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正文大结局(二)/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琅神色难看地离开了,墨青揽着靳辰,从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面飞身而下。

今晚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中,而吴道子的尸体在这个时候出现,也是他们的安排。

这次靳辰和墨青搞出了一个假的藏宝库,引出了这么多江湖高手,在这个时候让他们发现月琅的真面目,一方面是为了将月琅逼上绝路,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

假如墨青和靳辰今晚没有出手,吴道子的尸体没有出现,这些江湖人大概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因为月琅想要独占宝藏,必须把所有江湖高手都除掉。

靳辰表示,她这次耍了这些江湖高手一把,虽然其中未必都是好人,但她也算厚道了,并不打算让这些人都在月琅手中送了命。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那些江湖高手不久之后会知道真相的,他们辛辛苦苦拉回紫阳城的箱子里面,只有一箱金子,其他所有的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一文不值的碎石。

靳辰并不担心那些江湖高手得知真相之后恼羞成怒从而造反,她反而认为这次的事情也是对江湖的一个震慑,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力量相对庞大的国家来说,真的很有限。

而原本江湖高手的队伍里面有两个是东方木的人,在吴道子的尸体出现的时候,他们偷偷离开,要去给东方木传消息,但在消息传出去之前,就被靳辰和墨青解决了。

靳辰微微抬头,看向了不远处一座黑魆魆的大山,开口对墨青说:“那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靳辰对寒月山附近的一切都很熟悉,因为她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她的足迹踏遍了方圆几十里的每一寸土地,她甚至记得不远处的那个山谷里面都有些什么树什么花。

夜色深重,靳辰看不到那座山顶上面她曾经住过的那座茅草屋,但她知道那个茅草屋一定还在那里。只是物是人非,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希望明日过后,这些个牛鬼蛇神全都死光光。”靳辰轻笑了一声说。事情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明日是东方木和月琅交易的日子,也是靳辰和墨青准备斩杀东方木和月琅的日子,希望一切顺利。

“会的。”墨青微微一笑。

察觉到有高手靠近,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都站在原地没有动,仿佛根本没有发现。

“拿命来!”

一个黑影挥剑朝着他们冲了过来,靳辰脚步微动,挡在了墨青身前,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并没有阻止靳辰的动作。

而来人气势汹汹的长剑,在距离靳辰还有半米的时候就收了回去,然后一把扯下脸上蒙着的黑布,看着靳辰没好气地说:“靳小五,能不能稍微配合一点儿?”

靳辰抬脚就朝着面前的男人踹了过去:“齐皓诚,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齐皓诚动作敏捷地躲开了靳辰踹过去的脚,把剑收了起来,看着靳辰嘿嘿一笑说:“跟你们打个招呼而已,玩玩儿嘛!”

“你来做什么?”靳辰看着齐皓诚问。

齐皓诚无语望天:“晚晚说得没错,你们果然是不欢迎我的,我还是走吧,回去陪晚晚,抱孩子,其乐无穷!谁乐意跟你们在这荒郊野外叙旧!哼!”

齐皓诚话落转身就要走,靳辰拔刀就朝着他的后背甩了过去。

齐皓诚险险躲开,转身握住了那把寒光四射的无双宝刀,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靳小五,你要谋杀亲姐夫啊?!”

“别闹了。”靳辰把她的刀夺了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说,“你想让我开口挽留你,这就是我挽留你的方式,玩玩嘛!你说呢?”

齐皓诚神色一僵,没想到他跟靳辰开个玩笑,这么快就被报复回来了,不过这就是他认识的靳小五。

齐皓诚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表情,神色一正,看着靳辰和墨青说:“我是来帮你们的。”

“你留下看家就好。”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留下看家?齐皓诚表示在靳辰眼中,他们是一家人,这件事还是让他很开心的。不过他神色严肃地看着靳辰说:“小莲花和阿豪都在千叶城,我已经做了最稳妥的安排,你们无需担心那边。”

“既然来了,接下来就听我的命令行事。”靳辰看着齐皓诚说。齐皓诚来得也正是时候,明天十有八九会有一场大战,高手自然是越多越好。毕竟东方木手中还握着东方云天和元媛的性命,靳辰并没有掉以轻心。

“得令!”齐皓诚嘿嘿一笑,依旧是曾经那个阳光少年的模样。

寒月寺,已经是后半夜了。

圆慧大师猛然惊醒,就看到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师父,别来无恙?”靳辰站在圆慧大师的房间里,看着圆慧大师微微一笑,墨青就在她的身旁。

圆慧大师只是有一瞬间的惊诧,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起身下床,双手合十,一本正经地说:“墨施主和靳施主,深夜造访老衲,不知所为何事?”

靳辰唇角微勾:“大师,弟子是找你喝酒的。”

圆慧大师嘴角抽了抽,这个恶魔一般的小丫头,他怎么会忘记了呢?几年前靳扬来接靳辰归家,靳辰为了让圆慧大师跟她联合欺骗靳扬,说他们是师徒关系,就威胁圆慧大师,要把他喝酒吃肉的事情捅出去。

“咳咳!”圆慧大师轻咳了两声,“靳施主不要和老衲开这种玩笑,罪过罪过。”

靳辰笑了:“圆慧大师放心,我真的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大师想喝酒,我今天来得匆忙也没有带。”

圆慧大师真的对靳辰无语了,看靳辰和墨青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靳辰还一副长夜漫漫要跟他好好叙旧的样子,圆慧大师直接开口邀请墨青和他对弈,墨青点头了。

圆慧大师是棋术高手,棋逢对手,倒也是人生乐事一件。而靳辰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本来一点儿都不困,现在倒是有些昏昏欲睡了,就直接靠着墨青的肩膀睡着了。

墨青一手揽着靳辰,一手下棋,圆慧大师假装没有看到他们夫妻甜甜蜜蜜的样子,只是专注地和墨青对弈。

一局终了,天色都快亮了,墨青赢了,靳辰却还未醒。

圆慧大师看着靳辰熟睡的小脸,眼底闪过一丝慈祥,看着墨青语重心长地说了两个字:“惜福。”

墨青微微点头:“多谢大师教诲。”

圆慧大师一早去了前殿诵经,也没管墨青和靳辰。

靳辰醒来的时候,还在墨青怀中,她有些迷茫地问墨青:“棋下完了?谁赢了?”

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轻轻揉了揉靳辰微微带着凉意的小脸说:“我赢了。”

靳辰笑容灿烂地搂住了墨青的脖子:“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意外呢。”

看到墨青低头吻了过来,靳辰伸手就把他推开了:“差点忘记我们是在庙里了,真是罪过罪过。”

墨青笑着起身,牵住了靳辰的手说:“走吧。”

靳辰和墨青在寒月寺用了些素斋,然后和秦骁齐皓诚汇合了。秦骁和姬无双以及南宫暖昨夜也住在寒月寺里面,如今几人凑到了一起,开始商议今日的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昨夜靳辰和墨青在来寒月寺之前,先去了被月琅投毒的那条河边,往河中放了解药,避免有人误饮河中的水中毒。

日上中天的时候,月琅孑然一身,慢慢走进了寒月谷。

东方木依旧如昨日一样,一身飘逸的白衣,盘膝坐在寒月谷中的一块大石上面,脸上依旧戴着面具,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月琅已经换回了女装,一身长长的墨袍穿在身上,脸上罩着黑色的面纱,跟昨日判若两人。

东方木看到只有月琅一个人来,没有宝藏的影子,神色一冷,看着月琅冷声说:“你违背了和老夫的约定!”

东方木话落,拍了一下手,不远处的树上,吊下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南宫离,一个是东方云祁。两人的手都被绑着吊在那里,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凄惨。

南宫离身形消瘦不堪,他微微睁开眼睛看了月琅一眼,就再次闭上了眼睛。而被吊在树上的东方云祁看到月琅,猛然清醒,大喊了起来:“祖母救我!祖母救我啊!救我啊……救我……”

吊着南宫离和东方云祁的那棵树,就在东方木身后,而月琅没有忽略,在南宫离和东方云祁出现的时候,山谷之中的几个地方出现了弓箭手,箭尖都瞄准了南宫离和东方云祁的心口!

月琅知道,她如今右手受了重伤不能用,根本不是面前这个老者的对手,她想要越过这老者去救东方云祁,更是不可能的。而她一旦轻举妄动,那些弓箭手立刻就会放箭杀了东方云祁。至于南宫离的死活,月琅根本就不在意!

东方木看着月琅冷笑了一声,微微抬了抬手,一支利箭破空,直直地朝着东方云祁射了过去。

在月琅神色大变飞身而起的同时,东方木也猛然起身,挥掌朝着她打了过来。

一掌过后,两人分开,东方木后退了一步,月琅也只后退了一步,两人的内力几乎不相上下。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在山谷中响起,那支箭射中了东方云祁的右腿,直接把他的大腿射穿了,鲜血涌出,他疼得快要晕死过去了。

听到东方云祁的惨叫声,南宫离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心中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仿佛东方云祁跟他毫无关系一样。南宫离觉得自己应该是绝望了,麻木了,既然注定了都要死,那就都去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月琅看着东方云祁凄惨至极的样子,眼睛都红了,看着东方木厉声说:“那些宝藏我没有得手,你敢杀我孙儿,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东方木莫名感觉面前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好像什么时候听到过,但他实在是想不起来。

东方木冷哼了一声,看着月琅说:“看来是老夫高估了你的实力!没有得到宝藏,竟然还敢来这里送死!”

东方木的属下被墨青和靳辰杀了,所以他并没有收到属下送来的消息,根本不知道昨夜月琅走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东方木知道一点,江湖高手一直都在带着宝藏赶路,而月琅如今已经不再假扮吴道子,说明月琅已经暴露身份,并且和那些江湖高手决裂了!

如此一来,月琅对东方木来说,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因为东方木利用月琅的原因就是月琅得到了江湖高手的信任,想要得到宝藏更容易一些。如今月琅在东方木眼中再没有任何优势,东方木的计划也落空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杀了月琅!至于宝藏,只要还在江湖人手中,他总有办法拿到!

“让我不得好死?就凭你那只受伤的右手?”东方木看着月琅不屑地说。

月琅猛然飞身而起,挥剑朝着东方木杀了过去,东方木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大有要速战速决,弄死月琅的意思。

两人都是当世绝顶高手,只可惜月琅的右手受了伤,如今突然换做左手用剑,实力弱了很多,不多时就被东方木逼得连连后退。

东方木看着月琅的目光很轻蔑,他很享受这种感觉,一步一步让对手绝望的感觉。

月琅真的拼尽了全力,如果她没有受伤,她不会输,可惜世事从来都没有如果。

在东方木一剑砍掉了月琅那只只剩下白骨的右手的时候,月琅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要命地朝着东方木杀了过来!

两人再次战在了一起,月琅像是疯了一样,倒是让东方木收起了漫不经心。而在疯狂的月琅第一次伤到东方木的时候,东方木冷笑了一声,猛然对着身后打了一个手势!

下一刻,月琅睚眦俱裂地看着一支速度极快的利箭直直地射入了东方云祁的胸口!

“啊!”月琅仰天长啸,声音痛苦至极,她脸上的黑色面纱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她那张保养得极好的脸。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她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却也难掩绝艳的五官。

“阿月?!”东方木看到月琅的那张脸,仿佛见鬼了一般,猛然后退了几步,神色惊惶地看着月琅,声音都变了调!

听到这声“阿月”,月琅的全身瞬间僵硬!她双目凸出,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木,声音颤抖地问:“你……刚刚……叫我什么……”

阿月,阿月,这世间只有一个人这样叫过月琅,可那个人早就死了……

东方木神色难看地看着月琅,又猛然回头看了一眼挂在树上身中两箭已经奄奄一息的东方云祁,神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猛然握紧了手中的剑,喃喃地说:“阿月,他到底是谁的孙子……”

“阿月……你叫我阿月?!”月琅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仿佛在哭,又像是在笑,整个人都已经疯魔了!她看着戴着面具的东方木,声音凄厉地说,“你叫我阿月?!你竟然叫我阿月!东方耀!你是东方耀!你果然没有死!你为什么没有死?!云祁他是你的亲孙子啊!”

月琅话落,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然跌坐在了地上,感觉全身冰冷,整个人都没有了知觉……

尘封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月琅呆呆地看着东方木朝着东方云祁冲了过去,她看到东方木把东方云祁从树上解了下去,看到东方木在拼命地晃着东方云祁的肩膀,东方云祁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而此时还被挂在树上的南宫离,猛然瞪大眼睛看着月琅,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月琅说什么?东方云祁是东方木的孙子?月琅一直都在骗他!怪不得!怪不得月琅那么紧张东方云祁,那是因为东方云祁根本就是她自己的亲孙子,但跟南宫离没有任何关系!

南宫离到此刻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久了,他始终无法认可东方云祁这个孙子,因为东方云祁根本就不是他的孙子!

南宫离突然想到了东方清茉,想到了元媛……南宫离一直无法理解,月琅为人母,怎么可以对她的亲生女儿那么阴狠残忍,不但勾引她自己的女婿元稹,还亲手害死了东方清茉,甚至屡次出手要杀她的外孙女元媛!

到了此刻,南宫离终于意识到这一切到底都是因为什么了……月晴当年生下的孩子,根本不是东方云祁的父亲,而是元媛的母亲!因为东方清茉根本就不是月琅的女儿,所以她才可以那么阴毒地残害东方清茉一家!那么心狠手辣地对付元媛!

南宫离的心抽疼地厉害,眼泪从苍老的脸庞上面滑落了下去,他微微闭上眼睛,喃喃地说:“离玥……你到底都做了什么……你到底都做了什么……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南宫离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仰天痛哭出声,悲戚至极。是他害了月晴一辈子,而他还眼睁睁地看着月琅杀了他和月晴的亲生女儿,甚至他自己抓了他的亲孙女,看着元媛被月琅伤害,看着东方云祁的鞭子狠狠地抽在元媛身上……

南宫离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心里对元媛的愧疚那么重,看到元媛受伤他心中总是闷闷得很难受很难受。彼时他以为那是因为元媛是靳辰的朋友,因为他对不起靳辰,可是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是因为元媛才是月晴给他留下的血脉,元媛才是他的骨肉至亲!

那些尘封的往事,那些年少时候的爱恋、欺骗、伤害、背叛、痛苦……真相如今一层一层剥开,远远比他们自以为的要残酷百倍、千倍、万倍……

当年一心往上爬的南宫离为了攀上南宫城的圣女南宫妍,把月晴一家全都送到了东方城。

之后没多久,南宫妍失忆,南宫离去东方城接月晴,想要弥补月晴,再也不辜负她,却被月琅告知月晴生产的时候一尸两命,已经不在人世。南宫离甚至被月琅带去看了月晴的坟墓。

月晴的假死,是月晴的主意,因为她被南宫离伤透了心,不愿再见南宫离,也不愿意再与南宫离有任何瓜葛。

而月晴生产的时候虽然有些凶险,但还是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她为女儿取名叫做月清茉。

南宫离根本没有怀疑过一向温柔善良的月琅会骗他,伤心之下选择了一走了之,远离了那片伤心地。

当时东方城的老城主,东方烈的父亲东方枭,表面上是个正人君子,对城主夫人一心一意,背地里却是个风流成性的男人,平生一大爱好就是收集美女。

东方城中有一处很大的宅院,就是东方枭的秘密禁地,是他养女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很多东方城的妙龄少女,都没有逃脱东方枭的魔爪。

而生活在东方城的月琅,因为长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很快就被人盯上了。

但盯上月琅的并不是东方枭,而是东方木。那会儿东方木和南宫离一样还很年轻,虽然天赋很出色,但是因为在东方家没有靠山,所以再努力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而东方家并没有圣女让东方木接近利用。

偶遇月琅,东方木惊为天人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一个毒计。他知道月琅这样绝美的容貌,如果送到东方枭身边,一定会得到东方枭的宠爱。

东方木生性谨慎,为了避免暴露自己,他伪装成了东方城的另外一个弟子东方耀,开始接近月琅。

东方耀是个武痴,平日里只知道修炼,很少出现在外人面前。而东方木每次去找月琅的时候,都没有被其他人看到过。他假扮成了东方耀的模样,模仿东方耀的声音,对月琅说他是东方家的弟子,名叫东方耀。

东方木刻意接近,对月琅极尽温柔,而彼时月琅也不过是个养在深闺情窦初开的少女,对于东方城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也极少出门,根本不知道真正的东方耀是什么性格,她也没有对身边的亲人提起过东方木的存在。

月琅很快就沦陷在东方木的温柔攻势之下,一颗心都给了那个名叫“东方耀”的男人。

并没有用很长时间,东方木就让月琅对他死心塌地,并且把清白的身子都给了他。东方木信誓旦旦地对月琅说,等他找到合适的时机,就风风光光地迎娶月琅进门,月琅对此深信不疑。

当月琅告诉东方木,她怀了东方木的孩子,东方木等的时机终于到了。

不过东方木从未想过要娶月琅,他在得知月琅怀孕之后,设计了一次月琅和东方枭的巧遇。

东方枭瞬间就被月琅迷住了,要收月琅当他的女人。月琅惊慌失措地求东方木对东方枭说清楚他们的关系,让东方枭放过她。

可东方木却一脸为难地对月琅说,他在东方家只是个实力尚可的弟子,连长老都不是,人微言轻。东方枭在女人这方面向来很霸道,他对月琅势在必得,东方木说如果他去告诉东方枭月琅是他的女人,他和月琅都要死……

月琅哭着问东方木该怎么办,东方木柔声安慰月琅,劝月琅跟了东方枭。

满心满眼都是东方木的月琅自然不愿意,可东方木说,为了他们未来还有在一起的可能,为了他们没出世的孩子能够活下去,月琅必须那样做,否则他们都要死。

最终月琅听信了东方木的话,还是成了东方枭的女人,甚至在东方木的设计之下,让东方枭醉酒,而她伪造了落红,骗过了东方枭。

月琅很得东方枭的宠爱,之后月琅怀孕,东方枭也很高兴。

在东方家一直郁郁不得志的东方木,他的计划其实很简单,月琅很得宠,月琅肚子里是他的孩子,等他的孩子一出生,就会受到东方枭的宠爱,甚至有可能成为东方城的圣子。到那时,他想要的东西就唾手可得了!

东方木之所以隐藏了真实身份,让月琅以为他是东方耀,是因为他始终并不信任月琅,为了避免事情暴露,月琅把他给卖了。

而后来的事情证明,东方木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月琅那时只是个对他痴心不悔的女人,没有那么多心机,行事也没有那么谨慎。

为了避免被东方枭发现,东方木很少再和月琅私下来往,而月琅却在偶遇真正的东方耀的时候,以为那是她的情郎,忍不住上前倾诉她的思念和委屈。

东方耀当时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他也没有知道的机会了,因为在月琅扑到他怀中,他还没有来得及把月琅推开的时候,被东方枭撞了个正着!

东方枭怒火中烧,根本不听东方耀辩解,当时就把东方耀给砍了。而月琅亲眼看着东方耀惨死在她面前,她直接晕死了过去。

东方枭没有直接杀了月琅,而是把月琅关了起来,因为他要确认月琅肚子里种到底是不是他的。

而没过几日,月琅被人救走了,救走月琅的人还找了个孕妇伪造成了月琅的尸体,让东方枭以为月琅已经死了,也让东方木认定月琅死了。

东方木也不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因为当时月琅和东方耀抱在一起那一幕,不仅东方枭看到了,东方木也看到了。

东方木算是撞见了东方枭被人戴绿帽子,虽然东方枭当时没有表示,甚至还突然提拔了东方木成为东方家的长老,可之后没多久,东方木就被流放到了这边的正阳门。

东方木接受了流放,因为他也怕月琅的事情再败露,让东方枭发现他在其中做了什么,到时候他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过去的这么多年,月琅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儿子是东方木的,她始终认为她当年爱的男人名叫东方耀,而东方耀已经死在了她面前。东方木也始终坚信月琅和孩子都已经死了。

当初救走月琅的那个人,就是鸳鸯楼的老楼主,一个心理变态的老头子,名叫元焜。

元焜盯上月琅,只是因为偶然看到了月琅的美貌生出的占有欲,而在月琅被东方枭关起来之后,实力高强的元焜偷偷救走了月琅,并且伪造了假的尸体,让人以为月琅已经死了。

而元焜对月琅百般折磨,却始终还让月琅留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元焜自己年纪很大,已经生不了孩子了。

在这期间,元焜教会了月琅武功,教会了月琅机关阵法之术,教会了月琅医术和毒术,把曾经单纯善良的月琅,完全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女人。

然后,月琅在生下东方木的儿子之后没多久,就用元焜教她的毒术,毒死了元焜,自己取而代之,成为了鸳鸯楼的楼主。

月晴在生产的时候伤了身子,生下月清茉之后一直缠绵病榻,没过两年就走了。而月琅带走了月晴的女儿,养在了自己身边。

后来月琅收养了一个孤儿,她给他取名叫做元稹,而月琅自己那个体弱多病的儿子一直养在别处。

月琅告诉东方清茉,她的父亲是东方城的城主东方枭,她还有一个亲哥哥。年幼的东方清茉始终认为月琅是她的亲生母亲,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后来,月琅的儿子死了,给她留了一个孙子,就是东方云祁。

而月琅当年之所以让东方清茉成了她自己的女儿,让她那个年纪比东方清茉小的儿子,成为了东方清茉的哥哥,目的只有一个,她要在南宫离再次出现的时候,利用南宫离。

月琅那些年始终坚信南宫离一定还会出现在她面前,而她要为自己的儿孙找一个可供驱使的傀儡,南宫离就是最好的选择。

月琅精心编织了几十年的谎言,骗过了东方清茉,骗过了元稹,骗过了东方云祁,最终也成功地骗过了南宫离。

可现实终究还是和月琅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当年爱上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死。自始至终,这不过是东方木为月琅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而已……

月琅想起当年她最后一次见到东方耀的时候,东方耀像是根本不认识她一样,给她的感觉也跟之前完全不同。那时月琅以为东方耀是装的,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可是直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什么东方耀?根本就是假的,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月琅面如死灰地跌坐在地上,东方木神色难看至极地看着东方云祁的尸体。东方云祁早就断了气,而南宫离怒极攻心,已经晕了过去……

月琅突然站了起来,捡起自己的剑,朝着东方木走去,一步一步,很慢很慢,走到了东方木的面前。

东方木脸上的面具已经摘掉了,月琅看着面前这张苍老而陌生脸,她笑了,笑得难看至极,她对东方木说:“我认得你……我见过你……你叫东方木……你是东方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多么可笑!”

东方木的目光放在了月琅身上,看着月琅神色难看地说:“阿月,对不起。”

“对不起?”月琅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对不起我什么?当年你假扮成另外一个人来骗我,我傻乎乎地爱上了你,以为你就是我这辈子的依靠!可到头来,这不过是你精心设计的阴谋!东方木,当年东方枭要让我死,你是不是从未想过要救我?我肚子里怀着你的儿子啊!你好狠的心!”

月琅在笑,眼泪却一直在流,心中仿佛被人拿刀捅了一个巨大的血洞:“我骗南宫离,说云祁是他的孙子,就是想给云祁找个靠山,想让我的孙子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可是到头来,云祁却被他亲生的祖父亲手给杀了……”

“阿月,云祁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他是我的孙子。”东方木看着月琅冷声说,“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月琅笑得癫狂:“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东方木,你真的好生无情!我的孙子死了,你也去死吧!”

月琅话落,持剑朝着东方木就杀了过去,东方木侧身避开,月琅却步步紧逼,摆明了要不死不休!

东方木此时心中也很乱。他没有想到当年的一段孽缘,竟然时隔几十年报应在了他身上。月琅没有死,还生下了他的儿子,而东方云祁是他的亲孙子,可他却亲手让东方云祁送了命,在东方云祁死之前,还被他折磨得痛不欲生……

东方木此刻哪里还有心情去想什么宝藏,他看着月琅,只是在想一件事,到底要不要对月琅动手,把她给杀了。东方木知道,这个女人已经疯了,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东方木当年对月琅就只是利用,更何况是时隔几十年之后,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相对来说,东方云祁这个孙子的死,还能让东方木心中有些波动,至于月琅,对东方木来说,自始至终,什么都不是!

又过了几十招之后,月琅愈发疯狂,像是不要命了一样,声音凄厉地叫喊着要跟东方木同归于尽。

东方木神色一冷,侧身躲开月琅的攻击,然后猛然出剑,直直地刺入了月琅的胸口!

月琅瞪大了眼睛,一口血喷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木,似乎没想到东方木对她绝情至此。

月琅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就是东方木,可东方木却毁了她的一辈子,让她受尽了羞辱和苦难。而东方木亲手杀掉了他们的孙子,如今又把剑插入了月琅胸膛……

东方木拔剑,月琅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瞪大眼睛,还未断气,可她知道她要死了,要追着她的孙子走了。

在临死之前,月琅想到了她的姐姐月晴。当年月琅对月晴说,月晴看男人的眼光太差了,看上了南宫离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最终毁了一辈子。月琅对月晴说,她一定不会重蹈月晴的覆辙,她会找一个真心爱她疼她,会一辈子保护她,对她好的男人厮守终生……

当年单纯天真的月琅是认真说出那些话的,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她觉得跟月晴比起来,自己更像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月琅当年说月晴识人不清,可南宫离至少是真爱月晴的,对月晴是真心的,伤害了月晴之后也愧疚了一辈子,以为东方云祁是月晴留下的血脉,即便不愿意,南宫离还是在全力保护东方云祁,他心中还有良知,有亲情。

而月琅遇到的东方木,自始至终都只是把她当做了一枚棋子,还是一枚可以随意舍弃的棋子。甚至东方木残忍地杀死了他们的孙子,如今还绝情至极地出手杀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这么多年,月琅以为她当年爱的那个男人早已经死了,她也始终以为他们当年是真爱,只是造化弄人,没有得到一个好结果,可现实却残忍至极……

彼时情浓,东方木管月琅叫阿月,如今重逢,一声“阿月”,让月琅就此疯魔,这才知道,在几十年前,遇到东方木的那一刻,她已经坠入了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题外话------

明天正文完结,番外继续送上~多谢支持~^_^

——

推荐好友26号上架文《神医毒妃:九爷追妻忙》/泡芙姑娘

她本将门之女,一夜之间家门惨遭屠戮;

再世为人,她誓手刃皇室,宁可倾覆天下!

九爷?谁都不可成为她前进的绊脚石!

*

“本王要你。”

“民女草包一个,天命犯煞,克母克兄,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无妨,本王不信命。若真有命,朕愿与天一斗!”

一日,她亲手将刀架上他脖——

“不怕我杀了你?”

“怕,”他不眨半下眼睛,“人总要一死。愿本王一死,换你一世心安。”

本文=【架空+重生+男强女强+医妃+萌宝+宅斗+宫斗+权谋】又名《神医毒妃》《盛宠医妃》,每日中午十二点更新,欢迎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