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见月明(一)【秦骁vs东方云沁】/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木和月琅都死了之后,秦骁在靳辰的盛情邀请之下,来了千叶城。

作为雪狼国的狼王,秦骁根本没有要回雪狼国的意思,他当初之所以当狼王,也是为了利用手中的权力,去找东方云沁。可惜,始终杳无音信。

英姑还没死,但依旧是个活死人,秦骁让锦秋照顾着她,有什么情况的话,伍缺会给秦骁传消息。

而齐皓诚暗戳戳地让人散了消息出去,在他们回到千叶城的时候,整个天下都被突然传开的消息震惊了!

如今魏国的皇帝墨青,雪狼国的狼王秦骁,和齐国的皇帝齐皓诚三个人,竟然是师出同门的师兄弟!而曾经的墨王妃,如今的魏国皇后靳辰,是他们三人的小师妹!

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原本所有人都只是知道墨青和齐皓诚是连襟,魏国和齐国两国皇室的关系很密切,已经形成了牢不可分的同盟。很多人还在想,说不定不久的将来,魏国和齐国就联手把雪狼国给灭掉了,因为雪狼国在世人眼中,一直都是魏国和齐国的敌国,曾经还蓄意侵犯过两国。

也没有人忘记,当初秦骁还是雪狼国的王爷的时候,曾经亲自率军攻打魏国,把他击退的就是如今的魏国皇帝墨青!

齐皓诚的出身是夏国安平王府世子,身上流着一半夏国皇室的血脉。而墨青的生母是魏国的公主,身上也流着一半魏国皇室的血脉。秦骁作为狼王的儿子,虽然他的生母也是曾经的夏国公主,但世人都知道他跟夏国皇室不仅没有来往,反而交恶颇深。

这样的三个男人,从一出生,似乎就注定了是敌对的。他们一步一步,登上了自己国家至高无上的那个位置,成为了王者。

所有人都以为接下来会看到三王争霸的画面,结果这三个人被爆出是师兄弟,关系还颇好!

不得不说,这件事有些刷新很多人的认知,而大部分的人一开始听闻这个传言的时候,第一想法就是不可能!就算那三个当世最出色的男子真的师出同门,也不可能真的关系好,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注定了他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然而,那些一开始不愿意相信的人很快就被打脸了,因为很多人都亲眼看着,本来应该在雪狼国的狼王秦骁,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齐国,和齐皓诚墨青一起同行,要去千叶城做客。

而在秦骁到千叶城的那天,不少人都亲眼看着他进了墨王府,然后没有再出去过。

这说明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是面和心不和的话,又怎么会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面?秦骁这分明就不是以狼王的身份来的齐国,而像是来好友家里做客一般,孑然一身,连个随从都没带。

慢慢的,由不得世人不信了,当世三国的帝王,真的是师兄弟,而且可以算得上是异性兄弟了。

这对三国百姓来说,当然不算是什么坏事,因为这意味着三国开战的可能性极小,百姓自然希望生活越安定越好。

而在这其中,很多人也没有忽略一件事,那就是靳辰是那三个男人的师妹。很多人莫名觉得,这三个男人能够和平共处,那位小师妹在这其中一定功不可没。不说秦骁,墨青和齐皓诚能够成为朋友和兄弟,完全就是靳辰的原因。

秦骁并没有在意外面的传言,他知道齐皓诚的目的,齐皓诚就是想让天下人先接受三国不会开战这件事,然后再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直接让三国统一,至于谁来当最后的皇帝,秦骁表示,谁爱当谁当,反正他是不会当的。

靳辰说让秦骁来看看她家娃娃,秦骁到了千叶城,很快就见到了靳辰家的三个孩子。

“秦叔叔!”秦骁上次见到小夜还是在冷星城,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小夜长高了很多,而秦骁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小夜的时候,是在魏国金安城的墨王府,那会儿靳辰和墨青还没有在一起,而小夜管秦骁叫“坏叔叔”。

秦骁把小夜抱了起来,小夜笑容灿烂地说:“我长大了,不用抱了。”

秦骁放下小夜,把墨问小包子抱了起来,墨问看着秦骁小脸认真地说:“秦叔叔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十分肯定的语气。

秦骁并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什么,但也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哥哥!小弟!”穿着一身红裙子的墨小贝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见到秦骁,笑嘻嘻地叫了一声,“秦叔叔!”

秦骁看到墨小贝甜美可爱的样子,心中猛地一痛。他已经很长时间难以入眠了,这段时间靳辰给他用了一些安神香,他才能够睡着,却睡得并不安稳。最近他总是会做一个梦,梦中东方云沁手中牵着一个小姑娘,在向他走来。他想要过去,却动弹不得,东方云沁和孩子一直在走,一直在走,却始终走不到他的身边……

“秦叔叔怎么了?”墨小贝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秦骁不解地问。

“没事。”秦骁伸手轻抚了一下墨小贝的小脑袋。

孩子们很快就欢快地跑走了,秦骁看到墨小贝突然闹着要让小夜背他,小夜就把她背了起来,墨问小包子站在旁边皱着小眉头,似乎是觉得墨小贝这个姐姐太懒了,走路都不愿意走……

秦骁唇角微微扯了一下,在孩子们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脸上淡淡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心中再次变得荒凉一片。

秦骁在墨王府住了下来,刚开始不愿意出门,每天就去王府的后花园里坐坐。

靳辰和墨青又从望月山的百毒禁地里面挖了很多药材回来,然后两人一起,亲自去栽种,浇水。

秦骁就在药田旁边的亭子里面坐着,静静地看着靳辰和墨青忙碌的身影,他们偶尔会抬头相视一笑,甜甜蜜蜜的样子,每到这个时候,秦骁心中都越发苦涩。

后来靳辰看秦骁闲着容易胡思乱想,就给了他一把大剪子,说让他帮忙修剪一下府里各处的花草。

秦骁没有拒绝,好像还挺喜欢这个工作,太阳落山了还在忙活。只是一夜过后,本来姹紫嫣红美不胜收的墨王府里面,满地残花落叶,本来好好的花草都被秦骁修剪得干干净净,是真的干干净净,像是腊月寒风扫过一样,连片叶子都没了……

而剪了一夜花草的秦骁,把那个已经被他用坏了的大剪子还给了靳辰,对靳辰说了一句:“我做完了,不用谢。”

正值夏季,本该是满园鲜花盛放的时候,靳辰当时看着光秃秃的丑的要死的自家花园,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好想把秦骁给剪了……

不过靳辰一开始让秦骁去修剪花草,就是为了让秦骁有点事情做,不要一个人待着。而靳辰认为咔咔咔修剪花草这种活动,可以让人心情变得轻松,心里有讨厌的人,有怨恨的人,就把他想象成面前的花草,一剪子剪下去,多爽啊!

靳辰把她的这个理论讲给墨青听的时候,墨青当时乐不可支地捏了一下靳辰的脸说:“你说得没错,你开心就好。”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可是秦骁还是不开心,虽然他现在不开心是很正常的。”

靳辰没有因为秦骁毁了自家花园跟秦骁打架,第二天又给秦骁找了新的工作,帮她带孩子,而且点名了要让秦骁帮忙带墨小贝。

靳辰认为这个工作相当难,因为她家小魔女很闹人,有墨小贝跟秦骁在一起,秦骁肯定没有心情想别的了。

可惜一天过后,秦骁和墨小贝都不干了。

秦骁说:“我做不到。”他很喜欢墨小贝,但是看到墨小贝,总是会让他想到自己那个从未见过的孩子,让他心里更难受。

靳辰拧着墨小贝的耳朵:“你是不是闹你秦叔叔了?”

墨小贝举着小手对靳辰发誓:“娘亲,我没有,我很乖的,都没有哭,可是秦叔叔一看到我就好像要哭一样。”

靳辰心中微叹,让墨小贝去找司徒琏了。她看着秦骁神色认真地说:“要不我以后每天找你打一架?”

秦骁摇头,笑容有些苦涩:“小师妹,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心情好一些,谢谢,但是不用了,没有用。”

听到秦骁最后三个字,靳辰沉默了。过了片刻之后,靳辰对秦骁说:“我知道了。”确实没有用,现在除非东方云沁带着孩子,安然无恙地出现在秦骁面前,否则什么都不会有用。

有一天秦骁突然找到南宫暖,说让南宫暖教他做一种汤,当时南宫暖被吓了一跳,以为秦骁发烧了。

不过南宫暖还是很认真地教了秦骁做那道莲藕排骨汤。秦骁学得很认真,做了好几次,做得越来越好,到最后真正学会了这道汤的精髓。可自始至终,他自己从未尝过一口,因为他不敢尝。

又过了几天,秦骁突然过来找靳辰,情绪很低落。

“怎么了?”靳辰问秦骁。

秦骁沉默地坐在靳辰面前,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小师妹,你说会不会是沁儿不愿意再见我,故意躲起来的?”

靳辰也沉默了。其实她想安慰秦骁,告诉秦骁事情不是这样的,可事到如今,以他们的势力,到现在都找不到东方云沁,如果东方云沁没事的话,到现在都没有一点线索,其实靳辰也认为很可能是东方云沁在刻意躲避他们,准确来说是在躲着秦骁,否则他们找人不会到现在都一无所获。

秦骁苦笑:“我早该知道的,沁儿恨我,不想见我了。”

靳辰伸手拍了拍秦骁的肩膀,微微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有说什么。

靳辰其实很清楚东方云沁和秦骁之间的过往。最初是东方云沁先喜欢上了秦骁,并且主动追求秦骁,秦骁一开始是被动的。在这段感情里面,如果非要说谁付出得更多,谁爱得更深的话,靳辰认为是东方云沁。

秦骁并没有经历任何阻碍,就抱得美人归了,因为是东方云沁主动来到他身边的,在东方城遭遇的那一点阻碍,也都被东方云沁给解决了。

事到如今,他们都经历了莫大的苦楚之后分开,东方云沁不会怪秦骁没有保护好她,但对于秦骁曾经的欺骗,她应该很难接受。

靳辰一直还记得,最初听说东方城的圣女的时候,东方云沁的名声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嫉恶如仇。而东方城的男人都很怕被东方云沁盯上,因为她那些年路见不平专治各种渣男,很多男人因为犯了错,都被她狠狠地整治过。

而东方云沁曾经还很认真很正式地问过秦骁那个问题,她问秦骁有没有成过亲,秦骁对她说没有。如果秦骁给的是另外的答案,他们未必还能走到一起。

可这件事说到底,秦骁有错,却也是无心的,因为他自己认为自己并没有成过亲,过去也没有任何女人。秦骁根本没有一刻想过要欺骗东方云沁,因为他不是那样的人。

靳辰觉得这是个误会,但她作为旁观者可以理解秦骁,东方云沁作为这个世界上最爱秦骁的女人,她又如何能够接受呢?女人总是渴望得到一份没有一丝欺骗,全心全意的感情,但曾经有那么多的机会,那么长的时间,秦骁却从未对东方云沁提过他和东方雅的过往。

靳辰并不同情东方雅,但秦骁在这件事情上面确实是错了,他既然不爱东方雅,当初就不应该娶她,而事实上秦骁确实和东方雅正正经经地拜了堂,即便没有任何夫妻之实。

夫妻之间,坦诚是很重要的,一时的隐瞒或许是无心的,可当有一天真相揭露的时候,后果却可能会严重百倍千倍。

东方云沁在得知秦骁曾经成过亲,娶了东方雅的时候,是东方雅抓了她,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她脸上的时候……不止东方云沁,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都承受不了这样残酷的现实……

“我要走了。”秦骁突然对靳辰说。

“你要回雪狼国?”靳辰问秦骁。天下之大,他们权势再大,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假如东方云沁真的刻意躲起来,她懂医术会易容,人又那么聪明,说不定还有贵人相助,他们真的很难找到她。

秦骁摇头:“我不想回雪狼国,我要去沁阳城。”那里是秦骁和东方云沁曾经住过的地方,是他们的家,靳辰听秦骁提起过。

“需要有人陪你去吗?”靳辰问秦骁。

秦骁再次摇头:“不用。”

秦骁起身出去的时候,走到门口,靳辰看着他的背影说:“如果有云沁的消息,我会去找你。”

“嗯。”秦骁话落就走了,当天就一人一马离开了千叶城,往沁阳城的方向而去了。

雪狼国怀化城外的福祥村。

已经是盛夏季节,往年只有冬季才会在福祥村的温泉庄子里住两个月,开春就回去的林桓,到现在依旧没有离开的打算,原因只有一个,东方云沁想要待在福祥村。

而且林桓知道,秦骁还在满天下地找东方云沁,雪狼国王后东方云沁的画像,几乎每个人都见过,东方云沁如果要出门的话,必须易容,才能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很快就会被秦骁找到。

东方云沁是在正月十五上元节那天夜里生下了女儿,因为怀孕和生产的时候身体遭了大罪,所以躺在床上坐了双月子之后才下床,出了月子之后身体也没有真正好起来,依旧很虚弱,而且愈发清瘦了。

东方云沁拼死生下的女儿小名叫做云儿,没有大名,甚至都没有姓氏。云儿出生的时候有些不足,很瘦很小,而且东方云沁也没有母乳可以喂她。

林桓这段日子放下手中其他的事情,把照顾东方云沁和云儿当成了最重要的事。东方云沁不仅是身体伤了元气,更多的是心病,林桓能做的很有限,但他照顾云儿可是尽心尽力的。

如此到了夏天的时候,云儿的身体已经无碍了,粉粉嫩嫩的样子越发像东方云沁。云儿并不是活泼好动的性子,她很安静,即便饿了要哭的时候,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

在东方云沁出了月子之后,林桓就禁止外人再进庄子了,小童的小伙伴也不允许再进来,只能等小童出去和他们一起玩儿。

这天天气晴好,大喜搬了个躺椅,让东方云沁躺在院中树下休息。

东方云沁才生完孩子没几个月,如今身体消瘦得厉害,脸上也没有几分血色,皮肤白得都有些透明了。

云儿这会儿在林桓那里,东方云沁躺在树下,手中拿了一本书在看,看了没两页,就感觉有些疲惫,困意袭来,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林桓抱着云儿出门,一眼就看到了树下的东方云沁。他看了看大喜,大喜会意,去房间里面拿了毯子出来,要给东方云沁盖上。

东方云沁睡得很浅,大喜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臂,她就睁开了眼睛。

“你接着睡吧,该吃饭了再叫你。”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他怀中的云儿小姑娘眨巴着眼睛看着东方云沁,对着东方云沁伸手,咿咿呀呀地叫了一声。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起身过来,把云儿接了过去。虽然云儿没有吃上母乳,但对东方云沁这个母亲还是很依赖,东方云沁不出现的时候还好,只要有东方云沁在,她就不让别人抱了。

东方云沁抱着云儿又坐在了树下,拿一个精致的拨浪鼓逗云儿,云儿笑着揪住了东方云沁的衣襟,母女两人仿佛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林桓微微一笑,看到他的属下出现在不远处,他抬脚回了房间。

“主子,有狼王的消息。”林桓的属下恭敬地说。

“什么消息?难道他去紫阳城了?”林桓神色淡淡地问。他最后得知的消息还是秦骁率军去了淞雾城,要抢夺前朝宝藏。只是在江湖人即将得到宝藏的时候,秦骁却突然离开了淞雾城,淞雾城传来的消息说,秦骁是因为有了王后的消息,要去找他的妻子,所以放弃了抢夺宝藏,但林桓总觉得这并不是事实。

而那些江湖人如今已经带着几百个装宝物的箱子回到了紫阳城,但据说队伍里面的机关术高手半路意外死了,如今还没有人能够打开那些箱子。

“狼王没有去紫阳城。”林桓的属下说,“他现在在千叶城。”

林桓神色莫名:“消息可靠吗?”林桓之前就猜测秦骁和墨青靳辰之间似乎还有不为人知的关系,可是他猜不到是什么。如今秦骁竟然去了千叶城,千叶城可是齐皓诚的地盘,而齐皓诚和墨青靳辰是一家的。

林桓的属下点头:“消息很可靠,狼王是和齐皇魏皇魏后同行,去的千叶城。如今到处都在传一个消息,说魏皇墨青,齐皇齐皓诚,和狼王秦骁三人,是同门师兄弟。”

林桓的神色有些惊讶:“当真?”

林桓的属下肯定地点头:“应该是真的,这消息就是从千叶城传出去的,属下猜测可能是有人刻意为之。而且狼王是独自一个人出现在千叶城的,还住进了外人根本进不去的墨王府。有人还看到,狼王带着墨王夫妇的孩子出门买东西。”

林桓曾经猜测秦骁和墨青靳辰有关系,如今看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当今三国的皇帝,那三个男人竟然是不为人知的同门师兄弟。墨青和齐皓诚的关系已经没有人怀疑了,而秦骁看起来跟他们也真的像是朋友和兄弟一样。作为三国的帝王,他们的这种关系让人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还有,墨王妃是他们三人的小师妹,他们四人都是师出同门,据说是个隐世门派。”林桓的属下补充了一句。

林桓神色莫名地说:“墨王妃靳辰,有个化名叫做南宫柔,曾经南宫柔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在墨青身边,原来如此。”

如果不是那四人之中有人刻意放消息出来,恐怕世人永远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到,当今掌握着天下大权的四个人,竟然还有这层关系。如此一来,天下倒是安定了。

“宝藏有什么消息吗?”林桓随口问了一句。他一直觉得突然在淞雾城出现的藏宝库有些不对劲,但一切看起来似乎又都顺理成章。而这其中最不对劲的,就是如今被爆出是同门师兄弟的那三个帝王,当初只有秦骁在淞雾城出现过,而且也没有真的要抢夺宝藏的意思,最后让江湖人得了宝藏。作为三国皇室的掌权者,他们不应该对那样的宝藏视若无睹。

“属下刚刚得到消息,那些江湖人辛辛苦苦找到并且拉回紫阳城的宝藏,只有一箱黄金,其他全都是假的。”林桓的属下说起的时候,神色都有些不可思议。紫阳城的消息已经传开了,紫阳门的人想办法打开了那些宝箱,可里面除了一箱黄金之外,其他几百个箱子里,装的全都是碎石……

这件事紫阳门想要封锁消息,不过已经传开了,以紫阳门为首的那些江湖高手,这次的寻宝之旅成了江湖上的一个笑话。很多没有参与寻宝的人,之前还在后悔,如今却纷纷幸灾乐祸了起来。

如今只要是聪明人都能想到,从那幅藏宝图出现在紫阳城地下黑市开始,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像是有人在幕后操纵一样。而操纵这场寻宝大戏的人,目的究竟是什么,却让人一头雾水。甚至有人大胆地猜测,最初拿出藏宝图去拍卖的那位神秘暗王,就是在利用江湖高手找宝藏,而他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把真正的宝藏给盗走了,出力的江湖人被他摆了一道……

不过这种说法很多人都嗤之以鼻,尤其是那些亲自参与寻宝的江湖高手,因为他们最清楚,那些宝箱根本没有离开过他们的视线,不存在偷梁换柱这种可能。唯一的可能是,那些宝箱出现在藏宝库里的时候,里面就是一文不值的碎石。

林桓突然笑了,然后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林桓的属下有些不明所以,林桓也没有给他解惑。林桓觉得自己刚刚的那点疑惑找到答案了,秦骁和墨青靳辰以及齐皓诚都是一路的,而他们之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要抢夺宝藏的意思,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早就知道没有宝藏,藏宝库根本就是假的!甚至林桓猜测,那个神秘的暗王,突然出现在紫阳城的藏宝图,很可能跟那师兄弟三人有关。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他们搞出这么一出戏,目的是什么,就更不可能让人猜到了,林桓也猜不到。

“有秦骁的消息,就立刻禀报与我。”林桓看着他的属下说。秦骁似乎跟曾经雪狼国那个战神王爷有很大不同了,他变了很多,如今竟然给人一种无心权势的感觉。林桓莫名觉得,这可能跟东方云沁有什么关系。

林桓知道雪狼国上上下下还在寻找东方云沁,甚至齐国和魏国上下也都在找。他没有跟东方云沁提起过秦骁,东方云沁自己也从未提起,看似已经忘记了过往的那些伤痛,每日里除了照顾孩子,就是静静地看书,也不怎么说话。但大喜告诉过林桓,说东方云沁如今偶尔还会被噩梦惊醒,然后瞬间就泪流满面,整夜无眠……

齐国沁阳城。

这里是齐国东部的一座小城,民风淳朴,安静祥和。

城中有一座没有牌匾的宅子,已经许久没有人进出了,大门紧闭着。

秦骁没有走正门,而是避开别人的视线,进了宅子。

宅子不大,但是很雅致,当初东方云沁一眼看上的,说她很喜欢。宅子里面只有两个院子,还带了一个小小的花园。花园里面有一个小池塘,里面的莲花开得正盛。

秦骁神色怔然地看着面前的莲池,原本这里面是没有种莲花的,是东方云沁学会了做莲藕排骨汤之后,专门买了莲种种了进去,她说这样等来年秋天花谢了,他们就可以吃到最新鲜最好吃的莲藕了……

秦骁就在莲池边的石头上面,静静地坐着,一直坐到了夜幕降临,才微微动了一下已经发麻的腿,站了起来。

月光皎洁,洒下一层银辉。秦骁静静地回到了他和东方云沁住过的那个小院子。他往院子的角落看了一眼,有个秋千架被风倒在了地上。

那是得知东方云沁怀孕之后,秦骁亲手做的。当时东方云沁还笑秦骁太心急,说孩子还有好几个月才会出生,等孩子会玩秋千就得过几年了。秦骁却说,要先准备着,带时候他们可以带孩子一起玩儿。

秦骁在亲自动手做秋千的时候,东方云沁就坐在旁边树下的躺椅上面看着他笑,说秦骁现在的样子像个农夫。秦骁就回头对东方云沁说,那她就是农妇。

英姑端来了沁凉的绿豆汤,东方云沁招呼秦骁过去喝一碗。秦骁走过去,东方云沁拿帕子拭去他额头的汗,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面笑容灿烂地说:“阿骁,我们的孩子没有秋千也会很快乐的。”

秦骁并不懂得怎么做秋千,一向不擅长也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的秦骁,前日还专门去拜访了隔壁有孩子的那家人,跟人家家里的工匠请教。那家人说可以把工匠给秦骁用,只要给一点工钱就行了,结果秦骁还不乐意,非要自己动手。

最后秋千做好的时候,东方云沁说要试试,秦骁拗不过她,就站在她身后抱着她,幅度很小地晃了晃,然后就让她下来了。

那些美好的回忆在秦骁脑海中清晰至极,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可事实上已经很遥远了……

秦骁推开门,点了灯,房间里许久没有住人,已经落了一层薄灰。

秦骁去打了水,开始慢慢地擦拭桌椅和床。桌上放着东方云沁最喜欢的一套茶具,并不名贵,不过是秦骁在街上的瓷器店买来的,上面带着云纹,东方云沁说她喜欢云,秦骁当时说,他更喜欢……

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大红的颜色,还是秦骁和东方云沁成亲的时候,英姑专门找人给他们做的,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纹样。

秦骁默默地把房间里面打扫干净,打开衣柜,就看到里面还放着他和东方云沁的衣服,交错着放在一起,东方云沁说这样更有生活的气息。

衣柜里面放了一个针线笸箩,里面放了一块很小的帕子。在他们出事的前两天,东方云沁说她要学女红,给孩子做衣服,当时英姑还不同意,说不需要东方云沁劳累,可她执意要学。

这块帕子,就是东方云沁那两天做的,边缘并不整齐,上面也只绣了一片歪歪扭扭的绿色叶子,但东方云沁很开心地拿着这块帕子对秦骁说,她下次会做得更好……

秦骁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吃东西了,离开千叶城,没有靳辰盯着,他只是在日夜兼程地赶路,想要早点回到他和东方云沁的家。如今回来了,他心中却觉得更加难过,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切,带着回忆的一切,他只觉得全身冰冷,仿佛已经没有了知觉……

秦骁在床上躺下,怀中抱着东方云沁的衣服,手中握着那块小小的帕子,微微闭上了眼睛。他想要睡觉,这样在梦中,就可以见到东方云沁了……

第二天一早,秦骁醒来的时候,还有刹那的怔忪。他看看了四周,然后默默地起身,把东方云沁的衣服叠好,放回了衣柜里面,走出了房间。

他在杂物房里面找来了锤子和钉子,还有木板,开始修理倒下坏掉的那架秋千。

等秦骁把秋千修理好的时候,已经日上中天了。他想要站起来,却感觉身子一晃,脑袋有些发晕,这才想起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秦骁还记得当时在千叶城的时候,有一天他心情不好不想吃饭,结果被靳辰骂了。靳辰说他不想吃饭不如直接去死,省得东方云沁回来见到一个瘦得一阵风都能吹倒的男人,看着糟心……

秦骁看着面前的秋千,放下了手中的锤子,去找了东西过来吃。他觉得靳辰说得没错,他不能这样下去,他要好好的等着东方云沁回来,保护她,再也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就这样,秦骁在沁阳城的这座宅子住了下来,但他像个鬼魅一样,从来不走正门,外人根本不知道宅子里面有人。

后来池塘的莲花谢了,秦骁跳进去挖了莲藕出来,用从南宫暖那里学到的方法,炖了一锅汤,却只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

秋去冬天,秦骁就守着这个小宅子,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属下定期会出现,来向他禀报,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好消息。

临近过年的时候,靳辰让风清过来请秦骁去千叶城过年,秦骁也拒绝了。他知道朋友们都是好意,他并不是不想跟他们待在一起,只是每次看到他们温馨甜蜜的样子,他总是会想起他和东方云沁。他笑不出来,所以就不去破坏墨王府里原本很美好的气氛了,就连墨小贝都说,他看着她像是要哭的样子,他还曾经被墨问小包子一本正经地安慰过,墨问当时拉着他的手说了三个字“不要哭”……

风清来之前,靳辰就交代过他,秦骁愿意去千叶城就去,不愿意就算了,让风清看看秦骁过得怎么样,回去告诉她。

秦骁不愿意去千叶城,风清回到千叶城,把他看到的秦骁的生活和靳辰讲了一遍,靳辰也只是一声叹息。

过了年之后,东方云天离开了千叶城,说要出去游历。秦骁依旧待在沁阳城的那个小宅子里面,一个人过着清冷孤寂的生活。

正月十五上元节,沁阳城里也很热闹,可热闹都是别人的,秦骁在沁阳城就是个隐形人,他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

而这天,是秦骁和东方云沁的女儿云儿一周岁的日子。

雪狼国怀化城外的福祥村,小童一早起来就穿上了新衣服,因为林桓说云儿生辰,大家要庆祝一下。

东方云沁看着林桓让大喜拿过来的一身浅紫色的纱裙微微蹙眉。东方云沁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紫色,但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紫色的衣服了,这一年穿的衣服大多都是很素的颜色,这条裙子一看就价值不菲。

大喜比划着,让东方云沁赶紧试试,东方云沁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

原本应该很合身的裙子,因为东方云沁太瘦了,所以有一点宽松,不过看起来却是极美的。大喜看着东方云沁,眼睛亮晶晶地竖起了大拇指,夸东方云沁很好看。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女儿的生辰,她确实应该穿得庄重一些。

不多时,林桓抱着云儿过来了,东方云沁这才发现,云儿身上的小裙子和她的裙子颜色是一样的,款式也很相似。

林桓看着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妹妹今日很漂亮。”林桓一直都觉得东方云沁气质很出众,而紫色很衬她,看起来比往日精神了一些。

“又让大哥破费了。”东方云沁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林桓不仅救了她,还救了她的孩子,给她们母女提供了最好的生活,她心中真的很感激,觉得无以为报。

“你再说这样的话,大哥就要生气了。”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笑着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小云儿的生辰宴,人不多,但很温馨。林桓还专门准备了抓周用的各样东西,让小云儿去选。结果小云儿最后推开那些东西,抱住了一盘香气诱人的点心。

林桓和东方云沁都笑了起来,小云儿虽然不胖,但是还挺能吃的,也只有在饿了的时候才会哭,林桓觉得她真的可爱极了。

只是原本温馨至极的气氛,却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

门开着,林桓突然感觉有人靠近,他猛然转身,就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对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东方云沁看到来人,神色微微有些诧异,因为她认识这个人,这个衣着华丽的老者,是曾经北堂城的长老,齐皓诚的师父北堂黎!

北堂黎看到林桓身边站着的东方云沁,他知道这位是曾经东方城的圣女,而林桓怀中还抱着一个酷似东方云沁的小女孩……

林桓看到北堂黎出现,神色微冷,把小云儿交给东方云沁,然后就抬脚走了出来。

“跟我过来。”林桓出门,冷冷地对北堂黎说了这么一句话。

北堂黎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房间里面的东方云沁,然后一句话都没说,跟着林桓去了隔壁的房间。

林桓一进门,就转身看着跟进来的北堂黎冷声说:“你来做什么?”

北堂黎看着林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桓儿,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为父吗?”

林桓神色一冷:“我说过,你有本事就让娘活过来,否则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北堂黎神色一僵,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他看着林桓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没事的话,你就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林桓神色冷漠地说。

北堂黎皱眉看着林桓,沉默了片刻之后说:“我会走的,但是我想知道,东方云沁为何会在你这里?”

北堂黎认识东方云沁,也知道东方云沁当初和秦骁一起从东方城私奔,甚至很清楚东方云沁和秦骁以及靳辰齐皓诚那些人之间的关系。他也知道,秦骁现在在满天下地找他的妻子东方云沁,靳辰和墨青的人也都在找,可他没想到,东方云沁竟然被林桓藏在了这里。

听到北堂黎的话,林桓眉头微皱:“你认识她?”北堂黎不可能是因为看到过东方云沁的画像才会问林桓这样的问题,他的语气表明,他和东方云沁早就认识。而林桓之前也没有忽视,东方云沁看到北堂黎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愕然,想来东方云沁也认出了北堂黎。

“你不知道她是秦骁的妻子吗?”北堂黎皱眉看着林桓,“那个孩子也是秦骁的吧!”

北堂黎是林桓的父亲,他有儿子这件事就连他的爱徒齐皓诚都不知道,其实他也没有想要瞒着齐皓诚,只是他的儿子从多年前就不和他来往了。北堂黎其实每年都会偷偷去看林桓,不敢让林桓发现。他今日之所以会现身,也是因为看到了东方云沁和林桓在一起。

“是又如何?”林桓冷声问。

“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放她走。”北堂黎看着林桓神色严肃地说。

“怎么?你觉得秦骁会杀了我?”林桓反问。

北堂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桓儿,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她不会属于你的,不要强求。”

林桓神色一冷:“强求?我强求什么了?倒是你,当初死活非要娘给你生女儿,因此害死了娘,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

北堂黎看到林桓冷漠的眼神,心中微沉,摇了摇头说:“桓儿,当年的事情不是那样的……”

“那是怎样?你倒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林桓冷声说。

“你……”北堂黎似乎不太愿意提起,但最终还是开口了,“当年你母亲身体弱,我并没有想让她再生孩子。”

“你现在说得好听,当初你可不是这么做的!”林桓冷声说。

北堂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桓儿,这些事为父本来不打算告诉你,因为怕你接受不了。事到如今,你已经长大了,也该知道了。当年你母亲身体不好,我本来连你这个儿子都不想要,可她一定要给我留个后,所以执意生下了你。你出生之后,你母亲身体越来越差,大夫断言,她没有几年光景了。为父求到了鬼医向谦那里,他说你母亲还有救,但唯一的办法是让她再生一个孩子,用孩子的脐带血做药引……”

北堂黎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黯然。当年他年纪轻轻来到这边,遇到了林桓的母亲,那个美丽温柔的大家小姐。那时北堂黎除了一身武功之外,一无所有,但林桓的母亲还是不顾家族的反对嫁给了他。

婚后他们夫妻过得很幸福,唯一的问题就是,林桓的母亲身体很弱。北堂黎真的没想过一定要个孩子,可他的妻子却执意要生下林桓。

后来北堂黎为了救林桓的母亲,还跟向谦打过交道,林桓的母亲再次怀孕,并不是北堂黎想要一个女儿,而是为了取到脐带血做药引。

只是最后林桓的母亲还是去了,倒不是向谦失约,没有给她医治,而是她生女儿的时候太过凶险,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向谦出手了,也没有救回来。

北堂黎和他的妻子都没有告诉过林桓这些,因为北堂黎不想让林桓知道,他不仅不想要那个女儿,最初甚至都不想要林桓这个儿子。而北堂黎更不想让林桓知道,他的母亲去的那么早,就是因为生了他……

这么多年了,北堂黎和林桓父子俩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北堂黎有徒弟,却也很少在一起,他其实很多时候都在暗中默默地看着林桓,保护着林桓。

当年林桓年少时期就离开北堂黎自己去打拼,后来一切都很顺利,一直走到了今天。可事实上都是因为北堂黎一直在暗中保护林桓,林桓要做生意,北堂黎就把从齐皓诚那里拿来的钱,借别人之手,送到林桓的手中。

林桓能够走到今天,因为他最初遇到了一些好心人,可那些好心人并不是真的好心到要帮他一个一无所有的少年,而是因为他们都是北堂黎安排的,最后都拿到了不少好处。

林桓当初还遇到了一个高手,拜了那个高手为师,学到了武功,但他并不知道,那个高手也是北堂黎安排的人。

北堂黎话落,林桓神色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北堂黎,仿佛第一次认识他的这个父亲……

少年丧母给林桓留下了很大的阴影,而当年那个倔强的少年坚信是他的父亲害死了他的母亲,所以决绝地选择了和父亲分开。

这么多年了,其实林桓也知道北堂黎出现过,可少年时期坚信的事情让他固执地不愿意和北堂黎来往,认为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可如今北堂黎的话揭开了当年的真相,林桓突然想起,当初他的母亲死的时候,北堂黎抱着尸体默默流泪的样子……

“桓儿,你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为父真的很高兴,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为父的礼物。”北堂黎看着林桓说。他这些年虽然没有和林桓在一起,但他很清楚他的这个儿子都做了些什么,固然有他暗中帮忙,但林桓自己的能力也是很出众的。

“你今天为何愿意把这些告诉我了?”林桓看着北堂黎问。多年的疏远,纵然如今误会解除了,两个男人也不可能会出现痛哭流涕地抱在一起的画面。

“你该知道了,而且为父希望你不要再强留东方云沁在身边,她不会属于你的。”北堂黎看着林桓语重心长地说。他希望林桓早点娶妻生子,但那个人绝对不能是东方云沁。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和林桓解除误会,也是希望林桓能够听进去他的话,放东方云沁走。

林桓微微摇头说:“你误会了,我和她并没有什么。”

北堂黎微微愣了一下。他出现的时候就看到林桓和东方云沁在一起,还有孩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三口一样,他下意识地认为林桓是看上东方云沁了,要跟秦骁抢女人。

北堂黎倒也不是怕秦骁,只是他觉得这样不好,夺人之妻是无耻的行为,秦骁还在满天下地找东方云沁,林桓现在的行为算什么?

“她当时怀着身孕被人追杀,我救了她,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没有别的。”林桓神色淡淡地说。

北堂黎神色微松:“如此甚好。”

“你难道以为你儿子是那种会抢别人女人的人吗?”林桓看着北堂黎轻哼了一声。

北堂黎听到林桓自称他儿子,神色微微有些动容,看着林桓说:“为父知道你很好。”

“好了,父亲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跟东方云沁为何会认识?她到底是什么人?”林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北堂黎坐。

北堂黎在林桓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林桓说:“为父多年前告诉过你,我来自另外一片土地。”

林桓微微皱眉:“我记得,你的意思是,东方云沁也是从那边来的?”

“没错,她是那边一座城池的圣女。”北堂黎看着林桓说。

“那她为何会跟秦骁在一起?”林桓很是不解。

“秦骁失踪的那段时间,就在那边。”北堂黎说。其实他和齐皓诚是最早离开的,八大家族之后的事情他们都没有参与,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我知道了。”林桓微微点头。

“桓儿,既然你知道了她的身份,你就应该把她还给秦骁。”北堂黎怎么会不清楚,秦骁和靳辰那些人满天下都找不到东方云沁,就是他这个儿子故意把东方云沁藏了起来。

“这个父亲就不用管了,跟父亲也没有什么关系。”林桓神色淡淡地说。

北堂黎皱眉:“怎么没有关系?秦骁是为父的师侄!”

林桓愣了一下:“师侄?父亲的徒弟是谁?墨青?齐皓诚?难道是靳辰?”

林桓对北堂黎的过往了解的很少,因为当时他们父子分开的时候,林桓年纪还小。不久之前,林桓才刚刚得知秦骁和墨青齐皓诚以及靳辰都师出同门,如今北堂黎竟然说秦骁是他的师侄!这似乎也太过巧合了!

“为父的徒儿是齐皓诚。”北堂黎看着林桓说。北堂黎本姓林,北堂这个姓氏只是因为他当了北堂家的长老。

林桓神色莫名:“那倒是挺巧的,不过东方云沁要不要走,是她自己决定的,我没有强留她。”

北堂黎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她自己不想见秦骁?”

林桓微微点头:“就是这样。”

“不如这样,为父去把东方云沁的消息告诉秦骁,让秦骁过来,他们夫妻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就不要插手了!”北堂黎看着林桓说。

“我没有插手,我看是父亲想要插手。”林桓神色不悦地说,“为何非要告诉秦骁?他没有保护好云沁,害得她怀着身孕遭到大难,他还有理了?”

听到林桓话语中对秦骁的不满,北堂黎知道,林桓怕是真的把东方云沁当成妹妹来看了。

“桓儿,这样下去总归也不是办法。”北堂黎看着林桓说,“你忍心看到那个孩子那么小就没有父亲吗?”

林桓沉默,过了片刻之后开口说:“如果秦骁和东方云沁真的有缘的话,他会找到这里的。”

北堂黎提出想要见见东方云沁,却被林桓拒绝了,因为林桓怕北堂黎搞不清楚状况,盲目地劝东方云沁一些有的没的,徒惹东方云沁伤心。

北堂黎要走,说他有事要办,过些日子再过来。而在他离开的时候,林桓神色严肃地看着他说:“不要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知道了。”北堂黎摆摆手,从林桓面前消失了人影。

千叶城。

四月底的这天,东方云天和元媛成了亲,秦骁并没有到场。齐皓诚和靳晚秋带着自家四个儿子,在东方府喝过喜酒之后,就回到了安平王府,因为他们大部分时候都不住在皇宫里面。

四个孩子今日玩得有些嗨,衣服都脏了,靳晚秋说要给他们洗澡换衣服,齐皓诚大手一挥,那就一起洗澡去吧!

齐皓诚带着四个儿子,在浴池里面扑腾,靳晚秋在旁边看着很无语。她再三催促,齐皓诚才把儿子都给捞上来,然后自己也上来了,还非要靳晚秋给他擦身子,靳晚秋真的很想一脚再把他踹下去。如今靳晚秋经常有一种感觉,她像是养了五个儿子,最淘气的那个就是齐皓诚……

等一家五口收拾好,要出门去吃饭的时候,就看到有个人站在院子里。

“师父怎么来了?”齐皓诚微微一笑。他还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师父的,尤其是在东方木西门擎和南宫离的对比之下,北堂黎简直就是师父之中的一股清流。

“师公!”四个孩子都欢快地跑到了北堂黎身边。

北堂黎乐呵呵地给孩子们发了他专门带过来的礼物,他每次看到齐皓诚的四个儿子,总是会想,如果哪天林桓娶个媳妇儿,给他生这么多孙子,他做梦都要笑醒了!

“安安,带着弟弟过来。”靳晚秋叫了一声。

大哥安安带着三个弟弟回到了靳晚秋身边,靳晚秋微微一笑对北堂黎说:“师父,你和皓诚先聊。”北堂黎这次来明显是有事。

北堂黎笑呵呵地说:“好好好,为师今日要在这里住下,想吃晚秋做的千层酥了。”

“好。”靳晚秋微笑点头,很快带着四个孩子一起走了。

齐皓诚白了北堂黎一眼:“老头,吃什么千层酥?有馒头给你吃就不错了!”

北堂黎瞪了齐皓诚一眼:“混蛋徒弟!信不信为师揍你?”

“你揍啊?”齐皓诚一副你来打我呀我保证会躲的样子。

北堂黎轻哼了一声说:“别贫了!今日为师找你有正事。”

“难得难得!师父竟然还会有正事?”齐皓诚嘿嘿一笑说。

北堂黎抬脚朝着齐皓诚踹了过去,齐皓诚躲开之后,神色一正,看着北堂黎说:“师父有事就说吧,说完赶紧走,我家晚晚今天没空做那么麻烦的千层酥。”

北堂黎扶额:“你成亲之后当了爹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齐皓诚表示:“多谢师父夸奖,徒儿也觉得自己越来越年轻了呢!”

北堂黎瞪了齐皓诚一眼:“你闭嘴,听为师说!”

齐皓诚闭嘴点头,一副师父你有话快说的样子。

“为师知道东方云沁在哪里。”北堂黎犹豫了一下,还是看着齐皓诚说了这么一句。北堂黎离开福祥村有段时间了,他在别处晃荡了些时日,没有直接来千叶城,就是因为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齐皓诚和靳辰他们。北堂黎一开始拿不定注意,是怕他说了之后他家儿子又不理他了,可是这些天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说出来。

听到北堂黎的话,齐皓诚神色一肃:“师父,这种事情可不要开玩笑,不然秦骁会杀了你的,到时候我站秦骁。”

北堂黎没好气地说:“谁特么大老远跑过来跟你开这种玩笑?有什么好处?!”

“嘿嘿!”齐皓诚凑到了北堂黎身边,握拳给北堂黎捶着肩膀说,“谁不知道我家师父人最好了,师父快说,秦骁他媳妇儿现在在哪儿啊?”

北堂黎对齐皓诚说了一句话,下一刻,齐皓诚直接飞身而起从他面前消失了,一声招呼都没有打……

北堂黎暗骂了一句:“混蛋小子!”然后颠颠儿地去找靳晚秋要千层酥了。

墨王府。

靳辰正在给墨小贝上思想教育课,齐皓诚从天而降,看着靳辰一脸喜色地说:“好消息!”

靳辰神色莫名地看着齐皓诚来了一句:“二姐又怀上了?你个禽兽!”

齐皓诚扶额:“靳小五!不带这么攻击人的!”

看到墨小贝低着头要溜走,靳辰伸手提着衣领把她拉了回来,齐皓诚一把把墨小贝抱了过去,然后瞪着靳辰说:“有你这么当娘的吗?小贝这么乖,你不要我和晚晚就抱走了!正好我们缺个女儿!”

“抱走抱走,赶紧抱走!”靳辰摆摆手说。

齐皓诚轻咳了两声,把墨小贝放了下去,对墨小贝眨了眨眼睛让她出去玩儿了,他坐了下来,看着靳辰笑容灿烂地说:“靳小五,真的有好消息,你想不想听?想听的话叫我一声哥我就告诉你!”

靳辰抓起手边的茶杯朝着齐皓诚的脑袋砸了过去,齐皓诚险险躲开,无语地看着靳辰说:“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

“有话快说,没事就滚!”靳辰表示她不是靳晚秋,看不惯齐皓诚这副傻兮兮的样儿。

齐皓诚神色一正,看着靳辰说:“有东方云沁的消息了!”

靳辰愣了一下:“靠谱吗?”

齐皓诚点头:“我师父刚刚专门过来告诉我的,他应该亲眼见过东方云沁了,她在雪狼国怀化城外的福祥村。”

“好,我去找秦骁。”靳辰说着已经站了起来。北堂黎是个靠谱的老头,他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终于有了东方云沁的消息,靳辰决定立刻去沁阳城告诉秦骁,这也是去年秦骁离开千叶城的时候,靳辰承诺过的事情。

没过多久,齐皓诚就看到靳辰易容成了冷肃的样子,扮了男装要骑马出门去了。墨青并没有要阻止靳辰的意思,也没有非要跟靳辰同去,因为他最近有些事情要处理,正好靳辰也不想让他一起去。靳辰说距离产生美,天天看着她都觉得墨青没那么帅了,墨青表示,小丫头想要的距离,他给……

“走了。”靳辰对着墨青和齐皓诚摆了摆手。

“小丫头,带上这个。”墨青话落,伸手提起旁边一脸懵懂的小儿子,朝着靳辰扔了过去。

靳辰接住墨问小包子,捏了捏他白嫩的小脸蛋,微微一笑说:“儿子,跟娘离家出走吧!”

墨问小包子被靳辰抱着骑马出门的时候,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爹爹。他家爹爹肯定是想要利用他这张脸,让他家娘亲时时刻刻想着他……

“娘亲,我们要去哪里?”墨问小包子对于要出门这件事还是很开心的。

“去找你秦叔叔。”靳辰说。

“为什么?”墨问小包子不解地问。

靳辰唇角微勾:“为了他的命。”

墨问小包子一脸认真地点头:“我懂了,爹爹说,秦叔叔的命就是云沁姑姑,我们要去找秦叔叔,帮他找云沁姑姑,对不对?”

靳辰笑了:“儿子真聪明,说不定你云沁姑姑给你生了个可爱的小妹妹,正好你去讨回来当媳妇儿!”

墨问小包子无语望天,他家美人娘亲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才不要媳妇儿!

------题外话------

二师兄的故事未完待续,明天老时间,看二师兄和云沁终于见面~^_^

——

推荐姒玉种田文《田园秀色:美夫山泉有点甜》

简介:强军女王穿越成了村姑,种田、盖房、鸡鸭成群,偶尔来只极品亲戚来找茬,打的你屁滚尿流。瓜果蔬菜样样鲜,美酒佳肴惹人妒,后面还跟着个‘吃货’美夫,身份大有来头。

逗比剧场:

“小丫头,求合作!”

听了理由合作了,反正获利的也是自己。

“小丫头,要亲亲!”

吧唧一口,反正这公子生的美,自己也不吃亏。

“娘子,名分很重要,求正名、求啪啪……”

“滚,我都还没过够姑娘的瘾,这就要当娘了,还啪个屁!”

“要不,走后门?”

“……马不停蹄的滚!”这谁家邪恶夫君,能不能退货,太无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