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今晚是个不错的机会/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在街头游走了小片刻,脑子里才清明起来,她还得回凯撒把自己的车取回来代步。

而她离开了那么久,再回去,竟然正好碰到从酒店出来的宫池奕。

保镖展北永远在距离主人一步之内,肃着面孔看了她一眼,然后规矩的低了眉,跟宫池奕低低的说了句什么。

宫池奕坐在轮椅上,看不到下半身,上身是挺直的,臂肘搭在金属把手上,一个简单的颔首远眺,透着贵族气息。

他朝她看来,异域冷魅的五官敛着稳重,嘴角勾着。

吻安转了视线,没回应他这个简单的招呼,不过一转眼,正好看到朝他走去的女子。

那一瞬,顾吻安耳垂着了火,原来宫池奕不是跟她笑的。

抬手戳了一下额头,利落的钻进自己的法拉利,又忍不住看了眼推着他从酒店门口下来的女子。

优雅,贵气,也很成熟。另一个相亲对象?

宫池奕绝对是女星绯闻中标配的元素,但她从没听过这个女的是谁。

上了车的宫池奕嘴角还有着温稳的弧度。

“嘴里含了蜜?”宫池鸢转头看了他,她这个弟弟平时不爱笑,话不多。

宫池奕靠在椅背上,暗色的眸子从后视镜那辆宝红色的法拉利转回来,嗓音沉稳又清离,“这么远赶过来监督我?”

女人笑着,“知道我辛苦了?没办法,爸逼我,三姐只能逼你,你再不娶,他老人家真的要亲自来了。”

二十七的宫池奕现在可是家里的金疙瘩,大哥宫池枭都四十多快五十了,可见老爷子高龄,能不急么?

但是宫池奕对这件事始终不急不缓,那么多绯闻,没一个是实在的,老爷子打电话催他,他也是波澜不惊,说:“没遇着合适的。”

“媒体不是说你求娶顾小姐?”宫池鸢了解他,所以带着狐疑。

果然,男人哑光深沉的眸子淡淡的笑意,顺手捻了一份报纸,沉澈的嗓音显得漫不经心:“媒体的话你也信?”

他是想娶她,奈何人家看不上!

宫池鸢叹了口气,“你果然又诓了我,不过……”略微的语重心长,“你也别太眼高手低,找个好姑娘就行了。”

“毕竟我条件就这样?”宫池奕不怎么在意的接过话,看了自己残废的双腿。

“三姐不是那个意思。”宫池鸢眼神里有些心疼了。

他快六岁才被带回宫池家,本来在军营一切安然,出挑得英俊雷厉,哪知道一场意外让他成了这样?

“不是说跟北云馥感情不错?”宫池鸢转移了话题,“你该不会用求娶的绯闻刺激她的吧?”

宫池奕捏着报纸的手摸了摸鼻尖,声音淡悠悠的,“少看点肥皂剧。”

呃,宫池鸢嗔了他一眼,一点也没跟姐姐说话的样儿!

不过她还就喜欢这个弟弟。

车子停住时,宫池奕合上报纸,“明晚招商晚宴,你也去吧。”

“干嘛?”宫池鸢皱眉,“爸逼我出嫁就算了,哪轮到你给我操心相亲了?”

宫池奕微微勾动嘴角,配合展北坐上轮椅,缓缓往别墅而去。

晚宴上。

吻安简单的一席白裙,本应该会让人觉得冷情的眼色,但她现在真的是好像无时无刻不在笑,显得风情动人得恰到好处。

“她怎么来了?”

“顾家落魄成那样,穿得可真不掉价!”

三两的女子小声议论着,可见她走到哪都是会令人嫉妒的,哪怕没了雄厚的背景,气质却没法夺走。

顾吻安也想知道宫池奕叫她来干什么。

展北请她去楼上房间的时间,她对着宫池奕皱了眉,“有事不能光明正大的谈?”

宫池奕原本在想事,侧首见了她,深邃的瞳孔微微亮色,儒雅的冲她颔首,“坐。”

她没动,“如果只是想继续昨天的话题,就不必了。”

他按下轮椅按钮慢慢朝她靠近,距离并不远,但顾吻安觉得他走了挺久。

目光一直在她脸上,她本想回避,想了想,回视过去。

那是一双幽暗的眸子,眉宇之间沉淀了许多历练,男人的历练本就是种魅力,难怪有人说,二十七的宫池奕纵横捭搁,经历了的事,不亚于很多七十二的男人。

那的确是在夸他。

轮椅停在她面前几步远处,所以宫池奕只用微微颔首,沉稳的嗓音听起来没什么恶意,“不是说要找出除了我以外能帮你的人?今晚是个不错的机会。”

她皱眉,所以把她请来了?

没一会儿,她总算明白宫池奕什么意思了。

------题外话------

池公子要帮安安找男人?有这么好的事咩大周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