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只是曾经岁月静好/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开得很慢,郁景庭像一块冰,没有表情的坐在那儿,她又不说话,气氛跟凝结了似的。

快到医院的时候,郁景庭终于开口了:“我会待一久,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知道他拒人千里,能这么说,真的是够念情份了,顾吻安却只是清浅的笑,“不必了。”

她对他的敌意太明显。

这让郁景庭微微的不悦,看了她,而她转向窗外,阳光照进来,只能看到她眼尾的痣。

风情,倨傲。

终是抿了唇,沉默。

顾老爷子是不得不住院,大概是年纪够了,知道家族走到尽头,好像也没多大的悲恸,反而担心孙女一个人怎么过。

“谁惹你不高兴了?”老爷子宠溺的看着床边的孙女,苍老的脸上布满虚弱的笑。

吻安微皱眉,“爷爷,您让他来干什么?不怕倒您胃口,我还怕胀气呢。”

老爷子拍了拍孙女的手,“你呀,比我还记仇,记仇还不分人,犯错的又不是他,人家还算关心你。”

她低头削水果,心想,她不需要关心,关于郁景庭那一家子人,她见谁都胀气。

好一会儿,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乖孙女,爷爷老了,家里只剩你,其实公司倒了也好,你不用辛苦经营,找个简单的工作,加上爷爷给你留的资产,舒服平静的过日子,够了。”

顾吻安鼻头有些酸,这样的语气,像在安排后事。

眨了眨眼,她笑了笑,“爷爷,是您教我的,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您一辈子为了我,都躺这儿了,现在该我负重为您了吧?”

老爷子叹气,“你呀,太懂事了男人不喜欢,爷爷愁了这么多年,把你嫁出去更难了。”

吻安倒是笑了,“说不定,哪天我就拿着结婚证给您看了呢?”

一听这话,按照她的性子那就是必定有苗头。

“哪家小子呀?”老爷子来了兴致。

她卖了个关子,笑着,“您能下地走路了我再告诉您。”

离开的时候,她很认真的看了床上的人,“爷爷,您实话告诉我,公司出事,跟他有没有关系?”

老爷子当然知道她说的谁,犹豫了会儿,本来想说‘不知道’,最后只一句:“不可能,都多少年没回国了,他也不喜欢碰这些事。”

她没再说什么,细心嘱咐了几句,出了病房。

郁景庭一直在门口等着,看她的表情还是和进去时一样的清淡。

上车的时候,她冷不丁说了一句:“我爷爷可能撑不过这个新年。”

很悲伤的事情,不知道她心里忍了多少,说出来轻飘飘的,然后看了他,“你不就想知道这个么?”

郁景庭刚启动车子,又停下,英俊的五官侧过来,浓眉皱起。

然后她说,“不用好奇,最大的秘密只能跟陌生人说。”

陌生人。跟他划清界限,更是对他身份的讽刺。

没错,他现在是她父亲的儿子,但跟顾老没有半点血缘关系,那是陌生人来着。

可郁景庭冰一样的脸还是有着不悦,声音却是淡漠之极,“清冷的女人有她的魅力,但这么乱咬人,你确定合适?”

他说过了,就算她是受害者,也没权利对他撒气。

吻安淡雅的音调,“不想被我咬,你可以不出现。”

车子重新开动了,郁景庭也没有温度的陈述:“顾家只剩你,我再冷漠,也看不得你去死。”

顾吻安笑着,“谁说我要去死?你放心,我会过得比你们任何人都舒服。”

郁景庭皱了眉,薄唇抿着,片刻,车速忽然慢下来,“能抽烟吗?”

很显然,他冷郁的脸是因为她几次三番含沙射影的话,但作为绅士,他还是忍了。

吻安很干脆,“不能。”

结果郁景庭还是点了一根烟,那样淡漠的人,抽烟的姿势也不过干净修长的指节夹着烟,但好像也比别人有味道。

可这不能改变他的无礼,所以她皱了眉。

郁景庭已经开了口:“不管你父亲和我母亲怎么走到一起,他们过得很好,我尚且平和,你凭什么耿耿于怀?”

他这样漠然的性子,大多不会说狠话,顶多冷一些,但今天例外了。

“不管你承不承认,顾家就是跨了,而我母亲不是罪魁祸首。”说罢,侧过脸,“你也必须承认,弱者都易怒。”

她就是弱,偏偏拼命用一副倨傲撑着,他不过点破事实,希望她放松些罢了。

顾吻安终是紧了柔眉,这就是她讨厌郁景庭的原因,他太冷漠,冷漠到残忍得让她喘不过气。

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那是因为躺在医院的不是你爷爷,亲人尽散的也不是你。”

如果他真的像外界知道的那样,是死了,她可以接受。但他活的好好的,抛弃她,抛弃爷爷,恩断义绝,他凭什么过得好?

郁景庭好像第一次见她情绪这样的起伏,美丽的眸子里有些锐利。

薄唇微抿,掠过这个话题,声音依旧那么淡漠,“听你爷爷说给你安排了相亲,去就送你。”

她转过脸,“不用。”

“我在这儿下车。”

很冲动。

郁景庭微蹙眉,“因为我的话?”

她惊艳的五官没有波动,转身离开,风里余留了她淡淡的香水味。

郁景庭坐在车里看着她走远,捻灭烟蒂。

应该就是从这天起,她闯进了他淡漠无温的人生。

------题外话------

开更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