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不爱又何必伤害?/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顾吻安把视线低下,不想跟于馥儿起冲突,她现在心情真的很不好,搞不好就把鞋甩她脸上给晚晚泄恨。

可人家是聿峥护着、宫池奕捧着的人物,聿峥暂且不说,她还要用到宫池奕,还是暂且识趣点的好。

然,她刚要走过去,北云馥先出了声:“顾吻安。”

平淡的语调,但是直呼其名,可见她也不太乐意跟顾吻安说话,又有说话的必要,不然偶尔娱乐圈见了也会疏离的喊她“顾导”。

顾吻安停下来,婷婷立着,气质比身为明星的北云馥还要好,嘴角清凉的笑,“有事?”

别说她们都是名媛圈子里的人,或是于馥儿跟晚晚同一个屋檐长大,但顾吻安真的很少跟她碰面,了解甚少。

北云馥把她打量了一遍,傲慢并不明显,语调淡然中却有几分凌人,“阿奕要娶你的绯闻是你自己炒出来的吧?”

毕竟她顾大导演擅长这种事。

顾吻安忽而笑起来,白皙长腿微微靠近,看着她的脸,清雅的、倨傲的挑眉,“哦,你这是来问罪的?”

不待她说话,顾吻安淡淡的继续:“曾经宫池奕眼里只有你,忽然不当备胎说要娶我,你有那么些闹心,或者嫉妒我可以理解。”

柔唇清雅勾起,连睨着北云馥的动作都是迷人的,“还有事吗?”

“那就是默认了?”于馥儿皱了一下眉,“我不管你打着什么样的算盘,最好离他远一点,别拿顾大小姐的另类游戏去伤害他。”

吻安笑意深了,“北二小姐出门没吃药么?求娶的是他,你可以找他去。”

于馥儿挪了一步把她拦住,怒气比之前明显,“我了解他,也不是对你一无所知,如果你顾小姐看不上、无所图,就犯不着让绯闻飘着。”

距离有些近,吻安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了,不喜欢也就退了一步,笑意淡淡,“谢谢抬举,我真压不了他放的绯闻。”

可北云馥还不让她走。

“顾吻安,你还不清楚吗?”于馥儿直直的看着她,“顾家倒了,你再谋算也是这么回事,何必去害别人?明知道不是金穗子,不过枯黄了的稻草,以你的高傲,安安分分找个工作靠自己不好么?”

吻安终是闭了闭眼。

她讨厌这样的语调,跟郁景庭一模一样,好像她顾家倒了,她就该认命,没权利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有气,但转过身一片从容,细白指尖撩过长发,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笑得明媚,“我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么多,你非要这么想……可我就算只是一根稻草,也要跟宫池奕这颗钻石绑在一起,你奈我何?”

北云馥一愣,没想到她会坦白,还如此理直气壮。

不过这还真是她顾大名媛的作风,不藏着掖着,干脆利落。

“宫池奕要移情别恋,你不舒服可以找他撒娇啊,他肯定二话不说好好疼你一顿,哦不对!”吻安是真的来了脾气,说话笑着,却一句一句的扎针,“我忘了,你正吊着聿峥玩暧昧着呢……北二小姐这么有魅力,找这么落魄的我要男人,不怕掉价么?”

于馥儿捏了手心,“我跟阿奕清清白白,跟聿峥无可厚非,麻烦你说话好听点。”

吻安看着她生气,清冷淡然的睨着,“做得无愧,还能怕别人说得不干净?于馥儿,你怎么玩男人我不管,但请你记住,别欺人太甚,好歹你本姓北云,晚晚就算不是亲生,她也是你姐,她救了你哥,救了北云家,你该感谢她。”

于馥儿忽然冷笑,“北云晚跟你还真是好姐妹。”

昨晚发生的事,今天就都知道了,还没少歪曲吧。

顾吻安没再理她,只不过刚转身,又见了个人,准确说是俩,眉头一下子更紧了。

郁景庭也不知道是怎么跟着她来的,双手插兜,淡漠无声的立着,看起来刚和聿峥说了两句。

“馥儿。”聿峥在那头转过视线来,一如既往的冷漠,面瘫脸,但的确英俊无比,看着于馥儿。

顾吻安听完扯了嘴角,走过去,站在聿峥面前,“聿少来医院约会?可否一会儿从南面走?”

因为晚晚还在医院西边的咖啡吧。

聿峥淡漠的视线几乎没怎么看她,倒说了句:“顾家什么时候管路了。”

吻安一看他这张害人不浅却毫无温度的脸就生气,“因为我不想晚晚看到你!你昨晚在她手上划了一道,就别出现折磨她了行么?”

在她手上划了一道?

聿峥倏地眯了一下眼,几不可闻,随即冷声:“她在哪?”

她勾唇,“怎么,想带着于馥儿过去再给她心上补一刀?”她冷了眼,“你跟北云馥也真是配,她在两个男人间不表态,你在两个女人间不表态……晚晚只是爱你,你不爱就算了,何必伤她呢?”

------题外话------

性格时境遇使然,安安说起话来比较犀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