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郁景庭怎么认识的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展北恭敬的欠身退了下去,而另一边的余扬转笑走过去。

他最明白刚刚展北为什么那么紧张,以至于差点把顾吻安捏碎。

拍了拍宫池奕,“别气别气,看你把展北委屈的。”

说着很顺手替他把擦了擦茶水,“没事,一会儿就温干了。”

郁景庭从一开始就只是安静的坐着,但毕竟不十分熟,加上顾吻安、东里智子都在,余扬不能把那块黑布揭掉给他盖上外套,只能将就着。

吻安已经被东里拉了过去,一脸担忧,她只笑了笑,“没事。”

“你当然没事了。”东里皱着眉,所有情绪都直白的在脸上,语调又是责备的,“从你们家出事开始,你都不知道疼字怎么写了,你能有什么事?”

吻安抿了抿,小声喊了他“东里。”示意他情绪别这么明显。

但是东里智子不喜欢迂回,看了看宫池奕,“三少,不好意思了,我得带吻安走,也不早了。”

郁景庭目光淡淡的看过拥着她的东里智子,缓缓放下茶杯,薄唇抿着,淡得差点让人忽视,这会儿却低低平平的一句:“不是还有事没谈?”

吻安也看了东里,声音不大,“你先走吧,不是还有事吗?”

等东里智子离开,宫池奕脸上也恢复了该有的从容,颔首看了郁景庭,又看了她,“忘了给你介绍,华人第一、世界第四的律所创始人,一般人见不到的。”

顾吻安顿时有一种被诓的意识,美丽的双眉皱起,看了宫池奕,“所以你跟我说的就是他?”

枉费她乖乖当了一回倒茶妹。

郁景庭也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很显然,他事先也不知道宫池奕的安排。

宫池奕看了看顾吻安,目光笃定之余,嘴角微微的弧度,“认识?”

她什么也没说,拿了自己的包就走人,“不打搅你们谈事,我先走了。”

对此,郁景庭只是眉角微动,也不做进一步的解释,只淡淡的道:“顾家什么情况,顾小姐自己最清楚,大概是心里明白找了我也没用。”

宫池奕知道没那么简单,顾吻安是清傲,但不是不讲理,可她显然一副根本不可能跟郁景庭共处的模样。

主动跟郁景庭握了个手,在商言商的客气,周身萦绕商务气息,“麻烦你白跑了一趟。”

郁景庭客气的挑眉,“这次回来会待一久,仓城商界起伏大,是律所揽生意的好时机,有需要的地方,还得请池先生多帮忙。”

宫池奕只礼节性的点头,“承蒙郁少抬举。”

后来房间里只剩宫池奕和余扬了,展北买来的药没用上,放在茶几上。

余扬看了看那头垂眸沉吟的男人,“你没事吧?”指尖指了指他下身,生怕命根子被烫坏了。

宫池奕扬手抽掉腿上的黑布,立体的五官神色淡淡,“你觉得她现在需要什么?”

余扬挑眉,虽然话题转得快,也知道他在问什么,“反正顾小姐缺什么也不缺男人,只是缺靠山。”说罢不免睨着他,“你该不会玩真的吧?”

宫池奕把轮椅缓缓挪到茶几边上,玉竹长指把玩着药膏,嗓音醇澈悠然,“能收服整个娱乐界,收服不了她?”

“嗤!”余扬抽了抽嘴角,“吹牛不张胯,不担心扯蛋,你丫使劲吹!除了北云馥,你还碰过谁,不都是钱砸的、一张脸迷的?”

然后又看了看他,“顾小姐清高自傲,绝世美人,真不定看上你这张脸;再说她需求旺盛吧,你这……那更看不上了。”

余扬说着直摇头。

宫池奕慵懒的目光扫过,抿完最后一口顾大小姐给他倒的茶,不客气的冷声撵人:“门在那儿。”

余扬愣了一下,悻悻起身,边走边唠叨:“实话实说而已!顾吻安不在就原形毕露,多装一下儒雅深沉会变性?”

房间空了,宫池奕抬眸看向恭敬立着的展北,薄唇微动,“以后对她注意分寸。”

展北低头,“是。”

之后好久,宫池奕没再说话,只是低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残废’的双腿,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郁景庭怎么认识的她?”

展北微蹙眉,“郁景庭这人声望高,但为人淡漠,家世背景一直不为人所知。”

宫池奕似是“嗯”了一声,按下轮椅按钮缓缓往房间门口走,展北紧随跟着,听着他在出门之际沉声:“聿峥说馥儿出了点事,明天提醒我过去一趟。”

展北皱了一下眉,欲言又止,最终是没说。

------题外话------

动动小手收藏哇,经常冒泡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