去睡一会儿。”卢野对着月琅微微拱手,朝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走去。

月琅左手拿着那株药材,跳上马车,钻了进去,隔绝了外面的视线,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从随身带的荷包中,取出了一包毒粉。

要同时解决掉这么多高手,月琅身上带的毒物不够用了,所以她打算把这包剧毒的粉末,直接投到不远处的那条河里面。

这会儿已经快到寅时了,一个时辰之后,天还未亮,这些人要继续赶路,必然都要从河中取水饮用,到时候,不需要她出手,这些人只要喝了水,就会在顷刻之间七窍流血而亡!

月琅想得很好,她正在算着时间,打算过半个时辰之后,趁着所有人都睡了,悄无声息地离开去投毒。

可月琅并不知道,跟她说要去睡觉的卢野,这会儿并没有真的去休息,而原本一个个东倒西歪地躺着睡觉的江湖高手,在月琅进了马车之后,全都睁开了眼睛,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握着自己的武器,无声无息地朝着月琅的马车聚集。

不过片刻功夫,将近三百个江湖高手,把月琅的马车里三圈外三圈包围了起来。

月琅正坐在马车里面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所以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等月琅猛然察觉不对劲的时候,马车已经被人一剑劈成了两半,轰然倒地!

月琅神色一惊,一身狼狈地从马车里面滚了出去,差点被压在下面。

她从地上一跃而起,不可置信地看着一个个举着刀剑指向她的江湖高手,他们眼中都带着赤裸裸的杀意。

“你们要做什么?过河拆桥吗?”月琅很快冷静了下来,左手握紧了她自己的剑,扫视了一圈,看着江湖高手冷声说,依旧用的是吴道子低沉苍老的声音。

卢野看着月琅冷哼了一声说:“你到底是谁?”

月琅心中一沉!她的身份竟然暴露了?!但这怎么可能?!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离开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回来了,她自认为根本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她不是吴道子!不可能,这些人一定是在诈她,她不能上当!

月琅神色冷然,继续伪装吴道子的声音,看着卢野冷声说:“卢盟主,你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是吗?是不是老夫的存在让你感到了威胁,所以你迫不及待地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除掉老夫!你是不是以为没有老夫在,你早晚也会打开宝箱,得到宝藏?告诉你,不可能!”

月琅话落,神色冷肃地看着其他江湖高手说:“老夫不知道卢野跟你们说了什么,但老夫行得端坐得正,在淞雾城救过你们所有人的命!没有老夫,你们怎么可能得到这些宝藏!老夫没想到为江湖同道做了这么多事情,竟然还会遭到如此可笑的猜忌!”

月琅本以为是卢野在抹黑她,想要除掉她这个威胁,其他江湖高手是被卢野蛊惑了,只要她出言辩解,点明卢野的狼子野心,这段日子对她言听计从的这些江湖高手,一定会相信她,转而去对付卢野!

可是月琅没想到的是,她话音刚落,所有江湖高手都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月琅的心彻底沉了下去,看来在她离开的短暂功夫,真的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卢野高喊了一声:“廖兄弟,把证据带过来,让这位‘吴道子’前辈好好看看!”

卢野话落,一个年轻高手提着一具尸体走到了人群正中,然后把那具尸体扔在了月琅面前,又默默地退到了人群外围。

这具尸体,是这位姓廖的高手不久之前去取水的时候在河边发现的,带回了这边,所有江湖高手都震惊了!没有人知道,这位容貌普通的廖姓高手,事实上是风清假扮的。

尸体虽然已经泡水肿胀,但还能看清楚五官,分明就是吴道子!而队伍之中一个曾经做过仵作的高手断言,吴道子已经死了一个月左右。

那么这段时间带领他们破解机关,找到宝藏的那个“吴道子”,毫无疑问就是个假的了。而这也能解释,为何吴道子是个机关术和医毒高手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因为真正的吴道子根本就不懂这些!

看到尸体的脸,月琅心中一惊,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才站定。这是吴道子的尸体,可他怎么会落到这些人的手中?还是在这个时候?!

“真正的吴道子前辈一个月前就被人残忍地杀害了!”卢野高声说,“你这个冒牌货,杀了吴道子前辈,混入队伍里面,究竟是何居心?!”

“哼!这人定然不安好心!如果他不是别有居心在算计我们江湖同道的话,大可以光明正大地加入寻宝的队伍之中,盟主早就说了,只要有实力,来者不拒!”

“没错!他的实力那么强,还懂机关术和毒术,为什么非要杀了吴道子前辈取而代之?他一定是在算计我们,想要独占所有的宝藏!”

“他肯定早就知道宝箱怎么打开,却迟迟不肯动手帮我们,说不定哪天夜里他就把我们全都毒死,自己霸占了所有的宝藏!”

“杀了他!”

“不!留着他的性命,让他把宝箱的机关打开!”

“没错!立刻帮我们打开这些宝箱,否则死路一条!”

……

江湖高手你一言,我一语,围着人群正中的月琅虎视眈眈。

卢野把手中闪烁着寒光的长剑举了起来,江湖高手全都闭嘴了。卢野看着月琅冷声说:“不管你是谁,识相的,立刻把所有的宝箱帮我们打开,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月琅定定地看着卢野,然后目光扫过一个个义愤填膺地看着她的江湖高手,突然笑了起来。

女人的笑声传入了江湖高手的耳中,所有人神色都变了。因为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带着他们解开重重机关,帮他们疗伤解毒,让他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吴道子”,竟然是个女人假扮的!

江湖上根本就没有听过有这号女子,而一个老者突然神色惊诧地看着月琅说:“你难道是墨王妃?!”

所有江湖高手看着月琅的神情再次变了,他们能够想到的实力最强的女子,就是传说中的墨王妃了!

风清嘴角抽搐了一下,十分无语。这些江湖人脑子都是浆糊做的吗?他家王妃想要的东西,他家王爷分分钟就送到面前了,怎么可能这么大费周章跟这群江湖人为伍?

“哈哈哈哈!”月琅狂笑不止,“你们真是蠢不可及!”

卢野神色一僵,猛然回神。刚刚那一刻他也以为这女子有可能是墨王妃,但冷静下来一想,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曾经的墨王妃,如今已经是魏国皇后了,手中权势滔天,怎么可能假扮吴道子来图谋这些宝藏,她有更直接的方式,根本不必大费周章。

其他江湖高手也很快想到了这一点,看着月琅的眼神都透着赤裸裸的杀意。而卢野看着月琅冷声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打开这些宝箱,否则死!”

月琅冷笑连连,左手持剑,指着卢野说:“你们当我是傻子吗?只要我打开了这些宝箱,只会死得更快!”

卢野神色一冷:“敬酒不吃吃罚酒!上!杀了她!”

对包括卢野在内的江湖人来说,宝箱已经到手了,他们早晚都能想办法打开,而这个别有居心的女人,绝对不能留,因为她的实力太强了,留着这个女人,最后很可能他们都要死!

将近三百个江湖高手围攻月琅一个人,而月琅的右手已经被废了,仅剩下的左手持剑,实力大不如前。

月琅也没有打算跟这群江湖人打,因为她知道正面交锋她必死无疑。所以她直接捏爆了一个毒烟球,淡紫色的烟雾瞬间弥漫开来,江湖高手神色大变,纷纷四散逃开!他们都领教过这女人的毒术有多厉害,他们可都不想死!

在毒烟散去的时候,月琅早已经不见了人影,原地只剩下依旧活的好好的马匹和那些宝箱。

卢野气恨地握拳捶了一下身旁的大树:“那烟根本就没有毒!”

“盟主,被她给逃了,如今怎么办?”

“立刻出发,回紫阳城!”卢野高声说。

风清突然开口对卢野说:“盟主,那女人心思十分歹毒,她说不定会往河中投毒,要把我们都毒死,所以我们不要在附近的河中取水了!”

卢野神色一凝:“廖兄弟所言甚是!都听好了,不要在附近的河中取水,立刻出发!”

长长的队伍,很快就动了起来,朝着远离寒月山脉的方向而去了。

风清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微微颤动,他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地跟了上去。

逃走的月琅很快出现在了最近的河边,把手中的药粉都投进了河水之中,神色癫狂厉声说:“都死吧!都死吧!”

不多时,月琅离开了河边,靠近了原本江湖人聚集的地方。她本以为那些人定然还在原地,商量着何时离开,却没想到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也根本就没有人去那条被投了毒的河中取水!

月琅全身僵硬地站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

她之前用的毒烟确实是没有毒的,因为这段日子的奔波,她身上带的毒物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也没有时间去准备新的。

她本来还在想,无论如何这些人离开之前都要喝水取水,只要她把他们都毒死,到时候宝藏还是她的!可是她没想到,卢野带着人竟然走得那么快,而且根本没有一个人去河中取水!

月琅的心飘飘忽忽地沉了下去,她知道,她完了……她一个人,根本不是那么多江湖高手的对手,那些宝藏正在离她远去,而那人给她的时间,只剩了半天……

------题外话------

本书正文即将结局,多谢大家一路走来的支持,爱你们! 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