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正文大结局(完)/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是正午时分,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阴云密布。

寒月谷中起了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在这暮春时节,竟然生出了几分苍凉和寂寥。

东方木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剑,剑上满是月琅的血。月琅已经断了气,她的双目凸出,直直地看着东方木所在的方向,其中仿佛蕴含着滔天的恨意……

东方云祁就死在不远处的大树下,他的右臂断了,大腿上面被利箭射穿了,胸口还插着一支箭,身下全都是暗红的血,脸上也是血,死不瞑目的样子,仿佛在质问月琅为什么没有救他,在质问东方木为什么要那么残忍地杀了他……

南宫离还被吊在树上,绳子微微晃动,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像是死了一样。

东方木的目光从月琅身上,转移到了东方云祁的身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并不在乎月琅,也没有那么在乎东方云祁,可他在想,假如他早就知道月琅和东方云祁的身份,事情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再见却不识的月琅,让东方木很意外,因为他记忆中的月琅还是那个柔弱单纯地有些蠢的女人。几十年过去,东方木其实没有变多少,月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武功极高,并不比东方木弱,而她精通机关阵法之术,医术毒术都很高明。

东方木在想,假如他们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见面,假如他们见面的时候认出了彼此,他们是不是可以合作,到那时,天下又有谁能够挡得住他们的脚步?

可终究,一切都毁了。月琅死了,死在了东方木的剑下,因为在东方木害死东方云祁之后,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有和平共处的可能了,东方木很清楚这一点。

伤心这种情绪,对东方木来说很多余。他到这个时候,还在想的事情是假如月琅没死,他还可以好好利用月琅,却没有一刻想过要弥补对月琅的亏欠。

东方木不再管月琅和东方云祁的尸体,目光落在了南宫离的身上,带上了一丝杀意。东方木觉得南宫离也该死了,已经跟靳辰决裂的南宫离,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东方木抬脚朝着南宫离走去,而他刚走了两步,一支金色的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射向了他的胸口。

与此同时,又有几支箭出现在山谷之中,目标却不是东方木,而是东方木那几个隐藏在山谷各处的属下。

一道墨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南宫离身旁,用匕首割断了绑着南宫离的绳子,提起南宫离就跑!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东方木之前因为月琅和东方云祁,并没有关注周遭的一切,等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为时已晚!

射向东方木的金翎箭速度极快,但东方木还是成功躲开了。而就在东方木躲避的同时,东方木仅有的几个属下,全都瞬间毙命,甚至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与此同时,南宫离也被不知何时靠近的人救走了,东方木想要去追的时候,人影都看不到了。

东方木心中一沉,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目光警觉地看着四周。

不需要东方木去找,四道人影从四个方向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不远处,把东方木围在了正中间。

东方木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四个人。

墨青、秦骁、齐皓诚和靳辰,他们都没有任何伪装,直接以真面目出现在了东方木面前。

墨青那头银发随风飞舞,妖冶异常。秦骁的面色冷到了极点,看着东方木的眼神满是嗜血的杀意。齐皓诚也收起了平日顽劣的模样,一本正经的样子终于有了一些高手风范。靳辰一身墨色劲装,勾勒出窈窕的身段,绝美的小脸上面满是冷意。刚刚现身救走南宫离的,就是靳辰。

正阳门这一代的四个年轻弟子,第一次聚在一起,是在齐国千叶城外的望月山顶,东方木召集他们,要从中选择一位传承正阳门的天玄心法。

时过境迁,西门擎已死,南宫离半死不活,北堂黎始终选择了置身事外,而当年各怀心思的四个年轻弟子,非但没有被现实逼得反目成仇,反而在发生了很多事情之后,真正站在了一起。

东方木,作为墨青的师父,另外三个人的师伯,成为了他们今日决意除掉的对象。

那年在望月山顶,东方木高高在上,这四个年轻人在他眼中不过是可以随意踩死的蝼蚁。

而如今,东方木越发苍老,当年的四个年轻人并没有被他害死,反而成为了让他忌惮的存在。

四人并没有立即动手,东方木看着靳辰冷笑:“小丫头,南宫离那样对你,你竟然还对他不离不弃,这份孝心,真是感天动地呢!”

东方木的话语之中满是讽刺的意味,靳辰的神色丝毫未变,看着东方木冷冷地说:“南宫离跟我的恩仇,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想让他死,会自己动手,无需你来代劳!”

东方木神色一冷。他知道靳辰的意思,靳辰救走南宫离,并不是不在意南宫离做过的事情,就此原谅了南宫离,而是为了让南宫离摆脱东方木的控制。这样一来,靳辰就不用面对东方木拿着南宫离威胁她的情形,因为毕竟师徒一场,南宫离就算要死,也不应该是这种死法,更不应该死在东方木手中。

从月琅进入寒月谷开始,寒月谷中发生的一切,都在四人的眼中,月琅和东方木说的话,他们也都一字不差听得清清楚楚。

靳辰只能说,这些老怪物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可谓她这辈子见过最纠结最狗血的,话本子里都不敢这么写。

简单来说,当年南宫离为了权势,辜负了月晴,而月琅被东方木利用之后无情抛弃。南宫离以为月晴和他的孩子早就死了,而月琅和东方木都认为对方死了。

时隔多年,月琅盯上了南宫离,并且用一个精心编造了几十年的谎言,骗了南宫离,让南宫离成为了她和东方云祁的傀儡。而东方木和月琅相见不相识,在相认的前一刻,东方木手段残忍地杀死了他和月琅的亲孙子,又杀了月琅。

月晴和月琅姐妹俩,命运很相似,因为她们都遇到了一个毁掉她们一辈子的男人。但月晴总归比月琅要幸运一些,因为南宫离对月晴至少真的爱过,而东方木自始至终对月琅都只有利用,无情至极,也无耻至极。

在这其中,最恶毒的是东方木,但南宫离也有错,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咎由自取。

对于月晴和月琅这对姐妹,月晴始终是善良的,即便南宫离当年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她也只是决绝地选择了和南宫离此生不再相见,自始至终都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但月琅却在现实的压迫之下心理扭曲,被人残害的她开始不择手段地害人,终究还是自食恶果。

东方云祁的死,是对月琅欺骗南宫离的报应,也是对东方木当年所作所为的报应。最终兜兜转转,天理昭昭,因果循环,谁都逃不了,谁都逃不掉……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你们的两个朋友,还在老夫手中?”东方木看着墨青和靳辰冷笑连连。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不利,墨青一个人他就很难对付了,而他现在面对的是四个人,这四个人堪称当今世上年轻一辈实力最强的四个高手。

“杀了你,再找他们也不迟。”靳辰冷声说。这次放过东方木,接下来他们必然要面对东方木更加疯狂的报复和威胁,后患无穷。所以在来之前,靳辰已经说了,东方木今日必须死,没有其他可能!

东方木神色一冷,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猛然就沉了下去。

下一刻,四人一齐动了。

墨青和靳辰的无双宝刀配合默契至极,正面攻向了东方木,而秦骁和齐皓诚堵死了东方木所有的退路。

东方木武功再高,也只是一个人。事实上跟这四个年轻人相比,就算是单打独斗,东方木的优势也并没有高出很多。

之前月琅给东方木造成的只是轻伤,没过多久之后,墨青和靳辰的两把无双宝刀,就同时伤到了东方木的左臂和右腿!

东方木身子一晃,差点站不稳,而秦骁和齐皓诚看准时机,一人在东方木后背上面狠狠地补了一刀,东方木的后背顿时鲜血淋漓!

“我死了,东方云天和元媛也活不了!”东方木厉声说。他早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趾高气扬,变得狼狈不堪,因为他事实上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这四人的对手,甚至这四人之中任意两人联手,他都逃不了。而这四人一齐出手,就已经表明了对东方木的必杀之心!

所以东方木一开始就出言威胁靳辰,说东方云天和元媛在他手中,可靳辰不为所动。如今东方木再次开口威胁,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他身受重伤乱了阵脚,而围攻他的四个人却游刃有余,很是轻松。

东方木知道,东方云天和元媛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否则他今日真的必死无疑了!

但东方木并没有把东方云天和元媛带过来,因为他从未想过靳辰和墨青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满心想的都是和月琅交易,得到宝藏,然后脱身。

东方云天和元媛这两个人质,对东方木来说,能不用的时候暂时就不用,留着未来还有大用处。东方木还想着今日顺利和月琅交易,得到宝藏,带着宝藏和人质一起脱身离开,再见靳辰和墨青的时候,他手中的底牌就更多了。

这也是东方木生性谨慎使然,因为他觉得把东方云天和元媛带在身边,一个不小心让他们被人救走了,他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这会儿,东方木心中很后悔,因为四人步步紧逼的攻势让他意识到,除非他现在拿剑架在东方云天和元媛脖子上威胁他们,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理会!

前后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东方木的剑就被墨青打落在了地上,而秦骁目光冷然地一剑刺穿了东方木的胸口,却刻意稍稍偏离了心脏的位置。

东方木吐血不止,一头倒在了地上。这么短的时间,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有一半都是秦骁砍的。如果说另外三人对东方木就只有杀意的话,秦骁的杀意更胜,还带着蚀骨的恨意!

东方木已经支撑不住了,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可因为秦骁最后那一剑刻意避开了要害,所以他暂时还死不了,只能忍受着浑身的剧痛,感觉自己的血一滴一滴地在往外流,可谓生不如死……

东方木其实有些不解,因为他不知道为何秦骁没有直接杀了他,秦骁心中定然恨极了他,应该恨不得让他早点死才对。

而东方木就那样一身狼狈痛不欲生地躺在地上,秦骁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声音残忍地说了一句话:“淞雾雪山上面的藏宝库是假的。”

藏宝库是假的……假的……东方木神色一震,全身瞬间都僵硬了!他猛然瞪大眼睛看着秦骁,不可置信地说:“是你们!这是你们的圈套!”

靳辰唇角微勾:“现在才意识到?是不是太晚了些?东方木,藏宝库是假的,里面的宝藏是假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在暗中操纵,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你和月琅。倒是不知道,你和月琅竟然还是一对苦命鸳鸯,缘分真是不浅。”

东方木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而靳辰看着他,接着说道:“不怕告诉你,昨夜是我们把月琅逼上了绝路,让她失约,才导致你亲手杀了你孙子。当然了,这算是个巧合,因为在今天之前,我们也不知道东方云祁那个贱人竟然是你的孙子,你们祖孙倒是很像呢!”

听到靳辰残忍至极的话,东方木浑身已经失去了知觉,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藏宝库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这是墨青和靳辰给他和月琅设计的圈套,而他们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在绝路上面越走越远,一直到了悬崖边上,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他竟然杀了月琅,这应该也是靳辰和墨青希望看到的,他和月琅互相残杀,在月琅死后,靳辰和墨青才出现来杀他,他现在孤立无援,只有死路一条……

东方木快要疯了!他这段日子一直都自认为运筹帷幄,一直自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手中握着可以威胁月琅和靳辰墨青的人质,最后的赢家一定是他。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他有多么自以为是,有多么愚蠢!

东方木早该想到,宝藏现世这么大的事情,靳辰和墨青迟迟不现身,定然有诈。可那会儿东方木被靳辰和墨青精心设计的藏宝库给蒙蔽了双眼,又自认为手中有人质而变得自大,却从未想过这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陷阱,而在他生出抢夺宝藏的心思的时候,一只脚就已经跳了进去,之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最终的结果只有死。

如果月琅对于那些江湖高手来说,是螳螂捕蝉,而东方木自认为他是站在月琅身后的黄雀,却从未想过,阴影之中,一直都站着手持弓箭的猎人!甚至最初的诱饵就是猎人放出来的,不管是月琅还是他,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难逃一死!

东方木脸色煞白,面如死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汲汲营营了一辈子,到头来,只能一无所有地死在这个偏僻的山谷之中,他真的好恨!

靳辰拿出了一颗药丸,齐皓诚接了过去,然后俯身掰开东方木的嘴扔了进去。

东方木没有反抗,药丸入口即化,他的眼睛缓缓地闭上了。

秦骁看着东方木冷声问:“东方云天和元媛在哪里?”

他们刚刚给东方木吃的是真言丹,而秦骁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东方木,就是为了问出东方云天和元媛的下落。只要知道东方云天和元媛在哪里,他们找过去,需要解决的就只有一个东方玉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东方木张口,声音迟缓地说:“断,情,崖……”

靳辰神色莫名,齐皓诚不解地问:“断情崖在哪里?”

“那里。”靳辰伸手指了一下寒月山旁边的另外一座高山山顶的方向。

断情崖,这个名字靳辰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但她对那里再熟悉不过,因为当年她和南宫离就住在那里,住了八年之久,东方木应该也知道那里曾经是南宫离的地方。因为断情崖很高很险,平日里根本就没有人会上去。

秦骁用眼神询问靳辰是不是要把东方木给杀了,靳辰微微摇头说:“先带走,找到东方云天和元媛再说,反正我们不动手他也活不了了。”

秦骁伸手把半死不活的东方木提了起来,四人一起出了寒月谷,朝着断情崖的方向而去。

刚出寒月谷,齐皓诚回头问靳辰:“那个谁,你不管了?”话落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山谷中的一个地方。

靳辰知道齐皓诚在说南宫离,而她之前把南宫离扔在了山谷中一个隐蔽的地方,这会儿南宫离应该还在那里。

靳辰微微摇头,神色淡淡地说:“不管了。”她当时救南宫离,并不是原谅了南宫离的所作所为,只是不想看到南宫离死在东方木手中而已。南宫离对靳辰有师恩,靳辰帮他养孙子,已经不欠他什么了。

齐皓诚没再说什么,四人用最快的速度,在一刻钟之后,就上了断情崖。

乌云密布,山雨欲来,断情崖上面风声猎猎。

那座茅草屋还在原来的地方,也没有破败倒塌,而这是靳辰当年离开之后第一次回到这个地方,门口的那块石头都还在。那些年天气好的时候,南宫离总是坐在那块石头上面,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指挥着靳辰给他洗衣做饭……

“那边有人!”齐皓诚绕到了茅草屋后面,突然神色一凝,指向了悬崖边的方向。

一个高大清瘦的男子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看身形,无疑就是东方玉。

东方玉转身,远远地看着墨青和靳辰,突然笑了起来,笑容诡异至极。

靳辰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而东方玉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在靳辰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依旧在笑:“终究,我还是要死在你们手里,我很久之前就预见到了这一天。”

曾经淡泊名利的翩翩公子东方玉变成今天这样,是因为他是东方木的孙子,而东方木一直在逼他。是东方木让他有了野心,让他开始追逐权势,让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他也不想回头。

“人呢?”靳辰看着东方玉冷声问。他们的计划没有问题,也没有人给东方玉送消息,东方玉不应该会对东方云天和元媛动手。可是东方玉的样子,分明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他的目光落在东方木身上的时候,很冷漠,仿佛早就知道东方木今天一定会失败一样。

“你猜。”东方玉冷笑连连,看着靳辰说,“我曾经始终不理解,我究竟哪里比阿珩差,现在我明白了,只是因为阿珩遇到了你,所以我永远都比不上他,不管我多努力。”

阿珩,这是曾经东方玉和墨青还是朋友的时候,他对墨青的称呼。

“少废话!”靳辰冷声说,“人呢?”话落手中的刀已经在东方玉脖子上面留下了一道血痕。

可东方玉依旧面不改色,看着靳辰说:“我早就知道我们会输,我也早就知道我祖父会死在你们手中,我也会死在你们手中。但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救不了你们的朋友,有人给我陪葬,真好。”

东方玉话落,嘴角勾起了一抹轻嘲,然后猛然转身,纵身一跃,从断情崖上面跳了下去!

靳辰伸手去抓东方玉,却没有抓住,而墨青飞身而起,拉住了东方玉的一只胳膊,却没想到东方玉手腕一翻,握住了一把匕首,挥手就斩断了他被墨青拉住的那只胳膊,然后狂笑着坠下了悬崖!

悬崖上面一片静默,靳辰看着下方云雾缭绕的万丈深渊,微微蹙眉说:“我们在附近找找,就算东方玉做了什么,应该也走不远。”

靳辰和墨青去拉东方玉,不是为了救东方玉,只是为了从东方玉口中得知东方云天和元媛在哪里。可惜东方玉显然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临死之前还放话说靳辰一定救不了她的朋友,那笃定的样子,好像东方云天和元媛必死无疑一样……

东方玉的确没有收到东方木的消息,但他亲眼看到了。东方木一早离开的时候对东方玉说,宝藏一旦得手,他会立即给东方玉传消息,届时让东方玉带着两个人质去寒月谷外的河边上船,他们一起离开。

可是时间差不多了,东方木却始终没有传消息回来,东方玉只能离开断情崖,前去打探情况。就在靳辰四人在寒月谷中围攻东方木的时候,东方玉就站在寒月山上看着。

东方玉并没有看下去,也没有去救东方木,因为他很清楚,东方木必死无疑,而在东方木死之前,靳辰和墨青一定会从他口中得知东方云天和元媛就在断情崖。

东方玉想过,如果他立刻带着东方云天和元媛逃走,能走多远。答案是,根本走不远,也根本走不了,甚至他不管东方云天和元媛,自己一个人也逃不了了,因为墨青和靳辰定然在这片地域布下了天罗地网,而天下之大,却真的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因为这天下,就是属于那四个人的。

绝望之下的东方玉,不想再去探究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所以他在面对靳辰和墨青的时候,什么都不怕了。

东方玉选择了自杀,因为他不想向靳辰和墨青求饶,不想再对着墨青低头,他选择了一种自认为最有骨气的死亡方式。而在他死之前,还对靳辰说,靳辰救不了东方云天和元媛……

四人分头在断情崖各处寻找,齐皓诚突然啊高喊了一声:“在这里!”

其他三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齐皓诚身旁,齐皓诚站在悬崖边上,指着下方神色凝重地说:“看到了吗?那里有根绳子,不过被人割开了,就快要断掉了,下面肯定有人!”

山雨欲来,悬崖下方迷雾重重,根本看不清楚。齐皓诚话音刚落,正准备跟靳辰商议怎么下去把绳子拉上来的时候,靳辰已经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齐皓诚神色微变,就看到墨青也跟着下去了。这里是阴面,崖壁上面很光滑,布满了苔藓,根本没有落脚点,所以齐皓诚才没有一开始就自己下去,却没想到靳辰就那么跳了下去。

绳子即将断裂的地方在悬崖下方将近三米,他们不能从上面直接拉绳子,一旦动了上面的绳子,下面立刻就要断掉了!

齐皓诚和秦骁已经看不到靳辰和墨青的身影了,而绳子突然断掉下落,让他们心中都是一惊。

“靳小五!大师兄!”齐皓诚神色凝重地喊了一声。

下一刻,重重迷雾之中飞上来了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三个人,因为墨青一手揽着靳辰,另外一只手还提着一个人,是元媛。靳辰手中还扯着一根绳子。

墨青飞上崖顶,脸色难看地放下了靳辰和元媛。

靳辰立刻去查看元媛的情况,墨青就站在旁边,身上呼呼地往外冒冷气。

齐皓诚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看着墨青说:“大师兄,靳小五这次虽然有些冲动了,但这不是没事嘛!”

齐皓诚知道墨青为什么会生气,因为刚刚靳辰的行为真的有些危险,尤其是从一个丈夫的角度来说。事实上齐皓诚认为靳辰做什么事都不会冲动,既然下去了肯定就想到了上来的办法,可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是靳晚秋这样做的话,齐皓诚觉得他大概会被吓死了……

墨青没有理会齐皓诚,看着靳辰的目光带着一丝无奈。他也知道靳辰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只是不希望靳辰总是冲在最前面,让他在身后看着,那种感觉真的糟糕透了。

元媛身上有伤,但是是旧伤,并不重,她体内有软筋散,而她现在只是昏迷过去了,手上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勒痕。

靳辰找到元媛的时候,她的手被绳子吊着,挂在悬崖下面,胳膊都已经脱臼了,满脸都是未干的泪痕。

靳辰把元媛平放在地上,拿出随身携带的金针,给元媛扎了几针。

片刻之后,元媛睁开眼睛,看到靳辰,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握着靳辰的手声音沙哑地说:“东方云天……在下面……你们快去找他……”

靳辰神色微变,那边齐皓诚和秦骁已经把靳辰刚刚拉上来的那根很长的绳子固定在了悬崖上方。

“我去!”

“我去。”

齐皓诚和秦骁同时开口,看到秦骁难看的脸色,齐皓诚默默地让到了一边:“二师兄去吧,小心一点,有什么事就晃一下绳子,我下去帮你。”

元媛是没事,但是看元媛的样子,东方云天很可能是坠崖了。从这么高的悬崖上面掉下去,东方云天还中了软筋散无法用武功,有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齐皓诚知道,东方云天是秦骁的舅兄,苦逼的秦骁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东方云沁,如果东方云天再出事的话,他以后真的无法面对东方云沁了。

秦骁很快顺着绳子下去了,齐皓诚在悬崖边上紧盯着下面,随时准备接应秦骁。

“没事了。”靳辰抱着元媛说,话落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东方云天现在怎么样了,但是那根被人刻意割开的绳子,还有吊在下面的元媛和坠崖的东方云天,让靳辰大概猜到在他们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媛在靳辰怀中默默地流泪,整个人像是崩溃了一样,神情都呆滞了,不说话,只是流泪……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东方玉,并没有打算放过东方云天和元媛,如他所说,他要让靳辰和墨青知道,他们本事再大,也救不了他们的朋友。

而东方玉没有直接杀了东方云天和元媛,而是把中了软筋散,身体虚弱无力,无从反抗的两个人一起吊在了悬崖下面将近十米的地方,只用了一根绳子,而绳子中间被他割了一个口子。

当时东方玉站在悬崖顶上,声音残忍地看着下方说:“你们最好不要试图顺着绳子上来或者是下去,因为你们一旦乱动,只会死得更快!这根绳子吊着你们两个人,一刻钟之后就会断,但假如只吊着一个人的话,可以撑半个时辰!你们不是没有机会,只要把你们身边的人推下去,你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活下去,说不定还能等到你们的朋友来救你们!”

东方玉话落就走了,去了另外一边,因为他知道墨青和靳辰很快就要来了,但他们绝无可能把东方云天和元媛都救上来,因为那根绳子挂着两个人撑不了那么久。要么两人一起死,要么一死一活,东方玉根本就不认为东方云天和元媛会为了对方死,他认为他们两人肯定会为了活下去,选择让对方死。

而当时东方云天和元媛两个人,身体虚弱无力地拉着那根绳子,被吊在悬崖下方。如东方玉所言,他们不能往上爬,也不能顺着绳子往下走,因为一旦他们开始用力拽绳子,绳子很快就会断掉,两人会一起摔下去,粉身碎骨!

这是从东方云天和元媛相识以来,距离最近的一次,近到他们能够看到彼此眼中自己的倒影,也能看到彼此眼中始终未曾出现的一丝恐惧……

元媛对东方云天说:“我放手,你不要放弃,靳辰一定会来救你的。”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神色复杂地摇头,元媛却笑了,她看着东方云天一脸释然地说:“我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死了就死了,你不是还要去找你妹妹吗?我不会怪你的,永远都不会。”

听到元媛提起东方云沁,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丝痛色,看着她不容置疑地说:“我欠你很多次,还欠你一条命,现在该还给你了!你记着,不要乱动,等着靳辰来救你!”

元媛神色大变,下一刻,东方云天松开了绳子,直直地坠入了下方的深渊,而他的声音还萦绕在元媛耳边,他对元媛说:“替我跟沁儿说一声,对不起……”

元媛拼命地喊救命,可那时只有东方玉一个人站在上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浑身的力气在东方云天放手坠崖的时候仿佛瞬间都被抽干了!她感觉自己快要抓不住绳子了,就用最后一点力气,把绳子紧紧地绑在了手上,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最终元媛在绳子断掉之前,被靳辰和墨青救了上来,可东方云天还在下面,生死不知。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元媛却觉得她仿佛过了一辈子,真的好漫长……东方云天最后放手的那个瞬间,在元媛脑海中定格,不断循环,让她的心好痛,快要无法呼吸……

“上来了!”齐皓诚的声音响起,元媛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光芒,朝着悬崖边上看了过去。

片刻之后,秦骁背上背着一个人,跃上了崖顶。他把已经血肉模糊的东方云天放在了地上,对靳辰说了三个字:“还有气。”

元媛眼底闪过一丝喜色,看了靳辰一眼,再也支撑不住,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

靳辰知道,元媛是在求她救东方云天。那边墨青已经查看了东方云天的情况,看到东方云天后脑勺上面的血洞,微微皱了眉。

墨青给东方云天把脉之后,往他口中塞了一把药丸,然后看了齐皓诚一眼。

齐皓诚瞬间会意,把他的外衣脱下来撕开递给了墨青,让墨青给东方云天包扎伤口。因为情况紧急,他们这会儿所在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原本天空中密布的乌云渐渐散去,天边晚霞如火,不知不觉已经快到傍晚了。漫长的一天,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终于要过去了。

东方云天脑袋摔破了,脸上也有一道很深的血痕,仅剩下的左臂脱臼了,右腿也摔断了,身上还有很多处大大小小的伤痕。

墨青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把东方云天身上的伤口上药包扎好了,对着面色凝重的秦骁微微点了点头,秦骁松了一口气,知道东方云天死不了了。

在这期间,齐皓诚还在东方玉跳崖的地方顺着绳子下去查看了一下,确认东方玉已经死透了,又爬了上来。

而已经奄奄一息却还没死的东方木,被秦骁生生地大卸八块,一块一块地扔到了悬崖下面,当时秦骁的样子让齐皓诚觉得好生恐怖。

“还好还好,只要人活着,不管受多重的伤,有你们在,总会好的。”齐皓诚看着靳辰和墨青说,也是在安慰秦骁,因为秦骁是最紧张东方云天的那个。

元媛还未醒过来,靳辰也没打算把她弄醒,因为她太累了,身心都已经承受不住了。

东方云天的腿伤得很重,不能乱动,脑袋更不能乱动,秦骁和齐皓诚去找了一些树枝,做了个简易担架,把东方云天平放在了上面,抬了起来。

靳辰把元媛背在了背上,一行六人准备下山。

靳辰对这里很熟悉,她走在前面带路,墨青在她身旁护着她,齐皓诚和秦骁抬着东方云天跟在后面。

靳辰的脚步突然停下来的时候,齐皓诚有些不解地抬头去看,就看到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是南宫离。

南宫离是手脚并用爬上来的,事实上在靳辰救他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而他默默地看着靳辰和墨青四个人把东方木逼到了绝境,然后带着身受重伤的东方木离开,靳辰始终未曾回头看他一眼。

南宫离知道靳辰和墨青一定会来断情崖,因为东方云天和元媛在这上面。

曾经断情崖是南宫离的地盘,他无数次轻松地上下,可如今,他体内的软筋散还未完全解除,只能一步一步,手脚并用地爬上来,用了半天的时间。

刚到崖顶,南宫离就遇到了靳辰,而靳辰背上背着的元媛,是南宫离的亲孙女,可惜南宫离直到今天才知道,他还做了那么多伤害元媛的事情……

四目相对,靳辰神色冷漠地看着南宫离。南宫离苍老了很多,看起来憔悴不堪,虚弱无力,再也不是曾经那个精力十足,三天两头和靳辰打架的老头了。

对上靳辰冷漠的眼神,南宫离心中一痛,神色难堪至极。他根本没有脸面面对靳辰,也没有脸面面对元媛……

“她……还好吗……”南宫离看着靳辰,有些艰难地问出了这个问题。元媛趴在靳辰背上,脸色消瘦苍白,眼睛紧紧地闭着,南宫离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了三个字:“还活着。”

南宫离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了,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垂着头喃喃地说:“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靳辰不再理会南宫离,抬脚绕过他,继续往山下走去。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听到南宫离在喃喃地说:“徒儿……对不起……”

靳辰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再回头看南宫离一眼,就那样背着元媛,渐行渐远,消失在南宫离的视线中。

南宫离趴在地上,闷声痛哭,呜呜咽咽的声音和猎猎风声夹杂在一起,让断情崖上面显得苍凉而寂寥……

靳辰一行人都去了寒月寺,把元媛和东方云天安顿好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

南宫暖主动承担起了照顾两个病人的任务,而她向来温柔细心,十分靠谱,靳辰很放心。姬无双主动去帮南宫暖打下手,南宫暖也没有拒绝。

这天正好是三月十五,傍晚时分天晴了,一轮圆月高悬在夜空之中。墨青、靳辰、秦骁和齐皓诚四个人,坐在寒月寺后山一个客院中,赏月喝酒。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让江湖人发现他们辛辛苦苦拉回去的宝藏是一堆破石头?”齐皓诚看着靳辰和墨青问。

靳辰唇角微勾:“等他们回到紫阳城的时候。”

齐皓诚嘿嘿一笑:“如此甚好。”话落看着墨青和秦骁意有所指地问了一句,“该死的人都死了,接下来怎么办?”

秦骁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没有理会齐皓诚,好像根本没听懂齐皓诚的意思。

不过墨青和靳辰都明白,齐皓诚问的是三国的未来。墨青也一副懒得理会齐皓诚的样子,在给靳辰斟酒,而靳辰笑容灿烂地看着齐皓诚说:“小齐,之前不是说好了么?挑个黄道吉日,你们仨抽签决定谁做最后的皇帝。”

齐皓诚无语地看着靳辰:“靳小五,你认真的?”

靳辰笑了:“当然。”

齐皓诚默默地喝了杯酒,很快转移了话题,看了一下四周,笑着对靳辰说:“这里是你当年住过的地方,我跟着靳扬来接你回家,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你,当时你狠心地把我踹飞了,我可还记着呢!”

靳辰笑而不语。他们所在的这个院子,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十多年前靳辰穿越过来的时候,就身处这里。而后她在旁边山顶的断情崖上面长到了十四岁,下山去找墨青。

之后靳辰走过了许多地方,遇到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情。如今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她又回到了这里,身边有墨青,有好友,还有明月和美酒相伴,她别无所求了。

夜色深了,秦骁和齐皓诚各自离开回去休息,院中只剩下了墨青和靳辰两人。

墨青长长的银发披在脑后,绝世容颜如妖似仙,他笑容清浅地举杯,看着靳辰目光宠溺地说:“小丫头,余生请多多指教。”

靳辰笑靥如花,眼中仿佛汇聚了漫天星光:“彼此彼此。”

——正文完——

------题外话------

正文完结啦~多些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接下来还有一些番外,会继续送上~等游游的新书准备好之后,希望还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和支持,爱你们!^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