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数年初见很不愉快/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么?顾吻安定眼看了他几秒,那一双风平浪静的深眸,哪点像喜欢她?

所以她在想,到底她认识他么?

认识,又宁愿不认识。

她进来时这个男人周身淡漠,转而又波澜从容的跟她说嫁给他,那双看似缠绵的深眸好似无尽的深渊。

他很危险。

顾吻安走出房间时,男人的轮椅转向她,棱角微仰,黑曜眸子清晰的映着她,“你有足够的时间考虑。”

很人性的话语,连低醇的嗓音都变得悦耳。

然而下一句他沉声残忍,“可你爷爷等不了太久。”

她终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明明他在轮椅上,却有一种睥睨倨临的气度;明明他说的是事实,嗓音平稳,偏偏让人觉得刻薄。

她本不想靠近宫池奕,从来就不想,可相亲时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走出酒店,顾吻安觉得后背有些凉,高跟鞋踩在地上声音清脆,可脚趾竟有些麻。

刚下酒店台阶往自己的车子走,耳边却是男人低低的声音。

“顾吻安。”

听到这个声音,她以为自己幻觉了。

款款转身,看到那个背光而立的男人,蹙起眉。

他竟然回来了?

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近,微微仰脸,“来找我算账的话能否等晚上?我现在还有事。”

郁景庭穿了灰色西服,原本就淡漠的人,越发没有半点温度,并不冷的天,他似乎越让人觉得淡漠到冷。

“我来看看你爷爷。”他开了口,一米八几的个子,饶是她再出挑也不及男人的伟岸显眼。

你爷爷?

吻安听到这个称呼,笑了笑,眉眼的痣本该风情迷人,此刻却只剩讥讽。

郁景庭和她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但他每一次见她,她都是清傲迷人,殊不知私底下的顾吻安可比白水还清淡疏离。

她看着他,迎着夕阳,只得轻轻眯着眼,“如果你来确认爷爷还能活多久,抱歉,我会让他长命百岁,让你们一夜夜不得安宁。”

郁景庭看了她,一张生得十分英峻的脸微微垂下来,“这件事受害者不止你一个。”

他声线很冷,眸底阴霾浮动,她总是只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位置上,哪怕面上惊艳浅笑,背后却防备带刺。

顾吻安侧了脸,浅笑,“是么?还有谁,你?……我以为你大老远回国,是到我面前施舍怜悯来了。”

有风拂过,她轻飘飘的声音、她的长发皆被风吹得飘散,有那么几缕拂过郁景庭的脸,清香萦绕,柔似海藻。

男人却心神沉定,面无表情,“我不想和你争论,你爷爷在等你。”

说完,笔直的双腿往他越野车走,侧首淡漠一句:“上车。”

了解郁景庭的人都知道他为人淡漠,淡漠到无温是他的杀手锏,走到哪都有一股子危险讯息让人退避,而他不喜纠缠,尤其不喜一句话重复两遍,她再不走,可能会被扔上去。

顾吻安只好走了过去,钻进车里,沉默着。

两个互不喜欢的人,见了面就只有冷漠和无形的排斥,不知郁景庭是否如此,总之她只当他不存在。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