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把我卖给你,敢要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一步离开的郁景庭在酒店门口站了会儿,然后给顾吻安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没有接通。

顾吻安看到来电了,也只是瞥了一眼,利落的甩掉高跟鞋,踩下油门直奔酒吧。

很多人都知道,她身为顾家明珠,高高在上,却非常喜欢各式各样的酒吧,一头扎进去可以一整天不离开。

从前是真的在里头寻找灵感、寻找素材,现在只是因为这地方更能让她放松下来,哪怕稍微露了点脆弱,也有酒精做掩饰。

点了包间,除了喝酒什么都不做,白皙修长的双腿交叠,优雅的靠在沙发上,透过彩色玻璃俯瞰舞池喧嚣,看起来忧淡而享受。

没一会儿,她的电话响了。

放下酒杯,美眸淡淡的垂下,好一会儿才划开,“……直接说结果。”

听着,她轻轻扯起红唇,视线漫不经心的落在舞池里,清雅的声音有些冷,“说了半天,你是来跟我讲笑话的?”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太多畏惧,倒也抿了抿唇,“不是,顾小姐,您也知道宫池奕什么人,能干掉家里三个兄长,在仓城起起伏伏的商界岿然稳坐,还玩转娱乐圈,那是真不好查!”

吻安动了动嘴角,抿着红酒,“好查我能给你那么多钱?”

“要不……您再加点价?”男人试探着开口。

这回吻安笑了,眉尾风情的痣却是凉的,“钱没有,把我卖给你,敢要么?”

那头的人愣住,咽了咽唾沫,妈的!真狠,谁敢要她?万一得一身病。

“查就利索的,否则我把钱都抽回来,你看着办。”吻安目光俯瞰,淡淡开口,然后挂了电话。

酒也没味道了,只好闭上眼窝进沙发里。

她再醒来,还是被电话吵醒的,因为早上的酒吧很安静,电话声音越是刺耳。

拧眉眯着眼,葱白的手拿过电话,第一反应就是要掐断,但又顿住了,贴到耳边,“晚晚?”

“我在医院,一会儿喝一杯?”北云晚轻轻淡淡的声音很好听。

顾吻安猛的想起了昨天聿峥说的话,北云馥受伤了,难道不是因为拍戏?

顾不上什么,电话一挂断就匆匆忙往医院赶。

露天分层的咖啡吧,情调高雅,就是比较难找人,但是顾吻安刚到,一个小孩就到了她跟前,“姐姐,一个漂亮姐姐在二层西角等你哦!”

“谢谢!”吻安笑眯眯的摸了小孩的头。

很简单的话,她却明白,因为别人形容北云晚,一定会说‘漂亮’,因为她的五官真的无可挑剔。单论大概是唯一比顾吻安长得美的,至于别人,不论学历、出身、气质都自觉的不敢跟她比。

北云晚坐在西角,微微侧脸不知道在看什么,风细细的吹过,那张完美的脸一览无余,仅仅一个坐姿也能让人感觉她的清高,可能还有点刁蛮。

但顾吻安喜欢,清高并非傲慢,尤其这个时代,优秀的名媛快成为被攻击的弱势群体了,总得有点武器。

“你又在酒吧过夜的?”北云晚回过头看到她,一下就皱了好看的眉。

吻安一笑,柔唇清淡,“孤身一人,睡哪儿不一样?”

轻描淡写的一句,却让北云晚有些心酸,多倨傲的一个人,小时候睡觉不是顶级席梦思都要哭的,却委屈在酒吧的小角落。

北云晚给她递了梳子让她理一理。

顾吻安却盯着她的手腕拧眉,“手怎么了?”

北云晚只是淡淡的挑眉,很自然的缩回去,喝着咖啡,“削水果不小心划到。”

顾吻安怎么可能信她?她堂堂北云大小姐,想吃水果只用张嘴,什么时候碰过刀?

“北云馥干的?”吻安水眸清淡。

北云晚搅着咖啡,不着痕迹的讽刺,“她想碰我?下辈子。”

“那就是聿峥了。”吻安一口笃定,柔眉几分生气,又是心疼,“你到底是不是傻的?聿峥那种人不会有情,就算要有,你爱了他这么多年,早该海枯石烂。”

北云晚笑,“女人总要傻一次,你不也一样?”意识到提了不该提的,北云晚抿了抿唇,继续:“所以这次我不打算纠缠了,想去国外清静清静。”

吻安盯着她手腕上的伤,“清静?”

“干嘛?怕我自杀?”北云晚好笑,“我那么怕疼。”

吻安没说话,美丽五官微微低下,片刻才道:“也好,为了个男人你这么憋屈我都看不下去。”

说罢,她放下咖啡,“昨晚喝多了,得去买点药,等我会儿。”

医院就在附近,所以北云晚点头,但她知道吻安不是去买药,大概去卫生间哭一会儿骂一顿又欺负了她的聿峥,然后去问医生,她的伤到底是自杀还是不小心划的。

她要走了,吻安没家人、没朋友,她再忙都是孤独的,却什么都没说让她去国外清静,免受感情欺扰。

她们彼此就是这么了解,比亲姐妹还亲。

……

医院卫生间门口,顾吻安走出来,微微吸气,一如既往的高贵,脚步却慢慢停住,盯着迎面款步而来的女人脸色凉了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