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姐姐好饿(上架首订)/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刚刚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靳辰的一声冷喝:“别出来!”墨青脚步微顿,起身走到了门口,不过并没有出去,就站在那里看着外面院中的两人……

而冷肃对靳辰说了一句话之后,根本没打算再说什么,也没打算听靳辰解释什么,因为在他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之前痴傻时候的记忆全部都涌入脑海,清晰至极。他记得他跟一堆脏兮兮的乞丐抢饭吃,记得被人追着打,也记得靳辰收留了他,把他弄成了一个滑稽无比丑得要死的猪头脸,然后对他呼来唤去……

如果靳辰这会儿知道冷肃在想什么,真的会有一种自己当时真特么圣母竟然收留了这样一个不知好歹的变态的感觉……靳辰把冷肃的脸涂成猪头是因为不想让仇复的人发现他,至于对他呼来唤去?靳辰表示她对她现在名义上的主子墨青都是呼来唤去的,墨青都甘之如饴,冷肃当时作为一个傻子竟然还不满了?!

冷肃的断魂刀早就在他变傻的时候丢了,他就那么赤手空拳地朝着靳辰打了过来,一出手就是要命的杀招,根本没有留手。

看到冷肃这样,靳辰也不打算跟他解释什么了,在冷肃攻过来的时候直接抽出一把匕首就迎了上去。不就是打架吗?靳辰从六岁就开始跟南宫离那个坑货老头打架,曾经还自己一个人灭了断魂楼的百人断魂阵,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畏惧这个词!

墨青在寒月城的这座宅子并不大,但很是幽静,附近也没有多少住户,不然很快就能把官府的人都引过来,因为冷肃和靳辰不过片刻功夫就打得飞沙走石。

院中的一株百年古木被冷肃一掌劈断了,然后压塌了冷肃这些天住的房间。院中的石桌被冷肃打成了碎片,一块碎石直直地朝着墨青的面门飞了过去,原本速度极快的石头,却被墨青伸手轻松地握住然后扔在了地上……

墨青并没有过去帮靳辰的打算,因为靳辰开口让他不要出去,他甚至就那样站在门口,剩下最后一步就是没有迈出来。不过墨青看着冷肃的眼神很冷,虽然靳辰曾经说她跟冷肃是各取所需,她不需要冷肃感恩,但事实就是,靳辰救了冷肃,不然冷肃这会儿只有两种下场,一种就是还在大街上当一个跟乞丐抢饭吃的脏乞丐,一种就是被仇复的人找到然后去见阎王……

墨青想过冷肃恢复正常时候会做什么,也告诫过靳辰,而如今,墨青曾经的猜测都成了真……

这会儿恢复正常的冷肃,武力值不减当年。而他的确对靳辰起了杀心,一点儿都没有客气。刚开始的时候赤手空拳跟靳辰打,后来捡了一根树枝过来,以木为刀,对抗靳辰的匕首。

靳辰这会儿已经懒得去想南宫离那个老坑货突然来这么一手是什么用意了,她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跟冷肃的战斗上。冷肃对她动了杀心她知道,虽然这段时间冷肃的武功算是停滞不前,而她一直都在不懈修炼,但是因为她原本并不是冷肃的对手,所以如今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这并不是切磋,而是生死战……

寒月城的一家酒楼里。

南宫离抱着小娃娃离夜坐在一个雅间里,点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正在大快朵颐。

“爷爷,小夜不饿。”离夜摇摇头,拒绝了南宫离送到他嘴边的一只鸡腿,然后又加了一句,“这里的菜没有娘亲做的好吃。”

南宫离把鸡腿收回来,自己看了看,有些嫌弃地咬了一口,心中在想确实是,那臭丫头的烤鸡手艺可是无人能及,他当年可不就是为了吃口烤鸡所以才收了她当徒弟的嘛。

“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找娘亲呀?”离夜看着南宫离问。

“小夜,你很喜欢那个……你娘?”南宫离放下手中的鸡腿,看着离夜笑得和蔼可亲,跟在靳辰面前完全是两种模样。

“嗯嗯。”离夜认真地点了点头,“小夜很喜欢娘亲,也很喜欢爹爹,还有苏苏叔叔。”

听到离夜提起冷肃,南宫离唇角勾起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上次送离夜过来给靳辰的时候发现了冷肃的存在,这次确实是专门过来给靳辰送礼的,就是不知道这份“礼物”,靳辰能不能消受了……

“爷爷,你笑得像狼外婆一样。”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南宫离说。

南宫离笑容一僵,看着离夜问:“狼外婆是什么人?”

“是娘亲给小夜讲的故事啦,爷爷你不懂。”离夜笑嘻嘻地说。

南宫离……靳辰你个臭丫头,到底对我家乖孙孙做了什么……

那边南宫离吃饱喝足,抱着自家乖孙在寒月城大街上优哉游哉地乱逛,而这边靳辰跟冷肃的战斗已经呈现白热化的状态。

曾经靳辰武功不如冷肃,经过冷肃痴傻的这段时间,差距倒是缩减了不少,不过想要打败一个杀红眼的杀手头子,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冷肃抱了必杀的决心,而靳辰也用了全力,两人几乎势均力敌,打得不可开交。

而遭殃的是这个原本幽静又精致的小院子,这会儿已经看不到一处好地儿了。墨青也没有再站在书房门口观战,因为在他多次被飞过来的石头波及之后,整个书房都被毁掉了。

不过墨青想要找到一个安全的观战之地还是不难的,冷肃自始至终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墨青,一心想要杀了靳辰,也不管墨青这会儿在哪儿。

这一战,从白天打到了日落时分。晚霞如火,照在一片狼藉惨不忍睹的小院子里,而冷肃猛然对着靳辰打出一掌之后,身子一僵,眼睛一闭突然倒了下去……

靳辰刚刚躲过冷肃的一掌,握着匕首准备攻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冷肃突然头朝下栽了下去……

靳辰什么都没想,直接飞身过去把冷肃踹到了一边儿,因为任由冷肃那样栽下去,他的脑袋就要被地上那块尖利的石头戳出个洞来了……

什么情况……靳辰握着自己那把寒光四射的匕首,走到了冷肃身旁。看着冷肃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样子,靳辰微微蹙眉,虽然说兵不厌诈,但是冷肃应该不会做出这种突然诈死然后又突然诈尸偷袭她的事情。他的毒不是解了么?怎么又晕了呢……

靳辰抬脚踢了一下冷肃依然肿得很难看的猪头脸,冷肃没有任何反应。靳辰再踢……就这样踢了十来下之后,冷肃突然睁开了眼睛,下一刻,他扑过来伸手抱住了靳辰的小腿,猪头脸还在靳辰腿上蹭了蹭,傻乎乎地来了一句:“姐姐……我饿……好饿……”

靳辰好想死一死……这到底什么鬼?难道南宫离那个老坑货给冷肃吃的药并不是解药?!

“小丫头,要不要趁机把他杀了?”墨青出现在靳辰身后,微微一笑建议到,不过他的眼中并没有任何笑意。

“姐姐……好饿……姐姐……我饿……”冷肃顶着那张猪头脸在靳辰小腿上面蹭啊蹭,对着靳辰没有节操地撒娇卖萌。当然了,没有任何萌感,因为实在是很丑……

而靳辰的神色有些复杂……其实说实话,她对猪头苏苏是有感情的,仅限于猪头苏苏……如果这会儿冷肃没有再次变傻,还在跟靳辰打的话,靳辰如果占了优势,未必不会把冷肃给伤了或者杀了,因为冷肃要杀她。

可是这会儿原本杀气腾腾的冷肃突然又变回了猪头苏苏,要靳辰对着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小弟动刀,她有些纠结……杀手冷肃和猪头苏苏,事实上就像是两个人一样,在冷肃清醒的时候靳辰并没有觉得自己会弱到被冷肃杀了,所以要不要在冷肃痴傻的时候杀了他以绝后患,靳辰的答案是,不要……

其实很简单,靳辰连清醒时候的冷肃都不怕,又何必要对痴傻时候的猪头苏苏动手?她承认自己对着这个傻兮兮地叫自己姐姐的大个子有些不忍心,也认为没有必要乘人之危。

看到靳辰沉默着把猪头冷肃拉了起来,墨青就知道靳辰做了什么样的决定,而他对此也并不意外。他之前之所以一直在袖手旁观,是因为他对靳辰有信心。曾经冷肃还是断魂楼楼主的时候,就没能把靳辰怎么样,更何况如今?

“啊哈哈!臭丫头你怎么又打架了?把房子都毁了可怎么住啊?”

南宫离的声音由远及近,他抱着离夜出现在不远处,离夜怀中还抱着一堆逛街买回来的小玩意儿。

“我们家怎么这样啦?”离夜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面前没有一处好地儿的院子,他走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呀……

在离夜面前,靳辰也没有叫南宫离死老头,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南宫离问:“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

南宫离笑得贼兮兮的:“好东西呀好东西,为师这儿还有,你要不要?”

“爷爷你在说什么?小夜为什么听不懂呢?”离夜有些懵懂地看着南宫离问。

南宫离收起了脸上那副贱笑的表情,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一本正经地说:“徒儿啊,这真的是为师送你的礼物,为师也是用心良苦啊。”

“何以见得?”靳辰神色淡淡地问道。

“这个……傻子的毒为师是解不了的,你也解不了。为师的药可以让他的毒性暂时被压制,不过每次只能清醒两个时辰。”南宫离看着靳辰语重心长地说,“徒儿你那么喜欢打架,跟一个傻子打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让他清醒,好好打一架,你说是不是?”

靳辰看着南宫离,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老头脑子真的有坑,之前还以为南宫离找到了冷肃的解药,谁知道根本不是解药,只是让冷肃暂时清醒一下,陪靳辰打一场杀气腾腾的生死战,然后再傻回去……这就是南宫离所谓的送给靳辰的“礼物”……

“师父手中真没有解药?”靳辰看着南宫离有些怀疑地问。南宫离既然能做出压制冷肃体内毒性的药物,说明他对冷肃中的毒很了解,很可能也知道解毒之法。

“看来丫头你知道他这毒是怎么来的,说来也是巧了,为师早年认识一个会毒功的疯子,解药方子为师这里是有的,之所以解不了,是因为必须拿下毒之人的血入药才能解。”南宫离说着扔给了靳辰一个药瓶子,看着靳辰说,“这里面是剩下的药和解药配方,不过为师不建议你真的把冷肃的毒给解了,他可不是容易掌控的人,你考虑清楚后果。”

南宫离话落,又把怀中的离夜朝着靳辰扔了过来:“为师有事先走了,照顾好小夜。”

等靳辰抱住离夜再去看的时候,南宫离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了……

猪头冷肃还在那里叫着姐姐说他好饿,靳辰看了看冷肃,又看了看满院子的狼藉,微微叹了一口气,把手中南宫离扔给她的药瓶放进了荷包里,对墨青说:“又要换地方住了。”

墨青把离夜接了过去,似乎一点儿都没有觉得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太好,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靳辰眉梢微挑,那敢情好,反正她是个护卫,墨青本就该管吃管住的,既然这座宅子废了,那就换地儿吧!

等他们到了寒月城的另外一座宅子安顿下来之后,猪头冷肃吃饱喝足很快睡得像猪一样,离夜也很快睡着了,而墨青说想跟靳辰聊聊。

“小丫头,对于冷肃,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墨青看着靳辰问。

靳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荷包,神色淡淡地说:“先这样吧。”她已经看过了,南宫离那个老坑货给她的药瓶子里面只有两颗药,还有一张字迹潦草的药方。

靳辰在想,如果再给冷肃吃药,让冷肃暂时清醒的话,冷肃未必会再跟她打了。因为冷肃对于这次的事情也必然是有记忆的,只要再次清醒就会知道他吃的并不是解药……对于南宫离的“好心”靳辰表示很无语,摊上这么个师父她也是醉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

“说来听听。”靳辰眉梢微挑。

“小丫头,你在想,你手中的药可以等下次遇到仇复的时候给冷肃用,让冷肃来对付仇复,本身他们就是你死我活的仇人,如果冷肃赢了,还能取到仇复的血给他自己解毒,是这样吗?”墨青看着靳辰说。

“叫你一声神棍你敢答应么?”靳辰白了墨青一眼。对于墨青又一次准确地猜中了她的心思表示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世人眼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王爷,事实上不仅是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心智也让人叹为观止。

墨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能猜中靳辰的心思,是因为他很了解靳辰。靳辰冷静理智而且极有原则,如果今天不是因为冷肃突然又傻回去了,最终的结果大概是靳辰把冷肃给杀了……

如今这样的局面其实不好也不坏。靳辰打算留着冷肃在身边,冷肃在解毒之前依旧是个痴傻的小弟,对靳辰没有威胁,也能保全他自己。

如果未来碰到了仇复,这当然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因为仇复不仅是冷肃的敌人还是靳辰的敌人。届时让冷肃暂时清醒,跟仇复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有可能的话靳辰会取到仇复的血给冷肃解毒,等冷肃解了毒之后依旧要杀靳辰的话,那会儿应该早已经不是靳辰的对手了。

所谓的不留后患,前提是真的能够成为后患。靳辰留着冷肃,是因为她从不认为冷肃真的能把她给杀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第二天,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冷肃依旧是那个喜欢傻兮兮地管靳辰叫姐姐的猪头大胃王,离夜依旧乖巧可爱,唯一的改变,似乎就是他们换了个同样幽静而精致的宅子住而已。

在寒月城里又住了几天之后,这天傍晚魏琰突然出现了。

“这娃娃哪儿来的?”魏琰带着杜腾一进门,就看到墨青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神色怪异地开口问道。

“爹爹,这位叔叔是谁呀?”

等听到离夜对墨青的称呼,魏琰快晕了。这什么鬼?墨青什么时候有这么大一儿子他都不知道?

墨青让离夜跟冷肃一起玩儿去了,他跟魏琰在房间里坐了下来,看着魏琰说:“那是小柔的师父送过来的孩子,让我们照顾几天。”

“吓我一跳!”魏琰拍着胸口表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他看着墨青说,“照顾就照顾吧,怎么还叫上爹了?”

“小孩子不懂。”墨青微微一笑,看着魏琰问,“你不是要去千叶城,怎么又回来了?”

“别提了!”魏琰没好气地说,“还没进千叶城呢,就收到父皇的传信,让我立刻回金安城去。这半个月除了赶路,什么都没干。”魏琰原本计划去千叶城玩儿一段时间,谁知道魏皇突然召唤,他还没进千叶城就打道回来了。

“因为什么?”墨青看着魏琰问。

“我也不知道。”魏琰说,“那个向老前辈是不是还没出关?你在这里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明天跟我一起回金安城去吧。”

“也好。”墨青微微点头。其实他也没打算在这里长住,城外就是靳辰原本应该在的寒月寺,住在这里会有一种那个小丫头随时都会走的感觉……

对于墨青决定跟魏琰一起回金安城,靳辰没有任何意见。而冷肃如今是个只知道吃的傻子,离夜还是个懵懂的小娃娃,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于是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离开了寒月城,朝着魏国而去了。

这跟靳辰曾经去魏国走的路线完全是一致的,而魏琰听到离夜管靳辰叫娘亲,管墨青叫爹爹,管他叫琰叔叔,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啊……

一个月过去,一行人回到了金安城。

靳辰在墨王府门口下了马车,看着面前的大门,竟然莫名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话说这里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出了深山老林之后住过得最久的一个地方。

“王爷,小姐。”小颜看到靳辰回来很高兴。

“娘亲,这里就是我们家吗?”离夜穿着一身宝蓝色的小锦袍,被靳辰牵着四处打量,十分新奇的样子。

而靳辰身后还跟着傻笑着四处看的冷肃,同样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锦袍。离夜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看起来玉雪可爱,而不管什么好衣服到了如今的猪头冷肃身上,都会很快变得歪歪扭扭皱皱巴巴……

小颜觉得很晕……这什么情况?怎么小姐才出去几个月就有了个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是收养的吧……等听到离夜管墨青叫爹爹,小颜更晕了……

“那盆刺儿头怎么样?”靳辰还记得自己养的那盆仙人掌。

“奴婢都是按照小姐的吩咐做的,这会儿还好好的。”小颜把刺儿头给抱到了靳辰面前。

靳辰让小颜下去,看着面前那个又长了一片的仙人掌微微一笑:“小青青,我回来啦。”

“娘亲,这是什么?可以吃吗?”离夜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靳辰面前那盆长得很怪异的植物。

靳辰……冷肃你个吃货,都把小孩子给带成吃货了……

原本要去夏国皇城千叶城玩儿的魏琰,突然被魏皇传信叫了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进了金安城之后就直接进宫去了。

魏皇在跟几位大臣商议朝政,魏琰就去找了乔皇后。

“琰儿回来了。”乔皇后看到魏琰回来很高兴的样子。

“母后,儿臣好想你呀。”魏琰冲到乔皇后跟前撒娇,给乔皇后又是揉肩又是捶腿的,逗得乔皇后笑个不停。

“如果不是你父皇召你回来,你恐怕在夏国都玩疯了,哪里还记得母后?”乔皇后看着魏琰笑着摇头。

“怎么会呢?儿臣不管在哪里,心中都是最最挂念母后的。”魏琰看着乔皇后笑容灿烂地说。

“那琰儿这次回来,就别再出去乱跑了。”乔皇后握着魏琰的手说。

“母后,父皇这么急着叫儿臣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魏琰看着乔皇后问。说实话,到现在魏琰还有些不明所以。这些年他在外面随意惯了,魏皇也从来都不管他,还是第一次主动催他回来,实在是有些奇怪……

“你见到你父皇的时候,他会告诉你的。”乔皇后看着魏琰说。

魏琰心中疑惑,等听说御书房里的大臣都走了之后,就跟乔皇后告辞去找魏皇了。

“儿臣参见父皇。”魏琰一进门就对魏皇行礼。

“坐吧。”魏皇看了魏琰一眼说,“这次去雪狼国怎么样?”

“还不错,狼王对八皇妹很满意。”魏琰微微一笑说。关于去雪狼国的事情,魏琰已经派人跟魏皇详细禀报过了。

“那就好。”魏皇微微点头。

“不知父皇召儿臣回来可有什么事?”魏琰看着魏皇问。

“狼王派了骁王来金安城做客,明日就要到了。”魏皇看着魏琰说,“你去过雪狼国,跟秦骁打过交道,接下来就负责招待他吧。”

魏琰愣了一下,神色莫名地问:“就因为这个?”

魏皇微微点头:“没错。”

魏琰哭丧着脸说:“父皇啊,让太子皇兄招待不就好了?儿臣本来都到千叶城了,还以为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马不蹄停地赶回来。”

魏皇瞪了魏琰一眼:“这就是重要的事情,你记得要好好招待。”

“不过是雪狼国一个王爷而已,能不能当上狼王还是两说。”魏琰十分不以为然地说。虽然他见过雪狼国最有可能成为狼王继承人的三人之后,心中认为秦骁胜算最大,但是嘴上他是不会承认的,在他看来,秦骁就是个无法沟通的死面瘫……

“这次骁王过来,并不是单纯来做客的。”魏皇看着魏琰说,“狼王似乎有意让骁王跟魏国皇室结亲,这是一个好机会,你等会儿去让你那些皇妹都好好准备准备。”

“什么?”魏琰愣住了,“秦骁是来选妃的?”

“话不是那么说。”魏皇不认同地看着魏琰说,“秦骁的确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狼王,而他拒绝了夏国皇室的示好,这次来魏国,代表着什么琰儿看不出来吗?”

“代表秦骁把夏国当做了敌人。”魏琰神色莫名地说。前脚夏毓杰带着夏国皇室最出色的一位公主千里迢迢送去给秦骁,秦骁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后脚就自己来了魏国,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似乎透露出了想跟魏国皇室结亲的打算,这差别对待实在是太明显……

“没错。”魏皇微微点头,“秦骁把夏国当做敌人,那必然就会把魏国当做朋友,拉拢他目前来说是很有利的。”

“好吧。”魏琰神色有些无奈,“不过父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秦骁那个人……父皇见到就知道了。”

魏琰出宫上了自己那辆金光闪闪的马车,习惯性地开口吩咐杜腾:“去墨王府。”

杜腾微微愣了一下,就看到魏琰神色有些懊恼地说:“回逍遥王府。”去什么墨王府?他不是自己找虐么……

已经是夏季了,墨王府里的枫林和竹林都是一片苍翠的绿色,还有很多老树洒下一片阴凉,风景非常好,在府里各处散步都会觉得心旷神怡。

回到墨王府的猪头冷肃和小娃娃离夜很快就玩嗨了,在府里到处乱跑,墨青和靳辰也不管他们,反正墨王府里也没有外人在。

靳辰依旧住在墨青的澜沧院,离夜刚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跟墨青一起住过两天,鬼灵精的小娃娃试图跟靳辰和墨青一起睡无果之后,住哪里就全凭自己心情了。有时候跟靳辰一起睡,有时候跟墨青一起睡,还有不少时候都跟冷肃那个猪头一直黏在一起,睡觉也在一起。

靳辰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听到了敲门声,门外同时响起墨青的声音:“小丫头,我能进来吗?”

靳辰头都没回:“不能。”

下一刻,房门被墨青推开了,他那张妖孽脸庞出现在门口,还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浅笑看着靳辰说:“小丫头,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这么见外?”

“求别自作多情。”靳辰凉凉地说。

“小丫头,你喜欢我。”墨青看着靳辰,笑意满满地说。

“大白天的别说梦话,没事就出去。”靳辰连白眼都懒得给墨青了。

“你把你最喜欢的这盆植物取了跟我一样的名字,难道不是喜欢我么?”墨青看着靳辰房间窗台上摆着的那盆刺儿头说。

“再废话扔你脸上啊。”靳辰直接走过去把刺儿头拿在了手中,看着墨青的妖孽脸庞语带威胁地说。

“好,那就说正事吧。”墨青微微一笑。小丫头恼羞成怒了,再逗下去就不好玩儿了……

“有话快说,没事就滚。”靳辰真是服了墨青,有正事就直说呗,这么贫……

“我明日要闭关一段时间,家里就拜托你了。”墨青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要多久?”

“快则十天,慢则半月。”墨青看着靳辰说。这次回来,他感觉之前修炼遇到的瓶颈有松动的迹象,虽然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闭关,但是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他要变得更加强大,才能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不过他给自己闭关的时间也并不长,因为再过几个月靳辰就要走了,他们在一起培养感情的每时每刻都弥足珍贵,他并不想错过太多。

“这么快啊?”靳辰又愣了一下。还以为高手闭关都要长年累月呢,譬如那位素未谋面的向老前辈。乍一听墨青说他要闭关,靳辰还在想自己的任务对象接下来是不是要归于静止状态了,谁知道时间这么短……

“小丫头,你这是什么反应?”墨青哭笑不得,“是巴不得我闭关很久吗?”

“当然。”靳辰笑得眉眼弯弯,“反正我保护你的期限是一年,如果接下来你都闭关,不到处乱跑的话,我的任务自然容易多了。”

“我什么时候到处乱跑了?”墨青伸手揉了揉靳辰的小脑袋,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小丫头啊……他还在想一定要尽量缩短这次的闭关时间,可是这个小丫头竟然巴不得他一直闭关修炼不出来……

“再碰我就剁了你的手。”靳辰挥开在她头顶作乱的大手,瞪了墨青一眼说。

“小丫头,接下来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很快出来的。”墨青没有在意靳辰的威胁,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他并不打算离开墨王府,而他的书房里面有一处密室,他以前修炼都在里面,这次也不例外。

“最好别出来,反正我到时间就走了。”靳辰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

墨青笑而不语……

当夜离夜小娃娃跟墨青一起睡,都到了睡觉的时间,越发欢脱的离夜还是缠着墨青要一起玩儿,不肯乖乖睡觉。

“小夜乖,该睡了。”墨青抱着正在他怀中扑腾的小娃娃,微微一笑说。他最近看到离夜的时候经常会想,等那个小丫头长大嫁给他,他们生个小娃娃的话会是什么样子?话说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那个小丫头的真容,等这次出关,一定要想个办法让那个小丫头露出真容啊……

“爹爹,明天可以陪小夜出去玩吗?”离夜抱着墨青的脖子撒娇,粉嫩的小脸可爱极了。如果让靳辰用一个词来形容离夜的话,那就是软萌。

“明日爹爹有事,你接下来要乖乖听你娘亲的话,等爹爹回来知道吗?”墨青抱着离夜认真地说。

“爹爹要走很久吗?”离夜以为墨青要出远门,神色有些不舍地说。

“不会,很快就回来了。”墨青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他要做什么。

“那小夜跟娘亲一起乖乖等爹爹回来哦。”

离夜的话让墨青眉梢眼角都带上了笑意,心里真的感觉很开心,有一种那个小丫头已经嫁给他的感觉……

第二天离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靳辰的房间,而墨青已经不见了人影。小娃娃心里想着昨夜爹爹说要出远门,应该已经走了。

离夜看到靳辰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以为墨青出门靳辰伤心了,就伸出软软的小手抱着靳辰安慰道:“娘亲,你不要伤心哦,爹爹说他很快会回来的,我们乖乖在家里等爹爹。”

靳辰哭笑不得,这都什么鬼?她哪里伤心了?刚刚不过就是在想墨青在闭关,接下来她是不是都不能出门了,毕竟她要保证没有人会去打扰墨青,保证墨青的绝对安全……

昨日他们才回到金安城,也没再出过门。而魏琰因为某些原因也没有上门,所以墨青在闭关的时候并不知道秦骁会来魏国,并且今日就会到达金安城,靳辰也不知道……

快到正午的时候,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停在了金安城城门口,四周的人立刻让开了一片空地,心知这是逍遥王殿下来了。

马车在城门口停着,也没见有人从里面出来,像是在等人。不少人都伸着脖子在看,想看看能让逍遥王过来候着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哒哒的马蹄声响起,金安城城外有两匹高头大马正在奔驰而来,速度很快。

不过片刻的功夫,马已经停在了金安城城门口,坐在金色马车外面的杜腾伸手掀开了车帘,恭敬地对里面说道:“爷,骁王到了。”

斜躺在马车里,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魏琰,睁开他那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眼,一眼就看到了外面不远处骑在马上的那个高大男人。

前来魏国金安城做客的雪狼国骁王爷秦骁,穿着一身墨色的劲装,如刀削斧刻般的脸庞依旧十分坚毅,脊背挺直坐在马背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透出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意味。

而秦骁是真的大胆,千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随身竟然只带了一个年轻的随从,明面上没有任何其他的车马和护卫。

众人没有看到魏琰从马车里出来,只看到马车里伸出了一只修长的大手,冲着秦骁所在的方向随意地摆了两下又收了回去,魏琰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骁王爷,又见面了。”

这男人竟然是雪狼国的骁王爷!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骁的身上,心中十分惊异。要知道雪狼国的秦骁,在天下也是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因为他骁勇善战,在他率领之下的雪狼国大军所向披靡,迄今尚无败绩,绝对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强者。

而秦骁给金安城百姓的第一印象也完全配得起他在天下人心中的威名,不怒自威,身上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凌人之气,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

魏琰这态度,对于欢迎贵客来说显得太过于散漫,但是秦骁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坐在马背上对着魏琰拱了拱手,面无表情地说:“逍遥王,别来无恙?”

“当然无恙。”魏琰唇角微勾,“欢迎骁王爷来金安城做客,现在就随本王去驿馆吧。”

魏琰说话间就要放下车帘,想着把秦骁带到驿馆,他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谁知秦骁却开口说道:“在下理应先去拜见魏皇陛下,还请逍遥王带路。”

不得不说,体内流着一半夏国皇室血脉的秦骁,做事的时候,带着雪狼国男人的彪悍和无畏,在待人接物方面,却不像狼王和秦岩那样粗鲁,不能说他恪守规矩礼节,但至少不会让人觉得无礼。

对于秦骁的要求,魏琰非常随意地应了一句:“那自然没有问题,走吧。”

秦骁只带了一个随从骑马过来,自己不打算先去休息,要去拜见魏皇,魏琰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魏琰的马车先行,秦骁就骑马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朝着魏国皇宫的方向而去了。

围观的百姓都在纷纷议论这个突然到金安城做客的骁王爷,言辞之间赞叹居多。这个世界尚武,崇尚强者是不分国界的。而秦骁在少年时期就开始扬名,一步一步靠着自己的双手取得了今天的实力和地位。他作为夏国和亲公主所生的孩子,可谓是一个血统不纯正的雪狼国男人,能够混到今天,不得不让人敬佩。

魏国皇宫中。

魏皇跟太子魏琪正在商议朝事,听到禀报说逍遥王带着雪狼国的骁王进宫了,魏皇微微愣了一下,魏琪眼眸微闪。

“父皇,给骁王的接风宴不是在明日吗?”魏琪故作不解地问。之前出使雪狼国,他因为婚期已定所以让魏琰代表魏国去了。如今魏琪已经跟乔颖儿成了亲,秦骁来魏国做客,魏皇依旧让魏琰出面招待,魏琪心中自然是有些不满的。他才是魏国的太子,最能代表魏国皇室的应该是他,而不是魏琰这个根本不管事的逍遥王……

“无妨,或许是秦骁有别的想法。”魏皇神色淡淡地说。

魏琪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总是这样,不管魏琰做了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魏皇的态度都是宽容的,甚至有时候还会为魏琰解释。

魏皇带着魏琪一起去了落英殿,这里比瑶光殿要小很多,也是举办宴会的地方,魏皇准备在这里接见秦骁。

魏琰在宫门口下了马车,秦骁也下了马,让他的随从等在宫外,自己跟着魏琰进了魏国的皇宫。

一路走来,魏琰跟秦骁都没有说话。魏琰是早有经验,认定跟秦骁这个死面瘫根本无法沟通,索性也就不浪费感情自讨没趣了。而秦骁素来沉默寡言,也没有要主动跟魏琰攀谈的意思。

就这样到了落英殿,魏皇和魏琪都已经在座了,美食美酒也都摆上了桌。

魏琰跟魏皇行礼过后就在魏琪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而秦骁跟魏皇和魏琪打过招呼之后,在另外一边落座。

魏皇看向了魏琰,魏琰立刻心领神会地说:“父皇,骁王爷这次来,只带了一个随从,没有其他人。”

魏皇心中有些诧异。如秦骁这样的身份,还是奉狼王之命出使魏国,竟然一个官员都没带,只带了一个随从?!这未免也太大胆了,怪不得速度这么快,说要来,很快就到了。

不过魏皇转念又觉得这只是明面上的,秦骁定然安排了高手在暗中保护,毕竟身居高位的人都怕死。

魏皇看着秦骁爽朗一笑:“骁王远道而来,可要多住些时日啊!明晚朕设宴为骁王接风洗尘。”

“多谢魏皇陛下,本王这次会多住些时日的。”秦骁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说。

魏琰很怀疑秦骁这个死面瘫到底会不会笑……而秦骁看着魏皇开口说道:“本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魏皇陛下成全。”

魏皇哈哈一笑:“骁王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难道秦骁这么直接,一来就说要求亲的事情?这可正中魏皇下怀啊。

秦骁看了魏琰一眼,然后开口说道:“本王独自住在驿馆里太过冷清,所以想换个地方住。”

魏皇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秦骁竟然会说不想住在驿馆里。而魏琰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秦骁,不太懂秦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话说秦骁在雪狼国都是独来独往,这次来魏国也只带了一个随从,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怎么可能觉得驿馆冷清而不想住呢?那他想要住在哪里……

魏皇看了一眼魏琰,又看了一眼秦骁,笑了起来:“骁王不想住在驿馆,那就去住琰儿的逍遥王府吧!你们也是老相识了,正好琰儿可以好好招待骁王。”

“不行!”魏琰什么都没想就拒绝了。开玩笑,他的逍遥王府迄今为止也就墨青住过,他曾经试图邀请靳辰去住被拒绝了。那可是他的地盘,秦骁想住就住?当他开客栈的啊?虽然他真的在全天下开了不少的客栈……

“琰弟,骁王远来是客,你的逍遥王府那么大,就招待骁王住下吧。”魏琪看着魏琰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既然逍遥王不愿意,本王也不能强人所难。”秦骁突然开口说道,倒是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想住在逍遥王府,还是不想住在逍遥王府……

魏琰唇角微勾,觉得这个秦骁这人还挺识相,就看着秦骁说了一句:“骁王,除了逍遥王府之外,这金安城你想住哪里,本王便招待你住在哪里。”

秦骁眼底一道幽光一闪而逝,快得没有人注意到。他坐在那里对着魏琰拱了拱手说:“既然逍遥王如此盛情,本王也就不客气了。”

“好说。”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秦骁转头看向了魏皇,面无表情地说:“本王一直听闻墨王府的风景是金安城一绝,而且本王之前跟墨王爷一见如故,所以在金安城的这段时间,就叨扰墨王爷了。”

魏皇愣了一下,正在喝酒的魏琰神色一僵……他只想着不让秦骁住进逍遥王府里,怎么都没想到秦骁竟然开口说要住墨王府?!墨王府的风景的确是金安城一绝,但秦骁说他跟墨青一见如故是什么鬼?这分明就是胡扯!

“这……”魏皇又看向了魏琰。

魏琰神色淡淡地看着秦骁说:“骁王,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忘了跟你说了,墨王府等同于逍遥王府,你还是另外选择别的住处吧。”

魏琪开口了,看着魏琰不认同地说:“琰弟,墨王府怎么能等同于逍遥王府呢?而且墨王府怎么说都是墨青表弟的地方,骁王既然说了跟墨青表弟一见如故,想必墨青表弟是不会拒绝招待一下贵客的。”

“你……”魏琰看着魏琪的眼神变得有点冷了。

“都不要再说了!”魏皇开口了,“就这么定了,琰儿招待骁王去墨王府住。”

“父皇……”魏琰还想再说什么,但是魏皇显然已经决定了,而那边秦骁已经拱手说道:“那就麻烦逍遥王了。”

一场小宴就这么结束了,秦骁远道而来,魏皇让魏琰赶紧招待他出宫去墨王府住下,魏琰只能带着秦骁一起出宫了。

出宫的时候魏琰的脸色可没那么好看了,他看着秦骁神色莫名地问:“你一开始说要进宫,就是为了住进墨王府是吧?”

到这会儿了,魏琰当然意识到自己被秦骁摆了一道。秦骁一进金安城,魏琰原本是要招待他去住驿馆的。结果秦骁也没说自己不愿意住驿馆,反而说要去拜见魏皇。见到魏皇之后才提起要住墨王府的事情,还搞得魏琰一开口就说金安城里除了逍遥王府之外其他地方让秦骁随便挑……魏琰这分明就是落入了秦骁下的套,秦骁一开始就打算住进墨王府的。

“嗯。”秦骁也没否认。他的确一开始就是为了住进墨王府,才说要进宫去拜见魏皇的。因为秦骁很清楚,他如果跟魏琰直接说他要住墨王府,魏琰是绝对不会让他如愿的。

“你为什么要住墨王府?你跟墨青根本就没有什么交情。”魏琰看着秦骁说。

“本王跟墨王爷的确算不上一见如故,但是本王很想结交墨王爷。”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魏琰表示,他脑子没坏,不可能相信秦骁这样的鬼话……当初在雪狼国王城,秦骁跟墨青的相处,可算不得多融洽。

不过如今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虽然说魏琰平时在魏皇面前随意惯了,但做事的时候也不会真的跟魏皇反着来。秦骁既然想住墨王府,那就住吧,反正墨王府里如今还有两个空着的院子,因为靳辰跟墨青都住在一起了……想到这里,魏琰感觉自己的心又开始闷闷地疼了……

墨王府里。

墨青已经闭关了,靳辰在墨青的书房里坐着看书,冷肃和离夜在院子里玩儿,小颜负责看着他们别乱跑,而且要负责给冷肃那个猪头脸的大胃王喂食。

“小姐呢?”墨王府的侍卫队长脚步匆匆地过来了,看着小颜问道。

“小姐在书房。”小颜说。

小颜话音刚落,书房的门开了,靳辰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侍卫队长问道:“有什么事?”

“小姐。”侍卫队长对着靳辰恭敬地说,“逍遥王来了。”

魏琰来了?靳辰表示这似乎不用禀报吧?魏琰在墨王府从来都是出入自由的……下一刻,靳辰就听到侍卫队长接着说:“雪狼国的骁王爷也来了。”

秦骁?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就看到一片衣角闪过,魏琰已经出现在澜沧院的门口了,而魏琰身边那个面色坚毅的年轻男人,可不就是秦骁么?

“琰叔叔!”蹲在地上玩得满手都是泥巴的离夜抬头看着魏琰,甜甜地叫了一声。

蹲在离夜身旁的冷肃顶着那张傻兮兮的猪头脸,也跟着叫了一声:“琰叔叔!”

魏琰对着离夜笑了笑,看到冷肃现在的样子嘴角抽了抽,目光落在靳辰身上,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开口问道:“表哥呢?”

靳辰神色淡淡地走了过来:“墨青有事出门了。”

魏琰愣了一下,墨青出门了?那靳辰为什么没有跟着出去……魏琰心里有疑问,但是不想当着秦骁的面问靳辰,看到靳辰过来了,魏琰就开口说道:“骁王来金安城做客,接下来会住在墨王府。”

“好。”靳辰微微点头,看着魏琰说,“你安排就好了。”虽然魏琰没有细说,但是靳辰知道秦骁住进墨王府这件事,肯定不是魏琰主动邀请的。

魏琰本以为靳辰会反对,或者质问他,谁知道靳辰直接应了,一副他可以在墨王府里做主的样子。魏琰心中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了……

“那我招待骁王去住绿竹苑了。”魏琰微微点头说。

“好。”靳辰根本没打算请秦骁进澜沧院,就站在门口跟魏琰说话,这会儿看着秦骁说了一句,“骁王爷请吧。”

“之前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

秦骁开口,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姑娘问道。不过两个多月未见,靳辰似乎长高了一些,而且秦骁真的确认,靳辰在墨王府,绝对不是一个护卫那么简单。不过秦骁看上了靳辰,想要让靳辰为自己所用,他根本没想过要放弃,这也是他这次来金安城并且要住进墨王府的原因之一。

听到秦骁的话,靳辰面无表情没打算理会。魏琰想起之前在雪狼国时候的事情,心中感觉有些怪异。难道秦骁非要住进墨王府,是冲着这个小丫头来的?

“骁王爷,请吧。”魏琰还不确定墨青是不是真的出门了,也没打算让秦骁进澜沧院。

秦骁看了一眼靳辰,目光扫过不远处的小娃娃离夜和猪头脸冷肃,转身跟着魏琰走了。

“骁王,你想住墨王府没问题,不过接下来最好不要去打扰南宫柔。”往绿竹苑走的路上,魏琰对秦骁说。

“为何?”秦骁开口问道。

魏琰唇角微勾:“因为那姑娘,是我表哥的女人。”

秦骁看了魏琰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逍遥王不想笑的话可以不用笑,你的表情很难看。”

“姓秦的,别以为你是客人本王就不敢打你啊?”魏琰瞪着秦骁说。什么叫他的表情很难看?这个死面瘫才难看!全家都难看!

“你不是本王的对手。”秦骁看着魏琰说。

嗨!魏琰还真来气了!也不管他这次是专门负责招待秦骁的,还没走到绿竹苑,直接跟秦骁打了起来……

而魏琰的随从杜腾和秦骁的随从杨光都默默地站在一边观战。杜腾是觉得他家爷最近一直都心情不好,打打架有助于缓解郁闷的心情。而杨光是认为,魏国这个逍遥王竟然敢挑战他家王爷,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当然了,没过多久之后,杜腾傻眼了,杨光笑了……因为魏琰在秦骁手下根本没走几招就被打败了,心情明显更加郁闷了……

“逍遥王,承让了。”秦骁还对着魏琰拱手来了这么一句客套话。

魏琰拍了拍身上的土,没好气地说:“姓秦的,我真的发现咱俩八字完全不合!”他现在看秦骁不顺眼,非常不顺眼!

“我们又不成亲,不用八字相合。”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魏琰……你个死面瘫有病吧……

心气不顺的魏琰带着秦骁进了绿竹苑,然后指着其中一个房间说:“除了那个房间之外,其他的房间你随便住。”

“为什么不能住那个房间?”秦骁看着魏琰指着的那个房间问。

魏琰没好气地说:“客随主便的道理你懂不懂?我说不让住就是不让住,不想住在这里就拉倒!”

“好。”秦骁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选了另外一个房间,让杨光把他的行李拿了进去。

“本王就住在逍遥居,有什么问题过来找我,记住了,别去澜沧院!”魏琰话落转身就走。

绿竹苑里,秦骁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开口对杨光说:“你去住隔壁。”

“是,王爷。”杨光恭敬地退了出去。

秦骁出门,目光落在了绿竹苑里那个魏琰说不让他住的房间门口,抬脚走了过去。

房间并没有落锁,秦骁打开房门,发现这明显是个女子住过的房间,看起来简单却十分雅致。秦骁在想,魏琰不让他住,难道是南宫柔在这里住过……

魏琰离开绿竹苑之后没有回逍遥居,而是自己一个人又去了澜沧院。

靳辰仿佛早知道魏琰会去而复返,没有回书房,就在院子里坐着看离夜和冷肃玩儿。

魏琰出现在澜沧院门口的时候,靳辰朝着他看了过来:“进来坐吧。”

魏琰走进来,在靳辰对面坐下,看着靳辰问道:“墨青是不是闭关了?”魏琰也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墨青的人了,因为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虽然靳辰说墨青有事出门了,但是魏琰并不认为墨青真的出门了,因为靳辰还在这里。既然没有出门,也不出现,那十有八九就是闭关修炼了。

“嗯。”靳辰微微点头,“他今日才闭关,快则十日,慢则半月就出来了。”

魏琰点头,没等靳辰问,就把秦骁为什么会来墨王府的事情解释了一下:“秦骁来这里住是他跟父皇定下来的,我没能拦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来打扰你们的。”

“无妨。”靳辰微微摇头。

两人很快陷入了沉默。魏琰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嬉皮笑脸地管靳辰叫小柔儿,在靳辰面前自称哥哥,而靳辰也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

“娘亲!小夜可以跟苏苏叔叔到街上去玩儿吗?”离夜跑过来抱着靳辰的腿问道。

靳辰拿帕子擦了一下离夜脏兮兮的小手,看着离夜说:“娘亲有事,让你琰叔叔带你们出去玩儿吧。”

旁边正在走神的魏琰猛然回神,离夜就扑到了他怀中开始撒娇:“琰叔叔!琰叔叔!你可以带小夜出去玩吗?”

“好好!当然可以。”魏琰看了一眼靳辰,很快转移了视线说道。靳辰倒是真的没拿他当外人啊,都不用跟他商量一下的……这种感觉让魏琰感觉高兴之余又有点忧伤……

等离夜听说魏琰接下来也要住在墨王府的时候,就亲昵地抱着魏琰的脖子说:“那小夜可不可以跟琰叔叔一起睡啊?”离夜是个很缺爱的孩子,他觉得墨青和靳辰还有魏琰都是他的亲人……

魏琰看了一眼靳辰,靳辰微微点头说:“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魏琰赶紧开口说道,“我很喜欢小夜的。”

“小夜也很喜欢琰叔叔!”离夜笑嘻嘻地说。

于是魏琰离开澜沧院的时候,怀里多了一个孩子,身后还跟了一个猪头脸,因为冷肃和离夜如今是形影不离的小伙伴,而魏琰每次看到冷肃这张脸,心里都会产生一种很怪异却很爽的感觉……

离夜想要出去玩儿,魏琰当然不忍心拒绝这个可爱的小娃娃,尤其这个小娃娃还管靳辰叫娘的……准备出门的时候,魏琰让杜腾去问秦骁要不要一起出去。

“爷,为什么要邀请骁王一起出去啊?”杜腾十分不解。他家王爷跟秦骁明显完全不合拍好嘛?

“你是猪啊!”魏琰瞪了杜腾一眼,“不让他跟咱们一起,等咱们走了他使坏怎么办?”虽然讨厌秦骁那个死面瘫,但是魏琰还是决定要让秦骁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活动。万一他们前脚出门,秦骁后脚就溜到澜沧院去了,他岂不是在靳辰面前食言了?而且万一那个死面瘫打扰了墨青闭关,那后果就更严重了。

“爷说的是,小的这就去请骁王爷。”杜腾一溜烟儿地跑了。

没过多久之后,秦骁带着杨光过来了,看到魏琰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秦骁开口问道:“这是谁的孩子?”

“跟你无关。”魏琰没好气地说。反正他是发现了,不管他对秦骁怎么样,秦骁就是那张面瘫脸,也不会生气,他也不用客气。

“那他是谁?”秦骁看了一眼在魏琰身旁傻笑的猪头脸男人问道。

魏琰眼眸一闪,唇角就勾了起来:“他啊,是南宫柔的小弟。”

小弟?秦骁看了一眼冷肃,从他那张肿着的猪头脸上倒是看不出来他的年纪,但是总觉得这个傻乎乎的男人应该比那个小姑娘大。不过小弟这个词,有时候又被江湖人用来称呼下属和追随者之类的人……

看到秦骁看着冷肃的眼神有些奇怪,魏琰心中冷笑一声,在离夜耳边小声说:“小夜,这个叔叔是坏人,想要欺负你娘亲,让你苏苏叔叔打他。”

离夜一听这个陌生的叔叔想要欺负他最喜欢的娘亲那还了得?直接小脸一冷指着秦骁对冷肃说:“苏苏叔叔,打他!”

------题外话------

连载的第八十天,终于可以上架啦!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游游会继续加油,也请继续支持游游,爱你们!首订活动在上一章和评论区置顶都有公布,希望大家多多参与~*^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