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元媛vs东方云天】/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媛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刹那的迷茫,因为周围的环境很陌生。

她动了一下,除了感觉右手手腕有些疼之外,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异样。她微微偏头,就看到一抹浅绿的窈窕身影在桌边坐着,背对着她不知在做什么。

元媛微微闭了闭眼睛,很多记忆一股脑地涌入脑海,最后定格在东方云天坠崖之前,她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感觉心中疼得厉害……

“媛媛,你醒啦!”

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元媛睁开眼睛,就看到她刚刚看到的那个绿衣姑娘站在了床边,神情关切地看着她,不是别人,是南宫暖。

“暖暖……”元媛的声音沙哑无力,她看着南宫暖问,“他呢?”

南宫暖知道元媛在问谁,她微微一笑说:“东方云天在隔壁,虽然他伤得比你重,但是会慢慢好起来的。”

元媛知道东方云天不会死,紧绷的心弦微微松了一下,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却感觉还是没什么力气。

南宫暖小心地扶着元媛,往她身后放了一个枕头,让她靠着坐在了床上。

“谢谢。”元媛看着南宫暖说。

“你怎么这么客气?”南宫暖坐在床边,看着元媛微微一笑说。

元媛轻叹:“我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

南宫暖不认同地看着元媛:“你再这么见外的话,我可生气了。靳辰还说,当时你在她的家里面被人劫走了,是她对不住你呢。”

元媛苦笑摇头:“不是这样的。”她从没有怪过靳辰,因为她也从来不觉得靳辰有义务保护她。她当时在千叶城的墨王府被南宫离劫走,跟靳辰没有关系,因为月琅要找她的麻烦,不管她当时身处何方,都逃不掉。

“我们都是朋友,不必计较那些的,你没事就好。”南宫暖看着元媛神色认真地说,“你放心,东方木和东方玉都死了,月琅也死了,以后不会再有人对你不利了。”

元媛微微点头:“我知道。”

“你之前被人下了太多的软筋散,对身体很不好的,一般的解药已经不管用了。不过有靳辰在,她给你开了药,你好好喝药,休养几天就没事了,我会照顾你的。”南宫暖看着元媛说。

元媛看着南宫暖温柔体贴的样子,想要脱口而出的谢谢还是收了回去,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大难不死,元媛也像是去了半条命一样,身体的痛苦还是其次,她心里真的感觉好累好累。

“你如果想去看东方云天的话,我可以扶你过去,不过他一时半会儿不会醒过来的。”南宫暖看着元媛说。

元媛沉默了片刻,微微点头说:“好。”

元媛下床,南宫暖扶着她出门,外面灿烂的阳光让元媛感觉有些晃眼。因为她过去那几个月很少见到太阳,这会儿都有些不适应了。

元媛眨了眨眼睛,这才看清楚她在什么地方。这是一个并不大的院子,院中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古树,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地上洒下点点金斑。正是春光明媚的时候,阳光照在身上,元媛感觉微微暖了一些。

“这里是寒月寺。”南宫暖对元媛说着,指了一下隔壁的院子,“靳辰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元媛朝着隔壁看了一眼,有院墙挡着,她看不到那边是什么样子,但她也听说过靳辰的经历。靳辰从小就被断定是天命煞女,被送到了寒月寺清修,一直在这边长到了十五岁才回到千叶城。当时听说的时候,元媛心中很是佩服靳辰。

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元媛微微转头,就看到靳辰站在门口,朝着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元媛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没有人知道,昨日她被吊在悬崖下方等死的时候,有多么渴望见到靳辰。也没有人知道,昨日她醒过来见到靳辰的时候,心中有多么感恩……

“恭喜你,重获新生。”靳辰看着元媛微微一笑。

元媛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她觉得靳辰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她已经死了不止一次了,今日再醒过来的时候,真的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南宫暖扶着元媛进了东方云天的房间,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而东方云天就静静地躺在那里,面无血色。

元媛眼眶微红,被南宫暖扶着在床边坐了下来。南宫暖轻声对元媛说:“我和靳辰就在外面,你有事叫我们。”

元媛点头,南宫暖就转身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元媛,因为她觉得元媛应该想要跟东方云天单独待一会儿。

房间里面很安静,元媛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东方云天,过了好大一会儿,眼泪倏然滑落,她看着东方云天却在笑,声音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句:“你还活着,真好……”

昨日东方云天放手坠崖的时候,元媛的心都死了,她有一瞬间真的想要追随东方云天而去,可她不能,因为东方云天最后对她说,让她转告东方云沁一句话,所以她告诉自己,她必须活下去……

阳光和暖,靳辰和南宫暖就坐在院中,南宫暖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等东方云天醒了,他们就会在一起了吧!”

靳辰不置可否:“谁知道呢。”

南宫暖愣了一下,因为她本以为靳辰跟她的想法一样,都认为东方云天和元媛经过这次共患难之后,一定会走到一起的,可看靳辰的样子,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看到南宫暖有些疑惑,靳辰轻叹了一声,朝着东方云天的房间看了一眼说:“感情的事情,我们都是外人。”

共患难,同生死,并不代表一定会产生爱情。感情的事情很难说,元媛会选择在生死关头把唯一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东方云天,是因为她爱东方云天,但东方云天选择让元媛活下去,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报恩,因为元媛救过东方云天的性命。

作为一个旁观者,靳辰其实不愿意这么冷静地去分析东方云天和元媛之间的事情,但她知道,元媛是一个比她更冷静的人,所以情和理,元媛自己心里很清楚。

南宫暖有些似懂非懂地说:“好吧,我还以为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呢。”

元媛很快就从东方云天的房间里出来了,接下来三天,她都没有再去看过东方云天,也没有提起过。她该吃吃,该睡睡,不管南宫暖给她端去多苦的药,她都一口气喝了下去。

如此三天过后,元媛已经不需要人照顾了,因为她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天元媛过来找靳辰,靳辰正在和齐皓诚切磋。起因是齐皓诚说当年靳辰第一次见面就踹了他一脚,他要报仇,而事实是齐皓诚觉得住在庙里太无聊,靳辰又没有要一起走的意思,所以专门找靳辰打架来了。

元媛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看到靳辰再次把齐皓诚一脚踹飞的时候,微微笑了起来,觉得他们之间相处的方式很有趣。

靳辰没有理会齐皓诚,转头看向了元媛:“找我有事?”

元媛微微点头:“嗯。”

两人就在院中坐了下来,元媛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我已经不需要照顾了,我可以照顾东方云天,你们该走就走吧。”

这几天墨青和靳辰以及秦骁和齐皓诚,都在寒月寺住着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这三皇一后,其实并没有这么闲。

元媛知道,靳辰是为了她和东方云天才留下来的,而她这几天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的身体尽快恢复,就是不想再给靳辰添麻烦。她自己懂医术,接下来可以照顾东方云天。

靳辰看着元媛唇角微勾:“你还是对自己要求太严苛了。”不管是在对待东方云天的感情方面,还是在对待朋友方面,元媛一直都太冷静太理智,心中一直紧绷着一根弦,不让自己行差踏错。靳辰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只是有些时候没有必要。

元媛笑容清浅地摇头:“我不是见外,你确实该回家了,孩子都在家里呢,这里我自己可以的。”

靳辰很爽快地点头:“好,我们明日就走,东方云天我们也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元媛微微点头:“嗯,这样很好。”

说要走的靳辰,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寒月寺。墨青和齐皓诚都跟她同行,姬无双和南宫暖也一起走了。

秦骁如今处在人生最迷茫的阶段,因为还是没有东方云沁的消息,而他其实并不想回雪狼国,待在那个冷冷清清的皇宫里面。靳辰开口邀请秦骁去千叶城,说让秦骁去看看她家娃娃,秦骁点头了,最后也跟着靳辰一起走了。

如此寒月寺后山的客院里面,只剩下了元媛和东方云天两个人,东方云天还未清醒过来。

元媛和靳辰讨论过东方云天的伤势,东方云天摔断的腿只要养几个月就好了,身上其他的伤也都没有大碍,最重的伤是在头上,这也是导致他昏迷的主要原因,而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靳辰说不一定,元媛自己也不知道。

靳辰离开之后的第一天,元媛自己给东方云天熬药,喂他喝药,然后给他擦手,换药,这样忙活下来,大半天就过去了,而她自己连口水都没有喝上。

伺候人的活元媛倒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而她这辈子只伺候过一个人,就是东方云天,这是第二次了。当初东方云天被姬无双重伤,是元媛救了他,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给他疗伤,在他行动不便的时候照顾他。这次也一样。

但有一点不一样的是,上次东方云天是清醒着的,这次他却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只有元媛和东方云天在,元媛忙完了之后,总是静静地坐在床边,对东方云天说话。

“小时候我很讨厌东方云祁,我甚至对我娘说,我讨厌所有名字里面带云字的男人。但是后来遇到你的时候,我就把我曾经说过的话给忘记了。”

“曾经我娘想让我嫁给东方云祁,我死都不愿意,才离家出走的,不然也不会遇到你。”

“你知道吗,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长得很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当然了,其实你没有墨青长得好看,但那时我真的是那么认为的。”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你曾经摔碎了一块玉佩,被我捡走了,还被我戴在了身上,但我不会让你知道的,因为你又不喜欢我,我不想成为你的困扰。”

“还记得最初认识的时候,你问我的出身,问我师承何人。我知道,假如我告诉你我是鸳鸯楼的大小姐,你一定会对我另眼相看,会更在意我,更重视我,可是我不想那样,因为我想要一份纯粹的感情,不夹杂任何利用。”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我也觉得自己很傻,当初竟然就那样默默地守在你身边,帮你做事。每次看着你的背影,我都很希望你可以转头看到我在身后。”

“其实我曾经很任性的,性格也很嚣张,因为我在鸳鸯岛上面长大,岛上只有杀手,我是主子,他们都得听我的。我觉得无趣,就找人打架。”

“后来遇见你之后,我突然就变了,回头想想,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因为鸳鸯岛已经不存在了,也没有人会纵容我的任性。”

“在你喜欢上南宫桃花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觉得自己应该离开,因为注定没有结果,可我还是没走。当时我心里有对你的不舍,但更多的是对南宫桃花的好奇,因为我很想知道,你喜欢上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模样。”

“我见到靳辰的时候,就知道我输了,输得毫无悬念。她那么美,那么好,那么特别,我觉得你会喜欢她真的是太正常了。不过你和靳辰并没有缘分,因为她早已经有了墨青在身边,只是你刚开始不愿意接受罢了。”

“你现在已经放弃了,还和靳辰成为了朋友,这样真的挺好的。我们都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你喜欢靳辰,她不喜欢你,我喜欢你,但你不喜欢我,这些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你已经接受现实了,我也会接受。”

“秦骁很爱你妹妹,事情变成这样也不是他愿意的,他心里也很苦,你醒过来之后,就不要怪他了好不好?我很喜欢看到身边的朋友有圆满的结局,即便我自己没有。”

“当时你问我,让我猜你妹妹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我说是女儿,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等你醒了,说不定秦骁就找到你妹妹了,到时候就会有一个像小贝一样可爱的小姑娘叫你舅舅,你会不会很开心?”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东方云天身上的伤都在慢慢恢复,但他始终没有醒过来。而元媛就守着他,照顾他,跟他说了很多很多话。

那些话,在东方云天清醒的时候,在他们面对面看着彼此的时候,元媛是不会说的。正因为东方云天如今昏迷着,根本听不到她说的话,元媛才敢敞开心扉,让自己任性一回。

如靳辰所言,即便在生死关头,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的时候,东方云天选择了放手,把生还的机会给了元媛,元媛也并没有认为东方云天是爱上她了,愿意为她去死。

在东方云天放手坠崖之前,他对元媛说的话,每一个字,元媛都记得清清楚楚。

东方云天说,他欠元媛的很多,他欠元媛一条命,应该还给元媛。所以元媛很冷静地知道,东方云天没有爱她,也不是愿意为了她死,只是为了还上她曾经为他做的那些,即便她从未想过要东方云天回报。

如此,元媛只有一个感觉,很公平……

当初东方云天在迷雾森林里救了元媛,她跟在东方云天身边,为他做了很多事,算是扯平了。而后来东方云天落难,她救了东方云天,为东方云天做了很多事,经过这次之后也再次扯平了,谁都不欠谁的。

三个月时间过去,元媛守着东方云天,在寒月寺度过了一整个夏天。

在元媛的悉心照料之下,东方云天的伤都已经完全好了,只要他醒过来,就可以站起来了。但他脑部的重创导致他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并没有醒过来。

这天元媛正在院中整理一些药材,门外有人进来了。

是一个年轻公子,面如冠玉,风华无双,不过那张脸对元媛来说很陌生。但这公子手中牵了一个小孩子,对元媛来说并不陌生。

“小宝?”元媛看到袖珍版的小墨青出现在不远处,微微愣了一下。

墨问小包子点了点头,看着元媛叫了一声:“元姑姑。”

元媛微微蹙眉,看着牵着墨问小包子的年轻公子,有些不确定地叫了一声:“靳辰?”

年轻公子唇角微勾:“美女认错人了吧?”

元媛笑了:“靳辰,别闹了,你怎么来了?”

女扮男装的靳辰放开墨问的小手,墨问就自己乖乖地走到元媛身旁坐了下来,元媛笑意温柔地轻抚了一下墨问的小脑袋。

靳辰也走过来坐下,看着元媛笑着说:“我带着儿子离家出走了。”

元媛摇头,表示根本不信:“你要真离家出走,你家那位还不得把千叶城给掀翻了。”

靳辰轻咳了两声说:“其实是因为墨青闭关了,这次闭关时间有点长,我带着儿子出来转转,顺便过来看看你们。”

墨青前些日子闭关了,而墨小贝那个小魔女在家里闹腾得不行,靳辰每天都不止一次想要揍她,可偏偏小夜一直毫无原则地护着墨小贝。有一次靳放看到靳辰打了墨小贝的屁股,当即就跟靳辰翻脸了,说靳辰对孩子太坏了,怎么可以打孩子,孩子那么乖那么可爱之类的云云……

靳辰怒了,想着墨青反正一时半会儿不会出关,干脆就带着最乖的小儿子一起出来走走,因为只有墨问小包子认同靳辰教训墨小贝这件事。墨问对靳辰说:“姐姐坏,总是捏我的脸,好疼。”靳辰抱着墨问大手一挥:“咱们娘俩离家出走吧!”然后就来了寒月寺。

“他怎么样了?还没醒?”靳辰看了一眼东方云天的房间,开口问元媛。

元媛有些不确定地说:“他身体已经无碍了,我觉得他这几日可能就会醒过来。”

“那就好。”靳辰微微点头,并没有要亲自去看东方云天的意思,因为她知道元媛一定把东方云天照顾得很好。而元媛的医术靳辰也不怀疑,元媛说东方云天近日会醒,应该没错的。

“有云沁的消息了吗?”元媛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没有。”

“那秦骁肯定很不好过。”元媛也叹了一口气。

墨问小包子开口说:“我那天看到秦叔叔一个人坐在花园里面哭。”其实秦骁当时只是心里太难受,想起东方云沁,眼眶有些红而已,但墨问认为他哭了。

靳辰揉了揉墨问的小脑袋:“你有没有去安慰你秦叔叔?”

墨问点了点头:“我去了,我拉着秦叔叔的手说不要哭。”

靳辰无语地敲了一下墨问的脑门儿:“没说别的?”

墨问摇头,看着靳辰问:“还能说什么?”

靳辰表示,她家小儿子也忒高冷了……

“我要带小宝去看看我住过的地方,让他在这里住几天,就当体验生活了。”靳辰对元媛说。寒月寺对她来说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她带着儿子来了,想着不如住几天,跟圆慧大师叙叙旧,让圆慧大师看看她家小儿子是不是很有慧根。靳辰一度觉得墨问小包子如果剃光了脑袋,那样一本正经的样子肯定是最好看的小和尚……(墨问:谁家娘亲会觉得自己儿子剃了头在和尚里面是最好看的?心累……)

靳辰带着墨问小包子在寒月寺住了下来,第二天才见到了东方云天,她和元媛的想法一样,感觉东方云天快要醒了,这是好事。

又过了两天之后,这天一早靳辰把墨问小包子送去了寒月寺前殿,说让他听听圆慧大师讲经,受点佛祖的熏陶。她把墨问放下就走了,没有看到圆慧大师抽搐的嘴角。

等靳辰去了元媛和东方云天住的院子,却发现里面很安静,好像没有人一样。她推开元媛房间的门,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房间里面很干净,元媛的行李不见了,桌上放着一张纸,靳辰拿起来,上面是元媛的字迹。

元媛说,她走了,没有当面跟靳辰告别,她很抱歉。她说她想去散散心,到别的地方去游历,或许等累了就会去靳辰的家里歇歇脚,看看朋友和孩子。她说,如果东方云天醒了问起她,让靳辰帮忙转告东方云天一句话,她不后悔,希望他们再见还是朋友……

靳辰看到最后,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不好的预感成了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元媛终究还是选择了放手,因为她要的感情东方云天给不了,而所谓的生死与共,也并没有让元媛心中生出什么幻想,更没有让她变得冲动任性。

曾经靳辰对元媛说,元媛比她更冷静更理智,这是事实。而元媛个性太强了,尤其是在感情上面,自始至终她希望得到的,都是一份纯粹的爱情,没有报恩,没有同情,也不会将就。

靳辰把那封信收了起来,并没有要去追元媛的打算。元媛既然已经决定了,其实出去散散心也没有什么不好,说不定可以遇到更美的风景,更好的人。

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响动,靳辰很快出门过去了,打开隔壁的房门,就看到东方云天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迷茫地看着她问了一句:“你……是谁……”

靳辰神色莫名,东方云天脑部受了重创,这是失忆了?她又没有易容,东方云天看着她的眼神却陌生至极。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靳辰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微微摇头:“我为何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好吧,确实是失忆了。靳辰走过去给东方云天把脉,发现他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但脑部受到的重创导致他忘却了前尘往事。

靳辰在桌边坐下,看着东方云天说:“你叫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喃喃地说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头,因为他努力去回想的时候,就感觉头疼得厉害。

“我是你的朋友,你现在先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就说话,过两日我带你回家去。”靳辰看着东方云天说。东方云天失忆了,东方云沁还没有下落,她决定过两天带着东方云天回千叶城去,到时候把东方云天交给邱宝阳,毕竟邱宝阳也算是东方云天在医术方面的师父。而邱宝阳所知道的东方云天的过往并不多,但已经足够了,很多事情既然忘记了,就没有必要再对他提起。

靳辰也不打算对东方云天提起元媛,元媛离开,就是想和东方云天相忘于江湖,靳辰总不能骗东方云天说他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子名叫元媛,然后把元媛找回来,把他们硬凑到一起。

曾经在冷星城的时候,靳辰还送过元媛一瓶忘情水,当时对元媛说她说不定有用得上的那天,可元媛从未想过要让东方云天失去记忆然后爱上她,因为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靳辰话落就走了,留下依旧是一脸懵逼的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心里在想,刚刚那个姑娘说是他的朋友,可是他失忆了,她却只是告诉了他的名字,其他什么都没有说。东方云天觉得,那个姑娘应该不是他的好朋友……

靳辰到前殿去找儿子的时候,就看到墨问小身板挺得直直的,盘膝坐在圆慧大师对面,一老一小不知在说什么。

靳辰走近,就听到了一段让她很无语的对话……

“墨小施主的名字很有禅意,小施主可知是什么意思?”圆慧大师看着墨问老神在在地问道。

墨问板着小脸回答了两个字:“莫问。”

圆慧大师笑容慈祥地看着墨问说:“没错,小施主真的极有慧根。莫问来处,莫问去处,莫问过去,莫问将来,诸事莫问,自无纷扰,可心明心静。”

“那大师为何要问我关于名字的问题呢?”墨问看着圆慧大师反问了一句。

圆慧大师嘴角微抽,轻咳了两声,看着墨问语重心长地说:“莫问莫问。”

“嗯,莫问,弟子明白了。”墨问认真地点头。

靳辰伸手把墨问小包子拉了起来,看着圆慧大师说:“大师,我这儿子怎么样?”

圆慧大师也站了起来,双手合十,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靳施主的幼子很聪颖。”

靳辰唇角微勾。聪颖?刚刚她家小儿子把圆慧大师都怼回去了,可不聪颖么?

靳辰牵着墨问出了寒月寺的前殿,墨问仰头看着靳辰问:“娘亲,你说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靳辰捏了一下墨问软软嫩嫩的小脸蛋,笑容灿烂地说:“莫问,就是闭嘴的意思呀!”

墨问默默地低头,他跟他家美人娘亲真的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因为他家娘亲只是觉得他很好玩儿,想要逗他……

两天之后,靳辰带着墨问和东方云天,一起离开了寒月寺,朝着千叶城而去了。

已经入秋了,天气转凉,也不赶时间,靳辰就准备了一辆马车,让东方云天和墨问一起坐在里面,她自己骑马在外面走。

“你认识我吗?”东方云天看着面前这个好看得有些过分的小男孩问。

墨问点头:“认识。”

“我是谁?”东方云天看着墨问问道。

墨问说:“叔叔的名字叫东方云天。”

“还有呢?”东方云天知道他的名字叫东方云天,他想知道别的。

墨问摇头,小脸认真地说:“没有了。”

东方云天看着墨问有些无奈,这孩子果然是他外面骑着马的那个朋友的儿子,跟她一样一样的,对他都好冷淡的样子……

一路慢慢地走,到了七月中旬的时候,靳辰带着儿子和东方云天一起回到了千叶城,直接把东方云天交给了邱宝阳。见到热情的邱宝阳之后,东方云天有一种感觉,这个胖子才是他真正的好朋友。

不过邱宝阳一直都不知道东方云天和元媛的关系,如今也没有人跟他说过,所以他在跟东方云天说过去的事情的时候,根本没有提起过元媛。

如此,东方云天就在千叶城的邱府住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是从另外一片土地过来的,他知道自己父母都不在了,只有一个妹妹,如今失踪了,秦骁是他的妹夫。

东方云天只是失忆了,并没有失去武功,在靳辰找他打了两架之后,他的武功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而被靳辰揍得很惨的东方云天,再次认定一件事,那个叫靳辰的姑娘,跟他真的不是好朋友。

至于东方云天曾经喜欢过靳辰这件事,更不可能有人对他提起了,而他如今失忆再见靳辰,唯一的感觉就是作为朋友,靳辰对他太不友好了……

邱宝阳正式收了东方云天为徒,在认真教他医术,东方云天学得也很努力,算是在千叶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东方云天总能梦到有个女子在和他说话,可他始终看不清楚那个女子长什么样子,梦醒时分,就再也想不起梦中女子的话语……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东方云天知道他的妹妹还没有找到,他的妹夫秦骁越发消瘦憔悴,他也很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妹妹,因为那是他的亲人。

而在万物复苏的季节,跟着邱宝阳学了几个月,医术突飞猛进的东方云天提出想要出去走走,因为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很陌生,也很新奇,他想要去看看,途中也可以将自己学到的医术用到实践中,去治病救人。

邱宝阳专门去请示了靳辰,靳辰点头之后,他就给东方云天准备了足够的盘缠,还有一匹马,让东方云天离开了。

东方云天只是失忆了,不是变傻了,他知道怎么回千叶城,而他的武功足以自保,靳辰并不担心。

东方云天一路走走停停,也没有明确的目的,觉得哪个地方他很喜欢,就停下住两天,路上遇到病人,就出手给人医治,也没有收过钱,因为邱宝阳给了他很多钱。

这天东方云天路过齐国东部的一个小城,刚进城就看到前面一片嘈杂,他策马过去,就看到有个老头躺在路中间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的样子。周围围了一群人,都束手无策。

就在东方云天想要上前去为那个老头医治的时候,有一个布衣少女冲了过来,拨开人群,直接跪在了地上,开始有条不紊地给老头医治。

“是元大夫!”

“元大夫来了!有救了!”

“是啊!元大夫在我们这里住了三个月,救人无数,真的是菩萨心肠啊!”

……

周围人的声音东方云天都没有听在耳中,他看着那个跪在地上的少女,微微皱起了眉头。

少女的头发有些凌乱,面庞清瘦,容貌很出众,一身素色的布衣穿在身上,却难掩出尘脱俗的气质。

东方云天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少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他再去想,就感觉头又开始疼了。

地上的老头很快就没事了,少女扶着老头站了起来,又叮嘱了他几句话,然后看着老头被家人扶着离开了,周围的人也都散了。少女正准备回她自己开的小医馆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看她,她微微转头,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这是元媛。当初从寒月寺离开之后,她去了不少地方,后来来到了这座城池,停留了下来,自己开了一家小小的医馆,平日里坐堂给人看病,日子过得很充实。

在这里已经三个月了,元媛救了很多人,有钱人给她的诊金多,她就都收下,穷苦人家的病人给不起诊金,她也不会拒之门外,因为她并不缺钱。元媛只是想找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她喜欢现在的生活,看到那些病人被治好之后,脸上重获笑容,生活变得好起来,她自己也觉得很高兴。

元媛本以为就一直这样下去了,她过段时间会离开这里,找另外一座城池,开个小医馆,过几个月,然后再走……

至于午夜梦回时分,那个曾经让她刻骨铭心的男人,被她封存在了心底最深处,轻易不敢触碰。

可元媛却没想到,她会在这个地方,再次遇到东方云天。

就在看到东方云天的那一刻,元媛才知道,所谓的放下,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这个男人就是她命里的劫数,她根本无路可逃。

元媛微微垂眸,她在想该对东方云天说什么,是不是应该像老友重逢那样,若无其事地打个招呼?

而就在元媛沉默的时候,东方云天已经下马走到了她面前,低头看着她说了一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元媛抬头,神色有些惊讶地看着东方云天,看到东方云天眼中的一丝迷茫,元媛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东方云天像是失忆了!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东方云天看着元媛问。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元媛微颤的睫毛,这个姑娘好像有点害怕见到他的样子,为什么……

“我不认识你。”元媛话落转身就走。东方云天竟然失忆了,可这对元媛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既然东方云天已经把她忘了,就更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

东方云天没有动,看着元媛脚步匆匆地往前走,很快拐进了一家小医馆里面。

东方云天叫住身边的一个行人问:“那位元大夫叫什么名字?”

“她的名字叫元媛,是个很好很好的姑娘。”被东方云天叫住的一个大娘看着东方云天说。

元媛……听到这个名字,东方云天感觉自己的头又有些疼了,他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姑娘会给他这种感觉?他在千叶城的那些朋友都没有给他这种感觉……

东方云天就在元媛开的小医馆对面的客栈住了下来,还选了一个能够看到小医馆的房间。

是夜,元媛久久无法入眠,一闭上眼睛脑海中都是东方云天的影子,让她有些心烦意乱。东方云天再次出现是元媛没有预料到的,而东方云天失忆也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元媛如今也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已经失忆的东方云天。如今的东方云天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元媛告诉自己,无需烦心了,东方云天已经不认识她了,现在肯定离开了这里,以后也很难再见,就这样吧。

元媛像往常一样打开医馆的门,然后拿起门边的笤帚开始扫地。她没有收学徒,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做。

元媛弯着腰,扫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地上出现了一双脚……

她神色有些错愕地抬头,就看到东方云天站在她面前。东方云天穿着一身白衣,右臂袖管空空,清瘦的样子看起来飘逸出尘。

“你这里收学徒吗?懂医术的那种。”东方云天看着元媛问。这个姑娘给他的感觉很特别,他总觉得他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元媛愣愣地看着神色认真的东方云天,还没等她表态,东方云天再次开口说:“我有钱,可以不要工钱,扫地擦桌我都可以干,我医术可能不如你,但我是鬼医之徒的徒弟,或许我们可以探讨一下医术,你意下如何?”

“我……”元媛的心又乱了,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你这里缺人,不如这样,我先留下,你可以试用几天,觉得我不适合当学徒的话,我就离开。”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留在这里,接近这个名叫元媛的姑娘。

东方云天话落,就从元媛手中拿过了笤帚,弯腰把元媛没扫完的地继续扫完了,然后去旁边洗了洗手,浸了一个抹布,开始擦桌子。

于是元媛就愣愣地看着东方云天把小医馆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放过一个角落。他认真的样子似乎是怕做得不满意,元媛不肯让他留下一样。

“好了。”东方云天把笤帚和抹布都放好,又去洗了洗手,然后回到了元媛身旁,看着元媛说,“我们可以开张了。”

门外进来了一个人,正是昨日在大街上被元媛救过的那个老头。他提着一个篮子,看向元媛的眼神满是感激,又带着一丝赧色。

“谢谢元大夫昨日救了老朽的性命。”老头看着元媛说,“昨日匆匆忙忙的,也没有给元大夫诊金,今日老朽带了自家的一篮子鸡蛋过来,送给元大夫。”

“不用了,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元媛摆手拒绝了。这座城池并不富庶,这个老头家里的鸡蛋肯定是要攒着卖钱的,元媛并不想收。

老头有些羞愧地说:“老朽家里儿孙多,实在是没有余钱了,元大夫如果不肯收的话,就是看不起老朽。”

“给我吧。”东方云天伸手。

老头看着东方云天愣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元媛,只觉得这个陌生的公子和元大夫都长得太好看了,气质都很高贵,根本不像是他们这个小地方的人。

老头把篮子递给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天笑了笑:“这位公子是元大夫的夫婿吧?我家婆娘一直说元大夫这么好的姑娘,肯定已经成亲了,这位公子真是有福气啊!”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倒像是默认了一样。

元媛有些羞恼地瞪了东方云天一眼,脸色微红地对老头说:“不是的,这是我刚收的学徒。”

老头呵呵一笑:“元大夫啊,女大当嫁,老朽看这位公子和元大夫很般配!”

元媛无言以对,也不想再跟淳朴的老人解释什么,老头很快就走了。

元媛转身,就看到东方云天正在低头看那篮子鸡蛋,她微微皱眉看着东方云天说:“你没有忘记你只是个学徒吧?在这里,你没有做主的权利!”

东方云天抬头,看着元媛微微一笑说:“这么说,你已经收下我这个学徒了?我知道,你做主。”

元媛看着东方云天的样子,突然感觉有些无力。她其实并不想跟东方云天提起他们的过往,可如今这样,东方云天一副不打算走了的样子,接下来难道要朝夕相对吗?

“有病人来了。”东方云天开口提醒元媛,然后把篮子放到一边,上前去招呼进来的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看到东方云天直接痴了,甚至都忘记了她来这里的目的。元媛微微蹙眉,莫名地感觉有些不舒服,开口对那个姑娘说:“你怎么了?需要给你把脉吗?”

“哦哦!”姑娘回神,在元媛对面坐了下来,目光还是时不时地飘到东方云天那边,因为她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不想看病的话,门在那边。”脾气越来越好的元媛,今天火气有些大。

那个一直在偷看东方云天的姑娘脸皮却是很厚,凑近元媛轻声问了一句:“元大夫,那个公子是什么人啊?”

元媛面无表情地说:“一个有妇之夫。”

姑娘面色一僵,瞪了元媛一眼,起身甩着帕子走了,走到门口还回头对着东方云天暗送秋波,但东方云天只顾低头去数篮子里面有几个鸡蛋,根本一点儿都没有接收到。

元媛看着东方云天的样子,没好气地说:“数完了吗?”

东方云天抬头,微微一笑说:“有三十个呢,我们可以吃好几顿。”

元媛扶额:“谁说我们要一起吃饭了?”

东方云天神色一正:“我当学徒,什么都干,不收工钱,你如果连饭都不管的话,是不是太黑心了?”

“我这里就是个黑店,门在那边,慢走不送!”元媛瞪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看到元媛脸上的一丝怒意,却笑了起来:“作为医者,应该知道怒伤身的道理。如果你不会做饭的话可以直说,不用觉得丢脸,我们去外面吃就好,我有钱,可以请你。”

元媛真的怒了:“东方云天,你到底想怎么样?”

东方云天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看着元媛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真的认识对不对?你为什么不肯认我?是我伤害过你吗?”

东方云天其实能够感觉到,元媛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些小心翼翼,复杂难懂。东方云天昨天见到元媛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他曾经一定认识这个姑娘,可他想不起来,也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个姑娘分明是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却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根本不打算跟他相认,甚至有些排斥……这到底是为什么,东方云天真的很想知道。

看到东方云天神色认真又带着一丝探究,元媛心中微叹,看着他说:“我不想提过去的事情,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既然一开始就注定了没有结果,元媛真的不想再纠缠下去,也没有因为东方云天失忆就生出他们可以重新开始的念头,她现在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烦,有些乱,很想一个人静静。

元媛话落,直接在医馆门口挂了今日休息的木牌,然后起身去了后院,没有再看东方云天一眼。

元媛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没有一丝困意。心里有两个声音,一个在说,既然东方云天都失忆了,过去的事情就彻底过去了,她并没有真的放下,这是个好机会,为什么不选择重新开始,让东方云天爱上她?

同时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她不能这样做,过去的事情对东方云天来说过去了,但她自己没有忘记,她不能骗自己,真正的东方云天根本不爱她,就算现在东方云天失忆了,可他的记忆或许哪天就恢复了,到时候又该如何面对彼此?

心烦意乱的元媛在床上辗转反侧,而她并不知道在她关着门挺尸然后慢慢睡着的时候,东方云天默默地退了对面客栈的房间,然后提着自己的行李,牵着自己的马,直接搬家到了元媛医馆后面的小院子里面,住进了元媛隔壁的空房间,登堂入室的样子,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元媛傍晚时分才醒来,一推开门,就看到厨房冒出了一缕青烟。她神色微变,以为失火了,快步走过去,刚到门口就愣在了那里。

只见低矮窄小的厨房里面,东方云天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衣,坐在一个跟他的身形极度不相称的小凳子上面,守着一个正在咕咕冒着热气的锅。

东方云天似有所感,转身过来,看到元媛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家学徒我不会做饭,但我会煮鸡蛋,鸡蛋应该不会煮坏的。”

天边的晚霞艳红如火,安静的小院子里面炊烟袅袅,东方云天一个根本不会做饭的男人,坐在厨房里面煮鸡蛋。这个画面其实有些滑稽,但却是元媛曾经在梦里面都不敢想的画面……

没过多久,东方云天有些不确定地掀开锅盖看了看,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应该熟了吧?”

又过了一会儿,元媛和东方云天就在小院子的石桌旁相对而坐,面前摆了一盆鸡蛋,足足有十个,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廊下的灯笼透出昏黄的光,映得东方云天和元媛的脸色都柔和温暖了很多。

东方云天也不怕烫,一边剥鸡蛋一边说:“既然你不肯承认我们认识,也不愿提起过去的事情,那我们就重新开始吧!”

元媛心中猛地一跳,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慌乱。重新开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东方云天把剥好的鸡蛋放进了元媛面前的瓷碗里面,叫了元媛两声,她才回神,依旧低着头,默默地吃起了鸡蛋。

不过元媛不喜欢吃蛋黄,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吃过蛋黄,这次她也习惯性地把蛋白和蛋黄分离之后,只吃了蛋白,把蛋黄留在了碗里。

一只修长的大手伸了过来,把元媛的碗端走,那只碗再次回到元媛面前的时候,里面放了一个新的鸡蛋,已经剥了皮,只有蛋白……

“快吃吧,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么没有味道的煮鸡蛋,吃多了感觉还挺好吃的。”东方云天对元媛说。

元媛默默地又吃了一个鸡蛋的蛋白,抬头就发现东方云天已经把剩下的鸡蛋都给吃光了,并没有要再给她的意思。

“好了,走吧。”东方云天突然站了起来。

“去哪里?”元媛有些不明所以。

“出去吃饭,只吃鸡蛋怎么行?”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我请你,不用你付钱。”

看到东方云天话落已经到了门口,元媛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默默地跟了上去。

天色还不是很晚,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街上,东方云天放慢脚步,和元媛并肩往前走。

小城里的夜晚远不如千叶城那般热闹,但这会儿路上还有不少来来往往的行人,而他们大部分都认识元媛。

见到元媛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很多老人都带着善意的微笑问元媛那是不是她的相公,还说他们看起来很般配的样子。

东方云天站在元媛身旁笑而不语,也不跟人解释,元媛刚开始的时候还出言解释,后来也不想说什么了。

两人去了小城最大的一家酒楼,点了几个菜一起吃,吃饭的时候依旧很沉默。东方云天没有再追问元媛他们到底是不是认识,他们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他也没有对元媛提起千叶城的那些朋友。

东方云天失忆了,现在的元媛给他的感觉虽然陌生,但却又有一种他根本无法忽视的熟悉感,让他很想靠近她。他现在做的事情,就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感觉。

吃完饭,东方云天付了钱,两人离开酒楼回去,依旧是一路沉默。

进了小院子,元媛径直回了房间,东方云天又默默地进了厨房,烧好了一大锅热水,然后去敲了敲元媛的房门:“你睡了吗?我烧了热水,你可以用。”

元媛的房间里面没有点灯,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和东方云天只有一门之隔,听到东方云天的声音,她也没有任何反应。

东方云天没再说什么,简单地洗漱了之后就去隔壁睡了,被褥还是他自己买来的。

月上中天,元媛的房门开了,她站在门口,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隔壁已经熄了灯的房间,然后抬脚去了厨房。

大锅里面的水还是温热的,因为灶膛里面还有发着红光的碳。元媛打了水,洗漱过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却再次彻夜难眠。

元媛不知道东方云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可她的性格注定了她不会认为失忆之后的东方云天对她一见钟情了,因为她觉得这种事情很扯。

元媛心中本来已经决定的事情,却在东方云天出现了一天之后就开始动摇了。她不想否认,一抬头就能看到东方云天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好到让她很想再任性一回,不去想过去的事情,忘记曾经的东方云天不爱她这件事,重新开始……

元媛没有再赶东方云天走,他们开始一起经营那个小医馆,元媛这才发现一别再见,东方云天的医术竟然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作为鬼医的徒孙,东方云天才学了这么短的时间,资质并不算差。

而前来看病的病人很快就传开了,不久之后整个小城里的人都知道,那个人美心善的元大夫名花有主了。

小城里也是有土豪的,而这天土豪王家的小公子,元媛的追求者之一,上门来了,连声说他不舒服,点名要让东方云天给他医治。

“你哪里不舒服?”东方云天的神色和语气都还算温和。

“哪里都不舒服!”王公子看着东方云天眼神不善地说。在东方云天出现之前,这位王公子已经追了元媛三个月了,可元媛都没对他笑过。如今东方云天从天而降,直接和元媛住到了一起,王公子虽然知道自己没戏了,但就是觉得很不爽。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说:“哪里都不舒服,是大病,但我可以治。”

王公子冷笑:“这可是你说的,大家都给我做个见证!这小子说他可以治好我的病,如果他治不好的话,那就滚得远远的,不要再在这里出现!”

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起身说:“稍等片刻。”

元媛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东方云天要做什么,那个王公子不过是个怂货,直接赶出去就得了,也不用怕他报复,因为他不敢。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小医馆门口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王公子是专程过来找麻烦的,不知道那位断臂的东方公子要如何应付。

东方云天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碗从后院走了过来,放在了王公子面前,看着他说:“喝了这个,你就舒服了。”

故意找茬的王公子没有想到东方云天竟然真的去给他熬了一碗药,可他又没病!但这会儿大家都看着,他之前说的话是收不回来了,所以他只能有病。

“这是什么药?喝了不会死人吧?”王公子看着面前黑乎乎的药汁,一脸的拒绝。

“你说你有病,我有药,给你了,喝不喝?如果死人了,我偿命。”东方云天看着王公子说。

王公子脸色有些难看了,而围观的群众纷纷开始起哄:“王公子,喝!喝了就好了!”

“对!喝!出事了让他赔!”

……

王公子犹豫了片刻,想着这么多人看着,他不能场子没找回来还丢了份,于是端起那碗药喝了一口。

下一刻,他的脸变得比药汁都要黑,整张脸都扭曲了,因为这药实在是苦到了极致,比纯的黄连还要苦!

王公子瞪着东方云天:“你这什么药?”

“良药苦口,专治各种不舒服。”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你让我给你治病,总要喝光了我给你的药,才可以说有没有效果。”

王公子看着那碗冒着浓烈苦气的药汁,实在没有勇气再喝一滴,因为他现在感觉五脏六腑都是苦的,这会儿是真正的哪儿都不舒服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王公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灰溜溜地走了。

围观群众哄堂大笑,纷纷说东方公子的医术也很厉害。

人群散去,元媛走过来,端起桌上那碗药汁闻了闻,差点被浓浓的苦味呛到。她看着东方云天无语地说:“你何必多此一举?”

“听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碗药很适合他,而且喝了对身体真的有好处的。”东方云天一本正经地说。

“你听谁说的?”元媛更无语了。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乱七八糟的……

“那个不重要。”东方云天微微摇头。

“你说这药对身体有好处,我也承认,但你敢喝吗?”元媛看着东方云天,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小脸瞬间就变得明媚了不少。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嘴角浅浅的笑意,眼眸微微闪了闪:“如果我敢呢?”

“我可以给你发工钱。”元媛说。

东方云天摇头:“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元媛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目光灼灼地说:“我想要你……对我笑。”

四目相对,元媛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转身就走,背影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东方云天端起那碗苦药汁,面不改色地一饮而尽。他确实想不起他和这个名叫元媛的姑娘有什么过往了,但那不重要。他们能够在这个地方遇见,就是一种缘分。

东方云天在离开千叶城邱府之前,他的师父邱宝阳还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天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过千叶城里也没啥适合你的姑娘,你这次出去,看到觉得喜欢的,别犹豫,冲上去,追回来!到时候你成亲,师父师母送你一座大宅当贺礼。”

当时东方云天不是很在意地说:“这种事情看天意吧!”

结果邱宝阳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天意?事在人为懂不懂?男人就要勇敢去追求自己心爱的姑娘!看看你师父我,当初一穷二白,没身份没地位,武功也不会,长得又不好看,结果还不是娶上了那么美丽温柔善良高贵的媳妇儿?就是因为我看准了,就敢去追!”

邱宝阳追求靳月的故事,东方云天听他说过很多遍了,耳朵都快长茧子了。但他知道邱宝阳说的都是事实,而且他也真的很羡慕邱宝阳和靳月每天都甜甜蜜蜜的感情。在邱府住着,东方云天每天看着邱宝阳和靳月在他面前秀恩爱,狗粮都要吃饱了……

遇到元媛是个意外,东方云天想不起过去,他也不愿为了过去已经忘却的事情纠结。最开始他只是对元媛生出了兴趣,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如今已经相处了一些时日,东方云天发现元媛这个姑娘很多时候都挺可爱的,跟她在一起觉得很开心。所以东方云天在想,如果把元媛追到,让她当他的媳妇儿,好像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没有人真的愿意孤独地一个人生活,东方云天也想像邱宝阳一样,和心爱的女子携手,生个可爱的大胖小子,那样每天早上醒来,心里都是甜的吧!

元媛回到房间关好门,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很烫……她背靠着门,神色怔然地站在那里,静静地过了好久都没动。

所谓的东方云天和元媛的过往,其实根本谈不上什么过往,因为只是元媛单方面喜欢东方云天,东方云天从未回应过她的感情,他们之间的动心是单方面的,爱恋是单方面的,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情话,甚至都没有过表白,什么都没有……

如今,失忆的东方云天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看着元媛的目光带着让她无法忽视的温度,这是曾经她心中渴望至极的东西,而她如今得到了,那一瞬间的紧张和甜蜜,元媛不想否认。可与此同时,她又有一种恍若梦中的感觉,只怕梦醒了,一切都成了泡影……

元媛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她既然放不下东方云天,上天又把东方云天送到了她身边,还给了她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不能胆怯,不能退缩,否则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元媛接受了每天和东方云天朝夕相对,一起吃饭,一起给人看病,一起打扫卫生,一起出去散步。她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样就很好了,她以往梦寐以求的很多事情如今都真真切切地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好了。

东方云天在外面敲门,元媛定了定神,隔着门问了一句:“怎么了?”

东方云天说:“刚刚有个大爷说,明天普济寺有庙会,会很热闹,你陪我去好不好?我还没有去过庙会。”

事实上,元媛也没有去过庙会,只是听说过。她很想去,尤其是东方云天说的是让她陪他去,这是邀请的意思吧……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东方云天站在门外说。

元媛嘴角的弧度微微扬了起来,心中涌出了一丝甜蜜,因为她能感觉到,现在的东方云天好像真的喜欢她……

第二天一早,元媛出门,东方云天已经等在外面了。

东方云天看到元媛换了一身漂亮的新裙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着元媛说:“你今天很好看。”

元媛脸上又飞上了一朵红霞,她心中暗暗地骂自己,真的是好没出息,竟然越来越容易害羞了……

“我们走吧。”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

元媛走到东方云天身旁,却发现东方云天站在原地没有动,她有些不解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下一刻,东方云天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握在了手中……

元媛美眸错愕地看着东方云天,感觉脑子瞬间空白了。

东方云天比元媛高一头,他低头看着元媛,握紧了元媛微凉的小手,一本正经地说:“庙会人多,我怕你摔了。”他的师父邱宝阳曾经教导他,该出手时就出手,姑娘不拒绝,就是喜欢你,然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东方云天的愉悦已经写在了脸上,他牵着元媛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元媛的心中小鹿乱撞,只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东方云天竟然主动牵她的手了,她感觉好开心……

路上遇到的人看到他们手牵手肩并肩的样子,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一个大娘还笑着对元媛说:“元大夫,你上次还说这位公子不是你相公呢,老身当时就觉得肯定是你们小夫妻闹矛盾了,这不就和好了!看着多般配啊!”

元媛脸色微红,只是对大娘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而东方云天却开口了,看着大娘神色温和地说:“嗯,之前是我惹了她生气,她现在终于原谅我了。”

“呦!老身猜得果然没错!东方公子以后可要好好对元大夫啊!能娶到元大夫这么好的姑娘可是大福气,你可不能再惹她生气了!”大娘还是个热心肠。

东方云天神色认真地点头:“嗯,不会了。”

元媛忍不住踩了东方云天一脚,瞪了他一眼。这男人都跟人说些什么有的没的?还一本正经的样子,说的跟真的似的!

东方云天笑意满满地看着元媛说:“我说的就是真的,不管以前如何,以后我再不会惹你生气了。”

元媛看到了东方云天眼中的自己,也看到了东方云天眼中的认真。她这段日子一直飘飘忽忽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就落了下去。是啊,不管过去如何,如今他们在一起,东方云天眼中只有她,没有利用,没有任何其他人,甚至没有曾经那些身份的束缚,他们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和一个普通的女人,相遇,然后走在了一起。而这,就是曾经元媛追求的,纯粹的爱情该有的样子……

庙会很热闹,东方云天牵着元媛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过。元媛脸上出现了笑容,她像别的少女那样,拉着东方云天去买了一堆看着好看却不实用的小玩意儿,还吃了一些以前从未吃过的小吃。

“你在这里等下。”东方云天突然放开了元媛的手,然后瞬间就挤进了人群之中,不见了人影。

元媛站在一棵大树下面,手中还举着一个造型很可爱的糖人,心中有些怅然若失。东方云天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能牵动元媛情绪的人了,元媛曾经求之不得的爱恋如今终于开了花,她即便告诉自己要顺其自然,心中还是忍不住会生出一丝期待,期待他们可以共结连理,有长相厮守的那天……

很快,东方云天再次出现在了元媛的视线中,因为人太多,他直接飞身而起,在周围人的惊呼声中,身姿飘逸地落在了元媛面前。

“你去哪里了?”元媛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对着元媛微微一笑,然后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到了前面,手中是一束开得绚烂的蔷薇花。

元媛的眼睛亮了,心中也暖了起来,甜甜的,好开心。她接过那束蔷薇花,看着东方云天说:“谢谢你。”谢谢你喜欢我,谢谢你愿意为了让我开心去做这些事……

周围的姑娘看着元媛,都露出了艳羡的目光,只觉得元大夫命真好,有这么一个长得好看又一心一意对她的相公。

元媛和东方云天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两人在外面吃过饭了,元媛还抱着那束蔷薇花。分开的时候,东方云天对元媛说:“如果你夜里一个人睡觉害怕的话,可以叫我。”

元媛瞪了东方云天一眼:“你想得美!”这男人得寸进尺的功力也是突飞猛进。

东方云天笑意幽深地看着元媛脸上的一抹红霞:“我是说你可以叫我一声,我们住得近,我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陪你说说话,你想到哪里去了?”

元媛有些羞恼地踩了东方云天一脚,然后打开房门就进去了,啪的一声把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东方云天站在外面说:“我去烧水。”这是他现在每天晚上都会亲自去做的事情。

在厨房烧水的时候,东方云天在想,今天过得挺开心的,进展还不错,元媛的样子,应该也是喜欢他的。用他师父邱宝阳的话来说,能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人,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一定要好好珍惜。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之后,进入了夏天,元媛和东方云天的感情也是突飞猛进。主要是因为东方云天时刻记得邱宝阳教导他的要主动,所以他主动牵了元媛的手,主动抱了元媛,主动讨元媛欢心,昨日还很热情主动地在元媛脸颊上面偷了个香……

所以这天元媛起晚了,因为昨夜没睡好。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收拾好出门,发现东方云天没在隔壁,也没在前面的医馆。

元媛微微蹙眉,不知道东方云天去了哪里。不过她这会儿没有那么患得患失了,她相信东方云天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的。

一直到快晌午,东方云天才回来,手中还提了一个食盒。

两人一起坐下来吃午饭的时候,元媛问东方云天早上去了哪里,东方云天说他去给前几日摔断腿的那个大娘复诊了,元媛才想起她忘记了这件事。

东方云天带回来的食盒里面还有一壶酒,他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放在了元媛面前,举杯看着元媛说:“谢谢你这段日子收留我,我过得很开心。”

元媛心中微沉,这是什么意思?践行酒?喝完他就要走了吗?

结果元媛还没举起酒杯,东方云天就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说了一句:“所以,我们成亲吧!”

元媛愣愣地看着东方云天,有些不敢相信她刚刚听到的话。

东方云天放下手中的酒杯,握住了元媛的手,看着她问:“你不愿意嫁给我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

“怎么?”元媛愣愣地问。

“那我只好再等等了,不要让我等太久。”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神色认真地说。

元媛突然很想笑,她看着东方云天问:“为何这么着急?”

东方云天笑意满满地说:“因为我想让你给我生孩子。”

元媛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低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更红了。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元媛脸色通红地点头,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下一刻,她直接被东方云天抱了起来。东方云天只有一只胳膊,却依旧可以抱得她很紧。

他们离得很近,额头相抵,呼吸可闻,东方云天目光灼灼地看着元媛说:“我会对你好。”

没有华丽的海誓山盟,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让元媛瞬间湿了眼眶。她在想,如果这是梦,她永远都不想醒过来……

东方云天静静地抱着元媛,心中却微微叹了一口气。他总感觉元媛心中似乎有一些不能触及的伤痛,而且和他有关。他不敢问,但他希望有一天,元媛可以主动对他说起。

东方云天求婚,元媛答应了,处在热恋中的两人决定要成亲,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成亲?在哪成亲?

“我们去千叶城吧!”东方云天对元媛说,“我师父说要送我一座宅子,给我们成亲用。”

“我们又不是买不起宅子。”元媛笑着说。

“你不想跟我去千叶城吗?”东方云天看着元媛问。

元媛微微摇头:“没有,我很喜欢千叶城。”

元媛和东方云天都没有再提起过去,而东方云天也只是偶尔提起他的师父邱宝阳,没有说起过别人。因为东方云天失忆之后,最熟悉的人就是邱宝阳,其他曾经那些认识的人,那段时间虽然打过照面,但也只是打过照面,靳辰还对他很不友好。

元媛知道,到了千叶城,见到他们共同的那些朋友,很多事情慢慢地东方云天或许就会知道了。

但元媛并不想逃避,也不想和东方云天一起生活在这个地方,和他们的朋友断绝来往。她已经决意接受这段命运眷顾的感情,她希望可以得到朋友的祝福,因为那些朋友就是她的亲人,对她来说很重要。

决定要回千叶城去成亲的两个人,又过了两天之后就离开了那座小城,一起骑马朝着千叶城的方向而去了。

路上走得并不慢,到千叶城的时候,才四月中旬。

秦骁依旧没有找到东方云沁,而他已经不在千叶城了,独自一个人去了齐国的沁阳城,那座小城是秦骁曾经和东方云沁一起生活过的地方。

东方云天牵着元媛出现在邱宝阳面前的时候,邱宝阳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走过来拍了拍东方云天的肩膀,乐呵呵地说:“小天你真是好样的!”

东方云天笑了:“师父,我们要成亲,没有地方住。”

“放心放心,宅子买好了,就在隔壁,虽然不是很大,但很漂亮,你们可以去看看喜不喜欢。”邱宝阳看着东方云天和元媛说。

邱宝阳平日里总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他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曾经东方云天和元媛先后出现在邱府,邱宝阳无意中提起东方云天的时候,元媛从来没有说她认识东方云天,但邱宝阳总感觉元媛的情绪会有一瞬间的低落,或许元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其实元媛多虑了,这些身在千叶城的朋友,根本没有打算对东方云天说他们过去的事情,因为东方云天既然失忆了,上天给了他一个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机会,说太多过去对现在的他并不是什么好事。

邱宝阳很有心,说要给东方云天准备宅子,在东方云天的媳妇儿都还没影儿的时候,他就已经准备好了。

东方云天高兴地牵着元媛去了隔壁的东方府。宅子并不小,只是没有墨王府和邱府大而已,里面确实如邱宝阳所说,很漂亮,亭台楼阁绿树繁花应有尽有。这还是千叶城的一个官员专门送给邱宝阳做谢礼的,因为邱宝阳治好了他家老夫人的旧疾。

没有长辈的两个人,也没有管什么礼数,当天就住进了东方府里面,不过当然没有睡在一起。

第二天,元媛才见到靳辰。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靳辰看着元媛微微一笑。其实靳辰有些意外,东方云天出去一趟竟然这么快就把元媛带回来了,两人还一副浓情蜜意的样子。靳辰虽然这才见到元媛,但是靳月昨日已经过来跟她说了。

元媛看着靳辰,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笑了,笑容有些释然:“你是最了解我和东方云天之间发生过什么的人,其实我在那个陌生的地方,再次遇到他,一开始很想逃走,因为我很怕,我怕东方云天失忆了,依旧还是不会喜欢我,最终还是我一厢情愿。”

靳辰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听着元媛讲她和东方云天在那个小城的遇见,还有之后的事情。

说到后来,元媛的语气难掩甜蜜,她看着靳辰说:“这些话,我也只能对你说了,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

靳辰微微点头:“当然。元媛,你们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下遇见,说明你们并不是有缘无分。其实我一直觉得,曾经你和东方云天没有走到一起,是因为你们最初相遇的时候,他还不够好,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

元媛很好,这是靳辰一直以来认为的。而元媛和东方云天认识那么久,终究还是散了,是因为他们相遇的时候,东方云天还是东方城那个一心只想要得到权势的圣子,他并不懂得感情为何物,他甚至都没有很好地处理他和自己的妹妹之间的感情,更何况是爱情。

如今东方云天不再是曾经那个男人了,失忆之后他变得平和了很多,跟着邱宝阳学习医术的那段时间,是东方云天刚失忆之后没多久,靳辰并没有跟他怎么来往,他最熟悉的人就是邱宝阳,所以他现在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的方式,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邱宝阳的影响。

说实话,靳辰一直觉得邱宝阳是个很聪明很有福气的人,邱宝阳的性格靳辰很喜欢,不然他们也不会成为朋友。东方云天能够拜邱宝阳为师,是他的幸运。最终东方云天学到多少医术其实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在邱宝阳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变得更好,更懂得惜福和知足。

“我们要成亲了。”元媛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一笑:“如此甚好,好久没有办喜事了,你们成亲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安心等着当新娘子就好。”司徒琏和墨衣还没有成亲,秦骁还没有找到东方云沁,姬无双和南宫暖之间的关系也是若即若离,而北堂豪依旧是一副我光棍儿我自豪的样子,如今看到东方云天和元媛即将圆满,靳辰心中很为他们高兴。

元媛笑了:“怎么感觉你像是我们的长辈一样。”

“别,我其实比你小,别把我叫老了。”靳辰唇角微勾,“而且你也该早点成亲了,赶紧学学我,孩子都仨了。”

靳辰话落,就看到元媛的脸微微红了。她看着元媛笑得意味深长:“不会已经有了吧?”

元媛嗔了靳辰一眼:“你胡说什么呢?我们什么都没有。”

“没关系,这个可以有。”靳辰笑着说。

元媛扶额:“这个真没有。”

“好了,不逗你了。”靳辰看着元媛说,“等我找到了最近的黄道吉日,再跟你们说。”

“嗯。”元媛微微点头。

最近的黄道吉日就在十天之后,四月的最后一天。想要早点成亲的东方云天觉得日子很好,元媛也没有意见。

所有的事情都是靳辰安排的,而她身边还跟了一群欢腾的孩子闹着要帮忙,靳辰表示只要她家小魔女不在,儿子和侄儿都是很乖的。

东方云天和元媛都说不需要讲究那么多礼数,到时候有朋友给他们见证就好了。本来靳辰还说让元媛从墨王府出嫁,结果元媛很随意地说,不用这么麻烦,他们就住在东方府,到时候拜了堂,住到一起就好了。靳辰表示他们开心就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四月的最后一天。东方府里张灯结彩,一群孩子跑来跑去闹着玩儿,也没有人管他们。靳辰还说孩子多可以添些喜气,让东方云天和元媛早点生娃。

而昨晚靳辰和墨青睡觉的时候,墨青突然对靳辰说了一句:“你想让东方云天和元媛早点生孩子,恐怕有点难。”

“为何?”靳辰有些不明所以。

墨青当时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当初我给东方云天下了不举的药,他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

靳辰当时无语望天:“小青青,你能在今天晚上想起来这件事,真的是太巧了,要不然等明天东方云天和元媛洞房的时候才发现,那就搞笑了。”

墨青不甚在意地说:“那样多有趣。”

靳辰表示墨青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作为元媛的好友,靳辰还是很厚道的,所以她刚刚已经把解药给了小夜,让他去想办法让东方云天服下,小夜说保证完成任务。

这会儿靳辰正在亲自给元媛化妆,元媛本来说不用化妆,靳辰表示这可不行。虽然靳辰平时也很少化妆,但她对这方面还是很精通的。

“好美啊!”靳辰给元媛画好了新娘妆,南宫暖和靳月都忍不住赞叹。

元媛看向了镜子里面的自己,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容貌有些寡淡,可是这会儿铜镜中的那个新娘,眉宇之间媚色天成,她都有些认不出了。

“这么美的新娘子,真是便宜某人了!”靳辰笑着打趣元媛。

元媛握住了靳辰的手,看着她神色认真地说:“谢谢你。”元媛知道,她和东方云天能够走到今天,靳辰在其中功不可没,否则他们早就死了,这辈子哪还有可能在一起。

“好了,吉时快到了。”靳辰把一张精致的红盖头盖在了元媛头上,眼前的世界变成了红色,元媛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那边小夜已经成功地把解药放进了东方云天的茶水里面,并且看着他喝了下去,完成了靳辰交代的任务。

吉时已到,东方云天和元媛在一众朋友的见证之下,顺顺利利地拜了堂。

“小天,你们赶紧进洞房吧,不用招待我们,我们自己喝酒就好。”邱宝阳表示作为东方云天的师父,他肯定是最疼自己徒弟的,良宵一刻值千金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东方云天也没有客气,直接牵着元媛走了。

元媛的红盖头还盖在头上,默默地跟着东方云天往前走。走到没人的地方,东方云天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她双手勾着东方云天的脖子,靠在东方云天胸口,心中只觉得甜蜜又幸福。

进了装点一新的洞房,东方云天把元媛放在了床上,然后拿杆秤挑开了红盖头,眼底闪过一丝巨大的惊艳,看着元媛目光幽深地说:“媛儿,你好美!”

元媛脸色羞红,低着头没说话。

东方云天端了合卺酒过来,把一个酒杯递到了元媛手中,两人挽手交杯,一饮而尽。

元媛眉眼之间满是新娘子的娇媚,东方云天放下酒杯,坐在了元媛身旁,伸手抱住元媛,看着她粉嫩如樱花的唇瓣,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低头就吻了下来。

元媛微微闭上了眼睛,却没有等到东方云天的吻落下来,因为下一刻,东方云天眼睛一闭,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元媛神色一变,所有旖旎暧昧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她俯身把东方云天抱了起来,把他放在了床上之后,就伸手给他把脉。

元媛并没有看出东方云天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她也没有去找墨青和靳辰,就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东方云天,等着他醒过来。

一直到傍晚时分,东方府里的客人们都散去了,孩子们也都走了,元媛依旧穿着那身大红的嫁衣,靠在床边,微微眯着眼睛,快要睡着了。

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元媛猛然睁开眼睛,却在看到东方云天的眼神的时候,心中一沉!

这段日子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的眼神总是温柔的,可如今,他晕倒再次醒过来,却让元媛瞬间意识到一件事,他的记忆似乎恢复了……

靳辰跟元媛说过,东方云天失忆是因为脑部还有淤血,他们没有办法帮他清除那些淤血,但有可能某天东方云天摔一下就突然好了。

当时元媛还笑着说,她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就算东方云天恢复了记忆,也休想甩掉她。

可如今,东方云天竟然在他们拜堂成亲还未洞房的时候,恢复了记忆。元媛突然有些不敢看东方云天的眼神,因为她还是怕了,她怕从东方云天眼中看到厌恶,她怕东方云天恢复记忆之后不再喜欢她了。所有的冷静和理智,在真正的爱情面前,根本就不存在。曾经元媛还可以克制自己的行为,克制自己的心,可当东方云天开始回应她的感情,她早已经沉沦其中,无可挣脱……

房间里的气氛静默到了极点,东方云天躺在床上,元媛低着头站在床边,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突然就被拉了好远好远……

始终没有等到东方云天开口,他也没有做什么,元媛眼角的泪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她有些狼狈地转身欲走,下一刻,却被东方云天从背后抱住了……

“你是我的新娘,你想要去哪里?”东方云天抱着元媛转身,低头看着她,擦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元媛怔怔地看着东方云天,她最初认识的那个男人又回来了,可他眸中似乎还带着失忆这段时间才有的温柔。

元媛靠在东方云天怀中,东方云天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刚醒来,有些头疼,记忆太多,所以花了一点时间来想清楚。”

元媛知道,东方云天是在跟她解释他刚刚为何一直沉默。

“媛儿,你知道吗,当时我们在断情崖上面,生死一线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还能活着,我们都活着,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了。”东方云天抱着元媛,神色怅惘地说。

元媛美眸中闪过一丝错愕,愣愣地看着东方云天,东方云天的意思是,他在失忆之前,就已经想要和她在一起了吗……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的眼睛说:“那段时间,我们一起落难,我每次睁开眼看到你的时候,心中才会有片刻的宁静。因为有你在,我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难。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吧,因为你那么坚强,那么从容,那么善良,那么好。”

“可是……”元媛看着东方云天,神色有些不确定地问,“你在断情崖下面,说的那些话……”

东方云天在放手坠崖之前对元媛说的话,算得上绝情了。他说他要还上欠元媛的一条命,他从未说过他喜欢元媛。

东方云天唇角的笑容有些苦涩:“在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大概活不了了,我又怎么敢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不希望我走了之后,你太伤心太难过。不让你知道我喜欢你,至少你还可以像以前那样,过得好好的。我最后对你说,让你转告沁儿一句话,也是想要让你有动力撑下去,不要放弃,因为我想让你活着。”

元媛神色一怔,泪眼朦胧地看着东方云天。东方云天伸手拥她入怀,抱着她说:“你想哭便哭吧,过了今天,我再不会给你流泪的机会。”

元媛抱着东方云天哭得泣不成声,所有的苦,所有的伤,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们的心,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完完整整,没有缺憾。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在心里,在梦里,刻骨难忘……

------题外话------

送上元媛和东方云天的番外,明天是秦骁的~^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