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负距离的关系,够不够好?/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衢,又名仓城,悠久、丰裕。

晚秋的仓城在时光沉淀下端庄而宏伟,一尾晚霞却被掀卷得炫目,七彩色悠悠晃晃的洒在天空里,一如近日仓城顾家的荼蘼,因为顾吻安被刚归国的神秘轮椅王子宫池奕点名求娶而再掀高氵朝。

宝红色进口法拉利猝然停在‘凯撒’酒店前。

她只着绯红露肩裙装,夕阳打在曲线优美的肩窝,尤其迷人。

高跟鞋一步步拾级而上,沁凉清眸扫过酒店门口的展北,知道他就在里边。

“顾小姐。”展北冷面也恭敬,微微低头。

顾吻安直直的看着他,“他呢?”

展北没有抬头,亦不说话。

她已然抿了柔唇走进酒店大堂,惊艳的五官温凉如水,“宫池奕住哪个房间?”

前台见了那张脸,同为女人都叹了叹,不自禁张口:“九……”又猛地改口:“对不起,客人信息……”

“四个九?”顾吻安柔唇笃定,“谢了。”

他一直喜欢数字九,这是她唯一的了解。

酒店大堂不缺人,大多目光都在这个样貌美艳、气质如莲的女人身上,一半惊叹,一半不屑。

仓城历史悠久,却公认的,极少出顾吻安这样极致美的名媛,不单指人美。

顾家出事前,她性情温娇,哪怕不笑,甚至没有表情都美得经久,可顾家忽然衰败,她身上多了武装的清冷。

偏偏她似乎比以前爱笑了,那白皙的五官一展,美得移不开眼,眼尾一颗细细的痣显得风情恣意,又空洞寡情。

“你想怎么样?”她已经站在酒店房间里,婷婷而立,周身却很清淡。

男人坐在轮椅上,背对着,房间里流溢着淡淡的古龙水气息,斧凿刀削的肩廓显得沉冷。

片刻,男人按下按钮,轮椅缓缓转过来,隔着远远的距离,安静的望着她。

那双泼墨深眸里,倒映着顾吻安的曼妙姣好,她对裙子有固执的偏爱,一年四季可见那双白皙诱人的美腿,难怪被称仓城第一美腿。

掌控着仓城经济命脉的男人,经历无数声色,到头来也的确不得不承认……

她很美,美得人不愿用过多词藻去修饰,所以,他怎么会注意不到她呢?

“刚回来就连续两天见到仓城第一名媛,很荣幸。”男人没有外人传言的张狂,很从容,雕凿的五官微抬,无关痛痒的一句。

宫池奕有着二分之一的英国血统,异域迷人的沉邃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顾吻安站在那儿,终究挪开了视线,怕被看穿。

男人沉敛的视线停在她微红的脚踝处,下巴微抬,“坐。”

见她不动,他才陈述事实:“你爷爷让你跟我相亲,你不幸被我看中了,很简单,嫁给我,我替老人家照顾你,你安分做好宫池太太。”

他说话声音不大,一直礼貌的看着她的眼,性感的嗓音沉澈悦耳,如此重大的事情,他只是两片菲薄嘴唇一碰,说得轻淡笃沉。

顾吻安听完却红唇浅笑,“池公子,不是所有女人都对你趋之若鹜,嫁给你?”出于尊重,她没直说他是残废,只一句:“我很亏,何况能照顾我的不止你一人。”

可是顾吻安清楚的,时光沉淀出了四大家族:宫池、北云、东里、顾,见证了宫池家族的壮大和稳固,在仓城稳居首位无可撼动,而这一切源于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除了他下身残废,除了他风流、神秘,外界对他的了解仅仅限于那些无数的绯闻对象和‘宫池奕’三个字。

宫池奕抬眸静静看着她突来的笑,风情迷人不假,却少了温度。

他才轻轻挑起眼尾,平稳的嗓音漫不经心,“难道你还指望那个劈腿到国外的前男友?”

提到那个男人,顾吻安冷下美眸,“不越人底线,不戳人痛处是基本礼节,池公子连这个都不懂么?”

宫池奕看得出她爱那个人爱到什么程度,听闻了她捉奸捉到床上,没给狗男女难堪,倒是她自己差点死在国外,这会儿站在他面前能这样够令人惊喜了。

男人移开眼时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才道:“嗯……那就说说,谁还能?”

顾吻安抿唇,看着他的笃定,走了过去,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没有声响,依旧不影响她的美丽,在他身侧站定。

说话时,她似乎是笑着的,又一片温凉没有表情,他只能看到眼尾那颗痣,颇为生动。

“能帮的人并不少,东里是演员,我是导演,可以各取所需。”她说。

宫池奕挑眉,“东里智子?嗯……他似乎去过荣京,原来是给你的新电影拉投资去了?”然后深眸微抬,低沉,“结果失败了。”

顾吻安微愣,她没想到他会了解这些。

微微吸气,清眸低低的看着他,“总之不需要你帮忙,我找谁都不会找你,你我关系并不好,免得听人非议。”

对此,男人微微勾起薄唇,开始优雅的吸烟,又侧首看着她。

“为什么,我总感觉顾小姐很排斥我?”吞云吐雾间,男人低哑的嗓音,“我伤害过你?”

顾吻安抿了唇,神色清淡,微撇开脸。

看似只是躲开烟雾。

他最近喜欢混迹娱乐圈是公认的,阅女无数也是公认的,但他非常笃定没有碰过顾吻安,也非常笃定,她不喜欢他。

她干脆退了一步,移出他的视线,在他看来时,才抬手撩了长发掩去所有情绪。

明艳一笑,又有些讽刺,“总之,希望你不要插手,我爷爷那儿我会去说,相信高贵的池公子不屑于做土匪,强迫我嫁,也的确挺委屈我,毕竟都知道我不干不净、潜了不少男星”

可事实证明,他就是当了土匪,抢了她,又占了她,还一辈子不放。

顾吻安还悠悠一句:“我需求旺盛,而你……”

她浓密的睫毛低垂,看着他藏在黑布下的下身,潜台词:下身都残废了,自然满足不了女人,总是混迹娱乐圈也不过是反其道而行的强撑男人尊严罢了。

宫池奕刚要递到嘴边的香烟顿了一下,面对她明艳又不屑的视线,眸色暗了暗,颇有意味。

“站住。”她刚走了两步,男人幽幽出声,低醇、厚重。

顾吻安停了脚步,转身看他。

男人已经顺手捻灭烟蒂,侧过身,冲着她勾了勾骨感指节。

那么优雅。

她犹豫片刻,还是折返回去,“怎么,要胁迫我?”

宫池奕薄唇微动:“你也说了我很高贵,胁迫这种事,向来不屑。”

他希望她微微弯腰,迁就一下轮椅上的他。

她的家教很严,一向懂得礼节和尊重,宫池奕知道,但他着实不认为这个女人如外界眼里那么乖,否则不会说出刚刚这番话。

就在她弯下腰时,男人长臂一伸,强势的力道将她整个人抱坐在腿上,薄唇已然压了下去,大概是尊严被辱,唇齿间几分惩戒。

没来得及平衡身体的她在惊愕中碰触了那双的薄唇。

真的很冷,唇线极度清晰,以至她全然忘了反应。

手包掉落时,龙舌扫过那双柔唇钻了进去,沉眸波澜平静,像在完成一个动作而已,细腻的馨香,却让他忍不住加深这个吻。

发现她竟然不懂呼吸,眸底铺满朦胧。

终究是松开了她,缺氧的人几乎无力木讷的倚着,他淡淡勾唇,这哪像什么浅了无数男星的女人?

掌心扣着她的侧脸不松,指尖缠绵着几许她的长发,并不见动情,只抵着薄唇沉声,“你说关系不好不找我,现在呢?最亲近时已经是负距离,够不够好?”

温热气息喷薄耳际,猛然让她想起了最爱的男人拥着别人甜言蜜语的纠缠,不顾可能跌倒的危险从他身上退下去,身体紧绷。

他伸手握了她的手腕,稳住她摇晃的身子。

抬眼看着她气得红了眼,抬手狠狠擦了嘴角,冷冰冰的盯着他。

宫池奕心里有那么一秒的温热。

再开口,嗓音有些沙哑,“你很清楚,你爷爷必须让你嫁给我,否则没必要费心思换掉我家里人安排的相亲对象。”

换人这事……她生愣的看了他,他竟然知道?

蓦地,脊背微凉,那一刻,她真的意识到这个男人多么善于伪装,几个人知道他如此深冷城府的一面?明知被换人还要跟她水到渠成?

半晌,男才低低的、诚恳的道:“你是聪明人,这件事是板上钉钉,你要排斥我,那也无妨,毕竟婚后我不可能碰你。”说罢,还略微自嘲“没办法,功能不全。”

顾吻安站在他面前,视线打在空阔的窗外,没有焦距,侧颜一片莫测。

宫池奕薄唇微动,继续道:“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跟你签下婚前协议。”

可以不碰她,可以签协议……都是她要的。

她闭了闭眼,转过头,平静居多,“这么说来,你什么都占不到,凭什么揽下顾氏这个麻烦?”

在别人眼里,顾氏此刻就是吸血鬼,逮谁吸谁,竟然还有人主动凑到嘴边的?

宫池奕眼神顿了顿,再抬眸,却是漫不经心,“你可以当成,我喜欢顾家,喜欢你。”

------题外话------

新文开坑!求收!求收!连载之后到入V前2500名收藏评论冒泡有奖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