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开见月明(二)【秦骁vs东方云沁】/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叶城。

靳辰前脚刚走,后脚东方云天就牵着他的新婚妻子元媛一起过来墨王府了。

两人昨日才成的亲,今日出现在外面的时候,那叫一个郎情妾意,甜甜蜜蜜的样子能够闪瞎人眼。

而东方云天和元媛过来,是因为他们也没有长辈,成亲之后就来墨王府拜访一下朋友,感谢朋友们为他们做的事情。

结果东方云天牵着元媛刚进墨王府,就碰到了要离开的齐皓诚。

打了招呼之后,齐皓诚知道东方云天的记忆已经恢复了,看到他和元媛夫妻和睦的样子也为他们感到高兴。齐皓诚准备走,擦肩而过的时候,猛地一拍脑门,转身叫住了东方云天。

“你妹妹有消息了。”齐皓诚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神色一震:“沁儿在哪里?”他之前失去了记忆,也一时忘记了他的妹妹,可他如今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东方云天今日过来墨王府,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问一下靳辰和墨青有没有东方云沁的消息,却没想到一进门就从齐皓诚口中听到了好消息!

“在雪狼国,靳辰和秦骁已经去了。”齐皓诚看着东方云天说,“你妹妹应该没事,而且还生下了一个女儿,你不用太担心。”

东方云天眼眶微红,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元媛握紧东方云天的手,看着他神色认真地说:“我们今日就去雪狼国吧!”

元媛知道东方云沁对东方云天很重要,东方云天现在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雪狼国找东方云沁。元媛和东方云天成了亲,就是东方云沁的嫂子,她也很想去看看东方云沁好不好。

“好。”东方云天看着元媛微微点头。

两人直接和齐皓诚一起离开了墨王府,回去稍微收拾了一点行李,就快马加鞭离开了千叶城。只是靳辰走得早,速度快,而且她要走另外一条路先去找秦骁,所以并没有遇上。

齐国东部的沁阳城。

仲夏季节,宅子里的莲花已经开了,秦骁就静静地坐在莲池旁边,正在神情专注地雕刻手中的一块木头。木雕已经初见雏形,正是东方云沁的模样。

靳辰带着墨问小包子,落在了房顶上面,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秦骁。

“娘亲,我们为什么要坐在房顶上?”墨问小包子有些不解。

靳辰很随意地说:“因为你太矮了,这样可以显得高一点。”

墨问……

“二师兄,你还活着啊?”靳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秦骁神色微动,转头就看到“冷肃”抱着墨问小包子飞身而来,或许准确来说,是冷星辰,因为靳辰这次出门,再次易容成了冷肃的样子。

“你们怎么来了?”秦骁放下手中的刀,木雕依旧被他拿在手中,他站起来看着靳辰问了一句,话落神色微变,眼神变得有些急切了,“是不是有沁儿的消息了?”

秦骁没有忘记,去年他离开千叶城的时候,靳辰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如果有了东方云沁的消息,她会过来告诉他。如今靳辰来了,是不是代表她已经找到东方云沁了?

看到靳辰肯定地点了点头,秦骁眼底闪过一丝狂喜,往前走了两步,竟然都同手同脚了。

墨问小包子微微皱起了小眉头,秦叔叔好像变得有点傻,都是因为媳妇儿,他还是不要媳妇儿好了。墨问觉得,如果找个媳妇儿,像他家姐姐那样让人头疼,还不如自己过……

“小师妹,她在哪里?”秦骁看着靳辰神情激动地问。

“雪狼国。”靳辰说。

“雪狼国……对!她应该就在雪狼国!我要去找她……我要立刻去找沁儿……我……”秦骁有些语无伦次,说着就要往外冲,刚走没几步,身子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娘亲,秦叔叔生病了吗?”墨问小包子不解地问。

靳辰微微点头:“嗯,他得了相思病,病入膏肓了。”

秦骁这一年多的时间,精神一直都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如今乍闻东方云沁的消息,他只是太激动了,然后高兴地晕了过去……

“那现在怎么办?”墨问小包子皱眉看着躺在不远处的秦叔叔,他家美人娘亲好像也没有要过去扶一把的意思,他想扶,也扶不动啊!

“等。”靳辰说了一个字。

不过片刻之后,秦骁就醒了,很快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也不复之前的激动,反而带着一丝凝重,看着靳辰说:“我要去找她。”

“嗯,你去。”靳辰微微点头。

秦骁走了两步,转身看着还站在原地的靳辰说:“小师妹要不要一起去?”

靳辰唇角微勾:“既然二师兄邀请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

靳辰知道,秦骁激动过后,就会变得紧张,变得胆怯,他害怕东方云沁恨他,害怕东方云沁不想见到他,所以他此时其实很需要有人在身边陪着,而靳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东方云沁一定不会不愿意见靳辰,她始终都是信任并喜欢靳辰的。

秦骁知道,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是他自己犯的错,应该他自己去面对。可他真的怕,他根本承受不住再次失去东方云沁。

秦骁和靳辰没多久之后就骑马离开了沁阳城,靳辰还带着她家小儿子。墨问小包子虽然平日在千叶城养尊处优,但是并不娇气,靳辰也一点儿都没有给他提供娇气的资本,因为出来赶路风餐露宿都是很正常的。

秦骁很心急,恨不能长了翅膀立刻飞到东方云沁身边去,靳辰配合秦骁的速度,一起日夜兼程地赶路。墨问小包子表示,这趟出来,他学会了一项新的技能,在颠簸的马背上面睡觉,他觉得他以后应该不会有失眠的可能了,经过这次,他在什么环境下都能很快睡着。

秦骁和靳辰出了齐国之后,很快进了雪狼国,一路快马加鞭往怀化城的方向赶。

六月初,秦骁和靳辰已经到了距离怀化城最近的一座城池,从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去福祥村,只需要半天时间。

一路上秦骁都很沉默,只顾赶路,没有对靳辰说什么,只是偶尔墨问小包子主动跟秦骁说话的时候,秦骁才会回答他。

这会儿已经快要到福祥村了,秦骁突然对靳辰说:“小师妹,你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我一个人去。”

这段日子在赶路,秦骁没有好好休息过,吃饭都是在靳辰和墨问小包子监督之下才吃的,这会儿他面庞消瘦神色憔悴的样子,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意气风发。

越靠近,越情怯。秦骁知道,靳辰在他身边,或许东方云沁会更容易接受他,但他还是想自己一个人去,很多话,他想要亲口对东方云沁说,跟东方云沁解释那些误会,承认他做错了很多很多事……

“也好。”靳辰微微点头,抱着昏昏欲睡的墨问小包子翻身下马,准备到不远处的客栈里面住下来。她家儿子这段时间被折腾得都有点瘦了,她其实还是心疼的,虽然只有一点点。

靳辰和墨问在距离怀化城最近的一座城池停留了下来,而秦骁独自一个人弃了马,运起凌云步,悄无声息地朝着福祥村的方向而去了。

靳辰一路上都以冷肃那张脸示人,但秦骁并没有易容。他不在意被人看出来身份,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路,快一点到东方云沁身边去。

夜幕微垂,福祥村里面一片静谧祥和。

夏日的夜晚微微有些凉意,林桓让人准备了一大块很名贵的毛毡,铺在了东方云沁房间的地上,这会儿东方云沁和小云儿母女俩就坐在上面,东方云沁正在教小云儿学说话。

小云儿已经一岁零四个半月大了,她开口说话并不算早,现在也只是会叫娘,叫叔叔,叫哥哥,还有大喜。而她身体很娇弱,现在只能歪歪扭扭地走几步,还不是很稳当。

“娘亲……”小云儿靠在东方云沁怀里,甜甜地叫了一声,小脸萌萌的样子能把人的心都暖化了。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手中拿了一个小兔子形状的玩具,对小云儿说:“这是兔子。”

“兔兔……”小云儿笑嘻嘻地从东方云沁手中拿过了那个玩具抱在怀里。

大喜进来了,比划着问东方云沁要不要吃宵夜,东方云沁微微摇头,她没有什么胃口。

秦骁就是在这个时候进了温泉庄子的。以他的实力,自然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他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温泉庄子里面就只有一个大院子,很好找。

看到大喜从一个亮着灯的房间里出去了,秦骁心中微动,默默地靠近了那个房间。

窗户关着,秦骁就贴着墙,站在阴影里面。

“云儿,这是什么?”

听到房间里面传出的轻柔女声,秦骁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他还没有看到房间里有什么人,但刚刚那是东方云沁的声音,她在里面!

下一刻,秦骁就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稚嫩软萌的声音:“娘亲……虎虎……”

娘亲……秦骁全身一震,那是他的孩子,是个女儿!他梦寐以求的女儿!

秦骁就站在外面,听着里面不断传出的声音,东方云沁轻柔的声音,还有小女孩稚嫩的童声,交织在一起,让秦骁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好像立刻冲进去,抱住她们,再也不松开……

房间里面,东方云沁看到小云儿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就把那些小玩具都放到了一边,把她抱了起来,轻声哄了哄说:“乖,睡吧。”

小云儿的小脑袋靠在东方云沁的肩膀上,东方云沁抱着她走到床边,把她放进了床里侧,然后盖上了她的小被子。

小云儿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东方云沁坐在床边看着,嘴角淡淡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她扶了一下额头,感觉很是疲惫。她在怀孕期间和生产的时候落下了病根,如今一点儿都受不得累,看两页书就困了,陪孩子玩儿一会就会觉得有些无力。她真的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和林桓也探讨过如何调养,平日里喝了不少上好的补药,可是没有用。

林桓并没有挑明,但他知道东方云沁这是心病难医。她心中郁结,整夜无法安眠,身体又怎么可能会好起来?而东方云沁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不让自己去想那个人,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而每次一想起那个人的名字,她心中就痛得难受……

小云儿已经睡熟了,东方云沁起身,准备去简单地洗漱一下就上床睡觉。结果她刚刚转身,往门口看了一眼,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秦骁就站在门口,神色痴痴地看着东方云沁。看到东方云沁消瘦不堪的样子,秦骁心中很痛很痛,他知道,东方云沁一定受了很多苦。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巨大的痛楚瞬间充斥了四肢百骸,那些痛苦的记忆如潮水一般一股脑地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让她难以承受,身子微微晃了一下,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停不下来。她一手扶着床站定,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握了起来,指甲都嵌入了肉里面。她看着秦骁冷声说:“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不过一句话,东方云沁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晃,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一道人影掠过秦骁,飞快地冲了进来,把地上的东方云沁扶了起来,放在了床上,然后神色凝重地给她把脉。

这是林桓。他在隔壁突然听到这边的动静,过来就看到秦骁竟然出现在门口,而东方云沁一看到秦骁就哭着晕了过去,林桓心中瞬间就生出了怒意。

林桓知道,东方云沁一直以来心中积压的痛苦和委屈,在见到秦骁的那一刻爆发了,而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才会晕了过去。

林桓回头,就看到秦骁神色焦急地到了跟前,他看着秦骁冷声说:“你还敢来?”

秦骁不想理会林桓,可东方云沁和孩子都在床上躺着,他也不想跟林桓动手,怕吓到了孩子。

“你是谁?”秦骁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看着林桓问道。

林桓看到秦骁冰冷的眼神,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东方云沁,然后唇角微勾,对秦骁说:“如你所见,她现在是我的人。”

秦骁心中瞬间生出了毁天灭地的怒火,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林桓冷冷地说:“你找死!”

林桓依旧在笑,笑得很欠揍,似乎是怕打扰到东方云沁和孩子,他还以主人之姿,对着秦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想我们应该出去好好聊聊。”

林桓话落就抬脚往外走去,秦骁的目光落在床上那一大一小的脸上,眼底闪过一丝痛色,猛然转身,大步跟着林桓出去了。出了门,秦骁还转身把门给关上了,再次转身看向林桓的时候,眼中已经带上了嗜血的杀意。

秦骁不管林桓是谁,不管林桓是不是救过东方云沁,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谁要抢他的女人,只有死!

“秦骁,初次见面,但我认识你。”林桓站在距离秦骁三米远的地方,看着秦骁神色平静地说,“曾经我很敬佩你,可是遇到云沁之后,我看不起你。”

秦骁没有说话,林桓看着他冷笑:“你不是实力高强吗?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还算什么男人?你知不知道当初云沁怀着身孕,被人追杀的时候有多狼狈多绝望?如果不是遇到了我,她和孩子早就不在人世了!”

秦骁心中一痛,身子微微晃了一下,差点站不住。刚刚被林桓激起的怒火,如今已经不存在了,听到林桓的话,秦骁只觉得好恨,恨他自己。他觉得林桓说得没错,他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保护不了,他算什么男人?

“我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兴趣知道。”林桓看到秦骁眼中的痛色,眼眸微微闪了闪说,“但你也看到了,云沁和孩子跟我在一起,可以过上平静的日子,我没有你那么大的权势,但我可以给她们母女提供一个富足安定的生活,你不能。云沁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了,她不想再见你,你再出现在她面前,不过是勾起她痛苦的回忆,再伤她一次罢了!”

秦骁垂着头,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他很想反驳,很想对林桓说,事情不是这样的,他和东方云沁深爱彼此,没有人能够把他们分开。可秦骁说不出口,因为他脑子里现在全都是东方云沁泪流满面的样子,东方云沁说让他走,说不想再见到他。这句话让秦骁心中痛到了极点,也伤到了极点……

“你可以杀了我,但云沁会更恨你的。”林桓看着秦骁冷声说,“你走吧!”

秦骁就站在东方云沁的房间门口,身后是他最爱的女人和他们的孩子,可他真的没有一点力气转身了……

曾经无数次面对生死都能泰然处之的秦骁,如今胆怯了,害怕了,而最让他害怕的,是东方云沁的眼泪……他在来之前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就算东方云沁说恨他,说不想见他,他也要紧紧地抱住她,再也不松开。可是如今,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他真的怕了……

林桓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秦骁。他在故意激怒秦骁,甚至骗秦骁说他和东方云沁在一起了,让秦骁离开。一方面是因为林桓把东方云沁当自己的亲妹妹来看待,看到东方云沁被秦骁伤成这样,心中很不爽,看秦骁很不爽,即便他们实力和地位都很悬殊,但林桓并不怕。另外一方面,林桓其实想看看,秦骁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如果秦骁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就放弃东方云沁,选择离开的话,林桓觉得秦骁这个男人确实不值得东方云沁爱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林桓感觉自己的腿都快麻了,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的秦骁,突然飞身而起,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林桓嘴角勾起一抹轻嘲。这就走了,看来秦骁对东方云沁的爱也不过如此。

林桓走到东方云沁的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低沉压抑的哭声,让他心中也觉得很不好受,暗骂了一句他家老爹,因为他知道秦骁会出现,肯定是从北堂黎那里得到的消息。

秦骁来了,当初发誓说见到秦骁一定要揍他一顿的林桓,并没有对秦骁动手,他觉得也没有必要了。

林桓没有进去看东方云沁,他在想如果这个时候东方云沁的好朋友陪在她身边的话,会不会好一些?只是林桓上次见到北堂黎的时候,并没有细问,所以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东方云沁的好朋友。

只是林桓第二天就发现,他昨夜的愿望成真了,因为东方云沁的好友,还是林桓从东方云沁口中听过的唯一一个人找上门来了。

看着面前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很年轻但是气质不凡的公子,林桓微微皱眉:“你说你叫冷星辰?”

靳辰微微一笑:“没错,我是来找云沁的。”

林桓还没问靳辰怎么会知道东方云沁在他这里,靳辰已经用一种诡异的步法,绕开了林桓,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东方云沁的房间门口。

东方云沁正要出门,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神色一怔,下一刻,叫了一声“星辰”,然后哭着扑进了靳辰怀里……

林桓的眼神像是见了鬼一样……他听东方云沁提起过她最好的朋友名叫冷星辰,冷星辰是她见过医术最出色的人,这就是林桓对于冷星辰的所有了解。如今冷星辰出现了,然后和东方云沁抱在了一起,林桓怎么看都感觉有些怪异。虽然说东方云沁和这位冷星辰公子是好朋友,但是再好的朋友,男女有别,他们也不能这样搂搂抱抱的吧?

难道东方云沁曾经喜欢的是冷星辰,后来冷星辰被秦骁横刀夺爱了,然后秦骁又辜负了东方云沁,所以东方云沁现在准备和冷星辰重修旧好?林桓愣愣地看着不远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瞬间脑补了一出狗血大戏……

靳辰当然不在意林桓在想什么,她最初认识东方云沁,和东方云沁成为朋友的时候,她就是“冷星辰”。如今她这样出现在东方云沁面前,她知道东方云沁一眼就能认出她来,事实的确如此。

靳辰也没有劝东方云沁不要哭,直接半扶半抱地把东方云沁带回了房间,让她坐在床边,东方云沁靠着靳辰的肩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云儿并不在房间里,被小童和大喜带着去后山看瀑布去了。林桓就坐在院中的石桌旁,神色莫名。他不知道那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冷星辰在房间里和东方云沁做什么,但他觉得他很有必要和那位冷公子好好聊聊,因为现在的事情他真的有些看不太懂了……

东方云沁的眼泪都快要流干了,才终于不哭了。眼眶红红的,都肿了起来,因为她昨夜根本没有合眼,默默地流泪到了天明。

“小沁儿,你就是这样欢迎我的?”靳辰看着东方云沁唇角微勾,“你是真不够意思啊,这么久了竟然躲在这里,准备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说好的我是你唯一的最好的朋友呢?我告诉你我真的很伤心。”

东方云沁看到佯装生气的靳辰,伸手抱住了她,轻声说:“我很想你。”

在东方云沁这辈子最苦最难的那段日子里,她在东方雅手中提心吊胆度日如年,她不敢去想秦骁,但她无数次地幻想过,说不定靳辰很快就会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最终靳辰并没有出现,但东方云沁那段日子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要有希望,她并不是一个人,就算秦骁负了她,她还有朋友……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东方云沁的肩膀说:“都过去了。”

东方云沁的鼻子一酸,眼眶又湿了。靳辰放开东方云沁,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微微皱眉说:“你怎么瘦成这样子了?”

东方云沁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苦笑了一声:“我没事。”

“作为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你这样自欺欺人是不合适的。”靳辰伸手给东方云沁把脉,心中微沉。东方云沁的身体比她表面看起来还要弱,都是因为之前怀孕生产的时候伤到了。

“我真的没事。”东方云沁微微摇头,看着靳辰说。

“我的医术比你好,接下来都听我的。”靳辰看着东方云沁说。

“你不回家吗?”东方云沁看着靳辰愣了一下。

“哦,我跟我男人吵架,离家出走了,看你这里挺不错的,收留我吧。”靳辰微微一笑说。

东方云沁知道靳辰说的肯定不是事实,而她也知道,靳辰很可能是和秦骁一起来的。东方云沁并不想提秦骁,她也不会因此赶靳辰走,因为她见到靳辰真的很开心,也觉得很安心,终于感觉到有了一点依靠。

大喜抱着小云儿回来的时候,小云儿玩儿累了睡着了,靳辰伸手把小云儿抱了过来。她低头看着怀中那个粉嫩嫩的小姑娘,感觉心都要化了,微微一笑对东方云沁说:“你家姑娘一看就很乖,不像我家那个,三天不打,就要闹翻天了。”

想起靳辰家的墨小贝,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小贝很乖的。”

靳辰无语:“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乖?难道是我这个当娘的出了问题?”墨小贝乖?别搞笑了!

靳辰把小云儿放在了床上,她说让东方云沁先看着孩子,她出去跟外面那位聊聊。

东方云沁这才想起来她见到靳辰太高兴了,一时忘记了跟靳辰介绍林桓。不过靳辰一副不用介绍,她可以自己搞定的样子,说着就出门去了。

东方云沁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睡熟的女儿,微微叹了一口气。平静的生活已经在昨夜被打破了,而她事实上内心也从未真正得到过平静,所谓的平静都只是表面的假象而已。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东方云沁不知道,她现在也不想去想那么多,因为心里很累。她知道,靳辰是她的朋友,靳辰不会勉强她做任何事情,这一点她可以放心。

靳辰出门,就看到林桓坐在院子里,神色探究地看着她。她唇角微勾,端的是公子如玉,风流倜傥。

靳辰走过去,在林桓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林桓笑了:“多谢林公子帮忙照顾云沁。”用的还是男人的声音。

林桓神色莫名:“冷公子这是何意?”林桓昨夜对秦骁说东方云沁是他的人,今天出现的“冷星辰”,一开口就表明了态度,在对林桓宣示主权。林桓觉得莫名其妙,难道被他猜中了?这位冷星辰真的是东方云沁的旧情人?

“意思当然是万分感谢林公子了。”靳辰笑得一脸真诚,“如果不是林公子的话,我家云沁这会儿肯定不会好好的,林公子想要什么报答,可以尽管开口,只要不伤天害理,本公子都可以满足。”

林桓面色微沉,看着靳辰轻哼了一声:“冷公子是不是太自信了些?云沁现在还是秦骁的妻子,小云儿也是她和秦骁的女儿!”

林桓觉得这个名叫冷星辰的男人让他很不爽,这男人一开口就宣示主权,还说要报答他?什么都可以?林桓有种被侮辱的感觉,好像他救东方云沁是另有所图一样。

靳辰笑意更深了:“原来,林公子知道云沁是秦骁的妻子啊!”

林桓微微愣了一下,突然发现他根本看不透这个冷星辰到底意欲何为,他皱眉看着靳辰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人家夫妻的事情,林公子就不要瞎掺和了。”靳辰轻笑了一声说,“林公子既然把云沁当做亲妹妹来看待,想必也不希望她一辈子都郁结在心吧?她恨秦骁一辈子,最后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她自己,林公子觉得呢?”

听到靳辰的话,林桓神色微变:“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冷星辰,一开口就笃定地说他把东方云沁当做亲妹妹来看待,但是这件事,除了林桓身边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就连秦骁都不知道。

林桓感觉很怪异的是,这个冷星辰一开始似乎只是在故意套他的话,等他提到秦骁的时候,冷星辰的态度马上变了,摆明了和秦骁是一路的!可这位冷星辰不久之前还和东方云沁抱在一起,还是东方云沁口中最重要的朋友!这到底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我是你老爹的师侄。”靳辰唇角微勾,“不过我并不打算叫你师兄。”

“你是齐皓诚?不对,齐皓诚比你高,身高是不能伪装的!”林桓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你你你……你不会是靳辰吧?”

虽然靳辰的易容没有任何破绽,她说话的声音也没有破绽,但她并没有穿增高的鞋,如今的身高比起男人来还是矮了些。在靳辰对林桓说出她是北堂黎的师侄的时候,林桓第一想法是墨青或者齐皓诚,不过很快就都否决了,因为他见过墨青和齐皓诚,绝对比面前这个“冷星辰”高,那么这个名字里面带着辰字的人是谁,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林桓先前并没有见过靳辰,但他听说过很多关于靳辰的传说,对于那个传奇一般的女子也相当好奇。只是林桓没有想到,他和靳辰的第一次遇见竟然这么……别致……

这会儿林桓知道了,面前的“冷星辰”是靳辰女扮男装,所以自然就不存在什么狗血的三角恋了。靳辰是秦骁的师妹,也是东方云沁最好的朋友,从她的立场,自然是希望东方云沁好,也希望秦骁和东方云沁能够在一起的。

林桓也不用问靳辰怎么知道东方云沁在他这里了,因为靳辰十之八九就是和秦骁一起来的,只是没有一起出现而已,而他们得知东方云沁的下落,定然都是北堂黎说的。

“我是靳辰。”靳辰换回了原本的声音,看着林桓说,“谢谢你救了云沁,我刚刚说的话是真心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不管何时何地,尽管开口。”

林桓微微摇头:“我没有什么需要,只希望云沁过得好一点。”

靳辰微微点头:“我也一样。”

昨夜秦骁失魂落魄地回到了靳辰所在的客栈,靳辰问他什么他都不说,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半死不活的样子。

靳辰觉得秦骁昨夜应该已经见到东方云沁了,而且重逢定然除了伤就是痛,没有喜。所以今日一早,靳辰派了她家小儿子陪秦骁,她自己过来这边了。

靳辰始终坚持的人生信条是,有问题就解决问题,不要想太多有的没的。秦骁和东方云沁作为当事人,一个比一个过得苦,想要消除误会和芥蒂,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靳辰怀疑昨夜秦骁出现在东方云沁面前,恐怕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东方云沁就已经崩溃了。这样他们还怎么交流?既然一见面就加重彼此的痛苦,倒不如先保持一点距离,慢慢来。

正在这个时候,在大门口玩儿的小童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你是谁呀?”

林桓转头,就看到一个墨衣小男孩出现在门口,而他那张得天独厚的脸让林桓瞬间想到了一个人,墨青……

“儿子,过来。”靳辰对墨问小包子招手。

墨问小包子迈着小短腿,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还很有礼貌地看着林桓叫了一声“叔叔”。

林桓表示,传说中的墨王妃坐在他面前,墨王夫妇的儿子还管他叫叔叔,这件事蛮有趣的……

“你秦叔叔呢?”靳辰看着墨问问了一句。

“刚刚还在,走了。”墨问小脸认真地说。秦骁把他送到门口,自己就走了,他也不知道秦骁去了那里。

靳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再问,直接指着不远处东方云沁的房间说:“你云沁姑姑在里面,你过去吧,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妹妹,你要好好表现。”

墨问默默地转身,一副跟靳辰没话说的样子。而林桓听到靳辰的话,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个传说中的墨王妃,性格似乎有点……不可描述……

“林公子,我和儿子要在你这里住段日子,你不会不欢迎吧?”靳辰看着林桓问,语气并不客气,摆明了你要是不欢迎的话你就自己滚蛋的样子……

林桓无语点头:“当然欢迎。”林桓昨晚还在盼着东方云沁的好朋友冷星辰出现,陪陪东方云沁,今天靳辰就来了,他当然求之不得。

墨问小包子在门口还抬手敲了敲门,听到东方云沁的声音,他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东方云沁看到墨问突然出现,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起来,招手让墨问过去。

墨问走过去,被东方云沁抱着,坐在了床边。他一眼就看到床内侧睡着的那个小姑娘,然后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妹妹怎么这么小?像个小猫一样。”墨小贝养了一只很名贵的小猫咪,十分娇气,还爱抓人,墨问极其不喜欢。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云儿还小呢。”

“云沁姑姑,你瘦了好多,是生病了吗?”墨问小包子看着东方云沁神色有些不解地问,“秦叔叔也生病了,娘亲说秦叔叔得了相思病,已经病入膏肓了。”

听到墨问的话,东方云沁心中一痛,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拨弄了一下自己额前的碎发,看着墨问说:“姑姑没有生病,只是吃得少,所以瘦了些。”

“秦叔叔也吃得好少,我娘亲好几次都想要揍他,因为他不肯吃饭。”墨问小包子小脸认真地看着东方云沁说,“我和娘亲这次来,是要帮秦叔叔找到他的命。”

东方云沁微微愣了一下:“小宝你在说什么?”她怎么感觉有些听不懂?

墨问小包子看着东方云沁说:“秦叔叔的命就是云沁姑姑。”

东方云沁听到墨问小包子的话,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再抬头的时候,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只是心中泛起的波澜却再也平息不下去了。

换了另外一个人,就算是靳辰对东方云沁提起秦骁,还说这些的话,东方云沁都一定会失态落泪。可如今说出这些话的是童言无忌的墨问小包子,东方云沁并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什么。

只是东方云沁心底感觉更加难受了,她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秦骁的命,曾经秦骁是她的命,而她因为秦骁,也真的差点付出了性命……

当天靳辰和墨问小包子就在温泉庄子里住了下来,靳辰也没有再去找秦骁,因为她知道秦骁不会真的离开。

是夜,靳辰提出要跟东方云沁一起睡,把东方云沁给吓了一跳,旁边的林桓也神色怪异地看了靳辰一眼。

靳辰已经恢复了女装,露出了本来的容貌,林桓当时看到的时候只觉得惊艳不已,心想这位果然是天下第一美女,实至名归。

这会儿东方云沁看着靳辰问:“你在开玩笑吧?”

靳辰唇角微勾:“我当然没有开玩笑,我们姐妹这么久没见了,一起睡吧!”

“我看挺好。”林桓看着东方云沁说。林桓觉得靳辰的到来对东方云沁来说是件很好的事情,今天因为有靳辰在,东方云沁整个人精神都好了一些。

“好。”东方云沁微微点头。

最后要睡觉的时候,靳辰把她家小儿子直接放进了床内侧,然后很严肃认真地对墨问说:“儿子,你的任务是照顾好小云儿,懂不?”

墨问小包子看了一眼这会儿已经睡得香甜的小云儿,微微皱了一下小眉头,然后点了点头,有些不情愿地说:“好吧。”感觉好麻烦的样子……

靳辰睡在了最外侧,临睡之前,大喜还端来了一碗温热的药,是靳辰给东方云沁准备的。

“这是什么?”东方云沁闻了闻,一时没有闻出来里面都用了什么药材。

“说了都听我的,现在你把药喝掉,不要问那么多。”靳辰看着东方云沁笑了,“你是怕我给你下毒吗?”

东方云沁神色有些无奈地看着靳辰摇头,然后端起药婉一饮而尽。大喜端着碗出门,把门给关上了。

“好了,睡吧。”靳辰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喝了药之后,刚刚躺下,就感觉困意袭来,不过片刻功夫就睡着了。

靳辰微微蹙眉,看了一眼东方云沁消瘦的脸庞,然后又坐了起来。靳辰让东方云沁喝的药里面有助眠的成分,而且效果极好,东方云沁应该会一觉睡到天明,就算有人在旁边说话,有人轻轻碰她,也很难醒过来。

而靳辰提出要跟东方云沁一起睡,还让她喝了这种药,其实另有目的……

大秦城外的岁寒山上。

夏夜山中沁凉如水,秦骁静静地盘膝坐在地上,面前是他母亲的坟冢。他一早把墨问小包子送到福祥村的温泉庄子之后,就来了这里。

“娘,儿子来看您了。”秦骁的声音微不可闻,而他脸上的两道泪痕,在月色之中十分明显。

“娘,儿子真的知道错了……”秦骁垂着头坐在那里,喃喃地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只要沁儿能够原谅我……回到我身边……”

没有人回应秦骁,带着凉意的夜风吹在脸上,秦骁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秦骁起身的时候,整个身体都麻了,他下了岁寒山,又朝着福祥村的方向而去。

夜色深重,秦骁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东方云沁的屋顶上面,他知道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下面,他却不敢下去见她们,因为他不想再看到东方云沁流泪……

秦骁正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定睛一看,发现是靳辰。

靳辰在秦骁身旁坐下,伸手拍了拍秦骁的肩膀轻声说:“二师兄,可别再说我对你不好了,云沁就在下面,给你一个抱着她睡觉的机会。放心,天不亮她不会醒的,快去吧!”

靳辰猜得没错,秦骁白天不敢出现,晚上肯定还会来的,因为东方云沁在这里,他绝对不会真的离开。而靳辰提出要跟东方云沁一起睡,还给东方云沁准备了安神汤,就是为了给秦骁一个靠近东方云沁的机会,即便她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了,那碗安神汤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东方云沁能够睡个好觉,这样对她的身体好。靳辰用的药材可都是万金难求的,对身体只好不坏。

秦骁看着靳辰,神色有些动容。靳辰摆摆手说:“别在我面前摆出苦情样儿,不爱看!你赶紧去,记得天亮之前离开。”

“谢谢小师妹。”秦骁话音未落,已经从靳辰面前消失了人影。

靳辰抬头望天,天上挂着一弯月牙,还有寥寥几颗星星在对她眨眼睛。靳辰为了秦骁和东方云沁能够好起来,也是相当费心思了,而她现在也不用担心没有地方睡觉,因为林桓在这个温泉庄子里给她安排了单独的房间。

靳辰回自己的房间去睡了,也不担心秦骁会被人发现,因为秦骁自己有分寸。

秦骁默默地进了东方云沁的房间,看着床上的人儿,眼睛亮得吓人,走路的时候手都有些僵硬,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房间的角落里有一盏昏黄的灯一直亮着,秦骁悄无声息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痴痴地看着东方云沁,感觉呼吸都停滞了。

他们分开的日子,每一天对秦骁来说都度日如年,而他们如今终于又在一起了,离得这么近,即便东方云沁睡着了不知道。

秦骁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东方云沁的脸,却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手一顿,停了下来。他告诉自己,不要心急,要慢慢来。

秦骁放轻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在床边躺了下来,半截身子都是悬空的。他一点一点地靠近东方云沁,迟疑了一下之后,伸手轻轻地抱住了她。

东方云沁无意识地动了一下,秦骁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差点落荒而逃。不过靳辰的药还是很给力的,东方云沁并没有醒过来。

秦骁抱着她,眼神贪婪地看着她沉静的睡颜,终于感觉自己的心活过来了。而怀中的女子消瘦了太多,让秦骁心中十分酸楚。他想他接下来少不得要麻烦他家小师妹,让靳辰好好帮东方云沁调理一下身子。

秦骁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抱着东方云沁,一动不动,一整夜都没有合眼,仿佛是怕他一闭上眼睛,东方云沁就不见了,这只是一场梦……

天色快亮的时候,秦骁不舍又小心地放开了东方云沁,他没有忘记靳辰的话,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而秦骁刚刚坐起来,就对上了一双眼睛,是墨问小包子。

墨问才刚醒,睡眼惺忪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秦骁还在面前。他在想自己没有眼花,难道是记忆出了偏差,昨晚睡在那里的明明是他家美人娘亲,为什么他一睁开眼变成了秦叔叔?

秦骁对着墨问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下床,又深深地看了一眼东方云沁,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东方云沁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没有痛苦,没有哀伤,她最爱的那个男人抱着她,就那么静静地抱着她,仿佛要抱到地老天荒,再也不分开……

这是很久以来东方云沁睡得最好的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了好梦,即便在梦醒时分她还是要面对现实,但她心中的那根弦微微松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好没出息,秦骁骗了她伤了她,伤痛那么深,如今秦骁再次出现,第二天她就做了那样的梦……

“睡得怎么样?”靳辰看着东方云沁微微一笑。她在东方云沁醒来之前已经回到这个房间了,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她家小儿子看着她的眼神一副娘亲你又搞事情的样子……

“挺好的。”东方云沁微微点头。因为有靳辰在身旁,昨夜也没有做噩梦,一觉睡到了天明,东方云沁的气色看起来都好了一些,只是想要真正好起来,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但这对靳辰来说并不难,最难的其实还是让东方云沁原谅秦骁,让他们夫妻俩不要再这样互相折磨。

从这天开始,靳辰在很认真地给东方云沁调理身体,晚上还很贴心地带着儿子陪东方云沁一起睡,只是只有靳辰和墨问知道,真正陪东方云沁睡觉的人,并不是靳辰,而是秦骁。

如此又过了几天之后,温泉庄子来了新的客人。

林桓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那个断臂公子:“你是什么人?”林桓见过这个人,就在怀化城里,他刚救了东方云沁之后没多久。

“沁儿呢?”东方云天神色有些急切地看着林桓问。

“天叔叔,媛媛姑姑!”坐在院中的墨问小包子冲着这边叫了两声。

东方云天直接甩开林桓,快步走了进去。元媛看着林桓微微一笑说:“你就是救了沁儿的林公子吧?我们是她的兄嫂,谢谢你救了我们的妹妹。”

林桓的脸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他听东方云沁提过好几次她自己的哥哥,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东方云沁的哥哥很早之前就在他面前出现过了,只是他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如今林桓意识到一件事,东方云天当初出现在他面前,就是去找东方云沁的,只是因为他不知情让他们兄妹错过了。

房间里面,靳辰在逗小云儿玩,东方云沁坐在旁边微笑看着。

“沁儿!”记忆中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东方云沁不可置信地回头,下一刻,直接哭着扑进了东方云天怀中,叫了一声:“大哥!”

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兄妹已经很久没见了,当初东方云沁离开东方城的时候,东方云天的右臂还没有断掉。

如今兄妹重逢,东方云天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他整个人都比之前平和沉稳了许多,而且还娶了妻。可当年自信傲然的东方云沁,如今消瘦不堪,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样。曾经他们兄妹之间的隔阂,如今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兄妹俩都有很多话要说,可真的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时候,却发现很多话都没有必要说了。东方云天知道东方云沁过去那两年经历了什么,但他不可能对东方云沁提起那些痛苦的过往,甚至都没有提过秦骁。

东方云天只是对东方云沁说起了他自己,说起他和元媛一路走来的经历,东方云沁得知东方云天和元媛喜结连理,也很为他们开心。

温泉庄子里变得热闹了起来,因为最好的朋友和最亲的兄嫂都来到了身边陪着她,东方云沁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在靳辰的精心调理之下,她的身体正在慢慢好转。

只是那晚突然出现又离开的秦骁,却始终没有再出现在东方云沁面前,直到这天小云儿突然看着东方云沁问了一句:“爹爹,在哪里?”

小云儿其实还不懂爹爹是什么意思,东方云沁也从未教过她,如今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东方云沁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云儿的问题……

借助靳辰给的药,东方云沁如今夜夜能够安睡,她不再做噩梦,却依旧会做梦,梦中都只有一个情景,就是秦骁抱着她,两人什么话都不说,那样静静的,仿佛要到地老天荒……

东方云沁觉得自己好没出息,因为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哪一天能够真的忘记秦骁,即便是暂时的也没有。她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会想起秦骁,不管是之前的噩梦,还是如今的好梦,梦中都有秦骁,仿佛秦骁从未从她身边离开过一样。

这天东方云沁正要出门,就听到外面传来靳辰和墨问母子俩的对话。

“娘亲,秦叔叔为什么不敢来找云沁姑姑?”墨问小包子问靳辰。

靳辰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东方云沁房门口的方向,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因为他做错了事情,害怕了。”

“哦,我知道了,怪不得秦叔叔之前老是偷偷一个人躲起来哭,是不是因为他很想云沁姑姑,找不到云沁姑姑所以很伤心?”墨问小包子看着靳辰问。

靳辰揉了揉墨问的小脑袋说:“是啊。”

“那娘亲觉得秦叔叔错了吗?”墨问小包子继续问。

“你秦叔叔有错,但他是无心的,是有人要故意害他们。”靳辰说。

“如果爹爹和秦叔叔一样做错了事情,娘亲会原谅他吗?”墨问小包子看着靳辰问。

靳辰神色认真地说:“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们都不是。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要互相信任,不管别人说了什么,我都会选择相信你爹,并且给他一个亲口向我解释的机会。”

“我明白了,娘亲的意思是,秦叔叔和云沁姑姑,是被坏人挑拨的吗?”墨问小包子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没错。儿子你要相信你娘我看人的眼光,如果你秦叔叔真的是个坏人,并且对你云沁姑姑不好的话,我肯定第一个就饶不了他,怎么会把他当朋友呢?”

“嗯,娘亲说得对,娘亲那么喜欢云沁姑姑,和云沁姑姑是最好的朋友,如果秦叔叔真的做了对不起云沁姑姑的事情,娘亲一定会砍了他的!”墨问小包子神色认真地说。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靳辰捏了捏墨问的小脸蛋说。

房间里的东方云沁,把外面母子俩的对话一字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而那些话让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脑中仿佛突然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感觉头疼得厉害,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你到现在还忘不了秦骁,为什么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在东方云沁因为靳辰和墨问小包子的对话,失魂落魄地坐在房间里思绪万千的时候,外面的靳辰看了一眼东方云沁的房间,然后对着墨问小包子竖起了大拇指:“儿子,演技不错哦。”

墨问小包子看着靳辰笑得一脸矜持:“都是娘亲教得好。我教会了小云儿妹妹叫爹爹,还配合娘亲说了这么多话,娘亲答应把飞云弓送给我了,可不要食言。”

靳辰笑得一脸不负责任:“儿子,不是你娘我出尔反尔,飞云弓是娘当年送给你爹的礼物,就是属于你爹的了,你想要,找你爹去,跟我说没用。”

墨问小包子无语望天……他就知道,他家美人娘亲就是个坑货……

靳辰表示,她不当面对东方云沁提秦骁,并不代表她打算让东方云沁放下秦骁。有些事情还是应该秦骁亲口对东方云沁解释,他们外人说了并没有什么好处。

靳辰看到墙角一闪而过的黑影,唇角微勾,拍了拍墨问的小脑袋,指了一下那个方向,对墨问说:“去把你秦叔叔抓过来。”

墨问乖乖的迈着小短腿过去了,不过片刻就拉着神色忐忑的秦骁过来了。

秦骁不知道靳辰为何要让他出来,他怕东方云沁见到他难受,所以一直都躲着。

靳辰对秦骁指了一下面前东方云沁的房间说:“你现在可以进去对你媳妇儿忏悔了,她这会儿应该愿意听你说话。”

靳辰其实很了解东方云沁的性格,伤痛太深,东方云沁想不通是很正常的,因为也没有人告诉过她真相。靳辰刚刚带着儿子配合默契地演了一出戏,就是想让东方云沁给秦骁一个当面解释的机会。秦骁是有错,但罪不至死。

秦骁看到靳辰鼓励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握了握拳头,然后抬脚朝着东方云沁的房间而去了。

看到靳辰暗戳戳地贴着窗下要偷听,墨问小包子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他家美人娘亲真的越来越年(幼)轻(稚)了,都是他家老爹给惯的……

“沁儿。”秦骁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身形纤瘦的东方云沁,叫了一声,眼中有爱恋,有愧疚,有自责,还有紧张,有忐忑……

东方云沁背对着秦骁,闻言身子一震,擦干脸上的泪水,缓缓地转身,看着秦骁一字一句地说:“给我一个解释。”声音很轻,却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四目相对,秦骁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冲过去抱住东方云沁。而东方云沁看着面前那个仿佛变了个人一样,消瘦憔悴的秦骁,心中猛地一痛!

这一刻,秦骁很清醒地意识到一件事,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命……

而在这一刻,东方云沁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的爱惨了这个男人,否则不会那么痛,也不会在伤痕累累的时候,还是放不下忘不了……

------题外话------

二师兄和云沁的番外明天还有一章~游游的新文已经发布了,下面是书名和简介,一样的类型,不一样的精彩,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爱你们!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她是叛将之女,天下第一病秧子;他是少年神医,亦是残忍变态的活阎王。

世人眼中,她极弱,他极强。

这两人和亲?世人皆道:不出三日,她一定会被折磨至死!

穆妍笑容清浅:走自己的路,打别人的脸,可谓人生乐事一件。

……

这是一个表面冷血骨子无情的男人一步步被驯化成忠犬的故事,暖宠无虐,欢迎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