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她在,所以不一样/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大门口,展北开了门又把伞接过去,顾吻安推着宫池奕进门。

别墅内的装潢跟他本人一样,贵气逼人,只是这时候欣赏起来感觉不大一样,因为家里的确多了个人。

“阿奕……”于馥儿好像刚洗完澡,头发是湿的,或者是淋湿了没干,从客厅出来就喊了他的名字,不过中途顿住了。

看着顾吻安,她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眉,然后才自然的笑了笑,“我在附近赶通告,雨来得急,正好过来避一避。”

顾吻安一手扶着他的轮椅,眨了眨眼拂去醉意,好看的柔唇微微勾着弧度,“我不打扰二位了?”

说着话,她冲他摆摆手,“借用一下你司机?”

宫池奕微微转过轮椅,握了她的手腕将她稳住,低醇的音调里带了不容抗拒:“换拖鞋,上楼洗个热水澡,别感冒。”

吻安清浅笑着,其实也没笑,因为眼尾是清淡的,习惯的绕了绕发尖,食指来回指了指于馥儿,又指了指宫池奕,“你确定不会打扰你们相处?雷雨交加的,说不定你就成功从兄弟手里把女人抢过来了。”

话语里带着微微的酸意,所以宫池奕抬眸静静的看了他片刻。

四个人安静着,顾吻安被宫池奕看得压抑,移开了视线。

“顾吻安,你说话能不能稍微好听点?”于馥儿本就心情不好,还是开了口,而且是今天第二次这个语气。

她没什么表情,“不好意思,可能空气不太新鲜,不能怪我。”

不就是说她在阿奕这儿很多余,很不合适么?于馥儿佩服的人真不多,顾吻安绝对算一个。

美名远扬的大小姐,聪慧明理、高贵大方,什么赞美她都能驾驭得了,但在她看来,能在顾吻安那张犀利嘴里活下来的人是上辈子积德了。

殊不知,顾吻安对谁都以礼相待,针锋相对的人极少。

于馥儿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要说感情,我跟阿奕绝对比你强,更别说若不是你的好闺蜜缠着聿峥演苦肉计,你以为我愿意跟你碰面?要说多余,多余的人也是你。”

“行了。”宫池奕低低的嗓音,略微不悦,又开口喊了立在一旁的保镖:“展北。”

展北领会,虚扶着顾吻安请她上楼。

那会儿,顾吻安才嘴角微微扯起,有那么些讽刺,有那么些难受。

可能是连续看到不喜欢的人了,郁景庭是,于馥儿也是,早中晚总在她眼前晃,约好了似的。

吻安被送进主卧,展北就退下去了。

卧室里紫白色调,陈设简单大气,压抑的胸口也舒服不少,直接去了浴室。

楼下,北云馥看了一会儿神色淡淡的宫池奕,“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宫池奕的轮椅缓缓进了客厅,不咸不淡、漫不经心的看她,“说什么。”

她微蹙眉,“你真的想娶顾吻安。”

“不可以?”宫池奕一边脱了外套,一手解了领带,展北已经例行把水放到他面前。

安静了会儿,北云馥抿了抿唇,“阿奕,我不希望你这样,你这样很不负责任知道吗?我不想将就,你也没必要赌气。”

放下水杯,宫池奕才略略勾唇,抬眼看她,声音很平和,“你想多了,不是因为被你拒绝,也不是不负责任、一时赌气的决定。”

相反,顾吻安这辈子,他都负责。

那句话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让她别自作多情,她没那么大的影响力。

但她依旧狐疑的看着他,“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娶她?你明知道她现在一无所有,傍你本身就是一个目的。”

宫池奕依旧是嘴角淡淡的弧度,“她一直很富有,顾家辉煌与否跟她没太大关系,我娶她的人。能被傍是我的荣幸,毕竟顾小姐眼光很高。”

北云馥被他气得抿了唇。

宫池奕转动轮椅,看了看她,“跟聿少吵架了?”

她神色顿了一下,然后坦然,“还是你了解我。”

男人动了动嘴角,没说什么,他曾经是花了挺大力气去了解她的,也幸亏是了解了,否则一辈子还娶错老婆找谁说理去?

“聿少生人勿进,脾气又差,能吵?”宫池奕很家常的语调,慢慢往客厅门口的方向转动轮椅。

北云馥蹙着眉,“他是从来不跟我吵,只是闷起来能把人气死,鬼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同为男人,宫池奕的确看不懂聿峥,一直夹在两个女人之间,不见他选择也不见他慌。

彼时,他都快到客厅门口了,说了句:“想住就住,客房空着。”

她愣了一下,“你以前不可能让我留宿。”所有女性都不行,包括她。

宫池奕侧首,立体的五官有一种要溢出来的冷魅,眉梢却温和,“她在,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